由「男不近女」說起淺談保羅在林前七章中的婚姻觀

 

陳連虎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回到 陳連虎神學網站

【上載日期:19-3-2014

目錄

一、引言

二、哥林多教會的背景

三、  容易被誤解的經文

1.他有禁主義傾向?

2.贊成獨身有原因

3.他很有可能結過婚

四、結語

---

一、引言

在教會中我們常會聽到一些言論如:因保羅說過「男不近女倒好」(林前七1),所以性是不好或潔的;因保羅說過獨身是恩賜(林前七7),而他自己也不結婚,所以若能夠守獨身一定是比結婚好,故婚姻也只是一個次好或者說是不得已而為之的選擇。正如胡志偉牧師曾指出:「當談及性的課題,有時候基督徒容易傾向抱負面的看法,或會認為性是潔的;的出現顯示靈性出了問題;因此,過往在教會中,有人看守貞潔較婚姻重要,婚姻只為了『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林前七9)。」[1]

顯而易見,上述看法主要來自保羅寫的林前七章,這也導致他在教會之外被不少人誤解,認為他雖是偉大人物,但也屬思想偏狹的禁主義者,輕視女性,勸阻婚姻。[2]

那麼保羅真是禁主義者嗎?他對婚姻真是持消極的看法?他自己結過婚嗎?針對上述問題,本文將以誤解的根源──林前七章為基,說明保羅在該處論及婚姻時大都有其時代背景,但在這些講論背後卻是反映了「婚姻像安息日一樣,是為人設立的,而不是人為婚姻設立的。」[3] 這一婚姻觀。

 

二、哥林多教會的背景

哥林多城位於利基安Lechaeum)和堅革哩Cenchrea)這兩港口之間,地處交通要道,人口稠密,商業繁榮,是當代希臘的主要大城市,也是羅馬帝國亞該亞省的首府。[4] 這個城市與當時其他港口城市一樣深受色情文化衝擊,道德水平低落。[5] 同時,在當代各種希臘哲學思想中,有禁主義色彩的「斯多亞」學派和含縱主義傾向的「伊比魯」學派頗為流行,[6] 保羅曾經也在雅典和他們辯論過(徒十七18),而這兩流行學派的觀點難免浸染到哥林多人的思想中。

哥林多教會身處如此複雜的社會環境中,信徒的道德層面必然會受到影響。例如在這封給哥林多教會的回信中,可以看到教會中有人和繼母同居(林前五113),有人嫖妓(六1220),而教會對此也不以為然。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保羅針對哥林多信徒來信中提到的婚姻問題,談了自己對婚姻及守獨身等問題的看法。

 

三、容易被誤解的經文

1. 他有禁主義傾向?

章伊始,保羅就寫到:「論到你們信上所提的事,我說男不近女倒好」(1節)。而「近」這個字的原文作為動詞ἅπτω,含親密接觸,發生性關係的意思,這裡主要是指著婚姻而言。[7] 所以「男不近女倒好」這句話如果直譯就是:一個男人如果不去觸碰女人是好的。[8] 這句話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如果這真是保羅的觀點,那這就是整個七章論及婚姻問題的大前提,《活石聖經註釋》就持此觀點。[9] 問題在於,「男不近女倒好」這句話究竟是保羅說的還是他引用了哥林多信徒的來信?

在一些傳統譯本中,「男不近女倒好」這句話前都有「我說」(和合本)、「我認為」(思高本)或「我以為」(呂振中譯本),可見是保羅說的話,有學者如坎伯‧摩根和Archibald TRobertson等就持這一觀點;[10] 雖然上述學者從未表示保羅是禁主義者,但筆者以為,若認為一個有「男不近女倒好」思想的人有禁主義傾向,這種邏輯也並不為過。

但在一些較新的譯本中,則將該節譯為關於你們信上所提的事:男人親近女人倒好。」(聖經新譯本、和合本修訂版),或「論到你們信上所寫的事,你們說:男人親近女人倒是好的」(新漢語譯本)。之所以這樣翻譯,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這節經文的原文中並無「我說」二字,且類似禁思想也不符合猶太人的傳統主流思想。[11] 這一譯法就意味著「男不近女倒好」是保羅引用了哥林多教會來信中的話。一些學者如莫里斯、卜魯斯和梁家麟等都認為這句話是保羅的引用,[12] 筆者也認同這一看法。

因為在接下來的第三節,保羅說到夫妻間應當以「合宜之分」相待。「合宜之分」原文是指應付的賬,應盡的義務,包括了夫妻雙方的性行為 [13] 和修版這節譯為丈夫對妻子應該盡他的本分,妻子對丈夫也應當這樣。」聖經新譯本與思高本與之類似,呂譯則更為直白:「丈夫該以應盡的房事待妻子,妻子待丈夫也要這樣。」

若再將視野擴展到保羅其他書信中,更可以看出他對禁主義思想一向都是持否定態度。如在歌羅西書中,保羅認為那些克制肉體的禁主義思想一點價值都沒有,是「毫无功效」(西二23)的;而在提摩太前書中,他甚至稱那些禁止婚嫁、禁戒食物的思想為「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提前四15)。

所以,若從上下文以及保羅在不同書信中的講論來看,「男不近女倒好」這句帶有禁主義色彩的話,應該只是保羅對哥林多信徒來信的引用,而非他的觀點,更不能因而認為保羅具禁思想。

那麼,又當如何看保羅對哥林多信徒的回應呢?因保羅說「但要免淫亂的事,男子當各有自己的妻子,女子也當各有自己的丈夫。」及「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林前七29),保羅似乎認為婚姻只是一個被動的選擇,是為避免淫亂的無奈之舉。但若要更好地了解保羅的意思,就必須回到哥林多教會的背景。於哥林多城色情文化泛濫,保羅的著眼點可能更多地還是信徒的現實處境:一方面是道德水平低落、引誘無處不在的環境;一方面是當時流行的禁思想可能帶來的危機(因情不自禁反而更多了犯罪的可能)。所以他在第29節指出,結婚是信徒避免陷入淫亂之中的有效方法。保羅在此並非是對婚姻作出定性,而是基於信徒在現實處境中面對壓力時提出的一種解決之道。無須諱言,婚姻本身的確具有減少淫亂的客觀功能,但保羅在這裡並不是對婚姻進行理論性的闡釋和定義,更不代表他的婚姻觀。

有必要一提的是保羅在林前七36節對已婚基督徒的一段講論,此處的重點是針對夫妻性生活的問題,包括夫妻因某些宗教原因是否可以不同房。對此,保羅強調夫妻之間彼此都有應盡的責任和義務,在性關係上更要盡可能滿足對方的需要。

保羅寫哥林多前書的時間大約是在主後五十五年左右,他當時約五十二歲,蒙召大約二十一年,[14] 在思想和信仰層面上已很成熟。所以,他面對哥林多信徒的問題,有堅持也有讓步。保羅認為,即或是因為屬靈的緣由「為要專心禱告」,夫妻間也只能在雙方同意的前提下「暫時分房」(七5)。他在第六節用了「」這個字。「」的原文συγγνώμη是讓步、赦免的意思,[15] 故新漢語譯本將該句譯為「我這樣說,是向你們讓步,不是命令你們」。新譯本、和修版及思高本等都與之類似,將συγγνώμη這個字譯為「容忍」。可見保羅對於夫妻間禁問題所給予的回答,乃是一種有條件的讓步。

很顯然,保羅對禁是持否定的態度。梁家麟也指出:「保羅並沒有否定獨身的價值及其對信仰追求的好處,卻堅持對已婚的信徒而言,禁這個再有價值的操練也是與他們無份、連提的資格也沒有的。」[16]

保羅在此處的觀點也體現了婚姻生活中的一個重要原則:對於已婚夫婦而言,雙方在如何對待性的問題上是一種絕對平等的地位。這樣的真知灼見對於今天生活在文明社會的人們似乎只是普通的道理,但在近兩千年前卻無異於平地風雷。因為保羅生活的是以男性為主導的時代,女性不僅缺乏應有的社會地位,在婚姻當中更是處從屬角色。而在這段講論中,可以看到保羅是將妻子置於與丈夫同等的地位,在性生活上和丈夫具有相同的話語權。這樣的觀點在一個凡事都是男人說了算(包括性)的社會中,所具有的震撼力是今人難以想像的,也可見他對女性的尊重程度要遠高於時代標準。

從以上的簡略分析可見,保羅不接納男性控制性生活的婚姻觀,也不接納將性生活視為污垢的婚姻觀;[17] 在他的婚姻觀中,婚姻與性絕不是消極的。

2.贊成獨身有原因

在禁這個話題之後,保羅也談到了自己對守獨身的看法。

「我對沒有嫁娶的和寡婦說,他們若能保持獨身像我一樣就好。」(8節,和修版)若再看第七節「我願意眾人像我一樣」,很明顯保羅支持信徒守獨身。若再看本章第2528以及3840節等幾處經文,保羅字行間似乎也都流露出贊成獨身的傾向,那這是否可以說明他認為獨身好過結婚呢?

對於沒有嫁娶的和寡婦(89節),保羅認為或者結婚,或者保持獨身,二者之間並無孰優孰劣,都是神的恩賜。保羅在這裡所體現的婚姻原則只有一個:順其自然就好。需要指出的是,保羅在提前五14中明確支持年輕的寡婦再嫁。)但不可否認,保羅在接下來的一段講論中的確表達出未婚基督徒保持獨身較好的意思(2535節)。

保羅之所以贊成獨身,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現今的艱難」(第26節)。這裡的「艱難」是指什麼而言,保羅並未言明,學者對此也有很多不同見解,但可以確定的是哥林多信徒當時正面臨嚴重的困境,處於某種艱難之中。[18] 也是基於這個原因,保羅認為在面對艱難時,獨身可以更自由地為基督擺上自己(32節),甚至可以無所牽掛地為基督捨命。有人認為保羅因為考慮到末世就要來,所以看婚姻乃是多此一舉,[19] 這實在有誤解之嫌。保羅在這一段中的確有「時候減少了」(2931節)這類末世論的表達,而若從末世論的角度看,那麼世上一切事都是暫時與有限的,婚姻如是。但保羅在此處可能更多是考慮到信徒的現實處境:「現今的艱難」。因此他在這裡贊成獨身既有處境化的考慮也有末世論的視角,若只是完全從末世論的角度看保羅在此處的表達,難免有失偏頗。

所以,保羅在此處贊成獨身,是從末世觀與現實處境兩方面而言,指出來一個客觀事實,而不是將結婚與獨身予以比較。

實際上,保羅將夫妻關係看為世上最為寶貴和需要珍惜的關係,他在另一封書信中強調夫妻要以愛和順服相待,甚至將婚姻關係與基督和教會的關係類比(2233),由此可見他對婚姻的重視程度。

3.他很有可能結過婚

看林前78節,可以肯定保羅在寫此書信時是處於獨身狀態,這也是教會內很多人認為保羅終身獨身的重要經文依據。但一個未結過婚的人,為何對婚姻及相關問題能有如此深刻的認識?因此,筆者認為本文有必要簡單探討一下保羅的婚姻情況。

雖然聖經中對保羅有無婚史沒有提及,但不少福音派學者並不認為保羅沒有過婚姻經歷。因為保羅信主前是一個嚴謹的法利賽人(徒二十二3,二十六5);[20] 並認為自己「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6)這意味著他一定會尊重並嚴守傳統。而按照猶太人的傳統,男性很少獨身婚,因為婚姻是人最自然的狀態(甚至《塔木德》把婚作為一種反自然的狀態),因此鮑樂基、莫里斯、巴克萊和卜魯斯等都較為肯定保羅曾結過婚。[21] 只是保羅的妻子可能後來去世,或在他信主之後離他而去,而卜魯斯則認為似乎更有可能的是後者。[22] 此外保羅自述曾在迫害基督徒的事上「出名定案」(徒二十六10),這個字原文中有「投票」的含意,[23] 所以他那時很可能是公會成員,而公會成員必須是結過婚的人。[24] 誠然,保羅是否有婚史與他對婚姻的看法未必有直接聯繫,但筆者相信它有助於解釋保羅為何對婚姻的重要性能有深刻的認識。

 

四、結語

保羅有關婚姻的講論主要集中在哥林多前書第七章和以所書第五章2833節,此外,他在給各地方教會以及個人的書信中,因應一些不同的問題,也都談論到婚姻(如西三1819,提前四3,羅七23等)。因此,要正確了解保羅對婚姻的看法,就需要從不同角度來探討,而不能單以保羅在林前七章的講論為理據對他的婚姻觀形成結論,否則會形成「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片面認識。

縱觀保羅在林前七章中關於婚姻的講論,無論是禁還是獨身的問題,這其中所折射出的是哥林多信徒當時所處的社會和文化背景,以及由此引發的他們在婚姻與信仰層面的張力和困惑。由於保羅是在回應哥林多信徒的問題(林前七125),因此他的講論更多地要考慮這些信徒的現實處境以及如何有助於他們去應用。所以看保羅在林前七章中對婚姻的講論,要注意原則與應用的區別。

從上述分析不難看出,保羅絕非一個禁主義者和對婚姻持消極態度的人,恰恰相反,他對婚姻的看法是同時代人無法比肩的。雖然他在林前七章中對婚姻的講論,不少內容屬因地制宜(如七2252636),與當時當地的處境息息相關。但綜合保羅在第七章中有關婚姻的講論,其實與他在其他書信中的相關講論並不矛盾,仍是忠實於「愛神愛人」這個大原則。

由此可見,與保羅處理教會現實問題的一貫原則一樣(羅十五2,林後一1529),他在林前七章中所呈現出的婚姻觀,其核心所在仍是讓人得益處。

 



[1] 胡志偉:<活出「性」潔(終結篇)──喜情悅性>《聖經報‧文摘》,復刊第十九期20059-11月;<http://www.bible-magazine.net/tc/download/19/19-8.htm>2013925日下載)。

[2] 參哈特著,趙梅譯:《影響歷史進程的100人排行榜》海口:海南出版社,1999,頁2731

[3] 卜魯斯Bruce,F.F)著范約翰等譯:《自由的真理保羅神學觀》香港:種籽,2001,頁349

[4] 莫里斯(Leon Morris)著,蔣黃心譯:《哥林多前書》,丁道爾新約聖經台北:校園,1999,頁1921

[5] 黃浩儀:《哥林多前書(卷上)》,天道聖經香港:天道,2002,頁5

[6] <伊比魯學派與斯多亞學派><香港人文哲學會網>

<http://www.hkshp.org/humanities/ph45-03.txt>2013918日下載)。

[7] <CBOL原文字典資料><信望愛信仰與聖經資源中心網><http://bible.fhl.net/new/s.php?N=0&k=680&m=>2013917日下載)。

[8] <CBOL新約Parsing資料><信望愛信仰與聖經資源中心網>

< http://bible.fhl.net/new/fhlwhparsing.php?engs=1+Cor&chap=7&sec=1 >2013921日下載)。

[9] <活石新約聖經哥林多前書第七章><查經資料大全網>

<http://delve.bodani.cn/New%20Testament/46%201Cor/46FT07.htm>2013925日下載)。

[10] 參坎伯‧根著,鐘越娜譯:《哥林多書信》,四版,摩根解經叢書美國:活泉1998,頁89Archibald TRobertson,潘秋松編譯:《卷六‧哥林多前後書》,增訂版,活泉新約希臘文解經美國:活泉2003,頁112

[11] 參梁家麟:《今日哥林多教會哥林多前書註釋》,聖經研究叢書香港:天道,1999,頁174

[12] 參莫里斯:《哥林多前書》,頁106;卜魯斯:《自由的真理》,頁347;梁家麟:《今日哥林多教會》,頁174

[13] 參梁家麟:《今日哥林多教會》,頁175

[14] 參蔡少琪:<保羅事奉生命和神學研究>,講義香港:建道神學院,2013年夏,頁10

[15] <CBOL原文字典資料><信望愛信仰與聖經資源中心網><http://bible.fhl.net/new/s.php?N=0&k=4774&m=>2013924日下載)。

[16] 梁家麟:《今日哥林多教會》,頁176

[17] 參莫里斯:《哥林多前書》,頁107

[18] 同上,頁112

[19] 參傑/馬得勝著:《保羅的人格與屬靈生活》溫哥華:拾珍出版社1999,頁25

[20] 法利賽人嚴格遵守口傳律法和傳統,堅持猶太人的身份,屬猶太教的主流思想。參<法利賽人>,盧龍光主編:《基督教聖經與神學詞典》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3,頁412

[21] 參鮑樂基(Pollock, John)著,周天和譯:《翻天覆地一使徒》,六版香港:海天,1999,頁15;巴克萊(Barclay, William)著,周郁晞《哥林多前後書註釋》,三版,每日經叢書(香港文藝,1991),頁7475;莫里斯:《哥林多前書》,頁108。梁家麟:《今日哥林多教會》,頁178;徐新:《猶太文化史》北京:北大出版社,2006,頁230

[22] 卜魯斯著范約翰等譯:《自由的真理》香港:種籽,2001,頁350

[23] <CBOL釋資料><信望愛信仰與聖經資源中心網>

< http://bible.fhl.net/new/com.php?book=3&engs=Acts&chap=26&sec=10&m=>2013929日下載)。

[24] 參巴克萊《哥林多前後書註釋》,頁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