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和反思浙江「拆十字架和教堂」的事件

蔡少琪牧師

建道神學院普通話學院總監

201459

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4.05.09的版本

中國溫州三江教堂被拆毀和眾多教堂的十字架被強拆後,海內外教會非常關注這次風暴,在思想這次風暴根本的性質。不少輿論和人心,擔心這不是單純的「違章拆毀宗教建築物」事件,而是懼怕會演變為全面打擊基督教(包括打擊三自教會),更特別是打擊家庭教會的運動。我們懇請中央剎停這次風暴,重新採取中庸、溫厚和能彼此對話的宗教政策和管理態度。本文的整理是採納不同的網絡資料,並與部分溫州同工的接觸後,整理出來的,讓不熟悉這事件的基督徒能有基本的全面瞭解。將來等待深入瞭解事件的溫州的教牧信徒寫出他們的分析整理文章後,我們才能有更全面的瞭解。因為資料的不全面,這整理的內容難免會有些錯漏或不全面,敬請包涵指正。

 

溫州三江教堂事件前的「拆十字架事件」

海外開始關注浙江拆十字架和教堂事件是自2014227日,杭州余杭區黃湖鎮黃湖基督教堂門頂上的十字架被拆除開始。當時消息傳出,政府說:「矗立在教堂外面的十字架太張揚、太明顯,因此要作出整改。」有文章引用當地的三自教會的盛牧師說:「我們是三自教會,他們講,十字架過於明顯,要上改下(從屋頂移到室內),大改小(掛在室內),他說是整改。」「(當局稱)宗教標誌過於明顯,以這樣的理由。我們認為沒有必要,不是好好的,幹什麼去改它?。」消息同時傳出,於201418曰,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曾到舟山視察,路過白泉鎮基督教堂,指該教堂十字架太醒目,太張揚,要把十字架拆下,並要求宗教局具體落實。網絡後來傳出白泉鎮信徒的分享,說:「夏寶龍到我們白城來,說我們十字架太高了。他說,這是十字架的天下,還是共產黨的天下?」這好像顯出當地政府的新立場:在公路旁和顯眼的地方,不容許宣傳或高舉基督信仰!海內外對浙江「拆十字架和教堂」事件的高度關注從此開始。

 

浙江的「三改拆」運動和拆毀「不合法及不合政府心意」的宗教建築

浙江省人民政府於2013221日頒布〈浙江省人民政府關於在全省開展三改一拆三年行動的通知〉,其中提到「要堅持重點突破、有序推進,將違法違規佔用農耕地、影響公共安全和重大建設、嚴重影響城鄉規劃、交通幹線兩側的違法建築作為重點率先拆除。」但今年的風浪矛頭卻直接衝擊全省基督徒教會,特別是溫州地區的基督教教會。以溫州的商業城市樂清為例,在201441日,市長林曉峰要求「各鎮街、部門要以抓鐵有痕的勁頭、動真碰硬的舉措,堅決有力地打一場三改拆攻堅戰、主動仗和翻身仗」。43日溫州《樂清日報》的〈三改一拆 打響攻堅戰〉文章更強調:「抓難點,依法穩妥有力地推進宗教違法建築拆除。」

 

有分析溫州拆三江教堂事件的人士指出:

根據浙江里安市《關於做好三改一拆涉及宗教和民間信仰違法建築調查甄別統計工作的通知》和浙江玉環縣《沙門鎮宗教和民間信仰活動場所違法建築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浙江當局的確把宗教建築的拆除當做最為重要的拆除工作。兩檔顯示,浙江民族宗教部門,配合三改拆行動,制定了一個七必拆或七先拆的違法建築細目。根據《沙門鎮宗教和民間信仰活動場所違法建築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這七必拆指的是:

一是未經審批登記的基督教私設聚會點及其他非法宗教活動場所必拆

二是對依法登記活動場所未經審批搭建的違章建築及規劃審批超面積部分必拆

三是違法違規佔用農耕地的小廟小庵必拆

四是影響公共安全和重大建設的小廟小庵必拆

五是嚴重影響村莊規劃或美麗鄉村建設的小廟小庵必拆

六是交通幹線兩側的小廟小庵必拆

七是借教斂財的小廟小庵等非法活動場所必拆

 

這些指引不單是要拆毀違規的建築物,也要拆毀政府看為影響規劃、整體市容、交通要道旁的部分宗教建築。以56日下午溫州樂清市雁蕩鎮的白溪基督教堂十字架被拆除為例,信徒指出,政府是在事先沒任何通知的情況下突然派人強拆。信徒更進一步指出:「白溪教堂是在各種證件審批齊全下動工興建,包括這次被拆的十字架當時也經過審批同意,並且根據官方要求,將十字架的原有尺寸縮小了幾十公分。」這「七必拆」的指引的頭兩項,在後來事件的發展中,很明顯能被用來打擊基督教的宗教場所。

 

其中的「頭必拆」可以利用為打擊溫州或其他地區的「家庭教會」。有不願意公開姓名的溫州牧師曾對外透露:「根據浙江省的計劃,現在第一步拆看得見、在大路旁的十字架,接下來拆看不見的十字架,起碼要整改,最後要取締所有的家庭聚會點,這些都有內部文件,內部已經決定。」最近在海外流傳的一張照片,就是「55日溫州鹿城區宗教局向南匯街道獻華一棟六樓的住戶發出的通知,稱該住戶擅自設立宗教活動場所,違反了《國家宗教事務條例》和《浙江省宗教事務條例》,因此責令立即停止宗教活動,清除建築物內的宗教設施並解散參與活動人員。」

 

溫州永嘉縣三江教堂事件的發展始末

網絡有文章傳出,浙江省書記夏寶龍在2014328日,「再次召開全省會議,重點將拆除十字架目標定為溫州各教堂,並要求在15天左右速戰速決。」201443日,永嘉縣的三江教堂,被政府下達通知,該教堂屬違法建築,存在安全隱患,要求信徒疏散。網絡記錄了他們當天聚會的一首詩歌:《要依靠主》。最後,教堂在428日被強硬清拆!

 

溫州永嘉縣三江教堂是屬於當地的三自教會。該教堂於2013916日曾被永嘉縣人民政府列為全市樣板工程,但卻於201443日被勒令強拆。《浙江日報》在429日,以〈溫州永嘉縣依法拆除一處違法宗教建築〉報導了這事件。後來其他報導,再補充說:「該教堂批准建1800平米,實際建築超過一萬平米,超標違建5倍。」該報導指出:「這一違法建築原屬宗教建築異地遷建項目,經民宗部門核准:此建築面積應控制在1881平方米,必須嚴格按照土地、規劃、建設等相關法律法規辦理審批手續。但在2012年,當事方在未獲得用地審批、規劃審批、專案備案和施工許可手續的情況下,擅自動工建設。」報導又進一步指出:「去年底,永嘉縣政府對該違法建築啟動處置程式,向當事方送達自拆通知書,責令其在2014331日之前完成自拆,但當事方拒不執行到位。經永嘉縣有關部門多次協調,當事方於47日向永嘉縣政府簽下自拆自改承諾書,保證在422日前拆改到位,但當事方一再拖延,未能履行承諾。不僅如此,當事方少數人員還通過網路等管道散佈謠言,組織煽動部分信徒到該違法建築物非法集聚,公然阻撓違法建築的整改,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為此,永嘉縣政府今天對該違法建築依法啟動強制拆除。」

 

但很多的溫州基督徒提出不同觀點。其中有弟兄指出,三江教堂在「2013年屬於市級標記建築,教堂擴建是政府建議的,以配合政府打造城市建設的品牌。溫州是個港口,商業貿易發達,國際交流頻繁,政府想沾教堂的光,增加一道景點。不幸的是,教堂的命運與某些政要的政治野心綁在了一起。傳說,省委書記到溫州視察,看到這教堂坐落在當地著名地段江的河畔,覺得過於醒目,便下令拆除(據說此人迷信風水,這在無神論的國家官場已不是新聞)。」

 

在這場「三江教堂」守護戰裡,海內外的基督徒都非常關注,特別是溫州地區的信徒。44日(五)是官方最後的期限日。從上午開始,來自當地和溫州各地的信徒陸續湧向教堂。下午三點時教堂裡外已經聚集了大概有近三千人。在教堂內外,他們讀聖經、禱告、唱詩歌;並有不少信徒下跪痛哭祈禱教堂不要被拆。當地信徒看政府「違章」的說法是托詞,有信徒說:「這次據我們的判斷,違章只是一個藉口。因為如果查違章的話,在溫州幾乎沒有不違章的建築。背後針對宗教的性質會比較濃。」不少信徒感到夏寶龍對基督教反感,並分享說:「他有次來到我們溫州巡查的時候,看到教堂這麼多,又有這麼多十字架。說基督教發展的比共產黨還厲害。」因為群情洶湧,當時候有消息指出:「政府官員和教會人員星期五協商後同意,十字架和主堂不拆,後面附屬樓這三天不拆,三天後上班再商量。」

 

在這風暴期間,溫州地區的教會牧者進行了特別會議。據報導,他們達成四、五點共識。其中前兩點是提到「不能妥協的立場」,就是主堂不能拆,十字架不能拆。但對副堂等,則各個教會自行決定,可以協商。他們更強調,若拆了十字架,拆了教堂主堂的話,全體溫州的教會都會統一起來進行抗議,並且號召所有溫州的信徒,都向市政府前邊去抗議。46日,署名「溫州基督徒」發出的聲明,由十五位海內外傳道員、牧師等起草,讓國內以至海外基督徒參與聯署。聲明指出,:「三月以來,隸屬溫州市的永嘉、樂清、裡安等地基督教會陸續接到拆除十字架和教堂的通知,『給當地信徒帶來很大困擾,引發了緊張的政教關係』。」「十字架是基督教神聖的外在標誌,教堂頂部的十字架是其最主要的身分標識。政府方面突然勒令教會拆除、整改十字架是對信徒信仰實踐的粗暴干涉,嚴重傷害廣大信徒的宗教情感。」聲明又指出,「若部分教堂的某些樓層存在違建,有其較複雜的歷史、區域性的形成因素。『我們敦請教會謙卑自察,誠懇地接受政府和輿論的監督,補辦相關手續,並懇請政府酌情處理。惟願雙方秉承公義,友好協商,共謀福祉。』」47日,當地基督徒指出,他們與浙江省政府簽署協定,當局答應不拆教堂和十字架,信徒則自行拆除教堂附屬樓的幾層敬老院用地。

 

當三江教堂和溫州地區教會以為風暴能暫時緩慢下來時,在421日(一)政府突然封鎖道路,有特警到場,消防車準備噴水驅散保護教堂的信徒。當時候,不少報導已經指出,這拆教堂的指令應該是來自北京,目的在於打壓基督教在中國的發展。各地溫州教會信徒湧到三江希望聲援他們。那段時間,數千信徒冒雨守護教堂。這次守護戰裡,三自、家庭和登記教會的信徒和教牧,不分彼此,都參與了,是國內教會界極罕有的合一行動。而政府當局封路斷電準備隨時清場。有報導指出,三江教會剛「在月初曾與當局達成協議,只要拆除副樓二到四層的面積便不再追究。教堂方面在十多天內按照約定拆除部分副樓後,當局卻出爾反爾,又表示對教堂進行拆除。」

 

有記者訪問當地一位弟兄,他指出:「當局在審批宗教用地,尤其是基督教教堂的用地中存在嚴重的歧視,獲批的面積遠不如佛教和道教多,私下擴建的樓宇卻變成強拆的理由。」「很多地方的宗教如佛教並沒有實行整改,這一次大面積的打擊基督教。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宗教歧視,目標還是十字架。有內部官員透露說,領導人不願意看到十字架。現在包括地方官員也有為難,上面的官員非常堅決。他們是要求把十字架拿下來不能放那麼高。」

 

同期,溫州家庭教會發出《溫州市各教會三日一禁食禱告》函,邀請溫州市各教會在421日到23日這三日內有一餐為拆十字架及教堂事件而禁食禱告。函件有六點,其中最後兩點是:「五、為浙江省關於拆十字架、拆教堂禱告,求神除去抵擋真理的靈,保衛他的教會。六、求神把三自會裡眾同工的心轉回歸神,回到神心意裡。」有基督徒作者曼德在其微博中評論說:「溫州家庭教會日前發佈的禁食禱告函具重大歷史意義:1.對合法化諱莫如深的溫州家庭教會首次在公共空間認可家庭教會應該在上帝和世人面前是合法的教會,不能被壓制為非法、不能甘心於非法;2.強拆不分家庭和三自,(溫州)家庭教會多年來首次與溫州註冊教會聯手抗強拆,可喜!3,家庭教會公開呼籲三自會同工回歸神,可敬!的確,在當局對浙江乃至全國基督教(無論三自名下的教會、家庭教會還有其他)新一輪的逼迫打壓下,溫州教會的合一抗爭,是值得讚許和仿效的。溫州家庭教會也開始訴求教會在世人面前的合法化,這既是對北京守望教會爭取公開化、合法化行動的支持,也是中國家庭教會不願意、不甘心被長期非法化、隱蔽化的內在呼籲的表達。」

 

在這風暴前後,浙江省不少教會領袖被政府要求去開會,要求他們指出政府對「基督教裡的違章建築」的「三改拆」行動支持。有部分教牧領袖曾在某些會議說,拆毀十字架和教堂是大大傷害信徒和教會的感情,就用中國人的比喻來說,就如中國人被人拆毀祖墳一樣,這只會帶來極大的反抗,甚至有官民衝突。不同地方的三自群體也有不少領袖提出抗議,建議政府合情合理,有溝通下進行。但最終,在423日,浙江省三自兩會發表了〈浙江省基督教界支持三改一拆倡儀書〉,並指出:「浙江省基督教兩會和各地兩會是愛國愛教、紀守法的宗教團體,是積極維護宗教活動場所合法權益的組織。根據聖經教導:你們為主的緣故,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罰惡賞善的臣宰。彼前213-14值此全省上下深入推進三改拆行動之際,我們基督教界要正確理解、積極參與。」

 

不少三自教會成員不單對政府不滿,更對三自的組織不滿。有屬於浙江基督教協會成員的牧者發言說:「溫州市及十一個區縣市兩會是否可以發起聯合聲明,一旦溫州教會第一個十字架被拆改,立即啟動退出兩會,向民政局註銷兩會社團證。理由是根據兩會章程,兩會是做為政府與教會的溝通橋樑,是教會的自律與維權組織,而此次政府強拆十字架,公然踐踏干擾宗教信仰自由,政府越過兩會,無視兩會意見,甚至脅迫、恐嚇有關負責人自拆十架教堂。將宗教問題變成非宗教化處理,試問兩會存在有何價值?試問兩會如何継續服務教會?十架不保,有何顏面見教會父老?既然政府無視這手臂就讓其自斷了其一生,終結歷史使命吧!」

 

在風暴中,出了不少評論文章。〈十架旗號〉這網絡文章指出:「十字架對基督徒意味著什麼?我們絕不崇拜一個物質的十字架,我們甚至也可以建一個沒有十字架的教堂。這不等於說,我們可以隨意讓人強拆教堂的十字架。因為這是權力對信仰的粗暴踐踏,也是對幾千萬信徒的信仰感情的殘害。」「今天,溫州教會無論是三自或家庭,主裡一家,就像文化大革命時候的場景:同心合意高舉十字架信仰!我們有必要介紹這一點,溫州地區教會最大與眾不同的地方之一在於,三自與家庭的界限相對模糊。有些三自教會,其自立比之家庭教會有過之而無不及(三江教會即是一例);某些家庭教會卻越發接近三。」「同時我們也需要澄明的是,沒有人保證一定能守得住教堂(文革為例),但這無礙於我們的信仰,一個有形的教堂被摧毀,一個屬靈的聖殿就在我們的心裡成形。因此,這不是一場關於物質的爭執,而是屬靈的爭戰。文革逼迫使得溫州教會教產全面被封或被毀,然而卻迎來溫州基督徒的空前復興。」

 

同期,政府拆除不同教堂的十字架的行動並沒有停止。有網友暱稱三間被強拆十字架的教堂分別為:光頭教堂、蒙面教堂和面壁教堂。到425日,報導指出:「最近幾天,溫州、里安、樂清、舟山等地,已經有多位教會長老和信徒被警方拘留或傳喚,有的被控制或軟禁在家,也有的下落不明,他們的手機被沒收。三江教會長老郭雲華家屬已經正式收到刑事拘留通知書,涉嫌罪名是非法佔用農用地。」有報導指出:「當晚(25日),教會信徒陳雲弟、李其紅、張友忠被警方帶走,至週六晨獲釋,與此同時,三江教會信徒靈光及曾在教堂講道的牧師鄧曉斌、鹿城區基督教協會副主席周崇光長老被警方傳喚。」「大概晚上11點左右,楠溪江大橋(永嘉與北之間大橋)以及幾座新橋都已經被封鎖,只能出去,不能進去。」有消息更指出:「當局雇傭社會閒雜人員假扮信徒,混入三江教會,試圖強佔教堂,一旦與信徒發生衝突,當局就會出動公安平息事件,從而達到驅散信徒的目的。」

 

最後在427日晚深夜,政府出動上千名武警驅離人群,遮罩電訊信號,進行強拆428日早上出動數台重型機車拆毀三江教堂主體建築。最後,在428日晚上835分,三江教堂被全部拆毀。

 

溫州三江教堂拆毀後:政府官方的報導和相關行動

首先在428日有浙江日報〈宗教場所豈是法外之地溫州三改一拆見聞之八〉為題報告了這事件,文章指出:「連日來,溫州市各地依法拆除了一批違法的宗教建築。溫州市民族宗教事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任何法治國家,宗教場所都不是法外之地,宗教界人士更應做紀守法的模範。違法的宗教建築和普通的居民違建住宅、企業違建廠房一樣,必須依法拆除,沒有例外。」「溫州市委書記陳一新表示,拆違,就是要為最廣大的群眾拆出正義與公平。在這樣的大義面前,任何個人、任何部門與團體,都不能駕於法律之上,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依法拆違、一視同仁,既是黨委、政府的堅定決心,也是建設法治社會的必然要求。」

 

429日浙江日報以頭版〈永嘉縣依法拆除三江違法宗教建築〉為題報導了這事件的官方立場。文章指出:「下一步,永嘉縣政府將一如既往地堅持黨的宗教政策,尊重群眾的宗教信仰自由,對合法宗教活動場所依法予以保護,同時繼續對各類違法建築採取零容忍的態度,發現一起拆除一起,切實鞏固和擴大拆違成果。」在頭版,也有浙江日報評論員文章〈違法必糾 執法必嚴〉。文章指出:「自三改拆拉開大幕以來,廣大黨員幹部緊緊依靠群眾支持,堅持運用法律武器,雷厲風行,拔除了一批硬釘子。無論背景有多深,後有多硬,充分體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違法建築一視同仁,以嚴明的法紀塑造出濃厚的公平正義氛圍和法治社會環境。」「法治社會沒有法外之地。無論是坐擁萬金背靠大樹的硬釘子,還是披著別的什麼外衣,在法律的公平正義面前都一律平等,只要是違法建築就應當被拆除,三改拆法容情,也法無例外。」「法律面前沒有既成事實。」

 

浙江日報在430日以〈永嘉啟動三江違建追責 5名幹部涉嫌瀆職被立案偵查〉指出:「因涉嫌嚴重瀆職失職,日前永嘉縣人民檢察院對土地、住建部門5名幹部立案偵查,其中1人已被逮捕,1人被刑事拘留,相關案情正在偵查之中。」

 

海外報導和隨後對一些家庭教會發出禁止聚會通告

428-29日,不少香港和海外基督徒網站報導了此事件。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及《衛報》(The Guardian),並美國的Huffington Post網站以及《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等海外報章和網站也報導了三江事件。430日,曼德與基督教對華援助協會埃羅米歐牧師,召集了二十多名基督徒聚集洛杉磯中國領事館前禱告,然後唱《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的詩歌,並向中國領事館遞交一封公開信,抗議中國政府拆毀溫州三江教堂,和抗議全國範圍對基督徒新一輪的迫害。

 

隨後的內地資訊指出,有「十多名基督徒因向外界傳遞消息及轉發相關圖片等,被當局行政拘留,部分下周獲釋,但有教會長老面臨起訴。」此外,溫州鹿城區民族宗教事務局似乎在進行全面清理該市的家庭教會。55日,民族宗教事務局對南匯街道獻華一棟六樓的住戶發出的通知在網絡廣泛流傳。該通知稱,該住戶擅自設立宗教活動場所,違反了《國家宗教事務條例》和《浙江省宗教事務條例》,因此責令立即停止宗教活動,清除建築物內的宗教設施並解散參與活動人員。這行動深受海內外教會關注,是觀望這是否一種打壓「家庭教會」行動的開始。拆毀十字架或所謂違規教堂建築的風暴,會否發展成為打壓教會,特別是打壓家庭教會的風暴,讓海內外教會非常關注!也有教會為了保留教堂,被逼妥協,結果:教堂改名為「文化禮堂」。

 

是單純的「三改拆」,定是「以非宗教手段來打壓基督教發展」呢?

初步接觸事件時,不少香港和海外保守的基督徒和領袖都很謹慎,對內地違章建築的情況也不太瞭解。有些基督徒帶著暫時相信官方立場的態度,留意事件的發展。但隨著風暴的發展,打壓的範圍的擴大,政府的手段的超強硬,不少香港和海外基督徒和教牧,領教到內地強權的長官意志,開始有更多人擔心,這會否發展成為全國性的運動:用違章建築等「非宗教理由」去打壓基督教的發展呢?

 

在不少溫州教牧和信徒心中,並那些長期關心人權的人士來說,都已經定性此次運動為打壓運動。傅希秋說:「浙江省不久前召開專門會議,部署針對基督教會的所謂清理工作。」「我們掌握的一個浙江全省電話會議精神,所謂要遏制基督教蔓延勢頭,特別點明要認識到十字架背後的政治含義,還要培養獅子型的領導。所以可以預計下一步浙江會發生更大的對基督教的逼迫。」「讀過一些浙江省的檔,顯示至少是根據中央文件精神,說明應該有一個中央文件在貫徹當中。可以想像,這麼大規模的、野蠻的,而且得到國際社會強烈關注的事情,如果沒有更高級的命令,浙江一個省的官員恐怕是不敢的。」

 

網絡有一篇以「陳逸魯」(與金陵神學院副院長同名,不清楚是否他本人)的名義發表了〈從現代管理看浙江政府強拆三江十字架的思考〉文章。文章有力地提出了這次強拆的不當性和嚴重後果:「強拆三江教堂十字架事件,可以說是建國以來,使政府和信教群眾處於對立狀態的最嚴重的事件之一,嚴重損害了黨群關係、政民關係,其政治損失不可估量。」「這次浙江政府採用急於求成、強硬解決的手段,不符合現代管理的原則和智慧,勢必造成內傷,有損黨政形象,有損黨群感情,有損社會穩定,得不償失,是個失敗的施政例子。」「據說,浙江政府用軟硬兼施的辦法威脅宗教團體負責人、威脅守候在教堂裡信徒的家人,這違反現代法律的精神,這種做法有株連九族的味道,是對人權的粗暴踐踏。如果說,他們是想解決違建的問題,他們卻已經違規和違法了。」「一個政府如果不顧人民的生命安全,其合法性則受到質疑,也不符合共產黨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原則。」「三江事件使愛國愛教的優良傳統和基督教兩會深受打擊,由於當地基督教兩會不能發揮作用,許多信徒不會再團結在基督教兩會周圍, 兩會"變成兩不會":既不能溝通政府又不能團結信徒,你想,基督教兩會的損失有多大啊總之,三江"已變成 三僵":事態僵局,方法僵硬,關係僵化。」

 

一位維權律師楊慧文在〈永嘉三江教堂的拆毀〉文中指出:「各界各方紛紛議論,有說是信仰迫害,或說是執法行動,又說宗教衝突,還有說政治搞動。各執己見,都有道理幾分。」「一聲令下,機聲隆隆,壯觀美麗的縣示範工程,幾個小時就變得滿目瘡痍,雄偉壯麗變成一堆廢墟!多少人淚流滿面,多少人心如刀絞,多少人心靈震撼!僅有幾人彈冠而慶,為強拆如願霸氣得宣。豈不知,有形教堂愈強拆,心中十架更高舉!看是拆毀一座堂,滅了萬人懇切心,實是拆了自己威望,絕了為政民心。」

 

北美的張伯笠牧師認為:「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是三自教會增長太快了。從共產黨的信仰來講,他們不喜歡基督教增長太快,增長太快會動搖共產黨信仰的根基。所以我覺得這次的動作是中共向基督教宣戰,就是告訴:你們增長太快了,要停下來。」「我想可能更多的三自教會,有形的教堂沒有了,但心裡無形的教堂建起來。可能更多的三自教會走入家庭教會,這也是中國教會未來的走向,我也在觀察這種趨勢。」

 

三江事件裡部分溫州同工的反思

網絡流傳一位溫州傳道人寫的〈一篇無法完成的證道〉分享:「在主裡熱心守護的弟兄姐妹你們實在是我的榮耀、是我的冠冕!我們無法忘記當拆毀十字架的吊車過來時,五十多位弟兄姐妹一起跪在雨中流淚痛哭,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擋住轟然前進的拆車!我無法忘記你們離開自己香柏木的房子,為了十字架在教堂和衣而眠而且甘之如飴!我們無法忘記每一次傳來告急的時候,無論是繁忙的白晝還是雨的苦夜一個小時內,就有一千多人的聚集在門前在簡陋的聖殿裡守護;我們無法忘記那一曲的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那是生命中的歌唱,那是寶座前的敬拜!」「弟兄姐妹們,儘管我們深知:即使物質的十字架被拆除,我們心中的十字架仍無法被人奪去;即使物質的聖殿被拆毀,作為聖約的群體----教會仍然存在!我們為什麼在沒有任何人通知和組織,沒有任何的報酬,突破陣陣的攔阻、世人的不解、甚至本地教會的拒絕毅然來到三江。吸引和引導我們的只有一個標誌:那就是耶穌基督和他的十字架!我們來到這裡是為了真誠地告訴我們執政掌權和我們在肉身順服的政府:我們對十字架是何等的珍惜!」在哀痛裡,他反思到:「三江十字架和溫州其他教堂的十字架也許會被拆毀,我認為這是神許可的,因為我們溫州教會得罪了神,我們的教堂不配耶穌的十字架!」「今晚我們即將離開這裡,我們不知將來會發生什麼?這場風波以及今後的風波會給我們的信仰、我們的教會、我們的事業、我們的家庭帶來什麼樣的摧殘雖然臨到我們面前的苦難會很大,但這是耶穌基督給我們的十字架,讓我們甘之如飴地背起十字架跟隨基督,因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

 

溫州一位鄭弟兄在網文評論說:「以違章給拆除十字架建立正當性是當局既定的目標,以宗教問題非宗教化處理的手法是用來掩飾迫害基督教的真實意圖。這手法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已開始,不是新思路。4,28的夜晚後,隨著三江教堂的倒下,溫州教會彌漫著一股三十年以來罕有的恐慌情緒,教會突然發現自己是一群失落的邊緣群體,在強權的面前,什麼都不是。原先以城鄉中產階級自我定位的角色地位發生了微妙變化,無形中在身份的認同方面向貧窟窿中的貧窮者、街頭的流浪漢走近。對於公共議題一直躲躲閃閃的中國教會,似乎到了不得不碰的時候,禁區似乎很快被打破。等待教會前方處境究竟是什麼?尚不得而知。但有一點是真的,道成肉身的基督要求他的門徒背負十架來跟隨,恩典不是廉價的,榮耀的神學並不適合中國教會。教會進入深水區,那一道哭牆將被拆起來,那道隔離牆將被倒下。追求自由,見證恩典的時刻即將來臨。」

 

個人的一些反思

香港基督徒對整件事件開始深入關注,盼望我們能更關注中國教會,多為他們禱告。有崗位的領袖應該有智慧地合宜發聲。我曾提出,內地的法律相當複雜,省和市和縣的看法有時有很大的不同。以三江教堂為例,去年才被自己城市標榜為市內樣版工程,今年則變成了違章建築。最後,被秋後算賬。看似是執法,但對內地不少的教會和信徒來說,是粗暴的強權,是朝令夕改,沒有合情合理的商議,「違章」便被信徒們看為只是一個藉口。政府的動機應該是打壓,而不是單純合情合理地處理違章建築的問題。

 

更嚴重的是,「違章」的理由涉及兩個不同層面的問題:一、對於三自教會的違規建築問題;二、針對家庭教會或「登記教會」的問題。對三自教會來說,若真是沒有按章而行,若合情合理處理,也是能理解的。但這次拆除十字架的行動,有些十字架的設計是依法建造的,但卻「違法」地被拆除。這次行動,大大地傷害了政府與不少地方三自教會的關係,也傷害了地區三自教會和省兩會的關係,也大大傷害了三自組織在信徒中的威信。在全國的範圍裡,各地的三自教會都密切關注這位被譽為是習近平書記的舊屬夏寶龍的行動。若這類的行動擴展到全國,則近年全國較為寬鬆的宗教政策會一去不返,全國不少教會領袖在密切觀望事件的發展。

 

對家庭教會來說,若政府堅持用「違例或違章」的理由,拆毀家庭教會的宗教建築或禁止他們聚會,這只能被看為是「單純的宗教打壓」!因為,無論他們是聚會或用地,按照國內現今狹隘的宗教條例,他們都一定是「不合法」的!在現今狹隘的法律體制和執法風格裡,他們根本不可能有合法的空間。政府在政策寬鬆時期,多年都默許他們這樣操作,在溫州地區更是非常公開的。若政府堅持用「違例或違章」的理由打壓家庭教會,則家庭教會面臨一個全面的打壓。最壞的情況是,若全國都參考浙江的方式去打壓家庭教會,這以「三改拆」為名的運動,就會演變成為「打壓基督教」為實的運動了。

 

中央政府若立刻剎停這打壓浪潮,中國對外宗教相對寬鬆和開明的形象,就會一去不返了。自從北京守望事件發生後,外間以為中央有暫緩打擊家庭教會的情況,並積極探討家庭教會登記的方針。過去幾年,甚至有三自教會的領袖提出「體制教會」和「自由教會」等相對溫和的表達。但三江教堂事件和浙江打擊教會事件「就像一盆冷水」,讓許多關心中國和中國教會的心冰冷了,甚至嚴重打擊中國對外的形象,也破壞了某些三自教會在近年努力建立的威信和形象。

 

在國際和國內政治大氣候裡,中央似乎非常關注要鞏固共產黨的領導,防止美國勢力的圍堵,並對西方的價值觀有極大的抗拒和戒心。防止宗教滲透和其威脅社會主義信仰的認同,成為最近中國首部國家安全藍皮書《中國國家安全研究報告(2014)》的一個核心內容。中國政府和領導人是清楚知道,中國教會和中國信徒是愛國的,不是敵對的勢力,更不要用強硬手段,強逼他們走到對立面。讓教會有合理寬鬆的發展,才是最好的維穩,對社會和諧有極大的貢獻。盼望當權者三思。

 

中國教會何去何從是一大挑戰?我們只能靜待事件的發展。基督徒不願意與政府鬥爭,聖經教導我們對那些「賞善罰惡」的政府要尊重和順服!但基督徒有最高核心的原則:在天下人間,我們只有一位主!使徒們留下了不朽的名句:「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主耶穌提醒我們:「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的,正要怕他。」聖經也教導我們:「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

 

三江教堂事件已經讓不同省份的信徒和教牧有很大的憂慮、不解,甚至反感。香港、台灣和海外不少華人信徒在外旁觀事件時,越來越感到多少有一點「文革式的逼迫」的味道。有更多人對大陸政權增加了反感、憂慮、懼怕、噁心和戒心。從統戰的角度來說,這次事件是一次非常大的失敗!

 

不少香港基督徒更感到很強烈的無能感和深層的憤怒。在民主政策的發展上,香港很多市民已經感到受到極大的約束。最近,更先後有記者或出版界人士,因出版內地不喜歡的言論,或被抓拿,或被判刑。香港很多基督徒和市民對中央的好感日漸消退,特別是年輕的一代。在年輕人中,憎厭和抗衡中國的比例不斷加增。香港的國民教育事件、香港電視發牌事件、台灣服貿事件等,都反映這個現實,更多的年輕人不信任中國強權政治。無論是服貿事件或三江教堂事件,「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今日溫州、明日香港」等憂慮深入民心。我們真誠期盼國內的掌權者能採納中庸和溫厚路線,停止打壓基督教,並應該讓家庭教會能以相對自由、自主的方式,像世界各地眾多的基督教教會一樣,有合法的地位。

 

最後,用聖經的三段金句互相鼓勵:「神在其中,城必不動搖;到天一亮,神必幫助這城。」「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

 

【註:網絡資料出處繁雜,各網站的出處,可以參閱〈浙江拆教堂和十字架風潮,及溫州三江教堂事件的一些網絡文章和連結〉,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WenzhouChurchDemolition.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