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教教育哲學與牧養的重整

黃懷德

基督教教育哲學

2004215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前言

        基督教教育哲學,對本人在教會牧養上,可說是一個重建教育理念架構的依據,正如黃碩然博士而言,今日華人教會多在宗教教育上忙碌,一旦問題出現,也不知為何,問題出在何方?只有迷糊般的從中摸索,這是本人過去的寫照;今有機會對宗教教育哲學重新作出思考、整理,從而擬清宗教教育在牧養的來龍去脈,從過去一直關心“活動”勝於“過程”;關心“方法”而忽略“目的”的錯誤理念,轉向幫助主日學老師學習通曉問題、評估解決問題、分析思考教育目標、發展一套符合教會處境的教育觀點和方案[1]

 

美國長老宗教育學者Jocelyn Hill認為今日基督教宗教教育的偏差乃在於強調方法“How”而實際上忽略了“What”的教導。因此強調運用事物背後的原因“Why”是每個學員所應當掌握的[2],以致他們能夠獨立思考,並學習分析、評估與發展各自的教育理念。

 

對本人而言,教會當與社會結合,成為社會公民責任的光和鹽,因此宗教教育除了對教會肢體的靈性發展扮演重要的角色之外,它也當教導信徒對社會產生同情心;著重靈性、人格、文化整全的發展,從生活經驗中不斷改進自己的觀點和態度,從而貢獻整個社會,這就是教會從事宗教教育的目的[3]

 

        本篇主要是幫助本人在基督教教育哲學的課題上,重新整理論述,以致把教育哲學的理念結合於基督教教育中,以達致實踐“全人”、“真我”塑造和培育的地步;又嘗試在現代基督教教育模式探究上[4],如何有效的按信徒年齡和性格加以應用,以達致信徒主動學習的果效。

 

一、“教育哲學”的定義

          若要對教育哲學下定義,首先就得先了解何謂“哲學”,本人對哲學的理解是指一個人對問題的探索,並檢討其價值和策略與技巧,從而尋找一個恆常與終極的答案[5]因此每個人本著自己不同的背景和行為,藉而累積和反映各自的問題,從中尋獲彼此的共通點,這就成了一套“專有性”的哲學理論。然而哲學所牽涉形而上學的問題,從基督教的角度來看,這是屬於神學的範疇,神學乃是運用了哲學的思維方式去探索上帝的啟示與宇宙間基本之因(Why)的問題,從中思索、探討、尋獲出聖經真理的價值理念,以致產生對事情本質的真相,這種真相George F. Kneller 稱之為知識論,合理的知識是從觀察、邏輯分析理解中而得[6];從而維護社會與教會的倫理次序,甚至幫助一個人對是非擁有警覺性[7]

        

                        神學(形上學)                                                                    社會學

哲學                                                      事情本質的真相(知識論)

 

 

                       聖經(價值論)                                                                     教會學

 

教育則是一個有意義的經歷,是一個終身學習的歷程,正如賴士加(John A. Laska)他定義教育為學習者或其他人所作的有計畫的嘗試,以便控制(或引導、指導、影響、經營)學習情境,其目的在獲得所期望的學習結果(或目標)[8]賴氏的教育定義可說是概括了教導和學習、目標導向以及終極目標,但是缺乏了實踐人內在的理想價值。所以Cooke 對教育的定義就較傾向於人性與社會價值,他認為教育是“看重人性的承載力與透視的領悟力,以致在現實的環境中培育作有效的抉擇,從中獲得有效的認知途徑。這種行為的抉擇乃是與社會的價值和紀律息息相關因此教育是一個成長過程,以達致人與人之間的合諧,甚至對環境的改變作出協調,不斷修正新的觀念與重建所累積的經驗[9]

 

 

George F. Kneller 更是把美學教育納入在教育系統裡面,提倡人也當在人文社會以外還能欣賞大自然和觀察人生各樣的百態[10]

 

綜合以上的定義,本人的教育哲學是“有系統的整理、分析和幫助一個人去實踐人性倫理的本質,以及在學習情境中滿足學習者的期望和認知;從而曉得在大自然中、社會環境和人際中有效的作適調、抉擇與合諧。”

 

 

二、基督教教育哲學

要了解此定義,首先我們有必要簡單擬定基督教教義哲學的精髓。在基督教的世界觀,神的創造與人的被造、墯落和救贖是整個教義的中心,因此基督教教育乃是藉著聖經做為教育媒介的中心,成為引導信徒行事的一個規範。

 

基督教宗教教育有如把一個人從罪中得釋放,藉著認識基督的救贖,好叫他從黑暗的光景走進光明的救贖。這種釋放意味著,人能透過教育自由學習,從中掌握分析組織的能力、能演繹尋求發展、擁有透視的觀點,從而培養出自治力和責任感(注重人的價值建立過於人的技巧訓練),甚至除去個人的無知和偏見,並有能力作獨立的判斷和思考[11],從此滿有基督的身量和心思向四周的人活出見証。

 

效法基督是基督教教育的目標導向,以活出一個愛神愛人宗教倫理觀(塑造一個能為人著想,敏感於人我之間的感受)[12]的精神,此外再藉著生活技能的技巧,兩者加以整合相互應用,續而面對世界的挑戰。所以教育所獲得的知識,是與信仰相吻合,好叫我們在神的創造中存敬畏的心和享受在其中的生活[13]。簡言之,基督教宗教教育是一種全人生命的教育,好叫人能活出美滿、豐盛,滿有見証的生活。吳梓明博士對基督教宗教教育如此的定義道:基督教宗教教育就是生命的教育。生命既是培育的對象,培育者的關懷就必須是整個人的生命。培育的最終目標也就是幫助人活得豐盛、美滿的生活[14]

 

三、宗教教育的目標

        對本人的宗教經驗,本人較認同馮勒(James Fowler)的“信仰成長學說”,馮氏的學說共將人生分為七個階段[15]        

階段零

04

信仰靜止階段

階段一

48

直接投射式

階段二

812

神話-字面式

階段三

12歲以上

認同群體的信仰

階段四

18歲以上

個人-反省的信仰

階段五

30歲以上

整合的信仰

階段六

30歲以上

普世性信仰

 

 從馮勒對人生階段的分析,信仰是會隨著人們和環境對個人的互動所造成的影響,因此它就成了一個人心靈中主觀和客觀的認知,也是一種終極關係的維護,所以宗教教育就是在每個人生階段扮演塑造、指引的角色,呂焯安博士陳述“基教”哲學擁有七大元素,乃是要按著各自不同的處境和領受加以調節,以達致貫徹“基教”個事奉[16]。以下是本人認為教育四大關鍵因素:

 

A、教師-參與“基教”事奉他的先決條件就是一個重生及委身的基督徒,其次還要有恰當的訓練,在教學知識上得到充分的裝備,且要順服聖靈的教導和引導,顯然如呂焯安牧師所述:基教是聖人合作的事工[17]

 

B、學生-讓施教者本身先擁有重生的經歷,接受基督的救贖,重新建立與神和好的關係,所以袁沛充博士說到:“宗教教育的基本目標,簡單而言就是佈道[18]。”此後,學生因本著自己是神形象和救贖獨立個體的寶貴身分,教師與學生的關係就是“拍擋”(Partners),且指導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積極參與,學習發揮個人的潛能,在群體中作神恩賜的好管家,造就他人成長[19]

 

       C、家庭-從創始記開始,家庭就是一個關係和教育的核心,家庭是最基本的教育場所,而父母是最有影響力的人物,蓋布蘭(Frank E. Gaebelein)說:“無論他們認知與否,最有影響力的教師就是父母[20]。”所以教會應投資更多資源在強化家庭的關係上。

 

       D、教會-宗教教育在教會處境中,乃要提供信徒一同追求和實踐神真理的地方,因此堂會的宗教教育活動可透過四個層面來施行:敬拜、教導、團契、佈道、社關,為要達到生命與生命的接觸和關係的互動,一同體認神的愛[21]

 

因此宗教教育的目標就是重建生命和建立關係,使人生命改變效法基督,以此先與上帝和好來作為人生的基礎,然後以基督的生命重建自我、他人、自然、社會彼此間的和好。曾慶豹博士陳述道:“關係是我們存在的一個真實狀態,我們不僅要與上帝和好,也要與他人、自我、自然和好,沒有作為他者的上帝,我們很難去愛我們的敵人,甚至為他人作出犧牲,沒有修復與他人的關係,根本不能算與上帝的關係已經修好[22] 

 

 

四、基督教教育模式-塑造派

        基督教教育深受不同教育學派影響,設若教會是一個生命與關係建立的環境,故此每位信徒都有責任去以生命影響生命,以神形象的自我彼此建立關係,所以塑造派的教育模式便是值得了解、應用的一種教育模式。

    塑造派與其他教育哲學學派和教育模式的基本出發點顯著不同,各學派卻以人的行為科學以及社會次序、道德責任的人文觀點作為出發點。塑造派卻是建基在人類尋找以神為中心的生命意義上,因為神造人是有目的,所以人生是有意義的。因此當鼓勵學生去明白神在自我生命中心所付予的意義,以致不斷尋求屬靈的引導和生命的改變[23]

 

      塑造派有它的長遠目標,其中一個就是讓信徒以祭司的身分去服侍神,所以信徒皆祭司,又或是信徒皆“老師”。Mark D. Hinds認為  “信徒在教會中當扮演彼此造就、幫助、分享、見証以致互相受激勵、成長,這就是發揮了老師教導的職責 [24]。”

 

           在課程教導上,聖經是主要的媒介,透過聖經和聖靈的引導,加上其他多元教材,以耶穌為學習的榜樣作為目標,在屬靈操練的過程中,教師不斷開放自己讓神改變、使用,才教導學生經歷神的恩典、反省和維持神人之間美好的關係[25],這樣的理念也正迎合了本人對宗教教育的目標-重建生命和建立關係。

 

五、教育哲學理念與應用

        革新主義認為,教育永遠是一個進步演變的過程[26],因此基督教教育也當警覺時代的改變而求更新。教會既是社會的一分子,信徒也是生活在一個務實的變遷社會中,因此採用不同教育哲學派別的理念,有助於教會牧養上對信徒貼切的幫助。在眾教育哲學理念中,本人較認同重建主義的教育原理,它可說是堅立信徒的目標,重建主義符合了聖經對世界危機的看法,信徒接受聖經裝備、團契生活的建立,無非是讓我們曉得如何積極面對社會的變遷與危機,以生活的見証重建社會的次序,以聖經和禱告解決人類問題的依歸[27];這種依歸無疑就是一個統一不變的客觀真理。

 

        然而在教育的過程中,本人較會先採納精粹主義的教育原理,因為人開始對一件事物的接觸是陌生和片面,甚至是無知,所以需要有系統和按紀律的教授與學習該門有關的知識,好讓學生知曉該知識的來龍去脈;然而精粹主義也當揉合實質主義的理念,就是常常檢討教育的課程,以理解、興趣、目的的學習方式,把不變的哲理加以現實化[28]。當學生擁有一套的知識基礎,教師們便可採取進步主義的教育原理,引導學生在基礎的領域上自由探索,這時教師從過去一個權威的角色卻轉向為顧問、嚮導和旅遊伴侶的角色[29];學生從被動轉向主動學習的態度,以發揮神造人個體的價值,從中尋獲自己的恩賜。正如呂焯安博士所說:“基教的目標既然是改變生命,就不能停留在腦力訓練的階段。教育在本質上是要幫助學生懂得思考,藉此他們才能真正的學習[30]

 

 

結語:

          宗教教育就是在塑造一個完整的人格,包括生命與關係的重建,然而這種生命教育的塑造基本上先得認識神,在形上學可說是以神為中心,以聖經為知識的引導,以基督的榜樣為價值,從而維持自我、與人、與自然之間的合諧;這一切教會當協助家庭、主日學、團契有信仰經歷和成長的環境。

 

簡言之,宗教教育就像一張床,在提供人一套生活規範中,使人獲得安全感。此外,它也像一所房子,為人們建立一個立足點,以致可以安身立命。房子的窗門,可以出入自如,以致學習者能夠超越傳統、突破局限的可能[31]

 

參考書目:

Cooke, Philosophy Education and Certainty. ( U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1960), p 13125

George R. Knight. 著,簡成熙譯:〈教育哲學導論〉,二版。(台灣:五南出版社,1989)。

Hill, Jocelyn. Ministry Issue-Christian Education:What’s Wrong with This Picture? C lergy Journal, May/June 2001. Vol 77 Issue 7,p616

Kneller, George F. Introduction to the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2nd Edition .( U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1971),p 26-114

Peterson, Michael L.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 US : Intervarsity Press, 1986 ) , p79138

吳梓明博士著。〈從西方教育及心理學理論亢品格塑造與培育〉。山道期刊。卷一。第一期,1998。(頁4565

呂焯安著:〈基督教教育哲學-一個教牧的詮釋〉。教牧期刊(頁933

曾慶豹著。〈關係的辯證-基督教宗教教育的神學引論〉。神學論集 / 126 / 2000冬。(頁591613

袁沛充著。〈華人福音派宗教教育-基本的分析與探討〉。教牧期刊(頁85115

趙一葦。〈當代教育哲學大綱〉。台北:正中,1998

陳恓臣。〈教育哲學〉。台北:心理,1990。(頁147282

陳錦子。〈人文主義的教育哲學〉。哲學與文化 / 廿五卷 第五期,1998.5。(頁468478

韋賀特著。黃碩然譯:〈基督教教育與生命塑造〉,二版。(香港:福音証主協會,2003)。

 



[1] George R. Knight. 著,簡成熙譯:〈教育哲學導論〉,二版。(台灣:五南出版社,1989),頁5

[2] Hill ,Joceln. Ministry Issue-Christian Education:What’s Wrong with This Picture? C lergy Journal, May/June 2001. Vol 77 Issue 7,p6

[3] George R. Knight. 著,簡成熙譯:〈教育哲學導論〉,二版。(台灣:五南出版社,1989),頁128

[4] 所謂現代基督教教育模式有:浪漫式、傳授模式、發展模式、塑造模式。參韋賀特著。黃碩然譯:〈基督教教育與生命塑造〉,二版。(香港:福音証主協會,2003),頁6596

[5] Cooke,Philosophy Education and Certainty. ( U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1960), p 17

[6] F.Kneller 認為知識可分為展現知識(從神的創造中所得的知識)和直觀知識(個人在自然中的察覺)還有一種是屬經驗的知識則從五官所得。參George F.Kneller. Introduction to the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2nd Edition .( U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1971),p1821

[7] Cooke,Philosophy Education and Certaintyp4850

[8] George R. Knight. 著,簡成熙譯:〈教育哲學導論〉,二版。(台灣:五南出版社,1989),頁12

[9] Cooke,Philosophy Education and Certainty. ( U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1960), p3942

[10] George F.Kneller. Introduction to the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2nd Edition .( U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1971),p32

[11] Micheal L. Peterson.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 US : Intervarsity Press, 1986 ) , p93103

[12] Micheal L. Peterson.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 US : Intervarsity Press, 1986 ) , p 113

[13] 同上,頁103118

[14] 吳梓明博士著:〈從西方教育及心理學理論亢品格塑造與培育〉(山道期刊。卷一。第一期,1998),頁45

[15]吳梓明博士著:〈從西方教育及心理學理論亢品格塑造與培育〉(山道期刊。卷一。第一期,1998),頁62。原稿可參James Fowler, Stages of Faith: The Psychology of Human Development and the Quest of Meaning.( San Francisco: Harper &Row, 1981).

[16]所謂基教哲學的七大元素是:教育目標、教師、聖靈、學生、學生、家庭、教會、課程、教學方法。參 呂焯安著:〈基督教教育哲學-一個教牧的詮釋〉(教牧期刊),頁22

[17]呂焯安著:〈基督教教育哲學-一個教牧的詮釋〉(教牧期刊),頁27

 

[18] 袁沛充著:〈華人福音派宗教教育-基本的分析與探討〉(教牧期刊),頁95

[19]呂焯安著:〈基督教教育哲學-一個教牧的詮釋〉(教牧期刊),頁2829

[20] Frank E. Gaebelein, The GreatestEducational Force,”Christianity Today8 (Aug 28,1964),p28-29

[21]袁沛充著:〈華人福音派宗教教育-基本的分析與探討〉(教牧期刊),頁98

[22] 曾慶豹著:〈關係的辯證-基督教宗教教育的神學引論〉(神學論集 / 126 / 2000冬),頁611

[23]參韋賀特著。黃碩然譯:〈基督教教育與生命塑造〉,二版。(香港:福音証主協會,2003),頁94

[24] Hinds, Mark D., Congregation as Educator: Problem and Possibility for the Professional Church Educator. Religious Education; Winter 2000,Vol. 95 Issue 1,p79.

[25]參韋賀特著。黃碩然譯:〈基督教教育與生命塑造〉,二版。(香港:福音証主協會,2003),頁96100

[26]  George F.Kneller. Introduction to the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2nd Edition .( U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1971),p47

[27] George R. Knight. 著,簡成熙譯:〈教育哲學導論〉,二版。(台灣:五南出版社,1989),頁147149

[28] George F.Kneller. Introduction to the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2nd Edition .( U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1971),p57

[29]  George R. Knight. 著,簡成熙譯:〈教育哲學導論〉,二版。(台灣:五南出版社,1989),頁120121142143

[30]呂焯安著:〈基督教教育哲學-一個教牧的詮釋〉(教牧期刊),頁31

[31]吳梓明博士著:〈從西方教育及心理學理論亢品格塑造與培育〉(山道期刊。卷一。第一期,1998),頁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