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李天命石頭悖論的反思

趙偉舜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趙偉舜神學網站

 

一、                   引言

石頭悖論(Stone Paradox)在某些中學的宗教科作為討論的課題。甚至有些大學生在學習思考方法時,都有可能會遇上這論題。自從李天命與韓那一戰的內容記錄在《明報月刊》8712月號後,石頭悖論便成為當時新一輪筆戰的討論話題。[1]那時引起學生的關注,而石頭悖論亦成為李天命的成名作之一。雖然石頭悖論不是由李天命所創,卻成為他指控神非全能的有力論點。縱然李天命的石頭悖論之戰發生在80年代尾,今天看來像昔日黃花;可是石頭悖論對今天的信徒與非信徒仍有一定的影響。所以這石頭悖論到了90年代,仍有學者在嘗試處理。[2]綜合8090年代最有組織的回應要算梁燕城與關啟文。[3]本文的旨趣是從梁燕城與關啟文對李天命提出石頭悖論的回應,再思各人的思考盲點及可怎樣回應這命題。首先我們處理李天命所提出的論點。

 

二、                   李天命的論點

李天命對石頭悖論的最初看法是出現於與韓那辨論時的表述,然後在筆戰的過程補充他的觀點,最後由支持他論點的人把他的重點整合。以下便按其先後次序把李天命的石頭悖論看法陳述。

 

1.                   與韓那辨論時的觀點

19879 30日假香港中文大學校園舉行了一場以「相信神的存在是更合理嗎?」的宗教辨論。韓那為正方,李天命為反方。[4]首先由那發言,提出相信神存在是比較合理的選擇,因為神是客觀道德價值的存在;宇宙的開始;宇宙最初期的條件是最適合生命存在的事實;為何我們對自己的感官和理性的能力那麼信任;對耶穌基督的生平、死亡,和復活;對地球上的生命和理智的存在等等問題的最佳解釋。李天命的回應則針對韓那沒有釐定「神」究竟指涉甚麼內容,因為不同人對「神」的意思的理解會導致沒有討論的共識基礎,那麼便不能有客觀而合理的討論。[5]然後他以「神」為「無所不能」及「無所不在」的屬性作為討論的基礎。指出「無所不能」的看法隱含矛盾,並提出石頭悖論作為佐證,目的是指出「無所不能」的概念含糊,亦表示「神」的概念含糊,所以便沒有充分的證據指稱相信神存在比相信神不存在合理。[6]李天命在那刻提出的論點如下:

(A)    神有沒有辦法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

(B)    如果做不到,那就不是無所不能;

(C)    但如果做得到,也不是無所不能,

(D)   因為不能舉起那樣的石頭。

(E)     所以「無所不能」的意思不清,隱含矛盾。[7]

 

韓那只簡略指出「無所不能」的觀念有矛盾只是李天命的斷言,因為沒有提供證據作為支持,並且無神論者亦接受神不能作邏輯上不可能作的事。[8]不過李天命仍指出韓那沒有釐定清楚關鍵概念「神」的意思,這是語理分析最重視的地方之一。[9]而他若成功指出關鍵語辭含混,便可推論有關命題為沒有認知意義的句子,那就沒有討論的價值。[10]

 

2.                    其後李天命的補充觀點

在韓那之戰後,李天命針對《哲客俠情》,[11]進行筆戰。主要批評梁燕城在石頭悖論的觀點有概念錯亂,顛倒邏輯及胡混推理等三方面的盲角。[12]

    李天命認為沒有把「搬起」一詞錯誤應用在「神」身上,因為在聖經中亦有擬人化的寫作形容「神」,亦沒有界定怎樣才是錯誤應用在「神」身上,並且若因此成為矛盾命題就必然為假。假如推翻把「搬起」一詞應用在「神」身上,那麼亦同樣推翻聖經中以經驗詞彙應用在「神」身上。所以便證立沒有把「搬起」一詞錯誤應用在「神」身上。另外李天命用歸謬法指出,若先從某角度假設P可以推出矛盾命題,那麼就可以下定論指原先的假設 (P)含有矛盾。因此當假設「神是全能的」,卻推出矛盾命題「神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同時又不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那麼原先的假設便含有矛盾。梁燕城卻說這只是命題自我矛盾,而非神的全能性的矛盾,所以是顛倒邏輯。最後指出把造石頭者(X)即使能造出任何石頭卻不表示X就是全能;同理搬石頭者(Y)若能搬起任何石頭亦不能推論說Y是全能。這是由後推前,胡混推理。並且X不能造一塊Y搬不起的石頭,又怎可以仍堅稱X是全能?同理Y不能搬起一塊X所造的石頭亦不可算為全能。然後李天命修正他的「反全能論證」以確立他的說法

(A)    不管X是甚麼,如果X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那麼X不是全能的,

(B)    因為這樣的一塊石頭就不是X所能舉起的;

(C)    另一方面,如果X不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那麼X也不是全能的,

(D)   因為造不出這樣的一塊石頭。

(E)     所以無論X能不能造出自己舉不起的石頭,X都不是全能的。

(F)     由於「能/不能」窮盡了一切有關的可能性,所以在任何可能的情況下「X全能」都不能成立。

(G)    因此「X全能」在邏輯上是不可能的。

(H)    由於邏輯上是不可能的等於邏輯矛盾,因此「全能」有邏輯上矛盾。

(I)         既然「全能」有邏輯上矛盾,那就不可能有全能的神存在。

(J)        即使神存在,神亦不可能是全能。[13]

李天命認為問題核心不在於「為甚麼」造不出或搬不起那樣的石頭,而在於「能不能」。[14]他認為作為全能者應有能力造出一塊輕如鵝毛但我們硬是搬不起的石頭。[15]

 

3.支持李天命人士的補充觀點

陳強立進一步把核心指向「全能」而非「神」。所以並非否定「神」的存在或「神」的能力為至高。而只是指出事實上沒有東西有可能是「全能」。[16]另外他認為以「神是全能者」而指出「造一塊全能者舉不起的石頭在邏輯上是不可能」,是犯了邏輯上的預設謬誤。因為假定對方論證的結論是錯誤,並以此為理由來反駁對方。[17]最後他反對因為這樣的一塊石頭並非實存而這石頭謬論便自然消解的說法,理由是在邏輯上此命題仍然成立。他更進一步認為「能舉起任何石頭」和「能造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是互相排斥,因為沒有甚麼(包括神)「能舉起任何石頭」又同時「能造任何石頭」。[18]

 

4.小結

    綜合而言,李天命的「反全能論證」的強處是把問題轉化為普遍意義的陳述。若證立(H),便自然建立(I)(J)的結論。梁燕城有何回應呢?

 

三、梁燕城的回應

梁燕城就著李天命的石頭謬論作出三方面的反證:混淆語辭的錯謬,矛盾命題中述句本身的矛盾,「造不出」和「舉不起」石頭等述句的模糊性。然後再重申該如何處理這石頭謬論。[19]

 

1.                    對「神」、「舉起」、「石頭」等語句定義的界定

  維狄•沙維治(C. Wade Savage)[20]李察•史榮哲(Richard Swinburne)[21]朗勞•那斯(Ronald Nash)[22]關啟文等把石頭悖論歸類為吊詭(paradox)[23]陶國璋卻把此論題定位為兩難(dilemma)[24]吊詭和兩難均屬表面上是悖理的問題,而左右為難者屬兩難。兩難往往不能正面解答(solve),只能把問題解消(dissolve)。解消的途徑有三:定性為冒犯系統,範疇不相干或不當假定。梁燕城追問「神」、「舉起」、「石頭」等語句定義的界定,目的就是指出此兩難的命題有範疇不相干的語句,因而把問題解消。理由是「神」乃「不能觀察的,無形象的,以及無限的存有」;「石頭」則為「可以觀察的,有形象的,以及有限的存有」,而「舉起」一詞是指一身體動作,亦為經驗可觀察的。所以他便認為李天命混淆了兩者的範疇,錯誤地以有限的經驗語詞應用在無限的存有。他亦試圖指出宗教用語與《哲客俠情》的用語有自己的體系,其義意可於其體系內得到解釋。

 

2.                   針對命題中每述句各自本身的矛盾

接著梁燕城追問石頭謬論的前設,究竟是預先設定神是全能或神不是全能。若是後者就不能推論神全能這說法有矛盾。若是前者則犯了邏輯謬誤,因為「全能者能造一塊自己搬不起的石頭,又同時不能造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是矛盾命題。所以沒有理由以這矛盾命題去反證神全能的矛盾。假如已假定神是全能,有能力舉起任何石頭,那麼又說全能者舉不起一塊石頭,已構成矛盾述句。既是矛盾述句便是假,所以可以解消。同樣已假定神是全能,有能力造出任何石頭,那麼又說全能者造不出一塊石頭,亦構成矛盾述句。既是矛盾述句便是假,所以亦可以解消。[25]

 

3.                    針對「造不出」和「舉不起」石頭等述句的模糊性

假如撤消「神是全能」這預設,轉為一不預設「神是全能」的問題:

「神能不能造一塊連神自己也不能舉起的石頭」?那麼便要界定何謂「能」或「不能」。又若是這「能」或「不能」是對「全能」的質疑,那麼甚麼是「不全能」?可能的答案是「造不出」或「舉不起」石頭便是「不全能」的明證。那麼甚麼樣的「石頭」是「造不出」或「舉不起」?李天命沒有界定和實指是怎樣的石頭,只能說「神舉不起一塊祂造不出的石頭」,而「造不出」或「舉不起」的石頭只能循環界定。因此此石頭是沒有任何實指的空概念。假如維持「神是全能」這預設,那麼全能的神當然可以「造出」或「舉起」任何石頭。因此「造不出」或「舉不起」便為邏輯矛盾的謬誤,是一個不可能存在的事態。

 

4.                    從肯定神是全能者的立場回應

梁燕城從肯定「神是全能」這預設開始推論:

(A)    神是全能的。

(B)    全能者有充足的能力造任何事態,但不包括邏輯矛盾的事態,因為邏輯矛盾的事態不存在。

(C)    全能者有充足的能力舉起任何的事物。

(D)   全能者能舉起任何石頭,因為石頭是其中一事物。

(E)     今有事態X,稱為「全能者舉不起一塊石頭」。

(F)     凡石頭皆是「任何石頭」中的一塊,必是全能者所能「舉起」。

(G)    所以(E)等於說「全能者舉不起一塊祂必能舉起的石頭」,所以是邏輯矛盾的事態。

(H)    邏輯矛盾的事態不可能存在。

(I)         神的全能不包括能造不可能存在的事態。

(J)        所以神的全能性不被這石頭謬論所質疑。

 

另外亦針對李天命認為「作為全能者應有能力造出一塊輕如鵝毛但我們硬是搬不起的石頭」的論點,指出是犯了邏輯謬論。因為一般人能夠舉起鵝毛的重量,這是經驗得到的事實。世上根本沒有一般人不能舉起的鵝毛。並且亦不可能要求全能者造出一塊「又輕又不輕」的石頭。這在邏輯上是不能成立的矛盾,是不可能的事態。

 

5.                    小結

  我們只能夠從有限存有的角度思考無限的存有,若否定這樣的進路,亦同時否定了宗教用語的合法性。所以梁燕城的第一個論點是站不住腳。第234的論點皆是建基於神是全能的基礎上,證立全能不包括邏輯矛盾的事態。那麼關啟文又有何進一步的回應?

 

四、                    關啟文的回應

關啟文針對石頭謬論,重新表達這兩難的論題:[26]

(A)    神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或神不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

(B)    若神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那神不是全能。

(C)    若神不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神亦不是全能。

 

他認為(A)是邏輯真理。那麼要討論的就是(B)(C)。然而不是信神的人要證明神是全能,而是不信者要證實神是非全能,所以證明的責任(burden of proof)落在反全能論者的身上。反全能論者要同時證立(B)(C),而不能假設神非全能,否則便是犯了乞求論點的錯誤。所以關啟文認為關鍵便在於反全能論者能否在不預設神非全能的情況下,同時證立(B)(C)。即使可以反駁反全能論者的觀點,仍無法確立神是全能的論述。所以關啟文嘗試從「全能」的角度回應:釐定甚麼是「全能」,以自限說和本質全能論作回應。

1.                    一定要用「全能」這概念嗎?

關啟文認為「全能」這概念套用在神或宗教的層面,理當以其在宗教實踐中的實際用途作準。「全能」這概念並不是表達絕對的無所不能。而是表達神的至高無上能力,沒有任何人或事可以威嚇或控制神;雖然歷史好像充滿反神的力量,最終神必得勝。他定義這些就是「全能」這概念在宗教(或基督教)的核心意思。有時為免誤解,可用「大能」或「至能」代替「全能」。不過「大能」容易誤會除神以外有其他同等的「大能」存在。

    「至能」指神擁有至高無上的能力控制所有,沒有甚麼可相比其能力。所以亦可表達「全能」這概念在基督教的意思。若以「至能」形容神,那麼石頭謬誤不攻自破,因為能否造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根本並非神的「至能」所要表達的內容。

 

2.                    自限說

接著他針對(B)提出質疑,問為何(B)是真的呢?(B)的上半句說出神能造這問題石頭,為何反而不是全能呢?關鍵是這塊石頭是「自己舉不起的」。不過舉不起與造不出是兩回事,其實反全能論者的意思是:這塊石頭是自己舉不起的石頭。目的是指出神舉不起自己舉不起的石頭,但這塊石頭是否存在或可能存在嗎?這是關啟文與梁燕城所提出的質疑。關啟文進一步推論,若神能造一塊神自己舉不起的石頭,那石頭才有可能存在;若有可能存在一塊神自己舉不起的石頭,那麼神便非全能。前者的可能性並不影響神的全能,而後者又是否必然確立的真理呢?前者是這塊石頭存在的可能性,並不代表實化這可能性。後者是實化這可能性,而必須的條件是全能的神把這塊石頭造出來。假如神在T1的時間考慮自我限制自己的全能,而決定造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到了T2的時間才把石頭造出來。那麼在T1之前神是全能,在T1T2之間神亦是全能,直至T2之後神才不是全能。但只要神在T2沒有造這塊石頭,神仍是全能,而這塊石頭亦只是可能性地存在。

 

3.本質全能論

    關啟文提出神有一些本質不能改變的屬性,包括全能的屬性,所以不接納自限說的進路解消石頭謬論。那麼針對(C)的前提,認為神不能造一塊神自己舉不起的石頭就是神非全能。假設(C1)神不能實化事態S,那神就非全能。若S是不可能的事態,(C1)便是錯誤。(C)要求神實化的事態是S1:「有一塊神舉不起的石頭存在。」如果神不能實化S1,那神非全能。但若果神是本質上全能的,實化S1的意思便是:「有一塊本質全能的神舉不起的石頭存在。」本質全能起碼包括舉起任何石頭的能力,所以S1的描述明顯有矛盾,是不可能成立的。因此(C)是不成立的。這觀點與梁燕城的第234點相似。關啟文更進一步封殺反全能論,假設不能先驗地否定神本質全能的可能性,也不能否定(C)有錯誤的可能性,因而不能肯定(C)是必然真理,那麼反全能論亦不能成立。

 

4.小結

    關啟文指出證明的責任在反全能論的一方。為免乞求論點便不能預設神非全能。在假設神是全能之下,(B)(C)不能同時證立。因此反全能論的前提便不成立。在沒有更有論據的反全能論出現,神是全能便確立。

 

五、                    筆者的回應

雖然關啟文的回應已相當全面,可是沒有就李天命所修正的「反全能論證」作出直接反駁,這點有些可惜。梁燕城對「神」的定義仍不夠深入。筆者嘗試從兩方面回應李天命的「反全能論證」:以子矛攻子盾和釐定「神」的意思。

 

1.           以子矛攻子盾[27]

這是套用李天命的方法針對他認為全能者應有能力造出一塊輕如鵝毛但我們硬是搬不起的石頭(A)。我們可以就石頭謬論作如此的回應:「神作為全能者可以造了神自己舉不起的石頭但神仍然是全能。」可能李天命會說這是自我矛盾的表達,犯了邏輯錯誤,要求進一步澄清。這時可以指出是根據他的論點(A)作出的相似推論,神可以如此實化了石頭謬論,只是我們硬是不明白。又或者要求他先交代「如何全能者應有能力造出一塊輕如鵝毛但我們硬是搬不起的石頭」的道理,然後才交代為何神可以的理據。也許他不回答,因為是違反邏輯,那我們亦無必要回答。當然如此便沒有對話,亦非理性探索問題。所以可以用語理分析把他的語句分類:[28]「全能者應有能力造出一塊輕如鵝毛但我們硬是搬不起的石頭。」這句說話不屬分析語句而屬綜合語句,因為是後驗的、適然的和有實質內容的。在綜合語句中屬有認知意義的綜合真句或假句。可是在經驗世界中古往中外均沒有一塊輕如鵝毛但我們(人類)硬是搬不起的石頭。所以便可判斷這是綜合假句。建基於綜合假句而推論神可以造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便當然是不成立的。假如就著「反全能論證」的前提作分析:

(A)    不管X是甚麼,如果X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那麼X不是全能的。

這同樣是屬有認知意義的綜合真句或假句,可是X是甚麼?沒有實指的X便不能衡量那石頭是甚麼。如果X是全能的神,那麼這石頭便可能不會存在於這世界;即使存在於這世界,這石頭亦可能大過宇宙,是我們無法驗證神舉起或舉不起。因此是綜合假句。況且(A)不是必然的。

 

2.           釐定「神的全能」的意思[29]

假如我們釐定「神的全能」的意思便免除不少的爭議。當我們界定神的全能代表神可以作任何不自相矛盾而合乎邏輯的行動,沒有違反神的一致性,包括本性及意志。那麼石頭謬論便更容易解消了。

 

六、                    總結

李天命的論點若冷靜地分析,並非是全無漏洞的。他的「反全能論證」不是建基於必然的前提下。而證立神非全能的責任亦在他或反全能論證者的身上。根據梁燕城第234點,及關啟文的第23點,足可指出「反全能論證」不可以成立。本文只是智慧探索的起步,期盼在不斷的摸索中更接近真理。



[1] 戎子由、梁沛霖編,《李天命的思考藝術:終定本》,三十六版(香港:明報出版社,2000),頁151-187316-379

[2] 關啟文,《我信故我思:真理路上的至誠探討》(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1998),頁251-262

[3]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319-351。另參:梁燕城,《哲客俠情》(台北:宇宙光,1986),頁29-35。關啟文,《我信故我思》,頁251-262

[4]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287-315

[5]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298

[6]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302

[7]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301。原稿用「上帝」而不是「神」的字眼,有可能是李天命欲以「上帝」指稱基督教所宣稱的「神」,而「神」則可指稱其他信仰所宣稱的「神」。基於「神」與「上帝」的稱謂不會阻礙討論的核心內容;而且「神」亦涵蓋「上帝」的意思;亦考慮以一個統一的稱謂詞作討論,以勉因字眼不同產生混淆。所以本文以「神」作為「神」與「上帝」的統稱。

[8]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306312

[9] 李天命,《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香港:青年書屋,1981),頁18

[10] 李天命,《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頁46-52

[11] 梁燕城,《哲客俠情》,頁29-35

[12]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166-187

[13]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256-257

[14]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258

[15]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186附註11。結語的「是不是?」從文理推斷應該是切問句,所以李天命是肯定其可能性的。

[16] 陳強立,〈不可能有東西是全能〉,《信報》,19951013日,頁17。這是上文李天命的「反全能論證」的延伸。

[17] 陳強立,〈預設謬誤〉,《信報》,19951014日,頁17。這是針對由佐治•馬勞狄(George I. Mavrodes)所提出的論點,認為石頭謬論必須先預設神是全能。梁燕城在《哲客俠情》中亦採取同一立場。參:George I. Mavrodes, “ Some Puzzles Concerning Omnipotence,” in Philosophy of Religion: Selected Readings, ed. Michael Peterson and other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112-115. 梁燕城,《哲客俠情》,頁31

[18] 陳強立,〈能造任何石頭及能舉任何石頭?〉,《信報》,19951015日,頁17。這是針對維狄•沙維治(C. Wade Savage) 所提出的論點,認為石頭謬論可以由造石頭者(X)與搬石頭者(Y)來證明神可以造任何石頭與神可以搬任何石頭是沒有矛盾。梁燕城在《哲客俠情》中亦採取同一立場。參:C. Wade Savage, “The Paradox of the Stone,” in Philosophy of Religion: The Big Questions, ed. Eleonore Stump and Michael J. Murray (Oxford: Blackwell, 1999), 9-12. 梁燕城,《哲客俠情》,頁32-33

[19]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338-348

[20] C. Wade Savage, “The Paradox of the Stone,” in Philosophy of Religion: The Big Questions, ed. Eleonore Stump and Michael J. Murray (Oxford: Blackwell, 1999), 9-10.

[21] Richard Swinburne, The Coherence of Theis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7), 152-154.

[22] Ronald H. Nash, Life’s Ultimate Questions: An Introduction to Philosoph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9), 310.

[23] 關啟文,《我信故我思》,頁251-252

[24] 陶國璋,《開發精確的思考》(香港:中華書局,1994),頁91-93125-127

[25] 梁燕城的論點主要是根據佐治•馬勞狄(George I. Mavrodes)所提出的論點,認為石頭謬論必須先預設神是全能。參:George I. Mavrodes, “ Some Puzzles Concerning Omnipotence,” in Philosophy of Religion: Selected Readings, ed. Michael Peterson and other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112-115.

[26] 關啟文,《我思故我在》,頁251-262

[27] 戎子由,《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159-160

[28] 李天命,《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頁73-117

[29] 這是根據李察•史榮哲的觀點作出修改。參:Swinburne, The Coherence of Theism, 149-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