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寧波基督教史的開基之年

回到 吳凌雲神學網頁

回到 華人神學院園地

一、引言:

隨著鴉片戰爭後《南京條約》的簽訂,寧波作為五口通商的城市之一,也是基督教(這指更正教)傳入較早的地區,但很多傳教士曾在五口通商前就抵達寧波,那些早年抵甬的傳教士如郭實臘(Karl Friedrich August Gutzlaff)等都是先從舟山而入寧波的,由於舟山的行政區域劃分經歷了數度的變更,[1]筆者在編寫《寧波教會志》的時候,常常有學界和教界的同工詢問,寧波教會史的開基之年該如何計算?是按傳教士最先到達的時間?還是建立教會的時間?傳教士在舟山的傳教活動是否該載入寧波教會志?筆者整理早期來甬傳教士的歷史,統一回應些問題。

 

二、早期來甬傳教士的行程查考

基督教新教(更正教)最早到達寧波的傳教士是德國人郭實臘(Karl Friedrich August Gutzlaff,又譯郭實獵、郭士立等)。[2]183163日郭實臘曾搭乘廣東東部商人林炯(Lin-jung)[3]的「順利」號( Shunle)商船於8月初進入浙江沿海舟山,他在他的日記中首次提到了舟山和寧波:

舟山城(ChusanChow-shan)的位置是北緯3026分,自從歐洲人的船隻不再造訪此城後,它衰落了。但港口中停泊著幾艘當地的船隻。舟山以西不遠處,就是寧波( Ning-po),這是浙江省(Cbe-keang)的主要商埠。寧波的船一般可載200噸,它的帆是布制的,長方形,共有4 面。這些船類似於江南( Keangnan)的船隻,主要與中國北方做生意,其主要出口貨物為銅錢,其價值大約是銀錢的一半。[4]

1832 226日郭實乘坐「阿美士德」號( Lord Amherst)船從澳門出發北上,經過南澳、廈門、福州等地後,於524進入浙江舟山群島的洋面上。526,又經鎮海,沿甬江而上,到達寧波,進城便與縣知縣程璋見面,然又獲寧波知府冀蘭泰的接見,郭實獵等人还被非常周到地安排在寧波江東的天后宮(福建會館)過夜。[5]

在中英鴉片戰爭中,18411010日(清道光二十一年八月二十六日)寧波鎮海淪陷,英軍艦隊於1013日(八月二十九日)溯甬江而上抵達寧波城,甬城淪陷郭實臘隨英軍進入寧波,由於他精通中國文化,故被英軍任命為寧波最高的行政長官 ( magistrate)。但遺憾的是,郭實臘在寧波的行為常常與軍事和政治相關,[6]也沒有在寧波有具體的傳教事工及建立教會。[7]

郭實獵在中英谈判中担任翻译[8]

 

其後抵達舟山的是英國公理宗倫敦會傳教士雒魏林William Lockhart1811-1896年,中文又譯為洛克哈特。他是該會第一個來華的傳教士,1840年到1841年他在英軍佔領的舟山定海為華人設立醫院。[9]據從《基督教新教傳教士在華名錄》記載,這家醫院初次運營的時間為「1840 913 1841 222日」,[10]由於英國政府撤離舟山,他在224暫時離開該島,於下月16日到達澳門。

1843年他於613又重返舟山,開辦醫院,同年七月,陪同美魏茶牧師前往寧波訪問,一直停留到 77。並在短短幾天內在寧波為大約200人看病,他的西式手術使寧波人大開眼界。[11]同年11月陪同從香港來舟山旅行的麥都思博士在寧波短暫逗留後,於12月中旬到達上海。[12]根據以上的史料記載,雒魏林雖有數天的醫療活動,卻兩次都只是在寧波短暫停留或路過,卻也沒有建立教會。

查考早期經舟山來甬的傳教士,事實上美魏茶( William Charles Milne1815 -1863抵達寧波的時間比雒魏林更早,美魏茶也是英國倫敦會差派來華的傳教士,《基督教新教傳教士在華名錄》記載:

1842 2月,他前往舟山島上的定海( Ting-hae),在造訪了附近的城市鎮海(Chin-Hae)和寧波之後,在那暫時居住下來。127,他又前往寧波,在那一直住到年底;他在1843 1月的第一周返回舟山,隨後又準備去寧波。大約在6月中旬,得知魏林先生在舟山後,他又趕往那,幾天後倆人一起返回寧波。77,他開始了從內陸到廣州大約長達1300英里的危險旅行,於812安全到達。[13]

1842 127日至1843 77日,美魏茶在寧波先後共生活了7個月,並以日記的形式將自己的這段生活經歷記錄下來,彙編成《在寧波居住的七個月生活》(Seven Month’s Residence at Ningpo),連續刊登在《中國叢報》(The Chinese Repository)上。這是我們瞭解鴉片戰爭期間寧波社會的第一手資料。[14]1843 77日,美魏茶離開寧波,經余姚、紹興,然後乘船沿錢塘江向西,進入江西,再到廣東,最後於812日到達廣州。[15]

1842年《南京條約》的簽訂,寧波被列為五個通商口岸之一,美北浸禮會[16]American Baptist Missionary Union)派遣高溫醫師D.J.Mac Gowan來華傳教。1843年秋天,他從香港佈道區來到中國海岸,高溫曾筆述進入寧波的歷程:「我在十一月十一日,獨自來到寧波。在這一個認識的人也沒有。」[17]高溫醫師D.J.Mac Gowan華抵甬傳教,成為華東區的開創人,而且是華東區發祥地寧波總站的建立者。[18]

據《鄞縣宗教志》的記載:「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四月,高德牧師同家眷從曼谷來到甬城。在他的策劃下,咸豐二年(1852)在西門建成了浸會第一個講堂,即真神堂,這個講堂也是華東浸禮會的第一個禮拜堂。」[19] 1851年的《中國叢報》却記載:「當時寧波有兩座浸禮會的教堂(chap-els)」[20]根據這段文字的記載,說明早在1851年就建成兩座教堂了,而1852年寧波出版的《聖經新遺詔馬太福音傳》(附圖),其封面上就印著「寧波東門內、西門內真神堂藏版」的字樣,也有力的印證了這個報導,所以,綜上所述,寧波西門真神堂的建造時間應該在1849年到1851之間,其準確的時間,由於年代久遠,又缺乏相應的文字記錄,已經無法考證。

圖片來源:香港浸會大學基督教史特藏館[21]

 

三、再議寧波基督教開基之年

寧波教會一般將18431111日,美國浸禮會醫生高溫(Daniel Jerome Macgowan)抵達寧波作為寧波教會史的開始,提到正式到達寧波的傳教士時這樣描述:「 18431111日,美國浸禮會醫生高溫(DJMac Gowan)首來寧波」。[22]受此影響,寧波教會各類史料也常常有類似的提法,如《鄞州宗教志》就將美北浸禮會1843年傳入縣,作為基督教(新教)傳入浙江的最早時間。[23]又如石受靈在《基督教傳入寧波簡述》就記載:「1843 1111日,美國浸禮會差派高溫醫師(D.J.Mac Gowan)來華傳教,他是受差會派遣在寧波開展傳教工作的第一個傳教士。」[24]

根據筆者上文整理的史實,基督教(這指更正教)最早到達寧波的宣教士是德國人郭實臘(Charles Gutzlaff),抵甬時間為「1832 526日」。但由於其在華的行為常常與軍事和政治相關,又有販賣鴉片的嫌疑,[25]而他實際上也沒有在寧波有明顯的宣教事工和建立教會,更沒有留下屬靈傳統的遺產,[26]所以,寧波教會並不將他看為來甬傳教士。[27]然而,在寧波五口通商前抵達寧波的兩位英國公理宗倫敦會傳教士魏林和美魏茶,卻都是以傳教為目的來華的,雒魏林雖然於1840 913日就開始在舟山定海行醫傳教,但其首次抵達寧波的時間卻已經是18437月初了,而美魏茶卻於1842 2月就先期抵達寧波,《近代來華基督教傳教士略傳》對美魏茶在甬期間的事工有這樣的記載:

在寧波他駐留七個月(1842 127日至1843 77日)。在此期間,他利用各種機會,深入瞭解寧波當時的各個側面,寫下了許多文字。在宗教宣傳方面,曾在寧波發表《鄉訓五十二則》,在道德教化方面,發表了《賭博明論略講》,在經濟方面,寫了《生意公平聚益法》等。[28]

18461126美魏茶還出任上海聖經翻譯委員會的寧波代表。[29]由於美魏茶在甬時間不長,英國倫敦會雖沒有在寧波建立教會,但其在寧波的傳教事工卻是不容抹殺的。或許有人會提出舟山曾是寧波的轄區,舟山的基督教傳教歷史是否也要納入寧波的基督教史?但史學上對行政區域的劃分,是按照編史時的行政區域為准,故雒魏林並非最早抵達寧波的傳教士。當然,也有人會提出應以建立教會的時間為開基之年,但一般根據史學慣例,我們是以有傳教士抵達某地開展宣教活動,作為地方基督教事工的開端。譬如1807年是馬禮遜到中國的一年,便是基督新教開基的日子。如梁家麟解釋

以有教會開始是很難計算的。傳教士到步,自己有家庭聚會,算不算是教會?開始租地方作福音講堂,卻無本地信徒,算不算是教會?有一兩本地信徒,但教會完全由傳教士控制,尚不算是本地或中國教會,那可宣稱寧波基督教開始了嗎?凡此種種,都是具爭議性的。所以,我們還是以有傳教士抵步作為基督教的開始算了。當然,要是傳教士只是路過,沒有刻意從事宣教,就不應算數。[30]

 

四、結論:

根據以上分析,第一位以傳教為使命到達寧波的傳教士是美魏茶,故寧波基督教的開基之年應定為18422月。比1843 1111日美國浸禮會瑪高溫醫師抵甬傳教早了1年多。

 



[1] 唐開元二十六年,舟山即隸屬於明州府,據《續文獻通考》記載:「洪武十四年,改明州府為寧波府。」《嘉靖府志》進一步解釋:「明州同國號改名,上以郡有定海縣,海定則波寧,因改名為寧波府」故早在西元1381年舟山定海縣就已經在寧波府的專轄之下。參:[清]史致馴、黃以周等編纂:《定海廳志》一版上海:上海世紀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2011,頁6364。後經過歷代的變革,行政區域屢有變動,道光21定海升為直隸廳,隸屬寧紹台道,至1950年新中國成立後,舟山仍屬寧波專區,後雖一度被劃歸江蘇省,但1960年又歸屬寧波專區,直到1962528,國務院決定恢復舟山專區,1967年起改為舟山地區,參:舟山市地方編纂委員會:《舟山市志》一版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1992,頁45-47

[2] 郭實臘(Karl Friedrich August Gutzlaff,又譯郭實獵、郭士立等)於180378出生於普魯士波美拉尼亞省(Pomerania)的比列茲鎮Pyritz)。熟悉各國語言,著有大量德文、英文、日文荷蘭語等著作,光漢語著作就有61本之多,可謂精通中西文化。參[]偉烈亞力著,趙康英譯:《基督教新教傳教士在華名錄》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3,頁66-81

[3]林炯( Lin-jung),是來自廣東東部的一個商人,曾在暹羅人的船上做過首領。他竭力勸說郭實搭乘自己的「順利」號( Shunle)商船到中國去。最終,郭實獵被說服了,於1831 63日從暹羅起錨出發。龔纓晏:《浙江早期基督教史》一版杭州:杭州出版社,2010,頁8

[4]  Charles Gutzlaff,lournal of Three Voyages along the Coast of China in1831,1832 and 1833,pp100-101.轉引自龔纓晏:《浙江早期基督教史》,頁9

[5]龔纓晏:《浙江早期基督教史》,頁12-14

[6]關於郭實臘隨英軍進入寧波的經過,請詳參龔纓晏:《浙江早期基督教史》,頁78-89

[7]認為:「 1841年,即道光二十一年,英軍攻陷寧波,郭隨濮鼎查到寧波,擔任侵略軍舟山偽監督和寧波偽知府。他是赤裸裸的侵略軍幫兇,而不是以宣教士的身份出現的。」<基督教傳入寧波簡述 >收政協寧波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寧波文史資料第二輯》(內部發行),頁196

[8] 1841年7月4,在英國H.M.S.Wellesley軍艦上,中英雙方舉行談判,郭實獵(居中者)擔任翻譯。圖片來源:<http://photo.blog.sina.com.cn/list/blogpic.php?pid=4423cedfg9643205080ac&bid=4423cedf0100mlv5&uid=1143197407>201614下載)

[9]湯清:《中國基督教百年史》初版香港:道聲出版社,1987,頁585

[10] []偉烈亞力著,趙康英譯:《基督教新教傳教士在華名錄》,頁137

[11] W. Lockhart, The Medical Missionary in China, p.236. 轉引自龔纓晏著:《浙江早期基督教史》,頁124

[12] 1844 1月中旬雒魏林暫時返回定海,關閉了醫院,帶著夫人前往上海,2月中旬在那開辦了另一家醫院[]偉烈亞力著,趙康英譯:《基督教新教傳教士在華名錄》,頁137

[13] []偉烈亞力著,趙康英譯:《基督教新教傳教士在華名錄》,頁149-150

[14]參:《中國叢報》第十三卷(1844 年)和《中國叢報》第十卷期1847 年)。轉引自龔纓晏著:《浙江早期基督教史》,頁132

[15]參:龔纓晏著:《浙江早期基督教史》,頁132[]偉烈亞力著,趙康英譯:《基督教新教傳教士在華名錄》,頁150

[16] 1845年美国浸会就出现了分裂,便有了美南浸礼会和美北浸礼会。 美国北部的浸礼会继承了原美浸会在华的传教事业,而被称为美北浸礼会,美北浸礼会在华共建立了华南、华东、华西、华中四区。华南区先以香港后以汕头为中心。华东区以宁波为中心。华西区以四川叙州为中心。华中以汉阳为中心。 故传入宁波的的浸会后来就属于美北浸礼会(the Northern Baptist)。参关于美国南北浸礼会分裂的记载参:赖德烈著,雷立柏等译:《基督教在华传教史》初版(香港:道风书社,2009),页215-216;汤清:《中国基督教百年史》,页195

[17]吳立樂:《浸會在華百年史略》二版香港:浸信會出版社,1970,頁88

[18]湯清:《中國基督教百年史》,頁198

[19]陳定萼編纂:《鄞縣宗教志》北京:團結出版社出版,199312月第一版,頁229

[20]參:The Chinese Repository,Aug. 1851, p.530.轉引自龔纓晏著:《浙江早期基督教史》,第145頁。

[21]德譯訂:《聖經新遺詔全書》 : 波真神堂1853 封面。收藏於:香港浸會大學基督教史特藏館,索書號:248.2 1335 v.5  

                  

[22]<基督教傳入寧波簡述 >收政協寧波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寧波文史資料(第二輯)》寧波:政協寧波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1984,頁196

[23]陳定萼編纂:《鄞縣宗教志》,頁226

[24]石受靈:《基督教傳入寧波簡述》一版寧波:寧波市基督教協會,2003,頁4

[25]關於郭實臘販毒的嫌疑請詳參龔纓晏著:《浙江早期基督教史》,頁25-40。:

[26]龔纓晏這樣評價作為侵略者來到浙江的郭實獵等:“他們一隻手高舉著刀槍,而握著聖經的那只手卻低垂著。” 龔纓晏著:《浙江早期基督教史》,頁118

[27]認為:「1841年,即道光二十一年,英軍攻陷寧波,郭隨濮鼎查到寧波,擔任侵略軍舟山偽監督和寧波偽知府。他是赤裸裸的侵略軍幫兇,而不是以宣教士的身份出現的。」<基督教傳入寧波簡述 >。當然郭實獵對中國傳教事業也有正面的影響,特別是一八五四年他發起成立中華傳道會(醒華會)(The Chinese Evangelization Society)就差派了戴德生來到寧波,戴德生後來成為中國內地會的創建者。郭實獵也影響了德意志信義宗對華人的傳教事業。如禮賢會(Rhenish Church)會巴色(Basel Missionary Society)即崇眞會),以及巴陵會(Barlin MisSionary Society)(即信義會),都會先後差派傳教師到中國傅教,故郭氏死後,後人為他立的墓碑是「智慧人必發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星,直到永永遠遠」 參湯清:《中國基督教百年史》初版香港:道聲出版社,198710,頁104

[28]盛觀熙編著:《近代來華基督教傳教士略傳》一版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410,頁414

[29]1843 8月,他到香港參加傳教土會議,25日他和麥都思、馬儒翰組成聖經翻譯委員會。10月下旬,從澳門乘船回英國結婚。1846 410日,他同夫人以及克利蘭牧師夫婦一起乘坐「瑪麗·班納坦號」出發,825抵達香港,1126到達上海,出任上海聖經翻譯委員會的寧波代表。參盛觀熙編著:《近代來華基督教傳教士略傳》,頁414

 

 

[30] 梁家麟訪問記錄,20151229。(梁師在電郵中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