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巴底亞書10~14節」的原文釋經專文

張穎新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 張穎新神學網站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1.  引言

      俄巴底亞是全本聖經中篇幅最短的一卷書,雖然只有廿一節的經文,但當中豐富的內容和神學信息,逐漸備受舊約學者深入關注。我們可以從近年出版了三本有份量的俄巴底亞專題研究 (monograph)[1] 見到其受重視的程度。毫無疑問,俄巴底亞宣告上主對以東的刑罰和對猶大復興的應許,當中第10~14節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既緊扣著上文 (1~9) 的審判神,亦帶出下文 (15~21) 上主的日子和錫安將來必得復興的重要信息。

      筆者嘗試從第10~14節的段落入手,先按著原文逐節分析,再以《和合》與不同譯本 (尤其是中文譯本) 作詳細比較,然後探討其結構和修辭技巧的運用。接著,筆者會分析第10~14節的段落與上下文的關係,並指出此段落如何與其他單元,甚至與整卷書起互相緊扣的作用。

 

2.  所選經文段落

就俄巴底亞的脈絡而言,其作者首先宣告上主對以東無保留的刑罰 (1~9),包括以東將會很快和徹底地傾覆 (2~6)、被盟友出賣 (7)、智慧人被滅 (8)、勇士驚嚇 (9)。這些審判的宣告都是上主親自頒的,是親口的宣判,如hwIhy> yn"doa] rm;a' (1) hw"hy>-~aun> (4, 8)[2]

然後作者在10節以 sm;x]me始,帶出一連串以東受懲罰的原因。sm;x]me是前置詞 !mi加上名詞sm'x',當中的 !mi含有因果關係,可理解為「因為」,指出行動背後的因由。[3] 有學者指出,這個sm;x]me 的句式正好作為一道橋樑,貫通上文 (2~9) 的刑罰主題,和下文第10節開始以東受罰的原因。[4] 而到了第15節,作者以連接詞yKi作為一個新段落的開始,一方面總結上主的日子即將臨近,驕傲的以東必會面對其惡行而得的報應;另一方面帶出雅各家將會蒙上主復興的應許 (17~21)[5] 因此,俄巴底亞10~14節會是一段很重要的段落,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

 

3.  經文分析

3.1. 原文逐節分析

 

`~l'A[l. T'r;k.nIw> hv'_Wb ^S.k;T. bqo[]y: ^yxia' sm;x]me 10

10節:「因你向兄弟雅各行強暴,羞愧必遮蓋你,你也必永遠斷絕。《和》[6]

 

巴底亞10節以sm;x]me開始,把上主對以東受罰 (2~9) 的原委,歸因於以東對其兄弟雅各 (bqo[]y: ^yxia') 所行的強暴 (sm'x')《和合》跟主要的中文譯本 (《呂》、《現》、《新》) 都一致和清楚地譯出當中的因果關係。只有《思高譯本》把第9b節尾的lj,Q'mi連於第10aa節的sm;x]me一起翻譯,有部分學者也持這種立場。[7] 因為根據希伯來文聖經BHS校勘欄 (textual apparatus),這種詮釋雖與馬索拉文本 (Masoretic Text)有所不同,但有重要的早期譯本支持。[8] 可是,這種翻譯只建基於當中的文學結構,特別是用字方面的考慮。[9] 然而,筆者認為若是按照馬索拉文本的分節 (以及主要中文譯本的理解),以東人在第9節所遭遇的「殺戮」(lj,q,),正是由於他對雅各家所施以的「強暴(sm'x'),這就符合第15節的報應原則。[10]

正是「因為」這種顧對兄弟的情誼,導致以東將面臨上主兩方面的審判。一方面,「羞愧必遮蓋你(hv'Wb ^S.k;T.),這裡的動詞 hs'K' 屬於Piel字幹 (stem),表達其行動有「加強」(intensive) 的作用,比「遮蓋」《和》更為強烈,可譯為「籠罩」《呂》。另一方面,以東必永遠「斷絕(T'r;k.nI),屬於被動語態 (passive voice) Niphal字幹應該譯作「被剪除(《呂》、《新》),而所用的字根 (tr;K') 正好呼應著第9節上主對以掃山上的人將「被剪除」之判詞。當tr;K' 這字與「永遠」(~l'A[) 起用,將充分反映上主對以東不能再成為一國之絕對刑罰。[11]

 

Al=yxe ~yrIz" tAbv. ~AyB. dg<N<mi ^d>m'[] ~AyB. 11

`~h,me dx;a;K. hT'a;-~G: lr'Ag WDy: ~l;iv'Wry>-l[;w> wr'['v. WaB' ~yrIk.n"w> 

11節:「當外人擄掠雅各的財物,外人進入他的城門,為耶路撒冷拈的日子,你竟站在一旁,像與他們同夥。

 

      這一節的中文翻譯出現了兩個重要問題。第一、所有主要的中文譯本都沒有按著馬索拉文本句子的次序來翻譯;[12] 第二、這節出現了兩次時間片語「在的日子」(~AyB.)屬於原文首兩個分句 (clause)然而,不是所有譯本都把當中的從屬關係翻譯出來,《和合本》和《現代中文譯本》只譯出一次「日子」,但 ~AyB. 翻出來的時候,卻不從屬於原本的分句。只有《呂振中譯本》和《新譯本》把兩次以 ~AyB. 開始的時間片語,歸屬於原本的分句。[13] 為了處理以上中文譯本不協調的問題,筆者嘗試從第11節的五個分句入手。[14]

11a節:

11aa

dg<N<mi ^d>m'[] ~AyB.

 

(A)

當你站在前面(對面)的日子

 

11ab

Al=yxe ~yrIz" tAbv. ~AyB.

 

(B)

當外人擄掠他的財物的日子

11b節:

11ba

wr'['v. WaB' ~yrIk.n"w>

 

(C)

人進入他的城門

 

11bb

lr'Ag WDy: ~l;iv'Wry>-l[;w>

 

(D)

為耶路撒冷抽籤

 

11bg

`~h,me dx;a;K. hT'a;-~G:

 

(E)

你竟像他們中間的一分子

 

      有學者指出,這節的句法 (syntax) 是由四個從屬分句 (AD) 和一個主句 (E) 組成。[15] 首兩個分句 (AB) 互相平行,以 ~AyB. 和不定式附屬形 (infinitive construct) 所組成,接著兩個分句 (CD) 則由連接詞w> 完成式的動詞所組成。這四從屬分句正好指出那些事件是在過去的「日子」共同發生的,[16] 即耶路撒冷在公元前六世紀被攻陷的情境。[17] 而第11節的主句 (E) hT'a;-~G: 開始,一方面強調以東本身在耶路撒冷城被毀一事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更為重要的是,以東像敵人「中間的一分子(~h,me dx;a;K.),即B句裡的「外人(~yrIz") C句裡的「(~yrIk.n")。另一方面E主句亦呼應A句裡以東「站在前面(對面)(dg<N<mi ^d>m'[]) 的政治姿態。這樣,以東就被上主揭露其罪行,如何從A句裡「站在一旁」《和》、「袖手旁觀(《現》、《新》) 的被動態度,到E句裡與他們同夥《和》、「跟他們是一丘之貉」《現》的比較主動之敵意。[18]

至於這四從屬分句之間的關係,Raabe提出一個交替結構A-C-B-D來描繪事件的發生次序,即AC分句一組,BD分句屬於另一組。[19] 這樣的詮釋也反映在《現代中文譯本》裡,[20] 其可取之處是清楚指出敵人要先闖進「雅各的城門」(wr'['v.)才能進行擄掠和拈鬮[21] 然而,其他中文譯本 (《和》、《思》、《呂》、《新》) 則先描述侵略者的行徑 (即先翻譯BCD分句),再提到以東本身對猶大的態度 (AE)

 

~d"_b.a' ~AyB. hd'Why>-ynEb.li xm;f.Ti-la;w>  Ark.n" ~AyB. ^yxia'-~Ayb. ar,Te-la;w>  12

`hr'c' ~AyB. ^yPi lDeg>T;-la;w>  

12節:「你兄弟遭難的日子,你不當瞪眼看著;猶大人被滅的日子,你不當因此歡樂;他們遭難的日子,你不當說狂傲的話;

 

      從這一節開始到第14節,俄巴底亞書的作者明顯帶出一連八個大致相同的句式,[22]即否定字la; 加上未完成式動詞,再配上以 ~AyB. 開始的時間片語。這種以la; 加上未完成式動詞的句法,屬於否定的使式 (jussive) 句子,表達即時禁制式的命令,[23] 可譯作「()不應該」或「()不可」等句式。[24]

      12aa有兩個以 ~AyB. 開始的片語,除了《呂振中譯本》把它們直譯出來:「當你兄弟的日子,他遭遇禍患之日」,其他中文譯本卻把這兩 ~AyB. 合起來翻譯[25] 但是這些翻譯未能清楚表達出經文的意思,就算《呂振中譯本》直譯了兩次 ~AyB.,只是把「你兄弟的日子」和「他遭遇禍患之日」並列,[26] 仍沒有幫助受眾對第12節的理解,主要原因是中文翻譯沒有掌握希伯來文的句式結構。因此,筆者嘗試先列出第12~14節的整體結構 (有八行的平行詩句),作為進一步分析的基礎。[27]

 

12節:

 

 

 

Ark.n" ~AyB.

~d"_b.a' ~AyB.

`hr'c' ~AyB.

^yxia'-~Ayb. ar,Te-la;w>

hd'Why>-ynEb.li xm;f.Ti-la;w>

^yPi lDeg>T;-la;w>

 

13節:

 

 

 

~d'yae ~AyB.

Ad=yae ~AyB.

`Adyae ~AyB.

yMi[;-r[;v;b. aAbT'-la;

At['r'B. hT'a;-~g: ar,Te-la;

Alyxeb. hn"x.l;v.Ti-la;w>

 

14節:

wyj'_yliP.-ta, tyrIk.h;l.

`hr'c' ~AyB.

qr,P,h;-l[; dmo[]T;-la;w>

wyd'yrIf. rGEs.T;-la;w>

 

      從上表觀察,第12aa節裡的兩個以 ~AyB. 開始的片語不可能同時屬於時間性的。從平行結構的角度來說,當中的第二片語Ark.n" ~AyB.「在他遭難的日子」明顯屬於時間片語,正好與第12ab~14節裡其他以 ~AyB. 為首的疊句 (refrain) 互相平行。[28] 至於第12aa節裡的首.片語 ^yxia'-~Ayb.,應屬於該節動詞的受詞。因為 ^yxia'-~Ayb. ar,Te-la;w> (12aa) At['r'B. hT'a;-~g: ar,Te-la; (13ab) 互相平行,都有相同的句式 (ar,Te-la; + 前置詞B. + 受詞),既然第13ab裡的B. 引入受詞,因此第12aa節的句式很大可能也有相同作用。[29] 另外,原本的動詞 ha'r' 雖然有「見到」、「觀看」等意思,但是從當中的脈絡來詮釋,即第12~14節的禁制式命令和整卷俄巴底亞書描繪以東對雅各家的敵視態度,瞪眼看著」《和》或「看著不理」《新》都是比較貼切的翻譯。[30] 因此,第12aa節可譯成:「當你兄弟遭難之日,你不應該瞪眼看著他的日子。[31] 而以東瞪眼看著的那日 (^yxia'-~Ay),正是上文 (10~11) 節提過他「兄弟雅各」(即猶大國) 遭受攻破的日子。

      基於第12~14節的平行詩句結構,當中每節末以 ~AyB. 為首的時間片語,明顯形成疊句 (refrain) 互相平行,有同義平行的特徵。[32] 先說第12節,三個以 ~AyB. 開始的時間片語分別連於Ark.n"「他遭難(12aa)~d"b.a'「他們滅亡(12ab) hr'c'災難(12b)《和合本》把 rk,n, hr'c' 成相同的「遭難」,雖然這些字彙被放在同義平行的結構當中,但是理想的做法仍是應該把它們分開翻譯,hr'c' 可譯作「」《思》或「」《呂》。

      12節裡還有兩個動詞語句藉得留意。第一、「你不當因此歡樂(xm;f.Ti-la;),是上主警告以東不要因猶大子民的滅亡而抱存「幸災樂禍(《現》、《新》) 的心態,筆者認為這個翻譯貼切原文「傲慢地嘲笑」的意思。[33] 第二、「不當說狂傲的話(^yPi lDeg>T;-la;),原文動詞用了Hiphil字幹,直譯是「誇大你的口」,意思是斥責以東「大言不慚《思》或「張口狂傲」《新》[34]

 

Ad=yae ~AyB. At['r'B. hT'a;-~g: ar,Te-la;  ~d'yae ~AyB. yMi[;-r[;v;b. aAbT'-la; 13

`Adyae ~AyB. Alyxeb. hn"x.l;v.Ti-la;w> 

13節:「我民遭災的日子,你不當進他們的城門;他們遭災的日子,你不當瞪眼看著他們受苦;他們遭災的日子,你不當伸手搶他們的財物。

 

      這裡俄巴底亞書的作者又以三行互相平行的語句 (即時禁令) 警告以東。中重複出現了三次「遭災的日子」,用了相同的時間片語 (dyae ~AyB.)只是代名詞後綴稍有不同。第一次在第13aa節用了第三人稱陽性複數的後綴 (~ '),指向「我的子民」(yMi[;)這裡藉得留心的是作者刻意把「他們遭災」(~d'yae) 與以東 (~Ada/) 作出「玩字技巧(wordplay) 的雙關語。[35] 當人聽到 ~d'yae「他們遭災」之時,就有可能聯想到其諧音 ~Ada/以東,而第13aa節提到當以東進入上主子民的城門,又會令人回想到第11ba節「外人進入他的城門」的情境,即猶大遭災之日 (11a節所提到兩次以 ~AyB. 為首的片語)再者,13ab節出現了hT'a;-~g:,直譯為「至於你」,[36] 呼應著第11bg節的相同片語,強調以東有份於猶大人受苦的事上,不能置身事外。

      13節裡另外兩次的dyae ~AyB. 片語,則用了三人陽性單數的後綴 (A)[37] 譯作「他的」(《思》、《呂》),可指向第12節「你的兄弟」(^yxia')。然而,有學者提出,這個單數後綴 (A) 也可指向13aa節的「我的子民」(yMi[;),因為從文法上來說,~[;「子民」屬於集合名詞 (collective noun),可用單數或眾數代名詞。[38] 若第13ab~b節的單數後綴 (A) 指向「我的子民」(yMi[;),就可譯成「他們的」(《和》、《現》、《新》)[39] 而從先知書的角度來看,「我的子民」(yMi[;) 屬於聖約 (covenant) 的專門用語,強調上主與百姓之間的關係。因此,上主對以東的警告,不單因為他攻擊細小的猶大國,更為重要的是他得罪與猶大人所立約的上主。[40]

      13b節的動詞hn"x.l;v.Ti,是第二或第三人稱陰性複數 (「他們 / 你們」),與上下文 (12~14) 所用的主要動詞 (第二人稱陽性單數「你」) 格格不入。從希伯來文聖經BHS的校勘欄觀察,有抄本把動詞hn"x.l;v.Ti 讀作dy"  xl;v.Ti「你伸出手」,這樣的理解雖然使動詞改為xl;v.Ti (第二人稱陽性單數),符合上下文,但缺點始終是修改了原本的馬索拉文本。而且,動詞xl;v" 很多時都不用加上「手」(dy") 這個字,已能清楚表達「伸出()」的意思。[41] 因此,有學者提議把hn"x.l;v.Ti的母音符號 (vowel pointing) 稍作改動,成為hN"x;l"v.Ti,而當中的hN",屬於強調的形式 (energic form)[42] 這種改動有兩個好處,一方面沒有修改原本希伯來文的子音 (consonant),另一方面亦維護了該動詞第二人稱陽性單數的特性。[43]

      動詞xl;v" 加上前置詞B. 連受詞可解作「伸出手為了某物 (受詞)、「抓住某物 (受詞)」。[44] 而第13b節的受詞是Alyxe他的財物(《思》、《呂》),當中的代名詞後綴A (三人稱陽性單數),正如前面所討論過,既可指向第12aa節「你的兄弟」(^yxia'),亦可以13aa節裡的集合名詞「我的子民」(yMi[;) 理解,這樣Alyxe就可譯成「的財物(《和》、《現》、《新》)。因此,13b節的句式Alyxeb. hN"x;l"v.Ti-la;,可被理解為「你更不應伸手為了他們的財物」或「你更不應搶奪他們的財物」。[45]

 

`hr'c' ~AyB. wyd'yrIf. rGEs.T;-la;w> wyj'_yliP.-ta, tyrIk.h;l. qr,P,h;-l[; dmo[]T;-la;w> 14

14節:「 你不當站在岔路口,剪除他們中間逃脫的;他們遭難的日子,你不當將他們剩下的人交付仇敵。」

 

      這裡出現了兩次有單數代名詞後綴的字,wyj'yliP.「他的逃脫者」和wyd'yrIf.「他的生還者」,雖然當中的單數後綴 (w) 可指向第12aa節「你的兄弟」,譯作「他的」,但是在文法上也可指向13aa節裡的集合名詞「我的子民」(yMi[;),已有很多譯本支持「他們的」這個翻譯 (《和》、《呂》、《現》、《新》)。除此之外,筆者認為還有兩個原因把這個單數後綴作「他們的」,更符合俄巴底亞書的作者在整體第12~14節的脈絡思想。第一、以東在第14節裡所針對的對象wyj'yliP. wyd'yrIf.,既是複數名詞,亦可作同義詞,用於描繪戰爭背景下戰敗的一方。[46] 第二、若細心留意一向偏重於直譯的《呂振中譯本》,第14節的單數後綴 (w) 也譯作「他們的」。[47] 因此,筆者相信按著第12-14節的思路理解,以東敵視的不單是他血緣上的兄弟雅各,更是上主的子民 (13aa)以及整群逃難和倖存的「猶大人」(hd'Why>-ynEb.12ab)[48]
     
在第14a節的否定使式句子 (dmo[]T;-la;) 之後,作者打斷了自第12~13節以來一直以 ~AyB. 開始的時間片語,直到第14b節才重新出現。這裡,上主警告以東不應該站在岔路口(qr,P,h;《和》、《呂》、《新》)[49] 因為緊接的前置詞l. 不定式附屬形tyrIk.h;,正表明以東的目標是想「完全剪除猶大人中間的逃難者。[50] 到了第14b節,以東還想在猶大人遭難之日 (hr'c' ~AyB.)將「他們生還的人交出來(wyd'yrIf. rGEs.T;)。有學者指出,rg;s' Hiphil字幹通常會帶出其間接受詞,表明所交付的第三者身分。然而,14b沒有指明這個第三者是誰,正好讓讀者的注意力只集中在以東的惡行上。[51]

 

3.2. 結構與修辭分析

      俄巴底亞10~14節可以細分為兩個小段:10~11節和第12~14節。第一個小段指出以東對雅各的暴行和冷漠,明顯有違兄弟的情誼。[52] 當作者在第10節宣判以東被刑罰的原因時,兩個帶有強烈對比的字 (「兄弟」和「強暴」) 被放在一起。雅各和以掃兩兄弟的關係,從來就是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 (創廿五~卅二章),以東對其兄弟雅各 (bqo[]y: ^yxia') 的態度在曠野時代也有相應的用語,當時摩西懇求以東王准許以色列人過境之時,對以東王所用的字眼就是laer'f.yI ^yxia'「你的兄弟以色列」(民廿14),可惜以東沒有顧念兄弟之情,不讓以色列人過境。[53]

      到了俄巴底亞11節,我們看到以東行強暴的另一個面相,就是他在敵人攻佔耶路撒冷的時候,他竟站在一旁 (11aa),袖手旁觀,行徑就像與敵人同夥 (11bg)。雖然以東表面看來沒有參與擄掠耶路撒冷的行動,但是他目睹其兄弟的亡國之痛,卻沒有作出任何護衛之舉,以東這種冷漠卻間接使到猶大在遭災之日更加困苦,而上主譴責以東的重要原因就是他對其兄弟之國的無情。[54]

      第二小段 (12~14) 包含一連八個相類似的結構,明顯屬於一個段落。這種既重複又平行的句式結構有兩點藉得留意。第一、作者用了八個即時禁制式的命令句子,即否定詞la; 加上第二人稱的使式動詞,充分表達上主對以東當時的所作所為作出強烈的指控。從修辭的向度來說,作者還想以一連八行的平行詩句來勸說和影響以東,警告他應停止他的「反猶大」(anti-Judahite) 敵意行為。[55] 因為,上主降罰的日子將臨,必施行報應 (15)。這樣看來,俄巴底亞書的作者所運用勸說技巧,有可能使到以東的結局在當代社會仍持著開放態度。以東能否逃離上主的審判並改寫自己的命運,(除了上帝的主權外),也在乎他有否離惡行善,以及改變其對兄弟雅各家的政策。[56] 筆者相信這是上主給列列國的恩典與機會,也是悅納人悔改的明證。

      第二結構上的觀察是第12~14節可以再細分為第12節和第13~14節兩個小的單元,因為第13aa13ab節均沒有以連接詞; w> 開始其命令式句子,有別於其餘六行以w> 開始的命令句子,所以第13aa可被視為一個小單元的開始,而且第12節起頭和結束的片語詞組 (分別是ar,Te-la; hr'c' ~AyB.)也重複出現在第13~14節的相應位置。[57] 再者,12節亦扮演著承上啟下的關鍵作用。一方面第12a節緊接第10~11節的「你的兄弟」(^yxia') 的主旨,重申以東對其兄弟雅各在遭難之時的種種惡行;另一方面我們亦看到以東的行徑如何變本加厲。起初敵人攻城時,他只是袖手旁觀 (11),然後在猶大人亡國之日,以東一連串幸災樂禍 (12) 的表現,包括「瞪眼看著」(12aa)、「傲慢嘲笑(12ab)、「張口狂傲(12b)。到了第13~14節,以東更是趁火打劫,隨著敵人進入耶路撒冷的城門,對上主之民猶大人進行掠奪和殺戮。[58]

 

4.  上下文分析

      就以上的分析,俄巴底亞書10~14節屬於一個非常連貫的段落,但是因為整卷書篇幅很短,所以段落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密,因此有學者以第8節為一個單元的開始。[59] 他們的主要理據是第8出現的兩組片語 (aWhh; ~AYB; aAlh] hw"hy> ~aun>)常散見於舊約的先知書,可以作為一個段落的開始或結束句式[60] 前者直譯是「在那日,豈不」,[61] 屬於時間片語加上修辭式的問題,「豈不」表達出肯定的意思 (參第5);後者可譯作「上主的斷語」《思》,也見於第4節,作為第1b~4節這個單元的結語。

      然而,筆者相信以上的句式雖然有助經文的分段,但是我們更應注意作者在整卷書的思想與脈絡安排。正如有學者雖然提出第8節為俄巴底亞書第三篇信息的開始,但是他們同樣重視第10~14節的完整性。[62] 這樣看來,第8~9節就成為另一段關鍵經文,上承第2~7節以東必會覆亡的神,下接以東如何在雅各遭災之日所行的一連串惡行 (10~14)。而且,上主在宣判對以東的刑罰時,特別指出他一向所自恃的兩種資產——智慧聰明 (8) 和軍事武力 (9)將會被徹底地傾覆。[63]

      另外,第10~14節還帶出整卷俄巴底亞書裡,兩個極之重要的神學觀念。第一、當中出現了十次關乎猶大遭難的「日子」。這個「日子」的主題起先在第8節出現時,是為了特顯上主所宣判的刑罰之日,對象是狂傲的以東人 (2~7)。到了第11~14節,「日子」的主題已轉移到上主的子民身上,雖然他們飽受外敵攻城掠地,但是上主仍是以一連八次的警戒來提醒以東,不要與敵人同夥謀害兄弟之國。到了第15~16節,那「日子」已進一步綜合為「上主的日子」(hw"hy>-~Ay),對象不單是以東,還有萬國 (~yIAGh;-lK'),他們同樣會以上主公平的原則得到報應,就是第15ba裡的「你怎樣行,也必照樣向你行」(%L' hf,['yE t'yfi[' rv,a]K;)[64]

      第二重要觀念,就是第10和第12節重申以東一向所敵視的猶大人正是他在歷史中的兄弟雅各,這種「以掃雅各」兄弟關係的隱喻 (metaphor) 明顯散見於新舊約聖經中。[65] 其實,為了加強這個兄弟關係的張力,俄巴底亞書的作者早己在第6節開始把審判對象的用字由「以東」轉為「以掃」。因為以東而再地顧兄弟之情,他甚至還打算「剪除」(14a) 逃難的猶大餘民,這種泯滅人性的罪行被上主所嚴懲,呼應著第9~10節裡以掃將會面對「被剪除」的刑罰。[66] 再者,以東所針對的不單是上主的子民猶大人,更是背後與他們立約的上主,這樣看來,「以掃家雅各家」的敵對隱喻就得以進一步發展為「以掃山錫安山」,以及「以掃上主」的衝突 (17~21)[67]

 

5.  結論

      本文嘗試俄巴底亞10~14節的段落作出原文釋經,從原文逐節的分析和不同譯本的比較,我們看到那一個中文翻譯更能表達原本作者的意思。從結構和修辭技巧的運用,我們看到這段經文如何闡釋以東受罰的具體原因,以東對兄弟雅各的暴行和冷漠,導致上主對他一連串的警告和譴責。從上下文的分析,第10~14節扮演著在整卷書中非常關鍵的角色,緊扣著上主對以東的審判信息,因為「以掃雅各」兄弟關係的張力,使到上主應許在的「日子」臨到時,以東必受審,錫安必得復興。

      誠然,以上的討論並沒有對俄巴底亞10~14節作出全面的研究,一些相關的課題,如深入的修辭詮釋、上主的審判神體裁、錫安神學、猶大復興後重新得地等等,還需有待日後作更詳細的剖析。


6.  參考書目

 

唐佑之十二先知書()西番雅書、那鴻書、哈巴谷書、俄巴底亞書、約拿書、約。香港:天道,1987

 

Allen, Leslie C. The Books of Joel, Obadiah, Jonah and Micah. 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6.

 

Arnold, Bill T. and John H. Choi. A Guide to Biblical Hebrew Syntax.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Baker, David W. Joel, Obadiah, Malachi. The NIV Application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6.

 

Barton, John. Joel and Obadiah: A Commentary. The Old Testament Library.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2001.

 

Ben Zvi, Ehud.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Beihefte zur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242.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1996.

 

Krause, Joachim J. “Tradition, History and Our Story: Some Observations on Jacob and Esau in the Books of Obadiah and Malachi.” JSOT 32:4 (June 2008): 475-486.

 

Niehaus, Jeffrey, “Obadiah.” In The Minor Prophets: An Exegetical & Expository Commentary, vol. 2, ed. T.E. McComiskey, 495-541. Grand Rapids: Baker, 1992.

 

Raabe, Paul R. Obadiah: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The Anchor Bible 24D. New York: Doubleday, 1996.

 

Renkema, Johan. Obadiah. Historic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Translated by Brian Doyle. Leuven: Peeters, 2003.

 

Snyman, S.D. “Cohesion in the Book of Obadiah.” ZAW 101 (1989): 59-71.

 

Stuart, Douglas. Hosea-Jonah.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vol. 31. Waco: Work Books, 1987.

 

Wolff, Hans Walter. Obadiah and Jonah: A Commentary. Translated by Margaret Kohl. Minneapolis: Augsburg, 1986.

 

簡寫表

 BDB         Brown, Francis. Ed. The New Brown-Driver-Briggs-Gensenius

                    Hebrew and English Lexicon. Peabody, MA.: Hendrickson, 1979.

 

BHS          Biblia Hebraica Stuttgartensia (1967/1977)

 

NASB        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 (1995)

 

NIV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1984)

 

RSV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1952)

 

YLT           Young’s Literal Translation (1862/1898)

 

《呂》             《呂振中譯本》(1970)

 

《和》             《新標點和合本》(1988)

 

《思》             《思高譯本》(1968)

 

《現》             《現代中文譯本》(1979)

 

《新》             《聖經新譯本》(1992)

 

 

 



[1] 大部分俄巴底亞書的專論都和其他個別的小先知書一起合著,以下三本是近年少有的專題研究(monograph)Ehud 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Beihefte zur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242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1996); Paul R. Raabe, Obadiah: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The Anchor Bible 24D (New York: Doubleday, 1996); Johan Renkema, Obadiah, Historic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trans. Brian Doyle (Leuven: Peeters, 2003).

[2] hwIhy> yn"doa] rm;a' 可直譯為「至高的上主說」,said the Lord Jehovah” (YLT)hw"hy>-~aun> 則直譯為「上主的斷語」《思》或「上主的宣告」,“an affirmation of Jehovah” (YLT)

[3] 前置詞 !mi的因果 (causal) 意義,可參Bill T. Arnold and John H. Choi, A Guide to Biblical Hebrew Syntax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117.

[4] Leslie C. Allen, The Books of Joel, Obadiah, Jonah and Micah, 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6), 154; Jeffrey Niehaus, “Obadiah,” in The Minor Prophets: An Exegetical & Expository Commentary, vol. 2, ed. T.E. McComiskey (Grand Rapids: Baker, 1992), 507; S.D. Snyman, “Cohesion in the Book of Obadiah,” ZAW 101 (1989): 66.

[5] Niehaus, “Obadiah,” 535; Douglas Stuart, Hosea-Jonah,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vol. 31 (Waco: Work Books, 1987), 419. 15節的yKi有著因果和實證 (evidential) 的雙重意義,參Arnold and Choi, A Guide to Biblical Hebrew Syntax, 149-150.

[6] 為方便討論,本專文會先以《和合本》為基本中文譯本,再和希伯來文及其他譯本作比較。

[7] lj,Q'mi是前置詞!mi加上名詞lj,q,,與第10aa節一起譯作:既然好殺,殘害了你的兄弟雅各伯」《思》,For slaughter, for violence to thy brother Jacob,” (YLT). 支持這種翻譯的學者,可參Stuart, Hosea-Jonah, 412; Renkema, Obadiah, 156-157.

[8] 包括《七十士譯本》、《敘利亞文譯本》和《武加大譯本》。

[9] 因為lj,Q'mism;x]me均屬於前置詞 !mi加上名詞的組合,若它們被放在一起,那麼第9節就會平行第8節,都會以wf'[e rh;me以掃山」來結束。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24.

[10] Raabe, Obadiah, 168-169; Allen, The Books of Joel, Obadiah, Jonah and Micah, 153.

[11] Niehaus, “Obadiah,” 527.

[12] 但主要的英文譯本都按著馬索拉文本在第11節的句子次序來翻譯,參NASB, RSV, YLT, KJV, NIV

[13] 《思》翻譯時,把一次 ~AyB. 歸屬於原本的分句,另一次則沒有。其翻譯為:「因為當外人擄掠他財寶的那一天,蠻族來到了他的城門下,對耶路撒冷拈時,你也置身其間,好像他們中的一個。

[14] 分節以希伯來文聖經 (BHS)的音節符號Atnah (^),但為了方便討論,筆者會以AE為分句編號,此表的中文翻譯為筆者根據原文直譯。

[15] Raabe, Obadiah, 171.

[16] Arnold and Choi, A Guide to Biblical Hebrew Syntax, 69.

[17] 當中分句CD的完成式動詞反映事件已發生,可能包括公元前597年猶大人被擄和586亡國的情境,參David W. Baker, Joel, Obadiah, Malachi, The NIV Application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6), 180-181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37; John Barton, Joel and Obadiah: A Commentary, The Old Testament Library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2001), 120.

[18] Renkema, Obadiah, 169Raabe, Obadiah, 176.

[19] Raabe, Obadiah, 172. 主句E在所有的中文譯本中都符合原文次序,放在最後一句。

[20] 敵人攻破城門的日子,你竟袖手旁觀。外族人掠奪耶路撒冷,把財寶分贓,據為己有,你跟他們是一丘之貉。」《現》。只是AC分句倒轉翻譯。

[21] 根據BHSwr'['v.Kethiv形式是Ar[]v;,其代名詞後綴 (pronominal suffix) 屬於第三人稱單數,指向第10節的雅各。

[22] 除了第14a節沒有以 ~AyB. 開始的分句。

[23] Arnold and Choi, A Guide to Biblical Hebrew Syntax, 63, 130. 使式 (jussive) 句子可出現在第二或第三人稱的未完成式動詞裡,儘管以第三人稱為普遍的情況,參Arnold and Choi, A Guide to Biblical Hebrew Syntax, 61.及其註腳第58項。

[24] 「你不當」《和》、「你不該」《新》、「你不應」《思》、「你不應該(《呂》、《現》),為表現出即時禁令的性質,可考慮不用翻譯「你」字。

[25]  你兄弟遭難的日子(《和》、《思》)、「你的兄弟猶大遭遇不幸的日子」《現》、「你兄弟遭遇禍患的日子」《新》。英文譯本 (NASB, RSV, YLT, KJV) 則譯出兩次 ~AyB. 的片語。

[26] 12aa節裡,兩次 ~AyB. 存有並列 (appositional) 關係,藉得商榷。筆者在下段有詳細討論。參Raabe, Obadiah, 178; Niehaus, “Obadiah,” 531.

[27] 12節和第13節各有三行詩句,第14節則有兩行詩句。參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39-142唐佑之十二先知書()西番雅書、那鴻書、哈巴谷書、俄巴底亞書、約拿書、約(香港:天道,1987),頁208-209

[28] Niehaus, “Obadiah,” 531.

[29] Raabe, Obadiah, 178.

[30] 《呂》和《現》都用「瞪著眼看」,接近《和》的翻譯,《思》則譯成「旁觀」。英文譯本有用“gloat”(NASBRSV)“look down” (NIV),參Renkema, Obadiah, 172-173Allen, The Books of Joel, Obadiah, Jonah and Micah, 156Baker, Joel, Obadiah, Malachi, 181. 「瞪眼看著」是一種袖手旁觀、缺乏同情的冷漠態度,唐佑之:《十二先知書註釋()》,頁208

[31] 流暢的中文翻譯要先譯時間片語 (Ark.n" ~AyB.),其代名詞後綴 (A) 屬於第三人稱單數,指向前面「你的兄弟(^yxia')。可參考NASBRSV的翻譯。

[32] 它們有同義平行 (synonymous parallelism) 的特徵,參Niehaus, “Obadiah,” 532.

[33] 動詞xm;f' 加上前置詞l意指rejoice arrogantly,參BDB, 970幸災樂禍的翻譯比引以為樂《思》或「沾沾自喜」《呂》更貼切,充分反映以東對猶大被滅,含有惡意的欣喜。另外,哀21也用了相同的字xm;f'指出以東對猶大亡國的「歡樂」。參Raabe, Obadiah, 179; Baker, Joel, Obadiah, Malachi, 181.

[34] 35:13正好用了相同字根的詞彙~k,ypiB. WlyDIg>T,描繪以東用口說出狂言。參Hans Walter Wolff, Obadiah and Jonah: A Commentary, trans. Margaret Kohl (Minneapolis: Augsburg, 1986), 36.

[35] Allen, The Books of Joel, Obadiah, Jonah and Micah, 158唐佑之:《十二先知書註釋()》,頁209

[36] 只有兩個中文譯本有處理hT'a;-~g: 這個片語,譯作「你也(《思》、《呂》)

[37] 藉得注意的是第13ab~14節裡的代名詞後綴,全以第三人稱陽性單數出現,即Aw。另外,從希伯來文聖經BHS勘校欄 (textual apparatus) 觀察,有《七十士譯本》把第13b節的Adyae當作avpwlei,aj auvtw/n他們滅亡,可能意指Adb.a'滅亡」,呼應著第12ab節的~d"b.a'「他滅亡」。

[38] Raabe, Obadiah, 183. 集合名詞可用單數或雙數代名詞,參出20;士九36~37;賽九8~9

[39] Allen, The Books of Joel, Obadiah, Jonah and Micah, 157-158. NASBNIV都把第13-14節的單數後綴 (A) 譯為 “their”「他們的」。

[40] Baker, Joel, Obadiah, Malachi, 182.

[41] 動詞xl;v" 很多時沒有「手」(dy") 跟著,也可被理解為「伸出手」(撒下六6和廿二17),這是一種省略 (ellipsis) 的句式,參Raabe, Obadiah, 184; 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56.

[42] Niehaus, “Obadiah,” 532; Wolff, Obadiah and Jonah, 37; Stuart, Hosea-Jonah, 413. 只有《思》把hN" 的意思譯出來,作「」。

[43] 希伯來文的母音符號 (vowel pointing) 不屬於原文部分,只有其子音(consonant) 才是原文不應改動的部分。

[44] BDB, 1018; Raabe, Obadiah, 184.

[45] 就第13b節的動詞而言,《和》、《思》、《呂》把「伸手」和「搶劫」的雙重意思一齊翻譯出來,而《現》、《新》、NASBRSVNIV則只譯出其「搶奪、掠奪」(loot)的意思。

[46] Renkema, Obadiah, 183; 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40. wyj'yliP.wyd'yrIf. 的相同字根也分別出現在第1718節。

[47] 有別於第13節,《呂振中譯本》都是把單數代名詞後綴 (A) 直譯為「他的」。

[48] hd'Why>-ynEb.直譯是「猶大眾子」。

[49] qr,P, 也可譯作「交叉路口(《思》、《現》),但確實意思仍不太清楚,有可能是一個猶大的逃難者必經之地,因此以東站在此處,以便捉拿他們。Raabe, Obadiah, 184; 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60-161.

[50] 前置詞l. 加上不定式附屬形 (infinitive construct) 表達出目的句子 (purpose clause)。參Arnold and Choi, A Guide to Biblical Hebrew Syntax, 111.

[51] Raabe, Obadiah, 185-186.《思》、《新》接近原文句子的意思,沒有提到所交付的第三者;《和》、《呂》、《現》則有意會這個第三者為「仇敵」。

[52] 有學者把第10和第11節分為兩次審判的宣告,參Niehaus, “Obadiah,” 507。但是筆者認為把第10~11節連起來作為一個單元,更符合當中以東對其兄弟的態度,參Allen, The Books of Joel, Obadiah, Jonah and Micah, 154; 唐佑之:《十二先知書註釋()》,頁207

[53] 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29; Baker, Joel, Obadiah, Malachi, 179.

[54] Niehaus, “Obadiah,” 529; 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37.

[55] Raabe, Obadiah, 57-58; Baker, Joel, Obadiah, Malachi, 181.

[56] Raabe, Obadiah, 59. 筆者認為有兩段經文證明上帝對犯罪之國悔改的期盼。耶利米書十八7-8:「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要拔出、拆毀、毀壞。我所說的那一邦若是轉意離開他們的惡,我就必後悔,不將我想要施行的災禍降與他們。」約拿書三10:「於是上帝察看他們〔尼尼微人〕的行為,見他們離開惡道,祂就後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了。

[57] 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42-143.

[58] Raabe, Obadiah, 198-200; 唐佑之:《十二先知書註釋()》,頁208-209

[59] 視第8~11節為一個段落,參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15; Barton, Joel and Obadiah: A Commentary, 142-143. 視第8~12節為一個段落,參Renkema, Obadiah, 86-88.

[60] 這些學者 (註腳59) 都有引用舊約先知書中的相同句式來指出段落的開始或結束。

[61] aAlh] 疑問字h] 加上否定字al{,譯作「豈不」,其主詞見於緊接的動詞內。

[62] 有部分學者指出俄巴底亞書的第一篇信息為第1~4節,第二篇為第5~7節,第三篇為第8~18節或第8~15節,但是當他們詳細分析經文時,他們也強調作者於第8~9的思路連於上文,而於第10節開始鋪陳以東受罰的原因。參Raabe, Obadiah, 15-20, 161; Baker, Joel, Obadiah, Malachi, 158, 179; 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18. 

[63] Allen, The Books of Joel, Obadiah, Jonah and Micah, 152; Barton, Joel and Obadiah: A Commentary, 144. 智者和勇士這一對詞彙常被放在一起,見於後先知書,參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22.

[64] 唐佑之:《十二先知書註釋()》,頁211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47, 175-176.

[65] Joachim J. Krause, “Tradition, History and Our Story: Some Observations on Jacob and Esau in the Books of Obadiah and Malachi,” JSOT 32:4 (2008): 475, 485-486.

[66] 以東向猶大人所行的惡行 (14a),和他將面對的刑罰 (9~10) 同樣是tr;K' 這個字根。

[67] Ben Zvi, A Historical-Critical Study of the Book of Obadiah, 120-121, 138; Krause, “Tradition, History and Our Story,” 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