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答客再思天主教與基督教之別

張穎新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 張穎新神學網站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 前言

在探討天主教與基督教的分別之前,我們應該先給這兩名稱下一個清晰的定義。「基督教」本身可以有兩個層面的意思廣義來說,基督教指一齊信奉耶穌基督並依據聖經教導為生活原則之宗教信仰,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它主要包括那些由大公教會在不同的時期發展出來的三大傳統東正教更正教(新教)和羅馬天主教就其狹義的理解,基督教指的是自1517年宗教改革以來的更正教,以及從這傳統所發展出來的不同宗派這篇文章所要討論的基督教正是這狹義的用法

要審視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分別,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兩者都不是靜態的宗教相反,它們都按著自己所身處的特定時空社會文化及意識形態,作不同程度的演變不用說更正教陣營裡為數眾多的宗派會堂,就算在現代的天主教中,有學者指出至少也可分作九類信徒(雖然他們名義上仍是在一個教制之內)[1] 為了方便進一步的討論,我們嘗試以徐錦堯神父所闡釋的天主教[2]來與福音派的基督教信仰作對比

 

() 教會的合一精神

除了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外在因素,十六世紀更正教與羅馬天主教分裂的主要原因無疑是雙方對教會體制和神學教義上有很不同的理解再者,會議(1545-1563)舉行之後,天主教會態度轉趨強硬,並重申中世紀的天主教教義和教制無誤於是,更正教和天主教都視對方為「異端」然而,這種敵對的情況在二十世紀普基督教運動的發展之下有了明顯的改變,雙方逐漸透過不同的渠道增加了彼此的溝通更甚的是,在梵蒂岡第二次會議(1962-1965,以下簡稱二會議)之後,天主教強調「推動所有基督徒的重新合一」,並對基督教徒改稱為「分離的弟兄」在這種較以往友好的態度之下,天主教希望能更靈活地與基督教展開對話與交流,以致共同承擔社會責任,參與社會見證,努力促進基督教的合一[3]

毫無疑問,徐神父在回答基督徒的質問時,字裡行間都充滿著普教會合一的大前提他認為所有信徒,不論屬於何種宗派,都是相同的多,相異的少而且,這些不同主要是因為教會在歷史上分裂所致所以,他多次強調基督教與天主教之間惡意的攻擊,或宗派之間的分裂都是不宜的,甚至更是一種罪惡因此,他以所謂「大公的胸襟」,鼓勵一切信奉基督的人應以求同存異的精神,互相尊重,彼此接納,互相補充,使各方面更接近真理[4];並且,大家應積極響應天主教所倡議的合一運動[5]

作為基督教福音派的信徒,筆者同意徐神父合一的理念,及其在共同見證信仰生活之中的重要性然而,基督教對天主教合一背後的神學原委和相關議題,則有所保留其中我們不能接受的包括:羅馬教會是唯一真正擁有完備救恩的教會教宗在信仰問題上絕對無誤的神聖權柄。在今天基督教不同宗派存在的實況之下,我們不會尋求架構或行政上的合一(似乎是天主教主觀的願望),而是強調宗派之間靈裡合一;我們所追求的是在聖經基要真理上的合一,以致能夠彰顯耶穌基督教會的合一

 

() 教義上的分歧

    儘管天主教自二會議之後,對基督教普遍持開放態度,但是他們核心的教義仍然沒有離開天會議時期的保守觀點其中,主要教義的分歧包括兩者對救恩聖禮聖經權威教宗無誤及馬利亞的不同看法[6]

 

1.    對救恩與聖禮的觀點

徐神父清楚指出天主教相信救恩是天主白白的恩賜,而耶穌寶血帶來的救贖功效是完全的[7] 這點和基督教的救恩觀沒有多大的分別,只是用字不同,因為兩者同樣強調耶穌基督的代贖是神的恩典然而,實際上天主教主張「因信成義」,即信心要與相應的行為配合(特別指參與聖事)才能使人在上主的恩寵[8]下變成公義這原則和基督教所高舉的「唯獨因信稱義」截然不同,因為我們相信罪人得以被稱為義完全是神的恩典及所賦予我們的信心,相應的行為只是得救後的表現,而不是得救的條件

至於「聖事[9]方面,徐神父用了相當多的篇幅來闡釋其在信徒與神交往的重要性天主教強調七件聖事具有屬靈效用,是基督臨現世上的活標記因此人可以透過這些有形的標記,去領受無形的聖寵我們同意用信心接受聖禮(限水禮和聖餐禮)確實有助今天的基督徒活出信仰,但是我們卻不能認同天主教把聖事與維持救恩相提並論,否則容易使人推向「藉行為得救」的觀念我們相信水禮和聖餐禮是由耶穌基督親自吩咐而設立的,為的是讓人記念他所成就的救恩,因此聖禮只具備主觀的屬靈意義[10]

另外,徐神父指出天主教的普世救恩,不但能夠對那些沒有信基督的人提供拯救的途徑,而且也彰顯出天主無限的慈愛[11] 可惜我們無法接受這種普世救贖觀,因為它似乎把個人理性的推敲超越了聖經的教導「除(耶穌基督)以外,別無拯救」

 

2.    對聖經權威的觀點

自宗教改革以來,基督教普遍強調聖經是我們信仰和生活上唯一至高的權威,雖然有些宗派對傳統[12]的實踐予以若干程度的保留,但福音派的基督教整體上還是認同教會傳統與神學家的權威均應次於聖經至於天主教方面,他們自天會議起,已重申教義應本於「雙重來源」,即聖經[13]與大公教會的傳統,而非更正教所說的「單一來源」,因此他們不接受基督教將個人對聖經的判斷超越教會的集體判斷之上[14] 就是這樣,天主教實際上已把傳統和教會施教的權威與聖經並列,甚至往往透過其傳統及理性加添了一些與聖經衝突的教義[15] 為了否認基督教這種質疑,徐神父列舉了天主教會存在著不同形式的查經小組,來證明他們對聖經的重視,並認為天主教也是以聖經為信仰的根據,而沒有把教會權威放在聖經之上。然而,他清楚地指出基於聖經不是一本自明的書,因此天主教會有責任按具體情況以其解經傳統來為聖經服務[16] 這樣,梵蒂岡教庭仍為自己保留了最終詮釋聖經的權力

 

3.    對教宗無誤的觀點

為了保證以上提及的教會傳統正確無誤,天主教在梵蒂岡第一次會議(1870)時宣佈教宗獲神賜予絕對無誤的權柄[17] 這點是基督教至今仍無法接受的天主教信條,因為我們認為世上沒有人是無誤的,更何況在解釋聖經的事上,我們深信只有聖經本身才具有規範性之權威。雖然徐神父沒有正面回應教宗無誤的觀點,但當他處理教宗地位的問題時,他亦提出這教義的兩個重要基礎由宗徒傳下來的」和「伯多祿居首(16:16-19)的觀念[18],因此天主教確信伯多祿和宗徒的繼承人,即教宗和主教具有保管信仰真理和教義的權威。然而,根據新約聖經,彼得的地位從沒有被提高至其他使徒之上。雖然彼得和其他使徒一樣曾犯錯,但主耶穌仍然把適當的權柄交給他們(18:18),使他們繼續為主共同作見證,並在地上建立「眾使徒所傳的」教會。[19]

 

4.    對馬利亞的觀點

從教會歷史發展的角度,馬利亞在天主教擁有特殊地位,是不用置疑的而最富爭議性的莫過於她聖母的身份是否有超越主耶穌之嫌。徐神父指出耶穌的地位確實高過聖母,因為前者是救主,後者只不過是被救者,所以他們不會拜聖母。[20] 然而,基於聖母的獨特身份,和她在救贖工程中與主合作的緣故,他們認為聖母該接受特別敬禮(hyperdulia),這有別於對天主的朝拜和欽崇(latria)。但是,筆者相信大部分人(包括天主教徒)都難以在信仰生活中分辨出這兩種不同程度的尊崇另外,天主教對聖母的一連串教導神之母教會之母女中保肉身升天終生童貞無染原罪等,對基督徒來說,更是極為缺乏聖經的根據。一言以蔽之,耶穌的母親和天主教的聖母,本質上完全不同

 

() 結論

自從宗教改革之後,基於不同的神學傳統,基督教和羅馬天主教有著截然不同的發展其中,兩者在教義上仍存在極大的分歧。雖然有些天主教人士(如徐錦堯神父),抱住合一的精神,來回答基督教的質疑,但是效果仍未如理想。直至近年來,基督教與天主教官方開始就著一些命題展開對話,如1994年在北美,福音派的基督教人士與天主教徒一起討論在第三千禧年中的基督徒使命;又如1999年在德國,世界信義宗聯會跟梵蒂岡簽署因信稱義聯合聲明》。我們從中見到天主教教庭逐漸對傳統教義有新的解釋,甚至可以允許一些非教義的改變。然而,若要減少雙方的分歧,首先我們大家必須繼續以聖經教導為信仰生活的依歸。其次,筆者相信,我們仍要等待梵蒂岡教庭進一步的開放,尤其是能夠清楚交待他們已不再持守的教條,及願意對那些富爭論性的教義(與聖經相衝突的)提出積極的意見。

 

 

() 參考書目

 

 

世界福音團契文獻():〈從當代福音信仰觀點看羅馬天主教〉《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7 (19897),頁7-28

 

世界福音團契文獻():〈從當代福音信仰觀點看羅馬天主教〉《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8 (19901),頁4-35

 

徐錦堯:《新答客問答覆基督教朋友的質疑》香港:天主教教友總會公教教研中心,1988

 

梁家麟:信主之後香港:基道出版社1996

 

梁家麟:教會歷史﹝三﹞講義香港:建道神學院,2001

 

麥格夫著,陳佐人譯宗教改革運動思潮》,第二版香港:基道出版社1997

 

黃錫木:基督教典外文獻概論香港:國際聖經協會,2000

 

Ankerberg, John & Weldon, John. The Facts on Roman Catholicism. Eugene: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3.

 

McGrath, Alister E. Christian Theology: An Introduction, 3rd ed.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ers, 2001.

 



[1] AnkerbergWeldon提出今天除了正統的天主教信徒之外,還有八類天主教徒包括: 掛名的混合的種族文化的變節的溫和派現代自由派靈恩派福音派的天主教徒 Ankerberg, John & Weldon, John. The Facts on Roman Catholicism. (Eugene: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3), 11-12.

[2] 徐神父的觀點主要來自其著作: 徐錦堯:《新答客問答覆基督教朋友的質疑》香港:天主教教友總會公教教研中心,1988

[3] 梁家麟:教會歷史﹝三﹞講義(香港:建道神學院,2001),頁36.4

[4] 徐錦堯:《新答客問答覆基督教朋友的質疑》79

[5] 徐錦堯:《新答客問答覆基督教朋友的質疑》85-88他提出二會議裡所論述的合一法令,及當中對話與交談的原則

[6] 導致天主教與基督教教義上的分歧,一個重要的背後原因是兩者採用不同性質的神學語言作為描繪上帝及其相關的啟示前者以「存有的類比」(analogy of being)原則;後者以「信仰的類比」(analogy of faith)方法可參考McGrath, Alister E. Christian Theology: An Introduction, 3rd ed.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ers, 2001), 253-255; 578-579.

[7] 徐錦堯:《新答客問答覆基督教朋友的質疑》44

[8] 天主教通常稱「恩典」為「恩寵」

[9] 天主教通常稱「聖禮」為「聖事

[10] 若詳細想了解聖禮的價值與意義,可參考梁家麟:信主之後(香港:基道出版社1996),頁83-95McGrath, Alister E. Christian Theology: An Introduction, 508-531.

[11] 徐錦堯:《新答客問答覆基督教朋友的質疑》71-76

[12] 「傳統」所指的是「解釋聖經的傳統方式」; 天主教通常稱「傳統」為「傳承」或「聖傳

[13] 羅馬天主教所用的聖經在舊約部分比基督教多了一些「次經」或「後典的經目,包括七卷獨立的書卷,和五卷分別附於正典和後典裡不同經卷的書卷其實,傳統路德宗和聖公宗的舊約聖經都有不同的次經書卷但這些分歧主要是因為個別教會傳統對舊約正典和版本的審訂有不同的標準,詳情可參考黃錫木:基督教典外文獻概論(香港:國際聖經協會,2000),頁24-29

[14] 要更了解雙重來源與單一來源的分別,可參考麥格夫著,陳佐人譯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香港:基道出版社1997),頁100-118

[15] 世界福音團契文獻():〈從當代福音信仰觀點看羅馬天主教〉《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8 (19901),頁5-7

[16] 徐錦堯:《新答客問答覆基督教朋友的質疑》24-33

[17] 特別指到當教宗在他的職位上(ex cathedra)講論有關信仰和道德的事情時,是無誤的

[18] 徐錦堯:《新答客問答覆基督教朋友的質疑》61-66天主教通常稱「使徒」為「宗徒」「彼得」為「伯多祿」

[19] 基督教也相信教會的特性包括「眾使徒所傳的」(apostolic),但其詮釋與天主教有所不同,可參考McGrath, Alister E. Christian Theology: An Introduction, 503-505.

 

[20] 徐錦堯:《新答客問答覆基督教朋友的質疑》3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