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復和觀看康體操練的關係復和的進程與向度》

 

陶傳家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神學、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回到 陶傳家神學網站

 

 

1. 引言

 

人在康體操練中,可以與神、與已、與人、與萬物復和嗎?若果沒有復和,會為運動世界中的人帶來甚麼問題?本文嘗試透過楊牧谷的復和神學,勾劃出人在康體操練中的關係復和進程及與各種關係復和的向度,以致讓教會能透過康體操練,由個人至群體至社會,實踐復和。

 

2. 從復和觀看康體操練的關係復和

2.1 從復和觀看完美的關係典範

在康體操練中,那裡可看到完美關係?惟有從三一神。

三一神是超越,獨立的,故此無需受造物來供應祂的一切所需。祂完滿自足,無因孤單而造人來陪伴。三位一體(三位格,一本體)的神,既非一無位格的集體[1],也非一個體的集合,更非一單子monad孤立的永存者。神是有位格的personal,位格意思是有感情(祂會歡欣、傷心、發怒)、有意志的,不是一個抽象的觀念。我們應從位格的關係性來了解三位一體,父的意思乃由子來確立,正如一個人,沒有兒子,那人亦不能稱為父。三位一體的三位格,父、子、靈,是在互滲互存perichoresis、內在共融communion存有關係[2]中,互相朝向他者[3](別的位格)的無保留的付出與接受。巴特指出三一神並不願意只為自身存在-單獨地存在,相反,祂是父、子及聖靈,並因此是在三一神為他者而存為他者同在在他者堶的獨特存有中活者[4]。而莫特曼指出父、子、靈通過祂們愛的和詣與契合的團契而自由、本質性地契合在一起。三位格不僅對彼此開放,還對人類開放[5],祂可與人交往(如與阿當、夏娃談話、與阿伯拉罕立約、在新約藉聖靈與人相交)[6]。祂是自有永有的。祂並不期望從我們手中得到甚麼才去愛我們,這愛是無條件的[7],因著三位一體的神的位格關係,使愛得以運作,正因神是關係性的(能動關聯的dynamic relationship[8]),這個時空的世界就是祂的護佑性的愛的對象[9],而根頓指出這份「內契性」朝向他者的永恆導向關係,成為神創造、救贖、復和世界的基礎[10]。而人作為受造物,成為神愛的對象,這份愛給予我們存在意義與目的,激發我們發自內心的愛神榮耀祂[11]

我們從感情方面認識神,我們與主的關係好像父與子,朋友與朋友,若在康體操練中,則像教練與隊員、隊友與隊友之間。對人而言,最完美的團契,源頭在三一神,神是人祈求與盼望的終極對象,有限的人能與無限的神交往,人神能互相溝通,人也可以理解神的性情,是因為神是一位有位格的神,神與人有著愛的關係。

 

故此,作為受造物的我們,亦應在康體操練中反映出這種愛的關係。

 

2.2 從復和觀看人在康體操練中的關係復和進程

人在康體操練中關係復和進程有四個漸進階段,分別是被造、墮落、蒙恩、全榮。

 

A.     被造階段

起初,神造萬物,一切都是好的,有秩序的,當然神並沒有創造康體,但人有[12]。神並沒有創造遊戲給我們玩耍,神只創造人有跑、跳、踢、抓的能力,並賦與人去玩及比賽的慾望。運動是人把神賜與的技能,簡單地有秩序組合起來的。

而人被造時具有神的形象,完美的形像,完美的善。不同神學家對神的形象,有不同的見解[13]

l         本質論[14]-愛任紐指人的內在本質如理性反映神的榮美[15](但這個立場的困難是人與人之間的思維能力的差距是否表達神的形象有程度之分呢?人犯罪之後,仍具相當健全的理性,是否表達恢復了許多神的形象?)

l         關係論[16]-巴特指人體驗與神的「我-你」關係,在所有生物中,惟有人可與神建立關係,神按自己的形象與樣式造人,這形象使人能與神交通,擁有對神的知識與明白造物的目的,並了解創造的籃圖,故神把管理大地的責任交給人。由於人有神的形象,反映三一神的本質,故人享有最高受造物的尊榮[17]。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是一位有位格的人(person),意思就是要成為一個跟其他位格有別的人,卻又跟他們聯合在一起,在關係中作為「他者」。成為位格的人,就是我們在跟其他位格的關係中,成為自己的意思[18]。對所有男人與女人來說,我們共同的人性,形式是「伙伴-人性」[19],我們不是單一疏離的存在者;我們是人類大家庭的成員,互為具位格的肢體在一身體內。

l         功能論-指人功能的發揮,特別是治理全地的管理權柄(但這個立場的困難是把形像與治理使命平排處理,但經文創一26-28[20]本身已區分兩個不同的概念,非同等,神先按形像造人,再把治理的使命交托給人)。

 

而根頓認為這些對神的形象的見解都有表徵人對神的開放性,但卻不能被這些對神的形象的見解決定了人對神的開放性[21]

 

B.     墮落階段

楊牧谷的復和神學提出愛任紐的同歸於一論[22],作為嘗試解決人神分割的理由與闡明神主動恢復和好的工作。阿當的罪在於不順服神,與神疏離,第一個阿當怎樣成為眾人之父,同樣第二個阿當(耶穌基督)也要怎樣成為新族類之父;眾人怎樣在第一個阿當堥刑罰,我們也怎樣在第二個阿當婸X恩得救,與神復和,這是基於羅馬書第五章[23]而發展出來的「同歸於一論」的基礎。

神造人後,神曾與人立約[24],要人管理大地,禁止人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神亦賦與人自由意志(自由意志本身是好的,並不是導致犯罪的原因)去作決定及有能力去遵守神的約,但人自己決定犯罪,付上代價。奧古斯丁指出人犯罪非創造的欠缺,而是認為人按其自由意志去背叛神,人被造的美善被罪破損,罪是虧缺了神的善[25],罪讓人與神關係受到破壞[26]

而巴特指出從創世記三章看到當人類想成為自己的主宰,便暴露了人以為能自給自足及擁有自主判斷能力的妄想[27],這種對上帝恩慈的應許的背叛,就是罪,結果帶來道德上與物質上的連串災難性後果[28]。根頓指出罪的本性是嘗試在被規限的方式以外像神[29],人按神的形象被造,本應在有限(時間、空間、知識與成就的有限)的方式下,在愛與自由的界定人性的屬性與行為上像神,但罪卻使人在思想與行動上以為自己是創造主,去獲取那可以像神般追求認識每一事物的機會。

反對奧古斯丁對原罪的說法的伯拉抖,則對人性過份樂觀[30],認為並無原罪,每個人的罪是自己誤用自由意志,每個人出生已有足夠恩典,仍有順從神的自由意志[31]。在現今社會則強調人可以靠自己在康體運動中實踐道德標準,不犯錯。另一方面,許道良指出現今的趨勢是把人的行為歸於生理或基因遺傳的「注定論」推卸人的道德責任[32]

奧古斯丁則反對伯拉抖的講法,認為人的自由意志自從阿當犯罪後,這意志已被罪破壞,失去不犯罪的能力,並延及後代,人類的罪在本性上以社群形式顯現,因我們活在自己的歷史與社群環境中而被塑造(我們透過歷史傳遞下來的墮落,在其中成長)[33],人出生後便有敗壞的傾向,在罪中不能自拔。但許道良指出人仍是一個自主個體Free Agent[34],人乃按自己的喜好、善惡意識與本性傾向作一切決擇,下決定時並不受控於其他力量,在亞當犯罪前或後也這種決擇的自由仍在神的主權之下,不足以超越人性與罪性。故此人需對自己的犯罪責上責任。而人只有行小善如幫助人,但卻沒有接受神的至善的能力,反而更因行小善而自誇,成為惡。除非有恩典,否則人無法歸向神。

當罪入了世界後,同樣進入了康體,帶來康體操練的關係破裂。楊牧谷提出麥可馬斯的主張,當人沒有利用自由意志去趨向神,而走己路遠離神時,帶來四種關係的分離,分別是人與神的分離、人與己的分離、人與人的分離、人與自然界的分離[35]

 

I.         罪破壞了人與神的關係

人誤用自由來反叛他的創造者,社會把金錢、物質這些受造物位格化,變成主體,取去原屬於神的,成人的偶像,人倚靠這些受造物過於神,在當中尋找安全感,卻落在敗壞與空虛之中。而田立克則指出人在不同的階段的終極關係,玩具,學業,工作,但有限的物質都無法讓人得到真正滿足。士來馬赫認為人把宗教的本質誤解了只有抽空的教條,他指出宗教的本質是一種「自覺不是,需要依靠外我的對象來完成的一種感情(絕對依賴感,主動投入依賴創造者的自我意識),要緊聯於創造與維持萬有的神身上[36]。奧古斯丁說過,人心底有一空洞,只有神才能填滿[37],而人的被造不是進化論所言無目的、無意義、巧合地拋擲到這世上;相反人是按神的形象被造,有精心的設計,生命滿有目的,惟有創造者才能滿足人心的空虛[38]

 

II.     罪破壞了人在康體中的自我形象

本來人的價值是無法計算的,但社會卻鼓吹表現至上,人的價值淪為憑功能與巿場技能等級定奪,若人在康體中沒有好表現,便失去個人價值。而選手若見爭勝無望便輕易退出[39]。很多時人在康體中靠著表現,被羞辱感驅使去獲得自我價值,例如一些人會扮作受傷,以致當輸掉賽事後,能怪罪於他們的受傷,去挽回他們的自我價值。又或是大發脾氣去保護心中的自我[40]。當人選擇神之外的,只專注自己的感官享受而離開神,便未能與萬物同享受神,失去自己原來與神聯合的本性,就要受苦,使人與自己隔離,看不見自己被神創造所賦與的真正價值與尊嚴。

 

III. 罪破壞了人與人的關係

楊牧谷提出巴特論及人逃避神,也影響至人與人的關係。駱穎佳提出近代猶太神學家布伯論及人倫的基本關係是「我與你I and thou[41],去對抗將人物件化(去位格化),視人作為可利用,沒有生命的物件,去達到自己成功。當個人的本性被瓦解後,與別人的關係不再與以愛為歸依,人有權勢就會壓迫與剝削人,以自我中心的態度去勞役他人,做成各種不仁道、不公義的景況。楊牧谷亦提出尼布爾論及人都沒有力量去明白他人的需要,從人際關係組成的群體來說,群體自我中心比個體是更不受控制[42],如足球賽事本是藉足球增進各隊伍間的友誼,但卻因人的罪,隊伍與隊伍的支持者成為仇敵,更透過足球暴動宣洩暴力。選手在比賽中尋求的不單是獲勝的驕傲甚至是尋求羞辱對手[43],而欺詐、服食禁藥等亦顯出罪在運動中的破壞力[44]

 

IV. 罪破壞了人與萬物的關係

潘寧博曾指出,聖經的命令不會做成生態的危機;惟有當文化忽略宗教脈絡,單單把世界看成一座礦山或機器時,人與世界的關係只有利益時,只看見自己卻看不見人的存在原是與別人和與世界共存,才出現破壞與污染的生態危機[45],社會弄成的環境破壞,確實可以把整個人類滅絕,是罪惡的最高表現[46]。另一方面,制度、康體操練本身沒有內存的罪,有罪的是人,使人使制度邪惡[47],人把罪帶進康體操練當中[48]。而自從阿當犯罪後,運動便因人的罪受損。奧運原意是互相藉運動增進友誼,提升運動員的潛能,但漸漸在社會經濟體系下,被強調各國的獎牌數目,作為大國的實力証明。

 

社會的罪,源於個人的罪,個人最大的罪就是不信神[49],奧氏認為人與動物有距離,人要更新、重建關係。要解決罪的問題,就必須修補人與神的關係。楊牧谷提出神為人因罪而造成的疏離設立挽回祭[50],除去罪孽,與神復和;在舊約是用代罪的祭牲為媒介,藉各樣贖罪祭,靠獻祭作補贖,到了新約則是一次過的祭,由大祭司耶穌基督在十架上的死成就,重修人與神的關係。

縱使罪已經滲透整個宇宙並持續下來,但神對墮落的一切後果有其護佑性的管治,並且繼續臨在其受造物的一切真、善、美之中,故此我們在康體內一切的人之中仍可看見美善的事情[51]

 

C.     蒙恩階段

楊牧谷指出神在復和之工作上,神一直是採取主動的,祂先做了一切需要做的救贖工作,且是在我們與祂為敵的時候完成,然後才勸我們,與神復和[52]

楊牧谷提出愛任紐主張的同歸於一論的基督的復和工作[53],強調道成肉身與救贖的重要性與必要性,「神的兒子成為人的兒子,以至人的眾子可以成為神的兒子」,是救恩的要義,復和的實體。而安瑟倫曾論及為人施行救贖的,必須是完全的神,才能有能力符合神的聖潔要求(使神公義的審判得到解決),亦必須是完全的人(沒有犯罪),有義務作償還罪債(滿足了律法對罪的懲罰)。巴特亦提出「審判者代替我們受審判」,除去我們所有的定罪[54]

愛任紐指出道身肉身的耶穌藉著童貞女馬利亞的懷孕降生,就是要重造第一個阿當[55],祂藉其一生,重走亞當走過的每一步,包括阿當失敗的地方,祂為了人類去經歷試探,在屬於人的情況下受苦,宣佈試探並不一定引到犯罪,因著順服神的原故而不犯罪,順服至死,且死在十架上(遙指阿當的樹上),藉著順服去醫治不順服,以至祂為人重建與神、與已、與人與萬物的關係,把第一個創造留下來的疏離與仇恨全醫治過來,使他們成為新的創造,把第一個創造不能成就的,成就過來。而在康體中惟有從道成肉身,具神人二性的耶穌基督身上才看到完美的人性典範。

而根頓指出外在環境確實發生了變化,救贖確實具有客觀性,基督的十字架,代替了我們,為我們作了一件我們自己不能成的事,從本體上面對及醫治了這個世界的真實邪惡,若否認這點,只會跌入某種形式的伯拉糾主義或純主觀的救贖論中。另一方面救贖亦有其主觀性,基督的死乃是把神的愛彰顯及體現出來[56],而每一個人也需個別的對耶穌的救贖作出回應。

救贖亦有歷史的客觀性,神進入時間與歷史,拯救世人(如信徒提及耶穌基督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害),對於在以歷史性狀態存有的人,這種在時空中發生的事件,才是真實的,有其客觀的真實性[57]

再者是道成肉身與復活的雙重導向的時間性,道成肉身一方面自馬利亞的時代向後貫串至亞當,使人從祂的死得生,脫離罪的轄制,另一方面道成肉身藉復活向前延伸,以至人的存在與時間都在基督的復活而被醫治與提升,得與神在本體上復和,故人能與神完全復和,全繫在基督的復和工作上。

而基督復和之工,是基督透過死亡來洗去我們一切罪債,不將過犯記在我們的身上,這是稱義的道理,基督作為人的代表,無罪的代替有罪的,去承受人該受的罪罰,滿足神的要求。[58]人的稱義只能靠著基督的工作,不是人的行為[59],人與神的關係更新是個人性(藉著信),而非一族的立約[60],聖靈使人知罪,悔改歸向基督,被神赦免了罪,才能處理背棄神而在罪中的愧疚感、罪疚,而不是心理學所言只需藉一些心理分析或行為改正或自主選擇生活方式[61]便可處理惡行的罪疚。

而人在稱義後的成聖歷程中,成為一個生命方式被改變的人,如一個被新家庭接納收養的人,他的生活方式從此分有了一套新的關係,並跟這些關係包含的一切有分[62]

而楊牧谷提出立敕爾強調復和是人一生要成就的責任[63],其模式就是基督的自獻;而因為基督的自獻不是改變神,而是改變人,而神不是使我們變成非人類的東西,把人的人性與自由勾銷,相反,是恢復我們的真正人性,靠著聖靈,在基督裡[64],成為復和的人,是基督使人知道自己的地位、方向與希望[65],得到重建與確立,持續恢復神的形像,成為更完美更整全的人,也就是說更加像神[66]

但在成聖過程中,內在傾向的罪向仍然存留,人仍無法達到人之為人的完美標準,立志行善由不得我,惟有透過聖靈的能力[67],在新舊人之爭的張力下,仰望創始成終的耶穌,努力做祂蒙召之工,因成聖就是工作,就是侍奉,是愛心的工作,也是與神同工的侍奉。

 

D.     全榮階段

楊牧谷指出俄利根本於徒三21[68]發展出的萬物更新論doctrine of Apokatastasis[69],人的罪使受造界的秩序混亂了,基督救贖先除去人的罪,重建宇宙的秩序。而罪與死亡不是聖經描述的結局,善與永生才是。是始也是終、創造者、復和者的三一神,向人宣告當耶穌基督再返,罪惡將被撤底打敗,屆時一切事物也與神和好,神使我們能夠活出原初被造的光境,正是神在創造世界時說的,“都甚好”。

 

2.3 從復和觀看康體操練的關係復和向度

        既然人在康體操練中,可以藉基督與神復和、難道我們只是被動地等侍基督回來嗎?楊牧谷提出相反的意見,他指出復和不是自動的,機械化降臨在宇宙上,而是要透過過別信徒履行他的復和職分,替基督求人與神復和,這樣基督才能代替罪人的地位,使罪人成為神的義[70]。而楊牧谷亦提出巴特論及基督徒的希望,並不來自世界,也不建立在人或教會上,而是在那位已經工作、繼續工作、還要工作的神,包括三個方面,如已來到的在於耶穌基督的復活、現在的五旬節聖靈的居中及再來的未成就的部份[71]。這種希望是抓緊聖靈,只有聖靈叫人得自由,因聖靈而有力量去生活,更因聖靈而喜樂地盼望基督的再臨。

        福特同樣指出人恢復神的形象,不在於自我封閉或退隱孤寂,而是在於與他人同在,與別人一起透過時空的關係交往而歷史地發生[72]

        Niehubr亦指出為何我們不主動地做一些事情,去預示基督正帶來的未來?雖然我們未必能成功救贖整個星球,但至少我們可帶來一小片神的國度至我們的影響力所及的範圍,如家庭、鄰居甚至運動。[73]每一個範圍,包括運動文化,當我們贊美它的美好與從墮落的破損中被救贖時,也可以帶來榮耀歸神。

        而楊牧谷提出神的復和工作是為了四種對象成就,包括:我們自己、所有信耶穌的人即不同神學立場與信仰經驗及詮釋的人、世人即所有人也有接受復和的福音的可能性(大使命的權柄所在)及萬有(神藉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既然藉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他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74]

        故此簡單來說,復和是包括所有的人與整個受造界。而從三一教義發展出來的位格關係,可會影響男男女女與神、與他人、及整個受造界的伙伴關係[75],從三位格的共融關係來看神、人、萬物的相互關係與相互內居,從而實踐這種復和的關係。

        楊牧谷提出「復和」是福音主旨中最具涵蓋力的一個[76],如羅五10說出“人藉著神兒子的子,得與神和好”,這是人能復和與作復和職事的基礎。這是從救恩soteriological的角度來認識基督與人透過十字架所設立的關係,而不是倫理上ethical的道德操守。而Jin指出救贖不是單單從罪人得拯救,亦包括對於別的東西來說是被拯救,恢復起初被造的工作。因此,我們並不同化於現今的運動世界觀,反而教會能透過康體操練,在運動世界,從個人至群體,在不同的群體互動中,實踐與四種關係的復和,與神、與己、與人及與萬物[77]

I.          人與神復和的關係

人藉著基督認識上帝,聖靈感動我們信主,在耶穌基督裡,人可以看到耶穌基督是救主(提後110[78],使我們接受基督的救恩,回應神已成就的恩典,唯有透過耶穌的代贖,從聖靈得到新生命[79],透過聖靈,我們可以在康體中活出真理[80],從內心至外在的操練順服聖靈,產生正確的生活、正確的關係、正確的行動。我們在康體中,藉著與基督和好,人才能回到神那堨h,方可與三一神有復和團契關係,實踐人與神的復和[81]。人與神復和後,我們便可以在康體中,恰當地做運動並享受去設計連串動作、策略、比賽並發揮神賜的運動技能,確認神給予的運動才能,善用運動才能去展示神造我們應有的樣式、所有都可將榮耀歸神、享受神賜與我們的運動才能使祂喜悅。[82]

 

II.       人與己復和的關係

        透過相信基督,因著祂的死與復活,我們同樣享有新生命。被基督赦免罪後,身為祂的兒子身分,取代了我們帶罪的羞愧身份。[83]我們完全地在祂裡面得到滿足並找到被認定的身份,再不用藉比賽的行動與態度去堆砌我們的身份作自我榮耀。[84]我們的自我價值從神而來,而不是從我們自己而來,人的尊嚴的定位不是因為生理構造異於動物或有甚麼特殊的工作表現,而只因為人是按神的形像而被造,打破非位格主義,把人當作非位格、非人的機器。

      透過以神為中心去看我們是誰的視野,能帶給我們自由去發展及推動我們的潛能。我們可以研究神的創造-我們的身體,去測試它能作甚麼,以至我們能帶著感恩的心去享受及發揮它去達標,不論最終比賽的分數如何。駱穎佳亦指出事實上,神亦選取了肉身來呈現「道」的精義,肯定身體的價值[85],透過基督的肉身生命,給人展示了何謂愛、公義、救恩、寬恕等等信仰要旨,以有限的身體去呈現神無限的恩典[86],祂「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87]

        我們去比賽不是簡單的去獲取運動員的地位、去打破紀錄或贏取冠軍,而是去玩及去訓練我們的最好,盡心盡力的去榮耀祂。我們在基督裡的身份,能使我們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弱項與強項,接受自己的限制[88]與肯定自己的恩賜[89],而不是錯誤認為自由等如「自我潛能的最高完成」[90],無止境地追求突破,如神一樣。若我們輸掉了賽事,無需扮作受傷或欺詐,因為天父已向我們展示無條件的愛,使我們有著真理的自由去嘗試盡我們的所能,不論結果如何,都無增與無減天父對我們的愛。透過基督,人可以恢復與三一神的團契關係,實踐人與已的復和。

 

III.   人與人復和的關係

        正因為神在基督裡己經叫人與祂自己和好,萬物都在基督堣~有盼望,以致所有人(包括那些我們不喜歡的人在內)在基督堣~有盼望,人才可以把復和的職分帶進康體操練中,而楊牧谷提出作為神的兒女,我們不是作審判官,而是從新的角度,救贖的角度來行事為人。基督帶來的自由不是反制度,制度不是惡的,是人使制度邪惡,因此,基督是使人從「自我」的囚禁中釋放出來,不是擺佈他人使自己從環境得自由,而是在制度中把別人當作人來看待[91]。基礎是神在基督內為我們成就的新事物、新世界,本於基督的道與而帶來的復和,作「勸人與祂和好的職份」[92]

        Stuart Weir指出若我們重看別人,例隊友、對手、教練,為一個持有神的形象的人,這樣,作為基督徒就必需去愛他們在比賽中或其他場景。透過我們的向世界的行動,反映出聖潔、謙遜、忍耐、寬裕與基督的愛[93]

        「比賽」 "compete" 的拉丁文原文意思是 strive togethercompetere ; com - together,  petere - to strive 〕。意思是比賽雙方(兩名運動員或隊伍)同意為著提升雙方的潛能而比賽。李耀全指出屬靈操練、靈命成長,不僅是安靜靈修,也是在繁忙掙扎的生活中操練自己[94]。康體操練,正正操練我們各樣的關係建立,經歷神。我們比賽不是單單去作自我實現,而是活出救恩在比賽當中,我們透過基督與神復和後,我們在基督裡的身份,使我們能接受我們的過失與缺點並原諒他人[95],寬容其他的人,正如他們寬容我們。作為三位一體的受造物的我們,具有神的形象,必須僅僅因為人的存在本身而歡迎別人,而非由於別人的優點與長處才歡迎別人[96],接納多樣性,以至最終接納別人的欠缺,這樣的群體才是真正具人性的反映出神的形象,排除一切權力、財富、性別、種族、文化的區別。透過聖靈更新我們,使我們在比賽中更像基督。我們可以欣賞神的創造,欣賞對手的表現及有責任地推動別人去盡其所能。

        這種盡己所能的復和比賽觀,不單不會減少基督徒在運動中的競爭性,反而這種具真理的自由,使基督徒明白到比賽是一個與別人連在一起的測試,視對方為對手、鄰舍,而不是敵人,或達到自己理想的工具[97],明白到比賽是一種愛的表現[98],彼此成為對方的幫助者,互動尊重、在規則下公正地推動對方去全力發揮其技能,為了帶來最好的技術、成就、策略、態度、行為、言語[99]。復和比賽觀亦強調比賽能增進友誼,如好友與好友之間,不會不互相提點,反而會盡力使對方活出最好的樣式[100]

        楊牧谷提出士來馬赫主張把宗教從一切形式主義解放出來,使它與身外的一切發生關係,包括從對話中尋找生命的他者[101]。我們在康體操練中,作為勸人與神復和的大使,不是與運動的非信徒隔絕或只單單與信徒來往,而是走進運動世界,把在運動中的主權從自我轉到以神為中心,反映出神的屬性,勸人與神和好,從而幫助別人也能在康體中活出真正的人性。人惟有在有愛的關係中才能確認自己的位格,並擁有歸屬感。然而合一unity不等同劃一uniform。如夫婦二人為一體,一個單位,但二人仍然有個別的身份與性格,在這群體關係中,不會埋沒了個人的身份與獨特性[102]。又如在康體操練中的隊伍的各個隊員,雖在同一隊伍,但仍有個別的選擇如生活方式、興趣等。我們在康體中藉著與基督和好,可以表達愛人如已,與隊友、對手、裁判恢復與三一神的團契關係,實踐人與人的復和。

 

IV.    人與萬物復和的關係

          楊牧谷指出全世界的演進,人與世界的歷史與未來,不是一個全自動化的過程[103],亦非宿命論沒有選擇,或視物質世界為邪惡的諾思底主義,全是對基督主權的錯解,相反基督的主權是藉祂的復和工作顯明出來,萬物能與神和好,是藉著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祂的十字架與血怎樣真實地植根於歷史,祂的主權也要透過信徒落實於生活上。不單止人與基督復和後,我們得以在基督裡得豐盛,基督教的歷史感在於對造物主與受造物之間的相互融通的一種坦白[104],整個歷史都在神之中。聖經亦揭示萬物都是藉著基督而被造,為祂而造,肯定萬物的正面意義及承認自然界是在救贖範圍之內[105]。神是萬物的創造者與護佑者[106],創造與護佑兩者是普世性的關係[107],是整個受造界與神的關係,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贖就能合法地把萬物也包括在內。人跟萬物因罪所導致的關係破裂,亦因著基督在十架上的血成就了和平,故此基督的救贖幅度是全宇宙性的,整全聯合的救贖包括萬物的重建與復和,而復和幅度亦擴至受造萬物的層面,源自基督,人與萬物的關係亦可以復和。

        人與神復和後,在與萬物的關係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可以從神的角度去欣賞自然界[108],再不是以統治者自居,以是以管理者的身份,透過持續管理萬物,如重建運動世界、環境保育,去讚美神及歸榮耀給神。透過聖靈的能力[109],不論我們去到那一個運動場地,也可以藉著與基督復和,愛護大自然,與世界恢復與三一神的團契關係,實踐全地的復和。

 

3結論

透過上文的復和神學的初步建構與說明,人確實可以在康體操練中,藉著與耶穌基督復和,從而使人與神、與己、與人、與萬物復和。教會亦可透過康體操練,由個人至群體至社會的互動中,落實復和的使命,使人與世界進入新的局面,使大使命重新具有基督再臨的喜樂與盼望。

 

 

4參考資料

I.           書藉

1.         Michael Wittmer.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on Sport.” In The image of God in the human body: essays on Christianity and sports, ed. Donald Deardorff II, and John White, 43-55. New York: Edwin Mellen Pr, 2008.

2.         Valerie J.Gin. “Reversing the Curse: Practicing the Presence and Presents of God in Sport.” In The image of God in the human body: essays on Christianity and sports, ed. Donald Deardorff II, and John White, a255-275. New York: Edwin Mellen Pr, 2008.

3.         Weir, Stuart. “Competition as Relationship: Sport as a Mutual Quest Towards Excellence.” In The image of God in the human body: essays on Christianity and sports, ed. Donald Deardorff II, and John White, 277-285. New York: Edwin Mellen Pr, 2008.

4.         Weir, Stuart. What the book says about sport. Oxford: The Bible Reading Fellowship, 2000.

5.         Bruno Forte。張雙利譯。<三位一體與社會>。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頁267-279。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

6.         Costa CarrasJames Torrance。周偉馳譯。<被遺忘的三位一體>。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頁141-178。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

7.         李耀全著。《屬靈操練與生命關懷》。香港:更新資源,1998  

8.         周偉馳。<三一神論的「三」「一」之爭-奧古斯丁的心靈三一論路線及社會三一論對它的批判>。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頁47-89。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

9.         根頓著。趙崇明、鄧紹光譯。《如此我信》。香港:基道,2009

10.     莫特曼。周偉馳譯。<今日三一神學>。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頁215-237。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

11.     許道良著。《超越與轉化-簡明基督教系統神學》。香港:天道,2004

12.     麥格夫著。趙崇明譯。《歷史神學》。香港:天道,2002

13.     楊牧谷著。楊慶球修。《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香港:明風出版社,2003

14.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2007

 

II.        期刊

1.         駱穎佳。<當信仰沒有了身體>。《宣訊》第109期(20091月),頁4

2.         駱穎佳。<當倫理沒有了身體>。《宣訊》第110期(20092月),頁4

3.         郭偉聯。<巴特的三一啟示論與信仰的類比-雲格爾的詮釋之神學意含>。《建道學刊》第30(20087),頁39-72



[1] Costa CarrasJames Torrance,周偉馳譯:<被遺忘的三位一體>,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167

[2] 根頓著,趙崇明、鄧紹光譯:《如此我信》(香港:基道,2009),頁186

[3] 根頓著:《如此我信》,頁187

[4] 郭偉聯:<巴特的三一啟示論與信仰的類比-雲格爾的詮釋之神學意含>《建道學刊》第30期(20087月),頁47

[5] 周偉馳:<三一神論的「三」「一」之爭-奧古斯丁的心靈三一論路絡及社會三一論對它的批判>,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79

[6]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2007),頁53

[7] 根頓提出加爾文曾引述奧古斯丁的神對人的愛的觀點, “並不是因為我們透過祂的兒子的血與祂和好後,祂才去愛我們,事實上,祂在世界被造之先已經愛我們了。”,另外巴特指出,世界被造是預備舞台讓神的愛可以展現,讓神愛一切受造物的目的可以成形的地方,使另一位格的受造物,能與祂團契相交。根頓著:《如此我信》,頁68

[8] 周偉馳:<三一神論的「三」「一」之爭-奧古斯丁的心靈三一論路絡及社會三一論對它的批判>,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74

[9] 根頓著:《如此我信》,191

[10] 根頓著:《如此我信》,187

[11]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頁44

[12] Stuart Weir, What the book says about sport (Oxford: The Bible Reading Fellowship, 2000), 108.

[13] 許道良著:《超越與轉化-簡明基督教系統神學》(香港:天道,2004),頁144-148

[14] 根頓指出在希臘關於人的理論的框架下,一直認為神的形象是指到人的理性能力,這種講法,只是將神與世界的關係過度哲學化。參根頓著:《如此我信》,頁41

[15] 愛任紐認為亞當是按著神的形像image與近相likeness而被造, 形象是指理性與自由意志, 而近相則是聖靈所賜的屬靈特性。參楊牧谷著,楊慶球修:《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香港:明風出版社,2003),頁177

[16] 根頓指出人按照神的形象被的意思,是指到人跟其他一切受造物有別,以一種與眾不同的方式與神建立關係。參根頓著:《如此我信》,頁42

[17]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頁79-80

[18] 根頓著:《如此我信》,頁44

[19] Costa CarrasJames Torrance,周偉馳譯:<被遺忘的三位一體>,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166-167

[20] 創一26-28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21] 根頓著:《如此我信》,頁43

[22]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76

[23] 羅五12-19, 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沒有律法之先,罪已經在世上;但沒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然而從亞當到摩西,死就作了王,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也在他的權下。亞當乃是那以後要來之人的預像。只是過犯不如恩賜,若因一人的過犯,眾人都死了,何況神的恩典,與那因耶穌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賞賜,豈不更加倍的臨到眾人嗎?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賜,原來審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賜乃是由許多過犯而稱義。若因一人的過犯,死就因這一人作了王,何況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豈不更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嗎?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24] 1:282:15-16

[25] 3:23

[26]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頁101

[27] 麥格夫著,趙崇明譯:《歷史神學》(香港:天道,2002),頁362

[28] 根頓著:《如此我信》,頁30

[29] 根頓著:《如此我信》,頁60

[30]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自由主義更正教的道德樂觀主義面臨崩潰,人們再次罪惡的問題及人類以外的救贖。參麥格夫著:《歷史神學》,頁360

[31] 麥格夫著:《歷史神學》,頁106

[32] 許道良著:《超越與轉化-簡明基督教系統神學》,頁153

[33] 根頓著:《如此我信》,頁61

[34] 許道良著:《超越與轉化-簡明基督教系統神學》,頁154

[35]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231

[36]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306

[37]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頁38

[38]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頁80

[39] Wittmer Michael,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on Sport, in The image of God in the human body: essays on Christianity and sports, ed. Donald Deardorff II, and John White (New York: Edwin Mellen Pr, 2008), 52.

[40] J.Gin Valerie, Reversing the Curse: Practicing the Presence and Presents of God in Sport, in The image of God in the human body: essays on Christianity and sports, ed. Donald Deardorff II, and John White (New York: Edwin Mellen Pr, 2008), 263.

[41] 駱穎佳:<當倫理沒有了身體>《宣訊》第110期(20092月),頁4

[42]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316

[43] Wittmer Michael,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on Sport, 52.

[44] J.Gin Valerie, Reversing the Curse: Practicing the Presence and Presents of God in Sport, 255.

[45] 根頓著:《如此我信》,頁43

[46]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347

[47]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341

[48] Stuat Weir. Competition as Relationship: Sport as a Mutual Quest Towards Excellence. in The image of God in the human body: essays on Christianity and sports, ed. Donald Deardorff II, and John White (New York: Edwin Mellen Pr, 2008), 107.

[49]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頁113

[50]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12

[51] 根頓著:《如此我信》,頁62

[52] 羅 五8-11 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現在我們既靠著他的血稱義,就更要藉著他免去神的忿怒。因為我們作仇敵的時候,且藉著神兒子的死,得與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不但如此,我們既藉著我主耶穌基督得與神和好,也就藉著他以神為樂。

[53]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78-179

[54] 麥格夫著:《歷史神學》,頁361

[55]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81

[56] 麥格夫著:《歷史神學》,頁366-367

[57]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頁35

[58]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46

[59]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24

[60] 羅三24-31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好在今時顯明他的義,使人知道他自己為義,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既是這樣,那裡能誇口呢?沒有可誇的了。用何法沒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嗎?不是,乃用信主之法。所以我們看定了: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難道神只作猶太人的神嗎?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嗎?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神既是一位,他就要因信稱那受割禮的為義,也要因信稱那未受割禮的為義。這樣,我們因信廢了律法嗎?斷乎不是!更是堅固律法。

[61] 李耀全著:《屬靈操練與生命關懷》(香港:更新資源,1998),頁80

[62] 根頓著:《如此我信》,頁146

[63]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274

[64] 參羅八29、林後三18、四4、林前十五49、弗四23~24、西一15、三10、來一3

[65]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281

[66] 李耀全著:《屬靈操練與生命關懷》,頁107

[67]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292

[68] 徒三21“天必留他,等到萬物復興的時候,就是神從創世以來、藉著聖先知的口所說的。”

[69]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06

[70]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59

[71]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302-303

[72] Bruno Forte,張雙利譯:<三位一體與社會>,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273

[73] Wittmer Michael,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on Sport, 51.

[74] 歌一20

[75] 莫特曼,周偉馳譯:<今日三一神學>,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237

[76]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90-91

[77] J.Gin Valerie, Reversing the Curse: Practicing the Presence and Presents of God in Sport, 261.

[78]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頁34-35

[79] 參約三6 “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羅五1-11、弗二13-22。參許道良著:《超越與轉化-簡明基督教系統神學》,頁166

[80] 參約14:16-17,  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或作:訓慰師;下同),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你們卻認識他,因他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裡面。”

[81] 楊牧谷指出神主動地尋回「迷失」的人,需要被挽回的是人,不是神;而作出復和工作的卻是神,不是人。參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263。

[82] J.Gin Valerie, Reversing the Curse: Practicing the Presence and Presents of God in Sport, 263.

[83] 參林後5:17,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84] J.Gin Valerie, Reversing the Curse: Practicing the Presence and Presents of God in Sport, 264.

[85] 楊牧谷提出特土良強調肉身的尊嚴與價值,肉身正正是救贖的關鍵,神證明肉身是善的,因為是祂所造的。參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91

[86] 駱穎佳:<當信仰沒有了身體>《宣訊》第109期(20091月),頁4

[87] 弗二13-15

[88] 根頓指出人與神最決定性的差異在於無限與有限,神是靈,是永恆的永活的,無時間與空間的限制;人卻是屬肉體的、物質的,有被造的有限性。參根頓著:《如此我信》,頁47

[89] 李耀全著:《屬靈操練與生命關懷》,頁112

[90]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340

[91]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341

[92] 林後五18

[93] J.Gin Valerie, Reversing the Curse: Practicing the Presence and Presents of God in Sport, 266.

[94] 李耀全著:《屬靈操練與生命關懷》,頁112

[95] 參西3:12-13,“所以,你們既是神的選民,聖潔蒙愛的人,就要存(原文作穿;下同)憐憫、恩慈、謙虛、溫柔、忍耐的心。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

[96] Bruno Forte,張雙利譯:<三位一體與社會>,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275

[97] 許道良著:《超越與轉化-簡明基督教系統神學》,頁167

[98] Stuart Weir, What the book says about sport, 113.

[99] J.Gin Valerie, Reversing the Curse: Practicing the Presence and Presents of God in Sport, 267.

[100] 參箴27:17, 朋友互相砥礪,有如以鐵銼鐵。 (思高譯本)

[101]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306

[102] 李耀全著:《屬靈操練與生命關懷》,頁124

[103]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135

[104] Bruno Forte,張雙利譯:<三位一體與社會>,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編:《現代語境中的三一論》(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9),頁177

[105] 參歌1:16-20, “因為萬有都是靠他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又是為他造的。他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他而立。他也是教會全體之首。他是元始,是從死裡首先復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因為父喜歡叫一切的豐盛在他裡面居住。既然藉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他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

[106] 根頓指出,宇宙最早的擴張是非常協調的,若慢一點,事物便瓦解;若快一點,宇宙便解體散開落入虛無,極可能是人在這裡有一個已被賦與目的的過程,預定在這堙C參根頓著:《如此我信》,頁23

[107] 楊牧谷提出諾窪天強調受造世界的和諧至全宇宙的一統性,不同性質的萬物能協調地運作,不全是自然的結果,而是按著神的旨意與工作才有,目的就是叫人能得益處,是神在大自然神為人的預備了。參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208

[108] 楊牧谷著:《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修訂版)》,頁306

[109] 參徒1:8,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