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婚姻帶來婚姻的挑戰

區嘉富

(2006 616)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區嘉富神學網站

回到   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一、            網絡婚姻的形成、定義

網絡婚姻可算是近二十年左右的科技產物,因著網絡技術的成熟與普及,人與人之間除了平日的工作、學業、家庭交往之外,城市人花在網絡上的時間與日俱增,其內容成份由以往單向的資料傳遞及理性的資訊吸收,因著普及化及參與階層及性別多元化而轉變為人與人溝通的重要渠道。參與者不單只投入世界各地不同的資訊,而且也逐漸把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帶入網絡世界裡。因此不同的留言版、ICQMSNRPG角色扮演網絡遊戲,以至近來流行的虛礙社群等推陳出新地出現。網絡婚姻(下文簡稱「網婚」) 成為人類把現實社群的生活制度與人際關係帶進虛礙世界的一個突出例子,本文嘗試探討婚姻的概念由真實的世界帶進虛礙世界所帶來改變,以及基督教的婚姻觀如何回應這婚姻觀改變的趨勢。

 

首先我們需要弄清楚「網婚」在網絡世界裡是一回什麼事。「網婚」其實有兩種意思,一種是網上婚禮,就是把現實生活中的繁文縟節的婚禮搬到網上舉行,網上的夫妻就是現實生活中的真夫妻。另外一種說白了就是婚姻遊戲,不過是一個讓網民能在此發喜貼舉辦婚禮,掙錢買房子、種花飼養寵物的虛擬部落[1],後者是本文探討的方向。另外參與網婚的人懷著不同動機:有人看待網婚為一種遊戲,也有人想藉著網絡找到人生的另一半;有人看網婚為逃避現實婚姻責任的一種替代關係,也有人看網婚為建立自信和自我形象的一個手段,以及邁向現實婚姻新時代的渠道[2]。這些參與網婚的動機與網婚的組成元素正正是本文所要探討的倫理問題。

 

二、            網婚帶給婚姻關係的利與弊

利-網婚提高締結現實婚姻的可能性

網婚可以看為網上的婚姻介紹所[3],通常都是網友彼此先進入「網戀」階段,後而在認識對方一段時間之後對彼此關係的一個肯定,而並非要求與現實生活同等的婚姻生活。因為大家都知道網婚背後根本沒有法定的婚姻地位,所以參與網婚的人其實沒有人對一般婚姻的期望,相信每一位參與者都有共識──網婚的名和實都是建立在虛礙的基礎上。假若我們要求網婚與一般婚姻等同地位,這是錯誤地理解網絡世界人際關係的特質,因為網絡世界帶給人是現實生活的一場角色扮演,讓人有開放的空間彼此認識,而網婚只是一個較「網戀」為穩定的交誼關係,而且不竟他們能認識人的數量往往比起現實生活為多[4],讓不少對交往有婚姻期望的朋友有一處尋覓人生另一半較易成功的場所,待他們相約出來深入認識和建立互信關係。特別對一些嚮往與不同地區、國家的人士交往,或是因著工作時間太長,沒有很多機會與別人交流的機會[5],周遭缺乏適合的結婚對象,網婚的出現給予他們曙光去邁向婚姻大道裡。假若在參與者的身份核實上作多些功夫[6],相信能有效保持「網婚」不致於淪為兒戲、欺騙別人的工具。

 

弊-網婚混淆了婚姻的意義

因著現今網絡與現實的連繫日益加增,「虛擬社群與現實世界有著明顯的互動。虛擬世界的社群影響著現實世界中的個體,現實世界中的個體倒過來又改變了虛擬社群中的個體」[7],因此網婚不能單獨於現實生活對婚姻的理解來詮釋其意思。一般婚姻都被認為建基於愛情與法定婚盟之上[8],並且是兩個人委身地共同面對真實的生活[9]。但網戀和網婚的愛情、相處體驗都是圍繞著網路上,理想地彼此雖然可以是互吐心聲的對象,但這種缺乏共同現實的處境之下,如何能了解對方在網絡之外的世界呢?這種虛礙的相處,甚至一起擁有虛礙的小孩、房屋、汽車等一切,這些能代替婚姻中的核心──兩人彼此的親密和安全感嗎?網絡只能給予對方一個又一個的信息、圖像和聲音,卻沒有了人的氣息、體溫、觸覺等的接觸,這些都是維繫婚姻的重要原素,可惜網婚是不可能提供的。

 

另一方面,網婚的特性是兩性關係容易開始及結束,參與者無需面對現實社群既有價值觀的規限,以及他們無需再面對學習兩性相處當中的挫折感和失敗經歷。對於不懂委身意義和害怕失敗的新一代,網婚展示出對活躍上網青少年的吸引力。當網婚的普及而逐漸在意義上取代減低了傳統婚姻的位置時,婚姻的價值觀也隨之傾向移往網婚的定義那裡,這樣會使人進入婚姻制度時更容易懷有放任、隨意的態度。

 

三、            從基督教的婚姻觀看網絡婚姻價值

1.     男與女所結合[10] vs 虛礙性生活與性別困擾

聖經對婚姻是強調生理上男性與女性的結合,『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二23-24) 並且「神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創一28),可見神的心意是要先造男造女,然後叫人透過婚姻,通過男與女的生理結合達至繁殖下一代的目的,因此婚姻不能失去男女生理結合的重要元素。並且神在建立婚姻制度之下,為人類社會建立起最根本的人際角色-丈夫與妻子,藉著身份與生理上的結合帶來社群的開始與發展。

 

這一點也反映在人如何在網絡世界中交際的情況。縱使版主根本無法肯定參與者的真實性別,或是交往內容根本沒有需要性別的分野,但差不多所有網上社群都要求參與者加入前輸入自己的性別,其實反映人在交往裡往往想藉著「性別」替他人「定位」的趨向[11],人際關係裡仍與神起初造人時以性別塑造人與他人關係最基本的習性──以男女為分野和認識。不過在網絡世界裡,兩性的角色卻擁有前所未有的特性──「性別變換」,這特性把原有以性別的基調的交往作出根本性改變,人與人在網路的相處可以放低了個人原有性別的限制。本來這種「性別變換」在一定程度上,透過交流過程中增加了我們對異性的了解,但與此同時降低了,甚至瓦解了群體對兩性原有性別認知的心態與行為[12]。網婚正是建基於這種網上交往的文化,使現實兩性與虛礙兩性之間的矛盾突顯出來。

 

網婚的問題出於這種交錯性別的角色扮演使到神賦予人定位最基本人際關係的身份-丈夫與妻子,受到無可避免的混亂。因著網絡提供在人與人相處過程中,個人的身份可隨己意轉換,兩性的特性與氣質同樣可作不同傾向的改變。在這網絡互動關係之中,由於缺乏外界的監督之下,例如社會普遍的兩性觀念,家庭教育,法律對兩性角色的限制,參與者的兩性觀念因著肆無忌憚或無知的情況之下,容易受到模糊和扭曲。從此人心裡男女的角色定位不再擁有共通性,婚姻的定義也按各人的喜好而變得千變萬化,形成相對主義的婚姻觀,這勢必會影響現實婚姻的存在及意義。

 

2.     性的聯合 vs 網絡的虛礙性愛(Cybersex)[13]

就廣義來說,網婚的性關係(虛礙性愛)是指所有與性有關係各種類型的網絡活動,但本文集中討論狹義地指兩個人透過同步信息煥起性慾的社交關係。而這種關係所帶來的是感官上及情感上的刺激,吸引雙方逐漸走進彼此倚賴的關係,參與者也會漸漸把網絡生活看為他實體生活的一部份或延伸部份,因此會稱他們虛礙性愛的對象為「網上丈夫」或「網上妻子」[14]。相比現實婚姻的形成,網婚參與者無需投入像現實婚姻般的資源在這網絡關係裡,只需要把自己的情感宣洩在網絡信息的對話當中,以獲取好像現實婚姻中的關注和情感依附。

 

若從愛與委身的角度,網婚通過一些涉及性的信息,提供對象愛與被愛的意志及情感交流。如果彼此能做到坦誠的分享,某個程度上能夠在關係裡有感情的交流,就像一對未婚夫妻透過電話越洋談情一樣。不過當我們使用婚姻來形容這種網絡性交往,是否已經到達婚姻的親密程度呢?

 

在婚姻關係中,聖經裡言需要有委身的愛為基礎之下,夫妻雙方建立親密的性關係。婚姻中「丈夫應當愛自己的妻子」(弗五25,28,33 ),「妻子順服自己的丈夫」(弗五22,33)表達出愛與委身是婚姻的基礎,然後以兩性肉體的聯合來表達出來(弗五31),婚姻更指向基督與教會之間神聖關係(弗五32)。故此性愛在聖經真理之下是在與神與人的盟約之下,委身於伴侶之間的具體行動,最終以達至「二人成為一體」合一為目標,成為完全[15]

 

比較之下,網婚中的虛礙性愛並沒有因著雙方的委身而有清楚界線,情感狀態方面其實仍然停留於網戀階段,類似等同於沒有性交的親密同居關係。從生理上來看,虛礙性愛並沒有肉身的親密性接觸,彼此的性慾是透過互動的言語挑釁來建構性愛場景,並沒有彼此連結的實涵[16]。但從人性情感出發,這種「性愛」關係具備心理上兩性結連的親密感[17],卻沒有了意志上彼此的委身和盟約的約束。因此在網婚下虛礙性愛能提供的不是真正的婚姻,只是現實婚姻的一項投射,乃是現實婚姻的影子一般[18]。網婚同樣具備現實婚姻人與人理性與情感的互動結連因素,卻是在電腦面對捉不住的關係,因為由始至終彼此的委身只是空談,關係沒有實際生活中彼此付出來維繫。

 

3.     夫妻間彼此專一 vs網絡的感情泛濫[19]

普遍現化社會都認同婚姻是以一夫一妻為單位的關係,而這點與聖經的教導是一致的,神設立婚姻時是以一個男人(亞當)與一個女人(夏娃)結合為單位,並且新約保羅教導也是這樣:「男子當各有自己的妻子,女子也當各有自己的丈夫。」(林前七2),裡面的男子與妻子原文都是屬於單數,表達出婚姻應是一男一女的關係[20]

當社會的群體價值都認同一夫一妻為應當夫婦關係時,網婚卻提供了一個「多伴侶」的另類「結合」。網婚「多伴侶」的特性是由於參與者在網絡上只是以符號、代號為代表自己,並且各人都可按己意、隨時獲得或更改自己的身份,無論名字、性別、個性等一切的轉換都是由參與者自行調動。因此一個參與者可同時擁有多重身份,例如他可以同時擁有男性及女性身份,只要以兩個不同名稱和特性去定訂這兩個身份,叫其他人不能知道這兩個身份是同一個人。故此參與者沒有顧忌去與不同的參與者發生網戀、虛礙性愛、甚至網婚,參與者本身可能都沒有意識到究竟網婚本身有沒有人數介入的限制,就像現實婚姻般限制了兩個人的結合。或是因著網婚的離合容易,所負的社會地位、經濟代價又比起現實婚姻低得多,所以網婚的參與者在尋找對象時會較為輕率和短視,由此產生的網婚只有量而欠缺質,彼此感情也是較現實婚姻膚淺得多。這樣的結果是導致網婚更不被社會大眾所認可和接納,只能在角落孤芳自賞,自我陶醉於邊緣小群當中。但我們卻不可忽略它,因為網婚在不知不覺間進入了喜歡上網的青少年當中,形成越來越多群眾參與,去挑戰傳統的婚姻價值觀。

 

四、            總結

筆者在本文中嘗試以聖經的婚姻觀來幫助我們探究網婚的本質,並對現實婚姻關係的影響。透過把基督教婚姻觀、一般社會大眾接受的婚姻觀,以及網絡婚姻之間作出比較,看見網婚確是一個有部份婚姻元素(例如:兩人言語思想的溝通、情感的互相表達)。過去我們多理解網絡為理性資訊的交流,但卻忽略了網絡同時間是一個提供人與人之間不同關係,理性和感情交流的平台,這是擴闊我們對網絡關係的認識。但與此同時,因為網婚欠缺現實婚姻中清楚兩性定位,伴侶間穩定的二人關係,以及表達委身的愛的性結合等婚姻重要元素,網婚採用「婚姻」來形容這網絡關係會引起社會,特別扭曲青少年人對婚姻本質的理解。

 

在探討過程中,筆者發現還有些問題需要進深探討,例如網婚應否需要加以規範?在倫理上是否應否要求參與者披露自己真實的性別,並要求網婚社群的管理人有責任核實參與者的性別?網婚社群的管理人又是否應該肩負這個倫理責任?這種核實制度在現今網絡的管理上是否可行?筆者認為在現今網絡倫理薄弱的情況下,這是基督教倫理最好時機為網絡上的性別混亂提供有效的規範和提醒,勾劃出一個清楚的性別角色定位及界線,並進深討論如何面對以上網婚所衍生的倫理問題。

 


許煜。《勇敢新世界 : 互聯網罪與罰 》。香港 : CUP, 2005

雪莉.特克著 ; 譚天, 吳佳真譯。《虛擬化身 : 網路世代的身分認同》。台北 : 遠流, 1998

彼得丹寧(Peter J.Denning)...等著 ; 劉盛銘譯。《新電腦時代 : 歡迎進入未來的電腦世界》。台中 : 晨星, 1999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7

Ben-Ze'ev, Aaron. Love online : emotions on the Internet. Cambridge, UK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Boulton, Wayne G.. From Christ to the World : Introductory Readings in Christian Ethics. Grand Rapids ; Michigan : Eerdmans, 1994.

 

  

 

孔令信:〈從網路到兩性〉第十六期  2000.10,下載自http://www.ncu.edu.tw/%7Ephi/NRAE/newsletter/no16/06.html

蔡祝青:〈網路上的性別倫理〉第十六期  2000.10,下載自http://www.ncu.edu.tw/%7Ephi/NRAE/newsletter/no16/04.html。 

黃有志:〈網路的兩性倫理〉第十六期  2000.10,下載自http://www.ncu.edu.tw/%7Ephi/NRAE/newsletter/no16/05.html

古斌:〈網絡空間裡的文字.慾〉,下載自http://www.fespress.fes.org.hk/newsletter/9/topic1.php

張小鳴:〈虛擬社群的男歡女愛〉,《電子報》-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5.11.26

下載自http://www.fespress.fes.org.hk/newsletter/9/topic2.php 

史雲峰,侯興宇:〈網絡倫理學初探〉2003-10-07,下載自http://www.ce86.com/big5.php?/lunwen/sociology/86/42.html

咖喱(教會傳道人) :〈駭客倫理〉,下載自http://www.fespress.fes.org.hk/newsletter/9/topic3.php

Catholic Internet EthicsSummarizing the conclusions and recommendations
given by the Vatican document "Ethics in Internet"

下載自http://vatican.pcentral-online.net/catholic-internet-ethics.html

蔡哲民:〈淺談網路倫理〉《信望愛論壇》,下載自http://www.fhl.net/21/2k0716-1.htm。 

董素蘭:〈21世紀資訊社會相關問題初探及建議〉,下載自http://www.ios.sinica.edu.tw/pages/seminar/infotec2/info2-17.htm

 

楊平,王悅承,蘇湘迅:〈互聯網倫理舉起 “看不見的手 ”〉《賽迪網-中國電腦報》,下載自http://big5.ccidnet.com:89/gate/big5/industry.ccidnet.com/art/35/20050803/302923_7.html 。

 

李論:〈虛擬社會倫理與現實社會倫理〉《中國論文下載中心》2005-11-17,下載自http://paper.studa.com/2005/11-16/20051116705.html

徐迎曉:〈網路發展帶來的倫理道德問題〉。

李論:〈網戀”及其倫理問題辨析〉《中國論文下載中心》2006-4-5,下載自http://www.lunwen86.com/lunwen/lunlidaode/3984.htm

羅民威:〈上網、迷網、互聯網〉《時代論壇》第650期,2000-2-13,頁1

網維:〈也談網上情緣〉《時代論壇》第650期,2000-2-13,頁2

淩子:〈網戀:一個不得不正視的世界性話題〉《北京青年報》,下載自http://www.exinxing.net/net/2002813145241.htm2002-7-1307:49

〈“網婚”,危險的遊戲 〉《人民日報》,下載自

http://cn.news.yahoo.com/020824/71/17qe3.html 8-2501:00

誰最熱衷"網婚",下載自http://sq.edu123.com/xiaoyuanhaibao/chapter-6-3.htm



[1] 網婚,危險的遊戲 星期天 825 01:00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文章來源:人民日報 資料來源:http://cn.news.yahoo.com/020824/71/17qe3.html

[2] 淩子〈網戀:一個不得不正視的世界性話題〉,《北京青年報》http://www.sina.com.cn20020718 07:49,下載自http://www.exinxing.net/net/2002813145241.htm

[3] 同上。

[4] 〈網路發展帶來的倫理道德問題〉

[5] 淩子〈網戀:一個不得不正視的世界性話題〉,《北京青年報》,20020718 07:49,下載自http://www.sina.com.cnhttp://www.exinxing.net/net/2002813145241.htm

[6] 楊平,王悅承,蘇湘迅:〈互聯網倫理舉起 “看不見的手 ”〉

[7] 張小鳴,〈虛擬社群的男歡女愛【1】〉 http://www.fespress.fes.org.hk/newsletter/9/topic2.php

[8] 張振宇,〈淺議“網路婚外戀”〉,《北大法律資訊網》http://www.iamlawyer.com 2003-11-18 09:38:28

[9] 思平,〈已經網戀了 還要網婚嗎〉,《天極E時代》。

[10]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7),頁314

[11] 雪莉.特克著 ; 譚天, 吳佳真譯,《虛擬化身 : 網路世代的身分認同》(台北 : 遠流, 1998),頁295

[12] 同上,頁301

[13] Aaron Ben-Ze'ev,. Love online : emotions on the Internet. (Cambridge, UK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123,216,227.

[14] ibis., 4-5

[15] Wayne G.. Boulton, From Christ to the World : Introductory Readings in Christian Ethics. (Grand Rapids ; Michigan : Eerdmans, 1994), 324.

[16] 雪莉.特克著 ; 譚天, 吳佳真譯,《虛擬化身 : 網路世代的身分認同》,頁317

[17] Aaron Ben-Ze'ev,. Love online : emotions on the Internet., 125

[18] 古斌,〈網絡空間裡的文字.慾〉下載自http://www.fespress.fes.org.hk/newsletter/9/topic1.php

[19] 許煜,《勇敢新世界 : 互聯網罪與罰 (香港 : CUP, 2005),頁75

[20]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