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福音事工的契機與挑戰

區嘉富

(2005629)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區嘉富神學網站

 

 

        隨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而要開放國內市場(其中包括了電訊業),加上流動網絡技術的突破與成熟的幫助,使國內在發展網絡時克服了受著有線網絡鋪設需時的限制,以致在可預見的未來,網絡(有線或無線)將會成為主要的溝通渠道之一。更肯定的,我們如能把握這機遇,網絡技術亦必能成為福音廣傳的有力工具。故此,如何預備及善用網絡,是我們當前應探索及了解的課題。

 

      回顧過去

        在眾多中國的福音傳播渠道當中,除了宣教士和國內傳道者親身到達不同地方去了解及服侍當地居民,也會透過福音廣播透過大氣電波去作鬆土和撒種的工作,讓他們對基督教信仰多些接觸,減少對基督教陌生的感覺,更透過扶助他們解決日常生活中的問題,建立基督教正面印象,預備他們的心靈去接受基督。但隨著九十年代互聯網在中國大陸的高速發展,廣泛性質的福音傳播方法有革命性的改變-網絡福音的事工興起。九十年代中,中國網絡福音事工的發展與互聯網在大學校園環境普及不無關係,早期青年學生、學者著重發展一些中文的文化思想網站和互動討論型的電子論壇、電子佈告欄(BBS)和新聞組(newsgroups),把自己的理念透過這些媒體彼此交流[1]。可惜因為八九年後政治氣氛的急劇轉變,大學內的言語空間受到政府一定壓力,反而他們透過互聯網無須像以前貼大字報般表露身份,因而減少了發表言論的風險,大大提高了大學生透過互聯網去瀏覽及發表個人的感受和自己的看法的吸引力。及後校園網絡開設了BBS的聖經版,提供他們討論關注議題的集中地,故此他們對信仰的疑問也浮現出來,例如「信仰與科學」便成為當時大學裡無神論者與基督徒爭辯的主題,同時間興起了如「方舟子」一些批判攻擊基督教信仰的名人。雖然起初網上辯論的過程帶有火藥味,卻引起知識分子的關注和信仰思考。自97年萬維網的出現,海外歸主的學人可透過它把他們信主的掙扎和克服過來的見證傳達到國內眾多的校園裡,他們開設的網頁也成為了他們、國內信主和對福音有興趣的人士彼此結誼的媒介,也回應了不少國內知識分子對基督教的疑問。

        互聯網的使用由最初的大學校園內,發展到大城小鎮都可以有上網的服務,甚至「網吧」的興起與流行,使到互聯網成為資訊交流的重要渠道。互聯網可以在福音廣傳中擔當著什麼位置呢?

 

        網上事工的優勢

1.     容易接觸知識分子、大學生等城市年輕一群

        在中國裡,福音廣播的對象是包括著所有階層和地區[2],機構把節目的定位往往取決於人數的多寡,並且聽眾在接收的時間和地域上受到較多限制。對於今時今日中國城市化的趨勢來看,互聯網成為新一代,特別是大學生,最快增長的資訊交流平台[3]。它已經深入商業及學術界每一個位置,使它成為知識分子對陌生的基督教有所認識的重要橋樑。鑑於過去知識分子對基督教所知很少,因此在九十年代中互聯網發展起步階段,基督徒知識分子主要針對聖經教導的權威加以澄清,並竭力地期望掃除過去他們所受的教育中對基督教的誤解,引介基督教成為早期在互聯網上討論方向。

        不過,隨著國內大學生福音事工不斷擴展,海歸派的學人及服侍大學校園的宣教士在不同的校園建立起學生團契,他們對栽培和訓練需求方面日益加增,因此越來越多基督教網頁提供實務性的查經資料、國外及香港的講道錄音,以及男女如何交往等去滿足大學生屬靈成長需要。另一方面,隨著互聯網不單在大學校園內普及,校園外附近也開設了私辦的「網吧」,把上網的人數不斷倍增。「根據中國互聯網路資訊中心的調查統計資料,到2002年一月份為止,中國有三千三百萬網際網路使用者,不過其中絕大多數是住在大城市並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4]。因著國內越來越多大學生畢業生投入社會,基督徒知識分子為主的城市教會相繼成立,因著他們慣於掌握網上資訊及擁有較高的教育程度,加上城市網路鋪設邁向成熟,除了傳統方法例如制作VCD、印刷屬靈書刊,網絡事工的發展也成為他們的一個支持。他們可輕易地及較為低風險地下載網頁的屬靈資源,擴闊他們對海外及國內其他地方的屬靈、教會及國際情況的眼界。

       

2.     多元化的供給,節省制作成本、互動性強,容易招募義工

        過去五十多年,福音廣播在福音受限制的區域產生重大的影響力,領了無數過去未曾聽聞福音的人歸向基督。隨著時代科技的進步,都市人越來越趨向使用互聯網去接收想獲得的資訊,收音機的使用也因此相應減少,互聯網成為一個中國東部較發達地區的福音渠道。在內容方面的比較,互聯網可以把福音電台的角色囊括在內,並且提供視覺圖象的資訊,以及讓受眾可以直接閱讀網上屬靈書刊。另一方面互動性增加是福音廣播所無可比美,同一時間受眾可以在不同地方、不同時間把他們的回應在一瞬間達到網站管理人那裡,讓彼此回應更加快速和便利;還有其他受眾可以觀看到整個對話的過程,對討論話題有更全面的認識。從制作成本著眼,它比起福音廣播及派發書刊所需投入資金低很多。投資一個電台發射站,單是購置設備耗費竟達至約七十五萬美元[5],耗時最少三年,還未計算在發射站內的人手開支;相反建立網頁的開支便少得多,首年的非人手開支約不到二萬人民幣,制作週期約一個月之內[6],並且無須聘用員工在遙遠的地方管理,管理員只需在總部辦公室或家中從事管理網站的工作。另外機構可招募義工來幫助在網頁設計和管理方面,比較管理發射站所需的專門技術和環境限制較少,這些好處不但幫助機構減省開支之外,也可以吸引更多有志透過網路傳福音的人才參與福音廣傳行列。

 

3.     讓家庭教會有機會在較安全情況下與社會保持對話

        80年代家庭教會因著政治因素而不能向外界公開她們的組織,但隨著98年家庭教會聯合發表三份文件[7],以公開的方式確定自己的信仰立場和原則。這第一次公開地表明自己的政教觀,反映出中國家庭教會有意識的公開化,給予動機去建立家庭教會網站[8]。隨著部分教庭教會成員抱著開放的態度去接觸大眾,網站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平台讓外界和家庭教會彼此認識,同時無需要表露成員的身份,因而減輕被政府捉拿或干預的風險。

 

      網上事工的困難與契機

1.     缺乏軟性文化及生活見證傳遞的網站

        除了不少海外的華文網站正在服侍,近兩三年國內自制的網站也不斷興起參與服侍。在芸芸眾多的基督教網站中,內容大致上包括:網上福音廣播、網上刊物、培訓課程資料上網/下載、線上福音小冊子、網上中國消息資訊發放、網上聖經及研經工具等[9]。如果是較為佈道性質的網站,內容性質便趨向衛道、護教手法去陳述基督教信仰,或在留言版回應信徒及未信者的疑問及質詢。由此可見大多數的網站都是以信徒為對象,基督教色彩太濃,令到未信者有意無意地避開基督教的網站。為著提高未信者接觸福音的機會,讓未信者在瀏覽一般生活性資料時,間接地接觸到與福音有關的資訊。例如:信徒可設計在談嗜好的網頁上,分享見證,再轉駁到其他福音網站上[10];或者可以成立一些新聞、財經、生活或其他資訊網站,當中刊登部分以基督教信仰的角度去分析的評論文章。另外表達合宜的個人見證能打動人心,及引領人歸向救主,認罪悔改,故此建立國內見證網站,指導人如何在網上書寫有效個人見證,能幫助信徒在網絡中有效地作傳福音作見證。

 

2.     缺乏牧養性的講道

        因著網絡是一個全面開放的資訊平台,不同信仰、觀點的網站都滿佈網絡的每一個角落,良莠不齊,就連基督教網站也有類似的情況。因著越來越多的年輕基督徒知識份子投入網路福音傳播和在網上作思想交流,大量的不同的宗派和多元化的神學取向迅速浮現,並逐漸凸顯神學上的張力和分歧,基督教內福音派基督徒漸漸開始需要面對各種異質信仰(異端、極端等等)的衝擊[11],引起在辯道中對聖經的正確看法感到無所適從,主要問題出在國內教會牧者大都沒有受過正規的神學訓練,面對年輕基督徒知識份子在網上的討論難以參與,往往傾向倚靠摩羅、尹振球、余傑、任不寐等基督徒學者作出回應[12],主要仍然圍繞一些自由、民主等議題,進不到心靈牧養的境界裡。即管在一些有名的網站裡有頗多的生活性或專題性文章,卻甚少國內教會牧者透過講道就著他們有興趣的問題帶進福音,而在國內教會工人荒的情況下,集中服侍大學生或畢業生的福音機構需多花功夫在網頁內容上,把一些資深牧養知識分子的牧者講道上載,加以針對網上問題來整理主題,使到更多國內的基督徒知識分子得著適切的喂養和教導,而不單只提供神學知識的教材、主日學課程或生活指導等這些文字性資料。

 

3.     受到政府調查和監控

        或許這一點是國內網上福音事工最大的發展限制,因為中國政府對於網上資訊是有所監管的。在法理上,政府要嚴格執行網路新聞發佈的有關規定,對網站要實現歸口管理、分級負責[13]。國內網站未經批准,不得自行採寫和發佈新聞,目的將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網路散佈的反動和非法的資訊從網上清除,對觸犯法律的要進行法律制裁[14],不過這些「反動」和「非法資訊」的界線在國內並不清晰劃分。在技術上,政府會傳統做法主要是封鎖政治性、社會性新聞的內容。故此每當宗教信仰的問題(例如法輪功)或遇上敏感時期(例如每年五六月份)惹起中國政府關注,網絡的自由度便會收窄,信仰網站和它所貼上的資訊便有所牽連。政府手法上不一定採取逐點監控形式,反而引發國內網絡供應商「自我審查」[15],他們為了免受不必要的牽連,其尺度往往比政府的更加收緊,一些相關的宗教性網站也會被封鎖,留言版的內容也會被刪除、封鎖或過濾。過往有兩間大型搜尋器網站曾經嘗試規限宗教性網站的搜尋結果[16],減低了基督教網站的曝光率,簡接使信徒和未信者未能得知有關網頁。另外假若網站在國內制作和安設,制作者要冒被公安或國安搜查並被逮捕的風險,對於在海外安設的網站,中國公安當局透過名叫金盾的過濾系統,令中國網民難以接觸它們[17]。有時政府為著要過濾某些宗教字眼,使到基督教網頁被過濾及網民不能登入[18]。這些種種的困難都對國內網絡福音事工發展增加障礙。

        不過,政府對基督教網站採取的態度並非針對打擊對象,只是部分官員或網絡管理人在中央政府嚴打「邪教」之下對宗教性網站採取寧枉無縱的干預,除非國內的網路警察在過濾資訊中發現網站的內容(包括留言版)含有被禁止的網絡詞匯[19],一般情況下他們很少理會網頁的存在。還有網站的知名度不單只可透過搜尋網站提升,更重要是該網頁在教會內、團契內的口碑,才能在芸芸眾多的網頁之下吸引知識份子使用,甚至介紹給身體未信的朋友、同學。至於網址版過濾問題,管理人可不時把網址改動到另一個位置,使到網站能脫離被政府過濾的黑名單,只要在更改之前做好宣傳工作便問題不大。

 

      反省: 互聯網在中國福音事工的角色

1.     明白知識分子信徒需要的「探熱針」

        無論過去和未來數年,我們可以相信知識分子仍是互聯網的常客,並且隨著網站開設的成本不斷降低,以及他們越來越掌握互聯網管理及使用的知識,使到國內網站主題及形式更加多元化,會像國外的網上電台、電視般興起新一代知識分子投入網絡熱潮。當中的國內牧者不單可以牧養自己聚會點的知識分子信徒,也可以藉著網絡讓未曾接觸基督教的學者、大學生及中上階層人士了解基督教為何物,同時也讓牧者從留言版、電郵回覆等途徑觀察到現今知識分子信徒的需要及時下流行的觀念,拉近牧者與他們之間的距離,更能全面地明白及適切地牧養他們。

 

2.     新一代的牧者培訓渠道

當基督教網頁的版面及內容質素不斷提升,不單擴大基督教文化和價值觀在中國社會的影響力,更可遙距訓練廣闊中原城市地區的牧者,特別一群有一定學識、能自學的牧者[20]。如若華人神學院、聖經學校發展更多免費或國內教會負責得起的正規神學課程,將培養更多擁有全面聖經與神學認識,能牧養知識分子的年輕牧者。從長遠著眼,隨著港澳台及國外的正規神學課程在國內知識分子中的認受性逐漸提高,因著正規神學教育發展的差距,「三自」的神學系統很可能被邊緣化,而非「三自」教會對教牧的認可也會走向制度化。另一方面,因著遙距網上課程與神學教授親身進入從事培訓工作相配合,使到一群知識水平較高的牧者得以起來,整體國內教會在牧養質素和神學發展上與國外教會的差距將會逐漸收窄,對中國本色化神學作出貢獻。

 

        總結

        過去基督徒在中國網絡事工上付出了不少努力,為著回應當代未信者的提問和挑戰,以及照顧信徒的身心靈作出不少貢獻。現今在中國,網絡發展的速度簡直一日千里,縱使網絡事工在國內曾經受到技術上、政治上、教會能力上等種種限制,但假若我們把握國內教會對中國處境的熟識,以及國外教會和神學院屬靈資源的豐富,並且把知識分子基督徒定為目標群體,相信中國網絡福音事工對中國教會發展產生重大影響。

 

書目及互聯網上文章

Knight, Will. “Google omits controversial news stories in China”. 2004/9/21. From http://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ns?id=dn6426

《中國家庭教會各教派聯合呼籲書》、《中國家庭教會信仰告白》和《中國家庭教會對政府、宗教政策及三自的態度。中國:家庭教會,1998

《遠東廣播事工》。2005/6/8。下載自http://www.febcchinese.org/html/FEBC-program.htm

上海万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智強型企業服務套餐》2005/6/8下載自http://www.wforu.com/pages/taocan.asp。 

中國江西網。《網路傳播監控的難點及對策》。2004/7/20。下載自http://www.jxcn.cn/34/2004-7-20/30038@102581.htm

江志強《參網民對產品廣告關注程度普遍高於非網民》人民網2005/6/8下載自http://media.people.com.cn/BIG5/40754/3412742.html

自由亞洲電台《中國政府加強網上封鎖》2005/5/2下載自 http://origin.rfaweb.org/cantonese/xinwen/2005/05/02/china_internet/

何山。《中國1041個被禁止的網絡詞匯》。多維新聞,2005/5/25。下載自http://www5.chinesenewsnet.com/MainNews/Opinion/2005_5_24_19_18_34_140.html

辛德賢。《中國網絡發展近況及福音事工的展望》。國際福音證主。2005/6/8。下載自http://www.ccchina.org/GenericStyles/Content_netpfc.asp?ID=8913&PaperID=0080

明報《中辦禁內地傳媒異地監督》7/6/2005下載自http://www.mingpaonews.com

美國之音(VOA) 《專家談中國網際網路自由和管制》2002/8/27下載自http://internetfreedom.org/gb/articles/1102.html。 

國際遠東廣播《遠東通訊》2005/2下載自http://www.febcchinese.org/html/skywaves-02-05P2.htm

基甸〈《我們時代的精神困境--關於信仰問題的對話》:摩羅、尹振球、余傑、任不寐對話,基督徒網路文帖存檔〉墨弟轉帖于宗教論壇2000/11 下載自http://noah.ccim.org/htdocs/archive.nsf/47bb098f11b6095885256207004f45a6/130963fba4f6fa4d852569bc006dc610?OpenDocument&Highlight=0,_l2f9u04ttrg_

基甸。《中文網路與基督福音》。基甸連線。2004/3/5。下載自http://www.kxwsl.com/ReadNews.asp?NewsID=460

新民。《網路福音事工之淺見》。2003/11/23。下載自 http://www.chillicity.com/publishhtml/7/2003-11-23/20031123093433.html

劉平。《家庭教會及其世俗政治秘密》。公法評論(轉自維真網) 2005/6/8。下載自http://www.gongfa.com/liupingjiatingjiaohui.htm

鄭建文。《電子世界中的福音外展事工》。2001 。下載自http://www.hudsontaylorcentre.com/TLink/issue6/6_2.html

蕭強。《中國資訊封鎖和反封鎖分析》。大紀元專訪。2004/4/20。下載自http://www.zhongguohun.com/viewpoint/story/2004/041902.html



[1]基甸:《中文網路與基督福音》,基甸連線,(2004/3/5),下載自http://www.kxwsl.com/ReadNews.asp?NewsID=460

[2] 《遠東廣播事工》,(2005/6/8),下載自http://www.febcchinese.org/html/FEBC-program.htm

[3] 「網民上網花費時間,從01年平均花5小時左右,發展到04年將近9小時。互聯網是在大學生群體裡面排名第一的媒體接觸高達83.3網易在大學生群體裡面,是全中國排名第一。」參江志強:《參網民對產品廣告關注程度普遍高於非網民》,人民網,(2005/6/8)下載自http://media.people.com.cn/BIG5/40754/3412742.html

[4]美國之音(VOA):《專家談中國網際網路自由和管制》(2002/8/27) ,下載自http://internetfreedom.org/gb/articles/1102.html。 

[5] 國際遠東廣播:《遠東通訊》,(2005/2),下載自http://www.febcchinese.org/html/skywaves-02-05P2.htm

[6]上海万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智強型企業服務套餐》,(2005/6/8)下載自http://www.wforu.com/pages/taocan.asp 

[7] 《中國家庭教會各教派聯合呼籲書》、《中國家庭教會信仰告白》和《中國家庭教會對政府、宗教政策及三自的態度》,(中國:家庭教會,1998)

[8]劉平:《家庭教會及其世俗政治秘密》,公法評論(轉自維真網)(2005/6/8),下載自http://www.gongfa.com/liupingjiatingjiaohui.htm

[9]辛德賢:《中國網絡發展近況及福音事工的展望》,國際福音證主(2005/6/8),下載自http://www.ccchina.org/GenericStyles/Content_netpfc.asp?ID=8913&PaperID=0080

[10]鄭建文:《電子世界中的福音外展事工》,(2001),下載自http://www.hudsontaylorcentre.com/TLink/issue6/6_2.html

[11] 基甸,同上

[12]基甸:〈《我們時代的精神困境--關於信仰問題的對話》:摩羅、尹振球、余傑、任不寐對話,基督徒網路文帖存檔〉,墨弟轉帖于宗教論壇,(2000/11),下載自http://noah.ccim.org/htdocs/archive.nsf/47bb098f11b6095885256207004f45a6/130963fba4f6fa4d852569bc006dc610?OpenDocument&Highlight=0,_l2f9u04ttrg_

[13] 明報:《中辦禁內地傳媒異地監督》,(7/6/2005),下載自http://www.mingpaonews.com

[14]中國江西網:《網路傳播監控的難點及對策》(2004/7/20),下載自http://www.jxcn.cn/34/2004-7-20/30038@102581.htm

[15]蕭強:《中國資訊封鎖和反封鎖分析》,大紀元專訪,(2004/4/20),下載自http://www.zhongguohun.com/viewpoint/story/2004/041902.html

[16] Will Knight , “Google omits controversial news stories in China”, 2004/9/21 . From http://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ns?id=dn6426

 “Researchers at Dynamic Internet Technology (DIT), a US company that provides technology for circumventing internet restrictions in China, have discovered that the recently-launched Chinese version of Google News omits blocked news sources from its results. In the past, other search companies have also been accused of supporting Chinese internet controls. In 2002, for instance, Yahoo's Chinese search engine was modified to provide only limited results for queries related to the banned religious group, Falun Gong.”

[17]自由亞洲電台:《中國政府加強網上封鎖》,(2005/5/2),下載自 http://origin.rfaweb.org/cantonese/xinwen/2005/05/02/china_internet/

[18] 何山:《中國1041個被禁止的網絡詞匯》,多維新聞,2005/5/25,下載自http://www5.chinesenewsnet.com/MainNews/Opinion/2005_5_24_19_18_34_140.html。 

[19] 何山,同上。

[20]新民:《網路福音事工之淺見》,(2003/11/23),下載自 http://www.chillicity.com/publishhtml/7/2003-11-23/20031123093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