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委們應投白票對唐大失望對梁大戒心

蔡少琪

無投票權的市民

 

寫作日期:9-3-2012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信仰與時代(反省篇)

積極面對特首選舉的惡鬥和鬧劇:

不能灰心!香港的良善力量要站起來!

 

 

無誠信、有奸詐的人不應當特首

距離特首選舉日越接近,市民對這次小圈子選舉就越失望、越痛心、越憤慨、越憂心。三位曾是香港政府高層的領袖,卻分別被屋宇署、廉署和立法局調查。唐英年先生的「僭建門」事件和曾特首的「款待門」事件讓廣大市民失望,兩位現任和曾任香港政府中最高管理位置的人,原來在避嫌和私德上讓人失望,讓普羅大眾加深了上層社會官商勾結的形象,對將來香港政府施政和威望有極大的打擊。但梁營前後自相矛盾的說法和做法,與黑社會聯繫去積極收集黑材料等手段,實在讓人充滿寒意、戒心和憂心。李怡說得好:『謊言,裙帶,加上「黑社會也有愛國的」,這些「黑社會主義」的特色,莫非也隨貪腐一樣,漫入香港?』作為一位基督徒市民,我同意何俊仁的看法:「不排除投白票或離場,以抗議小圈子選舉。」

 

不要讓惡鬥手段籠罩香港媒體

香港媒體在發掘知名人士私隱上遠遠超於很多國家的道德和法律尺度,在某些事件的嘩眾取寵表達實在是相當過分的。但整理來說,在大是大非和牽涉香港和國家大利益的事情上,香港媒體一貫有敢於追求真相,敢於以公平公正的原則去報導各方面的事實。但這優美的作風在這次特首選舉中受到極大的破壞!有些以前被公眾認為較為中肯的報章媒體陷入了分黨結黨偏私的陷阱裡。支持唐營的媒體,不敢公正地談論他的能力和失德!支持梁營的媒體不斷攻擊曾唐,積極協助散播黑材料,但卻對梁和梁營前後矛盾,利益衝突的嫌疑與黑社會聯繫的惡手段,卻不加以責備,反而主動加以維護。這實在讓我們對媒體的發展充滿憂心!作為基督徒,我不但為到特首人候選人是否合適憂心,我更憂心的是,惡意私黨式鬥爭文化會否嚴峻地侵入香港社會和媒體陣營。香港社會的基石之一,就是有敢於追求真相,高舉公正公平原則,不畏權貴的媒體文化。若大報和大媒體都要依附權貴才能生存,都要阿諛奉承,香港的前景堪虞!

 

不要為權勢和陰謀折腰,不要以權謀私

在家國有難時,在眾人鴉雀無聲和迷失時,在中國歷史上出現過很多有風骨的領袖。文天祥的正氣歌說得好:『天地有正氣…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生死安足論。』有風骨的領袖要站出來,林則徐說得好:『苟利國家生死,豈因禍福避趨之!』深受國內外學者欽佩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前副院長李慎之晚年時,在1999年的國慶日寫了〈風雨蒼黃五十年--國慶夜獨語〉致江澤民的公開信。信中批判到,自『六四』以後,中國政府停止了對『專制』的反思。他指出『難道是中國無人嗎?不見得。這主要是領導人禁止人們知道,禁止人們思考造成的。當局不開放檔案,二不許進行研究。它的代價是全民失去記憶,全民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他在〈中國文化傳統與現代化--兼論中國的專制主義〉一文指出中國雖然經濟大大進步,但『中國人的政治文化變化很少』:『證據真是隨處可見,只要打開電視,翻開報紙,看看上面的新聞報道和評論文章,都是只見千士之,不見士之諤諤。又比如,現在的社會,真可以說是貪污成風,賄賂公行。而所以能出現這種現象,又是因為存在著廣泛的以權謀私的可能性,而所以可能大規模地以權謀私又必然因為公權力行為缺乏公開性或透明度的結果。這恰好就是專制主義存在的明證。』文章結束時,他引用孟子的『雖千萬人,吾往矣』,提出中國必須走否定專制主義的道路!香港正站在十字路口,在媒體能發聲的,在社會有崗位的,在小圈子選舉能投票的,你們是『千士之諾諾』,定是『一士之諤諤』呢?

 

對敗德說『不』!對陰謀陽謀說『不』!

敗德可惡!機心更可!眾高貴的選委,在投你們小圈子的神聖一票時,你們是為了自己的財富、利益、將來的富貴而投,定是你們真的不為五折腰,不是為親近權勢而投,而是真心為香港市民而投,能問心無愧,能頂天立地,能認同你們的候選人不是敗德的人,不是充滿機心可的人嗎?若果是不能,我們就應該投白票!讓香港有另有選擇!起碼不是香港人已經非常失望,非常憂心的人物。我想起孟子的洞見:『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樂以天下,憂以天下,然而王者,未之有也。』真正作領袖的必須是『憂民所憂、痛民所痛、樂民所樂』的人!作為基督徒,我祈求神能給我們一位對上天有敬畏,對己心有清心,對百姓有愛心的領袖。特首選舉已經是大醜聞了,不要讓醜聞變成悲劇,變成黨爭,變成文革式的陰謀陽謀批鬥。神是能將壞事變成美事!這次慘痛的教訓,讓香港市民深深憎厭小圈子選舉。民主選舉不是完美,但卻是更公平更透明更有公信力的制度!無論結果如何,孫中山先生的遺言仍要激勵我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香港的良善力量不能灰心,只能奮鬥,只能站出來,只能擁護良心和公義行事!讓聖經的教導和應許激勵我們:『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加 6:9;詩1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