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約難題專文:掃羅交鬼(撒上二十八3~25

葉應霖

[指導老師﹕謝慧兒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葉應霖學網站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1. 引言

記載在撒母耳記上廿八章的「掃羅交鬼」敘事,全長只有二十三節,但它引起的詮釋爭論卻是非常的大。聖經裡的敘事,通常都會留下一些的細節空隙(Gap),去讓讀者投入思考,但「掃羅交鬼」事件的空隙卻特別多。[1] 另一方面,它又牽涉敏感的死後靈魂題材,故學者在詮釋經文時,面對特別多的困難。

 

筆者相信這段經文的關鍵爭論,是在於那鬼魂是否真正的撒母耳。無論答案是真還是假,它的確帶來不少釋經與神學的問題:

 

若那鬼魂真是撒母耳,他是從哪個地方而來?作為神忠心的僕人,撒母耳死後究竟在哪裡?是否有一個善人的陰間?人死後究竟會變成怎樣的狀態?究竟是誰有能力去呼召撒母耳,在死後重新來到人間?是耶和華還是魔鬼撒旦?根據摩西律法,神曾明確指出交鬼問卜是一項極大的罪行,神為何容許這件事發生?難道神會透過這種交鬼的方式,對人講說話?

 

      另一方面,若那鬼魂不是撒母耳,經文的敘事者(Narrator)為什麼不明說呢?究竟是魔鬼假扮撒母耳,還是交鬼婦人欺騙掃羅呢?魔鬼偽裝成撒母耳,並重申撒母耳於第十五章對掃羅的審判,並肯定以色列的國權經已賜給大衛,於牠有什麼目的與意義呢?這種對魔鬼撒旦的認識,又是否與舊約聖經的啟示進程一致呢?

 

要知道那是否撒母耳,我們還要面對一堆問題:為什麼聖經要記載這個事件?細心研讀撒母耳上廿七章至撒母耳下一章,筆者發現聖經編修者(Redactor)原來將圍繞掃羅與大衛的事,巧妙地作出了一個非時序(Non-Chronological)及非按地理(Non-Geographically)編排,致令「掃羅交鬼」這記載,夾縫在大衛投奔非利士陣營之中(廿七章、廿九章與三十章),而非在三十一章之前。筆者相信,了解這位編修者的動機,正是解開撒母耳鬼魂之謎的「鑰匙」!

 

      以下是解決這難題的三個可能方案。第一個的可能性較低,支持的學者也較少,故筆者只會略為評論。第二及第三個方案的可能性相對較高,筆者亦會用較長的篇幅去分析當中的理據。

 

2. 可能方案一:交鬼婦人欺騙掃羅

      這個方案認為,整個事情都是交鬼婦人的「把戲」。由始至終都沒有任何鬼魂,交鬼和行巫術的事全是騙人的。支持這看法的人,認為掃羅既沒有看見什麼,他所知道的,只是根據交鬼婦人所講的。[2] 所有人都知道撒母耳責備掃羅的話,婦人只是記得而照樣重述一次罷了。[3]

      然而,筆者認為這方案的可能性非常低,因為聖經無理由在此報導一則欺騙事件,而又絲毫不加上任何的評論或詮釋。這種手法亦未曾在聖經出現。在整卷撒母耳記裡,交鬼婦人不是重要的角色,詳盡報導她精湛的演技,有什麼意義呢?若婦人真是騙子,聖經一定會會清楚指出的。[4] 故此筆者認為這個方案不成立。


3. 可能方案二:魔鬼偽裝成撒母耳

      第二個可能的方案,就是那鬼魔並非真的撒母耳,而是魔鬼撒旦或牠的鬼魔偽裝而成的。以下是它的主要理據。

 

    第一,根據摩西律法,耶和華禁止以色列人參與一切交鬼和行巫術的。[5] 掃羅也曾在國內剪除一切交鬼和行巫術的人。耶和華知道以色列人需要尋求指引,故祂已經設立先知,讓他們藉此尋問祂,而並非仿傚當地迦南人的傳統,去尋求鬼魔與巫術的力量!既然一切交鬼的行為都是違背神的心意,交鬼婦人又怎可能有權去把神忠心的僕人撒母耳招上來呢?

 

       第二,根據經文:「掃羅求問耶和華,耶和華卻不藉夢,或烏陵,或先知回答他。[6]   神已經斷絕與掃羅一切的關係,又怎會突然對他說話呢?

 

     第三,雖然那鬼魂的說話,與撒母耳先前於第十五章的內容一致,但這卻不能證明,

那鬼魂一定就是撒母耳。根據新約聖經,一個被鬼附的使女也能介紹保羅是「至高神

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她的話雖然正確,但她卻是倚靠鬼魔![7] 摩西也曾警

告以色列人,要提防那些引領他們隨從別神的假先知,不要被他們的神蹟奇事迷惑!

多珥的婦人就是以色列人要防避的!因她是交鬼和行巫術的,干犯摩西律法,引領以色

列人離開先知,不尋問耶和華!

 

       第四,根據歷代志上十章13-14節:「這樣,掃羅死了。因為他干犯耶和華,沒有遵守耶和華的命;又因他求問交鬼的婦人,沒有求問耶和華,所以耶和華使他被殺,把國歸於耶西的兒子大衛。」明顯可見聖經對掃羅交鬼的評價是負面的,亦從未承認那被招上來的就是先知撒母耳。[8]

 

      根據陳終道,以上的經文都是直接講論交鬼,故與掃羅交鬼這段經文有直接釋經上

的關係。一切嘗試引論其他聖經,去支持鬼魂是真撒母耳的理據,都是軟弱無力的![9]

 

      第五,經文第十九節記載鬼魂向掃羅說:「明日你和你眾子必與我在一處了」。

然而根據新約聖經路加福音十六章19-31死了的財主也因有深淵隔開,而不能與拉

撒路同在一處。[10] 掃羅明明是一個敵擋神旨意的人,他怎會在死後與神忠心的僕人撒母

耳同在一處呢?這明顯是鬼魔欺人之言! 另外,根據同一段的經文,正如亞伯拉罕

容許拉撒路從死裡復活,並到財主的父家去見證,神也不會容許撒母耳上來向掃羅說

話。[11]

 

     最後,留意除了這段經文,聖經再沒有任何死人從陰間上來,向活人說話的記載。

 神當然有能力及主權,破例差撒母耳上來向掃羅說話。但細讀經文卻發現內容無非是重申過往的警告與責備,沒有任何新的訊息。既然沒有特別重大的使命,神為何要違反靈界的管理定律,讓先知撒母耳透過交鬼婦人去向人顯現?[12]

 

      總結以上的論點,那隻鬼魂不可能是真的撒母耳,因為這是違反耶和華頒布的律法;又因神已決定不會再向掃羅講說話,故此悖逆神的掃羅,是不可能透過交鬼這方式,去重新得到耶和華指引的。歷代志也同意這一點。另外,根據新約的經文,我們見證鬼魔亦可以附上人身,說出類似神僕應說的話。

 

 

      分析以上的理據,筆者認為其解經有幾個重點特色。第一,在詮釋掃羅交鬼經文時,它的進路是強調交鬼之邪惡性,先於其他可能的釋經角度。透過專注那客觀被耶和華禁止的交鬼行為,善良的先知撒母耳固然就不可能出現在當中了!

 

      第二,它著重新舊約經卷之間的神學互通性,強調敘事本身的內容,必須符合新約有關鬼魔與死後世界的神學。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側重神學進路的釋經(Theological Approach)。然而這樣片面的釋經,卻忽視了來自敘事鑒別學(Narrative Criticism),以及編修鑒別學(Redaction Criticism)的觀點。[13] 這樣,不但錯過了敘事者在故事時間、地理及人物角色上作出的鋪排,更犧牲了研究早期舊約,尤甚是以色列立國早期的神學傳統,以及編修者(Redactor)於撒母耳記上第廿七章至卅一章,刻意將掃羅並大衛的事蹟交錯編排的用意。

 

      筆者相信,唯有兼具以上的詮釋角度,才能正確解釋「掃羅交鬼」這事件。讓我們看看第三個可能的解決方案。

 

 

 

 

4. 可能方案三:鬼魂真是撒母耳

      第三個可能的方案,就是那鬼魂真的(或甚有可能) 是撒母耳。它的主要詮釋理據,在於將整段掃羅交鬼的經文,置放在撒母耳記上廿七章至撒母耳下一章的詮釋框架,並著眼聖經對比掃羅與大衛「屬靈旅程」的角度。

 

 

4.1 從對比掃羅與大衛歷程的角度

      首先,讓我們了解掃羅交鬼這事件的歷史背景。留意經文的第4節:「非利士人聚集,來到書念安營;掃羅聚集以色列眾人在基利波安營。」然而戰役的真正起點,應該是廿九章1節:「非利士人將他們的軍旅聚到亞弗;以色列人在耶斯列的泉旁安營。」非利士人的軍隊在南部的亞弗聚集,然後向北部的耶斯列谷出發,並在書念安營。[14] 所以根據時間與地理的邏輯,掃羅交鬼這事件應該發生在第廿九章及卅章之後。

 

      另一方面,當時大衛可謂身陷險境。根據撒母耳記上第廿七章,大衛為了逃避掃羅的追殺,便投奔了非利士人亞吉,成為他的雇傭兵。大衛這個行動,卻令他有機會與掃羅及以色列人,在戰場上正面交鋒!慶幸非利士人的首領懷疑大衛的忠誠,大衛才能脫離這困局,回到南方。但當大衛回到南方的洗革拉時,卻發現亞瑪力人已經攻破洗革拉,並擄走了城內的人!跟從大衛的人都為自己的兒女苦惱,甚至想殺死大衛!

 

      這時,對比掃羅與大衛的場景已經完成。事實上,自從掃羅違抗神的命令,沒有滅盡亞瑪力人之後,掃羅與神的關係就一日比一日差,但大衛卻越來越與神同行;掃羅多次要殺大衛,但大衛卻兩次不殺掃羅;掃羅抗命不去滅絕亞瑪力人;大衛則全力擊殺亞瑪力人[15];掃羅為了追殺大衛,竟將挪伯的祭司全數殺死,但大衛卻保護那唯一生還的祭司亞比亞他,並開始凡事求問耶和華。[16] 靠著以弗得,大衛與神的關係亦因此變得更親密。

     

      掃羅的光景卻恰好相反。經文第3節說:「那時,撒母耳已經死了」。面對非利士人的軍隊,掃羅感到極其懼怕。除了是因非利士人龐大的勢力之外[17],更可能是因為無論他用任何的方式去求問耶和華,「耶和華卻不藉夢,或烏陵,或先知回答他。[18] 掃羅危在旦夕,又朿手無策,這時他想起他的「多年好友」──撒母耳。[19] 事實上,掃羅雖然曾下令禁止交鬼與行巫術,但當時的以色列人及迦南人,似乎還會向已故的祖先或死人行獻酒之禮或其他巫術儀式,以尋求亡靈的保護及指引![20] 掃羅走至窮途末路,決意違反他曾親自頒布的命令,向交鬼婦人求問!

 

      對比之下,同樣面對重重危機的大衛,卻專心倚靠耶和華,並成功將亞瑪力人所擄去的財物全部奪回,又救回所有的人。[21] 筆者相信,聖經記載掃羅交鬼這事件,是要對比掃羅與大衛在與神關係上的分別。換句話說,整段掃羅交鬼的重點,是掃羅繼續不斷地犯罪,悖逆他的神!交鬼婦人當然不是正人君子,但這段記載的主角是掃羅,不是其他人!

 

      事實上,筆者相信聖經故意簡化整個交鬼的過程,是因為交鬼並非這段經文的重點!須留意的是,經文對交鬼婦人並沒有負面的評論,她甚至比掃羅更在意去遵守律法!雖然有解經家認為,婦人在最後曾為掃羅執行一些宗教儀式,但根據經文的脈絡,聖經在這裡要指責的對象,應該是掃羅而不是交鬼婦人。

 

      根據這個方向,其他交鬼的細節也就不重要了。例如撒母耳的鬼魂,是否附在婦人身上去講話?究竟掃羅與鬼魂對話時,婦人是否在場?是否只有婦人見到撒母耳,而掃羅只聽到撒母耳的聲音?兩個侍衛是否完全感覺不到什麼?[22] 這堆圍繞交鬼的細節,都因作者並非意圖解構交鬼的過程而省去了。交鬼固然是否違反律法,被神所憎惡。但聖經記載掃羅交鬼,是要表達他悖逆神的嚴重程度,已達到一個無可救藥的地步,以致神放棄他,揀選了大衛!

 

 

4.2 從原文釋經的角度

      另一方面,經文的用字亦留下處處的證據,去支持那是真的撒母耳。首先留意第13節,當掃羅問婦人看見什麼時,婦人對掃羅說:「我看見有從地裡上來。(中文和合本) 原文「神」這個字是'elohiym( ),在舊約可以指世界最崇高的神,亦可以指外邦的假神。但根據上下文的意思,這裡應該不是指耶和華獨一真神。參考聖經 'elohiym眾數的用法,筆者相信這裡可能是指滿有威嚴的神明、「審判官」、或是有權威的人物。[23]

 

      所以,婦人在第12大聲呼叫的原因,可能是撒母耳在神的容許下,竟在婦人還未開始任何招魂儀式之前,就顯現了!婦人看見那鬼魂身穿長衣,就更心知不妙。筆者相信,婦人在此時已知道那鬼魂是撒母耳。她亦知道這次絕對不是一般的招魂,因為被全以色列人敬重的祭司、先知與士師撒母耳,已經「不請自來」。[24] 婦人心知這撒母耳的鬼魂,絕非在她的掌握之中,驚惶的她便用了'elohiym去稱呼撒母耳。這亦解釋到為什麼她能認出掃羅,因為除了掃羅王,還會有誰斗膽招撒母耳的鬼魂上來?

 

      另一方面,聖經在第13節後,就再沒有用'elohiym這個字去稱呼那鬼魂,而是用直接用「撒母耳」。若聖經作者有意表達那鬼魂是魔鬼假扮的,他大可以繼續沿用'elohiym,但他卻沒有這樣做。[25] 相反聖經卻記載那鬼魂,有力地在16-19節四節經文中七次使用Yĕhovah的稱號,強調神是那位與以色列立約之獨一真神![26] 這更令人想到,這鬼魂極有可能是真的撒母耳![27]

 

 

 

 

 

4.3從神學發展的角度

     最後讓我們從舊約神學發展的角度去窺探這段經文的意思。首先,舊約清楚指出人死後還會有生命,並去到「陰間」(Sheol)[28] 陰間裡面漆黑一片,塵埃滿布[29] 它在地底之下,故掃羅說「招撒母耳上來」。[30] 值得留意的是,義人與惡人都會下到陰間。[31] 但義人卻相信神有一天會救他們離開它。[32] 但以理書更暗示將來會有很多人從陰間復活。[33]

 

   另外,參考舊約早期的著作,陰間裡是沒有賞罰之分的。[34]留意Sheol 與新約另一個字Hades(地獄)的意思不同,它不是指靈魂的永恆住處。[35] 值得注意的是,陰間裡義人與惡人分住的觀念,要去到兩約之間的猶太著作,才開始出現。[36] 個別學者更相信這觀念是耶穌論述財主與拉撒路比喻的基礎。[37]

 

   故此筆者認為,撒母耳死後的靈魂,在神安排下從陰間「上來」,是合乎以色列人當時對死後靈魂與陰間之觀念的。

    

     另一方面,撇開難以定準寫作時間的約伯記,魔鬼撒旦在舊約早期的啟示過程中,它的意思只是敵擋(adversary , 希伯來文śggn),而未發展去到一個擁有位格的邪靈。[38] 去到舊約較後期的著作,牠才以一個控告神子民的位格角色(accuser)出現。[39] 最後去到新約,有關魔鬼的啟示才進一步增多,並發展成為神子民的敵人。[40] 強說是魔鬼偽裝成撒母耳,便是以後期的神學眼光去「讀入」當時撒母耳記的處境![41] 還有的是,掃羅雖然也曾被從神那裡來的惡魔擾亂,而敘述者亦指明那是惡魔。[42] 若這鬼魂並非撒母耳,敘述者一定會明說!

 

      故此筆者認為魔鬼或其他惡魔假扮撒母耳的可能性,非常之低,因為這是違反撒母耳記及舊約的神學啟示進程,亦與撒母耳記本身有關鬼魔的記載有衝突!

 

 

 

 

 

 

5. 駁斥魔鬼偽裝成撒母耳的論點

      回應那些認為那鬼魂並非撒母耳的論點,首先我們必須明白,聖經敘事所發生的事,不一定是應該發生的事,或每一次都應該發生的事;敘事也不是為了回答我們所有的神學問題而寫的;當中人物所做的,亦不一定是我們的榜樣。[43] 故此,掃羅透過交鬼婦人招撒母耳靈魂的獨立事件,既沒有否定神對一般交鬼和行巫術的憎惡,亦不是試圖定準與人死後靈魂狀況有關之教義。

 

      此外,律法要禁止一切交鬼與行巫術,正是表達這些事情確實可能發生,並且更在掃羅當代發生![44] 撒母耳是被神差到掃羅面前,而不是服在交鬼婦人的權柄下!悖逆的掃羅雖然能「再遇」撒母耳,但留意撒母耳並沒有回答掃羅的問題,而只是重申耶和華已經離開他,與他為敵,並已將以色列的國權賜與大衛。故此與先前一樣,掃羅實在未能得著耶和華任何的回答。與大衛的光景相比,可謂差天拱地![45] 

     

      以色列固然應當剪除一切交鬼和行巫術的,專心仰賴耶和華。但敘事的聖經作者,卻沒有給予交鬼婦人負面的評價。因為這段記載的指向,是要讓以色列人知道,神已經離棄了掃羅,並揀選大衛,成為新的以色列王!無疑歷代志將掃羅交鬼這事件,視為他後來被殺的其中一個原因。但這與那鬼魂是否撒母耳,卻沒有直接的關係。

 

      最後,筆者認為「明日你和你眾子必與我在一處了」這句話的意思,只是指掃羅與他的兒子將會戰死,而並非指掃羅死後,將能與撒母耳擁有同樣的永恆地位。試想想,掃羅的眾子也包括善良的約拿單。難道約拿單在死後,要與他父親掃羅有同樣的下場?我們實在不須以永恆審判的角度去理解這句話。撒母耳的意思只是指,掃羅與他的眾子都會與他一樣,進入死亡而已!


6. 結論

      罪人尋求交鬼巫術的惡行,與耶和華興起先知教訓以色列人,是舊約聖經經常強調的對比。[46] 無論撒母耳在生或死後,掃羅都沒有遵從神的話。撒母耳曾這樣責備掃羅:「悖逆的罪與行邪術的罪相等;頑梗的罪與拜虛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厭棄耶和華的命令,耶和華也厭棄你作王。[47]」「高人一等」的一代君王,最後竟訴諸交鬼,是因他執意遠離神,漠視神已為他預備了撒母耳先知厭棄耶和華的命令。所以神厭棄掃羅,揀選大衛。耶和華破例讓撒母耳的靈魂重臨人間,亦是為了顯祂對掃羅的厭棄。

 

      路加福音十六章29-31節說:「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照樣,今天我們既是能夠,亦是須要靠著聖靈、按著聖經及牧者的幫助去得著神的指引。或者我們不會去交鬼,但我們若厭棄耶和華的命令,那我們一樣會犯上頑梗悖逆的罪!願神憐憫我們。

 

(6,131 )


參考書目

中文書

(1)     Erickson, Millard J.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二:人論、罪論、基督論》。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

 

(2)     Erickson, Millard J.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卷三:聖靈論、救恩論、教會論、末世論》。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

 

(3)     殷保羅著。姚錦燊譯。《慕迪神學手冊》。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4

 

(4)     威廉.克萊因等著。尹妙珍等譯。《基道釋經手冊》。香港:基道,2004

 

(5)     賴桑、赫伯特、畢斯著。何傑、蔡式平、羅慶才譯。《新編舊約綜覽》。香港:種籽出版社,2006

 

(6)     詹正義著。《撒母耳記上註釋卷二》。香港:天道書樓2001

 

(7)     陳終道著。《以經解經》。香港:金燈台出版社,1995

 

(8)     陳則信著。《默想撒母耳記》。香港:基督徒出版社,1995

 

(9)     威廉.端力斯著。馮美昌譯。《認識舊約神學主題》。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6

 

(10)包德雯著。潘秋松譯。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撒母耳記上下》。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2

 

(11)培恩著。黃民譯。《撒母耳記注釋》。台北: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82

 

(12)華侯活著。張明慧譯。撒母耳記上下──天道研經導讀》。香港:天道書樓,1997

 

(13)賀理著。現代中文聖經註釋翻譯組譯。《現代中文聖經註釋》。香港:種籽出版社,1983

 

(14)戈登費依道格樂思史督華著。魏啟源、饒孝榛譯。讀經的藝術》。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99

 

(15)蘇佐揚牧師:〈真假撒母耳(撒上二八章)〉《聖經報文摘》,復刊第十六期,200412;下載自

      <http://www.bible-magazine.net/tc/download/16/16-11.htm>

 

 


英文書

 

(16)Fokkelman, J. P. Narrative Art and Poetry in the Books of Samuel: A Full Interpretation Based on Stylistic and Structural Analyses. Volume 2. Van Gorcum, 1986.

(17)Gillingham, S.E. One Bible, Many Voices.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8.

 

(18)James L. Kugel. The God of old: Inside the Lost World of the Bible. N.Y.:Free Press, 2003.

 

(19)Baker, David W. and Bill T. Arnold eds., The Face of Old Testament Studies: A Survey of Contemporary Approaches. Baker, 1999.

 

(20)Arnold, Bill T. 1 & 2 Samuel. NIVAC. Zondervan, 2003.

 

(21)P. K. McCarter, Jr. I Samuel: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Notes & Commentary. AB 8. Garden City, N.Y.: Doubleday, 1980.

 

(22)Thomas B. Dozeman, Dennis T. Olson, Ronald E. Clements. The New Interpreter's Bible: Numbers - Samuel (Volume 2). Nashville.: Abingdon Press, 1998.

 

 

英文Journal

 

(23)Arnold, Bill T. Necromancy and Cleromancy in 1 and 2 Samuel.Catholic Biblical Quarterly 66(2004):199-213.

 

(24)Reis, Pamela T. Eating the Blood : Saul and the Witch of Endor.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73 (1997): 3-23.

 

(25)Pigott, Susan M. 1 Samuel 28--Saul and the Not So Wicked Witch of Endor.Review & Expositor 95 (1998): 435-444.

 

(26)Angert-Quilter, Theresa; Wall, Lynne. The 'spirit wife' at Endor.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92 (2001): 55-72.

 

(27)Pigott, Susan M. Wives, Witches, and Wise Women: Prophetic Heralds of Kingship in 1 and 2 Samuel.Review & Expositor 99 (2002): 145-174

 

(28)Humphreys, W. Lee. The Rise and Fall of King Saul: A Study of an Ancient Narrative Stratum in 1 Samuel.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18 (1980): 74-90.

 

(29)Beuken, W A M. 1 Samuel 28 : The prophet as ‘hammer of witches’.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6 (1978): 3-17.

 

(30)H. Mendez. Visiting the Witch of Endor—Revisiting Adventist Thnetopsychism.” DIES DOMINI Catholic internet research center. <http:// www.diesdomini.com/Papers/Q_Death_endor_pp.pdf> (accessed 22 June, 2008).

 

 

 

Electronic Resources:

 

(31)Wood, D. R. W. ; Wood, D. R. W. ; Marshall, I. Howard. New Bible Dictionar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1996. CD-ROM.

 

(32)Keener, Craig S. The NIV Application Commentary: Revelati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0. CD-ROM.

 

(33)Wood, D. R. W. ; Marshall, I. Howard. New Bible Dictionar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1996. CD-ROM.

 

(34)Walter C. Kaiser Jr., Peter Davids, Manfred Brauch.Hard Sayings of the Bible. Downers Grove, Il : InterVarsity, 1996. CD-ROM.

 

(35)Wood, D. R. W. ; Wood, D. R. W. ; Marshall, I. Howard: New Bible Dictionary. Electronic ed. of 3rd ed.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1996.

 

(36)Matthews, Victor Harold ; Chavalas, Mark W. ; Walton, John H.: The IVP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 : Old Testament. Electronic ed. Downers Grove, IL :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1] Bill Arnold, “Necromancy and Cleromancy in 1 and 2 Samuel,” Catholic Biblical Quarterly 66 (2004): 201.

[2] 撒上28:13-14

[3] 蘇佐揚牧師: <真假撒母耳(撒上二八章>聖經報文摘 <http://www.bible-magazine.net/tc/download/16/16-11.htm>(2008622)

[4] 以下是一些欺騙的例子:雅各欺騙以撒及以掃(27); 老先知欺騙神人(王上13); 亞拿尼亞與妻子欺哄聖靈(5)

[5] 19:31,20:6; 18:10-11

[6] 撒上28:6

[7] 使16:16-18

[8] 陳終道:以經解經(香港:金燈台出版社,1995),頁138

[9] 陳終道:以經解經,頁139

[10] 16:26

[11]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香港:基督徒出版社,1995),頁169

[12]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頁169

[13] 敘事鑒別學是其中一種共時性(Synchronic)的文學釋經進路(Literal Approach ),而編修鑒別學則是其中一種歷時性(Diachronic)的歷史釋經進路。

[14] 培恩著黃民譯:《撒母耳記注釋(台北: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82),頁141

[15] 17:30

[16] 23:2,4,11,12

[17] 非利士人擁有強悍的戰車。他們選擇停留在耶斯列谷,因為那裡是一廣闊的平地。參 培恩:《撒母耳記注釋,頁141

[18] 28:6

[19] 整卷撒母耳記上都充滿著有關與人際關係有關的主題,例如忠誠、信靠、猜疑、友誼等。掃羅與撒母耳的關係,亦超越一般的君至與祭司。後來掃羅離開神,撒母耳就曾為掃羅悲傷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撒上16:1)。可見他們的關係頗為密切。參 W. Lee Humphreys, The Rise and Fall of King Saul: A Study of an Ancient Narrative Stratum in 1 Samuel,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18 (1980): 77.

[20] Victor Harold Matthews, Mark W. Chavalas, John H . Walton, “The IVP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 : Old Testament,” Electronic ed. Downers Grove, IL :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I Samuel 28:8-11.

[21] 撒母耳記30:6-19

[22] Beuken, W A M. 1 Samuel 28 : The prophet as ‘hammer of witches’,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6 (1978): 7.

[23] 包德雯著,潘秋松譯,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撒母耳記上下(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2),頁183

[24] 撒上3:20; 7:10,13

[25] Mendez. H., Visiting the Witch of Endor—Revisiting Adventist Thnetopsychism. DIES DOMINI Catholic internet research center. <http://www.diesdomini.com/Papers/Q_Death_endor_pp.pdf> (accessed 22 June, 2008): 3.

[26] 包德雯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撒母耳記上下,頁184

[27] 另一個較為次要的論證是鬼魂身穿長(me˓îl),正與撒母耳日常的衣著吻合。

[28] 雖然有些聖經學者認為舊約Sheol 的意思,全部都是指墳墓。但他們卻不是否認人死後會繼續有生命。 Kaiser Jr. Walter , Davids Peter , Brauch Manfred, Hard Sayings of the Bible,”. Downers Grove, Il : InterVarsity, 1996. CD-ROM. Genesis 25:8.

[29] 10:21,17:16

[30] 31:15,17; 86:13

[31] 37:35

[32] 16:9-11,17:1549:15

[33] 12:1-4

[34] Victor Harold Matthews, “The IVP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 : Old Testament,” I Samuel 28:20

[35] Victor Harold Matthews, “The IVP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 : Old Testament,” I Samuel 28:20

[36] 偽經以諾一書22:1-14

[37] D. R. W Wood, Howard Marshall, “Sheol” In New Bible Dictionar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1996). CD-ROM.

[38] 民數記22:22

[39] 3:1; 代上21:1

[40] 4:27; 約壹3:8; 4:8; 提後2:26; 2:10

[41] 撒母耳記是申命記派歷史書(Deuteronomistic History)之一,成書時間在被擄之前,屬舊約較早期的著作。

[42] 撒上16:14-23

[43] 戈登費依道格樂思史督華著魏啟源、饒孝榛譯,讀經的藝術(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99),頁94

[44] 從臣僕回應掃羅交鬼的吩咐可見,當時交鬼的文化的確繼續出現在以色列,或它的周圍地區。參 以賽亞書8:19-20, 14:9

[45] 撒上28:6

[46] 18:10-22; 8:16-20

[47] 撒上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