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神諭創造論和漸進創造論的釋經基礎

 

葉應霖

[指導老師﹕廖炳堂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葉應霖學網站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1. 引言

正當科學以一日千里的速度發展,創世記頭兩章經文卻成為了一場激烈辯論「戰場」。辯論的雙方都是福音派的基督徒,他們都相信神從無到有的創造(拉丁文:ex nihilo)、反對自然主義(Naturalism)及廣義進化論(Macro-Evolution)[1] 但他們卻對第一章的創造週的實際時間,以致宇宙的年齡,有著南轅北轍的看法。「神諭創造論」(Fiat Creationism)認為六日創造的時間單位,就是廿四小時「漸進創造論」(Progressive Creationism)則認為那六日是指六個不定期的時段。當筆者詳細思考兩套創造論的釋經前設,更發現他們在神觀、科學觀、啟示觀以至聖經觀等等,都有著多不勝數的分別。[2] 論文嘗試比較雙方之釋經基礎,並闡述雙方的優劣,並提出筆者個人的看法。

 

 


2. 簡介「神諭創造論」

根據「神諭創造論」,創世紀第一章裡「日」,就是二十四小時。[3] 因為「造週」的文學體栽是一般敘述而非詩歌 [4] 性質就像一件事件的新聞報導。[5] 每一被造之物,都有上帝直接的參與,既非自然力量的偶然產品,亦與進化論無關。[6] 故此所有被造之物,包括亞當、夏娃與整個宇宙,一開始便已擁有若干程度的「成熟」年齡。[7] 「神諭創造論」強調字面解釋釋經,創世記載裡的大自然縷述既是絕對準確,更是一份詳盡的環境研究報告。[8] 故此,既然聖經沒有絲毫生命陸續進的記載,進化論就自然不存在了。[9] 整體來說,它以「創造、叛逆、洪水」這三件聖經史實為釋經框架並視一切應用進化論的創造為高舉自然主義,屬否定聖經史實的企圖![10]

 

 

 

3. 簡介「漸進創造論」

「漸進創造論」認為,六的創造代表六個不能定準的長接受微進化論(Micro Evolution)同類的生物間可能產生有限度的進化或演變;[11] 但卻不接受有機進化論(Organic Evolution)及廣進化論(Macro Evolution)[12] 因為它們都不能被科學所論證。在漫長時間中,神在不同階段插手創造了那些進化程序無法完成的新生命,包括亞當與夏娃。[13]「漸進創造論」強調當代科學理論的可靠性,故此地質時代學說與天文學都有助找出六「日」創世真相[14]

 

 

4. 兩個創造論之釋經基礎的關鍵分別

 

4.1 聖經詮釋方面

 

 

4.1.1 創世紀第一及第二章的字義與文體

「神諭創造論」認為,創世記作者是以一個平鋪直讀漣峖﹛A陳述上帝創造天地萬物的過程。整個段落都沒有顯示作者所寫的不應按字面去解釋。[15] 故此,創世記載不是詩體、不是比喻、不是寓言、也不是神話。[16]

 

     故此,希伯來文Yom(中文「日」)的正確理解是廿四小時。[17] 因為這個字在聖經,有百份之九十五的意思,都是字面的「日」,可見這字的基本意思(Default Meaning)就是廿四小時。[18] 再者,若創世記作者的意思是一段長時間,他會用希伯來文Olam或其他字。[19] 為了肯定「日子」的字面解釋,作者亦加上「第」及「有晚上、有早晨」這些形容詞來規範它的時限性。[20] 還有的是,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的傳統,是建基於神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故此,神安息的第七日是廿四小時,前六日的單位亦應是廿四小時。[21]

 

     另一個關鍵字眼是「類」(希伯來文 min)[22]「神諭創造論」認為它是指涉狹窄細小的活物類「種」(species),因為根據利未記十一章,該字是用作分辨個別的雀鳥品種。[23] 專注推廣「神諭創造論」的網站 “Answers in Genesis” 則認為「屬」(genus)也可以被接受。[24] 這明顯與他們拒絕一切的進化論有關。

 

 

「漸進創造論」的理解可謂大相逕庭。認為創世記第一章是實質歷史與象徵符號的混合文體。故此「日」的意思不一定是廿四小時,亦可以是一段不定期的長時間。

 

首先從上下文的角度,創世記二章四節可見,「日」的意思不是指廿四小時,而是一段日子;[25] 另外根據詩篇九十篇四節:「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以賽亞書書四章二節:「到那日,耶和華發生的苗必華美尊榮」等聖經,可見「日」被解作一段長時間是普遍的,亦符合神對時間的觀念。另一方面,奧古斯丁就曾指出,由於創造週的第七日並沒有以「有晚上、有早晨」為結束,這代表第七日實指一段長時間。[26] 既然第七日跨越數千年的歷史,那麼前六日應該也可以涵蓋億萬年的宇宙歷史了。[27]

 

     另一方面,回應「神諭創造論」對「日」這字的質疑,「漸進創造論」解釋創世記的記載角度是以地球為中心意思即是按現象來描述,就如我們都會說「太陽從東面升起」。[28] 這樣的表達並非不準確,已是以人類渺小的角度,去表達一些超越我們所能理解的事物。[29] 「有晚上、有早晨」的意義,可能是要成全這個隱喻襯う漱敺ヰ竁F,讓每一「日」顯得完全,並凸顯神在完成創造後的第七天(七在聖經代表完全),「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故此,經文的重點在於那七天是一個完成了的時間,而非每天都是廿四小時。[30] 事實上,留意一章一節至二章三節這段落,與二章四節至廿五節的記載,沒有時序性的相互關係(Correlation),就更暗示那七天,並非七個廿四小時。[31] 至於有關安息日的傳統,鄺炳釗博士指出,引用十誡中「當守安息日」成為「日」是廿四小時的講法行不通,因為第五誡有關孝敬父母的誡命,其中「日」的意思已不是指廿四小時,而是指一段長時間。[32]

 

     至於「類」的意思,「漸進創造論」認為聖經沒有說明它在生物學上的意義。所以按照他們對地球歷史與進化論的接受,「類」可包含「目」至「種」的任何一個層次。[33] 這明顯與他們接受微進化論的立場吻合。 

 

     在此必須提出一個「神諭創造論」為人垢病的要點,是第六實在發生了太多事情。根據創世紀第二章,以下所有事情都在這「日」裡發生[34]:上帝造亞當、栽立伊甸園、樹木長起,再造動物、亞當給所有動物改名、亞當沉睡、造夏娃。[35] 我們固然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但最大的難題在於亞當怎能在一天之內,給所有的動物改名呢?正如鄺炳釗博士指出,這種解釋確實令人感到「不自然」。[36]

 

 

 

4.1.2          動物的死與人犯罪墮落的關系

 

       另一個引來兩個創造論嚴重分岐的,是動物死亡人類犯罪的關係。「神諭創造論」根據聖經,相信人與動物最初都是以植物為食物,故在人類犯罪之前,動物是不會死亡的;[37] 牠們的死是人類犯罪的後果,聖經多處都支持這樣的看法。[38]  科學家佛烈.梵德克(Fred Van Dyke)質疑,「漸進創造論」錯誤假設在未有人類以先,動物已存在超過千百萬年,並在資源短缺及物競天擇的原則下掙扎求存,是與神慈愛的創造計劃不符。[39] 從神學的角度,「死亡」確實是罪的後果,故「神諭創造論」的看法確實符合聖經。[40]

 

 

       然而潘柏滔不同意佛烈.梵德克的觀點。他認為祇有人類是按著神形象造的,動物自始都沒有自由意志。根據聖經,我們看不見牠們會悔改得救;亦不見他們像神與人一樣有豐富的感情。套用人類的感情與意志去形容自然界動物之現象時,應當十分小心。[41] 另一方面,始祖受托去管理動物,亦可包括控制動物的繁殖和對自然資源的運用。動物自然地死亡,亦防止了因無限繁殖以致成生態災難的後果[42] 物競天擇的過程,亦可協助維持生物與周遭環境的平衡。[43] 根據潘柏滔物競天擇本身並非邪惡,只是當人採用這自然現象來排除異己時才使它變為邪惡。[44] 神既容許生物的死亡來維持其他生物的生命,神也可以用物競天擇的原則去創造不種類的生命。[45]

 

 

4.1.3 洪水

 

「神諭創造論」相信挪亞時代大洪水影響的範圍是全球性的。[46] 從聖經字面的描述與解釋,這看法確實合理。[47] 但這觀點亦有兩個疑點。第一,希伯來文用以表示「地球」的字,與「土地」及「國家」一樣;第二,根據客觀的估計,地球上不可能有足夠的水去掩蓋地球上眾多的高山,例如是高越八千八百米的珠穆朗故洪水可能不是全球性,而是地區性的。

 

面對這樣的質疑,Ken Ham出以下的回應:[48] 他認為古時的山峰比現在矮小洪水退去的原因,就是神將山峰往上推,並將海床降低。這說法是有客觀的引證的,因為因為我們確實在珠穆朗的山頂,找到海洋生物的化石。[49]  另一方面,「神諭創造論」理解創世記七章十一節:「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的意思,是指史無前例的劇烈火山爆發,以致嚴重影響地球的地質生態,導致沉積岩與動物化石的迅速形成。[50]

 

 

「漸進創造論」就不同意以上的講法。Hugh Ross認為,洪水沒有影響全地球;事實上它的範圍的地區性的。[51] 因為一個嚴重影響全球的洪水災難,將會破壞地面岩層的組成,嚴重削弱地質年代的可靠性。

 

 

 

4.1.4 神的「內在性」與「超越性」

 

「神諭創造論」與「漸進創造論」另一個釋經基礎的分野,是他們的神觀。根據聖經,神兼具「內在性」與「超越性」「內在性」彰顯在祂積極參與在祂的創造中,而超越性則強調祂獨立存有於所有的受造物以外。[52]

 

「神諭創造論」的內在性觀念甚微弱,認為神的創造都存於世界之初;神的工作大多以超自然主義彰顯,因為祂的介入往往都是超自然的。[53] 相反「漸進創造論」的內在性則較強,神就在世界中護理著各種生物的發展。在他們眼中,「神創造宇宙」與「宇宙藉進化而生」並沒有矛盾。[54]

 

 

4.2    聖經與科學的詮釋關係

 

「神諭創造論」的支持者當代科學的態度是警戒和批判的。首先,近一百年的科學都是建基於自然主義(Naturalism)及它的附屬哲學,從此便引伸出當代的科學觀點。[55] 另外他們認為科學是一個在黑暗中不斷重複摸索的過程,其理論常被修改科研者都是帶著主觀偏見、預設的運作綱領、整合模式與意識形態,去進行所謂客觀的研究,故此他們拒絕接受當代科學有關宇宙來源的解釋。[56] 他們認為聖經恰好與科學相反,因為聖經的創世記載,是神親自頒佈的創造版本,是絕對無誤的。[57] 凡認為聖經在科學上有任何錯誤,都是詆毀神的話語,動搖神子民對神的信心;正是末世假先知、假師傅的行為(彼後二1,約壹四1)[58]

       相反,支持「漸進創造論」的人認為,科學研究的對象就是神的第一本書:一般啟示科學的真理是出於神,也是可以被理解的(Intelligibility)[59] 他們將聖經與科學類比為實驗宗教與實驗科學,強調他們的共同性與連貫性。[60] 在他們眼中,科學本來就是從基督教宇宙觀的搖籃之中孕育出來的。[61] 創世記第一章亦是形容宇宙起源的最好大綱。[62] 故此,聖經與科學的正確關係是「協調主義」(Concordism)[63] 於是,被當代大部份科學家用以測量地質年代的放射性元素方法,便成為詮釋聖經創造歷史之關鍵因素

 

 

 

4.3    啟示觀方面

 

4.3.1 一般啟示與特殊啟示的關系

 

雖然「神諭創造論」「漸進創造論」都認同一般啟示與特殊啟示的存有,但對它們關係的理解卻是同床異夢。「神諭創造論」認為特殊啟示一般啟示之上,因為特殊啟示才是權威;大自然作為一般啟示已被咒詛,聖經作為特殊啟示卻「保持清白」[64] 它們雖同是啟示,但只有一個是可靠的權威。[65]

 

「漸進創造論」理解特殊啟示一般啟示之上,純粹是因它們有類似「理解範疇」與「感官知覺」之間的關係;兩者應是相互依存,彼此調和;只有當人們將它們獨自發展,兩者才會有衝突。[66]

 

 

       「漸進創造論」的支持者訴諸加爾文的權威,認為他既強調神二重啟示:創造主與救贖主之間相輔相成的關係,又肯定自然科學作為發掘神創造智慧的工具。[67] 當「神諭創造論」批評「漸進創造論」應用進化在其創造論是自然主義時,「漸進創造論」卻認為「神諭創造論」企圖限制創造主只能用神蹟奇事的方法來預宇宙,是過份別自然與超自然,與聖經的世界觀不符,更有自然神論的色彩。[68]

 

 

 

 

4.3.2 一般啟示在釋經上的定位

 

「神諭創造論」批評「漸進創造論」測量地球歷史的方法,是建基於不能證實的假設,[69] 故他們都摒棄被當代大部份科學家標準化的宇宙測年理論。[70] 他們相信,世界雖是上帝為人設計,但今日觀察到的宇宙及大自然,卻已經歷兩次徹底性的改變。第一次是始祖犯罪以致大地受到咒詛(創三17);第二次是整體人類犯罪(除了挪亞)以致洪水毀滅世界(創六13)[71] 大地與人均已非當初的模樣;同樣,大洪水亦嚴重扭曲了地質岩層的組成。

 

相反,「漸進創造論」的支持者認為他們必須對領受的啟示及得來的知識採負責的態度。[72] 他們相信根據今日觀察的自然現象,可推測到地球歷史中發生過的事;學術上稱為一貫主義(Uniformitarianism)。故此,大爆炸理論(Big Bang)亦可以成為神創造世界的一個手段。[73] 他們又認為創造論與進化論並沒有矛盾,因為創造論是回應物質世界的「身份問題」,而進化論是回應宇宙發展中的物質轉變過程。[74] 進化論與光合作用等一般自然現象無異;它們亦不是與上帝對等、獨立存有的個體,仿佛上帝須要它們的配合,才能完成創造之工。[75] 神的作為是一切事情的實體(Entity),自然科學的觀察只是那實體的表現,前者是首要的,後者是次要的。[76]

 

4.3.3 特殊啟示在釋經上的定位

 

根據「神諭創造論」的聖經觀,神已經直接透徹地向人宣講祂是如何創造。所以聖經就是神創造的技術性手冊(Technical Manual),更是唯一絕對準確的手冊,故此能成為詮釋其他一切事物的基礎。筆者形容這種特殊啟示觀是「命題性」高於「位格性」。

 

「漸進創造論」卻認為,聖經作者在聖靈的感動之下,仍然可能對自己所寫之內容不盡了解,因為那真理是被隱藏的,要在將來才顯露;舊約的先知也曾經歷這樣的事。[77] 故此,活在古代的創世記作者,縱然未對創世有全盤的明瞭,但這也不失該創世記載的真實性。[78] 聖經的首要功能是讓人能與神建立一個正確關係之約(Covenantal relationship)。聖經有關創造的記載,是解答物質世界的身份、來源、目的與價值觀等問題的權威。但聖經卻沒有闡述宇宙及大自然的發展歷史。相對以下,科學研究的對象就是一般啟示,包括一切物質行為及宇宙的的發展過程;這些都完全屬於自然科學的範疇,與特殊啟示無關。[79]  筆者形容這種特殊啟示觀是位格性高於命題性。

 


5. 從「神諭創造論」看「漸進創造論」的釋經漏洞與危機

從「神諭創造論」的角度,應用進化論的「漸進創造論」有幾個神學上的詮釋矛盾。首先,它與神的無所不知不一致進化論是一個亳無計劃的轉變、適應與突變在本質上與神有系統的創造不吻合。[80] 第二,它與神的慈愛不一致。進化論強調適者生存;是一個汰弱留強、充滿毀滅與痛苦的世界。[81] 這與神關切萬物之情不相符,更有人本主義所提倡「靠一己之力得救」之嫌。[82] 第三,由於「漸進創造論」的地球歷史長逾數億萬年,恐龍就曾在地球稱霸超過三億年。[83] 上帝的目標既是拯救人類祂不可能虛耗如此光陰。第四,「漸進創造論」暗示神並未在創造開始時有週詳的籌劃,卻須在整個進化創造的過程中,插手糾正並添加創造。這種斷斷續續的創造,明顯與聖經一氣呵成的創造記載不符,簡直是方枘圓鑿,格格不入。[84]

 

與聖經的永恆權威相比,當代科學的權威觀點會隨年代而改變。[85] 「漸進創造論」將科學的權威與聖經看齊,將與科學協調成為解釋聖經的決定性因素,[86] 實在容易強解聖經去遷就當代盛行的科學理論。[87] 若科學理論出現巨大的轉變,後果將會不堪設想![88]

 

 

       「神諭創造論」強調,我們只能按著聖經作者的原意,來運用自己對現實的認識。雖說神才是聖經的最終作者,但我們卻無權把我們的知識,越過聖經的作者的思想,當作神的原意。這樣做,正是將科學高舉至神聖信條的地位! 當緊記,聖經作者不可能知道現代我們所知的天文學、地質學等科學知識。[89]

 

 

 

6. 從「漸進創造論」看「神諭創造論」的釋經漏洞與危機

       「漸進創造論」批評「神諭創造論」的支持者,基於他們對科學發展的負面印象,嚴重低估了科學界達成共識之努力,忽視科學家常是互為競爭對手彼此的批判足以防範主觀不合理的結論引伸。[90] 「神諭創造論」一方面否定當代科學的權威性,但同時卻自行創立一套合乎他們釋經結論的科學體系。可的是,當他們面對持不同觀點的科學家,他們卻充耳不聞。[91] 這種混合聖經詮釋及主觀過濾科學學說的做法,只會造成一堆沒保證之假設的集成物。[92]

 

       Van Till 就不接受「神諭創造論」的「成熟宇宙創造說」他認為持這樣看法是將創造視為一個幻象的展現。[93] 細心留意「神諭創造論」的觀念,會發現它是荒謬百出的例如Henry Morris 就辯稱,就在太陽、星宿被造的那一刻,它的光線便已經到達地球,讓人看見。因為神既能造光源,自然更可以造光線。[94] Van Till 認為,這樣整個人類觀察到的宇宙,星宿都變成幻象了;那些光源星體根本不用存在;銀河系也可能只是一個電磁波的假象;一切宇宙的發展歷史都是虛假的了。然而神作為創造萬有的主,祂一定會留下證據讓我們發現祂的奇工。[95]

 

       另一方面,回應「神諭創造論」強調「作者原意」的論點「漸進創造論」的支持者認為第一,「作者原意」不容易被確定,因為沒有人能肯定作者的身份和背景;[96] 第二,若該段經文的文學體栽本身有爭議性,文字的意思就有不同的可能性,「作者原意」就更難被確定;第三,根據聖經,我們很難想像使徒約翰寫他在拔摩島所見的異象時,他已經完全理解他所傳達的內容。[97]

7.      評價兩個創造論的優劣

要在這兩個創造論中二擇其一,真的談何容易!雖然他們都相信神創造世界,但他們的觀點角度卻是南轅北轍。他們都強調忠於聖經原意,但「神諭創造論」的方法是強調原文字典(Lexicon) ,但「漸進創造論」卻重視上下文(Context)與文體(Literary Genre)。「神諭創造論」強調特殊啟示───聖經與一般啟示──「大自然宇宙的分別但「漸進創造論」卻認為他們同樣是神的創造,又認為我們只是聖經與自然世界的詮釋者;「神諭創造論」對透過聖經去解釋世界充滿自信;但「漸進創造論」卻更注意每種神學觀點的前設性並開放性,強調任何神學觀點都有被改正的可能[98]

 

創造論支持者的屬靈觀亦嚴重影響著他們的取態。依筆者的拙見,「神諭創造論」的最大優點在於釋經上忠於傳統!從學術研究的角度,忠於傳統未必太值得欣賞但它卻能保守它的支持者,在詮釋世界時帶著一份堅定的信心。他們強調神的超越性,相信神的偉大在於祂超越人的理性與科學。筆者形容他們的屬靈觀就是「轉眼不看虛假,單單活在道中」。

 

       「神諭創造論」的弱點,卻是容易對神的創造物閉門造車、充耳不聞。一方面探討神的創造物,但又強調受造物已被嚴重扭曲。筆者對於這種研究的態度實有保留,因為這種研究的方法論在本質出現了矛盾。[99] 另一方面,筆者認為聖經始終不是一本科學書籍。強調聖經字面解釋的科學性,是否就是聖經鼓勵我們的信心?屬靈誤用的信心就不是真信心,其後果更可以是假先知、假師傅

 

相比之下,「漸進創造論」的最大優點在於釋經上與時代的關聯性、整合性。從學術研究的角度,它有很多優點,因為它對詮釋聖經與自然科學有著一致的手法,強調真理的一元性,及知識作為一個客體的客觀性。他們較為強調神的內在性,相信能在一切受造物中發現神的榮耀。支持它的人不會羞於面對任何的科學理論,因為他們至終將能與聖經真理融合。筆者形容他們的屬靈觀是「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

 

「漸進創造論」的弱點,就是將聖經詮釋,依附在科學的詮釋之上;將聖經的權威置於科學能接受的框架之下。科學不單成為了第六十七卷聖經書卷,還成為了聖經詮釋的終審庭。他們強調聖經的主題是神人立約,不會受科學影響,但聖經與科學本來就是「各從其類」,過份著重他們的合一性,是忽視了它們須要不同驗證方法(Means of Validation)[100]

 

然而,筆者認為「漸進創造論」整體上是較「神諭創造論」可取主要原因是「漸進創造論」的合法性及「神諭創造論」的釋經弱點。

 

首先,細心留意神創造的記載,可見創造(希伯來文ברא bara' )一詞也涵蓋了從受造物衍生出來的後續性創造,就如「水要多多滋生」、「地要生出」,甚至神也用地上的塵土去創造人。[101] 故此,神大可以在每個各從其類的動物群體中,創造出每一「類」的第一個成員,再由牠們去發展出同類但屬其他「種」的動物。[102] 由此可見,微進化本身沒有違背聖經,應用它的「漸進創造論」的釋經基礎是合法的。

 

其次,正如Henri Blocher(布洛謝)指出, 「純字面解釋或純靈意解經,兩者只能擇一,這乃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事實上,聖經中充滿著混合體栽,例如用寓言去重述歷史、以意象去表達事實。[103] 」以純字面的方式去解釋創世記頭兩章的經文,筆者認為是沒有根據的。另外,艾利克森亦曾中肯地指出,「某些福音派人仕因為自然神學過度倚重聖經以外的資料,而建構出背離聖經的神學觀念,導致他們反應過度,因而忽略了普遍(一般)啟示。」[104] 「由於從普遍啟示所推理出的結論,比特殊啟示空泛且模糊,因此它們必須服膺於聖經中更確切明晰的論述。」[105]

 

筆者認為創世記以至整本聖經都沒有斬釘截鐵地指出神創造世界的方式(How),而是指出為什麼(Why)及誰創造(Who)。故此從方法論的角度,「漸進創造論」是成立的。但筆者判斷,「漸進創造論」結論主幹科學驗證為主,聖經詮釋為次。筆者只能說,它的結論並沒有違反聖經,是可以配合聖經的詮釋框架。

 

 


8.      結論

本文總結了「漸進創造論」與「神諭創造論」兩種合乎聖經主流解釋的釋經立場,對比了他們的優點與弱點。由於此題目牽涉到不少的課題,為了對它有充份的了解,筆者發現須要兼具詮釋學、系統神學、地質學、天文學、放射性定年法、聖經等知識。筆者不材,盼憑著一知半解的知識與分析,能幫助自己與將來牧養的弟兄姊妹,更深認識神創造的偉大。

 

 

一個補充這是一個容易引起爭端的題目。筆者發現在西方福音派教會裡,越來越多的學者傾向同時否定「神諭創造論」與「漸進創造論」,改而支持「神話創造論」。這個論點認為創世記的成書背景,是以色列人被擄至巴比倫之時。創世記的作者為了抗衡當時的巴比倫宗教,便採用了當時甚為流行的神話文學體栽,去敦促以色列人堅守他們對耶和華的信心。這個理論與「神諭創造論」與「漸進創造論」最大的不同,是它否定了創世記頭兩章經文有創世歷史結構性的表達。然而,它並非否定這世界是來自上帝的創造。筆者相信,在十年之內,這種講法將會成為香港教會其中一種廣被接納的創造論,與「神諭創造論」及「漸進創造論」三分鼎立!但願神保守教會的合一,又盼香港的基督教學者能儘快對它有更深入的理解,幫助教會信徒對它有正確的認識,免除不必要的爭端。

 

參考書目

中文書

1.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初版五刷。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6 

 

2.          布洛謝著。潘柏滔、周一心譯。《創世啟示──創世記一∼三章深度解釋》。台北:校園書房,2000  

 

3.          李志航。《科學對基督教的挑戰》。台北:雅歌出版社,1996  

 

4.          周功和。《基督教科學觀》。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93    

 

5.          柯德納著。劉良淑譯。《創世記》。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1年。     

 

6.          莫瑞土著。韓偉等譯。《科學創造論》。新澤西:更新傳道會,2002   

 

7.          唐佑之。《創始與成終──創造神學與倫理》。香港:真理基金會,2004  

 

8.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書樓,1997 

 

9.          鄺炳釗。《創世記(卷上) ──創造和救贖的神》。修訂版。明道研經叢書。香港:明道,2007。 

 

 

 

中文期刊

 

10.      何建宗。〈從「創世紀」看生態神學〉。《曠野》第42期(19936月),頁4-6 

 

11.      李志航。〈創造論的歷史背景(上)〉。《導向》第6期(19862月),頁26-27  

 

12.      李志航。〈創造論的歷史背景(下)〉。《導向》第7期(19863月),頁22-24  

 

13.      張力揚。〈大爆炸與創造者──「宇宙、生命、上帝」〉。《曠野》第109期(20012月),頁12-13  

 

14.      蔡維民。〈「存在的創造」與「創造的存在」──創造論的哲學淺思〉。《神學論集》第128期(2001年),頁207-25  

 

15.      潘柏滔。〈漸進創造論的神學思想〉。《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4期(19881月),頁6-27  

 

16.      鄺炳釗。〈華人教會該考慮的釋經路線〉。《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 第二十四期 (19981),頁295-317

 

 

英文書

 

 

17.      Arnold, Bill T. Encountering the Book of Genesis. Grand Rapids, Michigan: Baker

Academic, 2003.

 

18.      Blocher, Henri. In the Beginning: The Opening Chapters of Genesis. Translated by

David G. Preston. Leicester: InterVarsity Press, 1984.

 

19.      Carlson, Richard F., ed. Science and Christianity:Four Views.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20.      Godfrey, W. Robert. God's Pattern for Creation: A Covenantal Reading of Genesis 1.

NJ: P & R Publishing, 2003.

 

18.      Hamilton, Victor P. The Book of Genesis 1-17. NICOT.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1990.

 

19.      McKeown, James. Genesis (Two Horizons Old Testament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2008.                                                                        

 

20.      Noll, Mark A. The Scandal of the Evangelical Mind.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1995.

 

21.      Geisler, Norman. Baker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Baker Books, 1998.

 

22.      Moreland, J. P., and John Mark Reynolds, eds. Three Views on Creation and Evolution.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1999.

 

23.      Polkinghorne, John C. Reason and Realit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cience and

Theology. Valley Forge: Trinity Press International, 1991.

 

22.      Ross, Hugh. Creation and Time: A Biblical and Scientific Perspective on the

Creation-Date Controversy. Colorado: Navpress Publishing Group, 1994.

 

23.      Ross, Hugh. A Matter of Days: Resolving a Creation Controversy. Colorado: Navpress

Publishing Group, 2004.

 

 

24.      Thompson, Bert. Τhe Bible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2d ed. Alabama: Apologetics Press,

2003.

 

25.      Thompson, Bert. Creation Compromises, 2d ed. Alabama: Apologetics Press, 2000.

 

 

26.      Thompson, Bert. Scientific case for creation, 3d rev. ed. Alabama: Apologetics Press,

2004.

 

 

27.      Van, Till Howard. The Fourth Day: What the Bible and the Heavens Are Telling Us

About Creation.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1986.

 

27.      Van, Till Howard, and others. Portraits of Creation: Biblical and Scientific Perspectives

on the World's Formation.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1990.

 

28.      Waltke, Bruce K. Genesis: A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1.

 

29.      Walton, John H. Genesis. NIVAC. Zondervan, 2001.

 

 

30.      Wenham, Gordon J. Genesis 1-15 .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1. Waco: Word Books,

1987.

 

 

 

英文Journal

 

31.      Seely, Paul. “Concordism and a Biblical Alternative: An Examination of Hugh Ross’s

Perspective.” Perspectives on Science & Christian Faith vol. 59 no.1 (Mar. 2007). Available from <http://www.asa3.org/ASA/PSCF/2007/PSCF3-07Seely.pdf>; accessed 23 November 2008.

 

34.      Morris, Henry. “The Dangers Of Compromise.”. Available from <http://www.icr.org/

article/766>.

 

35.      Morris, Henry. “Old-Earth Creationism.”. Available from <http://www.icr.org/

article/816>.

 

 

英文多媒體資料

 

36.      Ankerberg, John. The Great Debate on Science and the Bible: Young Earth vs. Old

Earth. 5 dvds. Ankerberg Theological Research Institute, 2006.

 

 

 



[1]   John Ankerberg, “Young-Earth” vs. “Old-Earth”—Where Do They Agree?,” from <http:// www.ankerberg.org/Articles/_PDFArchives/science/SC4W0604.pdf>.

[2] 究竟創世記的作者是否完全知曉他所寫的內容?我們是否接納科學對大自然的觀察,作為人理解上帝創造作為的核心基礎?科學雖以神的「一般啟示」為研究對象,但我們如何定準它的權威性呢?若然以文法字義去詮釋聖經,或以理性科學去理解宇宙,都牽涉到人主觀前設的因素,那麼在螺旋式釋經活動(hermeneutical spiral)的範疇下,有什麼準則去衡量一個釋經正在邁向最終真理呢?

[3] 布洛謝著,潘柏滔、周一心譯:《創世啟示──創世記一∼三章深度解釋》(台北:校園書房,2000),頁57          

[4]    James McKeown, Genesis (Two Horizons Old Testament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2008), 296.

Howard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What the Bible and the Heavens Are Telling Us About Creation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1986), 240.

[6] 莫瑞士著,韓偉等譯:《科學創造論》(新澤西:更新傳道會,2002),頁204

[7]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04

[8]  根據莫瑞士, 神曾創造十種有機生命的類別,包括()青草類、()蔬菜類、()X木類、()大型海中動物、()其他海中動物、()禽類、()地上走獸、()畜牧類、()爬蟲類、()人類。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0

[9]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1

[10]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09

[11] 李志航,《科學對基督教的挑戰》(台北:雅歌出版社,1996),頁14

[12] Bill T, Arnold, Encountering the Book of Genesis (Grand Rapids, Michigan: Baker Academic, 2003), 27.

[13]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09

[14] 「漸進創造論」認為信神的人不應否定在物質領域裡有模式化的行為表現(Patterned Behavior)是被神創造的,但亦是按一般程序在母腹中成長。我相信神創造繁星,但我亦可以相信星際間的引力能帶來主序星的形成(Main sequence stars)。進化過程固然是自然生態的一部份,但這不代表它就是自然主義。參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40.

[15] 柯德納著,劉良淑譯:《創世記》,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 (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1)

,頁58

[16] McKeown, Genesis, 295.

[17]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6。「因為根據英文欽定版聖經(King James Version),舊約原文Yom

在約二千次的出現中,有超過一千九百年是翻譯為「一日」或「多日」的,即以廿四小時為單位;相比之下,翻譯為一段時間的,就只有六十五次。

[18]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6

[19]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6

[20]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6

[21]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天道聖經註釋 (香港:天道書樓,1997),頁138

[22] 以下的討論是參照現代生物分類法命名法規。基本層次由大到小是「界門綱目科屬種」。參自:http://zh.wikipedia.org/wiki/生物分類法

[23] notes 08創造論P.2

[25]    Arnold, Encountering the Book of Genesis, 23.

[26]    http://www.intratext.com/ixt/ENG0022/_PCJ.HTMConfessions XIII, xxvi, 51。然而,「神諭創造論」不同意「漸進創造論」對奧古斯丁的理解;他們理解奧古斯丁對地球歷史的立場,是六千年。參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articles/am/v2/n4/early-church-on-creation>

[27]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54

[28] 柯德納著:《創世記》,頁58

[29] 柯德納著:《創世記》,頁58

[30] Howard Van Till and others, Portraits of Creation: Biblical and Scientific Perspectives on the World's

Formation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1990), 236-237.

[31] Van Till, Portraits of Creation, 236-237.       

[32]    鄺炳釗《創世記》,頁139

[33]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初版五刷 (台北:中華福音神學

院出版社,2006),頁578

[34] 筆者假設創世記第一章與第二章的內容是互通吻合的

[35]    鄺炳釗《創世記》,頁138

[36]    鄺炳釗《創世記》,頁138

[37]    創世記一29-30

[38]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22。「經文包括:創三14-19; 羅五12, 20-23; 林前十五21-22; 啟示 21:4

[39]  Theological Problems of Theistic Evolution  http://www.asa3.org/ASA/PSCF/1986/JASA3-

        86VanDyke.html

[40] James Porter Moreland and John Mark Reynolds, eds, Three Views on Creation and Evolution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1999), 277.

[41] 潘柏滔〈漸進創造論的神學思想〉,《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4期(19881月),頁11

[42] 潘柏滔〈漸進創造論的神學思想〉,頁11

[43] 潘柏滔〈漸進創造論的神學思想〉,頁22。另一方面,從生態神學的角度看創世記第一章的創

    造,何建宗認為:「回看神在每日創造完工時的說話--祂看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可見神所期

    望的和諧並美麗,其實是建基於「萬物各盡其職」和「萬物彼此配搭」的構想中。生態學裡強調

    「生態位」(Niche),意指每種生物各有生態特長和配搭崗位。每種生命(甚至於無生命的基本物質)

    都有生態系統中有獨特的重要性,縱使種群有起伏變化,但藉著彼此的配搭和相互剋制,物種就不

    虞滅絕,反能持續整個系統的集體穩定和發展。」故此動物界彼此的獵食,在本質上不是罪,亦不

    是罪的後果。參 從[創世紀]看生態神學 

[44]  潘柏滔〈漸進創造論的神學思想〉,頁23

[45]  潘柏滔〈漸進創造論的神學思想〉,頁11

[46] McKeown, Genesis, 299.

[47] 創世記第七、八章。彼得後書三章5-7節亦肯定這個看法。

[48]  Ken Ham 專注推廣「神諭創造論」之網站 “Answers in Genesis”的行政總裁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

[49] McKeown, Genesis, 299.

[50] McKeown, Genesis, 299-300.

[51] Hugh Ross, Creation and Time: A Biblical and Scientific Perspective on the Creation-Date Controversy (Colorado: Navpress Publishing Group, 1994), 55, 66.

[52]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460

[53]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464。筆者這裡的觀點是被艾利克森有關的內容激發的,但實質內容與艾利克森的不同。

[54]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464-65筆者這裡的觀點,亦是被艾利克森激發的。

[55] Moreland, eds, Three Views on Creation and Evolution, 96.

[56]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5-26

[57] McKeown, Genesis, 295.

[58] McKeown, Genesis, 295-6.

[59]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4

[60]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4

[61]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4

[62]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3

[63]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3

[64] 這是專注推廣「神諭創造論」網站 “Answers in Genesis”的行政總裁Ken Ham 是的論點。參 John

Ankerberg, The Great Debate on Science and the Bible: Young Earth vs. Old Earth, dvd 2. (Ankerberg Theological Research Institute, 2006), part 5.

[65] 天體物理學家Jason Lisle就根據詩篇十九篇,認為聖經(Law of the Lord)是完美的(Perfect),但大自

(Law of the Nature)卻不是完美,只是正面(Positive)。參 Ankerberg, The Great Debate on Science and the Bible, dvd 2, part 5.

[66]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273

[67] 潘柏滔,〈漸進創造論的神學思想〉,頁7。然而「神諭創造論」並不同意這樣對加爾文的理解;

他們認為加爾文的地球年齡立場是六千年。參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creation/v22/i4/

calvin.asp#r4>

[68] 潘柏滔〈漸進創造論的神學思想〉,頁9

[69] 例如放射性定年法(Radioactive dating methods)就假設放射性物質的原始狀態,是完美純淨的;放射性物質的半週期,亦是歷年不變。參 Norman Geisler, Baker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 Baker Books, 1998), 701. 另一方面,「漸進創造論」整個地質時間體系的根基是一個循環論證(Circular Reasoning) 因為各岩層的年日劃分,是根據進化論有關生物進化的的先後次序與時期而編定,但進化論卻又倚賴地質年代學說中有關化石年期的假設,得著化石序列的支持,以證明進化

論的真確。[69] 參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21

[70]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50

[71]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07

[72]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55

[73] 這是基於廣義相對論的數學推演、天文現象的觀察,以及宇宙背景輻射的偵測等結果。參 大爆炸與創造者──宇宙、生命、上帝前言

[74]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46.

[75]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64.

[76]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64.

[77]    柯德納著:《創世記》,頁58

[78]    柯德納著:《創世記》,頁58

[79]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70.

[80]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3

[81]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21

[82]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3

[83]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3

[84]    莫瑞士:《科學創造論》,頁213-14

[85]    Bert Thompson, Creation Compromises, 2d ed. (Alabama: Apologetics Press, 2000), 95.

[86]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50

[87]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5

[88] 「光波紅移」(Red Shift)的現象,一直都是大爆炸理論的根基。但如果科學發現Red Shift 的真正原

因,並不是宇宙膨脹,而純粹是光波能量下解的結果,那麼「漸進創造論」將會崩潰。 HenryMorris, Scientific Case for Creation, 60-67。余偉豪亦指出,「對於基督徒來說,最危險的做法,就是將某種神學觀點與某個科學理論掛鉤。」大爆炸不一定代表宇宙有開始,它亦可以只代表一個物質由加速到減速的過渡期。參 余偉豪:〈反思現代宇宙論和傳統創造論〉,《時代論壇》第八八四期(二○○八月八日),<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

=24512&Pid=6&Version=0&Cid=264&Charset=big5_hkscs> 2008 11 23 日讀取)。

[89]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30

[90]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6

[91] 其中一個例子,是「神諭創造論」錯誤利用熱力學第二定律去推翻生物進化理論。參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45.

[92]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46.

[93]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37.

[94]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38.

[95] Van Till, The Fourth Day, 240.

[96] 鄺炳釗:〈華人教會該考慮的釋經路線〉,《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二十四期 (19981),頁298

[97]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359

[98] 這是Gordon Conwell 神學院院長Dr. Walter Kaiser 的論點。 Ankerberg, The Great Debate on

Science and the Bible, dvd 3, part 6.

[99]   參考Timothy Y. Chow的文章,筆者認為「神諭創造論」處理聖經與科學之互動的實際手法,是聖經詮釋「支配」科學的解釋。這種進路的後果,就是必須另創一套科學理論,但同時強調它的客觀性,即聖經詮釋與科學理論的獨立性。筆者認為這進路是一個錯誤的邏輯。參 A CHRISTIAN’S GUIDE TO CREATION AND EVOLUTION, available from http://www-math.mit.edu/~tchow/guide.pdf

[100]  Bruce Waltke Genesis 75。從理性探討的角度,神學在實証科學(empirical science)裡的位置,在於人經驗的理解(Understanding of experience)。神學是有關神的研究,但神是不能被測試的,而它的詮釋基礎是世界觀,而不是詳細可預計的實驗結果。從這角度,天文學與生物進化學與神學是較為接近的。參 John Polkinghorne, Reason and Realit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cience and Theology (Valley Forge: Trinity Press

International, 1991), 15.

[101]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563

[102]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578

[103] Henri Blocher, In the Beginning: The Opening Chapters of Genesis, trans. David G. Preston (Leicester:

InterVarsity Press, 1984), 37.

[104]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87

[105]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