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音樂敬拜讚美

周翠珊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周翠珊神學網站

前言

根據《2004年香港教會普查》,發現堂會在過去三年舉辦訓練課程的情況要不停滯不前;要不數量下跌,當中只有一項培訓增加的幅度大幅上升──敬拜隊訓練,有百分之44,上升超過一成;相對的,詩班員、司琴以及指揮訓練的跌幅則超過一成,只有百分之34.6,可見傳統敬拜已響起警號。

面對教會崇拜更新的挑戰,「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胡志偉牧師不諱言,情況令人擔憂,他不否認「改革宗的教會是不斷改革的教會。」,但堂會對改變敬拜方式急於求成、但求實用,欠卻神學反省的情況令人憂慮。[1]

本人認同胡志偉的講法,張慕皚博士在一篇名為《追求敬拜更新的途徑》的文章中就講到:「只從形式入手的敬新有個主要的危機,第一,形式很容易流於只求表面的改變,而不是敬拜實質的改變;第二,形式的改變,若只為滿足會眾的求戀心態,則很快會帶來對新形式的厭倦而再次求變。」,相信,教會如果編排敬拜讚美的詩歌在神學方面一般存在問題,信徒日復一日在敬拜中唱著這類詩歌,將嚴重影響會眾的神觀以及敬拜生命。

以下,本人希望藉讚美之泉在九五至九九年出版的四個專輯〝讓讚美飛揚〞、〝耶和華祝福滿滿〞、〝甦醒〞以及〝彩虹下的約定〞作為例子,就〝神觀〞以及〝教會觀〞兩個向度,嘗試從中採討敬拜讚美可能存在的神學問題。

讚美之泉

讚美之泉第一本詩本「讓讚美飛揚」在九五年出版,並且在台灣作巡迴演出,專輯一推出,即受到台灣信眾歡迎,掀起敬拜讚美的熱潮,此後,這股熱潮直捲香港,有好幾首受歡迎的詩歌,包括:〝讚美之泉〞、〝有一位神〞等在教會裡面,就算七歲小孩亦朗朗上口,其中一首詩歌〝彩虹下的約定〞,由於是SARS英雄鄭婉雯的結婚曲,因此,這首歌更一時成為電視、電台熱播的歌曲,加上有關詩集已出版五至十年,在一定程度上被教會普遍應用,因此,本人這次希望以讚美之泉這四個專輯作為個案,研究當中歌詞的內容,探討敬拜讚美可能存在的神學問題。

以下;本人將首先把詩歌中用以形容敬拜對象的詞彙抽出,計算其出現的次數,以研究讚美之泉的神觀。

(參考表一)


 

耶穌/基督

耶和華

聖靈

/

十架/寶血

尋找

2

 

 

 

4

 

 

甦醒

 

 

 

4

 

1

2

是耶穌

2

 

 

 

4

4

 

起來吧

 

 

 

2

4

1

 

全然向祢

 

 

1

 

2

 

 

光明之子

 

 

 

 

4

2

1

有一位神

 

1

 

8

 

 

 

除祢以外

 

 

 

1

4

 

 

從今天起

4

 

 

 

6

4

 

新造的人

 

 

 

 

 

1

 

,我願意

 

 

 

 

6

4

1

與你有約

3

 

 

 

1

6

2

誰能像你

1

 

 

 

7

1

 

興起發光

 

 

 

2

7

1

 

賜我自由

 

 

 

 

3

 

 

馨香晚祭

 

2

 

2

9

 

 

犧牲的愛

聖子

 

 

1

4

1

1

讚美之泉

 

天父

 

 

 

1

 

天父的孩子

 

 

4

 

4

 

 

主我敬拜祢

 

 

 

 

8

2

 

生命的舵手

 

 

 

 

 

2

 

注目看耶穌

7

 

 

 

 

 

1

喜樂 生命

 

 

 

 

6

2

 

認識真好

 

天父

 

 

7

1

 

豐盛的人生

4

 

 

 

2

 

 

讓讚美飛揚

 

 

 

4

3

 

 

一切歌頌讚美

1

 

 

 

1

5

 

主賜福如春雨

 

 

 

 

1

4

 

安的七月夜

 

1

 

上帝

2

 

 

彩虹下的約定

 

 

 

 

5

 

 

給我清潔的心

 

 

1

1

10

 

 

萬軍之耶和華

 

2

 

上帝

6

2

 

我們是光明之子

1

天父

1

 

 

 

 

耶和華祝福滿滿

 

1

 

上帝

2

 

 

激起生命的浪花

3

 

 

 

 

 

 

我對祢的愛永不變

 

 

 

 

6

 

 

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4

 

 

17

 

 

唯有主耶穌的寶血

5

 

 

 

 

6

3

我的心,你要稱頌耶和華

 

4

 

1

 

7

 

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

 

5

 

 

 

 

 

(表一)

 

 

 

 

 

 

 

從(表一)可以看到,耶穌/基督/聖子、耶和華/天父、聖靈等名詞均有在詩歌中出現,但它們的分佈情況和出現的次數並不平均,從這個分佈表中,我們可以得到以下結果:

 

耶穌/基督

耶和華

聖靈

/祂

十架/寶血

名字出現的詩歌數目

12

11

14

29

21

名字出現的次數

32

23

31

145

58

12

根據以上的數據我們發現:

1.                        只有1/4詩歌出現耶穌或者耶和華神的名字

2.                        聖靈出現的比率只有1/10

3.                        40首詩歌當中,只有1首出現三一神(耶穌、耶和華、聖靈)的名字。

4.                        作者喜歡以祢/祂形容敬拜對象

5.                        40首詩歌當中更有2首詩歌(〝彩虹下的約定〞以及〝我對的愛永不變〞)首完全沒有出現神的名字,就是連〝神〞、〝主〞等詞彙也沒有出現,只是用〝祢〞來代替。

 

至於教會觀方面,我們嘗試循敬拜者的身份作出探討。

(參考表二)

 

 

我們/你們

神的子民/百姓等

尋找

 

 

 

甦醒

 

 

 

是耶穌

 

 

 

起來吧

 

 

 

全然向祢

 

 

 

光明之子

 

 

 

有一位神

 

 

 

除祢以外

 

 

 

從今天起

 

 

 

新造的人

 

 

 

,我願意

 

 

 

與你有約

 

 

 

誰能像你

 

 

 

興起發光

 

 

 

賜我自由

 

 

 

馨香晚祭

 

 

 

犧牲的愛

 

 

 

讚美之泉

 

 

 

天父的孩子

 

 

 

主我敬拜祢

 

 

 

生命的舵手

 

 

 

注目看耶穌

喜樂 生命

 

 

 

認識真好

 

 

 

豐盛的人生

 

 

讓讚美飛揚

 

 

 

一切歌頌讚美

 

 

 

主賜福如春雨

 

 

 

安的七月夜

 

 

 

彩虹下的約定

 

 

 

給我清潔的心

 

 

 

萬軍之耶和華

 

 

 

我們是光明之子

 

 

 

耶和華祝福滿滿

 

 

 

激起生命的浪花

 

 

 

我對祢的愛永不變

 

 

 

 

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唯有主耶穌的寶血

 

 

 

我的心,你要稱頌耶和華

 

 

 

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

 

 

 

我們可以看到,詩歌中敬拜者大都是〝我〞自稱,以〝神的子民/百姓〞自稱的詩歌只是出現3次,〝教會〞更是一次也沒有出現過,可見,當中大部份的詩歌多以〝我〞為中心。

以下,本人將跟據以上的數據,嘗試理解當中的〝神觀〞以及〝教會觀〞。

 

神觀

崇拜是「上帝與祂子民相會」,在這個相會的過程中,上帝向祂的子民表示同在;同時,祂的子民亦以頌讚為祭獻給神,[2]也就是說,神的自我啟示與人的回應相互交織著。

韋柏在《崇拜古識今》一書中,就提出四個崇拜必須要具備的基本原則

1.                        以上帝為中心

2.                        以基督為中心

3.                        教會性的,屬靈的,源於內、形於外的

4.                        信仰的、福音學上的、末世論上的

而當中最重要的原則,就是要以上帝為中心。

以上帝為中心

所謂以上帝為中心,亦即是表示要視上帝為絕對的「主體」(Subject);同時亦是敬拜唯一的「對象」(Object)[3]崇拜的特性取決於崇拜者對的神的概念和他與神的關係,因此,不論儀式如何,儀式背後都有一個神學基礎,[4]缺少神學的崇拜,只會流於感性、虛浮,當崇拜和神學組全在一起的時候,則可以推動更堅強的信仰,強化基督徒的生活。[5]

除此以外,以上帝為中心的崇拜,就是要在崇拜裡面彰顯聖經裡面描繪的上帝的屬性,讓敬拜的人可以認知祂的神性,以合宜的態度和行動去敬拜。[6]

以基督為中心

除了以上帝為中心以外,崇拜另一個特質是:以基督為中心。以基督為中心,也就是說:崇拜要在耶穌基督裡面完成。

「上帝成為人的樣式,把人領到祂面前」是基督教仰的核心,而教會在崇拜中,就是要表達這種「降下」、「上升」的關係,在崇拜的過程中,慶賀基督對世界的救贖,懷著感恩心,讚美天父差下祂愛子降世為人,事實上,人是不配成為神敬拜者,唯有藉著主耶穌基督,我們得稱為神的子女、天國的子民,我們才有機會加內敬拜的隊伍之中。

分析

1. 循以上內容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崇拜,應當以上帝和耶穌基督作為核心,表揚神的屬性,以及記念基督事件,在敬拜之中,我們當對準我們的敬拜的對象──三一真神,但是我們反觀讚美之泉的情況,我們會發現詩歌清楚表明敬拜對象,寫有耶穌以及耶和華名字的(不把聖子及聖父加在內)不足一半;有的詩歌甚至連神、主等字彙亦沒有出現,只是出現〝祢〞,因此我們可以看到,敬拜讚美的詩歌裡面形容的敬拜對象是模糊的,甚至是〝沒有名字的神〞,我們花盡心思、全人投入去敬拜,但卻不清楚敬拜對象是誰,情況令人可惜

2. 另一方面;我們亦可以看到讚美之泉系列的詩歌缺乏「三一神觀」,四十首詩歌當中,以「聖靈」作讚美對象的,只有四首,比十架、寶血等象徵基督事件的符號還要少,因此,我們亦可以看到這個系列的詩歌,欠缺「三一神觀」,也就是說,缺乏對神整體的觀念。

我們的「使徒信經」正正說明「三一神觀」對崇拜的重要性,信經一直強調,我們的神是聖父、聖子、聖靈,而崇拜則成為信徒認識到這位三一神特性的最佳場所,正如保羅康昂(Paul Hoon)所說:「基督徒崇特徵基本上是取決於神藉啟示顯示出來的本質;這啟示基本上是三而一的,所以,在廣義來說三一觀無可避免成了思考崇拜方向的架構。[7]

而梅理智在論到敬拜的「三一神觀」時亦表示:「與三位一體神保持連,繫可使我們有平衡的看法。有些敬群體似乎只專注於神是聖靈。其他則專注在耶穌身上,卻忘記耶穌有一種宇宙性的深層那些過份強調神為父的人,往往忘記神也是門在基督裡的弟兄。」。[8]

如果我們不以三為一體的觀念去敬拜我們神的時候,便會影響信徒對信仰基礎,既然神向我們啟示祂自己的時候為三一的神,相信我們亦要按著祂的本性去敬拜祂。

3. 在檢討完敬拜對象出現的次數以後,我們進一步看它的分佈情況。在(表一)我們可以看到,耶和華、耶穌以及聖靈三者出現的詩歌,四十首當中只有一首,會給人一個印象這位三而一;一而三的神是分割的,因此,在分佈的情況而言,讚美之泉亦不能夠給予會眾一個整體的神觀。

總的而言,如果我們敬拜的時候沒有向準敬拜的對象,我們難有〝神觀〞可言。

4. 至於詩歌的內容方面;相信由於一般敬拜讚美的詩歌篇幅都不會太長,因此,它們對神屬性的描述亦很片面,當中不少詩歌主要內容都是讚美,但是當中並沒有清楚說明讚美的原因;有的口號式的呼籲人們要歸向耶穌,不過最令人可惜的是,部份詩歌的內容是作者自己憑空想象出來,例如:想像自己是一隻小鳥在藍天上飛,為的是要尋找耶穌;[9]又或者形容自己是小草和小鳥等[10]

無可否認,就內容而言敬拜讚美是貧乏的,正如赫德士所講:「現在許多非靈恩派的教會只唱短歌,其他如敘述屬靈經歷、教導真理的詩歌、認罪、懇求或順服的詩歌,一概不唱──只有讚美。」(赫德士,1998:315316)雖然,我們不能說敬拜讚美普遍內容,在神學上有直接的錯謬,但當中傳遞的是一套不整全的神學,情況使人憂心。

 

人觀及教會觀

如前所述,從讚美之泉的例子我們看到敬拜讚美另一個問題是──〝我〞太多;〝我們〞太少,常常以自我的感受作為讚美的理由,缺乏教會群體的觀念,箇中原因,相信和後現代思潮有關。

後現代主義

後現代理論主要是否定啟蒙運動的第二個假設──真理是確實的、全理性的,後現代人強調除了理性以外,情(emotion)及直覺(intuition)都是知識的途徑,[11]對後現代主義者而言,自我身分很大部份都是由感受構成,但由於人的感覺好像天氣一樣,變幻莫測,所以自我身份亦同樣地變化多端;[12]除此以外,後現主義者亦很容易把自我中心化、無限化,致使後現代人難以承擔道德責任以及與別人建立深刻的關係。[13]

在這股思潮影響之下,產生許多文化以及影響。如下:
1.強調自我,缺乏群體意識

有社會學家稱呼這一代為「自我的一代」(Me-generation),自我意識高漲,每個人都希望被注意,可以獨得一些與別人不一樣的認同,[14]敬拜讚美受到後現代深遠的影響,奉行個人主義、[15]強調「自我」的傾向,容易失去活潑和同情共感的群體意味,[16]要知道,教會崇拜是一個真實化教會的場所,神呼召祂的子民,成為屬於神的群,而這個群體的特徵──就是敬拜神,而基督事件產生的果子,就是在教會處得以真實化,所謂群體,是一群人而不是一個人,[17]因此,本人認為這種以「自我」為主要向度傾向是有問題的。

2.主觀主義(subjectivism

當代社會的人重視個人的滿足及享受,形成一種「感性消費」文化,即是一種透過購買品來滿足感性需要的消費過程,希望在這個過程中,獲得一些心理上的刺激,帶來感性上的安慰;[18]而崇拜如果太個人主義和自我中心的話,亦會很容易集中在人的「感覺需要」(felt need)之上,沒有把目光注視在神的身上,受眾往往會流於主觀、自我中心,傾向尋求個人的滿足,強調人的上升;甚至高過神。[19]

雖然我們不可以排除在崇拜內有感性的成份,不過,當我們談感性的時候,必須有智慧地談感性,[20]小心「非理智的主觀主義」(mindless subjectivism),讓理性與感性得著平衡。

3.信徒靈命深度的問題

以文化層面言;後現代對敬拜讚美的影響是產生一種無深度、非向心、無基礎、隨己意、玩味濃的文化,[21]羅炳良就曾經表示:「今天教會音樂對立,不是高層文化與低層次文化的矛盾,也不是風格喜好上的差異,而是誠實上最好及深化教育的藝術與毫無標準媚俗的對立。」,[22]對會眾而言,每個星期的崇拜都唱著一些口號式的詞句,內容單向、平面,單單以旋律輕快來刺激人的情緒,但是當中的體會,又沒有足夠的理論去支持,在欠缺深度的情況下,會眾會好像進入催眠狀態一樣,這是一很危險的現象。[23]

總結

以上提出不少從讚美之泉看到有關敬拜讚美的問題,但老實說,讚美之泉的情況已經遠較某些潮流詩歌為佳,坊間真的有不少詩歌和流行歌全無分別,事實上,讚美之泉系列當中亦有不少可取的詩歌,在背後努力的一群弟兄姊妹,對主的熱心以及殷勤是有目共睹的,可能,當中欠缺的是一套整全的神學,本人希望在未來,從事有關詩歌創作的弟兄姊妹,除了樂理、歌唱技考以外,可以多報讀神學課程,相信這方面可以幫助他們建構一套整全的神學觀,以後對詩歌的創作會有幫助。

除此以外,本人認為敬拜讚美的形式並不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大衛的時候同樣以琴瑟鼓樂頌讚神,如果大衛時代沒有問題的話,那為什麼鼓用於現代會有問題呢?本人亦參與過一些敬拜讚美,當中用許多樂器,不過唱的四首詩歌當中,可能只有一首左右是短詩,其餘三首均是傳統詩歌,但是在配樂方面他們真的花了不少心思,例如唱一些有中國調的詩歌時,加入一段以琵琶獨奏;又或者唱一些主題有關為主爭戰的詩歌時,加入鼓聲等都是有助會眾投入敬拜當中。

事實上,不少教會的敬拜讚美本身並不吵鬧,大都在柔和的氣氛下進行,領詩在領唱的時候和傳統領詩的分別亦不大,可能只有一、兩個讚美隊員站在旁邊協助而已,因此,本人認為只要方式得宜,揀選適當的詩歌,稱不稱呼敬拜的時間為敬拜讚美也無所謂,最重要的反而是當中的內容以及顧及整全的神學觀念的問題。

 

建議

雖然我們看到敬拜讚美詩歌不少問題,但現實歸現實,這個敬拜模式深深地影響著香港教會,就算成人崇拜不起用敬拜讚美的方式,青少年崇拜也會採用,本人認為教會在當中可以做多點功課,希望情況可以一步一步的改進。以下為本人的建議:

1.                        設立「把關人」

目前不少教會都是由主席負責挑選詩歌,但事實上,當中不是太多人接受過神學以及聖樂的訓練,挑選了一些神學有問題或者不合宜的詩歌也不自知,本人認為,教會可以在崇拜領詩的機制當中,設立「把關人」,例如由具備一定神學訓練的聖樂部人員或者傳道人,根據當人講道的主題先把當季的詩歌編排好,再分發給主席,如果主席希望更改詩歌的時候,建議主席和有關人員聯繫,討論詩歌的內容是否適合。

另一方面;教會不妨設立詩歌資料庫,以作為篩選詩歌的機制,要求所有負責領詩的弟兄姊妹,都要在詩歌庫中選擇詩歌,如果弟兄姊妹認為某些新出的詩歌合適的話,亦歡迎討論,看看該首詩歌是否適合加入詩歌庫中。

2.                        加強神學訓練

在聖樂工作方面;不少教會都會花資助弟兄姊妹接受音樂訓練,亦會邀請相關的講員講解音樂理論,但是甚少教會會請講員講解聖樂神學,本人認為,教會當加強神學方面的培訓工作,讓他們了解神學的重要性。

3.                        呼籲領詩注意三一神觀

教會通常對主席以及領詩,都有一套指引要求對方遵守,通常都是一些外在的東西(e.g.:衣著等),但本人認為,在指引方面我們不妨加入一項有關神學的指引,呼籲主席及領詩挑選詩歌的時候,神觀是否整全,詩歌敬拜的對像是否對準神。

4.                        不要倚重短歌

不少教會敬拜時單用短歌,本人認為,這是極危險的做法,雖然現今教會很流行唱短歌,但是為著信眾的靈命,教會實在有必要在崇拜中(尤其是青少年崇拜)加入更多的正統詩歌。

事實上,不少從事短歌創作的人都深明這個道理,他們不一定有意圖希望別人在教會崇拜唱有關的歌曲,他們創作,事實上是為配合現今時下青少年人的口味,給他們時悠閒聽,老實說,這些短歌總比時下流行曲好得多,但教會誤用,問題便很大。

我們要明白,舊一代的基督徒在過去長時間在傳統詩歌的影響下過敬拜的生活,屬靈生命有一定根基,在某一程度而言,他們的神觀已成形,敬拜讚美可能對他們的影響沒有那麼大,但是,當一些新人或者青少年人進入我們的崇拜的時候,我們就給他們這些沒有神學份量的食物餵養他們,後果堪虞

5.                        不要標籤傳統聖詩

一般會眾有一個錯誤的概念,傳統詩歌都是僵硬、沉悶、不活潑,但事實上,不少傳統詩歌並非如此,而且在編曲方面做得好的話,效果會更佳,因此,本人希望已經實行敬拜讚美形式的教會,可以多採用傳統的詩歌,並配以適當的編曲,讓敬拜的內容更豐富。

6.                        會眾教育

許多教會都會有崇拜預習的時間,本人認為,領詩不妨在崇拜預習的時候,簡短地講述這次詩歌編排的神學概念,例如:這詩歌是為要表彰神的神聖;那一首詩歌是關於教會觀等雖然弟兄姊妹未必一時會體會得到,但日復一日,神觀自然建立。

7.                        培訓作曲人才

現下教會有不少具有音樂裝備的青少年人,我們可以幫助,甚至資助他們接受相關的神學以及音樂的教育,鼓勵他們作一些符合崇拜觀念的新歌事奉神。

 

 

 

End

 

 

 

 



[1] 胡志偉:〈教會敬拜的更新〉。( 2005/11/30 1:40p.m. )下載自〈http://www.hkcrm.org.hk/news/0006/cwwu.htm〉。

[2] 韋柏著,何李穎芬譯:《崇拜:認古識今》(香港: 宣道,2000) ,2

[3] 參黎本正: 〈擺脫世俗主義的崇拜和聖樂取向〉,譚靜芝主編: 《聖樂文萃》 (香港: 建道,2002),頁158

[4] Evelyn Underhill, Worship, (London: Nisbet, 1937), 60.

[5] 參陳康: 《崇拜與聖樂 : 理論與實踐全方位透視 (香港: 基道,2005),頁38

[6] 參黎本正: 〈擺脫世俗主義的崇拜和聖樂取向〉,159

[7] Paul W. Hoon, The Integrity of Worship, (Nashville: Abingdon Press, 1971), 114.

[8] 參梅智理: 《豐盛的敬拜 (香港: 浸會,1993),頁15

[9] 《彩虹下的約定》──尋找

[10] 《耶和華祝福滿滿》──認識你真好

[11] 麥葛福著,劉良淑、王瑞琦譯:《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 校園, 1998) ,229.

[12] 參關啟文: 〈基督教與後現代自我觀的對話頭二之一〉:自我之死?〉,主編: 《中神期刊三十一期》 (香港: 中神,2001),頁94

[13] 參關啟文: 〈基督教與後現代自我觀的對話頭二之一〉:自我之死?〉,主編: 《中神期刊三十一期》 (香港: 中神,2001),頁105

[14] 費絲波普康著,楊麗君譯:《未來生活大趨勢》(香港: 博益,1989) ,53-54

[15] 參何崇謙: 〈後現代文化對教會崇拜的衝擊與挑戰〉,楊慶球主編: 《中神期刊二十九期》 (香港: 中神,2000),頁112

[16] 參何崇謙: 〈後現代文化對教會崇拜的衝擊與挑戰〉,頁105

[17] 韋柏著,何李穎芬譯:《崇拜:認古識今》,頁113

[18] 參莫泰基:《叛逆背後─青年發展新動向》(香港: 商務,1992) ,130

[19] Johansson, Discipling music ministry : twenty-first century directions , 49.

[20]  Calvin M. Johansson, Discipling music ministry : twenty-first century directions, (Nashville: Abingdon Press, 1971), 126.

[21] 參何崇謙: 〈後現代文化對教會崇拜的衝擊與挑戰〉,頁102

[22] 參羅炳良: 《聖樂綜論II (香港: 天道,1996),頁96

[23] 參何崇謙: 〈後現代文化對教會崇拜的衝擊與挑戰〉,頁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