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潮流?出路?

--- 未來教會崇拜的建議

馮錦鴻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一、引言

            近年來,由南韓、北美與台灣等地傳入不同路線的敬拜[1]更新運動,本港教會對此等敬拜模式的反應不一,有些急於求新、捨棄傳統;有些全面抗拒,視之為「金牛贖」(用世俗樣式滿足個人私慾)。崇拜原是朝見永生神,豈知現今在全求教會中竟造成「敬拜迷宮」,甚至「敬拜戰爭」。[2] 文嘗試從教會在崇拜改革過去曾走過的路作為起始點,回故以往教會曾走過的路,並探討現今天我們的處境。最後,我們便會發現「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究竟是潮流?還是出路呢?

 

二、崇拜更新的歷程

從來,教會歷史中不同宗派與堂會的興起,雖然不全因為敬拜的爭論,往往就教會的本質與使命在神學詮釋上有所分別而分道揚鏢,馬丁路德就是更正教首位敬拜更新者。

 

A. 宗教改革 馬丁路德

中世紀出現了歪曲崇拜真義的情況。這種歪風起源於第四及第五世紀,當時出現了兩大發展主流:其一,當時已具規模的教會組織愈來愈強調崇拜是一種奧秘,其不是是源於錯誤的禮儀觀念,當時教會視崇拜為為一項「奧秘」,這觀念產生了「彌撒乃上帝顯現的場合」,因著過份強調上帝的作為,以致會眾整體在崇拜裡的參與被忽略。其二,就是修道院的出現,修道主義強調崇拜應重靈性修鍊,修道院的崇拜趨於敬虔化和靈修化。[3]

 

馬丁路德與當時爭執的重點乃在於反對當時教會對彌撒聚會領聖體的錯誤解釋,以及與這個觀念有關的錯誤作法另外,路德是宗教改革領袖當中,運用音樂最為賣力和貫徹的一位路德在他的教會,不但推廣當時高水準的音樂,也帶領他的會眾唱簡易的詩歌有些詩歌的旋律還是來自通俗的歌曲。再者,他是第一位將德文聖經和聖詩,帶給德國信徒的教會領袖,主要是為了配合「人人皆祭司」的聖經教導他也提倡講道是聖餐聚會的重心,因此認為話語的聚會和聖餐的聚會是同等重要[4]

 

其後,敬虔運動的崛起,追求「自由敬拜」,反對政府與宗教團體對個別堂會敬拜的干預。很多福音派教會就在此情況下出現,這類型教會看重心靈的自由敬拜,反對墨守成規的敬拜形式。

 

B. 靈恩運動的影響

1. 靈恩派的敬拜

在現代敬拜中,我們不能否應靈恩運動對福音派自由教會的影響。當代靈恩運動是一固充滿熱誠的運動,有很多的地方:傳福音的積極、尋求在敬拜中經歷神的同在,看重神的權能在教會的彰顯,恩賜的發展和對肢體生活的重視等。這種活潑生動的靈恩教會生活和信徒的委身事奉,對近代一些僵化而沉悶的福音派教會帶來極大的挑戰。[5]

 

靈恩派崇拜儀式中的唱詩、信息、禱告,是要讓參加聚會的人體會自由、即興與喜樂的屬靈經歷,聚會的重心放在會眾的共同參與,而不是少數人的帶領音樂扮演重要的角色會眾唱的大都是歌詞來自聖經的讚美短歌以投影機將歌詞打在字幕上或牆上負責帶領聚會的是「崇拜組」;一位領詩幾位手拿麥克風的助手,以及彈奏吉他、打鼓、彈電子合成器等人員唱詩的時間通常歷時二、三十分鐘之久,一面拍手、跳舞一面歌唱,有愈唱愈興奮的現象靈恩派的教會讓有音樂恩賜的弟兄姊妹,帶領會眾唱詩,而不是組成詩班在聚會時獻詩當然崇拜時還是偶爾可以聽到現代詩歌的獨唱。再者,靈恩派也漸漸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神學理論與崇拜音樂並且與許多五旬節派和非靈恩派的福音派教會,建立良好的關係因此靈恩派的敬拜方式,正大大影響了現今眾教會[6]

 

2. 聖靈臨在的敬拜

另一方面,禮儀教會由上而下的神學取向決定敬拜方式。參與敬拜的信徒必須遵從傳統的禮儀,例如東正教,他們的敬拜是重演耶穌的救贖行動,一切崇拜禮儀盡善盡美,無懈可擊。然而,對一個初信主的人,要經歷長久忍耐才能明白崇拜意義。這樣,除了對久已習慣的信徒以外,對其他很多人就失去了意義。而且崇拜歷久不變,無論語言、方式都保留古代規定的形式。對今日的信徒來說,也變成一套僵化的儀式。[7]

 

            我們不難發現,雖然福音派教會最近的發展並非源自靈恩運動,但崇拜的更新是必然的。因此,它在現今崇拜的風格之誕生方,扮演重要的角色。六十至七十件代的靈恩運動,基本上是祈禱運動,其中主要的特徵,就是聖靈臨在的敬拜。[8] 另外,靈恩派在崇拜方面是以每個信徒全面積極參與為基調著重事項有四方面:會眾整體事奉、自動自發、歌唱歡呼、信徒團契相親。會眾整體事奉發揮肢體作用其重心已超越各人的參與而是植根於靈恩派對聖靈恩賜的解釋和這些恩賜在會眾崇拜時的地位。這些恩賜包括說方言、預言、翻方言、醫病、教導和其他種事是指主內肢體之間彼此服事使人得造就。要達致上述情況信徒必須在崇拜時懂得自動自發這種各按其恩賜使別人得益處的情況才能出現。崇拜程序不可預先嚴謹訂定讓恩賜自由無阻地表現歌唱和禱告的環節很重要。在這種不設規限的崇拜裡,歌唱、歡呼、讚美的時間甚為自由可盡情表達。許多時候,靈恩派信徒因為感受上帝的大愛以禱告、歡呼、搖手或其他形式表達。最後靈恩派人士認為崇拜得到的喜樂經歷須以行動與凡相信的人分享認為上帝的子民聚集成為一個團體就是要分享彼此在主裡的喜樂。因此對靈恩派人士而言崇拜既是會眾整體的經歷也是個人親身的經歷。[9] 除此之外,部份靈恩運動的人士對崇拜的看法有從屬靈爭戰的角度鼓催敬拜讚美,因為敬拜讚美一方面就是進入上帝的同在[10],與此同時也是在屬靈爭戰中的武器,認為代禱、宣告神的話,讚美等方法,可助人在屬靈的爭戰中得勝。[11]

 

三、現今福音派教會的崇拜

A. 後現代文化的處境

         現今的世代被稱之為後現代文化,其實不論它的稱呼是怎樣,我們的社會早己走向被「世俗主義」侵蝕到不可逆轉的道路上,在生活方式上,都市人都已被這世俗主義浪潮衝擊和牽引非常世俗化。[12] 處身於功利的社會年代,人們總是事事講求快,有效率,但求省卻過程,以最短時間以達致目的,而當中以「消費文化」被看作為後現代文化及社會的主要構成。[13] 其實,「消費文化」的全面滲透,己徹底改變了我們的日常生活。然而我們不要以為消費主義只影響人類的外在生活它最高舉的價值就是自我創造和自我界定的自由。因此,消費主義根本就是一種建立自我身分的方法,高舉理性的現代人會說我思故我在,而後現代的消費者則會說:「我消費故我在。」[14] 們也不難發現這句說話正好表達出以個體為主的個人主義。

 

除了鼓吹個人主義的自由與及求即時的效益和感觀的享受外,在「後現代」中,一切都變得相對而非絕對,是多元主義,這樣既可接受,那樣也可接受,樣樣也可嘗試。因著一切變成為相對,過去傳統道德倫理的價值及智慧不是被弱化,就是被埋葬,以往宗教曾在社會中佔舉足輕重的角色,但至今已一去而不復返。為此,有學者批評現今的教會為了適應時代潮流,也不得不隨波逐流因此充滿各種世俗的誘惑世俗的處事方法也在不知不覺之間認同了世俗的價值觀。[15]

 

B. 今天崇拜的危機

近代福音派教會在崇拜體驗上有著兩個明顯的影響,其一是在公眾崇拜形式上有著很大的改變。其二,現代崇拜非常注重讚美歌唱之動感形式,透過熱烈亢奮的歌唱,把信徒的情緒,帶進興奮的高潮中,使信徒會眾非常投入敬拜,帶來個人感受上的滿足傳統的禮儀及崇拜形式,都被認為是過去、太守舊和刻板,缺乏潮流精神。崇拜形式必須力求創新,擺脫以往一切做法,以迎合現代信徒即時感受情緒。另一方面,現代人也非常注重效益,認為有良好效果的,帶來娛樂享受的就是好因此,教會在這種精神覆蓋下,當代的崇拜生活形式和表現傾向都有了極大的轉變[16] 對香港的教會來說,這個現象約在九十年代初開始,當時推行詩敬拜這模式的主要是靈恩色彩較濃的教會群體。後來這種敬拜模式推廣至部分基層教會事工和五旬宗教會,少數福音派及主流禮儀教會亦有逐步嘗試。與此同時,香港亞洲歸主協會以及基督徒音樂事工協會亦先後發展短詩敬拜事工。隨著靈恩問題不再成為香港教會群體的主要爭論點,在教會團契以至崇拜中使用現代短詩的亦漸漸增多。[17]

 

1. 佈道崇拜 福音主日

            有些教會主張只要能引人信主,帶領人敬拜上帝,用任何方法都沒關係。因為「敬拜讚美」的方式很多人喜歡,參加的人也多,容易受感動而成為基督徒,可達到宣教的目的,所以毫無顧忌地使用。以上的現象,正好反映出一種務實主義,我們可以稱之為「佈道崇拜」或「福音主日」。支持這樣觀點的人強調崇拜的功能及實用性,期望在崇拜中藉著耶穌基督復和罪人與神的關係,唯有真正的崇拜才能才能夠帶領非信徒歸向基督。[18] 有些人更認為「詩歌」是很重要的工具,人們來到教會最先感受到的就是詩歌所塑造的教會氣氛。綜觀現代教會的詩歌敬拜,有的生氣蓬勃,欣欣向榮,觸動許多人的生命;有的卻是死氣沉沉,如同例行公事,甚至慢慢走向死亡![19] 然而,我們不認為只要能引人信主,任何方法都可用,因錯誤的方法也有可能達到一些結果。我們必須知道崇拜的價值不是以其功能衡量,而是信徒在崇拜中崇拜後的見證,成為傳福音的渠道。[20]

 

2. 敬拜讚美

除了上述的改變外,就是在崇界項目中加入新的表達彩式,例如舞蹈、小組領唱、現代樂器的運用,利用投映機將詩歌歌詞投映在幕上,掛彩旗,而歌唱讚美時都站立並手舞足蹈另外,有些人更會上台參與帶領崇拜,而領導崇拜者衣著可隨意,亦可正統,多讀短經文,亦隨意分享,公禱時間較長,而大多數是為著教會及信徒需要代禱在講道方面,內容已不再那麼注重解經,而傾向注重心理輔導及生活實際指引,即主要從社會人心的需要入手。

 

很多教會崇拜最大的改變是在音樂上,一直沿用的傳統聖詩已被流行短詩所取代,那些本來經得起時間考驗,曲詞皆優的傳統聖詩已被人視為「太重」或「過時」,而開始大量使用當代一些容易上口的短歌,而且可以重複頌唱一小時,令會眾投入,宗教感情完全被釋放出來,而漸漸覺得這些短歌多麼有益,即方便並容易使用,因此,教牧及信徒皆樂於採用,,自然就放棄唱頌傳統聖詩本的詩歌,而當這樣改變時卻未料想到已陷入世俗主義兩種精神狀態中,即「主觀感受主義」及「實用主義」,另一方面,這類型短歌音樂己創造出另一種「聖禮」,成為人體驗神同在之媒介,從中建立了神與敬拜者之間的一種神祕關係,唱的人高舉雙手不斷地唱,流露出一種很屬靈和滿足的行為。[21]

 

然而,我們必須撫心問,當萬籟俱寂時,自己是不是一樣可以感動,還是沒有這些音樂我就不能和上帝親近了嗎?若果一種感動不能發展出與人在愛中建立、人格的改變,那麼在一場盛宴後,將是踩踏虛空的深淵。因為感官的刺激,終究像是吃嗎啡,一旦上癮,量劑就一次要比一次強。我們見到許多的敬拜讚美,排場、音效、燈光、樂團、內容,一次比一次豪華,但是在禮拜所用的「語彙」幾乎沒甚麼改變,迷惘的還在於,我是被詩歌感動呢?還是優美的旋律?我的淚水是真的聖靈的感動?還是硬被音樂給「擰」出來的?[22] 唱詩本是崇拜中最有效的媒介,但是過份或不適當的歌唱已破壞崇拜的精神與目的,使崇拜亮起了紅燈。

 

3. 以個人為中心的敬拜

a.        個人的感受

揚棄既定模式鼓吹不拘形式的崇拜眾會以個人為中心的敬拜,即以自由的崇拜方式才適合真正相信福音、悔改得救的信徒,並不是近代興起的模式。早在十七世紀,出現了敬虔運動,這運動主要強調各人應該在信仰上更新而不是僅憑教條或外在形式連繫於基督教的信仰結果支持這運動的信徒反對基督教墨守成規的崇拜方式他們認為這些外在形式妨礙個人敞開心靈讓聖靈感動而全心全意投入崇拜中。這運動帶來的影響就是崇拜的基調在於信徒是否已悔改歸向主。崇拜不再以教會的客觀行動和整體舉動為基礎而是以信徒在崇拜中的個人經歷為主體並隨之在個人日常生活中持守很高的信德操守。由此推真正重生得救的信徒不太需要具形式結構的崇拜也不須倚賴別人來進行崇拜。從這路向發展集體敬拜和按序而進行的禮逐漸被著重個人經歷的崇拜方式和與主同行的生活方式取代。[23] 然而,這觀念卻深深影響近代福音派教會的崇拜。

 

然而我們不得不指出,有些崇拜完全以個人為中心,無視崇拜的神學傳統。用世俗的喜好任意剪裁以求迎合信眾的要求妄圖增加崇拜的娛樂性,與世俗娛樂事業競爭。他們忘記真正吸引人來到上帝面前的,不是崇拜的形式乃是主的話語及叫人悔罪的救恩。如果一個教會不傳福音把崇拜看成吸引人參加教會的唯一途徑,就難怪擔子極重,至終失去崇拜意義(失去真理)。然而,當教會繼續朝著這個方向走的時候,福音派教會卻一步一步的走向一個死胡同中。

 

b. 消費者心態

今天福音派的教會在處理和安排崇拜職事上實在是充滿著『人本主義』精神的,教會把崇拜變成人為的活動而已。有學者曾為這種現象發出了警告,指出現今的崇拜已經淪落為一個大眾娛樂的節目,教會的負責人似乎忘記了崇拜的本位,因為崇拜不再是為了敬拜上帝,不同的崇拜程序的設計與安排,祇是作爲娛樂會衆而已。[24] 有一些外國教會用搖滾、用「的士高」的形式來代替傳統的崇拜聖樂。究竟是敬拜主還是敬拜人呢?這種徹頭徹尾以人為主的敬拜可算是宗教世俗主義的敬拜,只有心靈,沒有真理。只有信眾,沒有上帝。一位牧師曾參加北美華人英語教會整個崇拜十分非傳統沒有崇拜程序不在話下而在開首部分先有兩位人士在台上做相聲,引得哄堂大笑,跟著有興奮的詩歌投射在螢幕上會眾拍手跳躍唱詩不知何時有人上台講了十多分鐘下台後才知是講道。因為講道中夾雜著短劇,叫人不知道是講道還是演戲,總之絕無冷場,整個「表演」精心設計。對他而言,並沒有感到崇拜意味只覺得參加了另類「歡樂今宵」。[25]

 

因此,我們真的不難發現,現今的福音派教會普遍的崇拜都多多少少帶有『娛樂的思想心態』,逐漸讓成信徒都存著一個『要有所得』的心態去敬拜神,並且把自己的焦點放在『自我享受』上。綜合而言,不管是會眾還是教會崇拜的負責人,他們顯然是受大眾文化的享受意識所感染,各種各樣的安排,為的是令人得到即時的滿足,這即是所謂的「消費者心態」。其實,這種「要有所得」的心態,正是現時潮流文化之特徵人想享受就得消費,使自己在主觀上得著滿足這種世俗意識已滲進教會信徒生命中,因而前所未有地推動著信徒將屬靈和敬拜的事集中在主觀感受的需要上,而多於在思想默念神的屬性上。[26]

 

四、後現代文化下的信徒

現今人生活太舒適了,但也最經不起壓力。學習音樂要極大的專注;「容易消費」是流行文化的特徵。但是我們所敬拜的神,既配得亦要求我們將最珍貴的奉獻。我們必須知道流行文化能帶給教會的副作用,可能是惰性,教牧若要讓福音去建立信徒積極的人生,流行文化不可不防。[27]

 

A. 淺薄的崇拜觀

在主觀與人文主義的推動下基督徒以「我所喜愛的音樂」,成為評定教會音樂的唯一標準,即評定成功的音樂所用的標準,就可能是一刻的快感。教會中的享樂主義者認為「喜愛」就是有效的牧養當上帝及崇拜成為自我滿足的感性商品時,信心便落於感情之後,因此在今的教會中,太多基督徒喜歡娛樂過於紀律及門徒訓練。

 

除此之外,不少福音派自由教會的牧者與信徒常以當前使命為首,著意教會發展,傳福音,甚少尋溯源為教會的路線定位。教會的崇拜除了宣講耶穌基督救贖的福音,造就靈命之外,鮮有詮釋「崇拜的禮儀」。[28] 其中的原因,可能牧者本身普遍上,對歷史神學缺乏意識,少以聖經作崇拜藍本,不會從不同層次尋求崇拜的意義;對於崇拜禮儀背後的全人關懷、禮儀與道成肉身的體會、如何處理聖者聖物等等,可能一句也講不出,結果就是隨便調度崇拜程序,認為老化的東西就要拋棄,沒想過千多年來教會遺留下來的傳統會是經過歷史去蕪存菁的結晶。[29]

 

B. 缺乏美學與藝術

另一方面,信徒的腦海除了缺乏正確的崇拜觀外,因著流行音樂技巧方面注重「必然性」,不需要面壁學習,因此,信徒不但對精緻藝術摸不著頭腦,對自然世界、深奧知識、甚至天父將來可能要給我們的(無論今生來世),都不感興趣。[30] 再者,浪漫主義認為藝術是主觀的,美的標準也是主觀的,一般人都以為「情人眼裡出西施」這話是對的。可是,神與祂的標準就是所有藝術最客觀的範疇。聖經很多真理直接插手在美學的標準,就如創造論、基督道成肉身論、管家真理、天上的敬拜等等還有,人類文化中絕不缺乏對各種藝術清楚不過的標準,就以教會的詩集舉例,裡面的歌詞,應該被詩詞學客觀的標準審核,裡面的神學,應該被放在最嚴格的神學天平上。標準使我們有智慧去選擇和享用藝術。我們所相信的福音宣告耶穌是通往上帝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缺乏了絕對標準的藝術觀與這樣崇高的宣告怎能相稱呢?[31]

 

C. 誰是崇拜的主角?

支持改革的人認為在時代變遷當中,現代的敬拜應吸納傳統敬拜之中適合現代人的精粹。對敬拜模式問題要彈性變通,不是為禮儀而禮儀,他們甚至認為傳統的禮儀崇拜已成為部分信徒參與敬拜的攔阻和僵化的條文。他們指出敬拜歌曲要先針對信徒生命的轉變,從而影響信徒身邊的人和社會。[32] 雖然我們相信宗教信仰必定有其主觀感受性,若敬拜沒有體驗感受便會變得空洞,並且缺乏生命動力的,但問題在於若只將感情滿足放在首位,即一種「非理智的主觀主義」在崇拜佔有一切,而替代敬拜默想客觀的神,整個宗教信仰生活便本末倒置,失諸於平衡,就危險極了!我們固然要使崇拜生活有意義和充實,但要知道崇拜的對象是神自己,而不在人得著與否,信徒去崇拜乃是將自己獻給神,要神得著我們,而非我們「有所得」。[33]

 

五、小結

            我們發現崇拜更新是歷史時空中必然的現象,正如宗教改革者倡言:「改革宗的教會是不斷改革的教會。」作為教會核心的敬拜,怎能維持五十年不變?求變是正常的,問題在於按著那些原則進行敬拜更新?可惜的是,不少堂會的敬拜更新只顧近功近利、但求實用,忽略生命的培育,只看效果而不理過程,今天我們的處境確實已經偏離應有的航線,也許是時候再思崇拜在教會之內的位置。[34]

 

六、未來崇拜可走的路

如果崇拜者將崇拜看一個培靈會或奮興會,要求有所得著,才是真正的崇拜,便是作出對神無禮的敬拜。然而,對敬拜神有正確的心態,並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首先,正如前文所言,福音派教會認識到過去曾走錯的路,才能對信眾作出正確的教導,使信眾得著心理的裝備,然後領導他們在實際的敬拜中去體驗敬拜,日久才能奏效。另外,正如一位學者所言,傳統的敬拜內容,是不需要完全改變的,只能花一點心思,把崇拜各項目的意思明確地表彰出來,便能產生崇拜,即貿與神對話,有啟有應的效果。[35]

 

A. 重拾舊有的傳統

其實在「禮儀教會」中,他們有著很悠久的歷史,以及足夠的神學論據支持他們的崇拜觀,可是我們福音派卻不嘗試接受這些觀點。反而把這些觀點歸納為「形式主義」,並認為崇拜過於傾向形式化就不能給予足夠的自由讓人敬拜神。另外,宗教改革的一項重要變革就是大大提高了信徒注釋聖經的權利加爾文及慈運理更以講道為崇拜的中心大幅簡化崇拜禮儀。講員在講壇上其感染力的演繹方式遠較傳講的內容更易深入人心,眾會遂漸漸變成講員為中心,講道也以個人感受為重,教會內不少信徒參加崇拜,是為了聽個別講員演講,而不是為敬拜神。雖然以講道為中心是福音派的傳統,著重講道也沒有不妥,然而過分偏重講壇信息的造就,忽略了崇拜意識的培養使信徒上教會只會被動地接收靈糧卻沒有帶著心靈的禮物主動地到神面前獻祭敬拜。[36] 因此,福音派教會首要的工作就是重拾舊有的傳統。

 

1. 崇拜的意義

「當拜主你的神」這句話,是耶穌面對面接受撒但挑戰時,在一個極其嚴肅的場面下,斬釘截鐵申明的道理,儘管耶穌那句話是話出有因:為要引出下一句「單要事奉祂」,以此駁斥撒但的利誘。然而上句的訓示仍可單獨確立,既說是信奉神,就當拜衪。這番道理對基督徒而言,大概無不視為天經地義,最自然不過的事。聖經中別的經句或有詮釋上、應用上不同了解的問題,但這一句可沒有爭辯的餘地。「當拜主你的神」正是一道明確的命令。

 

a. 崇拜的目的

我們必須小心分辨,福音的目的是救人,但這不是崇拜的目的。因此,崇拜的參與者應在整個崇拜禮儀中發現神,從而順服,並在這神觀下發現人觀及世界觀,進而建立宣教觀念;而不能將崇拜當作教會外展工作的一環,更不能因崇拜人數多寡而改變崇拜模式。[37] 崇拜的真義在乎上帝漸漸重要,「我」漸漸不重要。集體敬拜就是一群謙卑的「我們」,同稱耶穌為主為王,伸出信心的手,懇求上帝的憐憫,慶賀我們有份於基督的得勝。[38]

 

再者,崇拜上帝不是達到一個目的的媒介或方法崇拜上帝這件事本身就是目的基督徒崇拜上帝是為了要得到上帝的恩典和幫助,而是因為上帝是「值得」我們讚美和頌揚另外上帝是我們的創造主我們是被造物被造物對創造他們的主應有的態度就是不斷讚美和頌揚他們的創造主這樣做是他們本分在聖公會的《公禱書》中的聖餐禮文有這樣的話:「無論何時何地夕感謝主聖父,全能永生之上這乃定理所當然亦是我們本分所當作。」[39]

 

b. 崇拜者的態度

因此,當人在崇拜中認識神明白教會活在恩典的選召中承擔管家的責任使萬物按神的心意養育世人又表彰天父之榮美主民與萬物的關係上的反省意識與態度上的改變會引進更深入與自由的敬拜對神的感謝與崇敬也有相應對其他受造物的衍為來承話與支撐。在崇拜進程中覲見上帝崇敬、讚頌、禱告及聆聽祂的話及至奉獻生命作回應、領命受差便進入世界,都離不了發現上帝、人、世界及三者之相互關係。我們愈多方面發現上帝生命便帶來更多的調校愈發深入領受上帝的話愈發在生活中有更深的挑戰[40]

 

c. 以基督為中心的敬拜

談到崇拜的根本原則,首先崇拜是以上帝為中心的,因上帝是上帝,我們崇拜祂;因祂的本性與作為,我們讚美祂、把榮耀歸與祂。崇拜又是以基督為中心的,因為透過基督,人才得以到達神的面前,因基督的獻上,崇拜也因此而得著完全。而基督在崇拜中更是神人間的中保,人透過基督得以敬拜神,同時神也透過基督而把救恩、憐憫及恩惠施與我們。崇拜又是教會性的,屬靈的,有其表達性的,在崇拜中透過可見的表象,倚靠聖靈的能力,重演救贖的作為。崇拜顯出教會的群體性,聖靈的光照叫敬拜者經歷福音真理的內容。在崇拜中不同的表徵(如浸禮)原來是象徵著上帝拯救我們的心意,讓我們重溫拯救的計劃,在這情況下,有誰會不起感恩的心,在崇拜中更新自己,再次的與上帝建立關係呢?另外,崇拜中也包含了對生命的回應,把自己獻給上帝,而這往往表現於在服事人群之中。崇拜的焦點也是面向將來的,盼望主的再來,以至信徒能有信心及勇氣的活在現今的世代之中。

 

以基督為中心的崇拜不是只在心中想著基督便是了般簡單,信徒首先是要承認基督在創造中的位置,祂參與創造萬物的事工,同時也在萬物之中,因此一切創造物包括有形的及無形的物質都屬上帝。而且人的墜落是涉及整個宇宙的時空之內,因人的叛逆本性讓撒但在整個的創造中得逞!神人的關係、受造物間的關係也轉變了,受造物自然受損,成為罪的奴僕!此外,以基督為中心的崇拜必先承認道成肉身的真理,創造的上帝卻以受造物的樣式出現,為的是要擔起罪債而接受死亡,透過戰勝那惡者,得以拯救受造物,這是一件多麼奇妙的作為。而屬靈的勝利是透過一個有形有質的具體行動來完成,這對明白崇拜有著深層的意義。基督的死與復活叫一切受造物不再被罪來轄制了,而基督的復活顯出了新的一頁、新的創造,但這新的創造是一開始,是在進行,直到主再榮耀的降臨,這新的創造才完成,新天新地才出現。基督在以上的信仰要義中擔當著重要的角色,敬拜以基督為中心,是以倚賴主而得蒙救贖,能在上帝面前敬拜讚美,回應上帝,基督的工作正是我們敬拜的核心,因著祂,我們才有敬拜上帝的機會。[41]

 

d. 基督的年曆

            除了認識以基督為中心的崇拜外,福音派的信徒又應如何在教會中實踐這個觀念呢?或許禮儀教會對教會年曆的採用對福音派的教會有著重要的提醒。年曆的功用是將宗教的重要節日顯示出來,使信徒分辨平常日與聖日。在聖日規定一些節慶禮儀,崇拜者可作依循,以增加對時間的自覺,明瞭聖日與平日的分野,更了解聖日的宗教意義及其背後深度的屬靈情操。[42]

 

再者,教會年曆就是「基督的年曆」,告訴我們在歷史的行程中,基督已經完成以及現在正在進行的事工。每次聖餐禮的主題,都是永生的上帝如何在祂聖子耶穌基督道成人身中「從天降臨」,祂繼續通過祂的聖靈住在我們中間,直到祂「將來必駕威榮再臨,審判活人死人」。和所有的宗教年曆一樣,教會年曆也是以傳統為根據,原始宗教的年曆是對星象和季節變化的反應。希伯來宗教也是建立在這種基礎上,此外更參照歷史中神性的啟示而改變了節日和齋期的循環。基督教年曆對這種真知灼見有了更進一步的推展,集中於歷史中的一個特別時刻──就是照耀全部歷史和一切歷史啟示的時刻,由耶穌基督臨到我們的生命裡,也在祂的由死裡復活之中。[43]

 

我相信神是一位看重「日子」的神。我們可以從許多神責備人不看重祂所規定的安息日,或是隨隨便便的守祂所定規的節日的經文中體會。有一些特別的日子,真是有神特別的心意在裡面。神是不隨便的,福音派的信徒也應當用一個嚴謹的態度來看待,思想及使用教會年曆。

 

e. 合乎聖經的禮儀

作為福音派的信徒,我們可能以為所有宗教改革家,例如加爾文,馬丁路得等,甚至約翰衛斯理等人皆反對禮儀;事實剛好相反,他們把僵化的禮儀改寫,但沒有離開使徒的傳統,且留下不少文獻討論他們改革崇拜的因由及聖經原則。

 

撇開我們不同意的神學錯謬,天主教及東正教有很多既有意義亦合乎聖經的儀式,我們不應該全部抹煞;例如:有力的結構(相對於福音派及靈恩派的鬆散)、適當的使用表徵(我們用了不少世俗的表達──握手、拍手等,但聖經中的表徵不敢使用)、對上帝臨在的渴求與感受(福音派一般崇尚理智的辯證,但少有鼓勵眾人在禮拜中仰望基督的臨在)、有系統地宣讀聖經(相對於只為了講道題目而讀的經文)、為整體的禱文(相對於沒有準備的私禱)等。我誠心提議所有關心集體敬拜的基督徒,小心地選擇,去親自經歷一些美麗、豐富、誠懇、提升的禮儀崇拜──當然若能在參加以前,先了解該宗派的禮儀神學,每一個項目的內容,該項目與整個崇拜結構的關係,我們便能跳出「遊覽者心態」來小心觀察及真正參與禮拜。參加有關禮儀崇拜的會議、崇拜退修營及在重禮儀的宗派神學院或大學修讀禮儀學,更可收事半功倍之效。[44]

 

2. 教會的音樂

除了禮儀之外,音樂在崇拜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往往為一般信徒所忽略他們沒有充分的認識。在教會的聚會裡必有唱詩也仍視為習以為常司空見慣卻未曾珍視與求進最大的錯誤是將唱詩當作等人、消磨時間。教牧同工的見解、會眾的興趣是否聖樂同工的意願?在音樂的事工上大家有否齊心努力周詳計劃,經常倡導?這些都是極需注意並且商榷的[45]

 

a. 信徒對音樂誤解

正如前文所言,在主觀與人文主義的推動下有些基督徒渴求一些能「我所喜愛的音樂」,即是「我對我所喜歡的就有反應。」教會中的享樂主義者認為「喜愛」就是有效的牧養當上帝及崇拜成為自我滿足的感性商品時,信心便落於感情之後,因為太多基督徒喜歡娛樂過於紀律及門徒訓練。[46]

 

            另一方面,好些教會沒有充份利用音樂來協助敬拜,信徒對崇拜的目的和基本認識亦不清楚加上欠缺順暢的崇拜流程,最後反而把有心敬拜或慕道的人「悶」走了。另一方面,有的教會則把音樂濫用,「娛樂」成份濃厚對敬拜神沒有幫助。有些又全唱短歌,使會眾無法領受豐富的聖詩神學內涵,使崇拜恐難產生理想的果效。[47]

 

b. 音樂是回應神的恩典

            教會只有兩部書,一部是聖經,另一部是詩本在崇拜中也只有這兩部書需要應用在禮儀的教會,還多一部禮拜文其實禮拜文集仍都是選自聖經與詩本的,有的詩本內容包括禮拜文詩本是為會眾詠唱之用,因為在崇拜中除了話語之外就是詩歌而且話語表達在音樂是詩歌的內容也是歌頌的目的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曾說:聖經與詩本的內容是用一般人能明白的言語,神就能直接藉聖經向眾人說話,他們也可直接以詩歌向神回應。因此,音樂在崇拜中是必需有的,因為音樂是表達敬虔的情操,是對神恩典的回應。當人能認識神的時候,敬拜就開始了。人接受了神的啟示,而且也領悟了,最自然的回應就是以音樂表達出來。崇拜中的音樂是為激勵人向神獻上歌頌與讚美,這是蒙神悅納的。[48]

 

c. 聖詩能建立信徒

神既然是信徒在崇拜的對象與中心,在教會的聖詩就從不會缺乏神觀。但是,聖詩中對神的稱號會不斷塑造和影響我們與神的關係。再者,聖詩從起初就用以凝聚信仰群體高舉信仰的對象。與此同時透過對獨一真神與祂作為之理解信仰群體發現己身之本質接受聖言對教會的命定,仿效耶穌的榜樣,不斷被主的生命與言論挑戰反省和承擔教會在世上的使命除此之外, 聖詩在教會漫長屬靈生命的凝聚受過程中擔當極重要的門徒訓練和牧養的角色乃是無可置疑的。詩人的信仰情操推使歌者與神有相應關係被引進更深的崇拜詩中的信念督導啟發歌者思考與體會詩中修辭孕育歌者的禱告與讚美的辭彙聖詩的神學內容模塑歌者的信仰。具有神學、詩體文學、音樂三種語言結合而成的聖詩若加上信心的頌唱必定縈繞烙印在聖徒的心坎上導指引聖徒的信仰生活匯成動力與指向。[49]

 

有學者指出教會在牧養事工上有負擔的教牧與聖樂人材,應盡最大的努力在聖詩豐富的寶藏中發掘和選材並尋求建立使選材深入會眾的橋樑多製造聖詩學習的環境頌唱聖詩的氣候多用有啟發性的領唱與領奏挑起領唱的熱切志願使唱頌成為信眾難忘的屬靈經歷聖詩之見識日益豐富堅固深入民心使聖詩在崇拜過程中不單是全人全體參與而且靈與悟性都得益。[50]

 

d. 如何選擇合適的音樂

 

當我們明白「聖詩」如何豐富的時候,今天最遺憾的就是年青的一代已不會也不喜歡唱傳統的「聖詩」,他們所熱衷的是較為「現代」流行風的歌曲、電子合成器及爵士鼓的伴奏、加上手舞足蹈的肢體語言,領唱群在台上麥克風的英姿、主領者「公式化」或「套語式」的指引,使部份會眾如醉如癡進入天堂般的安寧或狂喜,獲得靈命的更新。但我們也不難發現許多人,尤其是較年長的一輩及偏重思考的人士對這種禮拜方式的反感……。同樣一首歌是否唱得太多次,變成疲勞轟炸,引起反感,失去意義?是否因無緣無故突然間高呼「哈利路亞」、「阿們」,而使這最重要的信仰表達變成口頭禪?[51]

 

            如何選擇合適的音樂?這個問題似乎正是我們在目前必須面對及處理的,或許我們可以嘗試從加爾文的觀點來處理此問題。加爾文認為禮拜中的祈禱有二種一種是只用口語祈禱另一種是以唱歌,他體認音樂的力量歌曲有很大感情的力量與活力來激起或使人心火熱以便以猛烈熱情的心呼求或讀美上帝」。他主張「詩篇是神聖純潔的其目的是在使人得到教導的」,所以唱詩篇是一種讀美上帝的工具使人心仰望上帝使人默想上帝的美德、至善、智慧、公義而得安慰他呼籲基督徒須「在主裡喜樂,因主使我們的音樂引導我們脫離肉慾俗世的引誘所以警告我們不可誤用音樂因為「誤用音樂或使其污染或只用她達到自己的利益則音樂會變成我們的咒詛」。加爾文認為除了聖靈的創作又藉著大衛說出的詩篇以外我們將無法找出比詩篇更好又更適合的讚美歌。[52]

 

            從這些論述我們不難了加爾文對唱詩篇之執著,一般的聖詩不如詩篇是上帝的話語所以不宜在禮拜中唱。幸虧今日我們沒遵照他當時的教訓否則我們都不能唱聖詩。但我們須遵重且學習他對研唱聖詩的音樂品質、歌詞內容與上帝的話語的堅持及應存有的態度這些應可做為我們處理及批判音樂與禮拜的神學基礎。

 

e. 提升信仰及音樂的品質

音樂並不只是感性唱唱、跳跳、爽快而已。正如前文所言聖詩是有其豐富的內容,不單如此,音樂除其歌詞之外尚有其本身的深度、感動力與理性、邏輯、美學、哲學與神學的層次這些均由音樂不同的要素所構成的整體性感受而來其內涵在程度上之差別並不如數字之明確但她卻有不同層次之差別雖然這些差別並無從某一層次到另一層次的必然性基於信仰及教育的立場我們都期待基督徒能擴展耳界欣賞不同風格的音樂以體驗上帝創造的奧秘並感受音樂給予心靈的滿足。但我們發現今日有些所謂的現代詩歌其音樂及歌詞的內容若以神學角度來看,則似乎是在講:「信耶穌有平安信耶穌得永生你們要作禮拜、要祈禱就得平安……」,這對初信或慕道者來說,是洽當的但對資深的信徒而言重覆這些不只無益,反而有害。作為一個健全的基督徒不應當永遠停滯在同一個信耶穌就有平安」的階段而應不斷地求進步增廣見識知道如何做「作鹽作光」,甚至提升到能探討更有深度的信仰問題,才符合基督勸我們當達到如天父的完全境界。教會音樂的教育功能也應當如此,不斷地提升信仰及音樂的品質。[53]

 

一位學者對現今流行的「敬拜讚美」提出警告,他指出「敬拜讚美」 所使用的歌的詩歌雖然滿足了一些人,尤其是年輕一輩的需要,也使一些禮拜更為感性,更感人,但是許多詩歌內容淺薄、範圍窄狹、與禮拜程序各階段之需要不能配合,又譯詞與音樂未能達到信、達、雅的意境,更缺乏多樣性與普世性。如果教會過度採用「敬拜讚美」且停留在這個層次裡,則教會音樂永遠不會進步,信仰表現將永遠只是西方流行文化的附庸產物。[54]

 

f. 教會音樂需要教導

最後,值得我們注意的,就是在舊約的時候,大衛所羅門、約沙法及希西家他們發動祭司利未人從事聖樂的事工,是需要十分周密的計劃與組織,然後還要進行訓練與教導。因此,聖樂人員也必須有訓練,訓練包括成年、青年及少年不同年齡的人都應該學習。甚至有學者指出教會有不同年齡的小組詩班協助教會的敬拜實在是必要及不可忽略的[55] 因此我們應著重會眾的聖樂教育要加強信徒對聖樂的認知引導他們多欣賞聖樂,在聖詩聖樂中與神有更深切、甜蜜的交通使眾信徒藉此得到靈命造就[56]

 

除此之外,教育的過程聖樂同工必須是教師,教導參與此項事工的信徒以及教會的全體,敬拜的會眾。教導的對象是教會中每一分子甚至包括牧師與傳道當負責聖樂的同工在選擇及應用音樂上完全著重屬靈的品質,如果信眾缺少認識就無法發揮屬靈的功用怎樣辨認音樂的屬靈成分是需要加以教導與解釋的。一般信徒未必明白,又未曾經過深切的思考與研究,但若經過學習聽受了適當的教導切實明白聖樂的目的。教育本意是改變與發掘。教育既用直接講解的方法也可以大家一同研究討論的途徑但是音樂本身就有潛移默化的作用教會的信徒必在心意變化中更新,對若干先入為主的成見,可以有所改變,能夠放棄有些偏見教育另一種本意是發掘才能,發現恩賜,使更多肢體投入在聖樂的事工中,有更美好、更有效的服事[57]

 

B. 音樂、禮拜與神學

1. 目前的困難

一位學者指出,當單獨處理音樂時己了解須仰賴聖經與神學之基礎做分析與評估,也認知預備禮拜時則除聖經之外,尚須仰賴教會音樂的知識,也必須站在神學的立場就禮拜本身,及其與音樂之間的互相關係做分析才能找出理想的互動方式。故處理這些問題時除音樂學、禮拜學之外更須仰賴神學之批判。他指出現今崇拜更新的問題徵結有五個:[58]

 

1.         音樂家不懂禮拜學

2.         音樂家不懂神學

3.         禮拜學家不懂音樂 – (禮拜學家當然有神學背景)

4.         神學家不懂禮拜學

5.         神學家不懂音樂

 

有些神學家因缺乏對音樂藝術欣賞的能力故難以發現一些詩歌的音樂藝術問題;有的禮拜學家不僅音樂所以無法判斷音樂的品質及它在禮拜中的功能;有的音樂人因缺乏詩與神學素養而不能指出歌詞的神學問題只有極少數的人能進一步地檢討歌詞的修辭學與音樂配合得是否完美的「美學問題及是否與禮拜程序的脈絡吻合的禮拜學與神學問題這些均應進入更深一步的音樂、禮拜與神學的揉討[59]

 

2. 未來可行之路

正如前文所言,華人教會最普遍的現象是音樂人做音樂的工作牧長做牧長的工作。很多時牧長認為自己對音樂的認識不足就不過問音樂方面的事。其實,有音樂專業的人也覺得自己在神學上很無助。有時選詩選得不對題,牧長也不出聲沒有人給他們評估好像音樂是被割離一樣。再者,崇拜還有些其他的工作要作,需要更多人配搭,若想要教會音樂有牧養成效,必須有人負起聖樂上的責任。因此,長遠來說,當教會發展到某一階段時,教會需要聘請聖樂牧者。牧者不單要牧養詩班,亦一同牧養會眾。[60]

 

            然而,在短期內教會又應怎樣行呢?教會內的音樂人宜主動各禮拜學家或神學家尋求意見,學習如何詮釋批判歌詞之神學意涵,及研究如何在禮拜最適切的程序中發揮最大的功能,以發揮教會音樂在禮拜中的重要功能。再者,作為一個領導禮拜的音樂工作者,雖然要考慮信徒接受的程度、能力也應當考慮所選的歌與禮拜的主題、信息是否配合與禮拜程序之脈絡是否適切樣也當考慮這個音樂的風格、唱法、感情是否正確其品質是否優良、深淺適中,是否正確地詮釋了歌詞的神學、意旨、感情與臣的能否促使唱者與聽者感動、成長,使用音樂的目的是使會眾在禮拜中感受音樂對禮拜精神的培養、上帝的話語與信息的傳達、靈性的滿足、成長使信仰與神學的了解更深入,以達到感情、理智、宗教情操、神學蒙養、信仰品德均獲得提升的意境,這正是音樂與禮拜須作神學的批判的主要原因。[61]

 

3. 小結

神學可避免音樂只圖達到音樂本身的目的即神學能指點人明白音樂的來源即歸榮耀於〔上帝的〕創造。音樂可避免神學只成為一種純粹理智的事即音樂能感動人心去思考神學終局的宗旨,即歸榮耀於〔上帝的〕新創造。故神學須要音樂音樂也需要神學二者密切的配合可在禮拜中發揮最大的功能。然而,音樂、禮拜與神學三者均應追求信仰上的真、善、美且不斷的進步、成熟才俯合基督福音的精神及耶穌對人達完美的要求。[62]

 

七、結論

信奉真神的人們不獨按理要敬拜衪,他們對神的敬拜且要成為信仰的主要表徵記號。這是說,要敬拜神,才顯出他真是個信徒。人若說他服膺聖經真理,可能只不過是像某些帶點宗教熱情,信服某種主義學說的人一樣,僅對基督教道理有某種傾向;或有冥思默想聖經之義,也可能不過像那些哲人高士的參悟玄想一般;就算那些據此真理亮光去修身行善的,亦無非是那種追求德行的有道之士而已。那些人也許可以歸列「離神國不遠了」(見可十二34)的一類,終究還不是真正天國子民。比對之下,不論在信者自己的主觀感受,或在他人眼中看來,那些信服、追尋、探討、行善養性等等表現,都不似敬拜的行為具有說服力,說明他是個真信徒。

 

基督徒之成為基督徒,是由於相信耶穌是基督、是神,也奉衪作他的神、他的主。並且還信耶穌所教導的:還有一位天父、因愛世人而差耶穌來世,和一位聖靈,由天父差來住在信徒心內以引導信徒的,連同耶穌共是三位、卻是一體的神。基督徒因信耶穌基督,得神的生命內注,神 三位一體的神成為他個人的神。他跟神有了一定的關係。基督徒認定衪是神,所以拜衪。更因為他跟神的關係是恆常、永久的,所以基督敬拜神,也需是固定的和持恆的,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就如吃飯睡覺一樣,不只是隨感而行、隨緣而作。

 

中文參考書目

1.               羅炳良編。《基督教聖樂路向論文集》。香港: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1999

2.               郭乃弘編。《基督教會崇拜重探》。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1993

3.               赫士德著。謝林芳蘭譯。《當代聖樂崇拜》。台灣:校園,1998

4.               世界華人基督教聖樂促進會編。《更美的聖樂事奉》。台灣:天恩,2000

5.               陳若愚編。《藝術、信仰、人生》。香港:中神,1994

6.               韋伯著,何李穎芬譯。《崇拜:認古識今》。香港:宣道,2000

7.               張永信著。《崇拜:神學、實踐、更新》。香港:天道,1991

8.               關啟文、張國棟編:《後現代文化與基督教》。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2

9.               唐佑之。《榮耀三一頌:研習教會音樂》.香港:卓越書樓,1997

10.         李耀全編。《靈修與修靈-華人教會靈修神學二十一世紀的議程》。香港:建道神學院,2003

 

英文參考書目BIBLIOGRAPHY

1.               Bob Sorge, Exploring Worship: A Practical Guide to Praise and Worship, New York: Bob Sorge, 1987.

2.               Eleanor Bernstein, C.S.J., (Editor), Liturgy and Spirituality in Context: Perspectives on Prayer and Culture, Minnesota: The Liturgical Press, 1990.

3.               Kenneth Tanner, Christopher A. Hall (Editor), Ancient & Postmodern Christianity: Paleo-Orthodoxy in the 21st Century, Downer Grove: IVP, 2002.

4.               Burgess, Stanley M. & Gary B. McGee, ed, Dictionary of Pentecostal and Charismatic Movements, Grand Rapids: Regency 1989.

5.               Elsie Anne McKee, edited and with translations, John Calvin: writings on pastoral piety, New York : Paulist Press, 2001.

 

參考文章

1.               Tozer A.W. “Entertainment: An Evangelical Heresy”, “Propaganda, Popular Religion and Programs”, “An Out Shift”, Tozer on Worship and Entertainment, Pennsylvania: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97.

2.               郭乃弘。<緒論><引進心靈和真實的崇拜>。《更新地方教會的策略》。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2000

3.               朱裕文。<現代崇拜 讚美敬拜運動講義>。香港:建道神學院,2003秋。

4.               曾立華。<世俗主義下的崇拜取向>。《教牧期刊》第四期(199711月)。

5.               楊慶球。<從神學看宗教的世俗化和世俗主義>。《教牧期刊》第四期(199711月)。

6.               羅炳良。<世俗主義高漲下的教會音樂 教牧的會計學>,《教牧期刊》第四期(199711月)。

7.               邱淑貞。<教會音樂淪陷了!?>Wednesday, 24 September, 2003, 21:57:53,下載自<http://www.au.edu.tw/ox_view/cmusicq.htm>

8.               駱維道。<教會禮拜已亮起了紅燈>Saturday, 27 September, 2003, 17:06:15,下載自< http://www.ttcs.org.tw/msg/b0002.htm >

9.               駱維道。<從音樂立場看「敬拜讚美」>Monday, 29 September, 2003, 0:05:13,下載自< http://www.ttcs.org.tw/church/23.1/01.htm >

10.         駱維道。<音樂、禮拜與神學的初步對話>Monday, 29 September, 2003, 0:00:59,下載自<http://www.ttcs.org.tw/church/28.1/28-1.htm>

11.         朱植森。<敬拜讚美與靈恩>Saturday, 27 September, 2003, 22:34:22,下載自<http://www.oldcafe.org/Forum/CharisWorship.htm>

12.         黎鍚華。<淺析靈恩運動新趨勢>Saturday, 27 September, 2003, 21:42:37,下載自<http://www.oldcafe.org/Forum/NewTrend.htm>

13.         楊美惠。<從「敬拜讚美」之風:談崇拜中詩歌的原則>Wednesday, 24 September, 2003, 22:28:58,下載自< http://www.gbc.org.tw/tc/message_text/Y2K/Worship&Hymm.htm >

14.         陳逸豪。<現代教會音樂事工的再思>Wednesday, 24 September, 2003, 21:59:05,下載自<http://noah.ccim.org/htdocs/afcmgz.nsf/0/b3021d2c0797f8b785256c8e0078d17f?OpenDocument >

15.         羅炳良。<崇拜更新與禮儀(二)>Friday, 19 September, 2003, 23:51:01,下載自< http://www.ccmusa.org/proclaim/010708/7.html>

16.         戴文綺。<敬拜的真義>Thursday, 23 October, 2003, 22:59:36,下載自<http://www.cls.org.tw/chinese/document/97/970508.htm>

17.         <關於教會年曆的修訂>Thursday, 23 October, 2003, 23:02:37,下載自< http://www.ccea.org.tw/~goodshep/聖公會/教會年曆/ 教會年曆的修訂.htm >

18.         葉啟祥。<生命飛揚時我就高唱:敬拜讚美的迷惘與整全>Saturday, 27 September, 2003, 16:25:21,下載自<http://www.pctpress.com.tw/news/2514-2.htm#信仰言論版>



[1] 文內「敬拜」與「崇拜」一詞交換使用,兩者不作嚴格的區分。

[2] 胡志偉:<回到根源 初探香港教會敬拜更新>,播道月報,20005月,第488期,頁3

[3] 韋伯著,何李穎芬譯:《崇拜:認古識今》(香港:宣道,2000),頁77-82

[4] 赫士德著,謝林芳蘭譯:《當代聖樂崇拜》(台灣:校園,1998),頁219-225

[5] 張慕皚:<當代靈恩現象的辨識>Monday, 3 November, 2003,下載自<http://www.cmacuhk.org.hk/version3/mag/mag_letter_18/mag_letter_18a.htm> ,頁1

[6] 赫士德,頁303-304

[7] 楊慶球:<從神學看宗教的世俗化和世俗主義>,《教牧期刊》第四期(199711月),頁24

[8] 朱裕文:<現代崇拜 讚美敬拜運動講義>(香港:建道神學院,2003秋),頁3

[9] 韋伯,頁96-99

[10] Bob Sorge, Exploring Worship: A Practical Guide to Praise and Worship (New York: Bob Sorge, 1987), P.29-44.

[11] Bob 1987, 45-64.

[12] 曾立華:<世俗主義下的崇拜取向>。,《教牧期刊》第四期(199711月),頁33

[13] 駱穎佳:<後現化文化與消化社會:一個香港經驗的對照>。關啟文、張國棟編:《後現代文化與基督教》(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2。),頁18

[14] 關啟文:<由「自我之死」到「我被愛故我在」:後現代自我觀與基道教的對話>。關啟文、張國棟編:《後現代文化與基督教》(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2。),頁283

[15] 曾立華,頁33-34

[16] 曾立華,頁34-35

[17] 《時代論壇》,第五八六期,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18] 朱裕文:<現代崇拜>,頁4

[19] 陳逸豪:<現代教會音樂事工的再思>Wednesday, 24 September, 2003, 21:59:05,下載自<http://noah.ccim.org/htdocs/afcmgz.nsf/0/b3021d2c0797f8b785256c8e0078d17f?OpenDocument >,頁1

[20] 朱裕文:<現代崇拜>,頁4

[21] 曾立華,頁35-36

[22] 葉啟祥:<生命飛揚時我就高唱:敬拜讚美的迷惘與整全>Saturday, 27 September, 2003, 16:25:21,下載自<http://www.pctpress.com.tw/news/2514-2.htm#信仰言論版>,頁3

[23] 韋伯,頁96-96

[24] Kenneth Tanner, Christopher A. Hall (Editor), Ancient & Postmodern Christianity: Paleo-Orthodoxy in the 21st Century, (Downer Grove: IVP 2002), P. 143-146.

[25] 楊慶球,頁24-25

[26] 曾立華,頁36-37

[27] 羅炳良:<世俗主義高漲下的教會音樂 教牧的會計學>,《教牧期刊》第四期(199711月),頁55

[28] 朱裕文:<現代崇拜>,頁7-9

[29] 《時代論壇》,第五八六期,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30] 羅炳良,頁55

[31] 羅炳良,頁57

[32] 《時代論壇》,第五八六期,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33] 曾立華,頁37

[34] 胡志偉,頁4-5

[35] 張永信著:《崇拜:神學、實踐、更新》(香港:天道,1991),頁163

[36] 朱裕文:<福音與崇拜 論近代福音運動對華人教會崇拜的影響>,李耀全編:《靈修與修靈-華人教會靈修神學二十一世紀的議程》(香港:建道神學院,2003),頁99

[37] 《時代論壇》,第五八六期,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38] 羅炳良,頁57

[39] 林壽楓:<崇拜禮儀:意義與結構>,羅炳良編:《基督教聖樂路向論文集》(香港: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1999),頁43

[40] 譚靜芝:<崇拜神學與聖詩>,羅炳良編:《基督教聖樂路向論文集》(香港: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1999),頁55-56

[41] 韋伯,頁105-116

[42] 戴文綺:<敬拜的真義>Thursday, 23 October, 2003, 22:59:36,下載自<http://www.cls.org.tw/chinese/document/97/970508.htm>,頁1

[43] <關於教會年曆的修訂>Thursday, 23 October, 2003, 23:02:37,下載自< http://www.ccea.org.tw/~goodshep/聖公會/教會年曆/ 教會年曆的修訂.htm >,頁1

[44] 羅炳良:<崇拜更新與禮儀(二)>Friday, 19 September, 2003, 23:51:01,下載自< http://www.ccmusa.org/proclaim/010708/7.html>,頁3-4

[45] 唐佑之:《榮耀三一頌:研習教會音樂》(香港:卓越書樓,1997),頁7

[46] 羅炳良,頁56-57

[47] 劉家光:<世華聖樂路各再思>,世界華人基督教聖樂促進會編:《更美的聖樂事奉》(台灣:天恩,2000)頁149

[48] 唐佑之:《榮耀三一頌》,頁8, 69

[49] 譚靜芝:<崇拜神學與聖詩>,頁50, 52, 56

[50] 譚靜芝:<崇拜神學與聖詩>,頁56

[51] 駱維道:<教會禮拜已亮起了紅燈>Saturday, 27 September, 2003, 17:06:15,下載自< http://www.ttcs.org.tw/msg/b0002.htm >,頁1-2

[52] Elsie Anne McKee, edited and with translations, John Calvin : writings on pastoral piety, (New York : Paulist Press, 2001.), P. 94-96.

[53] 駱維道:<音樂、禮拜與神學的初步對話>Monday, 29 September, 2003, 0:00:59,下載自< http://www.ttcs.org.tw/church/28.1/28-1.htm >,頁161

[54] 駱維道:<從音樂立場看「敬拜讚美」>Monday, 29 September, 2003, 0:05:13,下載自< http://www.ttcs.org.tw/church/23.1/01.htm >,頁10

[55] 唐佑之:《榮耀三一頌》,頁27-29

[56] 劉家光,頁147

[57] 唐佑之:《榮耀三一頌》,頁52-53

[58] 駱維道:<音樂、禮拜與神學的初步對話>,頁157-158

[59] 同上,頁162

[60] 譚靜芝:<聖樂架構與牧養>,世界華人基督教聖樂促進會編:《更美的聖樂事奉》(台灣:天恩,2000),頁66-72

[61] 駱維道:<音樂、禮拜與神學的初步對話>,頁162, 173-174

[62] 同上,頁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