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看貧窮與富足(整理中)

蔡少琪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A. 早期教會和貧窮人

Moses Finley’s thesis: In Roman society, “economic behaviour was governed more by the value systems of social groups than by economic rationality (thus precluding the use of modern economic theory for the analysis of the ancient economy).”[1]

Recent adjustment: “They underscore a more advanced and complex nature of Roman economy.” “Finley’s ‘overall framework has remained intact: gross disparities in wealth, the importance of political power and social status, and the limitations of financial systems, are not in dispute.’ But ‘most commentators are more positive about the level and nature of economic activity that took place within this framework. A lack of ‘capitalist spirit’ is not a sign of aversion of growth, but one of caution.”[2]

 

Romans: Power, Privilege, and Prestige

“Roman society was obsessed with maintaining social distinctions and hierarchy.”[3]

社會階層:Patricians 管理和貴族階層 (約佔人口的1-3%)

Senators 元老院議員和他們的家庭(ordo senatorius)they were prohibited to marry persons of freed status; 數目:約幾百人。家產起碼有1百萬銀幣。

Equestrians  羅馬騎士階級ordo equester:約幾千人!地主和官員。家產起碼有40萬銀幣。[4]

Decurions 地區議員"leader of 10 men":或『十騎士』長!家產起碼有10萬銀幣。

(地區的民族性的貴族)

Sestertius :羅馬帝國的銀幣或銅幣。士兵約有人工3-10小銀幣一天。一個奴隸的價值約是2000-6000小銀幣。】

 

Plebs (plebeius)自由人

自由人 plebs, freeborn citizens(也有極為富裕的自由人)(貧窮線下的自由人,約三分之一)。

 

奴隸:約人口的六分之一

“The slave population was at least equal to that of freedmen (non citizens), and has been estimated at anywhere from 25 to 40% of the population of the city as a whole. One such estimate suggests that the slave population in Rome circa 1 AD, may have been as much as 300,000 to 350,000 of the 900,000 total inhabitants. In outlying provinces, the numbers are certainly far less substantial, dropping to between an estimated 2 and 10% of the total. Still though, in some places such as Pergamum on the western coast of present day Turkey, the slave population may have been around 40,000 people or 1/3 of the cities total population. At the height of the Empire in the mid second century AD, some have estimated that the total slave population may have approached 10 million people, or approximately 1/6 of the population as a whole.”[5]

 

Patron-client relationship 庇護主和受庇護者的關係(beneficia

16:2【姊妹非比】因她素來幫助許多人,也幫助了我。因為她曾成為我和很多人的庇護者。】(kai. ga.r auvth. prosta,tij pollw/n evgenh,qh kai. evmou/ auvtou)( for she has been a patron of many and of myself as well.)

 

希臘語的三層富貧階層

1.    Rich財主 plousioi:有閒階級【1b. 中產階層 paupers 技術工人,小商人】

2.    貧窮的工作者 penetes, penes:靠自己辛勞做工,但幾乎沒有剩餘[pe,nhj]

3.    貧窮的乞丐 ptochoi:需要依賴人;極為貧窮![ptwco,j]

 

路加福音的一個特色: “As recognized by most scholars, it is the Lukan Gospel that places a particular concern and favor on the poor, on the one hand, and a strong disapproval on the rich and their wealth, on the other. The theme of ‘great reversal’ in judgment and salvation is carefully woven together throughout the Gospel, especially in the uniquely Lukan materials.”[6]

 

『馬槽、拿撒勒、五餅二魚,凡物公用、籌募捐款給耶路撒冷教會』等與早期教會的貧窮處境!

保羅早期的教會的成員:were drawn predominantly from free laborers and artisans, slaves, and recent immigrants, ‘groups that constituted the plebs urbana, misera ac ieiunia.”[7] 但也有部分較為富裕的信徒,包括非比、該猶、腓利門等。

 

其他較為強烈譴責『不義的富人』的書卷,包括雅各書和啟示錄。

 

早期教會的發展數字的估計:

“In terms of the numbers, recent studies provided a rough framework estimating the number of Christians to be about 40,000 in 150 CE (0.07 percent)about 760,000 by 225 CE (1.27 percent), and about 6,300,000 in the empire by 300 CE—10.5 percent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of the empire.”[8]

早期教會的發展數字的一個估計:
“In terms of the numbers, recent studies provided a rough framework estimating the number of Christians to be about 40,000 in 150 CE (0.07 percent)
about 760,000 by 225 CE (1.27 percent), and about 6,300,000 in the empire by 300 CE—10.5 percent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of the empire.” 
Helen Rhee, Loving the Poor, Saving the Rich, 43.
蔡少琪的翻譯:『最近一些研究推算一個大概的框架去計算早期教會的基督徒人數。在公元150年估計有4萬人(0.07%),到公元225年,有760000人(1.27%),到公元300年,約有6300000人,約羅馬帝國人口的10.5%。』這是Helen Rhee按照某些學者理論去整理出來。其中一個假設,就是基督徒在每十年有40%增長,而到公元350年,整個羅馬帝國的人口約達6千萬人。】
Cf. “These figures are based on the imperial population of sixty million and on a projected growth rate of 40 percent per decade until 350 CE in R. Stark, The Rise of Christianity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6), 5-13; [BR 166 .S75 1996] K. Hopkins, “Christian Number and Its Implication,” JECS 6, no. 2 (1998)”192-95.” Ibid., note 237.

 

一些主要用詞

 

B.一些有名的關於貧窮、富足和貧富懸殊的名句(一些人物的例子)

John Wannamaker, Chick-fil-A, Henry Crowell

“Make all you can, save all you can, give all you can.” John Wesley

約翰衛斯理:『盡你所能賺錢,盡你所能節省,盡你所能施予。』

達拉斯.沃拉德:『盡你所能賺錢吧。盡你所能節省吧。在受良好訓練的靈性生活中,使用你所擁有的一切,為神的榮耀和人類的益處,管理你所能管理的一切吧。盡你所能施捨吧。這是智慧管家的職分之一。』[9]

杜甫名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大陸電視劇『大明王朝』談到中國一大清官海瑞時,以一段詞句介紹他出場:『夫母誕一子,必哺育使之活;天生一人,必給食使之活。此天道之存焉,亦人道之存焉。豈有以一二人奪百人千人萬人之田地使之饑寒而天道淪人道不喪者!天道,人道喪,則大亂之源起。民失其田,國必失其民,國失其民則未見有不大亂而尚能存者!』

清代名將林則徐祠堂前有一幅對聯:「子孫若如我,留錢做什麼,賢而多財則損其志;子孫不如我,留錢做什麼,愚而多財益增其過。」

 “Poverty is the parent of revolution.” 「貧窮是革命的母親。」亞里士多德

 “Poverty is the worst form of violence.” 「貧窮是最惡劣的暴力。」甘地

“The most terrible poverty is loneliness, and the feeling of being unloved.” 「最恐怖的貧窮是孤獨和感到完全沒有被愛。」“We think sometimes that poverty is only being hungry, naked and homeless. The poverty of being unwanted, unloved and uncared for is the greatest poverty. We must start in our own homes to remedy this kind of poverty.”「我們有時候以為,貧窮只是飢餓、赤身露體和無家可歸。但沒有人要、沒有人愛、沒有人照顧的貧窮是最大的貧窮。我們首先要在自己的家裡修補這種貧窮。」 Mother Teresa of Calcutta 德蘭修女

“Poverty often deprives a man of all spirit and virtue; it is hard for an empty bag to stand upright.” 「貧窮常常剝奪人的所有士氣和美德;很難讓空空的袋子能自己站立起來。」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

“The number one problem in our world is alienation, rich versus poor, black versus white, labor versus management, conservative versus liberal, East versus West . . . But Christ came to bring about reconciliation and peace.” 「世界第一大問題是排斥,富裕敵對貧窮,黑人敵對白人,勞工敵對管理層,保守敵對自由派,東方敵對西方但基督來臨就是要帶來和解及和平。       葛培理Billy Graham

“Money has never made man happy, nor will it, there is nothing in its nature to produce happiness. The more of it one has the more one wants.” Benjamin Franklin

“Not he who has much is rich, but he who gives much.”Erich Fromm

“Money is a guarantee that we may have what we want in the future. Though we need nothing at the moment it insures the possibility of satisfying a new desire when it arises.” Aristotle

“Capital as such is not evil; it is its wrong use that is evil. Capital in some form or other will always be needed.” Gandhi

He who loses money, loses much; He who loses a friend, loses much more; He who loses faith, loses all.”Eleanor Roosevelt

 “If any prophet, speaking in a trance, says, ‘Give me your money (or anything else),’ do not listen to him.” —the Didache

If a person gets his attitude toward money straight, it will help straighten out almost every other area in his life. Billy Graham

Most people fail to realize that money is both a test and trust from God. ~ Rick Warren

Money never stays with me. It would burn me if it did. I throw it out of my hands as soon as possible, lest it should find its way into my heart. ~ John Wesley

The fellow that has no money is poor. The fellow that has nothing but money is poorer still. ~ Billy Sunday

The person who thinks the money he makes is meant mainly to increase his comforts on earth is a fool, Jesus says. Wise people know that all their money belongs to God and should be used to show that God, and not money, is their treasure, their comfort, their joy, and their security. ~ John Piper

No person was ever honored for what he received. He was honored for what he gave.”– Calvin Coolidge

 “I judge all things only by the price they shall gain in eternity.” John Wesley

“As base a thing as money often is, yet it can be transmuted into everlasting treasure. It can be converted into food for the hungry and clothing for the poor. It can keep a missionary actively winning lost men to the light of the gospel and thus transmute itself into heavenly values. Any temporal possession can be turned into everlasting wealth. Whatever is given to Christ is immediately touched with immortality.”

— A.W. Tozer (1897-1963)

 

5:7-8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他所喜愛的樹就是猶大人。他指望的是公平,誰知倒有暴虐;指望的是公義,誰知倒有冤聲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內。

5:24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C. 聖經關於貧窮人和富足的部分經文

舊約特別關注的貧窮人:利未人,孤兒寡婦、寄居的(都是沒有地土,沒有富裕的家人可以照顧的)

14:27住在你城裡的利未人,你不可丟棄他,因為他在你們中間無分無業。

14:28每逢三年的末一年,你要將本年的土產十分之一,都取出來,積存在你的城中。

14:29在你城裡無分無業的利未人,和你城裡寄居的,並孤兒寡婦,都可以來,吃得飽足,這樣,耶和華你的神必在你手裡所辦的一切事上,賜福與你。

8:18 我揀選利未人代替以色列人中一切頭生的。

18:6 我已將你們的弟兄利未人從以色列人中揀選出來歸耶和華,是給你們為賞賜的,為要辦理會幕的事。

18:24 因為以色列人中出產的十分之一,就是獻給耶和華為舉祭的,我已賜給利未人為業。

18:20 耶和華對亞倫說:「你在以色列人的境內不可有產業,在他們中間也不可有分。我就是你的分,是你的產業。」

16:5 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為我持守。

 

富裕和仁義不一定有衝突!

【富裕的義人】[10]“Righteous Rich”在舊約裡,神提到如何用財富賜福給義人

8:18你要記念耶和華你的神,因為得貨財的力量是他給你的(who gives you power to get wealth),為要堅定他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約,像今日一樣。

112:1-3敬畏耶和華,甚喜愛他命令的,這人便為有福。他的後裔在世必強盛(His children will be mighty in the land),正直人的後代,必要蒙福。他家中有貨物,有錢財(Wealth and riches are in his house),他的公義,存到永遠。

13:6【亞伯拉罕】 那地容不下他們;因為他們的財物甚多,使他們不能同居。

26:12-13 以撒在那地耕種,那一年有百倍的收成。耶和華賜福給他,他就昌大,日增月盛,成了大富戶。

代上29:2-4【大衛】我為我神的殿已經盡力,預備金子做金器,銀子做銀器,銅做銅器,鐵做鐵器,木做木器,還有紅瑪瑙可鑲嵌的寶石,彩石和一切的寶石,並許多漢白玉。且因我心中愛慕我 神的殿,就在預備建造聖殿的材料之外,又將我自己積蓄的金銀獻上,建造我神的殿,就是俄金三千他連得、精的銀子七千他連得(3,000 talents of gold, of the gold of Ophir, and 7,000 talents of refined silver),以貼殿牆

舊約的talent的重量,可能是一個『他連得』有三十公斤!一個『他連得』的純金,在今天的價錢,USD 1.3M ,約為港幣1千萬。】【1Kg = 35.274 oz】【一『他連得』= 1058 oz】【若1 oz黃金的價值為USD1200三千他連得黃金=300億港幣!】

8:7我已將他的家產賜給以斯帖

10:3猶大人末底改作亞哈隨魯王的宰相,

1:1-3烏斯地,有一個人名叫約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人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

42:12-13這樣,耶和華後來賜福給約伯,比先前更多,他有一萬四千羊,六千駱駝,一千對牛,一千母驢。他也有七個兒子,三個女兒。

10:22 耶和華所賜的福使人富足,並不加上憂慮。

3:16 她右手有長壽,左手有富貴。

8:18 豐富尊榮在我;恆久的財並公義也在我。

10:4 手懶的,要受貧窮;手勤的,卻要富足。

5:19 神賜人資財豐富,使他能以吃用,能取自己的分,在他勞碌中喜樂,這乃是神的恩賜。

 

【富裕的惡人】

2:6 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人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他們的刑罰;因他們為銀子賣了義人,為一雙鞋賣了窮人。

3:10 那些以強暴搶奪財物、積蓄在自己家中的人不知道行正直的事。這是耶和華說的

5:11你們踐踏貧民,向他們勒索麥子;你們用鑿過的石頭建造房屋,卻不得住在其內;栽種美好的葡萄園,卻不得喝所出的酒。

5:12 我知道你們的罪過何等多,你們的罪惡何等大。你們苦待義人,收受賄賂,在城門口屈枉窮乏人。

5:21-23 我厭惡你們的節期,也不喜悅你們的嚴肅會。你們雖然向我獻燔祭和素祭,我卻不悅納,也不顧你們用肥畜獻的平安祭;要使你們歌唱的聲音遠離我,因為我不聽你們彈琴的響聲。

1:14你們的月朔,和節期,我心裡恨惡,我都以為麻煩,我擔當,便不耐煩。

1:15你們舉手禱告,我必遮眼不看,就是你們多多的祈禱,我也不聽,你們的手都滿了殺人的血。

5:8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內。

5:24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撒上25:2-3 在瑪雲有一個人,他的產業在迦密,是一個大富戶,有三千綿羊,一千山羊;他正在迦密剪羊毛。那人名叫拿

 

教導人有智慧地勤奮致富;敬畏神的有福氣!有富足!

21:17 愛宴樂的,必致窮乏;好酒,愛膏油的,必不富足。

10:4 手懶的,要受貧窮;手勤的,卻要富足。

10:15 富戶的財物是他的堅城;窮人的貧乏是他的敗壞。

22:4 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就得富有、尊榮、生命為賞賜。

22:7 富戶管轄窮人;欠債的是債主的僕人。

8:21 使愛我的,承受貨財,並充滿他們的府庫。

15:6 義人家中多有財寶;惡人得利反受擾害。

19:4 財物使朋友增多;但窮人朋友遠離。

 

學習知足!! 也要學習施捨!

30:8 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

28:6 行為純正的窮乏人勝過行事乖僻的富足人。

28:11 富足人自以為有智慧,但聰明的貧窮人能將他查透。

15:27 貪戀財利的,擾害己家;恨惡賄賂的,必得存活。

提前 6:17 你要囑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無定的錢財;只要倚靠那厚賜百物給我們享受的神。

提前 6:18 又要囑咐他們行善,在好事上富足,甘心施捨,樂意供給人,

14:12 耶穌又對請他的人說:「你擺設午飯或晚飯,不要請你的朋友、弟兄、親屬,和富足的鄰舍,恐怕他們也請你,你就得了報答。」

林後 9:11 叫你們凡事富足,可以多多施捨,就藉著我們使感謝歸於神。

 

要提防因為財富帶來的驕傲和不敬

28:5 你靠自己的大智慧和貿易增添資財,又因資財心裡高傲。

17:11 那不按正道得財的,好像鷓鴣菢不是自己下的蛋;到了中年,那財都必離開他,他終久成為愚頑人。

49:6-8, 16-17 那些倚仗財貨自誇錢財多的人,一個也無法贖自己的弟兄,也不能替他將贖價給神,叫他長遠活著,不見朽壞;見人發財、家室增榮的時候,你不要懼怕;因為,他死的時候甚麼也不能帶去;他的榮耀不能隨他下去。

62:10 不要仗勢欺人,也不要因搶奪而驕傲;若財寶加增,不要放在心上。

119:36 求你使我的心趨向你的法度,不趨向非義之財

10:2 不義之財毫無益處;惟有公義能救人脫離死亡。

21:6 用詭詐之舌求財的,就是自己取死;所得之財乃是吹來吹去的浮雲。

28:22 人有惡眼想要急速發財,卻不知窮乏必臨到他身。

5:13 我見日光之下有一宗大禍患,就是財主積存資財,反害自己。

8:17 恐怕你心裡說:『這貨財是我力量、我能力得來的。』

8:18 你要記念耶和華你的神,因為得貨財的力量是他給你的,為要堅定他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約,像今日一樣。

 

不要成為貪財的惡人!敬比財寶更重要!

6:24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門。」

19:23 耶穌對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財主進天國是難的。」

10:24 -25耶穌又對他們說:「小子,倚靠錢財的人進神的國是何等地難哪!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呢。」

14:21-23 所多瑪王對亞伯蘭說:「你把人口給我,財物你自己拿去吧!」亞伯蘭對所多瑪王說:「我已經向天地的主至高的 神耶和華起誓: 凡是你的東西,就是一根線、一根鞋帶,我都不拿,免得你說:『我使亞伯蘭富足!』」

1:19 凡貪戀財利的,所行之路都是如此;這貪戀之心乃奪去得財者之命。

15:16 少有財寶,敬畏耶和華,強如多有財寶,煩亂不安。

16:8 多有財利,行事不義,不如少有財利,行事公義。

22:1 美名勝過大財;恩寵強如金銀。

23:5 你豈要定睛在虛無的錢財上嗎?因錢財必長翅膀,如鷹向天飛去。

28:20 誠實人必多得福;想要急速發財的,不免受罰。

28:8 人以厚利加增財物,是給那憐憫窮人者積蓄的。

37:16 一個義人所有的雖少,強過許多惡人的富餘。

提前 6:10 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提前 3:3不貪財;not a lover of money (avfila,rguron)

提前 3:8 不貪不義之財(not greedy for dishonest gain)(mh. aivscrokerdei/j)

13:5你們存心不可貪愛錢財(Keep your life free from love of money)( VAfila,rguroj),要以自己所有的為足,因為主曾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

12:15 於是對眾人說:「你們要謹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貪心,因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

12:21 凡為自己積財,在神面前卻不富足的,也是這樣。

18:23 他聽見這話,就甚憂愁,因為他很富足。

3:17 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聖經和主耶穌清楚譴責那些空有富足,但沒有敬和行善的人

6:24 但你們富足的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受過你們的安慰。

5:1 嗐!你們這些富足人哪,應當哭泣、號咷,因為將有苦難臨到你們身上。

2:6 你們反倒羞辱貧窮人。那富足人豈不是欺壓你們、拉你們到公堂去嗎?

18:3 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

 

縱然貧窮,若是有敬,這人是蒙福的

林後 8:9 你們知道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他本來富足,卻為你們成了貧窮,叫你們因他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

2:9 我知道你的患難,你的貧窮(你卻是富足的)

林後 6:10 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

2:5 我親愛的弟兄們,請聽,神豈不是揀選了世上的貧窮人,叫他們在信上富足,並承受他所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國嗎?

11:26 他看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賞賜。

 

聖經提到很多貧窮的義人,並且神是貧窮義人的幫助者!

86:1-2〔大衛的祈禱。〕耶和華阿,求你側耳應允我,因我是困苦窮乏的。求你保存我的性命,因我是虔誠人。我的神阿,求你拯救這倚靠你的僕人。

132:15我要使其中的糧食豐滿,使其中的窮人飽足。

74:21不要叫受欺壓的人蒙羞回去,要叫困苦窮乏的人讚美你的名。

107:41他卻將窮乏人安置在高處,脫離苦難,使他的家屬多如羊群。

109:31因為他必站在窮乏人的右邊,要救他脫離審判他靈魂的人。

37:16 一個義人所有的雖少,強過許多惡人的富餘。

 

耶穌也有接受有錢的人的支援和接待

14:15他必指給你們擺設整齊的一間大樓,你們就在那裡為我們預備。

14:16門徒出去,進了城,所遇見的,正如耶穌所說的,他們就預備了逾越節的筵席。

7:36有一個法利賽人,請耶穌和他吃飯,耶穌就到法利賽人家裡去坐席。

8:3又有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約亞拿,並蘇撒拿,和好些別的婦女,都是用自己的財物供給耶穌和門徒。

14:1安息日,耶穌到一個法利賽人的首領家裡去吃飯,他們就窺探他。

 

D.部分學者的分析

貧與富:聖經、神學的反思:建道神學院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建道學刊,第四十一期)香港:建道神學院,2014

Rhee, Helen. Loving the Poor, Saving the Rich: Wealth, Poverty, and Early Christian Formation. Grand Rapids: Baker, 2012.

Finley, Moses I. The Ancient Economy.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9.

 

Craig L. Blomberg, “The Goodness of Wealth: But Not Like the Prosperity Gospel Claims,” 1-37.

貧與富:聖經、神學的反思:建道神學院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建道學刊,第四十一期)香港:建道神學院,2014

a survey of the most important biblical teaching on the goodness of wealth, followed by our responsibility to help the poor materially and not just spiritually.” 4

“Most of what the Prophets have to say about material possessions is negative, lambasting the way the Israelites have abused them. But here and there, especially at the end of their books, they prophesy a coming day, after judgment and exile, when Israel will be restored to the land and experience  material prosperity and abundance.” 13

 

“The Bible begins with humanity in a garden but it ends with them in a city.” 27

 

The Mandate to Help the Poor

“If wealth is inherently good, if God desires that all of his people have at least a minimally decent amount of it, then it follows naturally that he wants those with excess to be conduits in sharing it with those who have too little.” 27-28

使徒行傳談到三種救濟窮人的方式:

1.    凡物公用;變賣財富,支持貧窮人,彼此分享【徒2:44-45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並且賣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

2.    建立所謂的『執事基金』,支援教會的窮寡婦【徒6:1因為在天天的供給上忽略了他們的寡婦。徒6:2我們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飯食,(to serve tables(diakonei/n trape,zaij)原是不合宜的。】

3.    籌募捐款【徒11:2-29內中有一位,名叫亞迦布,站起來,藉著聖靈,指明天下將有大饑荒,這事到革老丟年間果然有了。於是門徒定意,照各人的力量捐錢,送去供給住在猶太的弟兄。】

pp. 33

 

“God does desire for his people to live a decent, material life in this world. But precisely because he desires that for all people, and especially all of Christ’s followers, those of us with significant surplus must share with those who have much less.” 35

 

 

Craig L. Blomberg, “The Seduction of Wealth: When Money Becomes God,” 39-75.

貧與富:聖經、神學的反思:建道神學院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建道學刊,第四十一期)香港:建道神學院,2014

“But captivity to materialism is in no way limited to the fringes of the charismatic movement, which the prosperity gospel represents.” 39 Evangelical, and non-charismatic too

“The dangers of wealth lead to a large number of the Mosaic laws.” 41

 

Craig L. Blomberg, “Generous Giving: The Antidote to Idolatry,” 77-102.

貧與富:聖經、神學的反思:建道神學院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建道學刊,第四十一期)香港:建道神學院,2014

“What God wants today is not a fixed percentage of our income but generous, even sacrificial, giving.” 78

 

“The three reasons for giving away material possessions throughout the Bible are to support people in ministry, to pay for the upkeep of religious buildings and to help those needier than oneself. The last of these three far outweighs the over two in terms of sheer frequency of emphasis.” 96

 

“With modest expenditures on facilities, and without hiring to many full-time pastors, it is quite possible even for fairly large congregations to give 20-25% to missions. The graduated tithe can be applied to church budgets just as with personal budgets.” 96

 

鄺成中:〈凡物共用使徒行傳中的資源分配〉,頁235-253

貧與富:聖經、神學的反思:建道神學院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建道學刊,第四十一期)香港:建道神學院,2014

從凡物共用到屬靈的凡物共用』236

彼得:

3:6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

鄺成中:『彼得似乎是沒有能力實踐凡物共用,因為他沒有金與銀,然而事實上,彼得所實踐的正好是真正的凡物公用,因他將最寶貴的財產(基督肯定是比一切的金與銀都寶貴得多的)與其他有需要的人(未認識主的人)分享。』頁239

使徒行傳2章:物質上的凡物共用;3章:真正的凡物共用。

使徒行傳6章:另一次對凡物共用的描寫;7-8章:司提反和腓利在信仰的宣講的凡物共用。

 

E.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真理中實踐愛德》通諭(CARITAS IN VERITATE)

論在愛德及真理中促進全人發展

公義和公益justice and the common good.

先講公義。有社會就該有公義(ubi societas, ibi ius):每社會需制訂它的一套公義制度。愛德固然超越公義,因為愛是奉獻,把「自己的」給予別人;但愛德不能不尊重公義,公義在於把「別人應有的」給予他,這是人因他的本性及他的作為而來的權利。除非我把按公義該給他的先給了他,我就不能說把我自己的奉獻給他人。凡真正愛人的,一定先會對他們公道。公義不但不能與愛德無關,兩者也不能各行其道,公義不能與愛德分割,公義是愛德的一個固有的因素。公義是實踐愛德的第一步,或如保祿六所說,是「最低限度」的愛德。聖若望宗徒勸我們要「用行動和事實」實踐愛若一3:18),也就是說愛德該包括公義。First of all, justice. Ubi societas, ibi ius: every society draws up its own system of justice. Charity goes beyond justice, because to love is to give, to offer what is “mine” to the other; but it never lacks justice, which prompts us to give the other what is “his”, what is due to him by reason of his being or his acting. I cannot “give” what is mine to the other, without first giving him what pertains to him in justice. If we love others with charity, then first of all we are just towards them. Not only is justice not extraneous to charity, not only is it not an alternative or parallel path to charity: justice is inseparable from charity, and intrinsic to it. Justice is the primary way of charity or, in Paul VI's words, “the minimum measure” of it,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love “in deed and in truth” (1 Jn 3:18), to which Saint John exhorts us.

公益非常值得重視。愛別人就是期望他的福利,且實際促成它。除個別人的福利外,也有關乎人們共同生活的公益,也就是社會上的個人、家庭及中間性團體「大家」共有的福利。Another important consideration is the common good. To love someone is to desire that person's good and to take effective steps to secure it. Besides the good of the individual, there is a good that is linked to living in society: the common good. It is the good of “all of us”, made up of individuals, families and intermediate groups who together constitute society.

保祿六對發展的看法條理分明。對他來說,「發展」的目標首先是要使民族解脫飢餓、貧困,解脫疾病和文盲。從經濟方面看,是要他們能主動及平等地參與國際經濟的運作;從社會方面看,是要他們續漸發展成有足夠教育和互相關懷的社會;從政治方面看,是要他們鞏固民主政制,足以保證自由與和平。

利潤只是工具,只有藉它達到目的時,它才是有用的。目的才能解釋該怎樣生產利潤及怎樣使用利潤。若把利潤作為唯一目標,若生產的方式不善,又不以公益為最後目的,那麼人很容易會破壞財富,並製造貧窮。Profit is useful if it serves as a means towards an end that provides a sense both of how to produce it and how to make good use of it. Once profit becomes the exclusive goal, if it is produced by improper means and without the common good as its ultimate end, it risks destroying wealth and creating poverty.

 

「極端不公平的現象」仍延續着。可惜財經和政治家的貪污與枉法行為,不但出現在新興或舊有的富有國家,在貧窮的國家也是一樣。不尊重工人人權的,計有跨國的大企業,也有從事本土生產的團體。國際援助往往抽離了原來目的,皆因援助者及受援助者兩方一連串的經手人的不負責任所致。在非物質及文化方面發展及落後的原因,依然可以追溯到同樣的連鎖責任。富有的國家也藉着硬性執行知識產權,在知識及尤其在醫療方面,作過度的保護。同時,在一些貧窮國家,依然留存着一些文化模式及社會行為的規範,使發展的進度減慢。“The scandal of glaring inequalities” continues. Corruption and illegality are unfortunately evident in the conduct of th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class in rich countries, both old and new, as well as in poor ones. Among those who sometimes fail to respect the human rights of workers are large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as well as local producers. International aid has often been diverted from its proper ends, through irresponsible actions both within the chain of donors and within that of the beneficiaries. Similarly, in the context of immaterial or cultural causes of development and underdevelopment, we find these same patterns of responsibility reproduced. On the part of rich countries there is excessive zeal for protecting knowledge through an unduly rigid assertion of the right to intellectual property, especially in the field of health care. At the same time, in some poor countries, cultural models and social norms of behaviour persist which hinder th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工人組織】

這些發展引致社會保障制度的縮減,以換取在全球市場上更大的競爭力。可是,這卻危害到工人的權益、人的基本權利,以及福利國家在傳統形式下所付出的關顧。社會保障制度會失去完成任務的能力:這會在貧窮的國家中發生,也會在新興的國家,及在早已開發的國家中發生。預算案削減社會福利開支 ── 這屢屢是國際金融機構所促成的 ── 會令人民在面臨新的和舊的危機時變得無能為力,這種無助更因為工人組織缺乏對工人有效的保障而增加。因社會和經濟多方面的改變,使工會在執行代表工人利益的責任上倍感困難;當中也因為政府因經濟效益,常常限制工會自由或工會談判的能力。因此,傳統的團結互助網絡,便遭遇到越來越大的困難,要加以克服。教會的社會訓導,自《新事》通開始,呼籲工人成立組織,來保障自身的利益,這在今日比過往更值得為大眾推崇,尤其在這國際及地方層面急需建立各種新的合作時,應作出及時及持久的回應。

 

【制度性問題和基本需要】

飢餓主要並非來自物質的缺乏,更重要的理由是社會力量的不足,而其中最主要的是屬於制度性的。這是說,社會上缺乏一套經濟制度,一方面保證人能得到正常及營養充足的食物和食水,另一方面在基本需要缺乏時,以及在真正的食物危機發生時,能應付急需;這些情形或出於自然因素,或由於國家及國際間的不負責任而產生。糧食供應不穩定這問題,應從長遠計:要消除那些引起問題結構性的原因,並促進貧窮國家的農業發展,如投資農村基層建設、灌溉系統、運輸、市場的組織、農工的培訓及推廣應用適當的農業科技,善用生產地區比較容易得到的人力資源、材料及社經資源,這樣才能保證長期的持久性。實行這些計劃時要讓當地團體參與選擇及決定農田規劃。在這方面或許可以考慮,嘗試正確地同時應用一些傳統及創新的農業技術。當然首先要充份證驗這些技術是適當的,尊重環境並關照弱勢社群。在此同時,不該疏忽研究在發展中的國家推進土地改革的問題。獲得食物及食水的權利,對保證其他權利,尤其生存的權利,具有關鍵的重要性。所以必須促使一個互相關懷的意識成熟起來:得到食物及食水是所有人的權利,不應有任何分別和歧視。

 

【互助、互補和真正的發展】

上下互補原則(principle of subsidiarity)和團結互助原則(principle of solidarity)息息相關,因為若只有互補而沒有互助,就會造成社會上各自為政,若只有互助而忽略了互補,就會淪為福利主義,羞辱了有需要的人。這普遍的原則,在應付國際援助發展的一些議題上,也要非常重視。國際援助,不論捐助者的意向如何,有時會使一個民族長期依賴,甚至也會在被援助的國家內,促成地方權力專制及發生剝削的現象。物質援助如要達到援助的目的,不能有其他無關的目標。給與援助時,不但該有當地政府的參與,也該讓當地經濟工作者及公民社會成員參與,包括當地教會在內,他們都是文化的主體。援助計劃該越來越有大家的參與,而且是由草根階層開始。千真萬確的是:被援助發展的國家所該優先善用的,及最重要的資源就是人力資源:人才是真正該增值的資源,這才能保貧窮的國家有真正的自主。也要謹記:在經濟的領域上,發展中的國家最需要的幫助,是促使他們的產品漸漸融入國際市場,使他們能全面參與國際的經濟生活。

 

【有工作和尊嚴】

在考量發展這問題時,不能不突顯貧困和失業之間的直接關聯。窮人往往是人類的工作尊嚴被侵犯所致的結果。這是因為他們的工作機會受到限制(失業或就業不足),又或因為「他們由工作而來的權利,尤其是合理工資的權利,和工人及其家庭生活安定的權利受到忽視」。因此,200051日,我可敬的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在工人年的慶典上,為組成「一個支持工作尊嚴的全球聯盟」而發出呼籲,以支持國際勞工組織的政策。

 

F. 反思服事貧窮人和扶貧機構的策略: 『跟耶穌學如何服服侍貧窮人』
1.
懂得分類主耶穌關懷的各種貧窮人
主耶穌不單看顧不同類型的貧寒人,也不斷鼓勵有能力的人將扶持貧窮為己任。在路加福音,浪子、拉撒路、少年官、撒該和窮寡婦是不同類型的「貧窮人」。基督徒就貧窮人的服事,往往沒有細分不同類型,這容易產生不必要的誤會和紛爭。落在強盜手中的,可算是『落難窮人』;浪子是『敗家窮人』;拉撒路是『天生窮人』;十字架上的強盜是『窮凶極惡的窮人』。這些主耶穌都拯救;而主耶穌自己是『無辜的窮人』。

2.
不同時代有需要類型的貧窮人的出現:現代的『貧窮人』!
現在談起扶貧,往往比以前更複雜。真正我們能幫助,能直接服事的『赤貧』或『極端貧窮人口』越來越少了。『據世界銀行和聯合國統計的數據顯示,1981年至2005年間,中國成功帶領超過5.5億人口擺脫極度貧困的狀態,並在過去的40年間,在人類發展上達到了最快的速度。』以香港為例,因為政府在綜援、房屋、醫療、教育等都作了基本支援,教會和機構能做的,或應做的,就是『基本物質』以外或以上的服事。


想起聖經,我想現代有四種『貧窮人』的服事值得我們努
a.
『赤貧』或『極端貧窮人口』:雖然這些人數在減少中,但仍有不少。值得我們繼續努力。
b.
『在貧窮線上不遠的』『中下產窮人』。財政司一句『我理解中產,因為我都是中產』引起很大迴響。其中一個反應是,『原來我不是中產,我只是接近貧窮線的中下產窮人』。有些稱這為『相對的貧窮人』!這是時代最大的需要者,他們需要在理念上、提供較為公平的競爭線上、在工作和實習機會上得到鼓勵或援助。但他們也需要奮鬥,不要過分羨慕『電視機或媒體上』顯露的『豪華』或『中上產』。
c.
『心靈的貧窮人』: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一開始就針對『靈裡貧窮的人』!德蘭修女說,最大的貧窮是心靈貧窮、沒有愛或關心的貧窮,孤獨的貧窮、私慾下的貧窮。這些貧窮人在繁榮的國家裡有很多。
d.
『沒有生命使命的貧窮人』:主耶穌其中一個重複的教導,就是鼓勵『財主或有能力』的人,變賣一切給窮人,並放下一切跟從祂。呼召『沒有生命使命』的人,也是『扶貧』機構的一大挑戰。『尼希米』、『撒該』和『巴拿巴』就是好例子。我們需要現代的『尼希米、撒該和巴拿巴』!

3.
扶貧五方面的策略:
a.
要傳講聖經和主耶穌的信息和榜樣
b.
要有能帶領和被信任的領袖和工人
c.
要有清楚和能參與的工場
d.
要培訓工人,並且應該多多培訓義工,讓更多義工『落水,落手落腳,落心』至為關鍵。
e.
要結盟,要建立福音和扶貧基地。保羅的宣教運動是城市宣教,是堅固福音基地的宣教,是建立工人的宣教,是設立榜樣的宣教。
心靈貧窮的服事需要很多人手,有感染力的工人,我們必須拉人落水,結盟。

4.
扶貧和中國

這一代的一大使命:『入中國、在中國、出中國』!我們若能幫助『中國』成為世界的『福音基地、差傳基地、扶貧基地』,這是海外教會未來十年黃金的機會。若是能行,世人忘記了我們的名字,我們的機構在十年後關門,又有什麼所謂呢?正如施洗約翰說:『必興旺,我必衰微!』
你願意效法基督『一生貧窮、一生服事各種貧窮人』嗎?

G. 探討更全面「服事貧窮人」的神學(曾發表的文章)[11]

貧富懸殊是世界的大問題,也是華人的大問題。每年有約 760萬(五歲以下)的孩童死亡,約八成是來自非洲和南亞地區;每天平均有25,000人死於饑餓及貧窮。依聯合國一天收入不到一美元的貧窮線標準,中國有一億五千萬人落在貧窮線之下。此外,中國貧富懸殊極為嚴峻,已構成嚴重社會紛爭和仇視。世界銀行在二年的報告指出,美國由5%的人口掌控了60%的財富,但在二○○九年的政協第十一屆常委會會議上,有委員引用波士頓諮詢集團報告,說:「中國權威部門的一份報告顯示,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財富集中度高於美國。」二二胡潤百富財富報告指出:中國大陸千萬富翁達102萬,上億的富翁逾6萬人,富裕人士集中在以北京、廣州和上海中心的地區。貧富懸殊助長了社會內部撕裂,助長了從香港,到中國、中東和歐美等地各類型的示威和鬥爭運動。若不好好處理,甚至基督徒內部也會因此產生爭鬥。

 

  基督徒和教會一貫以來都非常重視「服事貧窮人」,卻缺乏對「服事貧窮人」一個全面神學的框架。五十至六十年代的拉丁解放神學提倡社會公義,堅定站在貧窮人一邊,指斥社會制度本身是邪惡的:「貧窮,作為缺乏在這世界活出人尊嚴所需要的物質,本身是邪惡的。先知們譴責它,看它違背神的旨意,並且在很多時候是人類不公義和罪惡的果子。」也有很多政治人物以「小恩小利」籠絡人心拉選票,作門面的服侍,但骨子裡偏袒壟斷階層。不同立場的人彼此攻擊,但多數都是以偏概全。在美國,有很多保守白人基督徒的共和黨卻支持減免富人稅收,反對扶持草根階層的福利制度。相反,在道德立場上較為支持同性婚姻和墮胎的民主黨,卻更關顧低下階層的需要,成為中下階層和少數民族的發言人。扶貧看似簡單,但處理不好會產生紛爭和分裂。

 

  籠統來說,基督徒可分成為「責任派」、「福利派」和「先知派」之爭。有些的重點在於扶持貧窮人自立更新,防止依賴的風氣?主流立場認為教會和政府的責任在乎提供更多合宜的援助嗎?但也有少數尖銳人士,將問題直指制度上的不公,提出改革不斷製造貧窮人的惡制度!他們更多忽略了讓貧窮人站起來,成為神的僕人這重要方向。

 

  聖經就扶貧有很全備的教導。神是非常憐憫貧窮人的神,並非常鼓勵有能力的人服事貧窮人。「神在他的聖所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詩六十八5)「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十四31 主耶穌就是最好的榜樣,本來富足,卻為人類成為貧窮,誕生在貧窮的馬槽。「傳福音給貧窮的人」是彌賽亞的記號(路四18,七22)。主耶穌不單看顧不同類型的貧寒人,也不斷鼓勵有能力的人將扶持貧窮為己任。在路加福音,浪子、拉撒路、少年官、撒該和窮寡婦是不同類型的「貧窮人」。基督徒就貧窮人的服事,往往沒有細分不同類型,這容易產生不必要的誤會和紛爭。落在強盜手中的,可算是落難窮人;浪子是敗家窮人;拉撒路是天生窮人;死在十字架的主耶穌是無辜的窮人,沒有犯罪的義人。

 

  聖經不單談到協助貧窮人,也有指正貧窮人的時候。聖經強調我們不能偏袒窮人出廿三3;利十九15,也有嚴厲責備因犯罪或懶惰招致的貧窮(4,六6-15)。 聖經也關注結構性的貧窮,設立年的制度和留餘地給貧窮人的規例(利廿五23-28,十九9-10)。更廣義來說,聖經強調我們不應以貌取人。(林後五16

 

  但神最美的心意是不讓貧窮人成為依賴者,而是要改變和扶持貧寒人,讓他們成為能祝福別人、影響世界的小人物。新約一大主題就是主耶穌揀選無學識的小民(加利人)成為早期教會的福音的使者,教會的核心人物。撒上二8;徒四13,一11,十三31神真是愛卑微貧寒人,絕對不輕看他們,也不會放縱或偏袒他們,卻要提升他們,讓他們成為尊貴的僕人。主耶穌就是他們最好的榜樣。難怪在早期教會和中世紀教會,效法基督的貧窮和服事貧窮人是教會和領袖的記號。最近反思解放前的中國,教會和宣教士不單在堂會有服事,更在很多弱勢社群、教育、文字、政治等領域貢獻中國。真正關愛貧窮人的神學必須是全備的神學,也必須是引領人效法基督,學習基督施比受更為有福的生命。

 

  多年關顧貧窮人的專家塞德(Ronald Sider)在《財主與窮人──饑饉時代的富有基督徒》引用主耶穌天國比喻的教導:「神的話教導一個非常剛硬和令人不安的真理。那些忽略貧窮人和受壓迫的人不是神真正的子民──無論他們多經常地實踐他們的宗教禮儀或他們的信約有多正統。」塞德於二一一年五月在台灣挑戰華人教會領袖:「我們面臨抉擇,眼前有兩條路,我們可以只關心自己,愈來愈富有,卻多半時候不理睬窮人。即使我們會對一些基督教經濟發展機構,捐獻小額款項,然而,大部份的錢都用在自己身上,只有很小很小的比例分給窮人。」「耶穌在你我的心門外叩門 只問一個簡單的問題:『你願意讓我改變你,使你可以開始分擔我對窮人的關懷嗎?你願意讓我改變你,使你可以開始按照聖經教導關於窮人的道理來生活嗎?』」少年官懼怕代價不願服事貧窮人,憂憂愁愁離開了主,相反罪人稅吏撒該變賣一切服事貧窮人,跟從主。你是選少年官的路,還是早期教會眾多僕人的路呢?你有用心參與服事貧窮人的聖工嗎

 

H. 效法貧窮之主:你願意撇下一切跟從主嗎(中世紀的聖賢典範)

你願意撇下一切跟從貧窮之主嗎

被委託寫中世紀修道主義與修道士的聖賢典範。他們核心追求就是效法貧窮之主,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中世紀有很多靈意解經,但他們對主耶穌給少年官的命令卻採取嚴謹的字面解經:「你還缺少一件,要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18:22) 《小兄弟會第二會規》的第一條的第一句是:「小兄弟的生活規則,在於遵守吾主耶穌基督的至聖福音,而生活於『服從,不擁有私產及貞潔』內。」這句突顯很多修會的三個核心立願:服從願,貧窮願和貞潔願。他們要效法基督的順服,貧窮和獨身。他們看重的耶穌,是那完全順服天父,撇下天上榮華,謙卑降臨在貧窮的馬槽,死在赤身露體的十架上的童貞耶穌基督。

 

愛慕貧窮,服事窮人

愛慕貧窮和服事窮人是當代敬修士們的特色。當代有很多主教們生活像貴族一樣。但敬的修士效法基督,愛慕貧窮,立志服事窮人。保羅說:「你們知道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他本來富足,卻為你們成了貧窮,叫你們因他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林後8:9)主耶穌說:「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6:20)八福的第一福是:「靈裡貧窮的人(the poor in spirit)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5:3)當約翰疑惑耶穌是否彌賽亞時,耶穌這樣回答:「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11:5)這些教導,再加上使徒行傳所記載凡物公用的榜樣和埃及沙漠教父清貧的榜樣,讓效法主的貧窮,服事窮人,成為他們核心追求。

 

關於愛慕貧窮和服事窮人的記載

在第六世紀末,貴格利一世教導坎主教奧古斯丁時,命令他將教會四分之一的收入用作窮人身上。他提醒他們早期信徒的榜樣:「他們中間沒有人把他們擁有的任何東西稱為己有:一切財產都屬於公有。」[12]法蘭西斯也是重要的典範;他脫下名貴的衣服還給他父親,愛慕貧窮,單單跟從天父。帶有不少神奇事蹟的《靈花》指出,法蘭西斯呼召很多貴族的同伴去愛慕「聖潔的貧窮」。有一次,他們到處討飯,得來的只是零星餅碎殘渣;同伴感到悲哀,但法蘭西斯卻說:「我們真不配得這麼許多財寶。」同伴們非常不理解!他解釋說:在這天然的地方,上帝已經為我們預備石頭的桌子,清泉的流水,讓他們取自不盡。他祈求神讓同伴們「誠心愛慕聖潔的貧窮當作高尚的財寶,因為在貧窮中我們有上帝服事我們。」[13]這典故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這承傳深深影響後代的屬靈傳統,有名的德蘭修女的事蹟可以說是延伸自這類的屬靈傳統。《靈花》等著作也記載了很多他們服事貧窮人和社會邊緣人士的工作。他們立下了現代所謂兩條腿走路的榜樣:傳福音和社會服務。他們服事基層和邊緣人士的榜樣影響深遠。

 

效法基督,輕看今生,定睛天上的賞賜

他們另一重要屬靈傳承,就是輕看今生,看為寄居,定睛天上的賞賜。肯培的《效法基督》的第一章就談到:「效法基督與輕看世界的虛榮」。第一個教導說: 「我們首要的工作,就是默想耶穌基督的生活。」他們強調行道,重視效法基督的生命:「無論何人想要完全感受明白基督的話,就必須努力完全活出基督的生命。」書中對多聽道多查經的基督徒有很多發人心省的名句:「其實,高言大論並不能使人成為聖潔和公義,只有道德的生活才能提高他在上帝面前的價值。」「你所知道的越多,所明白的也越深,那麼,你所要受的審判就更加嚴格,除非你的生活也具有同等程度的聖潔。」「清明的良心要比一切哲學的知識更足使人快樂。」談到先賢的榜樣時,作者說:「多少使徒、殉道者、承認基督者、女修道者以及無數的跟隨基督腳步的人,都有痛苦患難加在他們身上,因為他們恨惡今世的生命,盼望持守己身于永生之中( 12:35)」「他們捨棄了一切財富、地位、榮譽、朋友和親屬。他們絲毫不貪世俗的任何事物。」「外表上他們似處一無所有,但是在內心中,他們卻充滿著恩惠和屬靈的安慰。」輕看物慾,輕看今生,定睛屬天的豐盛的追求,是很多現代基督徒所缺乏的。

 

效法基督,一生謙卑

他們也一生極力追求謙卑。聖伯多納的《論謙遜及驕傲的等級》就談到這重要題目。肯培的《效法基督》也詳細談到謙卑的素質。談到先賢時,肯培指出:「他們自視微小不足道,世人也輕視他們,但他們在上帝的眼中卻是寶貴的,上帝所愛的。他們建立自己於真正謙卑之中,在生活上絕對順服,在行動上表明愛心和忍耐,因此他們就得與日俱進地在聖靈面生長,在上帝面前得蒙喜悅。」作為神學研究者,書中一句話給我很大的警惕:「實在說來,服事上帝的謙卑農夫,遠勝於一個忽略了自己卻致力於研究天道的驕傲的哲學家。」對他們來說,真正知道自己的人,就必然謙卑:「無論何人,認識自己越清楚,就必定越自卑,也不因他人的稱讚而沾沾自喜。」

 

與同路人一起效法貧窮之主

他們不是追求個人主義,而是強調與同路人彼此順服,一起效法基督。穩定的群體生活,追求和學習的典範成為很多有住宿的神學院的模範。這看重團隊精神的典範對現今非常個人主義的現今基督教有極大的提醒。主禱文的第一句是「『我們』在天上的父」;主耶穌命令我們:「『你們』是世上的光」;大使命是「『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珍惜同路人,順服領袖,是現今基督教非常缺乏的屬靈素質。

 

總結來說,中世紀的修士精神並非完全;他們很多理念在實踐中也有困難;過分強求獨身不合人道,這過分的要求在歷代間接產生出一些假冒為善,害人害己的神職人員。宗教改革家針對他們神學的缺點,重新提出家庭的重要和留在社群裡作光作鹽的重要,這些論點是我們要銘記的。但他們那份專注效法貧窮之主的典範,卻是大公教會寶貴的屬靈財富;對看重今生,看重物質,看重名利,看重個人主義的現代基督教來說,他們的典範給我們極大的警惕和反思。主耶穌的挑戰是值得我們深思的:「這樣,你們無論甚麼人,若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14:33)

 

反思問題:

1.    主耶穌生在馬槽,死在十字架上。在的一生,物質豐盛嗎?我們常常說要效法基督,但你是否真正要效法基督呢?你真願意經歷基督的經歷嗎?你能立志事奉主,不怕貧窮和艱難嗎?

 

2.    末世時,基督徒常有的失敗就是以為「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3:17)在父神的榮光下,你是富足的,還是貧窮的呢?詩歌說:「為你、為你,我命曾捨,你捨何事為我?」主耶穌為你一生貧窮,並死在羞辱痛苦的十架上!你又曾捨什麼為主呢?你願意這樣向主耶穌禱告嗎?「主啊,我知道今生只是寄居!求你呼召我一生事奉你!讓我輕看今生,不怕代價,只求天上的賞賜!」

 

I. 學習貧窮之主的豐盛

前言在二十一世紀,面對金融海嘯,民要攻打民,國際之間衝突增加,家庭問題不斷出現,貧富懸殊和人心敗壞日益嚴重!經濟急速改變,也讓我們容易充滿擔心和憂慮,臨近聖誕,讓我們在誕生馬槽的主身上得著平安、豐盛和安慰。願意還未信主加入教會的親友,也得到主耶穌的豐盛。

 

2: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

2:7就生了頭胎的兒子,用布包起來,放在馬槽裡,因為客店裡沒有地方。

2:8在伯利恆之野地裡有牧羊的人,夜間按著更次看守羊群。

2:9有主的使者站在他們旁邊,主的榮光四面照著他們,牧羊的人就甚懼怕。

2:10那天使對他們說: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

2:11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

2:12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2:13忽然有一大隊天兵,同那天使讚美神說:

2: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1. 耶穌基督一生貧窮

a. 從出生開始貧窮是祂作為彌賽亞的記號 [驕傲人不能接受的記號]

211-12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著布, 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And this is a sign to you

b. 不但出生,而是一生貧窮[最好的衣服?]

    958 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

c. 並且一生經歷貧窮人的可憐的遭遇﹕

   被親友離棄、被人戲弄和辱罵,不公平的審判、最貧窮的方式死亡

 

2. 服事貧窮人是彌賽亞的記號﹕

耶穌自己一生貧窮,他沒有輕看貧窮人,更是一生關顧貧窮

a. 關顧貧窮人和向貧窮人傳福音是耶穌彌賽亞身份的記號

418-19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 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年。

b. 臨死前仍然看顧貧窮有罪的人--看顧那位釘十字架的囚犯﹕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

 

3. 使徒們和早期教會深深體會耶穌是貧窮之主,改變自己的價值觀,不再懼怕貧窮, 更學習基督常常關顧貧窮人。

林後89他本來富足,卻為你們成了貧窮,叫你們因他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

林後516 所以我們從今以後,不憑著外貌認人了。雖然憑著外貌認過基督,如今 不再這樣認他了。

4:12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祕訣。

 

總結讓我們倣效主耶穌,輕看貧窮,不怕為主而貧窮。不會因為自己貧窮或別人貧窮,而以貌取己,以貌取人。讓調整我們的價值觀,神所看重的不是外貌、也不是家道的豐盛,而是內心和純正的大愛。讓基督謙卑的胸懷和大愛激勵我們一生看顧貧窮人,讓我們或貧窮或富足,都有一份從神來的豐盛。

 



[1] Quoted in Helen Rhee, Loving the Poor, Saving the Rich: Wealth, Poverty, and Early Christian Formation (Grand Rapids: Baker, 2012), 3. From W. Jongman, “The Roman Economy: From Cities to Empire,” in The Transformation of Economic Life under the Roman Empire, ed. L. de Blois  and J. Rich (Amsterdam: Gieben, 2002), 33. Cf. Moses I. Finley,  The Ancient Economy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9).

[2] Rhee, Loving the Poor, Saving the Rich, 3-5. Cf. K. Greene,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Economic Progress in the Ancient World: M. I. Finley Re-considered,” Economic History Review 53 (2000): 52.

[3] Rhee, Loving the Poor, Saving the Rich, 6.

[4] Sestertius (originally semis-tertius): half, third. 等於2.5

[5] http://www.unrv.com/culture/roman-slavery.php

[6] Rhee, Loving the Poor, Saving the Rich, 35.

[7] Rhee, Loving the Poor, Saving the Rich, 37. Cf. J. J. Meggitt, Paul, Poverty and Survival (Edinburg: T & T Clark, 1998), 97.

[8] Rhee, Loving the Poor, Saving the Rich, 43. Cf. “These figures are based on the imperial population of sixty million and on a projected growth rate of 40 percent per decade until 350 CE in R. Stark, The Rise of Christianity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6), 5-13; [BR 166 .S75 1996] K. Hopkins, “Christian Number and Its Implication,” JECS 6, no. 2 (1998)”192-95.” Ibid., note 237.

[9] 安多馬:《永不朽壞的錢囊:基督徒的金錢觀》(上海:三聯書店,2011),頁125

[10] Christopher J. H. Wright, “The “Righteous Rich” in the Old Testament,” http://theotherjournal.com/2010/08/05/the-%E2%80%9Crighteous-rich%E2%80%9D-in-the-old-testament/.

[11]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6440&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12] 比德:《英吉利教會史》(北京:商務,1997),頁68

[13] 法蘭西斯修道會:靈花:法蘭西斯行傳(香港:文藝,1998),頁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