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雲玉牧師生平——天國的拓荒者

 

出自廣西田東教會編輯的

<追思敬愛的馮雲玉牧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輕看世界的目光,一心走事奉的道路,在邊遠的地方默默開荒、傳揚基督救恩、看顧貧窮人。她的見証有如天上的雲彩,照亮每位與她接觸的人。

 

追思敬愛的馮雲玉牧師

 

雲玉自幼家貧苦,十歲被拐做家奴。

風雨蒼蒼人生路,天父哺育成英才。

 

馮雲玉生於1909年,原籍廣東順德,自幼家貧,八歲時喪父,由母親獨力撫養他們七個兄弟姊妹,生活甚是艱苦。她十歲時被人拐賣做家奴,後來她母親終於跑了三十六個鄉村才把她尋回。由於家境清貧,她與家人團聚數年後,便隨姊姊跑到香港當女傭,一做就是十年。在這段日子,她感到自己沒有受教育的機會,便常常在晚間自修,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自修完高小的學業,達到高小文化水平。

 

為了填補失學童年的空白,馮雲玉應朋友的邀請參加教會活動。藉著聖經、詩歌,使她對學習和信仰日益產生興趣,1932年她在香港中華基督教會合一堂受洗歸主。後,她便攻克己身,不貪圖世上的榮華,立志不出嫁,完全將自己奉獻給神使用。她琱薛き璁菑v有一天能上神學院就讀而成為傳道人。1936年她經張惠慈姑娘介紹終於如願入讀梧州建道神學院。

 

她因學歷所限,入學時需先修讀預科,經過三個學期的努力,於1937年考取本科。在本科修讀三個月後,不料學院卻因躲避侵華日寇的空襲而將學校遷往龍州,再遷往靖西。在學院搬離開前,校務主任卻決定將她留在梧州。當時,馮雲玉眼見其他同學都被帶往靖西,自己則被留在梧州,對於院方的這個決定她覺得很不是滋味。不過神做工作往往是人所不能意料的,學院院長趙柳塘牧師見她留在梧州,便安排她到貴縣信愛會實習作區傳道;並與蘇醒民牧師及其他肢體組成傳道隊,在當地傳福音。馮雲玉為此得到了寶貴的事奉機會。她欣喜萬分,她認定整個世界都是福音的禾場,現在她可以當傳道,四處傳福音,操練靈性,使她感恩不已。白天,她與其他肢體到處宣揚主道,晚上則在信徒家中聚會。因為信主的人數與日俱增,兩年後便建立了貴港教會。

 

抗戰勝利後,建道聖經學院於1940年從靖西遷回白鶴山頂復課,劉福群牧師、師母及趙柳塘牧師都說:叫馮雲玉返回學院完成餘下的神學課程。然而她自感文化水平低,恐怕難以應付課業而拒絕回院。他們隨即表示,校董會已決定要求她返回學院續學,並鑑於她在貴港市工作成績良好,可免去一個學期的課程。馮雲玉原是被人遺棄,卻因此而獲得兩年的事奉經驗,現在竟可續學並得以縮減一個學期的課程,她為此歡喜快樂,帶著感恩的心,於1940年返回學院續學,於1941年修完本科學業並獲得畢業。

 

順服走上事奉路,帶著使命進工場

廣西田東縣宣道會福音堂是售經員早年佈道結下的果子,惟一直沒有人願意前往接續事奉。1941年,差會欲派是年畢業的馮雲玉前往當地作堂主任。她感到自己剛剛畢業怎能擔當得起主任一職?可是多年來都沒有人願意前往偏僻的桂西事奉。為此,馮雲玉就甘心樂意地順服差會及學院的分配,到田東開荒佈道。「因為沒有人願意去的地方,我願去。」馮雲玉這樣說,也這樣做了。

 

當時,田東福音堂有三十多位信徒,他們只是擠在其中一位信徒的家中聚會,地方狹小,很不方便。除了教會小,體制不健全,工資不穩定,所以沒有人願意前來牧養信徒。

 

馮雲玉到任後,重新組織教會管理小組,建立教會管理體制。除每到主日有崇拜以外,每逢墟日她便走到街上佈道,到節日(如春節)則組織信徒到鄉村山區傳福音。1946年田東宣道會的信徒已倍增至七、八十人。由於地方不夠用,執事會商量籌建教堂。他們以八百美元買下地皮,雖然各地信徒也熱心奉獻,但經費仍然不足,她便去請黃原素牧師幫助,最後籌得數百元人民幣,只能先建一所磚木屋,其他如宿舍得再祈禱求神預備。由於馮雲玉熱心事奉神,委身於神,後來她再被差會選派前往德保、百色傳揚福音,兼顧各地的福音工作,她走遍百色、德保的巴別、多德、多愛、多文、多柳、谷益、那甲、馬隘、三坡、古美等各大小偏僻的山村。無論她走到那堙A教會就建立到那堙C

 

事奉征途經火煉,風雨艱難炳後人

1949年新中國成立,解放同時帶來三自革新運動。由於早年受宣道會傳統的薰陶,馮雲玉已重視教會自立,所以她要實踐不領差會工資的心志,說:「我不接受差會的工資,連田東教會支付的工資我也不領,我要自力更生。」

 

1950年宣道會華聯會向各傳道人發放七十光元,囑咐他們回鄉生產,解散教會。馮雲玉沒有依從,她說:「因為我放心不下,我捨不得離開信徒。我不願離開教會,我要繼續為教會工作。」她把七十光元奉獻給教會興建宿舍。

 

1951年有牛行村那塘屯的信徒---藍田弟兄,把自己的六畝果園奉獻給教會,馮雲玉便用來種植蔬菜、果類、芭蕉,以後又在此地養羊、養兔、養雞,加上擠牛奶,既脫離差會又解決自養問題。大家更希望教會往後會有更大的發展。怎料到1957年,馮雲玉竟被劃為「右派」、反革命分子,1958年被判八年徒刑,田東教會因此再度陷入無人管理的局面,教會理被迫關門。

 

195811月起,馮雲玉被帶到不同的勞改場服刑,曾在百色磚瓦廠打磚、拉車,在南寧九曲灣園藝場耕田、養豬,又調至玉林製藥廠、桂林機床廠,及桂林監獄印刷廠負責檢查書籍及摺書頁。雖然經歷生命的種種磨難,都沒有使她放棄信仰,她仍然懷著一顆愛心事主的心。

 

1967年馮雲玉刑滿出獄,上級卻奇蹟般地將她由犯人轉為國家正式工人。「四人幫」被打倒後,黨中央下達19號文件撥亂反正的通知。1980320日,田東縣人民法院宣布馮雲玉實為宗教職業者,之前入獄實為冤假錯案,應給予平反昭雪,恢復名譽。

 

雨後天晴心花放,重振精神建神家

1981年為確定宗教信仰政策是否落實,馮雲玉特地跑到廣西宗教局諮詢,要求重返田東教會恢復教會工作,當即得到區宗教局同意。她便跟田東統戰部交涉,要求當地政府按宗教政策辦事:一、為她解決居住問題;二、將教會房產交歸教會管理使用;三、協助教會恢復正常的宗教活動。

 

十年浩劫時期教會被佔,田東教會已變得破爛不堪,財產一無所有,經修理後於1983年聖誕節恢復開堂聚會,有信徒十三人。不少信徒在一連串的政治風暴下四散,另一些則不敢放膽承認是基督徒,惟恐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只是另一次的引蛇出洞。然而,因著馮雲玉的盡心事奉和尋找信徒以及在聖靈的帶領下信徒才開始回來聚會,而且人數天天增加。從1983年原來的十三位信徒發展到現在已有二千多人,分佈在田東的新州、布兵、崙墟、朔良、農抗、局蘭、作登、伏塘、甫必、、弄外、思林等地,單在田東堂聚會崇拜的就有一千多人。

 

因田東教會1949年建的那所磚木屋不但不夠使用而且已成危房,到1988年在馮雲玉與其他肢體的共同努力下,籌得五萬多元人民幣,就進行拆舊建新,是年12月建成一、二樓,在獻堂典禮的時候,同時按立馮雲玉為牧師聖職。之後,因建堂經費不足,只好分階段施工:1992年建宿舍,1993年續建三、四樓。這一切的一切都歸於神的恩典,馮牧師與眾信徒對神的供應感恩不盡,榮耀歸主。

 

真心培育接班人,上帝賜福如春雨。

馮雲玉自知自己年事已高,教會要發展,沒有接班人怎麼辦?她不斷向神祈禱一定要培養接班人,來牧養主的羊群。她推薦信心堅定、熱心愛主的陳明亮弟兄到廣州協和神學院就讀神學專科二年制課程,覃瑞朋弟兄到南京金陵協和神學院進修一年。這兩位弟兄同於1990年畢業返回田東教會事奉,做馮牧師的接班人。

 

2001年開始,馮牧師見到教會要開展的各樣事工,如青年詩班、中年詩班的活動場所,兒童主日學的課室等都沒有地方安排,加上百色地區各堂點的大小事情都要求田東教會關心幫助,因此而得啟示:有必要在田東開辦百色地區聖經培訓中心。為此,馮牧師召集各位同工同道及堂務管理人員,同心合意為田東教會擴建新堂禱告,求告天父上帝開恩成就此事。

 

2002年田東堂依上述設想,具文向當地政府申請遷建新堂,感謝主的恩典,隨即得到政府部門的批覆,同意遷建新堂。第二步,弟兄姊妹向神禱告,要購買一塊地皮用於遷建新堂。教會在沒有經費的情況下,感謝聖靈指引,感動眾位弟兄姊妹真誠奉獻。有的無償捐獻,有的向教會出借無息貸款,終於籌夠第一畢地皮交易費三十萬元,讓教會得以按之前與開發商的購銷合同支付地皮訂金。在弟兄姊妹無數次的禱告後,教會最終以七十三萬一千五百元從開發商處買下2564平方米的地皮,其中,轉手出讓1125平方米地皮,獲利七十萬元(相當於神白白賜與這塊地皮),餘下1439平方米土地用於建堂和教會其他用地。

 

如今,建堂圖紙畫好了,新堂規劃佔地面積488平方米,建築面積1900平方米,造價900/平方米,包工包料給施工方,工程預計總投資二百萬元人民幣帶工程前期款。香港房角石希伯崙堂為我會任捐四十萬元人民幣,現尚差建堂資金一百六十萬元。怎麼辦?按照當地政府城市建設規劃,我們新堂位於新開發的田東火車站進站大道十字路口,地理位置處於重要地段,要按期完成工程建設,否則政府部門將土地收歸國有。眼看我們新堂址周邊的單位、個人建築工程紛紛上馬,新房如雨後春笋般冒出,而我們因為資金短缺仍然按兵不動,馮牧師在萬般無奈下病倒了,她在病痛中,多麼期望新堂能夠早日籌得資金,早得動工。躺在病榻上,她常常念叨:「等我見到新堂破土動工,我回天家也就瞑目了,現我真的好難受喔。」鑑於此,教會同工經與來自廣東湛江的建築老板---陳世國商定,先由其為教會墊支下地基的資金,一來應付政府建設規劃管理部門的檢查,二來告慰受病魔折騰的馮老牧師安心歸天。

 

20051222日,陳老板決定在當日破土動工,我會眾弟兄姐妹在當日早晨五點,聚集到工地放聲唱詩讚美神、讀經分享,為耶和華聖殿的建立而祈禱。等回到教會,我們於23日告訴馮牧師新堂動工的喜訊,馮牧師高興萬分地說:「那我明天就可以放心回家了。」等到1224日下午140分,馮牧師就安息主懷了。她走過98年滄桑歲月,一生經歷幾番凄風苦雨,牢房鐵窗,鐐銬壓不垮她,那海誓山盟、信誓旦旦,一生奉獻的初衷,值得我們由衷敬佩。聖工辛苦,幸虧有主與她同在,終結碩果累累。她不愧為建道學院的嬌子,是上帝忠實的僕人,主的密友良伴,更是新一代教牧同工的楷模。馮牧師走了,她的事奉經歷時刻激勵著我們,讓我們弟兄姊妹同心合意,手拉著手把福事工推向前進,讓主有一天也對我們說:你們都是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可以到我這堥茖禸主人的快樂。

 

弟兄姊妹,想當年馮牧師一人到田東開荒佈道,現如今,主的羊群隊伍日益增大,神的名在這地被高舉。雖然建堂短缺一百六十萬元的困難猶如一只攔路虎,橫擋在我們的眼前,但我們必不害怕,應當同心合意地祈禱和讚美,讓復興的靈火再一次燃燒我們。「多禱告多有能力」,這殿是為主建造的,天父不會讓祂的兒女為難,當我們盡力地做工的時候,也懇求主內的弟兄姐妹慷慨解囊相助,讓田東教會遷建教堂的事工得以順利開展,工程得以圓滿完成,榮耀歸主名!

 

安息吧,馮牧師!您的事迹人無法說得完寫得盡,但您做工的果效將永遠伴隨著您,天父必紀念您,弟兄姐妹永遠懷念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