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論─苦難的人生

系統神學(II)

吳家裕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引言

 

   中國人有一句諺語:「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這句說話正好反映了人生與不如意,甚或苦難,有著不可分開的關係。而基督徒亦無可避免地要面對苦難,而信徒深信神創造萬物,包括人類在內,為甚麼會讓苦難臨到祂所做人呢?本文就嘗試從人開始,探討人與苦難的問題。

 

(一)          人是被造

 

「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堙A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27)聖經清楚指出,人是神所創造的,不是無中生有,不是進化而來的。而且在神創造萬物之後,未造人之前,神只說是「好的」,唯有造人之後,神才說一切所造的都「甚好」,顯出人在神所造的萬物中,有著極突出的地位,是神所造萬物最尊貴的、最榮耀的。所以,我們絕對相信,神在創造人類之後,不會不顧而去,會繼續護理保護的。因此,當人生面對苦難的時候,我們必然知道自己與神的關係,神必定會看顧祂所創造的人,我們便能鬆容面對苦難。

 

(二)          人是神的形象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造男造女。」(127)聖經明確指出人是按著神的形象造的,這形象的意思就是,人可以與神接觸,明白神創造的目的,並能按著神的心意,管理及活在神所創造的世界中,並且擁有神一切的德性、聖潔和公義等。但由於人類犯罪之後,神的形象便破損了,這不是完全失去,只是有所損毀。道德觀念、聖潔和公義等行為,都顯得模糊不分,歪曲不正,變成一個擁有神破損形象的人。而神往往利用苦難去修補這個破損的缺口,當人面對苦難時,少不免會求神問卜,希望知道引起苦難原因,最終會追朔至人與神之間的關係,重建與神起初的關係,尋獲神在人堶悸漣庤H。因而苦難是有其正面的意義的。

 

(三)          人的本質(構造)

 

人的本質一向是神學家熱衷討論的題目,亦是一個久久沒有結論的辯題,現將其中三個主要討論的方向,加以闡述。1) 三元論,指出人是由靈、魂、體三元所組成,人是可以被分割成為肉體,像動物一同擁有的魂及與神交通的靈三部份。這理論最大的危機,就是將屬靈與肉體分拆,便高舉了基督的神性,忽視了基督的人性,耶穌的整全性便不存在了。2) 二元論,此學說認為,人是包括身體與靈魂,她將三元論的靈與魂合而為一,她們認為聖經中靈與魂兩個字是共通的,故合而為一,則人體是由物質與非物質所組成,結果是強調靈魂得救,肉體敗壞。3) 一元論,此理論認為人的靈魂與身體是不可分割的,兩者缺一都不能構成一個人,這亦是近代所謂整全福音的概念,但其亦有面對的難處,正如基督臨終言:「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堙C」(2346)為例,明顯是基督的靈魂和身體可以分開的,這似乎該理論亦有不足之處。但無論如何,苦難是不會專向選擇三元論、二元論或一元論的人而降臨,只要你是神所造的人,她就不辭勞苦的來探望你,所經歷的痛苦,仍是身體和心靈的痛苦。所以,在人的本質上,全人都要經歷苦難,當然亦會得著全人的醫治,這是神在創造之時,已經為人所預備好的。

 

(四)          犯罪的人

 

「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310)在神所造的萬物中,最尊貴的人類亦有軟弱的一面,這與上帝的創造無關,祂所造的萬物都是好的,祂更沒有創造罪惡,這只是人濫用神所賦予的自由,離棄神,至使死亡臨到世人。

 

亞當、夏娃受造之時,明顯是聖潔無罪的,因為神所造的都是聖潔無罪,他們是有充份的自由意志,亦有足夠的能力,去決定自己的行為,故此他們對蛇的誘惑,是可以完全拒絕的,而此刻他卻放棄了讓主為首的原則,自己去行走自己的路,罪便立刻控制了他的整個生命,使這個神最完美的創造,失去了最完美的形象。

 

除了失去最完美的形象外,他與神的關係,亦立時產生了變化,他立時害怕見神,罪阻隔了他與神的親近,及至其後,當他聽見神的聲音,他更躲藏起來,逃避神的面。在神的一方,人既然背棄神的命令,祂唯有實踐諾言,把他逐出伊甸園,神人之間,再無昔日無罪阻隔的日子。

 

罪更加使人的本性失落,當亞當面對神時,便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他把所有都推給神,這個女人是神賜人,所以一切責任都應該由神來承擔,他忘記了他所面對的是可以洞悉人心的神,想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夏娃面對神時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這是蛇的錯,不是我的錯。這充份顯示人犯罪之後,已失了道德的完美,犯罪後互相推卸責任,缺乏面對自己的能力。

 

蛇說:「你們不一定死。」無錯,他們沒有立即死亡,但死亡卻是他們犯罪的結果。「這就如罪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512)這個神所造的人,原可以永遠無憂,活在伊甸園中與神有美好相交的人,竟因罪的緣故,無奈地面對死亡的現實,無法長遠活著,而且更令所有人類陷入死亡之中,受其轄制。

 

犯罪的最後結果,就是大地被咒詛,要長出荊棘和蒺藜,這亦是苦難的最大根源,當然有時苦難是從神而來,但一般的情況下,都是人犯罪,得罪神的結果,神用苦難來提醒當事人,重新處理我們與神的關係。因此,無論如何,當人面對苦難時,總不要忘記我們是神所造的人,祂必有最好的安排。

 

(五)          蒙恩的人

 

當人犯罪,離開神,承受了犯罪的刑罰,神原可以放棄人類,但神卻不但沒有放棄人類,反而為人預備了一個救贖計劃,使人類有一線生機,重見光明。這計劃不是人犯罪後,神臨時後補的,乃是在創世以先,已經預備好了。「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奡z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又因愛我們,就按著自己的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藉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14-5)這從創世以前定下來的計劃,就是神差遣耶穌基督,祂的兒子降世,打開罪人的心靈,讓人可以在迷失的生命中,再有機會重拾與神的關係,並且藉釘死字架上,解決了人類犯罪的行為,使人回復聖潔,與聖潔的主重遇,回復正常的人神關係。

 

這正好顯出人在神面前是何等尊貴,人雖犯罪,但神仍為人預備救恩。因此,當我們面對苦難發生的時候,必須先回想我們與神的關係,我們在祂眼中,是至為寶貴的,祂不會無緣無故將苦難加於我們,必有祂的美意的,讓我們在安靜中等神的回應。

 

(六)          人性的普遍性

 

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人具有人性,這人性在神創造人之時,同時賦予人的,不論是膚色、種族、年齡、地域,所有的人,都具有這種神賦予的人性。雖然,因為人的犯罪,人性受到破損,但卻不是失去,無論如何,就算是一個窮兇極惡的人,他仍具有人性的,只是他的人性能發揮多少而已。而在一些特別的情況下,怎麼才是一個人,卻有相當的討論,例如,在母腹中的嬰兒,到底是不是人呢?就是一個頗有爭議的題目。然而,她之所以具有爭議性,就是因為她沒有絕對的證據,去建立其論點,在聖經及醫學界中,胎兒是否為人,仍是各執一詞,未有定論。然而人有憐憫之心,坐車時,我們都會讓位與孕婦,是不會先決定她腹中是否是人,才予以讓坐,這或許已間接證明我們承認胎兒是人了。

 

人性是人所共同擁有的,所以,苦難亦從不會選擇膚色和種類,人性是普世性的,苦難亦然,人只有泰然處之。

 

結論

 

        人是按神的形象造的,在創造中最尊貴的,但因犯罪,破損了神的形象,帶來刑罰和苦難,但基督成了挽回祭,重建神人之間的橋樑,但人仍要面對犯罪的結果,與苦難共同生活,不論膚色,種族亦是一樣,但在過程中,神仍保守祂所創造的人,經過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