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研究初探︰洪秀全是否曾是基督徒?

吳健暉

回到  吳健暉神學網站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前言

 

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太平天國的出現不可謂不是一個絕無僅有的奇蹟,按史景遷的評語,整個運動乃是中國歷史上最詭奇的事件之一。[1]誠然,太平天國一方面極富個人的傳奇色彩,另一方面極具宗教性的東西揉合,更奇特的是,這一群在廣州起義的烏合之眾,竟然能攻抵南京,坐擁百萬臣民,建立歷時十多年的半壁江山,興建太平天國的朝號,儼如滿清政府的敵國一般。[2]不少史家都相信當時太平天國若能把握機會的話,更有可能推翻滿清政權。[3]這個極富傳奇的農民革命,令不少人奉若神明,亦叫不少人視若蛇蠍。[4]有人認為太平天國傷風敗德,甚至有點反智的意味;然而,革命人士卻奉洪秀全等為農民武裝革命,以期推翻暴政的典範。[5]

 

不論這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是否能定性為純粹的農民大革命,[6]其影響之深遠卻是不容置疑的,[7]甚至可說是在中華民族史上佔有相當崇高的位置。[8]然而,太平天國以梁發牧師所寫的《勸世良言》而立國,[9]以基督教作為宣傳旗幟,以實踐馬太福音的登山寶訓︰將天國實踐在人間作為終極理想,[10]最後卻迅速被歷史的洪流沖刷開去,甚至今日的華人信徒對之並無絲毫留戀,甚至將定性為邪魔外道而將其所有功過一筆抹殺,[11]以華人信徒學者身分研究該範疇的人亦寥若晨星,反而被認為宗教是人民鴉片、視基督教為帝國主義侵略中國之工具的中共吹噓不已,實屬天下憾事。

 

何因致使華人信徒對太平天國不值一晒?筆者分析原因有二︰()民間流傳著許多有關太平天國的故事,當中太多訛傳,致使許多事情誇張失實,與事實並不相符,[12]因而令華人信徒對該運動之評價淪為黃巾之亂、甚至白蓮教之流;[13]()華人信徒多以成敗論英雄,則若太平天國的建立真的基於上帝之手的話,則上帝無可能任其覆滅。[14]故此,當務之急,乃是要重塑太平天國的真實面貌,並勇敢地、真實地面對一個光榮與羞辱同在、英雄與懦夫共存、夢想與現實交織的大時代。

 

由於太平天國其中一個極為獨特之處是整個革命運動的主體都是個人的因素具多,[15]洪秀全一人的想法、意見、喜惡,以至於他的一舉一動,都直接影響太平天國的興亡,乃至於整個國家的命運。故本文將只集中研究一個太平天國的根本問題,就是洪秀全是否基督徒?或者說,洪秀全是否曾是基督徒?本文嘗試以較持平客觀的觀點,就此問題淺探太平天國與中國基督教的關係。[16]

 

內文︰洪秀全是否曾是基督徒?

 

(一)   究竟洪秀全皈依基督教的出發點為何?

 

太平天國是否只是洪秀全等人利用基督教作榥子,到處招搖撞騙,將基督教當作實踐自己野心的工具?抑或,洪秀全從一開始已經是心理失衡人士,太平天國由始至終都只是一場鬧劇?還是,洪秀全乃是真心欲追尋基督教的真理,並實踐於現世,以期建立小天堂,只是最後力有未逮的理想主義者?

 

以歷史進化論為觀點的學者多認為洪秀全是為了起革命而與馮雲山創立拜上帝教。換言之,拜上帝教乃是披著宗教外衣而內裡進行起義活動的。[17]面對如此的論點,筆者提出以下幾點回應︰

 

首先,洪秀全得《勸世良言》後,曾多次研讀該書,盼望能從中尋得真理︰第一次是1836年初得書時;翌年得夢,第二次是1843年「得道」,盡明其所以然;同年與洪仁玕、馮雲山一起研讀,為第三次;第四次乃是與李敬芳一起詳讀。[18]其所得之「真理」與基督教的教義相距甚遠是另一回事,然其態度之認真、尋道之真誠實在不容置疑。

 

其次,洪秀全在發異夢之後的六七年間,則1844年,與馮雲山於廣西之行不斷打毀神象,題詩斥妖,面對囹圄之險亦甘之如飴,[19]與其說是宣傳革命之舉,不如說是宣傳基督教獨一神觀之舉,更為合理。[20]

 

此外,洪秀全於18461847年,曾師隨美國南方浸禮會派赴傳教之羅孝全牧師(L. J. Roberts)學道,雖然最後因故未能受洗加入教會,洪秀全的才德、態度、智慧都令羅氏深印心中,其後太平天國權傾半邊天時,羅氏亦親訪天京拜會洪秀全,亦樂意接受洪秀全的極端禮遇。[21]

 

可信的是,洪秀全當初皈依基督教時並無什麼其他企圖,相對當時的「喫教者」而言實在清白得多。[22]而他在異夢中所見之事亦可解釋為心理病態,[23]若洪秀全於異夢之後乃是一神經錯亂之輩,而仍能建立起偉大的革命事業,創作出許多中西合璧的高質素文章,[24]並能以其本身的才德品格[25]而令四海歸心,[26]建立十多年的皇朝的話,實難令人置信。

 

(二)   究竟洪秀全當日皈依的是否純正的基督教信仰?

 

這是確定洪秀全對追尋真理之真誠之後的另一個關鍵問題。這就要從《勸世良言》一書談起︰《勸世良言》乃是梁發引用馬禮遜所翻譯的聖經而編著,文體乃是半文半白,內容意義諸多難明,多半讀者都感莫明其妙,[27]其中之一當然就是洪秀全。由於此書內容較零碎,殊非系統神學,洪秀全欲於此書尋找整個基督教的精義,自是緣木求魚。[28]故此,黃仁宇認為洪秀全所擁有的只是片斷式的基督教義,誠然屬實。[29]事實上,太平天國保存至今的宣傳品中,其神學原理,亦並無超出《勸世良言》的範圍,[30]可以證明洪秀全絕大部份的「神學」,都只是由《勸世良言》而確立的。

 

故此,洪秀全照著《勸世良言》的訓示,按其理解成為新基督徒,將家中所供奉的偶像神位及孔子像除去,以後專拜上帝一位。[31]他藉賴僅有的基督教資料,配合其個人的內在經驗,再加上民間宗教傳統儀式等等,可說是由基督教教義脫胎出來,揉合中國儒道佛三教神權思想而產生一全新的綜合性信仰。[32]舉例而言,《勸世良言》一書將天堂地獄的觀念大肆發揮,到了洪秀全的手中,就更為徹底地渲染︰[33]洪秀全利用這觀念推展出極端的二元化,動用在軍事上可說是無堅不摧。其一是將敵人當為「閰羅妖」(魔鬼),而自軍卻是天軍,藉以正面其所帶領的動亂;其二是強調未來天堂的福樂,使自家軍士勇往直前。[34]

 

事實上,要成為當時中國民眾爭相擁護的宗教,就必須要有別樹一幟的東方宗派作全國的宗教。[35]他加入了許多民間宗教之色彩在內,可說是形成了「中國化的本色之畸形之太平基督教」。

 

(三)   為何洪秀全未能回傳歸入純正基督教?

 

洪秀全雖然於18461847年,曾隨羅孝全牧師學道,[36]並於1848年得到聖經譯本,然而當時的拜上帝會之參與人數已經逾萬,[37]其信仰、政治、民族三大方面的思想已經深深地聯合在一起,[38]就算洪秀全得知其信仰與基督教的核心教義有所出入之時,已然太遲,難以回轉。承上所言,洪秀全在拜上帝會中加入了個人崇拜的原素,除了認定自己乃是上帝的次子之外,因政治上需要收買人心之緣故,與楊秀清等初期領袖結拜,既然結拜,故亦稱他們為上帝的兒子及女婿。[39]

 

在神學層面而言,洪秀全未能真正領會上帝為絕對他者的精神,他使用了儒家的君臣之義,以上帝顯聖作為號召,與上帝建立糾纏不清的身份關係。[40]在政治層面而言,太平天國的號召力本來就是提倡「博愛」和「平等」的精神,[41]強調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平均耕地[42]等等的制度,對當時而言可說是起了振衰救弊的作用,[43]卻因製造了這種「特權階層」[44]而導致領導人的腐化及不可避免地造成不公平的現象,[45]最終踏上滅亡之路。[46]

 

(四)   為何洪秀全不靠攏外國勢力?

 

若太平天國能利用外國人的勢力,掌握外國在太平天國起義的初期在華之外國傳教士及商人對太平天國的同情傾向以作援的話,[47]外國勢力則不會中立,甚至到最後幫助滿清政府,打壓太平天國。

 

表面的原因似乎是太平天國的領袖過於自大,甚至對外國勢力要求對方朝覲,[48]當然令雙方的關係難以繼續發展。其無限放大的自大或無知,較鴉片戰前的清廷有過之而無不及。[49]

 

然而,筆者認為,最關鍵的原因是,打從一開始起義時,洪秀全等領袖就沒有靠攏外國勢力的傾向,亦不希罕外國的援助,[50]洪秀全對外國人早就抱有猜忌態度。[51]當年外國勢力為何支持滿清政府打擊太平天國,單單是因為赤裸裸的利益。農民起義的浪潮,若真的推翻滿清政權取而代之的話,對外國的利益來說不怎麼划算,所以他們假裝中立,窺測風向。[52]在那個殘酷得叫人心寒的時代,若相信外國勢力會因同一個信仰的緣故而無條件地幫助中國的話,只是一廂情願的冀望而已。對洪秀全而言,滿清政府是夷族,外國人又何嘗不是?滿清政府是要推翻的對象,外國勢力又何嘗不是?[53]

 

總結︰成也信仰.敗也信仰

 

洪秀全在皈依的一刻,乃是真心真意求道,而且身體力行,在信仰的實踐上贏得一致的稱許。然而,由於洪秀全將以人為神之觀念套進基督教信仰之內,完全違反了基督教最基本的信仰立場,[54]致使其一生都難以再踏進正統基督教之門檻。[55]宏觀而言,太平天國的神基始終未離開巫術性格,他們起自社會中之低層,也未曾預計在組織上使全社會整體化,[56]故此,就算當時能將滿清政權趕出紫禁城,太平天國亦難以久持。

 

但是,洪秀全所身處的時代,並非明代徐光啟的時代,斷無那個時代較清新的環境來平心靜氣的釐清自己的信仰是否純正無瑕。[57]他要面對的是,在如虎如狼的險惡處境中掙扎求存,所以,他只能按著自己親身的經驗,在那荒謬的時代中尋求救國救民、甚至救世的真理,並使用自己的革命思想,啟迪千百萬群眾,掀起一場偉大的革命,以期反對充當帝國主義者之奴才及不斷壓迫人民的滿清政府。[58]

 

總括而言,當洪秀全的目的是要奪取中國的政權時,其獨特信仰一方面成為他賴以成功的因素,[59]另一方面卻又是導致他失敗的肇因。他的激進革命路向一方面得罪了當時的既得利益者─士紳階級;[60]一方面卻又難以與外國勢力並存,天主教與基督教都聲稱非我族類。[61]最後亦因信仰的問題而導致內訌,[62]互相傾軋而走上絕路。

 

附錄︰研究取材

 

中國歷史上數百次的農民革命,除了太平天國之外,幾乎所有革命運動都失去了本身發布的文獻傳流於世,[63]然而,卻因八國聯軍等被西方列強欺凌的事件,致使許多重要的文獻文物都被外國帶到他們的博物館中。上世紀三十年代,蕭一山從英國大不列顛博物館傳回多種太平天國印書及有關文獻,致使今日的研究得著極重要的材料。

 

研究太平天國的歷史,當要注意三位極為重要的當代研究學者︰羅爾綱、簡又文及郭廷以。羅爾綱著有《太平天國史》、《太平天國史綱》、《太平天國史料考釋集》等書藉及極多較零散的論文,當中甚至有其自身的第一手資料;[64]簡又文所著的《太平天國全史》及《太平天國典制通考》兩本洋洋大作,[65]提供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又曾親身到洪秀全的家鄉處尋根究底,故此為當今最完備的史料之一;郭廷以所著的《太平天國史事日志》亦是研究該範圍的必讀參考,其參考書之書目多不勝數,其中甚至包括了中國各地的州縣志等,其全面、廣泛、詳盡的程度令人咋舌。[66]

 

此外,尚有一份第一手資料非常重要,就是名為呤唎(A. F. Lindley)的英國人所著的《太平天國革命親歷記》一書,[67]其親身參與太平天國,對重塑當時太平天國的史實,提供了極為重要的資料。作者深信太平天國革命運動乃是由於參與的人民皈信基督,[68]並對此篤信不貳。其獨特的親身經驗亦使整個研究得著另一向度的分析。

 

有關太平天國研究的書目極其繁多,詳細書目可參陳恭祿的《太平天國歷史論叢》一書的首部,記錄頗為詳細。

參考書目

 

1.          郭廷以著。《太平天國史事日誌》。上海,上海,1940年。

2.          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典制通考(上下冊)》。香港,猛進,1959年。

3.          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中下冊)》。香港,猛進,1962年。

4.          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叢考甲集》。北京,三聯,1981年。

5.          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一、卷二)》。北京,中華,1991年。

6.          郭毅生編。《太平天國歷史地圖集》。北京,新華,1989年。

7.          史景遷著,朱慶葆等譯。《太平天國(上下冊)》。台灣︰時報文化,2003年。

8.          史式著。《太平天國不太平》。台北,知書房,2005年。

9.          李振宗編。《太平天國的興亡》。台北,正中,1999年。

10.      呤唎著,王維周、王元化譯。《太平天國革命親歷記(上下冊)》。香港,天地,2000年。

11.      楊慶球著。《中國文化新視域︰從基督教觀點看中國文化》。香港,三聯,2004年。

12.      姜秉正編。《研究太平天國史著述綜目》。北京,書目文獻,1983年。

13.      陳恭祿著。《太平天國歷史論叢》。廣州,廣東人民,1993年。

14.      梁發著。《勸世良言》。台北,台灣學生書局,1985年。

15.      陳健夫著。《近代中華基督教發展史》。台北,海天,1989年。

16.      王治心著。《中國基督教史綱》。香港,文藝,1940年。

17.      柏楊著。《中國人史綱(下冊)》。香港︰天地,1997年。

18.      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上冊)》。香港,中文大學,1986年三版。

19.      徐中約著,計秋楓、朱慶葆譯。《中國近代史(上冊)》。香港,中文大學,2003年三版。

20.      黃仁宇著。《中國大歷史》。台北,聯經,1993年。

21.      卓新平編。《中國基督教基礎知識》。北京,宗教文化,1999年二版。

22.      顧衛民著。《基督教與近代中國社會》。上海,上海人民,1996年。

23.      沈渭濱著。《困厄中的近代化》。上海,遠東,2001

 



[1] 參史景遷著,朱慶葆等譯︰《太平天國(上冊)》,(台灣︰時報文化,2003),頁2

[2] 誠如《清史稿》中對洪秀全等人的評語︰「秀全以匹夫倡革命,改元易服,建號定都,立國逾十餘年,用兵至十餘省,南北交爭,隱然敵國。」參<洪秀全傳>《清史稿》第四十二冊(香港︰中華),頁12966

[3] 參徐中約著,計秋楓、朱慶葆譯︰《中國近代史(上冊)》,(香港︰中文大學,2003),頁223

[4] 國人對太平天國的看法可說是極為兩極化,一為深惡痛絕,一為深切同情。馬克思派高舉太平天國的政治意義,更有甚者將其定義為「反封建的資產階級性的農民革命」云云,簡又文以其研究太平天國經年的史料對此嚴加駁斥,直接責其穿鑿附會。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香港︰猛進,1962),全書總目頁11;全書總目頁50-51。近代官方的研究著作都傾向於同情的一面,如郭毅生編的《太平天國歷史地圖集》就是一例。

近年,有不少的媒體都以太平天國的歷史作藍圖,重新勾勒出太平天國的故事。例如張笑天寫好的《太平天國》,更被斥資1.5億拍成電視劇。而其他的小說亦不少,如于培杰著︰《天王洪秀全》等等。

[5] 因著不同時代的政治需要,高舉太平天國曾一度被中共所使用之工具。自1950年起,中國大陸所有有關太平天國的報道均只有兩個取向︰()極為褒揚太平天國的革命性;()極度打擊外國勢力,豎起反美、反英、反帝之旗幟。例如王忠著︰<太平天國革命人民如何對付外國侵略者>《新建設》1950年第三期,張崇文著︰<太平天國革命人民偉大的愛國精神>《新華日報》1951518日,史果著︰《太平軍痛打洋槍隊》,(北京︰中華,1962),丁易著︰<美帝幫助滿清扼殺了太平天國革命運動>《光明日報》19501118日,余可著︰<一百年前美帝屠殺中國人民的一群劊子手>《光明日報》1950122日等等,多不勝數。參姜秉正編︰《研究太平天國史著述綜目》(北京︰書目文獻,1983),頁90-91。然而,中共卻因著太平天國所奉行的基督教規條與中共本身的信念(如唯主義、經濟史觀等等)並不相符而故意隱藏太平天國中極重宗教意味的特色。

[6] 當然,太平天國是否能純粹定性為「農民革命」,亦有爭議之處。然而,無可置疑的是,當時的參與者絕大部份都是當地的邊緣群體,諸如工人、農民等等,亦有少數的地主及讀書人。而洪秀全起義時,亦並未與清廷的軍事力量有任何的關聯,故此,太平天國可說是純粹由平民組成的革命組織。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08120。另外,亦可參考羅爾綱的考證︰太平天國的人民群眾,主要是農民,亦有傭工、水手、陸路運輸夫、礦工等等的低下階層人士。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一)》,(北京,中華,1991),頁4

[7] 太平天國的興亡對當代之影響至少有以下三方面︰()滿清政府雖然能擊敗太平天國,卻已元氣大傷,難以復元;()「洋務派」自此登上滿清的歷史舞台;()太平天國的餘黨流亡海外,建立哥老會,繼續推展革命工作。《清史稿》言︰「當時竭天下之力,始克平之,而元氣遂已傷矣。」參<洪秀全傳>,頁12966。至於太平天國對後世革命的影響,可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全書總目頁15-20

[8] 太平天國直接激起了中國的民族意識及傳播了革命的思想。創建中華民國的孫中山,在革命初期,常以洪秀全自居。甚至孫中山所提倡的民生主義中的平均地權之主張,亦是由太平天國的「天朝田畝制度」所脫胎而成。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7

[9] 1843年,洪秀全多次科舉不中,失意之間重看幾年前無意得著梁發牧師所著的《勸世良言》,皈依基督。許多學者都以洪秀全得著《勸世良言》作太平天國的開始,固然無可置疑,然而,早在其自我洗禮之前,基督教已經在兩廣的客家人中廣為流傳,而好些客家人往後將成為太平天國中的主要成員。顧衛民著︰《基督教與近代中國社會》,(上海︰上海人民,1996),頁148

[10] 「太平天國」這名字就是選自聖經中的登山寶訓,意在建立地上天國。參卓新平編︰《中國基督教基礎知識》,(北京︰宗教文化。1999),頁70。其實,洪秀全曾一度將國號改為「上帝天國」,聲稱其以耶火華(耶和華)為尊、全敬上帝,改太平天國為上帝天國,更合真理。顧衛民著︰《基督教與近代中國社會》,頁159

[11] 大部份的中國基督教教會史都未有將太平天國的事蹟詳細考量,或以其為異端邪說而全然棄之於中國基督教之門外。當然,另一個可能的原因乃是因為太平天國所牽涉的史料範圍之廣,令人卻步。

事實上,據有關的資料顯示,亦有外國的基督教徒,欣賞太平天國的抱負而投身。除了呤唎之外,尚有美國人白齊文,其本在清軍服務,對太平天國極表讚賞,竟然「棄暗投明」,倒戈於太平軍下,最後為之戰死。白齊文說︰「鋒鏑之中,乃能篤信宗教,不失儀節,其道自當高出於清軍,吾何憒憒,乃為虎作倀,憑利器而殺上帝之信徒哉?」參王治心著︰《中國基督教史綱》,(香港︰文藝,1940),頁181-182

[12] 谷霽光言︰太平天國之史料偽作之多,謬誤之甚,在中國歷史上是十分罕見的。故此,研究人員需要大量辨偽考信的工作將真實的歷史呈現出來,否則太平天國就會陷入荒謬、混亂的地步。參谷霽光︰<序二>《太平天國史(卷一)》,序二頁1-2。試列舉一例。《清史稿》所述︰「有朱九疇者,倡上帝會,秀全及同邑馮雲山師事之。九疇死,眾以秀全為教主。官捕之急,乃往香港入耶穌教,藉抗官」短短一語,經簡又文非常仔細的查究之後,竟然發現多處錯誤。()「朱九疇」或「朱九濤」之人乃是子虛烏有;()「上帝會」應為「拜上帝會」;()拜上帝會乃是由馮雲山創立拜上帝會;()洪秀全亦沒有到過香港,也沒有加入教會。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02-103

然而,這種「官方論述」影響深遠,如《清史紀事本末》及《呂著中國近代史》都直接這段文稿引進,學者尚且如此,何況民間的傳說(如洪宣嬌的英雌故事)。參黃鴻壽編︰《清史紀事本末》,(上海︰文明,1921),頁347;呂思勉著︰《呂著中國近代史》,(上海︰華東師範,1997),頁215-216

[13] 事實上,中國歷史上的農民革命,往往帶有極濃厚的宗教色彩,如秦末陳勝吳廣的篝火狐鳴起,漢末張角組織太平道發動的黃巾、北未方臘利用的明教、明代唐賽兒利用的白蓮教等等。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二)》,(北京,中華,1991),頁656

[14] 許多人都將太平天國的失敗歸咎於洪秀全的個人因素,因為他所信的基督教、其所創立的拜上帝會乃是異端,故此註定失敗。然而,筆者認為這個理論其實不成立,若按此理論而言之的話,則上帝不但只放棄了基督教的異端太平天國,更選擇了一個比太平天國更腐敗無能的滿清政府繼續掌權,而且在過去百年間讓中國人民經歷了極多極悲痛之苦。

[15] 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全書總目頁26

[16] 本文亦並非渴望將太平天國的信仰與基督教的教義作比對,有關題目可參王戎笙、貢嗣仁著︰<太平天國的上帝教>,《太平天國學刊》第二期,(北京︰中華1985),頁3-16

[17] 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一)》,頁653

[18] 最後他們都承認及確信洪秀全乃是皇上帝(耶和華)的次子,蓋因他們都將書中所有的「全」字都看為是指到洪秀全。參郭廷以著︰《太平天國史事日誌》,(上海︰上海,1940),頁33-34

[19] 馮雲山於1847年被捕入獄,與其一同被捕之同志盧六就此死在獄中,可見情況之險惡。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21-124

[20] 參沈渭濱著︰《困厄中的近代化》,(上海︰遠東,2001),頁196

[21] 英國人麥狩硒ㄔX此點而稱頌洪秀全至甚,謂其人格高尚而度量偉大云云。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99-102

[22] 這點至為重要。洪秀全並非當時的「喫教者」,他的一生都是極忠心地冀盼著信仰的實踐,只是因緣際會,失卻了學習基督教的機會而已。其前半生在道德的標準上確為正人君子,經歷史多番考證,仍是如此。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01

[23] 麥迪樂認為洪秀全乃是由於腦部過分興奮所致;羅孝全亦謂之為幻覺。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31

[24] 亦可說是將基督教倫理觀,結合當時的中國社會文化的文章,諸如《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訓》、《原道覺世訓》等。簡又文甚至盛讚其「典雅暢順,深入顯出,切中時病,出類拔萃其所以能成為偉大的革命領袖,自有人所莫及之長處」。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94

[25] 當時滿清政府政治之腐化,人民生活在奴性主導的社會之中,與西方人民追求人性尊嚴的高度發展社會相距甚遠,中國當時的傳統境況可說是「大黑暗」時代(柏楊語)。柏楊將中國人在政治上的傳統方式列舉出來,過千年歷史以上的項目有君父合一型的帝王制度、家奴制度(人口買賣)、雙膝下跪磕頭、絕對父權的家庭制度、宦官制度、文言文、房屋建築及衣服穿著禁制、司法和監獄制度、科舉制度等,而女人纏足的歷史亦已過九百年、八股文過了六百年、男人留辮子則有三百年。參柏楊著︰《中國人史綱(下冊)》,(香港︰天地,1997),頁914-915934-935

可以想像當時受害的人民無處訴R而聞得拜上帝會教主「洪先生」仁義公正且有強大的自衛力量,於是都紛紛加入,自願為教徒,以求保護。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76

[26] 全盛時期的太平天國,估計人口若有七千萬。這是王治心引林利氏在《太平天國外紀》的說法。參王治心著︰《中國基督教史綱》,頁181

[27] 《勸世良言》共二百三十五頁,共九萬餘字,現馬六甲等地之博物館存有原本。梁發本身只受過四年私塾教育,後作刻字匠,故學識不高,師從馬禮遜牧師學習聖經及外文。其所著之言,頗有不通之處,連研究學者都要翻看英文原文,方能明白。參梁發著︰《勸世良言》,(台北︰台灣學生書局,1985),頁3-5

[28] 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57

[29] 黃仁宇著︰《中國大歷史》,(台北,聯經,1993),頁290

[30] 王戎笙、貢嗣仁著︰<太平天國的上帝教>,頁3

[31] 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59

[32] 參陳健夫著︰《近代中華基督教發展史》,(台北︰海天,1989),頁84

[33] 王戎笙、貢嗣仁著︰<太平天國的上帝教>,頁8

[34] 據與太平軍作戰的清軍將帥所言︰「太平有其宗教信仰,行軍秋毫無犯,臨陣各遵約束,紀律嚴明,非烏合之眾。太平軍又「吃迷藥,行邪術,受創不知,死而後已」。其實所謂的吃迷藥、行邪術即是宗教訓練。」參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上冊)》,(香港︰中文大學,1986),頁90-91。太平軍的軍人都充著基督教的犧牲精神,每遇戰事,莫不勇往直前,置生死於度外,並且相信死後能有永生的福樂。參王治心著︰《中國基督教史綱》,頁174-175

[35] 其實,天主教、基督教與東正教都有其個別的文化及政治因素,方能發展到今日的地步。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10

[36] 羅孝全認為洪秀全已經離開了聖經本來的意思,認為他「信仰不純」而拒絕為他受洗。所以洪秀全乃是自行洗禮的。參卓新平編︰《中國基督教基礎知識》,頁69

[37] 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27

[38] 簡又文多次強調,太平天國乃是宗教、民族、政治三者共冶一爐,互相糾纏,難以釐清。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94

[39] 順序為︰二子天王洪秀全、三子東王楊秀清、四子南王馮雲山、五子北王韋昌輝、六子翼王石達開,最後是女婿西王蕭朝貴。王戎笙、貢嗣仁著︰<太平天國的上帝教>,頁6

[40] 參楊慶球著︰《中國文化新視域︰從基督教觀點看中國文化》,(香港︰三聯,2004),頁183

[41] 太平天國非常著重道德教育,提倡人人平等,簡又文甚至稱其高尚之情操可與清教徒媲美。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12

[42] 洪秀全以《天朝田畝制度》之「有田同耕」為號召,所謂「有田同耕,有飯同食,有衣同穿,有錢同使,無處不均勻,無人不飽煖」與聖經的「新天、新地、新人、新世界」相結合。一陽生著︰<中國農民起事的思想武器>(24-02-06 10:40am)下載自http://www.china10k.com/Trad/history/ 6/62/62i/62i25/62i2502.htm

[43] 太平天國所信奉的基督教精神,其一神觀念與倫理道德思想(諸如十誡),對當時來說都有著振衰救弊之用。參陳健夫著︰《近代中華基督教發展史》,頁57

[44] 羅爾綱認為太平天國的根本失敗原因就是這等特權階層,筆者亦深以為然。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二)》,頁876

[45] 諷刺的是,太平天國定都於天京之後,其提倡的男女平等不能阻止最高層人物的妻妾成群,各王的生活都不再如往昔一般簡樸。參黃仁宇著︰《中國大歷史》,頁2901861年,太平天國的敗象漸呈,英人米契爾(A. Michie)在天京考察結果作報告達英國政府時已經發現洪秀全的役使人員全是女子,其數三百,以外尚有嬪妃六十八人。參陳健夫著︰《近代中華基督教發展史》,頁90-91

[46] 1862年,羅孝全被洪秀全封為掛名的外務丞相,羅氏眼見當時的嚴峻情景,不禁嘆息︰「實際上我相信洪秀全乃是一個精神錯亂者。」參陳健夫著︰《近代中華基督教發展史》,頁91

[47] 他們認為若中國轉變成基督教國家,對外國的通商及傳教都有正面的影響。其中一個為香港總督兼駐華公使文翰,在與太平天國的北王韋昌輝及翼王石達開見面之後,認為其實力強大,勢必成功。不少的外國使節對太平軍的印象都甚為理想,例如美國的裨治文、法國的布爾布隆等都承認太平軍紀律嚴整,南京秩序井然。參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上冊)》,頁96-99

[48] 太平天國要建立的是「天下一家,共享太平」這一新標準,故此,天下所有的民族都要皈依太平天國,並來朝覲。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二)》,頁742。這天朝大國之態度嚇怕了英國,於1855年英人嚴守中立。參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上冊)》,頁98

[49] 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上冊)》,頁99

[50] 當忠王李秀成被滿清軍俘虜之後,曾國藩亦有此問︰為何太平天國不肯與外國人聯合?李氏回答︰「洪秀全本廣東濱海之人,素知洋人反覆,故不肯與之合夥。」參羅爾綱引自李秀成答辭手卷。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二)》,頁1321

[51] 參呤唎著,王維周、王元化譯︰《太平天國革命親歷記(下冊)》,(香港,天地,2000),第24章引文。

[52] 參駱寶善著︰<廣東天地會起義期間中外反動派的勾結>《太平天國學刊》第一輯,(北京︰中華1983),頁416

[53] 在太平天國的管轄範圍中,並不允許外國教士到來宣教。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二)》,頁742

[54] 洪秀全可說是沈醉在一種「迷信神權」的意識之中,他捏造了許多荒謬怪誕的神學思想,來作為他宗教信仰的依據。參陳健夫著︰《近代中華基督教發展史》,頁85

[55] 西方傳教士與太平天國領袖們關於宗教上的爭議,就是洪秀全昇天見過上帝並受命下凡等教義。參王戎笙、貢嗣仁著︰<太平天國的上帝教>,頁5

[56] 參黃仁宇著︰《中國大歷史》,頁290

[57] 參顧衛民著︰《基督教與近代中國社會》,頁172

[58] 參李振宗編︰《太平天國的興亡》,(台北︰正中,1999),頁405

[59] 叫人感到奇怪的是,為何基督教的馬禮遜等宣教士在華多年,只有梁發一人能受洗加入,並公開其信仰,而洪秀全的太平天國卻能一呼百應,萬眾一心?若能以當時中國的老百姓之角度觀之的話,就能明白箇中道理︰

()1840年鴉片戰爭後,中國社會發生了空前巨大的轉變,而這轉變乃是因著外國人的勢力入侵而導致,故此,仇外之心根本不能從國人心中根除,所以,老百姓歸入基督教較歸入太平天國的機會成本為高;

()對國人而言,信仰基督教對現實的情況並未能有多大實質上的幫助,甚至可以說,基督教只是在心靈上的慰藉,而太平天國卻是將壓迫他們的外族政府、士紳、土豪推翻,乃是要在他們的生活中得著翻新的機會,從根本上解決他們的問題。

[60][60] 他們()保護著中國傳統文化;()上交官府、中結同類、下則領導民眾,有極大影響力;() 當時的士紳更有自己的團練。所以,最後整個太平天國起義就是敗在這個士紳階級手上。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18

事實上,清政府在其滿洲正規軍全然瓦解之後,唯一能與太平天國抗衡的就是曾國藩,他是一個典型的士大夫,對洪秀全離經叛道的行為極為反感。參柏楊著︰《中國人史綱(下冊)》,頁938-939。曾國藩言︰中國悠久封建思想的宗法思想和制度,可以分為︰政權、族權、神權、夫權等四權,而太平天國的革命乃是將四權進行了革命性的掃蕩,在根本上動搖了封建的根基。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一)》,頁52

[61] 事實上,很多的傳教士都在若干程度上幫助過太平天國,在他們的眼中,除了向太平天國抱有同情的心態之外,來華傳教士都希望能使洪秀全皈依正統信仰,不再曲解基督教之教義,多番努力不果,最後全都離開天京,甚至可以這樣結論︰太平天國之表現出的基督教與中國思想文化之結合有著嚴重的錯誤,致使雙方無法有效的合作。參卓新平編︰《中國基督教基礎知識》,頁72-73

[62] 楊秀清與洪秀全的反目,其原因就是楊秀清假藉上帝附身顯聖,故此以其「天父」的身份凌駕於洪秀全之上。參一陽生著︰<誰下令誅除楊秀清?>(24-02-06 10:40am)下載自http://www.china10k.com/Trad/history /6/62/62i/62i25/62i2503.htm

[63] 參陳恭祿著︰《太平天國歷史論叢》,(廣州︰廣東人民,1993),頁1

[64] 羅爾綱整輯的《太平天國詩文選》將大量的一手資料整理,為後世的研究學者提供極為重要的原始資料。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詩文選》,(上海︰中華,1960)。另外,其所著的《太平天國史叢考甲集》之目的就是補充自己的大作《太平天國史》。參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叢考甲集》,(北京︰三聯,1981)。然而,觀羅爾綱的大作的過程中,自會發現其中共思維,甚至可以說是作為中共之口舌。在著作中不斷高舉太平天國的革命性、強調階級鬥爭的矛盾、反帝國主義的傾向等等,都令人嗅出其立場。

[65] 美國名史學家史景遷對簡又文先生推崇備至。參史景遷著,朱慶葆等譯︰《太平天國(上冊)》,頁7。誠然如是,觀簡氏的《太平天國全史》及《太平天國典制通考》,其資料之詳盡,其評論的深度,其對歷史原典的尋根究的治學態度,在該範疇可說是其中翹楚。簡又文能在香港這寶地不斷鑽研,與羅爾綱一對比起來,自然相對地有較自由持平的觀點。

[66] 郭廷以畢生研究中國近代史,前後四十餘年,除了有關太平天國的書籍之外,亦著有《近代中國史綱》等書。其徒茅家琦亦在這範疇承繼了其師的研究,成績驕人。

這三位偉大的研究人員亦會互相印證,或提出對方所引文之錯誤,舉一例。簡又文言︰羅爾綱著「洪秀全」之內容抄襲了許多簡又文自己的著作,卻於引用時錯改當地的環境等等。參簡又文著︰《太平天國全史(上冊)》,頁10

[67] 本書於1866年已經出版了英文原版,於1961年中華書局出了中譯本。參呤唎著,王維周、王元化譯︰《太平天國革命親歷記(上冊)》,(香港,天地,2000),頁6。史式卻認為該書不可不信,卻亦不可盡信。因呤唎對中國國情不太清晰通曉,反而有一種過了火位的熱衷,較為主觀。史式著︰《太平天國不太平》,(台北︰知書房,2005),頁136

[68] 作者在全文的總結中祈願︰讓太平軍像不死鳥一樣從他們以前的光榮之灰燼中復活起來,他們將《聖經》傳偏在那被清朝的烽火所毀滅的土地上。參呤唎著,王維周、王元化譯︰《太平天國革命親歷記(下冊)》,(香港,天地,2000),頁736-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