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爾文的工作觀

 

吳健暉

回到  吳健暉神學網站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引言

近年來,有關工作神學的討論掀起了一股潮流,在教會的平信徒更可以說是最熱門的討論題目之一。基督教出版界亦紛紛翻譯及出版該類書籍,[1]甚至收集許許多多基督徒在工作的見證聚集成書,[2]而不少基督教機構之刊物亦以此為一專題,為平信徒讀者甚至教牧提供更合乎聖經的工作神學之觀點,以便教牧更有效地牧養信徒。[3]

 

大部份的討論之處理,除了從聖經的觀點入手,亦會以更正教的宗教改革之先鋒馬丁路德及其奠基人加爾文的思想入手,[4]討論承襲著更正教傳統的福音派信徒應該抱有的態度。雖然,對信徒而言,更正教對工作的觀點,經過了數百年,不論政治、經濟、生活模式及宗教文化等等方面都已經時移世易,已經過時。筆者正正欲在此文章提出的論點卻是,更正教對工作的觀點,雖然已經過了幾百年,仍然影響深遠,甚至被譽為最合乎聖經的工作觀。[5]

 

故此,本文將先以聖經對工作的描述作基礎,而後集中討論更正教最重要的神學家之一的加爾文對工作的看法,並指出其核心神學思想,再嘗試指出宗教改革時代與今時今日之間的類似背景,最後提出對應今日世代處境的出路。


聖經基礎

首先,聖經描述的上帝是工作的神。[6]其次,按舊約創世記的記載,工作乃是人存在於世的一種基本形式。[7]在創世記二章15節,神差遣人去耕種和看守伊甸園。這一節的聖經用了db;['一詞,乃與事奉、敬拜乃同一字眼。故此,工作本身的意思是敬拜,意味著工作乃是對神的事奉。[8]這觀念亦是宗教改革者工作觀的最核心基礎,創世記二章15節亦是加爾文對工作之釋經的重點。[9]

 

人物簡介

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 1509-1564)出生地位於法國的諾安(Noyon),在法國巴黎大學受高等教育。[10]加爾文可說是宗教改革家中,最為人所熟悉的代表人物之一。加爾文一生著作繁多,若以重要性而言,則非《基督教要義》(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莫屬。他可說是宗教改革者的神學奠基人,《基督教要義》對於改革派的神學觀敘述得最為詳盡,其後的二百五十年間,可說是無人能出其右。[11]

 

加爾文最為人所熟悉莫過於其在日內瓦的執政,他將整個城市當成一試點,企圖創造一個合乎聖經教訓的模範社會,即在日內瓦之法例所根據的是聖經崇高的準則。[12]然而,其崇高的理想及對信仰的堅持,其對宗教改革異見者尤其不能容忍,[13]以致惹來民眾極大的反對,甚至有人認為加爾文乃是天生的獨裁者。[14]

 

雖然如此,歷史對加爾文的評價仍是譭少譽多,尤其是他在教育上的努力。加爾文一生都著重學術研究,在其生前所創辦的聖經學院之資素可見一斑。事實上,加爾文本身之思想很想亦成為被研究的對象。[15]不少專門研究加爾文神學的神學院紛紛建立,迄今未止。當中最有名的是加爾文神學院(Calvin Theological Seminary)與姊妹大學Calvin College,可算是改革宗神學的大本營。[16]他所牧養的日內瓦更被譽為『使徒時代以後最完美的基督學校』。[17]

 

歷史背景

在宗教改革之前夕,屬靈屬世的二分化已經深入民心。[18]屬靈的事情包括了默觀和靜修的操練,人應該盡其所能來追求;相反,所有日常事務,並不令人增加其靈魂的操練之事皆為屬世,人應該束之高閣。因此,工作被視為低等和世俗的事情,被視為咒詛。唯有毋需工作的人才享有真正幸福,因為這等人可以專注於追求屬靈的事。這些觀念後來更發展至中世紀大行其道的修道風氣,[19]亦直接導致神職人員與平信徒的分隔,神職人員甚至在社會上形成一個特殊的階級。[20]

 

為了對應這個問題,馬丁路德對職業已經發表了其獨特而跨時代的看法,提出了「信徒皆祭司」的觀念,所指的不是職份,而是祭司的聖潔意識,亦即工作的聖化。他給予每天的世上活動一個宗教意義:即是指滿足世上的職責乃是至高的道德行為。[21]他認為工作乃是來自上帝的召命。[22]他這樣說︰

 

上帝應許的惟一生存方式,不是要人們以苦修的禁慾主義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個人在現世所處地位的責任和義務。這是人的天職(calling)。[23]

 

雖然馬丁路德已經為此難題定案,然而,其中卻有不少較為含糊的看法。他雖然繼承奧古斯丁在上帝之城及地上之城的概念,提出了屬靈及屬世兩個國度的看法,但這兩個國度有時卻是平行的,互相分別又互相限制;有時卻是完全敵對的,就像是上帝的國度及魔鬼的國度一般,不能並存。[24]問題是,若將這世界分為屬世及屬靈兩個對立層面的話,則默默承認了這世上有某些地方、某些層面不是屬於上帝的。

 

主題內容

加爾文強烈地反對屬靈屬世二分的觀點,故此在工作的觀點上繼承著路德所建立的基礎上繼續往上建構。[25]他認為『職業』這個詞,含有呼召(calling)的意思;[26]而所謂『呼召』,乃是指上帝用祂的手指頭指向某一個人說︰「我要你如此如此的生活。」[27]所有的人都可以找到神在他身上所預定的工作召命。[28]由此可見,加爾文提出了對信徒的工作更為完整的看法。

 

學者Ian Hart在研究加爾文的工作觀時作出如下分類︰[29]()神的護理(Providence)()人心中的召命存留(Remaining in one’s Calling)()服務他人(Service of Others)()工作的屬靈意義(The Spiritual Significance of Ordinary Work)()所有工作之價值皆相等(The Equal Value of All Kinds of Work)

 

現筆者則按分析後以下列三點加以闡述︰

 

(一)    在世而不屬世

加爾文反對中世紀哲學與苦修主義相互結合的主張,[30]而視整個世界為一家修道院,故此提出了「在世而不屬世」(In the world but not of the world)的觀念。事實上,他並未對道德式的信仰要求作任何刪減,改變的是實踐信仰的場景而已。[31]加爾文的思想中,世界為神自己所造,和世界為墮落之受造物,兩者之間有辯證關係,即神看其所造的世界仍屬「好」的(1:1018212531),而非屬靈屬世二分化所強調世界所有都是惡繼而產生「棄絕世界,只望耶穌」的趨向。[32]

 

(二)    職業無分貴賤

加爾文認為,基督徒生活的中心就是回應上帝的召命,因此無論所從事的工作是什麼,由信仰的角度來看,都是要對上帝負責。這亦與宗教改革時期馬丁路德的召命觀相互呼應,認為各行各業都是上帝的召命,都是貴重而無卑賤可言。這大大改變了當時十六世紀社會階層分明的封建社會的看法,當時一般人都認為神職人員高人一等,獨獨是他們才是被上帝呼召的。[33]

 

他又認為只要我們順從自己所得的召命,無論什麼工作在上帝心目中都是有價值和重要的,也沒有所謂卑賤的工作。[34]加爾文認為一個人最核心的部分就是獨特的「召命」上,無論人的職業是木匠、農夫、工人或其他類似的工作,人都需要視其工作為神聖的召命,更絕不會妨礙信徒見證基督的完全。[35]

 

(三)    人乃上帝管家

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不斷強調神對全世界的護理,人無論作什麼決定全都在神的預定之中,故此根據聖經創世記所記載的事蹟發展出人乃是上帝的管家之觀念,人要為所行的一切向上帝交代。[36]事實上,當時代中產階級的興起亦影響著加爾文對工作的看法。他在其召命的神學觀中提及人需要盡用神所賜予的能力於其工作中,他甚至認為「人是為了工作而生存」。[37]

 

若從這個角度來看歷史以及上帝神聖的計畫,就會發現根本沒有人擁有世界財富的所有權,也沒有人有權剝奪它,因為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屬於上帝的,我們不過是上帝所創造的世界的管家或僕人,因此我們必須了解上帝希望我們如何管理祂所創造的世界。[38]

 

小結

進一步而言之,加爾文提出「工作等於召命」的看法,影響著他在工作上實踐的神學基礎。他認為人不應該在其有限的世上生活作任何的縱慾,而且富人亦有責任照顧貧寒人,換言之,人工作所得來的盈利不能單單肥己,而是主動對現世的社會關懷上有所貢獻。[39]神所要信徒作的,並非遠離塵囂,退隱山林的來親近上帝,而是要信徒在他的生活場所中,將身體獻上,事奉上帝。其實,連耶穌也是如此,祂並不是不吃人間煙火地事奉神,反而是親自降臨人間,道成肉身,住在人的中間來事奉神(約一:14)。

 

核心信念

加爾文的工作觀,可說是其核心神學信念的外在思想,故此,若能明瞭其終極目的,則更能明白以上所提出的工作觀。現試提出以下三項關鍵思想︰

 

(一)    上帝的絕對主權

眾所周知,加爾文最為人所熟悉的是「雙重預定論」,[40]其實,整套《基督教要義》甚至預定論都是要證明神的絕對主權而已。換言之,上帝的絕對主權乃是加爾文神學架構的第一塊房角石。故此,在工作觀的建構上,加爾文相信神已經為每個人作出最理想的護理,揀選了最好的工作給人,[41]而工作上的成功及事業上的興盛是被神揀選的一個明證。[42]

 

(二)    基督的三重職事

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的卷二第十五章提出基督的三重職事觀,即先知、君王、祭司的任務。[43]信徒需要步履基督的三重身份,向上帝作出回應︰首先信徒需要如先知一般,忍耐苦難中的痛苦;[44]也要明白基督的國乃是屬靈的國,信徒應將希望全程放在來生天國之中;[45]更需要如祭司一般,將所有的一切,以及工作,都奉獻給上帝,成為馨香的祭物。[46]

 

(三)    信徒的克己生活[47]

在《基督教要義》的卷三第七章,加爾文在此不斷強調信徒需要過克己的生活,[48]人活著不是為了自己,乃是要為了神。加爾文更多次強調要以榮耀神而作最終極的目標。[49]甚至提及到要常常放棄個人和自私的意念,摒除一切對財富、權力及人情的慾望及榮譽。[50]

 

小結

加爾文認為人已經因為犯罪墮落而失去所有,只有在基督裡才能得回人本身的價值,[51]所以應該以榮耀神作工作上最終極的目標,效法基督,無時無刻都要為他的上帝而工作。[52]

 

後期發展

加爾文的觀點對後世影響深遠,最明顯的是當時代所出現的清教徒及資本主義的興起,經濟學家韋伯(Max Weber)亦觀察到三者之間的關係,發現受到加爾文影響的地區與資本主義的出現有著密切的關係,並作出理論性的說明,[53]作了一個很著名的研究。[54]現試就這方面闡述之︰

 

(一)    清教徒的興起

其實,清教徒與加爾文生前並沒有任何交集,若將清教徒與加爾文等同,乃是一大偏差。[55]然而,後期北美的清教徒主義,確實是受到加爾文的屬靈觀鼓勵信徒參與世界的事務之觀點所影響力圖在俗世中建立修院,強調嚴謹而有紀律的生活。[56]而加爾文所強調過克己的生活等等觀念,亦成為日後清教徒工作倫理的前身。

 

(二)    資本主義蔓延

韋伯指出,改教家本於神的選召來解釋的聖召或工作,是更正教工作倫理的重要元素;其他同樣重要的,是避免世俗的玩樂,這是節省時間及有紀律地用時間的重要動力。韋伯認為這種工作倫理,與歐洲早期的資本主義有密切的關係。[57]事實上,相比起保守的馬可路德而言,加爾文對商業貿易採取更正面的態度。[58]而且,加爾文對召命的觀念影響著日後清教徒的處事方式,亦間接地成為早期的資本主義醞釀的合適土壤。

 

小結

當然,筆者亦認為韋伯所言,不無道理,但明顯地只是偏面的觀察而已。加爾文的財產權非常激進,他認為信徒不應該擁有房屋、花園、或任何遺產。[59]這觀念表示,加爾文並不同意人可以擁有私人財產,這與資本主義的根本精神剛剛背道而馳。職是之故,筆者認為這兩者之間,並無必然的引證關係,只是偶發的歷史性影響而已。

 

當代意義

加爾文的工作觀,對於數百年後的處境,究竟還有何意義?現試就兩方面闡述之︰

 

(一)    重蹈覆轍︰屬世與屬靈二分

現今信徒所面對的其中一項屬靈危機是經過靈恩運動的影響之後,有走回屬靈與屬世矛盾對立的二元論之危險。教會會否忽視了工作的屬靈意義,而單單高舉與教會事奉有關的工作具有屬靈價值,進而導致到信徒生活形成屬靈與屬世的分割?[60]其實這屬靈二分之影響比比皆是,甚至連神學生亦難以倖免。許多人認為若一間神學院太著重學術研究的話,其屬靈程度則會下降,其實背後假定了學術與屬靈的徹底對立︰祈禱讀經默想為屬靈,學術研究編寫論文為屬世,兩者之間互不相通,互相對立。[61]

 

(二)    矯枉過正︰投進世界的懷抱

今日的教會群體中,許多漫不經意的「成功神學」被包裝得美輪美奐,充斥市面,強調信徒追求工作上的專業甚至成功乃是理所當然的事情。[62]卻失落了如加爾文所言之信仰真諦,即是在於「放棄」而非在於「擁有」的觀念。[63]很多信徒的表現與其他不信的人沒有分別,甚至淪落為「週日基督徒」,在職場上靈巧像蛇,進到教會仍然一般,靈巧像蛇,滑不溜手,可見教會世俗化之腐蝕的嚴重性。

 

小結

在城市生活的現代人已經被工作迫得身心疲憊,很多時候根本難以獨立思考有關工作對我們本身的意義,而容易隨波逐流。故此,加爾文所提出的「在世而不屬世」的觀念如同當頭棒喝,亦能叫人從心底裡反省今日在職場上的「事奉」態度。[64]


 

全文總結

 

對應著現今「搵食艱難」的日子,在世的信徒在工作時,心底裡難免泛起一股無力感,像是被工作拉扯開去,或是被工作佔據了所有的人生,甚至感受到工作所牽引播弄,身不由己。然而,從清教徒被加爾文的工作觀所影響之方面可以看見︰有正確的心思,才能有正確的意志;有正確的意志,才能有正確的行動。而這樣的行動必然蘊含著巨大的影響力,甚至能改變社會的面貌。早前在香港所發生的SARS事故,絕大部份願意主動面對死亡威脅的英勇醫護人員都是基督徒!當中最為人所熟悉的就是謝婉雯醫生,其自願犧牲的捨己精神,令每個香港人都為之驕傲,身為基督徒的筆者亦感與有榮焉。

 

當信徒省悟到上帝乃榮耀的對象時,才會明白如何作他在世的管家;當信徒理解到上帝的絕對主權時,才會知道要在這世上活出在世而不屬世的生活態度;當信徒學習到基督的三重職事時,才會願意在職場上扮演先知、祭司、君王的角色,將福音傳揚開去。[65]

 


 

參考書目

 

1.          Bouwsma, William J. John Calvin: A Sixteenth Century Portrait, New York: Oxford, 1988.

2.          Calvin, John.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24-10-04 10:10am) download from http://www.ccel.org/c/calvin/institutes/institutes.html

3.          Cottret, Bernard. Calvin: A Biography, Michigan: Ferdmans, 2000.

4.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 (1995) 2, 121-135.

5.          McGrath, Alister E. Historical Theology: 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 Thought, Oxford: Blackwell, 1998.

6.          Noll, Mark A. and Well, David F. Christian Faith & Practice in the Modern World, Michigan: Eerdmans, 1988.

7.          Weber, Max. 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London:Unwin Paperbacks, 1985.

8.          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譯。《基督教要義(上冊)》。香港︰文藝,2001年八版。

9.          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香港︰文藝,2002年七版。

10.      約翰加爾文著,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下冊)》。香港︰文藝,2002年八版。

11.      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台北︰校園,2004年二版。

12.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年。

13.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台北:中福,2002年。

14.      梁家麟著。《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香港︰更新,2002年三版。

15.      麥葛福著,劉良淑、王瑞琦合譯。《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校園,2001年。

16.      斯托得著,劉良淑譯。《當代基督教與社會》,台北︰校園,2003年初版四刷。

17.      希爾著,張國棟、葉妙玲譯。《商界高手──基督徒商業倫理縱橫》。香港︰宣道,2003年。

18.      楊世禮著。《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香港:宣道,2004年。

19.      羅拉納舒著,張國楝譯。《商場聖徒》。香港:基道,1999年。

20.      時代論壇主編。《職場啟奏基督徒的專業路》。香港︰基道,2003年。

21.      Cook E.D.<Vocation聖召>。《當代神學辭典》。楊牧谷編。台北:校園,1997年。

22.      Cook E.D.<Work工作>。《當代神學辭典》。楊牧谷編。台北:校園,1997年。

23.      許志偉著。<加爾文論基督徒的生命與品格(上)>。《今日華人教會》1996年一月,頁28-31。

24.      許志偉著。<加爾文論基督徒的生命與品格(下)>。《今日華人教會》1996年二三月,頁28-31。

25.      蕭壽華著。<入世的聖潔群體>。《宣道牧函》第15期,19992月。

26.      曾立華著。<信徒皆有祭司職份>。《宣道牧函》第29期,20029月。

27.      郭鴻標著。<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宣道牧函》第37期,2004年6月。

28.      宣訊編輯室。<決戰星期一︰我們都是職場宣教士>。《宣訊》第36期,2002年12月。

29.      威廉艾恩著,趙心瑜譯。<加爾文的經濟神學思想──職業無分聖俗>(21-10-04 10:40am)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theology/calvin_on_career.html

30.      蔡少琪著。<加爾文及基督教要義一些主要參考書目>(1-12-048:23am),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 com/Method1/johncalvin.htm

31.      <聖經對工作的觀點>(21-10-04 10:20am),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 theology/biblical_view_of_work.html

32.      <教會憲章>(21-10-04 10:40am),下載自http://www.vaticanradio.org/cinesebig5 /pont-acta/concilio/chiesa/lg04.html

 

 



[1] 近年這類的中文作品不斷推出市場,如汗牛充棟。如羅拉納舒著,張國楝譯︰《商場聖徒》。(香港:基道,1999);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香港:宣道,2004)希爾著,張國棟、葉妙玲譯︰《商界高手──基督徒商業倫理縱橫》,(香港︰宣道,2003)等等。

[2] 如時代論壇主編︰《職場啟奏基督徒的專業路》,(香港︰基道,2003)。甚至是宣道會香港區聯會亦曾於2002年出版一免費取閱的見證集《我在這裡見證你》,內容亦以弟兄姊妹如何在職場上持守著基督徒的精神處事待人,作好見證。

[3] 單以香港的宣道會聯會而言,在其出版的《宣訊》及《宣道牧函》來查看近五年來有關工作神學的討論,可算是熱門討論題目之一。參蕭壽華著︰<入世的聖潔群體>。《宣道牧函》第15期,19992月;蕭壽華著︰<在工作崗位中作聖徒>。《宣道牧函》第24期,200011月;曾立華著︰<信徒皆有祭司職份>。《宣道牧函》第29期,20029月;郭鴻標著︰<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宣道牧函》第37期,20046月;宣訊編輯室︰<決戰星期一︰我們都是職場宣教士>。《宣訊》第36期,200212月。

[4] 對馬丁路德而言,宗教改革乃是基於一樁偶發的事件而發生的歷史事件,故並未對其本身之神有著系統性的建構。比他年輕二十六歲的加爾文則通盤地思考建立一套理路周密、首尾通貫的更正教神學。參梁家麟著︰《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香港︰更新,2002),頁210

[5] Mark A. Noll, David F. Well, Christian Faith & Practice in the Modern World, (Michigan: Eerdmans, 1988), p201.

[6] 聖經不像其他古代的宗教作品,認為創造的工作不合乎至高者的身分,聖經卻不以神是一位工作者為可恥。上帝用材料作工,正像陶匠用泥作器皿(45:9)。胚胎在母腹中成長的複雜過程,以及廣大穹蒼的鋪張都顯示祂高度的技巧(139:13-1619:1)。事實上,所有受造之物,都見證著神的智慧和技巧(104:24)。參<聖經對工作的觀點>(21-10-04 10:20am),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theology/biblical_view_of_ work.html

[7] 其特性主要有二︰首先,人是按神的形像造成(創一26),可以參與神較廣義的創世計畫,他們的使命就是利用神賜給他們的恩賜,去看守和管理神所造的萬物。第二,因著人的墮落(Fall),工作便必定會使人勞累;人反叛神而招致的咒詛(創三17),是叫人必須「汗流滿面,才得餬口」(創三19)。這就是舊約有關工作的兩個主題。參Cook E.D.<Work工作>,《當代神學辭典》,(台北:校園,1997年)。

[8] 楊世禮:《為誰辛苦為誰忙基督徒工作觀的探討》,頁9

[9] 從加爾文對此節聖經的重視及釋經,可以觀察到加爾文常常重覆一個論點,就是神創造人類原是為了工作。參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 (1995) 2, p121-2.

[10] Alister E. McGrath, Historical Theology: 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 Thought, (Oxford: Blackwell, 1998), p165.

[11]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台北:中福,2002),71

[12] <約翰加爾文與瑞士法語邦的改教運動>(3-12-04 4:20pm),下載自http://www.cftfc.com/churchhistory/ Big5/history/08.htm

[13] 被稱為約翰加爾文的人生污點是,加爾文下令將另一西班牙的激烈宗教改革者塞爾維特(Michael Servetus)予以極刑。參<約翰加爾文與瑞士法語邦的改教運動>(3-12-04 4:20pm),下載自http://www.cftfc.com/ churchhistory/Big5 /history/08.htm

[14] 參任志成著︰<中世紀宗教改革與加爾文獨裁>(3-12-04 4:20pm),下載自http://www.housebook.com.cn/ 2k09/8.htm

[15] 有關加爾文的研究多不勝數,本文許多的材料均來自以下的網址。蔡少琪著︰<加爾文及基督教要義一些主要參考書目>(1-12-048:23am),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 com/Method1/johncalvin.htm

[16] 蔡少琪︰<加爾文神學院--改革宗的耶路撒冷>。原文載於《時代論壇 》,(2000828)。參<加爾文神學院--改革宗的耶路撒冷>(30-11-044:00pm),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Kiven%20Folder/ calvincollege.htm

[17] 蔡少琪︰<加爾文及基督教要義一些主要參考書目>(1-12-048:23am),下載自http://www. chinesetheology. com/Method1/johncalvin.htm

[18] 這可追溯至公元第二世紀活躍於基督教內部諾斯底主義之思想,諾斯底主義的基本信念是︰「這個宇宙無可救藥,人應該拒絕它。」參奧爾森著,吳瑞誠、徐成德譯︰《神學的故事》,(台灣︰校園,2002),頁42-43。亦可見得這是與柏拉圖主義的二元論之「賤物質﹙包括肉體﹚,重靈魂」的世界觀很有關係,參梁家麟:《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頁135。

[19] 在修道主義萌芽的階段,不少人願意捨棄世界、進入苦修生活,他們均是以單純的心,按聖經的教導開始。其中一位表表者就是沙漠之父安東尼﹙AntonyAD251-356﹚。他某次於教會中,聽到講員談及馬太福音中:「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太1921﹚」,該段經文深深感動了他,於是他立刻賣掉一切財產,到鄰邊的村莊,追隨一位終生專心祈禱的長者,過著隱修士般的生活。漸漸地,他完全離開了人群,往沙漠而去。Dr. James Houston著:<教會歷代屬靈神學傳統﹙二﹚:沙漠之父的修道生活>,頁23。

[20] 參吳新豪著︰《天主教禮發展史》,(香港︰香港教區禮儀委員會及香港公教真理學會,1994),頁21-22

[21] 這成為日後更正教的一個重心教義。馬丁路德認為人人都是祭司,只視乎我們的內心是否以信心來回應神的召命。神的旨意就是我們的召命,祂在各人身上有祂的作為和背後的安排,並且安放人在不同的崗位上事奉祂。Max Weber, 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London:Unwin Paperbacks, 1985), p80.

[22]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頁78

[23] Max Weber, 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p59.

[24] 楊慶球︰《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頁83

[25]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35.

[26] 雖然「呼召」或「召命」(calling)的觀點,是由馬丁路德首先提出,但加爾文卻有更強烈的看法,加爾文認為信徒的召命就是要在一生中每一個行動都要加以把握,將召命實踐在生活之中。參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台北︰校園,2004),頁265

[27] 威廉.艾恩(William C.Innes)著,趙心瑜譯︰<加爾文的經濟神學思想──職業無分聖俗>(25-10-0410:23pm),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theology/calvin_on_career.html

[28]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24.

[29]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24-128.

[30] 參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頁184

[31] 參梁家麟著︰《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頁176。後期的路德宗神學家Johann Arndt亦吸收了半修道精神來發展敬虔主義的新靈修精神。參Richard Woods, Christian Spirituality, (Texas: Christian Classics, 2d ed., 1996), 302.

[32] 參麥葛福著,劉良淑、王瑞琦合譯︰《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校園,2001),頁280-281

[33] 參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頁186

[34] 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香港︰文藝,2002),頁189

[35] “All shepherds and field laborers, all mechanics and other similar people should regard their state as holy, and feel that it does not obstruct them at all with respect to Christian perfection.” Bernard Cottret, Calvin: A Biography, (Michigan: Ferdmans, 2000), p276.筆者在此的中文翻譯較著重其意譯。

[36] 參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頁185

[37] William J. Bouwsma, John Calvin: A Sixteenth Century Portrait, (New York: Oxford, 1988), p198-199.這觀點之影響力至今未止,現代的神學家塞爾茲(Dorothy Sayers)認為︰「工作的要義,並非為人必須工作才能生活,乃是人活著就是要工作。」轉引自斯托得著,劉良淑譯︰《當代基督教與社會》,(台北︰校園︰2003),頁259。原引自塞爾茲所寫Creed or Chaos?出處為Ted W. EngstromAlec Mackenzie 所著Managing Your Time, (Michigan: Zondervan, 1967), p21-23

[38] 威廉.艾恩(William C.Innes)著,趙心瑜譯︰<加爾文的經濟神學思想──職業無分聖俗>(25-10-0410:23pm),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theology/calvin_on_career.html

[39] William J. Bouwsma, John Calvin: A Sixteenth Century Portrait, p199-200.

[40] 「雙重預定論」內容是神在創世以先已經預定了得救的人,相反地,也預定另一批人並不會得救。日後的加爾文主義將加爾文的預定論濃縮五大點︰()人的全然敗壞;()上帝無條件的揀選;()有限度的救贖;()不可拒絕的恩惠;()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參梁家麟著︰《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頁241-242

[41] 加爾文在早年相信神既然已經揀選每個人作最好的職業,故此不允許他所執政的日內瓦之居民轉變工作。然而,由於1560年代經濟大蕭條,以致他被逼屈服,准許他人改變其職業。參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33.

[42]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30.

[43] 參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頁19-25

[44] 參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頁20

[45] 參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頁22

[46] 參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頁25

[47] Ian Hart在他的文章中一開始就以克己作整個加爾文工作觀的中心思想,並對《基督教要義》的卷三第七章作出詳細精闢的分析。參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21.

[48] 加爾文認為基督徒的生命就是克己、背負十架、默想來世生命。參許志偉著︰<加爾文論基督徒的生命與品格(上)>。《今日華人教會》,(1996年一月),頁30-31。

[49] 加爾文指出人生中一切事都應該是為著榮耀神而作。因著每個人都有不同恩賜,並不能自給自足,所以工作與社會是不可分開的,而神的心意是人們彼此服事配搭。參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頁157-159

[50] 參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頁158

[51]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23.

[52] 參約翰加爾文著,徐慶譽、謝秉德譯︰《基督教要義(中冊)》,頁158

[53] Max Weber, 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London:Unwin Paperbacks, 1985).

[54] 參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頁144

[55] 參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頁12

[56] 參梁家麟著︰《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頁176

[57]<聖經對工作的觀點>(21-10-04 10:20am)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theology /biblical_view_of_work.html。另參Alister E. McGrath, Modern Christian Thought,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ers, 1993), p66.

[58]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2. John Calvin(1509-1564)”, p133.

[59] Bernard Cottret, Calvin: A Biography, p276.

[60] 參郭鴻標著︰<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頁2

[61] 筆者並不鼓吹反智思想,只是指出「屬靈」一詞其實極難定義,若基督徒真以「在世而不屬世」的觀念生活的話,就會明白屬靈屬世之區分,端在於其出發點而已,若其出發點是全然為主的話,不論其所作之事是否屬靈,其結果也是屬靈;反之亦然。

[62] 諸如傳福音時全以正面描述基督教信仰,而沒有說明信仰所要付出的代價,彷彿只要信了耶穌就能解決人生的所有事情似的;此外,不少以「信心」、「成功」等為名的屬靈書籍充斥坊間,好像只要信耶穌信得真確的話,神就必然賜福,人生就必然亨通似的。

[63] 現代人的通病是熱衷於擁有一切,現代的社會流傳著一套無稽誇大之詞,標榜「愈多愈好」,鼓吹「囤積愈多,生活愈好」,導致信徒在不知不覺中接納這種觀念。參傅士德著,周天和譯︰《簡樸生活真諦》,(香港︰學生福音團契,1998),頁7

[64] 清教徒神學家約翰•奧雲(John Owen)提醒我們,切勿過份投入工作而忽視祈禱和敬拜,但亦同樣教訓人工作乃一種服侍。參敦鴻標著:<造個蒙福工人()>,(2-12-04,11:00pm),下載自http://gcf.org.hk

[65] 參郭鴻標著︰<職場召命與教會觀念>,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