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程序:傳統與現代

黃宇明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1.       宗派比例的分析

筆者從班內收集了共四十份的程序表,以下是這些程序表所屬宗派的分佈表:

宗派

數量

宣道會

13

播道會

5

生命堂

3

中華基督教會

3

衛理/公理會

3

浸信會

3

崇真會

2

禮賢會

1

平安堂

1

中國佈道會

1

基督徒會堂

1

靈糧堂

1

東方基督教會

1

錫安傳道會

1

真理基督教會

1

總數

40

 

從以上分佈表中,同學們主要在主流大宗派中進行實習,而在宣道會實習佔的比例最高。這結果當然與建道神學院是屬宣道會有關。若要更仔細去研究各宗派會多用怎樣的模式,相信要每間教會按著使用的詩集、儀文、程序,作逐一的對比,相信篇幅必定超越此功課的要求。初步觀察,大多數的宣道會都有使用《使徒信經》作認信的環節;其他宗派可能因為對信經的立場,並不是完全認同而沒有使用。


2.       傳統詩集的使用

從今天的教會崇拜中,我們可以綜覽到甚麼結論呢?筆者除了從宗派角度獲取數據外,也嘗試從詩集的使用量向道,來理解今日是否大多數教會已採用現代詩歌來敬拜。結果如下:

 

 

使用量

比率

宣道/生命/青聖

14

34%

其他

11

27%

恩頌聖詩

5

13%

頌主聖歌/新歌

4

10%

普天頌讚

3

8%

崇真

2

5%

世紀頌讚

1

3%

總計

40

100%

 

筆者從程序表抽出有提及使用傳統聖詩集的資料作統計,在40份程序表中,只有11份沒有提及使用傳統詩集的,比例佔27%;即是說,現時大概有超過七成的教會,仍然保持使用原用的詩集。至於現代詩歌的使用,除了那兩成多的教會完全使用外,還有部份有使用傳統詩集的教會有加插一些新詩互補。筆者粗略估計約有四成的教會,有使用現代詩歌在崇拜中。特別一提的,宣道會的詩集在宣道會以外,也有不少教會使用它們,可見它們的時代感和認受性相當高。

 


3.       儀文頌歌的使用

從儀文和頌歌的使用中,我們可從中見到教會對某些神學理念是否重視。以下是40份程序表中有使用以下提及的儀文、頌歌的數據:

 

 

使用量

始禮歌(例:主在聖殿中)

16

十誡

1

認信(例:使徒信經)

10

主禱文

8

三一頌/榮耀頌

17

阿門頌

14

 

從數據可見,開始和終結之儀文、頌歌的使用率是明顯比較高的。從中,筆者認為這樣的比例表明教會崇拜相當功能化,有點類似上課、下課時搞鐘一般。當然,始禮歌有提醒會眾肅然起敬的作用,筆者認為都很重要;但是,發現其實中間宣告十誡(神的公義標準)和認信(神的慈愛恩典),此兩項是表白堂會對神之認知的重要環節,卻似乎沒有清晰表白出來。雖然筆者傾向贊成加插現代詩歌於敬拜中(揉合敬拜),但卻有時也感到會眾可能因沒有清晰的認信時間,而對自己所把持信仰一知半解。若然沒有清晰寫下的環節,功夫就必須由帶領敬拜者去負起,而且堂會應該要有清晰的指引給敬拜者,以免敬拜者所帶領會眾認信的,卻不是堂會整體所相信、所共識的。

《使徒信經》的使用主要是在宣道會中,筆者未能明白其他宗派為何不使用它,卻又沒有用其他方式去作出認信(有些有用啟應經文,但屬少數)。有些教會更用了《主禱文》來認信,筆者就更不明白,主禱文不是禱文嗎?筆者認為認信是會眾表白他們對所信之神的認知,不一定是《使徒信經》,可以是聖經中有關於對神認識的經文,例如:「耶和華啊,我曾向你哀求。我說,你是我的避難所;在活人之地,你是我的福分。」(詩142:5)使用《主禱文》作認信,筆者覺得有點牽強。

4.       總結

筆者在此初探中,認識到很多教會仍然保持原用的傳統詩歌(當然有小量的改動),而不是牧師所說課堂中同學們參於之教會的八成以上,已是自由敬拜的教會。可見華人教會仍然傾向以和諧不爭議,作為教會同心的基礎。不過,明顯同學們骨子裡,卻流露著新一代的血派,而我們的下一代已完全不像我們仍有這包容的心。要平衡兩者的拉力,作為這一代的傳道人,真不容易。在嘗試更新教會敬拜的路上,筆者發現所潛在「沒有認信」的一代,在未來信仰的路上,實有可能失卻堅持相信的危機。因此,裝備敬拜者的屬靈生命和信仰基礎是刻不容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