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運動思潮》的回應

 

黃宇明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1.       引言

 

中世紀末,經歷了多年十字軍東征和英法百年戰爭之洗禮,歐洲整個社會的宗教氣氛都越趨敗落,加上瘟疫擴散,還有文藝復興與人文主義的興起,這一切都給人民帶來了非常複雜的情緒起伏、思潮衝擊。從前以為可帶來希望的基督宗教,大家開始發現那些宗教領袖也不過是為求一己私利,而成了剝削和恐赫信眾的魔鬼、暴君。資訊的不流通,帶來某專利機構在知識發放上的攏斷,以至人民被蒙閉。在此時,由經院哲學演變出來的大學,在文藝復興與人文主義的潮流下,為歐洲帶來了一點的曙光——宗教改革。

在這個複雜的時期,一般的歷史研究,可能都輕描淡寫地略過當中的因由,以至在進深的研究上遇上很多的障礙。就如麥格夫在《宗教改革運動思潮》中所提:「有很多人並不滿足於膚淺地探求宗教改革運動,而是想認真處理;只是因著在了解這運動背後的觀念上遇到不能解決的困難,他們進深的研究受到了妨礙。」[1]所以,麥格夫就決意寫了《宗教改革運動思潮》一書來作補充。因他在牛津大學教授時,明白到他的學生之需要,所以此書基本的寫作方向,都以闡釋當時背景變化之影響及新興意識形態之形成為目標,用以輔助學生進深一步明白當時之背景。

既然是輔助類別的書,麥氏也集中處理三點:「介紹、闡釋、處境化地了解」。[2]本書不是要詳述當時宗教改革的「來龍去脈」,而是要解構當時影響宗教改革的觀念與處境。筆者認為麥氏在這本書上的目的,基本上是達得到的。麥氏雖集中在主流改革運動的觀念上,但所帶出的範疇也相當廣泛和平衡。讀者不會感到麥氏有「重此輕彼」的感覺,作為教學的用途,此書算是一本好書。因應麥氏強調此書是以上述三點來分析宗教改革運動的背景,筆者也會嘗試就著此三點去評價書中每一部份的內容。

 


2.       第一章—引言

 

2.1.        觀念的介紹與闡釋

作為此書的引言,作者帶出多種不同概念及其簡略的解釋是應當的,以便在以後加以深入探討。麥氏在此章中為將要闡釋的資料作了一幅簡略的地圖。麥氏起首就指出孕育改革運動的觀念是相當重要,而且是經常被忽視的;所以,他將要仔細地描述改革時期的觀念,以至能讓讀者更有效地掌握改革路向的原由。

麥氏當然先由「宗教改革運動」的觀念開始作出解釋,指出當時的「教會不論在制度上、實施上與觀念上,均需要激烈而徹底的檢修。」[3]於文藝復興時期,不斷有哲學家提出教會聖職人員的敗德和基督教信仰的獨特觀念已偏離。所以,在「人文主義」的號召下,帶出了要「回到本源(ad fontes)」的觀念。在宗教改革家的角度看,是要「回到教會的黃金時代」,就是要回到使徒、教父的年代和聖經的文本中,「重拾其新穎、純正與生命力。」[4]雖然有不小的人都帶著這些觀念進入十六世紀,但是個人的觀念往往與別人有分別,而改革的領袖在人文主義的自由解經風氣下,當然有不同的觀念和路向,以至產生了路德宗、改革宗教會、「極端改革運動」和「天主教改革運動」的四組觀念與路向。[5]麥氏隨即也為這些觀念加以簡略解釋,表明他要闡明這些觀念的決心。

2.2.        背景的處境化了解

至於當時的處境有甚麼特點呢?在路德和慈運理以前,其實不是沒有其他改革家的,但他們都沒有成功。當然,他們也是導致十六世紀改革的背景,但是麥氏由人物介紹一轉就提出科技的發展是帶來改革可急速被推動的輪子。從前資訊的不流通,以至學術、知識未能廣泛傳閱與交流,思想、哲學如是,聖經也如是。筆者是「網民」,對此深感興奮,因為福音、真理應以世上最新的科技來傳遞的,可是傳統教會經常忽視這門路。

在帶出科技進步的同時,麥氏也指出教外(政治)與教內(教會)也正進入非常不穩定的時期。此時,改革領袖的思想,便有機會在各地方政府和教會內被取用。因著當時的改革運動是以城市為基地,所以亦因當地改革領袖的觀念,而令改革教會有著地方性的特色。

不過,改革的呼聲已太大,改革領袖的觀念雖不同,但改革的運動卻不能停止或作出長時期的接軌討論。


3.       第二章—中世紀晚期宗教

 

3.1.        觀念的介紹與闡釋

此章的編幅較短,而且比較傾向帶出中世期晚期的社會狀況和導致日後宗教改革的種種危機,所以在觀念的介紹與闡釋方面的編幅是較小的。總的,麥氏也帶出了當時人民有「反教皇主義(antipapalism)」與「反教權主義(anticlerical)」的觀念。[6]麥氏解釋到這些觀念的原因來自以下三方面的不平衡:

1      民間對宗教興趣的增長相對聖職人員沒有屬靈的更新

2      教義學派的興起而帶來「正統與非正統之間的界線…模糊不清」[7]

3      神學觀的發展帶來對大公教會解釋教義之權威的質疑[8]

總括來說,當代的宗教觀念太雜亂,而信眾對中央亦已失去信心,所以引來一次真真正正的大改革。

3.2.        背景的處境化了解

至於處境方面,麥氏似乎假設了讀者已從其他資源中找到詳盡的描述,所以在此只點出一些重點人物和事件以作支持。作為書中內文的背景資料,此安排尚算恰當。反正,麥氏也盼望集中討論當代觀念是怎樣影響宗教改革的。

 


4.       第三章—人文主義與宗教改革運動

 

4.1.        觀念的介紹與闡釋

此章正式地開始了麥氏所指觀念的介紹與闡釋。事實上,「人文主義」確實帶給歐洲人民很多的貢獻,但麥氏指出「『人文主義』(Humanism)帶有十分強烈的世俗主義,甚至無神主義的含意。」[9]從英文字面意義來說,這似乎確實有點高舉人類智慧的傾向。或許,筆者對「人文主義」不太熟識,中文的翻譯卻表明了當代人民想處理的,是從十字軍東征後所帶回西歐的各樣文物和典籍,目的都只有一個—「復興」。所以,麥氏先解釋甚麼是「文藝復興」,這復興的觀念在當時的人民心中已非常濃烈。無論是對宗教、正治、文學、藝術、知識等方面,人民都有興趣。因著這些興趣,「人文主義」的觀念便出現:「首先,人文主義被視為強調古典學術與語言的運動;其次,人文主義是文藝復興的新哲學。」[10]

從文中,麥氏帶出的無論是解釋或是他引用克里特拉對人文主義的觀點,筆者感覺到人文主義不是那麼反宗教的,而是對文學修辭的欣賞和追索。「回到本源」的觀念卻是深深刻在筆者的腦海中,表明若不是當代基督徒也隨著人文主義的潮流去尋根問底,就不會有「打開了又新、又刺激及充滿挑戰的可能性。」[11]反觀今日傳統的香港教會,反科技、反新知的態度,卻往往叫教會的發展停滯不前;今日的香港教會,實在也需要這條「救生索」。[12]

麥氏繼續分析所指的人文主義是指從北歐的而不是意大利的。筆者就此感到有點困難,因為筆者分不出甚麼是北歐的,甚麼是意大利的。或許,麥氏也假設了讀者已經知道當中的詳情了。不過,麥氏所集中處理的觀念,都足夠讓讀者去了解以後改革者觀念的由來。

4.2.        背景的處境化了解

至於處境方面,麥氏刻劃了當時人民對復興和古典學術的索求,所以帶來人民對語言、古籍、國族演變的興趣。因此,多種文本考究的工作就此展開。伊拉斯姆就是其中開始此工作的人,筆者從文中看出他最大的貢獻是編輯了一部較可靠的希臘文聖經和奧古斯丁著作集。順著當代「回到本源」之風,路德和慈運理當然在這處境中也必然受惠。不過麥氏也指出因著兩人於兩地的處境與觀念不同,所以在宗教改革的看法上也有不同的路向。麥氏在寫兩者的不同時,筆者覺得評論也算平衡、公允,不會使讀者有所偏好而讓研究失去平衡。


5.       第四章—經院哲學與宗教改革運動

 

5.1.        觀念的介紹與闡釋

麥氏在本章的起首給讀者對「經院哲學」的印象,好像是一些會令人「轉牛角尖」的無聊爭論。不過,麥氏也帶出經院哲學也有對宗教改革的正面影響。他首先定義經院哲學為:「藉著訴於哲學來示明基督教神學的內在理性,並且透過仔細審查其不同成分的相互關係來明示此神學的完整和諧。」[13]事實上,經院哲學對當時大學的影響是相當大的。早期的大學都以經院哲學作為學術的辯證原則,但這種憑空論證的方法,逐漸被人文主義的實物研究所取代而式微。不過,麥氏指出「馬丁路德的神學發展依然是對經院派神學的反應。」[14]筆者對這個評價有點保留,每個人在不同時代的觀念,不會單從某一向道而形成,特別是位於當時德國的大學教授,在開放的討論平台上,必定有多角度的探討。而「經院哲學」與「人文主義」都是當時思辯研究的通用方法。而麥氏提出路德所受奧古斯丁的影響除了帶來經院哲學的再思,也是人文主義的禮物。

在帶出「經院哲學」的觀念之同時,麥氏也指出當時非常流行討論的兩個議題:「實名論」、「唯名論」。這兩個議題,到今日還是爭辯不清,難以界定。無論如何,這些觀念也是當代神學家的煩腦問題,而唯名論「此種對稱義的『契約式』理解便成為了馬丁路德神學突破的背景」。[15]所以,筆者有理由相信當代改革領袖也與今日神學研究一樣,都就著所有已知的資料而作出整合,而不是依從單一的知識;不然,就沒有突破了。

5.2.        背景的處境化了解

至於處境的方面,麥氏提到「人文主義的思想亦見稱於受許多修會成員所接納。」[16]相反,經院哲學「對社會的影響受到很大的限制」。[17]故此,麥氏似乎表示因路德是大學的教授,而慈運理則是普通教區的教士,所以路德經院哲學的思想如此廣泛流傳,確實是人文主義流動性的結果;對於日後歐洲的思想交流,也起了重大的幫助。

 


6.       第五章—恩典教義

 

6.1.        觀念的介紹與闡釋

救恩的觀念是一個當代非常困惑的問題。在多場戰爭之後,人民帶著很多罪咎回到家鄉。補贖的觀念與贖罪卷的出現,帶來人民靈性進一步的下滑。人民無法明白真正得著救恩的門路。路德和一班改革先峰也同樣在學術和個人靈命上,需要急切處理此問題。受著人文主義的影響,當代的神學家有能力翻查古籍,「回到本源」處去探究。因著伊拉斯姆的的工作,路德得以重新了解真正「恩典」的意義。在此章中,麥氏似乎開始將重點放在路德的發現上,而慈運理在瑞士的研究結果則相對比較小,可能也與人文主義的流動性有關。不過,瑞士的宗教改革,最光輝的年代是在加爾文時期,麥氏用大編幅闡釋路德的思想,確實是合理的。筆者也相信路德的思想也流傳至加爾文,雖然兩者改革進路不同。

當時,路德對「上帝的義」的理解,不是一個好消息來的。作為教授,他無法解釋信仰對罪有何出路。及後,他發現了改變他對人生看法的鑰匙:「我〔路德〕開始明白『上帝的義』就是義人藉此靠著上帝的賜予(信心)而存活的基礎」。[18]這發現叫他為明白「上帝的義」就是「上帝賜給罪人的義」。[19]這也滿足了奧古斯丁對恩典的定意,就是「對人類不配得與不當得的恩惠」。[20]最終,引來他在一五一七年十一月張貼了《九十五條》的事件;起初,這只是學術上的小事,但藉印刷術的方便,這《九十五條》被廣泛流傳和加以討論,並成為各地宗教改革的思想基礎。所以,一個小小的觀念改變,若是神所容許,可變成一個改革運動的巨輪。

至於慈運理對救恩的觀念卻有點不同,對改革的進路也有點不同。路德覺得改革要從教義起首,而慈運理則認為應從道德起首。筆者傾向路德的觀念,不是信徒不需在道德上更新,而是先「因信稱義」,道德的更新應是自然的結果。在不同的進路下,瑞士的加爾文也就著奧古斯丁文集的亮光,引出了「預定論」。因筆者未能對此掌握得好,故不在此評論。

6.2.        背景的處境化了解

至於處境方面,路德與慈運理所面對的處境之不同,可能都帶來此分別。路德看到的是贖罪卷的問題,而慈運理則看到瘟疫的問題。所以,在處理「恩典」一題上,也有分別。


7.       第六章—回到聖經去

 

7.1.        觀念的介紹與闡釋

人文主義的口號:「回到本源」,宗教改革的口號,就是「惟獨聖經」。「傳統」在當時的教會裡,已非常複雜。經過多年修院的改革,似乎還未達到理想的目標。傳統未必一定是不好的,但若然發現所實踐的已偏離應有路線,就應作出修改。人文主義帶來信眾有兩個期望,就是:1人人可各自閱讀聖經、2人人可從文本中得亮光。正因這觀念的流行,有能力支付書價的,就能閱讀聖經;同時,能閱讀拉丁文、希臘文和希伯來文的,更可以閱讀古藉、原文等。[21]最終,暴露了《武加大譯本》的重大錯漏,以至教皇所擁聖經的詮釋權受到質疑。為要分辯教義的真偽,追索文本和早期教父的詮釋是必然的事。

麥氏引出了當時就「惟獨聖經」的議題,出現了三種路線的人:無傳統(極端宗教改革運動)、甲傳統(主流宗教改革運動)、乙傳統(天特會議)。[22]麥氏指出主流改革家不是要否定傳統,「天主教徒強調歷史延續性的重要性,改革家卻同樣強調教義延續性的重要性」,[23]「只要此種傳統的解釋是要有所合理的支持。」[24]當然,對極端改革家來說,他們的觀念就不同了。直至今日,基督教會仍有此三類觀念的群體。

7.2.        背景的處境化了解

有了回到聖經的目標,再加上對當時權威的質疑,帶來了多樣教義與社會倫理有重新修定的需要。結果,出版了路德的《教義小問答》和後期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不過,正如麥氏說:「『惟獨聖經』的口號結果變成了一些與原來可能期望頗為不同的意思,剩下只有極端改革運動單獨地仿照宗教改革運動在此點上的流行形象。」[25]筆者也感慨嘆改革運動是否真的能持續,而且能在教育和研究上,為上一代接棒呢?我們真的要反思。


8.       第七章—教會與聖禮的教義

 

8.1.        觀念的介紹與闡釋

由此章開始,麥氏開始探討改革家在改革的大前題下,兩個應用的範疇:教義與政治。雖然在同一大前題下,但是路德與慈運理在詮釋聖經的教導中,卻未能獲得共識。觀念之不同,帶來了兩者對教會聖禮之看法的分歧。就聖餐為例,雖然兩者都不能接受「變質說」的觀念,但對餅的理解上卻有所分別。在嬰兒洗禮的理解上,兩者也找不到共識。筆者對麥氏所點出兩者的不同之處,只能表示理解;麥氏雖點出這些觀念怎樣影響教義的釐定,但若要理解當中的細節,就可能要多一點研究了。

8.2.        背景的處境化了解

總觀來看,個人的背景似乎也影響改革家對聖經的詮釋,就如慈運理因著是隨軍牧師的體驗,就帶來他認為聖禮是作為誓言或誓約的觀念。[26]

 


9.       第八章—宗教改革的政治理想

 

9.1.        觀念的介紹與闡釋

在本書的最後一章中,麥氏提出改革家在政治上的看法。他分別帶出路德、慈運理、布塞珥與加爾文的政治觀。路德「兩個國度」的政治觀,似乎帶來日後德國教會對強權政府採取容忍的態度,其中明顯的例子就是希特拉。[27]而慈運理則傾向共和(res publica)政體,相信可以選舉的方法,保證選出善良的或除去不理想的統治者。[28]至於布塞珥和加爾文,他們認為地方的政治有賴地方官團(magistracy)與牧師團(ministry)互相協調,才能穩定的,但此概念在實踐上是何等不圓滿的。[29]

9.2.        背景的處境化了解

其實,德國與瑞士的政治氣候根本是不一樣的,再加上路德是個學者,不是政治思想家。因為改革運動的推動,引來了這些不同的事儀都嘗試在神學的平台上求得答案,有時是相當困難的。在處境不同下,神學的應用也自然不同,筆者認為最重要的是不要「一成不變」!或許「改革」不是最合適的用詞,教會對各方面的動察力是相當重要的,以能隨時因應不同處境,作出合聖經原則的應變。


10. 總結

 

作為總結,改革家的努力是我們欣賞的。但是改革家不是神,不能為後世作出高瞻遠足的改革。筆者曾聽過一句說話:「教會的改革是不斷發生的」。一間教會若沒有致力改革更、新的動力,那間教會就已經是死了一樣的。時代不斷變遷,科技一日千里,若然信徒的思維仍然是千年不變的,教會難免滅亡,福音難免蒙閉,信徒難以更新。在《宗教改革運動思潮》一書中,所帶出的處境,今日可有教會同樣重複發生這些事情,可能事件不同,但我們應警醒,用各樣的智慧警戒、勸免信徒,不要落入這些陷井中。

 


11. 參考書目

麥格夫著、陳佐人譯。《宗教改革運動思潮》。初版。香港:基道書樓,1991

 



[1] 麥格夫著、陳佐人譯:《宗教改革運動思潮》初版(香港:基道書樓,1991),v-vi

[2] 同上,xi

[3] 同上,2

[4] 同上,4

[5] 同上,6

[6] 同上,18

[7] 同上,23

[8] 同上,25

[9] 同上,28

[10] 同上,30

[11] 同上,33

[12] 同上。

[13] 同上,52

[14] 同上,53

[15] 同上,60

[16] 同上,64

[17] 同上。

[18] 同上,76

[19] 同上。

[20] 同上,67

[21] 同上,115

[22] 同上,110

[23] 同上,109

[24] 同上,110

[25] 同上,118

[26] 同上,127

[27] 同上,150

[28] 同上,153-4

[29] 同上,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