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恩典:啟示論

黃宇明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一、引言                                                                   

神自從創造以來,從未停止過向人揭示祂自己。我們今日能夠認識神,全是因為祂用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時間向人揭露祂一切的作為和祂創造世人的心意—「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要愛人如己。」[1]神的啟示是祂的作為之一項,因為祂是超越現存之宇宙萬物的,所以人(創造物之一)靠自己是不能認識神的,只有神主動向人啟示自己,人才能認識神。這樣,由上而下的向人揭露其獨有的特性、無限的知識、永恆的計劃和偉大的救恩,就叫人無法推諉神那樂施恩典的性情。因祂的創造,我們得到知識;因祂的靈氣,我們得知有神;因祂的良知,我們得知有罪;因祂的自限,我們得著啟示;因祂的自釋,我們得明真理;因祂的恩典,我們得認識神。論及啟示,恩典是一位無限的「神〔施恩者〕透過人能認識祂並與祂相交的方式,向人〔蒙恩者〕彰顯祂自己」[2]。本文盼望藉著探討神的啟示,從認識神怎樣用多角度向人巨體揭示祂自己,以至明白神啟示之恩的重大秘密。

神的啟示主要分為「一般啟示」(或作「自然啟示」、「普通啟示」、等)和「特殊啟示」(或作「特別啟示」):

1.          一般啟示——是神在所有的時代和所有的地方,向所有人所傳遞有關自己的信息;

2.          特殊啟示——則為神在特殊的時代,給特殊的人有關祂自己的特殊信息和顯現,這些顯現與信息如今只能藉由參考若干聖典著作而獲得。[3]

 


二、一般啟示

神是樂施恩典的神,祂從來沒有隱藏而不向人揭示自己的,而祂的揭示是普世性的。「自然啟示」就是指祂向普世所揭示自己的明證。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堙A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4]

 

神在整個創造當中,早已加入了人能明白認識神的原素。而且,神沒有偏私地將這能力賜予給所有祂所創造的人。藉著神給人一個有規律、有條理的宇宙,我們可發現神精密創造的足跡和博大精深的知識;並且,從祂所給予人神性的意識中,我們可發現人那不能完全的自律和喝望發現上帝的心。在聖經神學中,前者是所謂「中介性(mediate)」的啟示,後者則謂「立即性(immediate)」的啟示[5]

A、                    中介性的啟示

「中介性的一般啟示,是指透過某些媒介傳達啟示。」[6]這個媒介就是整個宇宙。詩篇的作者曾表達宇宙彰顯出神創造的奇偉,說:「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7]今天,以人的智慧可發現潛藏宇宙中的知識,實在淵深莫測,人類雖在科技上不斷進步,但仍未能完全明白宇宙的奧秘。但是,可幸的是神將發現知識的腦袋賜予人類(而不是其他生物),以至人有這查根問底的渴望,最終必能找到神。保羅也從時令中看到神的恩典,說:「他在從前的世代,任憑萬國各行其道,然而為自己未嘗不顯出證據來;就如常施恩惠,從天降雨,賞賜豐年,叫你們飲食飽足,滿心喜樂。」[8]神一直以時令的秩序護理著這世界,以至有五穀、牲畜可按時供給人享用。雖然人相對這宇宙來說是很微小,但神就是這樣看顧著人。詩篇的作者又說:「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9]人也知這些天然時序不是人可以憑自己的能力可以改動的,更知道掌管這一切的必在這宇宙以外。再說,從動物(包括人類)的結構,及至人類的智能才幹中,人也必然讚嘆著那微妙的計設。若不是神有恩典給人,人就像其他生物一般,不能從這「中介」中發掘出知識來,也不會不斷探索這宇宙之源。


B、                    立即性的啟示

立即性的一般啟示,是指「神除了間接透過受造物啟示祂的榮耀外,祂也直接在人的思想中啟示祂自己。」[10]史鮑爾引用加爾文《基督教宗教習俗》(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一書中的內容來講述人內心總有一種神性的意識:

在人心裡存某種與生俱有對神存在的感受,這點我們以為無庸爭議;因為神自己…己經賦予所有人類某種神的觀念,而它所產生的回憶,神又不斷地予以更新且不時地擴大它。[11]

 

這種神性的意識不單在今天隨處的寺廟、教堂中可見得到,在保羅時代,也不難找到其足跡。當保羅去到雅典時,他看見滿城都是偶像[12];再說,在遠古一點的出埃及時代,當時埃及人所受十災其中之物,也是他們以為是神性的。這樣看來,無論在甚麼年代,人都有尋求神的意識,不管他們所以為的是真神與否。然而,這種意識只有在人類中才找得到的。若沒有神的恩典,叫人類成為有靈的活人,人也沒有這神性的意識。

而且,這意識叫人就算沒有聖經的律,也從內心知道人有良知,正如保羅說:「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堙A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但無論是有聖經的律與否,任何人都不能不承認人在這些律中是不完全的,需要找尋那審判的主來施恩。


三、特殊啟示

施恩的主不單在創造中蘊含了祂無窮無盡的知識和人渴望認識神的意識,祂更主動向人直接啟示自己。自從人犯罪以後,人所能認識神的能力被扭曲,不能在自然啟示中完全認識神,所以神為要讓人知道祂是滿有恩典的,就在歷史中向不同的人直接啟示自己,並引導聖經的作者將其啟示記錄下來。特殊啟示的目的是讓人能明白祂對人所施予恩典的計劃,並盼望人能主動選擇接受祂的恩典。而這啟示恩典的高峰,乃為神道成肉身,親自揭示其恩典的內容,並且成全救恩。

論及神特殊的啟示,形態有三種性質:

1.          個別性——指神與個別人有個人的接觸和交往的[13]。就如神多次「與摩西面對面說話,好像人與朋友說話一般。」[14]又如神與挪亞立彩虹之約[15]

2.          人本性——指神採用人的方式來啟示祂自己。無論是在遠古時用亞蘭文,或是在新約時用當時通俗(Koine,)的希臘文。而耶穌道成肉身的行動,也是為此。[16]

3.          類比性——指神用的啟示之雙重(或多重)含意「在『本質上相同』,也就是說雙方的差異不是在種類或本質上,而是在程度方面。」[17]程度上不同如經上所記:「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18]

這些性質叫人了解到神是用盡各樣方法直接向人啟示自己的。

A、                    聖經為「默示」

聖經乃為神藉著人將其啟示藉著人記錄下來的「普遍特殊啟示(Special Revelation Universal)」[19]。記錄在聖經的啟示,就是所謂默示。保羅證明聖經的來源,說:「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20]更重要的是耶穌親自警告說:「經上的話是不能廢的。」[21]可見聖經為神揭示自己的媒介之重要性。當然,神啟示的高峰乃是耶穌的道成肉身,親自在祂工作的三年裡向門徒解說神的啟示,亦親自以行動表達神的愛和恩典。就如約翰說:「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堛瑪W生子,將他表明出來。」[22]耶穌的死而復活,更是揭示神偉大恩典計劃最重要的內容。

B、                    聖靈為「光照」

那麼,神留下了聖經以後,是否就不再向人啟示呢?絕對不是。相反,耶穌親口證明聖靈會來作引導的工作,說:「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是進入)一切的真理」[23]。可見神持續施恩予人的決心,好讓人藉著聖靈的「光照(illumination)」,能明白真道,相信神。


三、結論

 

若不是神向人啟示自己,人不能認識施恩典的神。若不是神主動用人的方式來與人說話,人就永遠不能明白救恩。神雖然超越一切受造之物,但祂持續不斷的向人揭示自己,也盼望人能選擇接受祂的恩典;可見,神是一個完全無條件施恩的神。


四、參考書目

Boice, James Montgomery. Amazing Grace. Wheaton, Illinois: Tyndale, 1993.

Schreiner, Thomas R., and Bruce A. Ware. The Grace of God, the Bondage of the Will (Volume 2): Historical and Theological Perspectives on Calvinism. Grand Rapids, Michigan: Baker Books, 1995.

史鮑爾著。姚錦燊譯。《神學入門》。香港:更新傳道會,2001

任以撒。《系統神學》。香港:基道,1993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版。台北:華神,2000

吳羅瑜編。《聖經新辭典(上、下冊)》。香港:啟創,2002。光碟。

陳若愚。《系統神學:基督教教義精要(上冊)》。香港:天道,2001

黃錫木。《新約研究透視》。二版。香港:基道,2000

楊腓力著。徐成德譯。《恩典多奇異》。台北:校園書房,2001

楊慶球。《會遇系統神學: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二版。香港:天道,2001

 



[1]《聖經(和合本)》,馬太福音2237-39

[2]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台北:華神,2000),237

[3]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237

[4] 《聖經(和合本)》,羅馬書119-20

[5] 史鮑爾著、姚錦燊譯:《神學入門》(香港:更新傳道會,2001),10

[6] 史鮑爾:《神學入門》,10

[7] 《聖經(和合本)》,詩篇191-2

[8] 《聖經(和合本)》,使徒行傳1416-17

[9] 《聖經(和合本)》,詩篇83-4

[10] 史鮑爾:《神學入門》,10

[11] 史鮑爾:《神學入門》,11

[12] 《聖經(和合本)》,使徒行傳1716

[13]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273

[14] 《聖經(和合本)》,出埃及記3311

[15] 《聖經(和合本)》,創世記98-16

[16]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275

[17]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277

[18] 《聖經(和合本)》,以賽亞書558-9

[19] 湯紹源,《系統神學(一):課堂筆記》(香港:建道神學院,2002),1111日。

[20] 《聖經(和合本)》,提摩太後書316

[21] 《聖經(和合本)》,約翰福音1035

[22] 《聖經(和合本)》,約翰福音118

[23] 《聖經(和合本)》,約翰福音1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