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古斯丁:恩典與自由意志

黃宇明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1.       引言

無論在羅馬公教或改革宗,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e)都被公認為一位「有能力的辯論家、良善的傳道人、優秀的主教、非凡的神學家和至今仍有影響力的基督教歷史哲學創始人」,更被稱為「最偉大的教父。」[1]他所留下的著作多得不計期數,更重要的是,他為很多當時還未成形的教義奠下了穩實的基礎。當中包括三一論、基督論、救恩論、教會論等。這位一生充滿傳奇的神學家,有如保羅一樣曾有巔倒事非的時候,幸蒙神光照呼召,成為繼保羅後一位非常出色的神的僕人。

因著當時眾多的神學爭議和異端掘起,為了對此作出回應,他就成為了眾多神學教義的開發和建構工程師。其中,最著名亦富爭論性的教義,莫過於他的「預定論」。雖然當日這議題還未成熟,但從他對意志是否自由的態度,已很清楚他的立場。因此,筆者盼望藉探討他對自由意志的論述來認識他。既知道這些理論的形成都是與當時的歷史處境有關,筆者從中就了解到奧氏正處於一個激烈辯論的議題中,就是與伯拉糾(Pelagius)的論戰。

奧氏與伯氏之辯論在教會歷史中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從此以後,神學上關於恩典和自由意志的議題就有了較穩實、清晰的根基。為此,筆者會就著他們的辯論,探討奧氏其中《論恩典與自由意志(de spiritu et littera)》一書的內容,從中了解當中的理據。為著能抽絲剝繭地探討,筆者將全書廿四部四十六章以八大標題來分段,以便深入了解。以下是分段的摘要:

1      恩典與維護自由意志的維護
包括:部一(章1

2      恩典與自由意志的聖經證據
包括:部二(章2)、部三(章3-5)、部四(章6-9)、部五(章10-12)、
     
部六(章13-15

3      恩典賜贈滿足律法無關德行
包括:部七(章16-18)、部八(章19-20)、部九(章21)、部十(章22

4      伯拉糾派那似是而非的教訓
包括:部十一(章23)、部十二(章24)、部十三(章25-26)、
     
部十四(章27-30)、部十五(章31

5      神的命令叫人知向祂求甚麼
包括:部十六(章32)、部十七(章33-36)、部十八(章37-39)、
     
部十九(章40

6      神能隨己意改變人類的意志
包括:部二十(章41)、部廿一(章42-43

7      白白恩典與公義審判的明證
包括:部廿二(章44)、部廿三(章45

8      求主賜智慧和悟性明白真理
包括:部廿四(章46

(詳細的分層與圖解,請參閱本文的附件一和附件二)

在此專文中,筆者會首先從奧氏對「恩典(Grace)」與「意志(Will)」兩鑰詞的定義著筆,從而了解伯氏為何激動得要挑戰這著名的主教。然後,筆者會從四個重點課題(罪惡、意志、德行、恩典)來探討這兩人的見解與理據,盼望能找出挑戰者落敗的原因,藉此深化筆者對以上課題的理解和掌握。

2.       鑰詞定義與寫作背景

2.1.        鑰詞定義:恩典、意志

既要探討《論恩典與自由意志》一書,「恩典」和「意志」故然是此書的重心。筆者就此賞試點算此兩詞在書中出現的次數和頻密度,此舉叫筆者深深感受到奧氏對此兩詞的重視和並存的態度。因此,在文章開始,讓筆者先簡述奧氏於此兩詞所下的定義。

2.1.1.              恩典(Grace

奧氏曾採納新柏拉圖的哲學定義,指恩典是「一種存有、能力、甚至是運作,跟據宇宙階層的規律,以不斷由上而下的方式溝通下來;以至在低層的生命,得以靠著從上而來的能力和指引存在和繼續運作」。[2]從而他解釋神的恩典乃是祂「在天使和人類中神聖的運作以驅使他們去認識和愛慕神。」[3]這運作有如光照在理智(mind)中和愛在意志(will)中。[4]他指出神的恩典一定是完全無條件地賜下的,與任何人類良善的德行無關。[5]

他更區分了四種不同的恩典:[6]

1      預備的恩典(prevenient grace

2      合作的恩典(co-operative grace

3      充分的恩典(sufficient grace

4      有效的恩典(effective grace

總而言之,「恩典基本上是神聖真理(即神的話)對理智的光照,神聖的愛(即聖靈)對意志的推動。這神聖的運作以很多形式在不同的心靈狀況(包括悔改、相信、禱告、慈惠、恆忍和光榮)下分門別類。神亦以不同的方式工作,從物質世界的管理,藉操控良善和邪惡意圖的效果,在良善的天使和忠心的基督徒中居住和運作。」[7]

2.1.2.              意志(Will

奧氏用了拉丁詞voluntas來定義「意志」,是指一種「靈魂的(potentia animi)力量或才能可以驅使一存有物向某方向行動;奧古斯丁應用這詞voluntas或相對的表達,就如voluntariussponte,以致到更闊的心靈意願:意圖或目的、選擇、渴望、情緒和愛情。」[8]其中一次,他為了駁斥伯拉糾所提出的自由意志,而分辯出「意志(velle)」和「能力(posse)」,表明人有意志不一定有能力去達成所指望的。

奧氏提出了意志的三個較技術性的定義:[9]

1      意志如自由行動(Free Movement
在沒有任何人強迫為了不失或獲取一些東西下,意志是理性靈魂的行動。

2      意志如同意(Consent
同意或不同意是意志的功能。它能同意或不阻止邪惡作出引發色慾的功效,或同意美善作出還完恢復的功效。

3      意志如愛(Love
愛則是一種渴望、推動力或能量,可以驅動尋愛者追求和最終擁抱這享受。

從以上三定義,筆者可以清晰看到奧氏怎樣將「自由」、「同意」和「愛」演譯於他的《論恩典與自由意志》上。於下文,筆者會詳細探討。


2.2.        寫作背景:伯拉糾對奧古斯丁的挑戰

從以上兩詞的定義中,我們可略知當時西方教會對信仰生活的觀念,而這些觀念就引來了伯拉糾的注意和指責,所以掀起一場激烈的辯論。

2.2.1.              高舉神的大能和人的無能

奧氏在年青時期,因他認為基督教未能解答到他的信仰疑難而轉投摩尼教。但是,他後來發現在摩尼教中,也無法找到解決。最終,有幸得道於米蘭主教安波羅修(Ambrose),便逐漸回轉到基督教。因著一次在米蘭一個的花園中,經過極深的激動、流淚和禱告之後,他終於轉變過來。[10]387年受洗,於395年出任希坡主教。從這個深切懊悔的經歷中,令他體會人的無能和神能將人轉回的大能。

他個人對神恩典的經歷,使他比其他人更能洞見聖經這方面的教導。我們不應認為他的經歷決定了他在聖經所找到的,反而是,他的經歷使他能對自己在聖經中的發現,更加敏銳,益發感同身受,以致於更能理解它。他認為,亞當的生命之初,是有真正的自由。…因此,人類具有改變的可能性,例如,這包括離棄良善的可能性。當亞當犯罪時,他的人性受到污損。…結果,人就失去克制惡念行出良善的自由,…[11]

 

2.2.2.              伯拉糾震驚挑戰奧古斯丁

因著奧氏有這對人性悲觀的思想,以致他在《懺悔錄(Confessions)》中寫下:「但願愛永遠燃燒,永不熄滅!慈悲的神啊!用火點燃我!你要求我們節制!願你成就你的吩咐,願你按你的旨意吩咐!」[12]由此,激辯開始引發。大約於405年,英國「僧侶」伯拉糾扺達羅馬,「聽見犯罪的信徒說:犯罪是免不了的,因為這是太初預定的。」[13]因他是一個道德學者,強調人沒有原罪,善惡行為是人可以選擇的。當讀過奧氏以上這段禱詞後,就不得不回應。當他旅行到巴勒斯坦後,就寫下《論本性(On Nature)》和《論自由意志(On Free Will)》以示抗議。[14]而奧氏亦以數本著作,回應此伯氏的論戰。

以下是奧氏其中一篇針對恩典與自由意志的論文分析。


3.       《論恩典與自由意志》──罪惡的論述

「奧古斯丁強調,人注定要犯罪並且活在罪中,無法自拔自救,因為他們擁有『原罪』。」[15]在論文中,奧氏清楚提出「罪惡(sin)」是限制意志自由的關鍵,所以需要神的恩典才能回復美善的人性,而德行卻是恩典的結果。伯氏卻不同意這種見解。因此,他們開始了此論戰,故筆者也由此課題開始分析。

3.1.        伯拉糾派:本性與亞當無關

雖然論文中沒有清晰提及「原罪(original sin)」的爭議,但整個論戰中伯氏其實對此課題持有根本的反立場,因而展開此討論。

3.1.1.              反對原罪

伯氏對原罪的看法基本上是絕不認同的。他相信人的本性是美善的,「沒有世襲的犯罪本性或罪行的傳遞,因之也沒有原罪這回事。」[16]他說:「所有的事無論是好是壞,是讚賞或責備,都是我們造成,而不是我們天生該如此的」。[17]所以,他雖不反對嬰孩洗禮,卻「否認它具有洗淨遺傳之罪的效力」,[18]因為他認為嬰孩根本無罪,更講不上有所謂從亞當而來的原罪。換句俗話,伯氏感到奧氏和所有相信原罪之人有「姓賴」的通病,指他們為了掩飾他們犯罪的原因,而將自己的責任推卸到一位不可答辯的老祖宗身上。相反,「神既赦免人自己的罪,祂怎會為別人〔亞當〕的罪責備他們。」[19]在當時來說,他的理據似乎也陣陣有詞,所以支持他見解的人都不少,因為東方基督徒大多不相信原罪。

3.1.2.              人有責任

既然原罪不存在,每個人生下來時就都是美善的。人的罪不過是從成長過程累積起來的壞習慣和從前輩的壞榜樣中學習得來的,[20]而罪也不能轄制人。因為伯氏認為人本身是美善的,必定有能力行善和不犯罪;否則,神不會留下律法給人類,叫他們遵守的。[21]他相信神的公義不會叫祂做一些事,令自己的創造物達不到而徵罰他們的。伯拉糾派的人還認為神的恩典只在於已犯之罪的赦免,但不在於將來可能會犯之罪,[22]因為將來的善惡選擇的責任是由人類全然承擔的,否則神怎樣可以公義地審判和獎賞人類的功過呢?[23]

3.2.        奧古斯丁:本性受亞當影響

對奧氏而言,人所謂的功德距離神的標準根本遙不可及。在他尋覓真理的過程中,罪性叫他根本無法自拔。若不是聖靈的光照,他就不會有這麼大的改變。

3.2.1.              罪的轄制

奧氏強調原罪使人無法自拔自救。他「確認原罪論,認為人繼承了始祖遺傳的罪性和罪責,始祖一人犯罪使全人類皆陷罪中,而原罪是透過性行為傳遞的。」[24]這點大概可從《羅馬書》五章12節塈銗X證據:「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因為死是人類必經的階段,而死正是神給亞當的徵罰,所以人類無一幸免地承受著亞當的「罪責」。奧氏更引用《雅各書》,指出人類不能否認「罪性」:「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的;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25]而且,他以《哥林多前書》證明:「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26]

3.2.2.              法叫人死

奧氏明顯地對神定立律法的理解與伯氏的不同,而且他有很清晰的聖經基礎。他不認為律法就是叫人類可以得救的途徑。他引用《羅馬書》,指出在律法下之人不能為自己辯護,因為「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27]奧氏提出使徒保羅認為神定律法的目的是「叫人知罪」,而不是伯氏所說藉行律法滿足救恩的要求。而且律法沒有因人做不到而成為罪惡,反而「因為罪趁著機會,就藉著誡命引誘我,並且殺了我。這樣看來,律法是聖潔的,誡命也是聖潔、公義、良善的。」[28]律法既是聖潔、公義和良善,若只有律法之途,人就必要面對死的結局,「因為眾人都犯了罪。」[29]


4.       《論恩典與自由意志》──意志的論述

眾人既在罪惡的權勢和管轄之下,是否真的失去操控意志的能力呢?伯氏讀了奧氏的禱文後,感到的激盪是可以理解的。這位重視道德操手的人,對一位自覺無能為力的人,一定有很多的不滿,更對其教導必有所質疑。不過,相方對意志是否自由的課題,雖有分別,但不應致於完全對立的。

4.1.        伯拉糾派:意志是絕對自由

對伯氏來說,人的意志是絕對自由的。他大膽指控基督徒褻瀆神,因為他們等於「控訴全知的神有雙重的無知──對神自己創造的無知、以及對神自己的命令的無知。」[30]

4.1.1.              創造的無知

伯氏堅信人「有自由的擇善的可能,就自由擇惡的可能。他辯稱,行動有三層面──能力(posse)、意志(velle)和實現(esse)。」[31]他指「能力(posse)」是屬神又贈予他所創造的,[32]所以神給人的能力由創造以先已充足存有。這就是人類的本性,而「意志(velle)」和「實現(esse)」卻在於人。換句話,人只要「意志」選擇行善,就必有「能力」去「實現」出來。他更在他的文章中,不斷舉出他們成功的例子,表明人的意志已足夠,無需再有額外神的幫助。[33]

4.1.2.              命令的無知

關於神的命令或律法或誡命,上文已有提過,伯氏認為「神並非定意吩咐任何不可能的事,因為神是公義的;神也不會為人無能力的事定罪,因為祂是聖潔的。」[34]伯拉糾派引用一卷偽經,提出神曾說:「只要你願意(wilt),你就能遵守這些誡命。」[35]由此推論,神的誡命是守得住的,只要立定意志,就必能緊守律法。另外,他們似乎相信遵守誡命之多寡屬個別的事件,互相沒有關連,「乃只是在個別行為中的意志,罪乃在于各種自愿的選擇。」[36]這樣,神才能公平地在審判台前,點算人所作的德行與過失。


4.2.        奧古斯丁:意志的自由有限

其實,奧氏沒有否定意志的存在,不過意志因著人犯罪而受到限制,主要因為人性的美善受到虧損而導致。

4.2.1.              聖經的證據

奧氏首先在文中指出神的教訓,若沒有給人有自由意志,就是沒有用處的。[37]他舉出不少聖經的誡命例子,去證明人有責任去遵守這些律例。只要人有充足的自由意志,就可論功行賞。[38]就算是那無知的,也不能以此作為逃避審判的藉口,只是明知故犯的人所受的徵罰當然也重些。[39]這樣,其實與伯氏的思想有點接近,不過不同的就是罪的轄制,「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40]人既缺了神的美善,能力(posse)也自然不完全,而意志也受到限制。就如保羅所說:「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願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媕Y的罪作的。」[41]

4.2.2.              與恩典並存

不只是奧氏說自己無能為力,連使徒保羅也這樣表達他的困惑。因此,意志受限制應是鐵一般的事實。話說回頭,伯氏舉出偽經關於誡命守得住的理論,奧氏卻提醒該文繼而談到有關作者盼望有人能監察他的嘴、保守他的舌等,是指作者本身也不敢誇言自己能達得到,伯氏也不應過份自信。致於奧氏提倡未得救之人的意志只能自由地行惡一點,至今還在激辯當中。筆者不考慮在此探討。在另方面,奧氏指出意志的恢復非常在乎神恩典是否不斷地提供。換句話,意志必須與恩典並存才得恢復。他指出有神的恩典,人才能轉向神。[42]他又舉出《羅馬書》第九章很多的例子,來證明人行事「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神」。[43]人的意志雖弱少,但靠賴神在人裡面運作的恩典和與人合作的恩典,就能堅定意志,成就神的義。[44]


5.       《論恩典與自由意志》──德行的論述

從論功行賞的角度看,伯氏一定是較重視德行的那一方,因為他認為這樣才顯得神是公義的。相反,奧氏便會認為神所賜的恩典是遠遠超越一切人所能達成的德行,而且德行絕不是衡量神施恩多少的因素。

5.1.        伯拉糾派:德行乃恩典憑據

伯拉糾派認為神的恩典是根據人的德行而給予的。[45]他們也引用聖經:「你們在那堨眼M求耶和華你的神。你盡心盡性尋求他的時候,就必尋見;」[46]指用在這裡的德行是尋求神,而恩典就是尋見。他們似乎也想將保羅為主作工的「德行」和為他存留的「冠冕」作一類比。[47]

伯拉糾派又認為只有一種恩典是不需要人的德行的,就是罪的赦免。[48]其他的恩典都要人努力賺取得來的。

5.2.        奧古斯丁:恩典能推動意志

奧氏承認伯氏對德行的講法在公教教義的討論中,仍然眾說紛紜。但他質疑那些持德行論的人有否觀察過《詩篇》說過:「萬軍之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49]他認為若然人靠自己可行善積德,為何還向神求「使我們回轉」呢?這是否暗示著人是不能自善的呢?[50]奧氏繼而以保羅為例,在12-14章中,講及保羅的惡行就算怎樣將功補過,也不能導致可以獲取生命冠冕的條件。[51]那麼,是德行獲取恩典,還是恩典推動德行呢?奧氏當然認為是後者。

 


6.       《論恩典與自由意志》──恩典的論述

從以上的課題中,我們不難分辨出伯氏與奧氏的立場。伯氏基本上相信人性是美善和意志是自由的,可以行善不犯罪,並藉著所行之功過來計算可獲恩典的多寡;奧氏則相信人因犯罪之原故,意志受到限制,不能行善只能行惡,但靠著神無條件的恩典,可以恢復美善人性和自由意志。那麼,兩人的恩典觀似乎是有點分別的;前者似乎重於先存的意志與將來的獎賞,後者卻重於永世的施恩與拯救。

6.1.        伯拉糾派:律法已是神恩典

伯氏認為恩典是指:[52]

1      自由意志本身,或者是神在創造人的時候,給我們不犯罪的可能性;

2      啟示,藉著理智、神的律、指引我們當行的,並且給我們永遠的保守;

3      因為惡行,所以2變得殘缺,神就賜我們摩西的律法和基督的言教與身教。

從第一點看,我們可確認他們覺得持續供應的恩典是不需要的。從第二、三點看,我們更確知他們為知道律法和生活的指引便滿足。但是,最大的問題是他們對基督的看法,也只不過在於他的言教和身教,即指基督只是一偉大的教師而已。難道他的死是枉然嗎?

從另一角度看,在文中奧氏多次指出伯拉糾派看重行善積德多於神的恩典。很明顯,他們對神是否會隨時施預恩典持否定的態度。

6.2.        奧古斯丁:恩上加恩神所賜

伯拉糾派對恩典的理解與聖經的教導經常有出入。奧氏就用了很多聖經例子證明人的賞賜和揀選與個人的德行並無直接的關係,全是神的恩典。而且,這些恩典是不斷從神那裡供應給屬他的人的,沒有停止,並遍及生活每一個細節中。他指出恩典有很多種,上文的定義中,已列出四種,但相信還可再細分。其實,無論是意志的恢復、信心的擺上、對神對人的熱愛、敬畏的心靈,甚至是邪惡的意念以達致各樣神的工作,奧氏也認為是神的恩典推動著人向著祂選定的方向行動。

更重要的,基督的救恩更是無條件且最偉大的,是恩典上再加上隆恩厚愛。[53]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而換來的竟然是不至於死,並且得著永生。這只有是神才可賞賜的,人絕無資格賺取!


7.       評論

以上是筆者嘗試將《論恩典與自由意志》一書所作的分析和解構。在評論此篇文章時,筆也盼望對個人此次的整個研究的方法論作一點評價。以下筆者嘗試簡述此研究的方法論:

1      選擇研究對像。(選了奧古斯丁,因往年的學習中,此人的學說多次被提及)

2      初步攝臘有關他的課題。

3      請教老師的意見,並鎖定主打研究的文章。

4      從神學辭典、奧氏的百科全書入手了解獨立課題,例如:意志、恩典、預定等。

5      從傳記、歷史書、神學書和原典菁華了解有關人物的背景和神學思想的發展。

6      閱讀主打文章。在此,筆者有一特別的做法(花上了相當多的時間):
一)親手翻譯書中各章的標題,盼望更近距離地接觸這文的內容。
  (筆者沒有閱讀有關的中文譯本,目的也想嘗試近距離一點去感受)
二)分析文章結構,為文章分層分段,以便更能掌握文章內容和命題。
三)以腦地圖方式整合全書的分題,以便加快尋索有關課題的內容。
四)正式仔細閱讀文章,並在每一分段讀畢時,嘗試停下來理解該段的內容。

7      在撰寫此專文時,嘗試以神學命題的方式來將文中有關罪惡、意志、德行和恩典的四個課題作一整合:先有鑰詞定義,再有主打文章的寫作背景,然後盼望詳細分析整合的所選課題。

筆者在閱讀文章時,花了很多時間一方面分析,一方面閱讀,所以已經援慢的閱讀速度一減再減。筆者當然可以對內容有更深的認識。不過,筆者主要想談論的是用命題整合的方式寫這篇文的方法。在碩士一年級的階段,實在有非常的難度。因為筆者在分析某課題時,就嘗時從整書中找出所有文中有此鑰詞的字句,來觸摩他在文中對有關課題的表達和意見。因此,每分析一課題,筆者就基本上要重讀整書來尋根究底。雖然有電腦科技協助此抽絲剝繭的過程,但也非常不容易。一方面要尋索,另方面又要好好記憶整書的內容,方便翻查,而且英文(作為外語)的文章也增加了不少難度。筆者雖然從很多其他的二手資料中,略知奧氏和伯氏的思想,但為了不想硬將已知的資料讀進此文中,期望此文真正反影出他們的觀點,故此每寫一個課題時,都花了很多心力時間。

這個過程相當痛苦,因為此文章其實只是奧氏對伯氏的理解而作出的回應。要探索伯氏的思想言論,在此文中實在有一定程度的困難。而且,伯氏的原稿或一手言論的資料,其實不多,甚至在《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所引的伯氏內容也不過是從奧氏的資料中引出來的,當中的描述可能有欠準確。資料的不足實在是這樣命題式討論的限制。筆者一邊寫,一邊想若然這是一份博士論文,可以參考更多的原著書籍,有較多的時間分析和整合,或許對此研究的方法會較為適合。

因著筆者感到難度很大,所以減少了在此文對後兩個課題的篇幅,引用的註腳也少了。這不表示筆者沒有將文中有關的推論放入此文中,而是筆者在有限的時間內,不得不將在文中讀過且有印像的內容先寫下來,而被逼放棄再為個人的著作找出有關文章出處。

至於有關《論恩典與自由意志》一書的論戰,筆者從多方的研究中都可證實伯氏實在對救恩仍然未能弄清楚。他就像法利賽人般,仍只守著很多字面的規條,而不明白人的不能自救性。德行的操練固然是非常重要,但以此作為衡量人是否得救,即表示沒有人可得救,連他也不可能。就算他再舉更多的成功例子,他仍有很多失敗的地方。至於奧氏的論述,筆者感到他對非常熟識聖經,他可連隨引用不小的經文來證明他的論點,實在勵害。不過,筆者嘗試從他的引用句中,找尋原有經文的章節時,也感到困難重重。很多引用的經文,筆者都有印像,但出處卻難以定位。筆者亦見奧氏對保羅的書信,特別是羅馬書,有很深入透澈的了解。

對筆者個人來說,這科目給予了不少機會閱讀第一手的資料。筆者在學習中實在感到不少困難,不論在理解或分析上。常想若然筆者成為一位原典研究家,以筆者有排版的經驗,可能會重新翻譯和編輯過所有這些一手的資料,並加上圖解和概論,方便後人繼續探討研究。現時,大多數的文章仍然以直行的舊式排版翻印,筆者認為這是某出版社「食老本」的壞做法。現時,科技之發達,要重新整理排版,並製作一系列的摘要和輔助資料已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盼望在這廿一世紀中,有更多更新了的資料誕生吧!


8.       總結

總而言之,人究竟對自身的認識,對神、對救恩的了解,其實都不盡不實。奧氏相信人原來本性是良善的,我們也信。是的,就只是一個「信」字。記得有一次聽道時,有講員談及我們的信仰不只是相信將來基督會怎樣再來,榮耀怎樣降在人間,也要同時用信心接受聖經所說創造時的情況,因為根本無從稽考。我們在此只能相信意志原本是完全自由的,今日我們生活中確實經驗人仍然有一定的自由意志。是否全是邪惡呢?不。是否全是良善呢?答案也是不!從奧氏的背景,他有這樣的信念是可以理解的;從伯氏的背景,他有他的理解也是真實的。

反觀今日的教會,教會中也有不少對信仰有不同理解和觀念的人。對立和抗爭也是經常發生的事。筆者可能對某些神學觀念也有個人的立場,但常提醒個人有開放的態度去理解他人的看法。可能這已是一種立場,但筆者就是見到教會內有些人的立場,就是只有「我你錯」,實在感到義憤填胸,但又不知可作甚麼?話說要謙卑、忍耐、溝通,但當個人越是這樣努力去作時,對方就更變本加勵,得吋進尺。

筆者有這樣一句話:「鬼叫你唔垂}鬼茷均I」就算有很多好理據,只要不是你在台上,你就自然成為「呼喊派」或「大聲公派」或「亂黨」!筆者面對著這樣的事已多年,實在感到困倦,但心中的火卻越燒越刺熱。筆者也像先知一樣問:「為何惡人當道?」

筆者為此感到困惑,是否這就是為基督應受的苦呢?

 


9.       參考書目

Augustine, Aurelius.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From <http://www.ccel.org/fathers2/NPNF1-05/npnf1-05-40.htm#P5879_2306985>.

Augustine, Aurelius. Confessions. 《教會歷史:閱讀要求》.

Augustine, Aurelius. Enchiridion. 《教會歷史:閱讀要求》.

Cairns, Earle E. Christianity through the Centuries: A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3rd ed.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6.

Fitzgerald, Allan D. Eds. Augustine Through the Ages: An Encyclopedia. Grand 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99.

艾利克森 著。郭俊豪 等譯。《基督教神學》卷2。初版一刷。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1月。

艾利克森 著。郭俊豪 等譯。《基督教神學》卷3。初版一刷。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12月。

伯克富 著。趙中輝 譯。〈伯拉糾與奧古斯丁論罪與恩之教義〉。下載自<http://www.chinachristianbooks.org/new/ReformationTheology/doctrine/big5/Chap20.htm>

吳羅瑜 編。《聖經新辭典》。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2002。光碟。

吳羅睮 編。《聖經─串珠.註釋本》。增訂版。香港:證主。2000。光碟。

呂沛淵。《基督教會史》。中國學人培訓材料。初版。Lomita:海外校園誌、大使命中心,20002月。

梁家麟。《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三版。香港:更新資源(香港)有限公司,20023月。

陳福中 編譯。《奧古斯丁小傳》。初版。香港:基督徒出版社,20028月。

陶理博士 主編。《基督教二千年史:自第一世紀至當代》。三版。香港:海天書樓,20013月。

麥葛福 著。揚長慧 譯。《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初版三刷。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35月。

凱利 著。康來昌 譯。《早期基督教教義》。二版。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198812月。

華爾克 著。謝受靈、趙毅之 譯。《基督教會史》。六版。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905月。     

奧爾森 著。吳瑞誠、徐成德 譯。《神學的故事》。初版。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211月。

穆格新。《像一粒芥菜種:教會史略》。三版。香港:道聲出版社,200110月。

 


10. 附錄一:《論恩典與自由意志》章題中文翻譯

10.1.   恩典與維護自由意志的維護

第 一部
第 1章:這作品的根據與論據。

10.2.   恩典與自由意志的聖經證據

第 二部
第 2章:從 神指向基督的戒律中證明在人裡有自由意志的存在。

第 三部
第 3章:因為人有自由意志,當他們嘗試藉埋怨神來推捨自己的責任時,
     
就被定為罪人。
第 4章:那神聖的戒命正好說明意志本身有自己的自由。
第 5章:他指出無知不可作為可以從刑罰中釋放觸犯者的藉口;但那明知
     
故犯的比那無知誤犯的更為嚴重。

第 四部
第 6章: 神的恩典被維護來對抗伯拉糾派;這伯拉糾異端不是舊的一個。
第 7章:恩典是必須與自由意志一起才可引發一個美善的生命。
第 8章:結婚的純潔本身是 神的禮物
第 9章:進入試探中。禱告是一個恩典的憑證。

第 五部
第10章:自由意志與 神的恩典是同時間發生的。
第11章:其他被伯拉糾派濫用的聖經文章
第12章:他從聖保羅裡證明出恩典不是根據人的德行而給與的。

第 六部
第13章: 神的恩典下是根據德行而給與,但恩典本身造出全然美善的沙漠。第14章:保羅第一次接受恩典以致他可以贏得冠冕。
第15章:伯拉糾派聲明那惟一不是根據我們德行的恩典是那關乎罪的寬恕。

10.3.   恩典賜贈滿足律法無關德行

第 七部
第16章:保羅打仗,但 神給與勝利;他奔跑,但 神顯出恩慈。
第17章:他保存的信心是 神的免費禮物,
第18章:信心沒有善行是不足以獲取救恩的。

第 八部
第19章:永生怎能是服侍的獎賞,又是恩典的免費禮物呢?
第20章:這問題解答了。稱義是屬全然又單純的恩典,永生是獎賞和恩典。

第 九部
第21章:永生是「為恩典的恩典」

第 十部
第22章:誰是律法的違犯者?文字的古舊。精神的嶄新。

10.4.   伯拉糾派那似是而非的教訓

第十一部
第23章:伯拉糾派維護律法是那幫助我們不犯罪之 神的恩典。

第十二部
第24章:誰會被稱去願望建立他們自己的公義。所謂人從神所得的
     
「 神的公義」。

第十三部
第25章:就如不是靠律法,也不是靠我們的本性本身,乃是靠恩典我們成為
     
基督徒。
第26章:伯拉糾派滿足於只寬恕過去罪惡的恩典(不論律法或本性的),
     
卻不在乎避免未來罪惡的恩典。

第十四部
第27章:恩典發揮滿足律法的果效,本性的釋放,和罪惡主權的壓制。
第28章:信心是 神的禮物。
第29章: 神能夠轉換對抗的意志,並從心中拿去剛硬。
第30章:那被除去石心的恩典不是被美善的沙漠引領,而是那惡者。

第十五部
第31章:自由意志的作用在於心靈的變換;但恩典也有。

10.5.   神的命令叫人知向祂求甚麼

第十六部
第32章:在甚麼狀況才可正確地說:「若我們喜歡,我們可以持守 神的
     
戒命。」

第十七部
第33章:一個美善的意志可以弱小;一個豐富的意志,大愛。運作與合作的
     
恩典。
第34章:使徒愛的贊詞。改正過程是在愛中被監管的。
第35章:愛的稱讚。
第36章:我們主親自贊揚的愛。

第十八部
第37章:這滿足戒命的愛不是我們的,而是 神的。
第38章:若非 神先愛我們,我們不會愛祂。使徒因他們被揀選而揀選
     
基督;他們非因他們揀選基督而被揀選。
第39章:敬畏的靈是 神極大的禮物。

第十九部
第40章:伯拉糾派在維護著來自 神律法之知識的無知,但那愛來自我們
     
自己。

10.6.   神能隨己意改變人類的意志

第二十部
第41章:人類的意志是非常在於 神的能力裡,因只要祂喜悅,祂就能轉變
     
他們。

第廿一部
第42章: 神做任何祂旨意在人心中的,就算是邪惡的人。
第43章: 神在人心中運作:只要祂喜悅,祂就傾斜他們的意志。

10.7.   白白恩典與公義審判的明證

第廿二部
第44章:白送的恩典在嬰孩裡被例證出來。

第廿三部
第45章:一個人被恩典幫助,和另一個沒有,一定是被交到 神秘密的審判。

10.8.   求主賜智慧和悟性明白真理

第廿四部
第46章:悟性與智慧一定是向 神尋求的。

 


11. 附錄二:《論恩典與自由意志》大綱腦地圖



[1] Earle E. Cairns, Christianity through the Centuries: A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3rd ed.,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6), 139.

[2] Allan D. Fitzgerald, eds., Augustine through the Ages: An Encyclopedia, (Grand 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99), 391.

[3] 同上。

[4] 同上,392

[5] 同上,394

[6] 凱利 著、康來昌 譯:《早期基督教教義》,二版(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198812月),255

[7] Fitzgerald, Augustine through the Ages, 398.

[8] 同上,881

[9] 同上,883-4

[10] 陳福中 編譯:《奧古斯丁小傳》,初版(香港:基督徒出版社,20028月),52-4

[11] 艾利克森 著、郭俊豪 等譯:《基督教神學》卷3,初版一刷(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212月),96

[12] 麥葛福 著、揚長慧 譯:《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初版三刷(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35月),285;資料:奧古斯丁的《懺悔錄》。

[13] 穆格新:《像一粒芥菜種:教會史略》,三版(香港:道聲出版社,200110月),31

[14] 奧爾森 著、吳瑞誠、徐成德 譯:《神學的故事》,初版(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211月),316

[15] 梁家麟:《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三版(香港:更新資源(香港)有限公司,2002), 125

[16] 伯克富 著、趙中輝 譯:〈伯拉糾與奧古斯丁論罪與恩之教義〉,下載自<http://www.chinachristianbooks.org/new/ReformationTheology/doctrine/big5/Chap20.htm>

[17] 麥葛福:《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287;資料:伯拉糾的《pro libero arbitrio》。

[18] 奧爾森:《神學的故事》,316

[19] 凱利:《早期基督教教義》,249-50

[20] 梁家麟:《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 125

[21] Aurelius 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From <http://www.ccel.org/fathers2/NPNF1-05/npnf1-05-40.htm#P5879_2306985>, ch. 23.

[22] 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26.

[23] 同上,ch. 24, 27

[24] 梁家麟:《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 126

[25] 《聖經》(和合本),雅1:14-5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3.

[26] 《聖經》(和合本),林前15:56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8.

[27] 《聖經》(和合本),羅3:19-20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22.

[28] 《聖經》(和合本),羅7:11-2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22.

[29] 《聖經》(和合本),羅5:12

[30] 麥葛福:《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285;資料:伯拉糾的《Letter to Demetrias》。

[31] 凱利:《早期基督教教義》,249

[32] 麥葛福:《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285;資料:伯拉糾的《pro libero arbitrio》。

[33] 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25.

[34] 麥葛福:《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286;資料:伯拉糾的《Letter to Demetrias》。

[35] 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32.

[36] 伯克富:〈伯拉糾與奧古斯丁論罪與恩之教義〉。

[37] 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2.

[38] 同上,ch. 4

[39] 同上,ch. 5

[40] 《聖經》(和合本),羅3:23

[41] 《聖經》(和合本),羅7:19-20

[42] 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10, 11.

[43] 同上,ch. 16

[44] 同上,ch. 33

[45] 同上,ch. 10

[46] 《聖經》(和合本),申4:29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11.

[47] 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16.

[48] 同上, ch. 15

[49] 《聖經》(和合本),詩80:7

[50] 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10.

[51] 同上, ch. 12-4

[52] 凱利:《早期基督教教義》,250

[53] Augustine, A Treatise on Grace and Free Will, ch.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