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馬斯.阿奎那:恩典全出於神

黃宇明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1.   引言

 

多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是一位「出類拔萃,領先群倫」[1]的經院哲學家。在十四世紀初,他已被頒布為聖徒,並賜有「天使博士」[2]的頭銜,可見他在十三世紀的貢獻是相當大的。在十三、十四世紀的神學家大多同是哲學家,因為經院哲學之流行,帶來神學家也以哲學思想作為當代神學研究及辯證的文明方法。當然,亦有可能因為當時的無神論者也採用這些方法來否定神的實存。為了回應這些思想,神學家也採用了這方法以至學者們才能在同一平台上開始對談和論證。雖然有前人像安瑟倫(Anselm)與亞伯拉德(Abelard)等開始了這個辯證,[3]但到阿奎那時,神的實存之辯證才較穩實地建立在一個理性討論之基礎上。結果,他成為了今日天主教與基督教都不能不推崇的神學大師。

至於此論文,筆者主要是探討阿奎那對「恩典」的看法。很多人誤以為天主教著重功德,是因為阿奎那對功德趨之渴慕,認為「他教導靠行為得到救恩」。[4]其實,這看法是一個誤解。在此文中,筆者會嘗試用阿奎那的《神學總論》來澄清他自己的原意:因一切都是從神來的(除了邪惡),「恩典」、「稱義」、「行善」也是從神那裡來的;若沒有神的恩典,這一切美善都不會持久地存在。

以下的內文,筆者會先為阿奎那的背境作簡介,然後解說「恩典全出於神」[5]的概念,再陳述關於阿奎那對恩典的六種分類,及後反證他對功德的看法。


2.   多馬斯.阿奎那—「笨牛」變「大師」

 

阿奎那生在一個貴族的家,從年青時就被戲稱為「笨牛」,怎料到他有如此成就。雖然他沒有聽從父親而留在本篤會,但他在道明會所發揮的功效,至今一直為教會所用。筆者將以下列三部份來介紹他:1出生背景與成長、2思辯哲學與工作、3出名著作與影響。

2.1.        出生背景與成長

他出生在意大利的羅卡色卡(Roccasecca),父親藍道夫(Count Landulf of Aquino)是個大地主,曾在本篤會受教育,後進入那不勒斯(Naples)大學深造。[6]他深受當時重新被發現的亞里斯多德哲學影響,致力要以理性和客觀事物中尋找真理。因此,他雖然受到他父親多次的難阻,但他最終仍加入了當時以理性分析為重的道明會(Dominican Order)。及後,他入讀科倫(Cologue)大學,受教於大師亞爾伯特(Albertus Magnus,即Albert the Great)之下。毫無疑問,亞爾伯特與阿奎那實在是當代的改革家,[7]因為他們「希望以理性來調和信仰和哲學的關係,特別是古代非基督徒的哲學,尤其是亞里斯多德(Aristotle{\LinkToBook:TopicID=157,Name=Aristotelianism}*的哲學。」[8]這大師雖然以「笨牛」一詞稱呼阿奎那,但他深知阿奎那的潛質,所以阿奎那成為了他的入室弟子。雖然這「笨牛」臨去世前說過:「過去我所寫的對我來說可謂一文不值。」[9],但他的成就對道明會以至今日的神學研究,都有很大的貢獻。阿奎那確實是一個神學「大師」。

2.2.        思辯哲學與工作

他的思辯方法深受亞里斯多德的影響,但神學方面「大體上是跟隨奧古斯丁(Augustine*的路線」,[10]但他卻融會貫通而建立了一套創新的神學路線。而亞里斯多德的哲學是當時開始盛行的論證方法,但這與當時極之流行的柏拉圖哲學有不同的進路,所以他的論證,自然受到傳統奧古斯丁派(柏拉圖派哲學家)的挑戰,例如:波拿文士拉。

阿奎那對亞里斯多德的接納就持平得多,他一方面歡迎亞里斯多德正確的地方,另一方面又有系統地更正他認為是不足及錯誤的地方。既然一切真理皆源自神,因此真理是只有一。[11]

 

在亞爾伯特的培育下,他卻能夠平衡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的思想。既然,神在創造中將祂蘊含在人的內在記憶中,而凡物都是神創造的,必然能在自然界中尋索出真理,而這真理也必與那蘊含在內心的同歸於一的,就是源於創造萬有的神。接續安瑟倫以先驗(a priori)方式論證神的實存,他卻以後驗(posterori)方式客觀且理性地論證神的存在,以亞里斯多德哲學的思辯平台與非基督徒對話。並且,他建立了一套穩實的系統神學,作為他教授神學的課文(至今成為我們研究神學的基礎)。

2.3.        出名著作與影響

他出名的著作有《駁外教人總論》Summa contra Gentiles、《神學總論》(Summa Theologica)等。[12]前者明顯地是他為了護教而寫的,而後者則是系統神學的「始祖」,也是此論文的主要論及的文獻。他的貢獻主要有三:

1            他能推論出世界以外必有一位不動的始動者(我們稱之為神)

2            他能用類比方式透過自然界來認識神

3            他能結合信仰與理性免得基督教成為迷信的宗教[13]

 

特別談論到《神學總論》,以下的內容主要集中在阿奎那對恩典的看法。首先,從他在《神學總論(卷一)》的編排中,我們看到書中的次序以神(God)論先行(當中也包括出名的「五路論證」),然後是罪(sin)論,隨即是恩典(grace)論,最後才論及功德(merit)和美德(virtue)。單從此編排中,我們也初步看出阿奎那的輕重次序,即是先有恩典,才有功德和美德,而不是本末倒置的。因著神的全備和人的墮落,人若要復位就必需有神的恩典,人才能與神復和,並生發出功德和美德來。這大概是此書的寫作方向,以下讓我們仔細地探究當中的內容吧!


3.   恩典全出於神

 

從他的「五路論證」(Five Ways)中,我們可看到他嘗試將所有事物都推到第一因裡,亦即是神。[14]從這樣的推論,連「恩典」也不例外。他表示真理只能在恩典下才能建立出來的。[15]在《神學總論》的第109條目中,阿奎那就嘗試論證出一切都是由因著恩典而有,而恩典是從神來的。因著篇幅的有限,以下的論述也不能盡錄,但記以下四項,筆者覺得已經夠有餘了。

3.1.        恩典叫人明真理(Know Any Truth

「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和合本—林前十二3)阿奎那一開始就以此經文道出人所能得著真理是必需靠賴聖靈之幫助的;並且,他引用了奧古斯丁的一個類比:「大多數一般的科學都像物件被太陽光的照耀下才能被看見。但光是神給與的,理性在我們心中好像心中的眼,而這心中的眼就是靈魂的觸覺。」[16]

他表達的是人之所以能明白真理,不是因我們主動就可以的,因為世界(以至人的內心)原是黑暗的,不能知道真理;因著神的恩典,就藉著聖靈光照我們的內心,叫我們有光可以看見(不論是自然世界或是人的內心)。但這是不足夠的,人若不主動,就算有光,所見的也不能明白,但這種主動又是否只出於人本身呢?於阿奎那,這也是不可能的。要看見並且了解,是一種行動(movement),從「五路論證」中,所有行動都必有其第一動,此動乃是從神來的。所以,他說:「若一個人要明白任何真理,他必需要有神性的幫助,以至他的智慧被神啟蒙推動。」[17]

如此說來,神的恩典叫聖靈光照人心,推動人心追求真理,以至看見,並且明白過來。

3.2.        恩典叫人能行善(Do Good

「這樣看來,既不是出於人意,也不是由於人為,只在於那憐憫人的上帝。」(新譯本—羅九16)阿奎那同樣以一節經文加上奧古斯丁的類比:「沒有恩典,人所行的絕無一件是善的,不論是思想、意志、愛或行為」。[18]

 

無論人在未犯罪以先是「性本善」的,還在犯罪以後是「性本惡」(即失去善)的,[19]要行善乃為一種行動,所以要行出善來,必需有第一行善的神推動才能達至。同樣,保羅也曾這樣說過:「我也知道,在我媕Y,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和合本—羅七18)那麼,人之願意行善,是因為神推動人心,並且重新賜人有善的本性。

因為神的恩典,人重新得回善的本性,並被推動以至有能力行出合神心意的善來。

3.3.        恩典叫人去愛神(Love God Above All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和合本—約壹四19)阿奎那提出去愛神本是自然的,若然我們全然純潔,就不需要神的恩典,但人仍需神的推動才能去愛神。[20]不過,人因犯罪而墮落,失去純潔的愛,不能愛神高過一切,恩典也顯然是叫人超越這限制的唯一出路。

所以,神愛祂所創造的,所以施恩典給那已敗壞了的人,以至人有能力超越一切去愛神。靠著神的推動,人就能主動去愛神了。

3.4.        恩典叫人成誡命(Fulfill the Commandments

「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倣,就是要愛人如己。』」(和合本—馬太廿二37-39)以上兩條就是所有律法的總綱。人是否能夠達成這些誡命的要求呢?若然可以,保羅也不會說:「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和合本—羅三20)「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和合本—羅三23)所以我們不能達成誡命上的要求。阿奎那更引述奧古斯丁所說:「相信人能達成所有神性的誡命而無需要恩典的,就是屬異端伯拉糾派的。」[21]很明顯的是他絕不贊同人能靠自己而不靠恩典就可以達成誡命的要求。反之,從上述「恩典叫人去愛神」再引伸出來,人要靠恩典才能達成誡命(即愛神愛人);因為,靠著恩典的靈,人才能復得神的形像,以至意志得釋放可以去選擇去靠神。[22]

因為你們作罪之奴僕的時候,就不被義約束了。你們現今所看為羞恥的事,當日有甚麼果子呢?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但現今,你們既從罪堭o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堙A乃是永生。

                                                                                    (和合本—羅六20-23

 

總而言之:因人的犯罪,人失去了神的形像;因神的恩賜,人能結出成聖的果子來。


4.   恩典的種類

 

恩典在我們裡面可以產生一連串多種的果效。第一,恩典讓神聖的現實參與在其中;第二,恩典可以引致我們有極好的功德;第三,恩典最後也獎賞功德,禮物就是永生。[23]

 

正如朗勒根(Bernard Lonergan)提出:「同一恩典都是預定的和伴隨的,運作的和合作的。那些隱藏的不同特質不是多種恩典之差別,而是由一份恩典而出的不同果效。」[24]在阿奎那的分析中,恩典分為六種果效:

1            成聖的恩典(Sanctifying Grace

2            免費的恩典(Free Grace

3            運作的恩典(Operative Grace

4            合作的恩典(Co-operative Grace

5            預定的恩典(Prevenient Grace

6            伴隨的恩典(Subsequent Grace

他們中間像是彼此有衝突的,但是其實是互不抵觸,反而互相關連,而且源出於一。

4.1.        成聖與免費的恩典(Sanctifying and Free Grace

根據阿奎那,成聖的恩典能使人能自己與神聯合,而免費的恩典是人需要與他力合作才能與神聯合。[25]阿奎那先從恩典是免費的角度,引述「既是出於恩典,就不在乎行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和合本—羅十一6)所以,恩典是由有的分給沒有的。但是從成聖的角度看,我們是否得到這免費的恩典就可以滿足呢?「這樣怎麼說呢?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嗎?斷乎不可!」(和合本—羅六1-2)所以,阿奎那指出恩典能叫人稱義,而這恩典是白白的賜給我們的;雖然神不再計較我們的罪,但所施的恩典也叫人行上成聖之路。[26]

簡而言之,免費的恩典叫人稱義;成聖的恩典叫人成聖。


4.2.        運作與合作的恩典(Operative and Co-operative Grace

正如免費的恩典是神所賜的,神也照樣以運作的恩典給與人意志去選擇接受與神合作的恩典。[27]阿奎那指出若運作本身只有神作為推動者,此運作就算是運作的恩典(即不動時的第一動);但當神所推動的願意合作而運作,此合作就成了合作的恩典了。他舉了一個例子:用熱力去燒熱一件物件,同時也使那物件發出熱能來。

換言之,合作是因第一運作而產生的,而運作亦連鎖反應地產生更多運作(成為合作),所以運作與合作的恩典都是由同一起點開始,同屬神的恩典,只是先後產生而已。[28]

4.3.        預定與伴隨的恩典(Prevenient and Subsequent Grace

因恩典的效果有先後之分,同樣,伴隨的恩典也緊隨著預定的恩典而來。預定的恩典就是第一的因使人產生第一果效的,而伴隨的恩典則是使人產生第二及以後之果效的因。[29]因為神的愛是永恆的,所以神的恩典必是預定的,人在預定的恩典下被喚醒,自然會回應神的恩典,伴隨的恩典就隨即產生果效。

這種因果關係是可展開到無限的,也可追索到同一個起始點的。

4.4.        小結

作為小結,以上各類都源於神的恩典,這恩典是因為神愛世人。恩典的果效是有先後因果關係的,所以一經引動,就可有無限的效果。但同時,這些效果都可追索至第一因,乃是神的愛以至施行恩典,推動人向神回轉的心,以至結出成聖的果子來。


5.   功德與合作的恩典

 

至於功德,阿奎那認為這是合作的恩典之結果。[30]若是合作恩典的結果,就必先有神運作的恩典而引發,最終可推論出是神的恩典才是得恩賜的憑據。

一般認為審判是按信心而不是按行為,而阿奎那在此則持有一個相當清楚的立牆,也就是不贊同救恩是可以靠功德而賺取得來的。[31]

 

以下,就讓我們看看阿奎那怎樣論述功德與永生和復位的關係。

5.1.        功德能否賺永生(Eternal Life)?

一個人的美德可由個人自由意志或從聖靈恩賜而出,但最終人是靠內住的聖靈的幫助以至賺得功德,也賺得永生,而不是因功德而得永生。[32]聖經清楚地說明:「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堙A乃是永生。」(和合本—羅六23)阿奎那指出永生是神的恩賜,不是人所能賺取的,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而使徒約翰更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和合本—約三16)人因犯罪本該滅亡,但神的恩典叫我們只要信耶穌,就能得永生,而不是靠甚麼功德。更因著我們藉著聖靈的恩賜,生命才得改變過來,以至結出功德來。

5.2.        功德能否賺復位(Restoration)?

人的功德永不能以相等價值去賺取人的復位,只有神恩賜給人才能復位。[33]阿奎那清楚地表明沒有人可以靠功德來賺取自己的復位,也不能積蓄功德來補將來的過,因為人靠己力是永遠不能以相稱的功德來換取復位的,因為罪永遠成為人的阻礙。[34]唯有神的恩典,「預定我們藉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和合本—弗一5)。這樣,人先得復位,才有能力勝過罪,以至結出功德來。

5.3.        小結

這樣看來,功德是得著永生或復位以後,才會產生的結果,而不是因了。然而,人仍需努力,因為功德的結果就是將來的獎賞。正如保羅說:「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堙A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和合本—約三14


6.   總結

 

阿奎那的論證一直貫撤始終,以自然物理現象作推論。他的推論可能就成為了後世的牛頓定律的基礎,所謂動者常動、靜者常靜,而每一偶發的動作,是由外來的動力所推動。

如果神沒有事先命定,並且使一連串因果關係次第發生,最終使他們一定禱告、悔改、行善或讚美祂的話,他們是不會選擇或作出,目前他們已經作出來的事。[35]

 

所以,沒有始動的神,就沒有世界的創造;沒有神的愛,就沒有可以選擇愛祂的人類;沒有神的恩典,就沒有引發出來的恩典果效,人也沒有能力轉向神,並且得著神的恩賜。《神學總論》所記阿奎那的論證其實已切切底底地自證他絕不是推崇以功德稱義的,不明為何還有人對阿奎那的思想有這麼大的誤會。但是,確實的,他也沒有反對功德,因他明白人得著恩典,功德是自然的結果,只是功德不是得救的憑據,反而是成聖得獎賞的必經路徑。

作為總結,多馬斯.阿奎那確實是中世紀其中一位具建樹的神學家。他的論證方法開啟了人類理性範疇的神學研究。他也成為我們辯道、護教的典範。作為道明會會士,他確是明乎其實地顯出他的才能。他對恩典的看法與他的「五路論證」一脈雙承,明證一切都是從神來的。所以,一些從前對他的誤會,今天應要放下,重新給他一個忠肯的評價(讚賞才是更恰當的)。

 


7.   參考書目

Aumann, Jorda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in the Catholic Tradition. San Francisco: Ignatius Press & London: Sheed & Ward, 1985. 109-143.

Fairweather, Alan M. Ed. Nature and Grace: Selection from the Summa Theologica of Thomas Aquinas. Philadelphia: The Wesminster Press, 1954.

Liddy, Richard M. “Grace and Freedom (Book Review).” In Theological Studies. Vol. 62 Issue 3 (Sep. 2001): 621-3.

Lonergan, Bernard S.J. Grace and Freedom: Operative Grace in the Thought of Saint Thomas.  2nd Print. London: Darton, Longman & Todd Limited, 1974.

啟導本編輯小組編。《中文聖經啟導本(紅字版)》。九版。香港:海天書樓,1998

梁家麟。《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香港:更新資源,1999130-168

麥格夫著、趙崇明譯。《歷史神學》。香港:天道書樓,2002119-191

奧爾森著。吳瑞誠、徐成德譯。《神學的故事》。台北:校園書房,2002

樂馬可著、邱清萍譯。《轉捩點:基督教會歷史里程碑》。柏他努瑪:美國中信,2002117-166

8.   參考功具

Bushell, Michael S. and Michael D. Tan. BibleWorks. Version 5.0.034a. Norfolk, VA: BibleWorks, LLC, 2001. CD-ROM.

Strong, James. The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Peabody,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中國神學研究院編輯室。《聖經新辭典》。香港:啟創電腦分析有限公司,2002。光碟。

王寶榮編。《中英聖經速引 2000》。2c-4版。新加坡:新加坡神學院。2001。光碟。

弗格森、賴特編(英文)。楊牧谷編(中文)。《當代神學辭典CD版》。香港:啟創電腦分析有限公司,2003。光碟。

吳羅睮編。《聖經─串珠.註釋本》。增訂版。香港:證主。2000。光碟。

官玉華編。《「聖經工具」For You》。Version 1 Release 3.4。香港:啟創,2002。光碟。

 



[1] 奧爾森著,吳瑞誠、徐成德譯:《神學的故事》,(台北:校園書房,2002),393

[2] 同上,394

[3] 同上,375

[4] 同上,410

[5] 同上。

[6] 同上,395

[7] Jordan Aumann, Christian Spirituality in the Catholic Tradition, (San Francisco: Ignatius Press & London: Sheed & Ward, 1985), 130

[8] 弗格森、賴特編(英文),楊牧谷編(中文):《當代神學辭典CD版》,(香港:啟創電腦分析有限公司,2003),光碟,條目索引=Albertus Magnus」。

[9] 麥格夫著、趙崇明譯:《歷史神學》,(香港:天道書樓,2002),143

[10] 弗格森、賴特編:《當代神學辭典CD版》,條目索引=Thomas Aquinas」。

[11] 同上。

[12] 奧爾森:《神學的故事》,396

[13] 麥格夫:《歷史神學》,143147-149158-165

[14] 麥格夫:《歷史神學》,119-191

[15] Alan M. Fairweather, Nature and Grace: Selection from the Summa Theologica of Thomas Aquinas, (Philadelphia: The Wesminster Press, 1954), 22.

[16] 同上,138

[17] 同上,139

[18] 同上,140

[19] 同上,141

[20] 同上,142-143

[21] 同上,144

[22] 同上,145

[23] Bernard S.J. Lonergan, Grace and Freedom: Operative Grace in the Thought of Saint Thomas,  2nd Print, (London: Darton, Longman & Todd Limited, 1974), 30.

[24] 同上,23

[25] Alan M. Fairweather Ed., Nature and Grace, 165.

[26] 同上,166

[27] 同上,167

[28] 同上,168

[29] 同上,169

[30] 同上,202

[31] 同上,30

[32] 同上,207-8

[33] 同上,213

[34] 同上,214

[35] 奧爾森:《神學的故事》,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