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教士的小故事系列

整理中

11:4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

12:1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

 

在有名的『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網頁,有很多精彩的傳教士(宣教士)的感動見證。願那曾感動眾僕人的靈,也加倍感動我們!

願這也成為大家一份屬靈的聖誕禮物和同工講道裡的見證故事!

【這系列的主要內容引自『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網頁】

蔡少琪依據

網絡資料整理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20151217日開始整理

傳教士的小故事(一):傳教士眼中的康熙

傳教士的小故事(二):基督教文化宣教先驅艾約瑟

傳教士的小故事(三):生在中國,一生為中國福音和文字福音努力的忠僕包忠傑牧師

傳教士的小故事(四):被西方看為傳奇女宣教士,一生看顧貧窮人和孤兒,死在台灣,下葬時,頭向中國大陸,深愛中國的艾偉德

傳教士的小故事(五):近代華人學生福音工作之推動者艾得理牧師

傳教士的小故事(六):臨死仍挑戰我們『你是否甘願“如此”擺上?』的宣教士貝素珍

傳教士的小故事(七):美國第一位來華的傳教士裨治文

傳教士的小故事(八):『隨時待命』奮興家,甘心將生命埋藏在中國的盛名佈道家賓惠廉

傳教士的小故事(九):在中國生,被中共判死刑,一生愛中國的傳教士學者畢範宇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救助無數病人,中國近代西方醫療傳教之父伯駕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一):中國近代西方醫療傳教之父伯駕和伯駕廣州醫療案例的林呱畫冊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二):上海聖約翰大學校長卜舫濟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二b):上海聖約翰大學校長卜舫濟和聖約翰大學的缺點或限制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三):為中國人建立第一所大學,留下和合本聖經,並萬民傘的感動的山東宣教士狄考文和夫人邦就烈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四):更正教百年宣教大會和傳教士的反鴉片運動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五):有"基督教的利瑪竇"之稱的傳教士丁韙良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六):死在印尼集中營,建道前院長,偉大宣教士翟輔民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七):中國禁煙會的創辦人杜步西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八):在義和團之亂裡殉道的小聶姑娘(Miss May Rose Nathan)(三十歲)的留言

 

傳教士的小故事(一):傳教士眼中的康熙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誰是1697年『康熙帝傳』的作者?】

 

白晉( Jin Bai , Joachim Bouvet)1656 ~ 1730)屬於法國耶穌會,在康熙時代,擔任康熙皇帝的侍講,參與中國第一幅繪有經緯網的全國地圖《皇輿全覽圖》的繪製,將中國多部經典翻譯成拉丁文,介紹到歐洲,為近代中西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貢獻。其中他寫過《康熙帝傳》。

Bouvet, Joachim. 1697. Histoire de l'Empereur de la Chine. Prιsentιe au Roy. Paris.

 

白晉在《康熙帝傳》中向法王路易十四世如此介紹康熙大帝說:「肯定地說,這位皇帝是自古以來君臨天下的最完美的英明君主之一,從許多方面來看,他都與陛下極其相似。」

 

康熙曾寫過〈十架頌〉

功成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兩番雞。

五千鞭撻寸膚裂,六尺懸垂二盜齊。

慘慟八垓驚九品,七言一畢萬靈啼。

 

白晉在《康熙帝傳》說:

"兩三年前,陛下派往這位皇帝身邊的耶穌會士,有幸接觸到一位以前在法國以外連做夢也未曾見過的偉大人物。他和陛下一樣,有高尚的人格,非凡的智慧,更具備與帝王相稱的坦蕩胸懷。他治民修身同樣嚴謹,受到本國人民及鄰國人民的崇敬。從其宏偉的業績來看,他不僅威名顯赫,而且是位實力雄厚、德高望重的帝王。在邊陲之地能見到如此英主,確實令人驚訝!簡言之,這位皇帝具有作為英明君主的雄才大略。如果說,他治理國家的才能還不如陛下,那麼,恐怕也可以說,他是自古以來,統治天下的帝王當中最為聖明的君主。法國耶穌會士對此甚為吃驚!

他天賦極高、博文強記、智力過人、明察秋毫。他有處理複雜紛繁事務的剛勁毅力,他有製定、指揮、實現宏偉規劃的堅強意志。他的嗜好和興趣高雅不俗,都很適於帝王的身份。他為人公正,伸張正義,倡導德行,愛護臣民。他具有服從真理的性格以及絕對抑制情慾的克己之心。諸如此類高貴品德,不勝枚舉。此外,在日理萬機的君王中,能如此愛好藝術並勤奮學習各門科學的,也不能不令人驚訝。

康熙皇帝在政治上公正無私,按國法行事;在用人上任人唯賢,並把這些視為施政中嚴守的信條。因此,從未發生過因徇私情或出於個人利益而反對康熙皇帝的事件。康熙皇帝重視並嚴格選拔優秀官吏,監督他們的行動,這表明皇上平素對於臣民的仁愛之心。此外,當某省發生嚴重災荒時,從他內心中表現出來的異常憂慮之情,充份說明他作為一國之主和國父的強烈責任感。

康熙皇帝為了了解國民的生活和官吏們的施政狀況,時常巡幸各省。視察時,皇上允許卑賤的工匠和農夫接近自己,並以非常親切慈祥的態度對待他們。皇上溫和的問詢,使對方甚為感動。康熙皇帝經常向百姓提出各種問題,而且一定要問到他們對當地政府官吏是否滿意這類問題。如果百姓傾訴對某個官員不滿,他就會失去官職,但是某個官員受到百姓的讚揚,卻不一定僅僅因此而得到提升。

然而康熙皇帝卻過著樸素的生活,就其衣著來說,令人絲毫沒有奢侈浪費的感覺,這並非由於他愛財和吝嗇。他雖然自己力求節儉,但對用於國家的經費卻特別慷慨。只要是有利於國家、造福於人民的事業,即使支出數百萬兩的鉅款,他也從不吝惜。......由此不難看出,康熙皇帝的樸素生活,完全是由於他懂得節約的意義,也是由於他希望做一個為臣民所愛戴的君主和國父,所以努力為國家的實際需要積累財富。"

參閱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b/bai-jin.php

https://fbcdn-sphotos-d-a.akamaihd.net/hphotos-ak-xtp1/v/t1.0-9/12341609_529269320583150_5758526404441384071_n.jpg?oh=9ba352f0fdcca672e5666a47eba9726f&oe=571833C8&__gda__=1461495038_7abe24709bcbc526aab91bed200df288

 

傳教士的小故事(二):基督教文化宣教先驅艾約瑟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上海最早的現代出版社』是那一間?是誰創立?

『北京的第一個中文近代報』是那份月刊?是誰創辦?】

 

艾約瑟( Ai Yuese , Joseph Edkins )1823 ~ 1905:父親是牧師,讀於倫敦大學,1847年被按立為牧師。英國宣教士,"倫敦宣道會三傑"之一。著名漢學家、翻譯家;基督教文化宣教先驅,在華宣教歷57年之久。1848319日,25歲的艾約瑟乘船啟航遠赴中國;92日抵達上海。並與麥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美魏茶(William Charles Milne)、慕維廉(William Muirhead)等宣教士一起創立了墨海書館(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Mission Press),該書館是上海最早的現代出版社,也是最早採用西式漢文鉛印活字印刷術的印刷機構。為中西文化思想交流做出了巨大貢獻。艾約瑟也是西方宣教士中,對中國儒、釋、道三教的研究最為精深的一位。1905年,這位西學東漸的使者、漢學界之泰鬥病逝於上海,享年82歲。1872年,艾約瑟在北京與美國宣教士丁韙良(William A. P. Martin)創辦了《中西聞見錄》The Peking Magazine月刊,是北京的第一個中文近代報,對洋務運動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墨海書館是近代傳教士在中國創辦的最早的出版印刷機構。(1843-1877)為中國培育了最早的一批精通西學的近代知識分子。】

參閱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a/ai-yuese.php

 

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hphotos-xft1/v/t1.0-9/1005542_529271767249572_4326420523106604646_n.jpg?oh=4158dcbf10492c6adf90a2dac852ba86&oe=571F33A2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hphotos-xtf1/v/t1.0-9/11148435_529271787249570_3260594139127413692_n.jpg?oh=fd2c27f83f09f47766859f5365facdc6&oe=57163FD6https://fbcdn-sphotos-h-a.akamaihd.net/hphotos-ak-xfl1/v/t1.0-9/12376495_529271810582901_3618290165310094004_n.jpg?oh=5d72a9874f6389c86520a4c0417725f3&oe=571C9855&__gda__=1456806743_35d8de282ed7b86ef410c95762ed5f02

https://fbcdn-sphotos-h-a.akamaihd.net/hphotos-ak-xap1/v/t1.0-9/12373425_529271837249565_8719008768731200625_n.jpg?oh=e7f65b8d46752457590476f2ffc2f687&oe=56D7C20A&__gda__=1457444054_9fbdd4f4d98deaae33fc6fbf7326e543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xlp1/t31.0-8/12378124_529271853916230_9177290005393224787_o.jpg

傳教士的小故事(三):生在中國,一生為中國福音和文字福音努力的忠僕包忠傑牧師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誰是《燈塔》雜誌的創辦人?

誰以高齡的身份,再推動《聖經報》於2000年在美國復刊?】

 

他曾說:『作編輯猶如做牧者。牧師所牧養的是看得見的羊群,編輯卻是牧養一大群看不見或難以接觸的羊群。如何選取對靈命有益的'天糧'供給主的羊群,乃是好牧人最需要關心的。』

 

包忠傑 ( Bao Zhongjie , Paul Henry Bartel)1904 ~ 2001:著名美國宣道會的宣教士;基督教文字宣教的先驅。普林斯頓神學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深造後,1929年,包忠傑又回到中國。先後在四川、貴州、香港等地宣教;曾任宣道出版社社長;創刊並出任《聖經報》主編,將其一生奉獻給中國人民。1904719日,包忠傑出生在中國直隸(今河北省)大名府,在山東省長大。父親包誌理 (Rev. Henry C. Bartel) 是美國門諾會宣教士,系於義和團之亂後首批進入中國的西方宣教士,曾先後在河北、天津及蒙古等地宣教。包忠傑六、七歲時,曾回美國入小學讀書,八歲時又回到中國。塑鑄思想的少年時期,則是在中國受的教育。1946年末,包忠傑抵達上海,恢復宣道書局(今宣道出版社),開始主持文字工作;次年又開始擔任《聖經報》主編。1949年以後,包忠傑受到中國政府驅逐,但他不願返回美國,而是留在香港,繼續向華人宣教,並在香港出版《燈塔》雜誌,19551960年間擔任《燈塔》編輯。又參與組織成立「基督教文字工作促進會」,推動華人文字聖工;1973年協助劉翼凌、于力工等在美國創辦《宇宙光》雜誌。在包牧師大力策畫下,《聖經報》(簡體字版)於2000年成功復刊。懷念一代傑出的神僕──包忠傑牧師。

參閱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b/bao-zhongjie.php

 

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hphotos-xlp1/v/t1.0-9/12390851_529276230582459_7830256046551327826_n.jpg?oh=c401a3167e34d0e03d1874a328d3b13c&oe=56D6CCC9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xap1/v/t1.0-9/12369122_529276250582457_3575844723046108546_n.jpg?oh=22a811c9f55913c518286f051490603d&oe=57168EAF&__gda__=1461465715_2956f2be5ff76cf45e6f87d95b3c2938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hphotos-xlp1/v/t1.0-9/12366271_529276263915789_8147736649738324938_n.jpg?oh=6a0b2e22b3528bb73208a19ed474ccb9&oe=56DF62EA

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hphotos-xpt1/v/t1.0-9/12391224_529276287249120_6777032709148885559_n.jpg?oh=3a28bec7f7cfdf620abf2010f3c04b5b&oe=56D84921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hphotos-xla1/v/t1.0-9/12376514_529276303915785_7652664337075156848_n.jpg?oh=8bf04ff9acfb1c438210c53e90b3710c&oe=56D7F44F

http://www.cap.org.hk/author/paul_h_bartel-memory.htm

傳教士的小故事(四):被西方看為傳奇女宣教士,一生看顧貧窮人和孤兒,死在台灣,下葬時,頭向中國大陸,深愛中國的艾偉德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誰是荷里活電影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第六福客棧』故事背後的主人翁?

誰是『小婦人』(The Small Woman)名著背後傳教士?這至今仍感動西方眾多兒童?

誰是在抗戰時,孤身帶領百名孤兒"千里大遷移"有名宣教士?】

 

Youtube 可以看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第六福客棧』這電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uwjjvMMqGM

 

艾偉德 ( Weide Ai , Gladys Aylward):英國傳奇女宣教士、慈善家,以"小婦人"聞名世界。她在中國宣教十八年之久,在山西開設"八福客棧";收養孤兒;抗戰時帶領百名孤兒"千里大遷移"。將其一生奉獻給中國人民。Her story was told in the book The Small Woman, by Alan Burgess, published in 1957, and made into the film 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 starring Ingrid Bergman, in 1958. 1930 1018日,艾偉德只身踏上了夢寐以求的宣教之路。她隨身只帶了兩個箱子,經過西伯利亞,輾轉到達中國天津。那時她已身無分文。山西陽城:八福客棧。到陽城一年多後,珍妮•勞森不幸去世,"八福客棧"整個擔子就落在了29歲的艾偉德身上。當時澤州的宣教士收留了200多名孤兒,這也是艾偉德主要的看守任務之一。1940年初,出於安全考慮,她派自己的助理晉本光,轉移100多名孤兒到西安。從陽城到西安大約有480公里的山路。100個孩子中,最大的是16歲的女孩素蘭,最小的只有4歲。千辛萬苦,總算抵達西安。艾偉德把孩子們集合起來點名,結果發現100個孩子一個都不少時,她突然就昏過去了。1959年,艾偉德與世界展望會合作,在臺北木柵創辦"艾偉德孤兒院"。遵艾偉德遺囑,下葬時頭部朝向中國大陸,以示她心對那片土地的眷戀。

參閱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a/ai-weide.php

 

【蔡少琪:我曾在講道裡這樣介紹她美好的見證:

『與大家分享一女宣教士艾偉德Gladys Aylward的見證。艾偉德在1928年信主,當年只有26歲,便立志往中國傳福音。她不曾接受神學訓練,學歷不高,但她愛神愛孩童的心,讓她不畏艱難,到山西陽城協助一名老宣教士。未幾,那宣教士逝世。中日戰爭期間,她收養了眾多的孤兒,後來甚至帶著接近一百個孤兒,千山萬水,逃避日本人的逼迫,跑了31天路程逃往西安。在飢寒交迫中,神保守了他們。1949年春,她回英國與家人團聚,並因此讓她的事蹟為人所知。1957年,在台灣開辦兒童之家;1958年,在香港建立教會;1970年,在臺北安息主懷。臺灣總統送了她四個字:「弘道遺愛」,刻在她的墓碑旁。山西陽城的縣長其後信了耶穌,是因為他看出基督活在艾偉德的心裡。艾偉德的墓碑刻著:「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卑微的人生在偉大的神奇妙的手中,能活出奇妙的一生。艾偉德分享到:「我有一個摯愛的大家庭;我深深的愛著這些別人的孩子們;因為,耶穌基督先愛了我,而我現在也從這些孩子們身上得到了,愛的回報。」』】

參閱 http://www.baptist.org.hk/b5_info01_pop.php?id=230

 

傳教士的小故事(五):近代華人學生福音工作之推動者艾得理牧師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誰是抗戰後,在大陸、香港、台灣和北美的核心大學生福音工作領袖?

誰被譽為是『學生福音事工的推手』?

誰在加拿大的令會感動年輕學生蔡元雲奉獻他一生?

誰是前華福會總幹事的李秀全牧師夫婦的屬靈老師?

《迦南詩選》的作者小敏來自河南方城。誰是劍橋大學畢業生,卻甘心成為貧窮的河南方城的最早宣教士之一?

誰一生為華人青年聖工奮鬥一生,並立志安葬在「中國山」與華人至死相陪?】

 

艾得理牧師的學生工作方針:“以學生為主,不以同工為主”

艾得理牧師的傳記用兩句話形容他:

『一位比中國人更像中國人的外國人;

一位比中國人更愛中國人的宣教士。』

戴紹曾牧師是這樣形容艾得理牧師:

「中國是他的最愛,他所領受的呼召就是服事此一偉大的民族。在神全能的計劃中,艾得理牧師在中國人中間服事的時間,長達六十年之久。」

李秀全牧師:『「像耶穌」是我此生追求的目標,深願能效法我的恩師—艾得理牧師,早日使人從我的身上看到基督的形象。』

 

艾得理( Ai Deli , David Howard Adeney)1911 ~ 1994:英國中華內地會宣教士,一生致力於中國以及東南亞等地的校園佈道與學生工作。有"學生之光"之美譽。父親是牧師,早年去羅馬尼亞做宣教士。1930年入讀劍橋大學後不久,他成為劍橋基督徒團契的核心同工。19349月,艾得理乘船啟程前往中國。1936年,艾得理開始常住方城縣宣教。1956年,艾得理抵達香港,出任第一屆國際學生福音團契(International 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遠東區總幹事,拉開了香港學生福音工作的序幕。19945月,享年83歲,葬於奧克蘭(Oakland)近郊的中國山(China Hill)。艾得理牧師師母生平簡略;艾得理師母,原名德忠(Ruth Temple)起初,她並不認為自己適合當他的妻子,甚至向神抗議,她失眠了三天,與神爭辯,直至在一次講道中,傳道人在毫不知情下,指著她的鼻子說:「神在預備你成為別人的妻子。」那時候,她降服了。往後她分享說:「蒙召嫁艾得理和蒙召到中國,一樣清晰。」19383月,他們於河南方城結婚,並在雞公山度蜜月。美國華人校園事工的昔與今:抗日勝利後數年,校園事工仍然繼續興旺,中國各大學基督徒學生聯合會(學聯)在趙君影牧師、于力工牧師與英國宣教士艾得理牧師等同工的帶領下,信主的學生不斷増加。1946年與1947年有全國的學生冬令會或夏令會,參加聚會的人數非常多,聚會中不僅有講道,也不斷有禱告,認罪,讚美主。學生們都自由開口,互相代求,彼此建立。艾得理──停不下的福音腳步:門徒訓練中心(Discipleship Training CentreDTC)為亞洲教會栽培了無數工人,依然持守最初的感動,塑造合乎主用的門徒。直到今日,中心大樓的橫樑上面,仍然刻著醒目的一行大字:「與主同在,任主差遣」(To be with Him and to be sent out),這句話出自馬可福音三章14節,是艾得理留給中心的座右銘。

 

【蔡少琪】我曾寫過:

艾得理牧師(David Adeney1911-1994)是不以福音為恥的僕人。劍橋大學畢業後,1934年遠赴中國河南宣教。後來到了貧窮的河南省方城,當時正值日本侵華。他剛出世三天的兒子夭折,但他仍到處扶貧,抵抗日軍的強暴和殘酷,挺身保護躲在教堂的中國人。方城教會經歷幾代後,興起很多愛主的僕人,其中包括《迦南詩選》的作者小敏。1965年,艾得理在加拿大的夏令會感動了當時的年輕學生蔡元雲,其後蔡醫回顧:「這位滿頭斑髮的外國人,竟然在中國瘡痍滿目的年日,走遍大江南北,畢生為華人事工燃燒自己,若主願意,我也甘心為主獻上自己。」

 1968年,艾得理到新加坡成立「門徒訓練中心」,用師徒式的方法培訓亞洲信徒,首屆學生有曾作華福會總幹事的李秀全牧師夫婦。1994年,艾牧師安息主懷,選擇安葬於美國奧克蘭(Oakland)近郊的「中國山」(China Hill)。神興起許許多多像艾牧師的僕人,將一生擺上,不以福音為恥,為福音全力以赴,成為多人的祝福!

http://www.abs.edu/live/zh/content.php?section_id=2001&section_lvl=13&section_past_id=2,1891,1992&main=2&ck=1

   

 

傳教士的小故事(六):臨死仍挑戰我們『你是否甘願“如此”擺上?』的宣教士貝素珍

致死甘心擺上,為服侍災民染上致命的傷寒而死的年輕宣教士貝素珍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為救災民而死,臨死仍挑戰我們『你是否甘願“如此”擺上?』的宣教士?

讀神學時,以"主需要我們",立下心志順服神的旨意,並感恩說『神竟然需要我們,這是何等的福氣!』的甘肅宣教士?】

 

年輕立志到中國宣教:

『我清楚這個異象:要到中國去宣教;我唯一的動機就是:搶救更多的靈魂歸向主耶穌"。』

 

在洛杉磯聖經學院(Bible Institute of Los Angeles)學習時,曾以"主需要我們"為題,留下心志:

『無論主領我何往,我只要全心全意地信靠他,這便是真正的得勝。主的命令就是'',他的應許是'我就常與你們同在',這樣我們還要甚麽呢?神竟然需要我們,這是何等的福氣!其實是我們每時每刻都需要主,一生一世都需要他!』Regardless of where the Lord leads me, I only want to rely on Him with all my heart: This is true submission. “God’s command is to ‘Go’; His promise is, ‘I am with you always.’ Therefore, what else do we want? God needs us: What a blessing this is!  Actually, we need Him at every moment of the day; all our lives we need Him!

 

我曾在FB寫過:

你甘願“如此”擺上嗎?(死在中國西北的宣教士貝素珍)

有名的宣教士楊宓貴靈年輕時深受貝素珍的見證感動。貝素珍到中國甘肅宣教,不夠三十歲,因服侍災民,染上致命的傷寒而死(Dorothy Jean Bidlake, 1899-1929)。

貝素珍的看護記錄她臨死的故事:『當最後的時刻快要來臨時,她用眼神呼喚這位溫柔的看護俯身傾聽,她微聲問道:“你是否甘願“如此”擺上?"

貴靈:『這就是她臨終的話,發出的問題卻在我的心中迴響不絕。』

貴靈想起主耶穌:『世上最堅強可愛的人,正值他少壯之年,卻說"我父所賜的杯,我豈能不喝?"...然後他們“帶走他,要釘死他。”

貝素珍自己曾說:

"當我們順服主的引領,聖靈便叫我們甘心樂意地做主特別安排的事工,願意在主的旨意裏,擺上自己作活祭。無論主領我何往,我只要全心全意地信靠他,這便是真正的得勝。主的命令就是'',他的應許是'我就常與你們同在',這樣我們還要甚麽呢?神竟然需要我們,這是何等的福氣!… “When we submit to God’s leading, the Holy Spirit makes us willing to do the work which the Lord has especially assigned to us, and to present ourselves as a living sacrifice to His will. Regardless of where the Lord leads me, I only want to rely on Him with all my heart: This is true submission.” “God’s command is to ‘Go’; His promise is, ‘I am with you always.’ Therefore, what else do we want? God needs us: What a blessing this is!”

 

病危時陪伴她的同工李桂香姑娘說:

『她個性開朗、和善、樂於助人,常常禱告,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就是她一生的中心。她事奉的目標和禱告的負擔就是十字架的得勝和彰顯。明知饑荒帶來的是一連串的流行病,但當她休假回來,仍欣然前往甘肅省協助開拓一個新的宣教站。她從不懷疑主的旨意,一直奔那擺在她前頭的路程。To this day, I have no doubt about the call of God on my life. The vision is clear: To go to China to preach the Gospel. My only motive: To turn many souls to the Lord Jesus.

 

貝素珍( Suzhen Bei, Miss Dorothy Jean Bidlake)1899 ~ 1929: 英年殉道的畢碧麗教士; 在甘肅宣教,爲搶救災民而犧牲自己年輕生命的美國女宣教士。年輕入讀洛杉磯聖經學院(Bible Institute of Los Angeles),內地會傳教士,19239月抵達上海。貝素珍被派往大西北----甘肅省蘭州。1925年是貝素珍宣教工作最爲起勁的一年,但這一年也是中國社會最爲動蕩不安的一年。因旱災帶來饑荒,引起各種疾病流行。貝素珍在救助災民的過程中,不幸感染上致命的傷寒,雖經當地醫療宣教士全力搶救,但終歸無效,於192968日去世,時年尚不滿30歲。貝素珍彌留之際對同工說:"這是十字架的道路";又說:"祭壇上的一切都準備好了,要獻祭了"“This is the way of the Cross”; and again, “The altar is all ready; now it is time for the sacrifice.”她的確是把自己當作活祭獻給了神。

參閱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b/bei4-suzhen.php

http://www.bdcconline.net/en/stories/b/bidlake-dorothy-jean.php

http://www.ccmhk.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2920&Pid=16&Version=65&Cid=37&Charset=big5_hkscs#.VnJQLUp96Uk

 

傳教士的小故事(七):美國第一位來華的傳教士裨治文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誰是美國第一位來華的傳教士?

誰開辦中國第一份英文期刊《中國叢報》(The Chinese Repository)?

誰開辦中國第一所西式學府"馬禮遜紀念學校"( Morrison Education Society School)

誰開辦上海創辦了裨文女塾( Bridgman Memorial School for Girls)?("宋氏三姐妹"的母親倪桂珍就是從該校畢業)】

 

年輕坐船到中國途中,他寫下:

我雖然很渺小,但我的行為將會影響許多人,甚至影響整個中國。』

他一生正如其名,注重"治文",不愧為溝通中西方文化的"搭橋人"Bridge-Man)。

 

裨治文( Bi Zhiwen , Elijah Coleman Bridgman)1801 ~ 1861: 美國第一位來華宣教士,為美國公理會海外傳道會(美部會)所差派。先後在廣州、澳門、上海從事文字宣教達30年之久。他創辦了中國第一份英文期刊《中國叢報》(The Chinese Repository — the world's first major journal of sinology, which he began and edited.)(讀者主要是在華的西方商人傳教士為主)( 創辦於18325月,主要發行地點是廣州,《中國叢報》發行20年,目的是"喚起全世界基督徒對中國人靈魂覺醒之注意");參與翻譯中文聖經,並先後參與創立了中國益智會、馬禮遜教育協會、中國醫藥傳道會,以及上海裨文女校等。他也可說是美國第一位"中國問題專家"18291014搭乘 "羅馬號"(Roman)從紐約啟程前往中國。在旅程中,裨治文記下這樣一句話:"我雖然很渺小,但我的行為將會影響許多人,甚至影響整個中國"。他曾先後參與三部中文聖經的翻譯工作,第一部是《新遺詔書》,該譯本基本上是從馬禮遜的《神天聖書》修訂而成的。1834年,在馬禮遜逝世後不久,裨治文便開始與麥都思(Walter H. Medhurst)、郭實臘(Karl Friedrich August Gutzlaff)和馬儒漢(John R. Morrison)三人合作,著手進行馬禮遜譯本《神天聖書》的修訂工作。1837年,名為《新遺詔書》的新約聖經在巴達維亞出版。1836928日,"馬禮遜教育協會"正式成立,裨治文被選為理事會執行秘書。1839114日,中國第一所西式學府"馬禮遜紀念學校"( Morrison Education Society School)在澳門正式開學。第一期學生共有六人,皆為寄宿生。他們的學費、書費和食宿費等,均由馬禮遜教育協會全額提供。18504月,裨治文與夫人在上海創辦了裨文女塾( Bridgman Memorial School for Girls),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所女子學校,開中國女子教育之先河。【不包括1844年成立的"寧波女塾""宋氏三姐妹"的母親倪桂珍就是從該校畢業的。支持林則徐銷煙運動:裨治文也將林則徐在銷煙現場所說的話,登錄在《中國叢報》上,其中有云: "凡經營正當之貿易與夾帶鴉片之惡行確無牽涉之船隻,應給予特別優待,不受任何連累。凡從事私售鴉片之船隻,必嚴加查究,從重處罰,決不寬容。總而言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者不必掛慮,如常互市,必無阻撓。至於惡者,惟有及早離惡從善,不存癡想"他一生正如其名,注重"治文",不愧為溝通中西方文化的"搭橋人"Bridge-Man

 

參閱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b/bi-zhiwen.php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lijah_Coleman_Bridgman

   

傳教士的小故事(八):『隨時待命』奮興家,甘心將生命埋藏在中國的盛名佈道家賓惠廉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誰留下"Always be ready"(隨時待命)的名句,成為許多宣教士的激勵?

誰最早將《天路歷程》翻譯成廈門話與官話?

誰在1855年遇見戴德生,成為戴德生的屬靈兄長和同工?】

 

你羨慕這種生命嗎?

『他(賓惠廉)以祈禱為呼吸,以祂的言語為飲食,深深的感覺神的同在。』

『戴德生形容他:賓先生對神的話語極之愛慕,生活聖潔可敬,並且與神緊密相交。』

『賓惠廉還留下一句名言"Always be ready"(隨時待命)。他常常勉勵基督徒說:"你要隨時準備好說:神啊,我在這裏,請差遣我"。』

1 Peter 3:15 Always be ready! [ἕτοιμοι ἀεὶ]

彼前3:15常作準備

 

賓惠廉( Bin Huilian, William Chalmers Burns)1815 ~ 1868:蘇格蘭長老會來華宣教士,19世紀享譽歐美和中國的著名佈道家、奮興家。在華20載,先後在香港、汕頭、廈門、上海、北京和營口等地宣教,為中國教會帶來復興。1847年,盛名的賓惠廉接受英國長老會差會的差遣,登上一條駛往中國的商船,前往中國宣教。之前,他曾到處佈道,經過八年橫跨歐美兩大洲的福音征戰。1839年,賓惠廉在24歲那年,獲得格拉斯哥長老會的講道資格。他先在家鄉附近的各地教會講道,因其富有講道恩賜,每到一地,就把復興帶到那裏的教會。年輕時,人這樣形容他:『他的聲音非常宏亮,似乎不管有多少人都能夠清楚聽見,簡直連司布真都趕不上他。當聖靈的能力從他傾瀉而出時,有時像是西乃山上令人戰兢的閃電,有時像是微風中溫柔的呼喚。他自覺自已正站立在永生與永死之間,吹起救恩的號角,直到會眾或者因為憂傷而哭泣,或者因為尋見救主而歡樂。』後來成為南非復興運動領袖的慕安德烈(Andrew Murray)就是在這時候受到賓惠廉的影響的:"1838-1840年間,神用賓惠廉氏引起屬靈的復興,一如祂用芬尼氏(Charles Finney)在美國引起的復興。”來到香港:『賓惠廉這樣一個曾經享譽歐美、動輒吸引成千上百聽眾的佈道家,如今卻每天面對著寥寥無幾、反應冷淡的異國聽眾,該是何等大的反差啊!然而他清楚並順服神的引導,不灰心、不動搖,甘願在中國默默播撒福音的種籽。』他先後把自己深深喜愛的屬靈名著《天路歷程》翻譯成廈門話與官話,使之成為中國教會早期重要的一部靈修書籍。賓惠廉還留下一句名言"Always be ready"(隨時待命)。他常常勉勵基督徒說:"你要隨時準備好說:神啊,我在這裏,請差遣我"1855年後,賓惠廉與年輕的戴德生相遇,進而成為一對互相敬愛的同工,在一起工作了相當一段時間。賓惠廉比戴德生(Hudson Taylor)年長17歲,且早他四年到中國宣教,因此戴德生在靈性上從他得到很大幫助。戴德生曾如此描述他們在一起配搭事奉宣教的美麗情景:"1855年底,在神帶領之下,我認識了英國長老會傳道會的賓惠廉牧師。我們聯袂出發,住在船上,前往江蘇以南、浙江以北的大城小鎮宣講福音。” 戴德生也談到賓惠廉留給他的印象,以及對他的影響:"賓先生對神的話語極之愛慕,生活聖潔可敬,並且與神緊密相交。數個月來與他在一起,使我受益非淺。"。《戴德生傳》:"他(賓惠廉)以祈禱為呼吸,以祂的言語為飲食,深深的感覺神的同在。......在他的感化中,戴氏的智識和靈命長大,以至認識自己及神所給他的使命。"(《戴德生傳》第27章,證道出版社)1868年東北宣教後,染病,死在中國。Burns died of fever at Nieu-chwang遼寧的牛莊(今營囗), his last words being: ‘Thine is the kingdom, the power, and the glory, for ever and ever.’

參閱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b/bin-huilian.php

https://banneroftruth.org/us/about/banner-authors/w-c-burns/

http://www.cclw.net/gospel/new/xjsqx/htm/chapter3.html

http://library.umac.mo/ebooks/b25471478.pdf

 

傳教士的小故事(九):在中國生,曾被中共判死刑,一生愛中國的傳教士學者畢範宇

面對死刑:他說:"Nothing kept me from praying!" 沒有誰或沒有什麽可以阻止我禱告!

『生在中國,一生愛中國:中國是他的心所系、愛所屬,乃至關心所至。他愛中國人,愛他們的靈魂與生命,為他們他願意奉獻自己的畢生精力。』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那位宣教士曾將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翻譯成英文?

那位有耶魯大學博士學位的宣教士一生愛中國的農民,推動中國農村復興?

那位宣教士,曾在解放初期被判死刑,卻在22個月的軟禁期,翻譯了多首中國贊美詩和古典詩詞?

那位宣教士談到被判死刑和軟禁時,留下名句:『"沒有誰或沒有什麽可以阻止我禱告"Nothing kept me from praying)』?

 

畢範宇幾個特點:

1. 傳教士之子,耶魯博士、愛中國的農村、一生愛中國

2. 當問道:你在那被軟禁的漫長的兩年中,是如何忍受和打發那些百無聊賴,無事可做的日子時,他總是笑著說:"沒有誰或沒有什麽可以阻止我禱告"Nothing kept me from praying)。

3. 盼望中國教會能合一:畢範宇就極力主張在中國建立起一個超宗派的教會,強調基督教各宗派之間的合作。

4. 放棄怨仇:接納新政權!雖然他被中共軟禁並驅逐,但回美國後他竟公然主張美國應當承認共產黨中國,並主張應當在聯合國給中國政府一個席位。

 

畢範宇 ( Bi Fanyu , Francis Wilson Price ) 1895 ~ 1974:生在浙江嘉興,傳教士的兒子,一生愛中國,曾在解放初期被政權判死刑。美國基督教南長老會傳教士、漢學家、社會活動家和政治家。曾任金陵神學院教授、上海國際禮拜堂牧師、美國南長老會主席(1953-1954)。於1895225日生於浙江省嘉興,其父母腓力(Philip Francis)和以斯帖(Esther Wilson Price)是美國南長老會的傳教士,在華宣教50多年。1915年,畢範宇作為"美國大學優秀生全國性榮譽組織"Phi Beta Kappa)的優秀學生畢業於戴維森大學(Davidson College)。他先後在耶魯大學完成學士學位;繼在紐約哥倫比亞教育學院完成基督教教育文學碩士學位(M. A.);再從耶魯大學獲得哲學博士學位。1923年夏天,他與弗州格林威爾的艾茜•麥克魯爾(Essie McClure)小姐結婚,隨後這對新婚夫婦即啟程前往中國。從19231952年被迫離開中國為止,他一直在中國工作。在長達20年時間裏,畢範宇在教育改革、鄉村建設、教會發展,以及普世教會運動等方面均系領軍人物,做出不少貢獻。"中國通"1929年,他把國父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翻譯成英文,由商務印書館出版。在抗戰的華西期間,畢範宇與蔣介石和宋美齡關係密切,成為他們的私人朋友和顧問,同時亦擔任國民政府外事局顧問。他還多次赴美為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搖旗吶喊。為使西方國家了解中國的抗戰事業,他將蔣委員長的大部分有關戰局的言論都翻譯成英文,並根據自己在中國各地之見聞寫成報告,將日佔區中國百姓,以及中國教會的悲慘境遇昭示給美國人民。抗戰後,推動利用美國的經濟援助來實現中國農村的復興。在滬期間,畢範宇亦擔任上海國際禮拜堂的牧師。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畢範宇因與蔣介石和國民政府的緊密關係而遭到控訴和逮捕,並且被判處了死刑。軟禁期間,畢範宇把23首中國贊美詩和多首中國古典詩詞翻譯成英文。從1950-1952年,他和妻子被軟禁在上海達22個月之久,後被驅除出境。1956年,畢範宇擔任紐約協和神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宣教學教授。當問道:你在那被軟禁的漫長的兩年中,是如何忍受和打發那些百無聊賴,無事可做的日子時,他總是笑著說:"沒有誰或沒有什麽可以阻止我禱告"Nothing kept me from praying)。從他在長老會考牧時起,他的神學思想就遭人非議,有人認為他的神學不夠正統;也有些人認為他太"普世化",甚至不惜犧牲、淡化自己的信仰,與其他宗派的人甚至非基督徒同工、合作;還有些人認為他花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參與從事那些社會、經濟和政治活動,而且他有時候似乎更像一個中國人,而不是美國人。雖然他被中共軟禁並驅逐,但回美國後他竟公然主張美國應當承認共產黨中國,並主張應當在聯合國給中國政府一個席位。中國是他的心所系、愛所屬,乃至關心所至。他愛中國人,愛他們的靈魂與生命,為他們他願意奉獻自己的畢生精力。從他來華宣教生涯之始,畢範宇就極力主張在中國建立起一個超宗派的教會,強調基督教各宗派之間的合作。他一貫倡導由更多的中國基督徒出來擔任教會領袖,逐漸削弱西方傳教士對教會的控制。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b/bi-fanyu.php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ancis_Wilson_Price

http://shenpres.org/wp-content/uploads/2013/09/FrankPriceSr.pdf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救助無數病人,中國近代西方醫療傳教之父伯駕

 

耶魯大學時,立志:『我願更加聖潔、更像耶穌。』

醫治卑微的第一位華人牧師梁發時,他說:『我一生之中即使未做過其它善工,只恢復了這個為上帝所愛的仆人的健康,我也就不枉為人一世了。』

一生的貢獻:『伯駕在華行醫十幾年中,先後診治過病人約53,000余眾,內中上至兩廣總督耆英,下到渾身長滿疥瘡的乞丐,他都無分貴賤,一視同仁,秉承耶穌基督的大愛,一律細心救治。』

一生醫治了很多奇難雜症,並將某些病人的情況畫成圖畫,至今我們仍能感受他的病人各種悲慘的處境。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1. 誰開辦被譽為是『中國境內第一所正規的、現代化的西醫院』?

2. 誰的努力開展了傳教士以醫療服事中國人的大門?

3. 廣州第一所正式的西醫院,原名是什麼?

4. 仁濟醫院就是當今的中山醫科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其英文名字是什麼?帶有什麼含義?

5. 誰留下『廣州醫療案例的林呱畫冊』Lam Qua Paintings Collection?讓我們明白當代各種奇難雜症。】

 

平日的起居:『伯駕每天清早起床,簡單就餐後,就為前來求診的人看病治療,往往一直忙到深夜。辛苦勞累不說,生活作息全無規律。但當他看到一個個病人經他治愈後離去,就心裏快慰,感到再苦再累都值了。他的服務體現了耶穌基督的博愛,中國百姓無論貧富貴賤,在他眼中皆一視同仁,他以行動見證了基督的福音。』

 

伯駕 ( Bo Jia , Peter Parker )1804 ~ 1888183464日從紐約搭乘"馬禮遜號"輪船啟程,繞道好望角前往中國,於1026日到達廣州。十九世紀美國首位來華醫療宣教士;廣州博濟醫院創始人。在華23載,救治病人無數。『伯駕在華行醫十幾年中,先後診治過病人約53,000余眾,內中上至兩廣總督耆英,下到渾身長滿疥瘡的乞丐,他都無分貴賤,一視同仁,秉承耶穌基督的大愛,一律細心救治。』醫治卑微的第一位華人牧師梁發時,伯駕曾說:"我一生之中即使未做過其它善工,只恢復了這個為上帝所愛的仆人的健康,我也就不枉為人一世了。"他也曾擔任外交官,參與中美《望廈條約》談判;並擔任過美國駐華公使,是近代中美關系史上的重要人物。1831年耶魯大學畢業,在其日記中,經常出現的一句話就是:"我願更加聖潔、更像耶穌"。伯駕獻身作宣教士,向美部會提出了申請,受到接納後,重回耶魯接受神學和醫學的訓練。18343月,伯駕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並醫生資格;5月被美國長老會按立為牧師。1835111日,伯駕決定在廣州開設醫局。在英美商人捐助下,又得到廣州十三行總商伍秉鑒的幫助----出租新豆欄街豐泰行房產的一部分給伯駕開設眼科醫局,年租金500元。該醫局當時稱"新豆欄醫局",於114日開始接診病患者。不久因擴大業務而更名為"仁濟醫院"Hospital of Universal Love,今中山醫科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的前身),意即"本耶穌基督大愛,以濟世為懷作宗旨",伯駕自任院長。雖然此前曾有馬禮遜(Robert Morrison)、郭雷樞(Thomas Richardson Colledge)等人在澳門辦過醫療診所,但規模都很小,並且沒有延續下來。所以伯駕所創辦的這所醫院被認為是中國境內第一所正規的、現代化的西醫院。有可容百多人的候診室,兼備40余張病床,新式儀器一應俱全。伯駕的專長本是眼科。中國百姓對西醫心存疑惑,不敢前來就醫,所以醫局開業的第一天,雖然標明免費治療,整天竟無人問津。次日一位飽受眼病折磨多年,卻又無錢求醫的婦女,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戰兢前來就診,從此揭開了西醫在中國治病的序幕。根據紀錄,醫局開診後僅17天,前來求診的人數就達到240位,內中還包括好幾位衙門官員。『伯駕每天清早起床,簡單就餐後,就為前來求診的人看病治療,往往一直忙到深夜。辛苦勞累不說,生活作息全無規律。但當他看到一個個病人經他治愈後離去,就心裏快慰,感到再苦再累都值了。他的服務體現了耶穌基督的博愛,中國百姓無論貧富貴賤,在他眼中皆一視同仁,他以行動見證了基督的福音。』1839 年時,在華宣教士中只有兩位醫療宣教士;因著伯駕的推動,到了 1842年有更多的醫療宣教士陸續來華;五十年後,已經有61家醫院、44家藥房、100多位醫生和26位女醫生在華從事醫療宣教,許多華人也因著他們的愛心醫療而接受基督教信仰。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b/bo-jia.php

伯駕廣州醫療案例的林呱畫冊

Peter Parker's Lam Qua Paintings Collection

Chinese patients in Guangzhou around 1840s

http://cushing.med.yale.edu/gsdl/collect/ppdcdot/

http://library.medicine.yale.edu/find/peter-parke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ter_Parker_(physici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m_Qua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一):中國近代西方醫療傳教之父伯駕和伯駕廣州醫療案例的林呱畫冊

林呱【或林官】留下的畫冊案例,成為一個重要的醫學文獻,在耶魯大學醫學院裡有主要的收藏。

Peter Parker's Lam Qua Paintings Collection

Chinese patients in Guangzhou around 1840s

http://cushing.med.yale.edu/gsdl/collect/ppdcdot/

伯駕的腫瘤手術案例,由中國畫家林呱畫下來,約共有110幅油畫,約80幅藏於耶魯醫學圖書館。

http://library.medicine.yale.edu/find/peter-parker

 

Wiki: Lam Qua (Chinese: 林官; Cantonese Yale: Lam Kwan; 1801–1860), or Kwan Kiu Cheong (關喬昌), was a Chinese painter from the Canton province in Qing Dynasty China, who specialized in Western-style portraits intended largely for Western clients. Lam Qua was the first Chinese portrait painter to be exhibited in the West. He is known for his medical portraiture, and for his portraits of Western and Chinese merchants in Canton and Macau.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m_Qua

Yale: Parker displayed these portraits on trips to the United States to promote his missionary activities. He left them to the Pathology Department of the Yale Medical School, which later gave them to the Historical Library. At some point, the portraits were numbered. Since most of the sitters are still unknown, the titles of the portraits are the numbers.

There are 80 portraits in this collection.

『有研究者以為:“目前可知作品共110幅,其中86幅藏耶魯大學醫學圖書館,23幅藏于倫敦蓋伊醫院的戈登博物館,還有1幅為波士頓康威圖書館收藏。啉呱所畫的這110幅畫像,有20多幅是複製品。倫敦蓋伊醫院戈登博物館所藏的23幅中僅有一幅不是複製品,而耶魯所藏的86幅中也有幾幅是複製品,康威圖書館藏的那幅也是複製品。有兩幅耶魯的藏品標號為#36,均是伯駕的第2986號病例。所有這110幅肖像畫共畫了約80個不同的患者,除了一個之外,其它患者的畫像都包括在耶魯的藏品中。”亦有研究者以為:“在耶魯大學存86幅,在戈登倫敦蓋伊醫院博物館存23幅(其中22幅是複製品),在麻省塞倫市的皮博特•伊賽克斯博物館有1幅。”http://www.zhazhi.com/lunwen/whls/msyjlw/29724.html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二):上海聖約翰大學校長卜舫濟

在當年的教育界,與燕京大學校長司徒雷登齊名,有"北有司徒雷登,南有卜舫濟"之說。

聖約翰曾被譽為"東方哈佛""東方劍橋",在其存在的七十三(1879-1952)年裡,它不斷地為正在發生劇烈古今之變的中國社會,輸送擁有現代知識素養的人才。

為中國栽培了許多頂尖的當代人才。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那位校長與司徒雷登齊名,是中國抗戰前最有名的大學校長之一?

那所大學,在抗戰前,被譽為是中國的哈佛大學?誰是他們一位元老級的校長,曾服事這所大學長達53年?

那所大學是中國首座全英語授課的學校?】

 

聖約翰校刊《約翰聲》如此詮釋校訓道:"我們要使聖約翰大學成為中國之光和真理的火炬,沒有再比此目標更崇高的了。我們將努力給予我們的學生一個廣闊的和豐富的基督化教育。我們將充分地教授英語和文學,相信這將有助擴大學生的智能水平。我們將傳授科學,不僅因科學有實用價值,還由於科學真理和所有真理都來源於上帝。"

校訓: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Light and Truth

 

卜舫濟( Bu Fangji , Francis Lister Hawks Pott )1864 ~ 1947

1883年,卜舫濟從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畢業。

卜舫濟曾戲稱自己是三分之二的中國人。其實,他何止是三分之二的時間在中國,他把自己一生的事業和全部的心血都傾注於他執教53年之久的聖約翰大學,並終老於上海。1886年,22歲的卜舫濟從神學院一畢業就接受美國聖公會的差遣前往中國宣教,他懷揣著"播撒基督教火種"的理想,於1118日抵達上海。

住在中國人中間,很快掌握上海話:

『為儘快掌握中國的語言,並熟悉中國的習俗,卜舫濟住進嘉定的一戶農家。初到嘉定時,被當地人視為"野蠻人",常常被街上的小孩喊作"猴子"。為了適應新的社會環境,與人民打成一片,他身穿中國長袍馬褂,頭戴圓形瓜皮帽,腳穿方頭壽字鞋,腦後拖著一條長辮子,學說中國話,學習用毛筆寫字,學習用中國的禮節待人接物,飲食起居完全仿照中國士紳。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年多後,卜舫濟已滿口上海話,也差不多變成一個"上海通"了。』

一生為上海聖約翰大學打拼

1887年,卜舫濟奉派到美國聖公會在華創辦的第一所高等學校----聖約翰書院(St. John's College)擔任英語教習。18886月,年僅24歲的卜舫濟接替施約瑟成為聖約翰書院監院(校長)。』

這是中國首座全英語授課的學校。

娶了中國人:

早在嘉定學習期間,卜舫濟認識了聖瑪利亞女校校長黃素娥。黃素娥是美國聖公會第一位中國籍會長黃光彩的長女。卜舫濟主持聖約翰的時間長達53年之久。

19132月,卜舫濟邀請孫中山到聖約翰大學演講,受到師生們熱烈歡迎。孫中山說:"你們從《聖經》裡學到,你們有了光,就當給別人照亮道路。所以,你們在接受知識之後,就當去教導別人。一個民主國家的基礎就是教育。只要人民需要學習,你們就有責任去教育他們。你們要把所得到的給予他人。"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b/bu-fangji.php

http://gate.sinovision.net:82/gate/big5/blog.sinovision.net/space/do/blog/uid/7995/id/170211.html

http://www.lib.sju.edu.tw/school_history/stjohn5-2.asp

http://blog.wenxuecity.com/bbs/memory/394958.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_John%27s_University,_Shangha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ancis_Lister_Hawks_Pott

http://www.wikiwand.com/zh-hant/聖約翰大學_(上海)

[1879年於上海創設「聖約翰書院」

1905年升格「聖約翰大學」

1952年撤校]

『聖約翰大學的入學考試長達6天,每天上午9點到12點,下午1點到4點,6天之中只有一天使用中文,其餘都使用英文』

1954年前曾是華東師範大學分部所在地,後為交付給新成立的華東政法學院(今華東政法大學)。】

【歷任校長

1888-1941 卜舫濟(1941年轉任名譽校長)

1941-1946 沈嗣良

1946-1948 塗羽卿

1949 趙修鴻(代理校長)

1949-1952 楊寬麟(校務委員會主任)】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二b):上海聖約翰大學校長卜舫濟和聖約翰大學的缺點或限制

徐以驊在《教會大學與神學教育》裡的第三章〈作為傳教媒介的聖約翰大學〉(頁152-193)一文裡,提到當代聖約翰大學宗教教育的失敗,是值得我們反思的。

 

其中提到幾個重點:

1. 有時候,教育與宗教的雙重目標是很難兼顧

建校時,小文惠廉主教宣布聖約翰的教育方針是 “宗教第一、教育第二”。

卜舫濟最初的信念是『宣教高於一切』,1890年曾看教會教育機構看為是『訓練未來使徒』的『西點軍校』。

早期宗教校風:『凡入本校肆業者,俱受耶教之栽培。每晨七時四十分入聚集所祈禱唱詩。午時有教友聚教堂午禱。晚間亦然。其餘入禮拜三晚禱,及教中各名人演說,此顯見者也。每逢禮拜日有早禱。午後有晚禱。且有聖經班。』頁166

後來,漸漸減少宗教目標的定位。後來他認為:『教育不僅僅是實現目的之手段,其本身就是目的。』頁153-154

學者J. H. P. Sailer塞勒曾提出『兩個方向的拉力』的說法,不少中西方的學校很難兼顧雙重目標。歷史學家賴德烈(Kenneth Scott Latourette) 指出:隨著世俗化力量的增長和專業化時代的來臨,絕大多數教會大學日益難以保持其宗教性。[1]

 

2. 學校過分擴張和經濟壓力,讓學校走向世俗化

當學術追求持續加增後,專業責任加劇,教師的傳教熱情很難保持。

1906年聖約翰大學在美國註冊。後來被譽為是『東方的哈佛』、『外交人才的養成所』的雅號。】

此外,因為要求教師有高學歷,不少老師不是基督徒或不是熱心的基督徒。

19371938學年聖約翰文理學院54教職員中,已有10人擁有博士學位,16人擁有碩士學位。1948年中外教員163人,其中教徒86人,佔總數的52%。】

校方發現:『為聖約翰物色教員的主要困難是不易找到既有真正傳教精神,又具有專業技能之人。』

有學生向校長投訴:『沒有一個教員私下關心過我們的宗教生活』。

 

3. 威望與宣教目的的拉力和貴族化的危機

聖約翰大學的一大特色,就是幾乎是全英文教學。這為學校帶來極大威望,但卻帶來三大缺點。一、學生普遍不太了解中國文化;二、學生未能用優良的中文語言和文化去傳播信仰;三、大學從吸收貧寒的教徒學生,漸漸發展成為主要是吸收上流階層的子弟。

高質素代表高經費。學費逐年增加。

30年代中期,學費成為主要來源,佔預算的90%左右。後果是學校走向貴族化。

1940年學校報告:『聖約翰已有中國學費最高的學校之稱,使它成為只有有錢人才能上的學校是不幸的,是與我們宣教的理想背道而馳。』

 

4. 貴族化與過分的建制派傾向

貴族化漸漸讓學校高層過多與政界、富豪和建制派的關係過分密切。當中國社會貧乏懸殊和有不少社會不公時,學校當局美其名是『嚴守中立』,要求學生成為『講求實際的愛國者』。結果,在中國政治動盪的日子,學校當局漸漸遠離了民眾。

其中有名的例子是產生「光華大學」的分裂事件。1925五卅慘案在上海爆發,各界紛紛走上街頭抗議日本棉紗廠非法開除及毆打工人。聖約翰師生也組織罷課抗議,但遭到校方阻撓,結果於是63日,學生553人以及全體華籍教師19人,集體宣誓脫離聖約翰大學,他們在各方協助下,在短短三個月內就成立了「光華大學」。[2]

 

5. 漸漸只剩下屬靈的外殼

就神學而論,卜舫濟本身的神學思想就有點傾向自由派。他曾寫信給友人說:『必須放棄諸如聖經字字出自神啟以及其他形式的無謬誤論的站不住腳的立場。』頁167

隨著學校貴族化和更多不是信徒背景的學生加入,不少學生對強制的禮拜和讀經怨聲載道。當時候有『文憑到手,宗教邊狗』,『出了學堂,出了教堂』的說法和現象。

順應世勢,20年代起,不少教會大學開始逐步採取『局部放任』和『自由放任』的宗教教育政策,不再強迫非信徒參與宗教活動,結果學校屬靈冷淡氣氛更加濃郁。有聖約翰中學的校牧指出,學生們『寧可預備物理化學,卻不看聖經;寧可荒嬉,卻不去做禮拜;寧可早些安息,卻不去做禱告。』當代共產黨員充滿熱情,後來有一說法:『基督徒只要有共產黨員一半的熱情,世界就會打不相同了。』頁170

卜舫濟1934年提交的報告說:『我們感到對宗教的一種普遍的淡漠。』

 

小結

當然這並不否定局部的宗教傳播的事實。但聖約翰大學能引導學生成為信徒的比例是明顯地長期偏低,在各大學的比較下,就更明顯了;從二十世紀初的三分之一左右,在30年代降為四分之一,在40年代再降為五分之一。他們的光景比燕京還差。雖然,聖約翰大學出了很多社會有名的人才,但信仰紮實的福音派人士的比例可能偏低,這也是一個歷史的事實和遺憾,也是遠離了最初建校的初衷。祈盼這種現象不會在香港的基督教學校重演。

 

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hphotos-xpa1/v/t1.0-9/644026_531291627047586_5802019111141644283_n.jpg?oh=2157fc5894af4c642fa3200ba257ea28&oe=56DC537A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hphotos-xpf1/t31.0-8/10557715_531291653714250_4901506633332218591_o.jpg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hphotos-xla1/v/t1.0-9/12376697_531291700380912_5201241948081486315_n.jpg?oh=139a592183ccda945356c19152070b2d&oe=570A082A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三):為中國人建立第一所大學,留下和合本聖經,並萬民傘的感動的山東宣教士狄考文和夫人邦就烈

27歲從紐約出發時,有這立志:『我決意將自己的生命獻給中國,生於斯,死於斯。』

他們建立的文會館是中國全國最早的一間大學。

文會館栽培了"中國慕迪"丁立美牧師(1892年畢業)、賈玉銘牧師(1901年畢業)和滕近輝牧師的父親滕景瑞(1911年畢業)許多優秀人才。

"他是個從不怕人,只敬畏神的人"

狄考文大力推動讓中國人用阿拉伯數字!

他是華人教會使用的官話和合譯本聖經的委員會主席,晚年用了十八年,將自己一生中最後的歲月完全奉獻給了官話和合本的翻譯工作,一心只望給中國人留下一本忠於聖經原意的聖經。

太太邦就烈深愛中國人,多次在災難和飢荒中,忘我地服事貧窮人。多次卻累垮了自己,早在 1860 年代留下了終身不治的疾病。60 歲生日那年,新老學生們精心縫製了一件絲織品裝飾的披風,繡上了每個人的名 字,特製“育英壽母”燙金匾額。在山東西北的一次賑災後,地村民送她一把繡著她救助的 220 個村莊名字的“萬民傘”,前呼後擁抬著她經縣衙門前的大街,一直送出駐地六里多路。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1. 誰建立中國最早的一間大學?這大學最早的名稱是什麼?

2. 誰所建立的大學栽培了丁立美、賈玉銘和滕近輝牧師的父親滕景瑞等優秀學生?

3.誰在晚年成為和合本聖經翻譯組的委員會主席?並用了多少年參與這翻譯?

3. 那位宣教士的太太曾深深愛山東難民,大大感動他們,讓他們主動『繡著她救助的 220 個村莊名字的“萬民傘”』送給她?』

 

狄考文( Di Kaowen , Calvin Wilson Mateer )1836 ~ 1908

1863 7 3 日,狄考文攜新婚妻子從紐約乘船來華。臨行前,狄考文發下誓願:"我決意將自己的生命獻給中國,生於斯,死於斯。"後來他果真以自己的一生實踐了他的誓願。

經過長達165天的航行,行經好望角和澳洲,終於1863年底抵達上海;翌年115日再從上海搭船到山東登州(今蓬萊),從此開始了漫長的宣教生涯。

1864年創辦了男校"蒙養學堂",當地人稱之為"蒙塾"""即啟蒙,""是寄宿並教養之意。1873 年起,狄考文改變了過去只在窮苦的非基督徒中招生的方法,注意招收年齡稍大,基礎較好的基督徒家庭的子弟入學。

1876年,蒙養學堂改名為"文會館" "取以文會友之意"

1882年,決定增設高等學科,創立大學,是為中國第一所現代大學。

1895年,狄考文編寫的教科書已達28本,其中八成是科學範圍的。

非常重視中文的宣教士:

『他堅持用中文教學,堅信中國語言完全能夠闡釋和宣傳西方的科學,費盡心力匯通中西,編訂出版《官話類編》(A Course of Mandarin Lessons based on Idiom),成為當時外國人學習漢語必備之書。他認為:文言悅目,白話悅耳,達成教育普及的工具不是文言,乃是白話。文會館除要求學生必須要讀千字文、四書、詩經、書經等中國經典外,還要求學生在學校過艱苦的生活,以便培養適應中國生活、為中國人服務、引領中國進步的人才。』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d/di-kaowen.php

文會館、廣文學堂、齊魯大學、山東大學(Tengchow College,中文校名登州文會館)

『文會館是中國全國最早的一間大學。它自1882年加設大學部第一屆畢業生於1887年算起,到1904年遷校到樂道院取新名稱廣文學堂為止。』

『後在此基礎上,發展成為著名的齊魯大學。』

20世紀初,山東境內的不同教會派系開始加強教務合作。

1902年在英國浸禮會和美國長老會的聯席會議上,決定組建「山東新教大學」(Shandong Protestant University),將青州培真書院、登州文會館、青州廣德書院3所高校合併為規模較大的兩所學院,並擬成立一所醫學院。』

1909年,山東新教大學更名為山東基督教大學(Shantung Christian University),中文名稱為山東基督教共和大學。民國成立以後,於1915年,經校務委員會批准,以「齊魯大學」作為非正式用法的校名,意為「齊魯地區的大學」。』

『齊魯大學有"中國的哈佛大學"之譽,校園裏有兩座科學大樓,一座為狄考文紀念館,另一座是伯爾根紀念館。』

『狄考文的宣教教育方式,通常被稱為"狄考文模式,"表現出其加爾文歸正宗的理想:傳揚福音聖道,並完成教會的文化使命;在使人靈魂得救的同時,也使文化得以道化。』

『文會館畢業生的第一選擇通常是作教牧,其次是教育,再其次才是從政或從事工商業。畢業生中產生出不少教會領袖,如丁立美牧師(1892年畢業),佈道大有能力,有"知識分子使徒""中國慕迪"等美譽;在華人教會神學界影響深遠的賈玉銘牧師(1901年畢業);而於1911年畢業的滕景瑞,則是滕近輝牧師的父親。老一輩的基督徒常說,山東出了許多屬靈偉人,飲水思源,其根源實在於廣文大學所栽培的人才。』

一大偉大成就:和合本聖經翻譯

1890年,聖經翻譯委員會成立於上海,狄考文眾望所歸,受選擔任官話和合譯本聖經委員會主席,主持中文譯經的劃時代工作。眾人付上常人難以想像的勞動代價,所得的結果就是流傳至今的官話和合本聖經版本。在整個譯經過程中,狄考文始終懷著敬虔、忠誠的心,竭盡全力,他是一位為了搜尋一個恰當詞句,找不到他所要的就絕不罷休的人。有人說"他是個從不怕人,只敬畏神的人"。此後狄考文兼理譯經工作十八年,他將自己一生中最後的歲月完全奉獻給了官話和合本的翻譯工作,一心只望給中國人留下一本忠於聖經原意的聖經。』

1904年,《淺文理和合譯本》(Easy Wenli Union Version)出版《新約》。1906年,《深文理和合譯本》(High Wenli Union Version)亦出版《新約》。1907年,傳教士大會計劃只譯一部文理譯本,於1919年出版《文理和合譯本》(Wenli Union Version)。1906年,官話的翻譯工作完成了《新約》;1919年,官話《舊約》的翻譯工作完成。在1919年正式出版時,官話《聖經》譯本名為《官話和合譯本》,從此就成了現今大多數華語教會採用的和合本《聖經》。』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聖經和合本

https://www.fhl.net/main/announce/announce423145.html

http://www.wenyuanwang.com/MjM5MDU0OTE1Mw_1204277530_0f0962ab2d391cafced7711f850d6b0e.html

 

---

狄考文夫人邦就烈(Julia Brown

1889年山東發生大飢荒時,邦就烈深入災區賑災。災後離開時,當地鄉紳贈送代表崇高謝意的"萬民傘",還請她坐在轎子上遊行,接受民眾的歡送。1898118日,邦就烈在登州去世,享年61歲。臨終前,邦就烈拉著丈夫的手說:"我先回天家去了,希望你將來帶領許多人與我在天家相會"。狄考文後來在其70歲生日那天寫的一封信裏說:"在我早年的生活中,上帝對我最大的祝福是邦就烈。她與我共同承載每天的負擔和心事,文會館的成功大部分應歸功於她。她的去世是我一生的最大損失。""她的兒女起來稱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稱贊她"(《箴言》第31章第28節)。』

『近代山東多災多難,撚軍兩次北上,甲午戰爭日軍多次炮轟登州,數次大災荒,都給山東和登州人民造成巨大災難和恐慌。每次天災人禍期間,狄邦就 烈都不顧個人安危,不眠不休,晝夜看護學生、救危扶困。她救助了別人,卻累垮了自己,早在 1860 年代,就留下了終身不治的疾病。當時的人們也以各 種方式表達了對她的感激之情:60 歲生日那年,迎來了她“一生中最引以為榮 的時刻”:新老學生們精心縫製了一件絲織品裝飾的披風,繡上了每個人的名 字,並請人特製了一幅燙金匾額,上書“育英壽母”字樣,表示對辛勤教養培 育他們的這位異國女教師由衷的感激和謝意。在遠赴魯西北的一次賑災結束時,當地村民送她一把繡著她救助的 220 個村莊名字的“萬民傘”,並設法弄到一頂官轎,前呼後擁抬著她經縣衙門前的大街,一直送出駐地六裡多路。這種驚世駭俗的舉動,充分說明人類的感情是相通的。』

http://www.dzwhg1864.com/renwuqianqiu/2013-09-02/50.html

 

--

狄考文大力推動讓中國人用阿拉伯數字!

狄考文的引進阿拉伯數字之爭(蔡志書)(摘要)

阿拉伯數字最初由印度人發明,後由阿拉伯人傳向歐洲,十九世紀末傳入中國。1877年,在上海舉行的來華傳教士第一次大會上,成立了由美國傳教士林樂知、狄考文、丁韙良、韋廉臣和英國傳教士傅蘭雅等7名傳教士組成的“學校與教科書委員”。清廷為表彰傅蘭雅,特賜他三品頭銜。然而,與狄考文的意見相反,傅蘭雅卻始終不認可在翻譯和教育工作中使用阿拉伯數字。兩位重要級人之間的意見長期分歧嚴重,相持不下,有時甚至爭論得面紅耳赤。

早在1878年,狄考文就對江南製造局出版的數學書籍提出了批評。他認為中文數字的書寫和排版比阿拉伯數字麻煩得多,所以江南製造局出版的《對數表》、《代數術》、《八線學》等並不易為人所理解。他認為沒有阿拉伯數字,就構不成一個完整的數學體系:『中國人普遍願意學習這些數字,各地都有很多人知道這些數字,在課堂中學習這些數字只需要一兩個小時就能掌握,這些數字用中國筆寫起來也沒有任何困難。如果要從根本上把西方的計算方法引入中國,即使依舊使用中文數字,也必須用到零、正負加減乘除等號等符號,那為什麼不引入阿拉伯數字從而使數學語言體系更為完整呢?』

http://www.dzwhg1864.com/renwuqianqiu/2013-08-31/23.html

http://www.wetalent.com/show.php?contentid=587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四):更正教百年宣教大會和傳教士的反鴉片運動

傳教士和反鴉片運動

戴德生曾說:『親愛的朋友,我已經在中國事奉超過三十年了。我深深相信,一個星期的鴉片的販賣對中國產生的禍害遠比一年多宣教工作所作的美善更多,因此,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我們需要在神面前交賬!』頁1311888613日】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1. 更正教百年宣教大會裡,有哪位傳教士強調,鴉片的販賣『這只是咒詛,並唯獨是咒詛』It has been a curse, and only a curse)?

2. 更正教百年宣教大會裡,誰曾發言說:『一個星期的鴉片的販賣對中國產生的禍害遠比一年多宣教工作所作的美善更多』(the opium traffic is doing more evil in China in a week than Missions are doing good in a year)?

3. 更正教百年宣教大會裡,誰曾發言說:『在歷史裡,從未有好像英國這樣藉著鴉片貿易傷害另外一個國家,就是中國』?】

 

Silvester Whitehead主題講員: “I am bound to say, in my judgment, that the opium habit is to the Chinese an unmitigated curse; that they dislike and denounce the English for introducing it, and forcing upon them the trade; and therefore it is the duty of all Christian peoples, and all British Christians in particular, to put a stop to this gigantic evil.” p.128

鮑康寧F. W. Bailer (內地會/浸信會) : 無論是北京或西部或沿海一帶 I have found opium smoking in its practical effects to be an unmitigated curse. I have passed to the west of China, and in every province that I have crossed it has been the same. It has been a curse, and only a curse.” 【鴉片在】那裡都一樣:這只是咒詛,並唯獨是咒詛!頁132

Broomhall 海班明 (內地會秘書)they would be convinced that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gigantic evils that the world has ever been cursed with I believe in my conscience that there has never been,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an instance in which one nation has so wronged another as England has wronged China. 在歷史裡,從未有好像英國這樣藉著鴉片貿易傷害另外一個國家,就是中國。頁133

Hudson Taylor: “But, dear friends, it is just this. I have laboured in China, as you know, and for China, for over thirty years. I am profoundly convinced that the opium traffic is doing more evil in China in a week than Missions are doing good in a year, and consequently one feels that this is a profoundly important question, and one that must be dealt with in the sight of God.” 131

Report of the Centenary Conference on the Protestant Missions of the World, held in Exeter Hall (June 9th - 19th), London, 1888. Edited by James Johnston. London, 1888.

更正教百週年宣教大會的記錄裡記載了1888613日大會討論鴉片貿易的記錄。(128-137)

https://archive.org/details/reportofthecente01unknuoft

--

可參閱黃智奇。《亦有仁義──基督教傳教士與鴉片貿易的鬥爭》。香港:宣道,2004

--

梁燕城的〈天國的深度意義〉,讀到這段有意思的歷史分析。

『戴德生在政治社會也發揮改造的力量很大。在清代,吸食鴉片煙是很痛苦的,到1900年,他已幫助了三十四萬人戒掉鴉片煙癮,1905年已建立一百零一間戒煙所。內地會全力幫人戒煙,其中包括有席勝魔,他後來被神重用。內地會讓席勝魔帶領其他人戒毒,將權柄交給華人領導,而非由西教士來管理和控制,這完全是以天國為先的胸襟。他回英國時,向英國社會講述吸食鴉片煙者的淒慘,在社會發生巨大影響,令英國政府和商人抗議宣教士只為中國人說話而不幫英國,甚至威脅不准宣教士到中國。在這龐大道德要求下,宣教士丹拿牧師(F. Storrs Turner)回國遊說政府,不要再賣鴉片給中國。1879年匯合反鴉片的十五位國會議員成立反鴉片會,引起政府和商人反對傳教士來華。結果發動二十萬人簽名,迫英國放棄鴉片貿易。在1906年至1907年間,英國正式通過不賣鴉片給中國,到1911年正式執行。

1895年他宣佈內地會絕不靠帝國主義保護,當義和團殺死大批宣教士,內地教會備受摧毀,戴德生不要外國力量來支持,內地會也不要庚子賠款,這顯示出天國的道德與權柄。這表明神國度的美善影響力是非常龐大的。這些歷史事件連中國自己也不知道,因為中國歷史書沒有說。這是基督徒改造社會的國度力量。』【梁燕城:〈天國的深度意義〉,載於林日峰主編:《廿一世紀華人教會的神學教育與神學課題》,頁87-88

文章引自www.krt.com.hk/modules/news2/article.php?storyid=140

也參閱〈真正持久有效的禁毒戰場〉(來源:海外校園)

http://www.jhak.com/jlzm/zm/2014-06/21/content_9821.html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五):有"基督教的利瑪竇"之稱的傳教士丁韙良

『丁韙良有"基督教的利瑪竇"之譽,在晚清能坐到"中國外交學院"(同文館)校長,以及京師大學堂"西校長"的高位,恐怕利瑪竇都難以與之比肩。』

1898年起任被清朝皇帝任命為京師大學堂首任總教習,也就是北京大學前身京師大學堂的第一任校長。』

『京師大學堂的首任“校長”丁韙良(W. A. P. Martin)是位美國傳教士。』【因身份敏感,後來的文獻,少提這事實。】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d/ding-weiliang.php

https://zh.wikipedia.org/wiki/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1.     那位傳教士是北京大學前身的京師大學堂的首任總教習(第一任校長)?

2.     是那位傳教士將《萬國公法》翻譯成中文,後來更再翻譯為日文?

3.     那位基督教傳教士有"基督教的利瑪竇"之稱?】

 

丁韙良( Ding Weiliang , William Alexander Parsons Martin )1827 ~ 1916

『美北長老會派至中國的傳教士。在中國生活了62年(1850年-1916年,期間有4年時間不在中國)。』

 

1850年到香港

『十九、二十世紀美國基督教長老會著名宣教士、教育家、翻譯家和著作家;中國近代教育的先驅、中西文化的橋梁。在華66載,期間在寧波宣教10年,後50多年大都在北京。曾先後擔任北京同文館總教習和京師大學堂總教習;翻譯《萬國公法》,著作等身,有"基督教的利瑪竇"之稱,對中國近代政治、教育和外交等領域影響甚大。』

『經過143天的海上顛簸,丁韙良一行於1850年(清道光三十年)410日到達香港,那天正巧是丁韙良23歲生日。』

『他們去廣州觀光,剛一下船就遭到當地民眾的攻擊,許多人圍著他們,一邊看,一邊喊叫:"番鬼,番鬼;殺頭,殺頭!"丁韙良日後在其自傳中,如此描述自己當時的心情:"這難道就是令人引為自豪的中國文明?我難道就是為了這些人而背井離鄉?"遂又轉念安慰自己道:"他們若不是異教徒,我又何必遠道來這裏呢!"

寧波10年(1850-1860

五月初,丁韙良偕妻乘船北上到寧波,開始了他們在中國漫長的宣教生涯。

情願搬到城內與普通中國百姓一起生活。

語言天賦

『丁韙良很有語言天賦,來中國之前,他已掌握了英語、法語、德語、拉丁語,希臘語和希伯來語。到寧波後,他覺得當務之急是要先學習中文,但中文那些古怪的發音讓他望而卻步。在學習中文過程中,他發明了註音方法,即用拉丁文字母稍加變通,創立出一套音標,這樣他就能夠重復中文老師的發音了。使用這種方法,他很快就學會了寧波話,不久即能用流利的寧波話講道。』

為中國人創造中文拼音模式

『於是他在18511月與人合作,用拉丁字母編纂出一種用於書寫"寧波話"的拼音系統;他還通過拼音法,編寫出一些聖歌,教當地人傳唱。因此可以說,中文拼音是丁韙良最早想出來的,是他對中國文化的一個貢獻。』

他加入了1858年和1860年兩次的美國外交活動,分別參與了《天津條約》和《北京條約》的簽訂。

50多年在北京的事奉

丁韙良總結其在寧波十年之經驗,認為必須要從教育入手。他向長老會差會部提交一份建議書,請求在中國創辦一所高等學校。

這所學校後來發展為崇實中學,丁韙良為首任校長,並擔任此職20年之久(1865-1885年)。該校即現今北京第二十一中學的前身。

翻譯《萬國公法》

翻譯美國人惠頓所著的《萬國公法》(Elements of International Law),該書是當時最新和最為通用的國際法藍本。

為翻譯此書,從 1850年到1855年,丁韙良不但系統研習了《尚書》、《易經》、《詩經》、《春秋》、《周禮》、《論語》、《大學》、《中庸》、《孟子》等儒家經典, 而且對漢語方言、音韻、訓詁等也進行了特別的推究。

一個動機是"幫助中國認識神和神永恒的公義"

《萬國公法》譯完後,受到恭親王等人的賞識,由總理衙門撥專款付印出版。該書讓中國人首次看到"權利、主權、人權、自由、民主"等觀念。《萬國公法》在出版後第二年,日本把它翻譯過去。日本"明治維新"之後,該書成為日本法學的教科書。

同文館總教習

丁韙良被任命為同文館總教習(1869-1894),同時擔任清政府國際法方面的顧問。同文館由清廷中洋務派所創辦,是中國近代第一所新式學堂,學堂內的教習均為洋人,專門訓練外交官和翻譯人才。1885年(光緒十一年),清政府授予他三品頂戴官銜。

京師大學堂總教習

1898年維新派提出了廢科舉,辦西式學堂的主張,被光緒皇帝采納並批準開設京師大學堂(今北京大學前身)。

18981231日京師大學堂正式開學,開學之際,為照顧外國教習,首任校長孫家鼐同意他們不必參加祀孔典禮,但丁韙良卻帶了外國教習參加了祀孔活動,並當著中外來賓的面,向孔子像鞠躬,為的是"對這個中國文化最重要的象徵,表示他們的敬意"。此舉在當時許多西方宣教士眼裏被看為大逆不道之舉。』

晚年

丁韙良80歲生日那一天,美國總統威爾遜以及美國部分教育界人士約60余人,贈送給他一面錦旗,表彰他在中國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19161217日,丁韙良因患肺炎在北京寓所與世長辭,享年89歲。

文字、科學和傳教

『跟利瑪竇一樣,丁韙良主張"以科學輔助傳教",以傳播現代知識來傳播基督教。他力圖使中國人相信,基督教可以促進其國家的現代化。』

『在宣教策略上,丁韙良跟利瑪竇合儒、補儒終至超儒的路線一致,主張"孔子加耶穌"。他對中國文化采取接納態度,相信孔子可以被稱為"至聖",人們可以在禮儀中向孔子像敬禮,而且認為中國基督徒可以繼續遵守祭祖的儀式,甚至對佛道亦持開放態度,認為佛教是"為基督教作準備"的。』

『在1877年上海第一次宣教士大會上,他發表論文,闡述了這一觀點。當時大部分宣教士都拒絕這種立場。當然也有"廣學會"總幹事李提摩太,和創辦《萬國公報》的林樂知等人對他表示贊同與支持。他們走的是自上而下的精英路線,希圖透過教育、文字出版等長期性工作,贏取中國知識份子的心,改變他們的世界觀,為日後接受福音鋪路。』

『在中國生活了長達62年之久的丁韙良寫了大量的文章與專著向世界介紹中國。』

北京大學

兩個說法:

1898年起任被清朝皇帝任命為京師大學堂首任總教習,也就是北京大學第一任校長。』

『中華民國政府於191253日批准京師大學堂改名為北京大學校,嚴復成為北京大學首任校長。』

『曾任京師大學堂編書局分纂的羅惇曧早在 1912 年就已在《京師大學堂成立記》一文中說得很清楚:“劉可毅、駱成驤等為教員,蓋員司多用翰林也。美國傳教士丁韙良為總教習。實權皆在丁韙良,科學課程管學不能過問”。當然,類似這樣的文章,因為跟官方的說法相左,在解放後出版的《中國近代學制史料》(19831993)和《北京大學史料》(1993)等類書中一般都是找不到的。』

19 世紀末和 20 世紀初的許多在華外國人均視丁韙良為京師大學堂“校長”,其中包括光緒皇帝的外國顧問,京師大學堂總教習候選人之一和後來山西大學堂西齋總教習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北京大学

http://www.sisins.zju.edu.cn/sh/upload/cb_dwl.pdf

 

http://cft.findbook.tw/image/book/9789628930456/large

 http://sucimg.itc.cn/sblog/ohTNxUCfAgc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六):死在印尼集中營,建道前院長,『華人宣教事業之父翟輔民

翟輔民牧師曾說:『若是神讓我選擇的話,我寧願做中國人。我現在是英國人(祖籍),那不是我的錯,乃是神的旨意。』『我的名字叫輔民,這說明了我的後方工作任務,就是輔助上主的人民,差派他們出去傳福音救靈魂。』

他是寧願作宣教士,不要作教會管理的高層。他曾留下一句話:『我不願意從一個宣教士降級到宣道會的副會長去。』(I would not step down from being a Missionary to the Vice-Presidency of the C.&M.A.)【當時候,宣道會邀請他作會長。】[3]

193865歲的翟輔民有機會回到北美家鄉,世界大戰準備爆發,他決心回到亞洲繼續宣教。他留下名言:『假使我今日不回遠東去,很可能以後再沒有機會了。那邊才是我的家,如果我的生命臨了,我願埋骨於東土。』[4] “If I do not go back now, there is little likelihood I can ever go back at all. I must return to the Far East. I want to die out there where my life has been.”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1. 那位傳教士創立中國第一個向海外宣教的差會?

2. 那位建道院長因為晚年要還福音的債到印尼宣教,病死在印尼日本的集中營裡?

3. 建道神學院在香港時期的第一棟樓原來是那位建道前輩的別墅?

4. 那位傳教士創立宣道書局和開辦聖經報?

5. 那位傳教士與三位中國牧者發起了"省港培靈研經會""港九培靈研經大會"前身)?】

 

翟輔民( Zhai Fumin , Robert Alexander Jaffray )1873 ~ 1945

189723歲的翟輔民被宣信博士按立後,被差往中國廣西宣教,是宣道會首批四位入華宣教士之一。同行有著名宣教士的高樂弼醫生(Dr. Robert H. Glover)。1898年,翟輔民開始梧州的事奉。建道在1899年開始,高樂弼醫生為首任院長。翟輔民是《多倫多環球報》富商之子,埋藏自己在中國和東南亞事奉五十多年,開荒、吃苦、火熱,栽培了不少神的僕人,建立了不少教會,於19457月,"二戰"結束前,年七十二歲在印尼日軍集中營內病逝殉道而死。

 

翟輔民多才多藝,有宏大的宣教心腸,在1902-19041912-1917,多次接任建道院長之責。1911年,在梧州創辦了"宣道書局"(宣道出版社之前身),於1913年創刊《聖經報》(Bible Magazine),是當年非常有影響力的信仰刊物。並於1922年翟輔民與程文禧、黃原素、趙柳堂發起了"省港培靈研經會"(香港的"港九培靈研經大會"前身)。[5]約在1928年,55歲的翟輔民在南洋宣教行程回到已經事奉三十年的中國後,在抵達香港的前夕,突然經歷異象:『血債:忽然發覺自己雙手滿了鮮紅的人血。他自己也莫明其妙,看著手上的血越來越疑慮。…那時他惶恐萬分,悴然驚醒,方知原來是南柯一夢。【禱告後,神提醒他要作守望者(3:17-19)…回到梧州】他像瘋狂了似的,逢人便提說南洋的事。』1929年創立"南洋佈道團"中華國外佈道團前身),是中國第一個向海外宣教的差會。並中文為《南島呼聲》,英文為《婆羅先鋒》自1929年至今,在印尼1800島嶼上,約三千間宣道會教會被建立,相關宗派的信徒有375,000 ,約有3300學生在35間宣道會聖經學校修讀。他的一生對『中國、越南、印尼』三國的宣教工作都有極大的貢獻。

 

 [宣教大將翟輔民(溫以壯博士): 翟氏擁有偉華(George Verwer)所描述的宣教領袖六種素質:1. 异象托付;2.獨具慧眼:提拔領袖、與人合作;3.禱告勇士:陶恕稱他是個「外向性的神秘主義者」(extroverted mystic)。4. 扶腋後進:翟氏是一個識才、賞才、用才的謙謙君子。5.善用傳媒; 6. 勤讀筆耕:翟輔民堅持每日早上四時起床禱告靈修和閱讀寫作,這是他的得力秘訣。陶恕這樣記述:「每天當送早餐到翟房中時,年輕的僕人總看到散放床上的聖經、注釋書和字典,還有一大堆已寫好可以付印的稿紙。」]

 

香港時期的建道是從翟輔民樓開始。1945725日,翟輔民在印尼望加錫的日軍集中營裡逝世,遺囑將其長洲別墅送給宣道會,後宣道差會轉送給建道。香港的建道就是從翟輔民樓開始。劉福群曾說:『差會遂重建翟輔民堂,於一九五零年十月十六日開幕,它既是女生宿舍,又是課室,膳堂和我們居住單位。男生宿舍設於另一座樓房。』十男十女從梧州來繼續讀的學生,在1951年畢業,其中有13位畢業後成為宣教士,這是香港建道的開始。[6]

 

梁家麟曾說:『翟牧師畢生推動並扶助華人信徒履踐宣教使命,勘可稱為華人宣教事業之父。』《建道神學院百年史》,頁22

有青年人問宣信博士:『如何才能成功為一個得勝者?』

宣信:『一個偉大的得勝者,就是一個具有偉大的愛的人。』頁69

林證耶:《翟輔民傳》。

Z1Z5Z4

Z3Z2

 

J001

In 1928, pioneer missionary Robert A. Jaffray surveyed Indonesia, known then as the East Indies. Even as the Great Depression threatened to curtail his work, Jaffray urged The Alliance to move forward. Hundreds of churches were established, Bible schools sprang up, and C&MA missionaries shared the good news of Jesus with people groups scattered across the world’s largest archipelago nation.

Since 1929, 3,000 Alliance churches have been established throughout Indonesia’s 1,800 islands. Nearly 375,000 believers worship in the Gospel Tabernacle Church of Indonesia, or GKII, the Alliance national church. Our ministries include holistic development, outreach to children and youth, and theological education. Currently, about 3,300 students study at 35 C&MA Bible colleges.

http://www.cmalliance.org/field/indonesia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七):中國禁煙會的創辦人杜步西

『我要為中國人做些什麽?』

杜步西(Hampden DuBose, 1845~1910)等宣教士深入蘇州民間,看見鴉片流毒甚廣,遺害無窮。他內心產生強烈的感覺,並促使他做出決定:我要為中國人做些什麽?隨後,杜步西和美國監理會宣教士、博習醫院創始人柏樂文(William Hector Park)等西方宣教士(多位是醫療宣教士)發起成立了中國禁煙會(Anti-Opium League in China),由杜步西擔任首任會長。這是中國最早的禁煙會。1899年,禁煙會出版了影響深遠的Opinions of Over 100 Physicians on the Use of Opium in China(《100多位醫師對中國的吸食鴉片問題之看法》)一書,由100多名專業醫生參與的調查報告,力陳鴉片的危害,影響了公眾輿論反對鴉片貿易。他們的禁煙之舉終獲得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美國國會,以及萬國禁煙會的支持。1906年,禁煙會取得成功,英國國會聲明鴉片貿易"在道德上是說不過去的"

 

【有趣的傳教士歷史的冷知識:

1. 那位傳教士創立中國最早的禁煙會(禁止鴉片)?

2. 那位傳教士推動100多專業醫生攢寫鴉片如何危害中國人健康的名書?

3. 那位傳教士建立蘇州有名的使徒堂的前身?這堂曾以什麼名字紀念這位僕人?】

 

杜步西( Du Buxi , Hampden Coit DuBose)1845 ~ 1910

1872年到中國。基督教美南長老會宣教士,中國禁煙會(Anti-Opium League in China)創立者、會長。在中國蘇州宣教達38年之久,蘇州"使徒堂"創始人。杜步西不單是中國禁煙會的創辦人,還征集了一份超過1000名在華宣教士簽名的請願書,上書給光緒皇帝。皇帝因此下詔,其詔書幾乎逐字照搬杜步西請願書的內容,禁止鴉片貿易和吸食鴉片。至今,基督教使徒堂院內還豎有1910年該堂教友公立的"杜步西先生紀念碑",上面記錄著杜步西當年的禁煙事跡和眾多宣教士的名字。

當時在中國宣教絕非易事,杜步西曾感嘆道:"在美國用三四週時間,就可以使一個城鎮全部皈依基督,可是在中國改變一個城市的信仰則需要三四個世紀"。其艱難可想而知!

【引自: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d/du-buxi.php

杜步西先生紀念碑碑文

1910年教友公立的《杜步西先生紀念碑》記錄禁煙事蹟。昆山儒生張祖齡為他撰寫碑文。】

傳教勸導熱心不辭勞苦寒暑無間總以救主耶穌為宗旨冀得萬民脫離罪苦一時信徒麋集車轍盈庭聞風而來不能救舉皆先生救世之苦心亦聖靈感動…官紳士庶沉淪黑海莫挽狂瀾心竊憂之於是慨然有志開會除煙味清源塞流之論…先生雖死如永生也…振衰扶弱華美交深渺矣先生中外同欽....

 

傳教士杜步西離世後,1920年他兒子杜翰西翻建了教堂,為紀念父親特命為“思杜堂”。後來1951年,因政治敏感改名“使徒堂”。大躍進時代,又曾改名為“耶穌堂”

198046日復活節,使徒堂恢復禮拜,成為江蘇省文化大革命後首先恢復開放的第一所教堂。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d/du-buxi.php

http://www.apostlechurch.cn/2011/0322/197.shtml

http://www.729lyprog.net/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40656&Pid=47&Version=0&Cid=1383&Charset=gb2312

http://szgdb.2500sz.com/news/gdb/2012/3/3/gdb-12-47-10-167.shtml

http://www.weshare.hk/tik/articles/12445

https://archive.org/details/39002055095831.med.yale.edu

 

 

投影片1投影片2投影片3

投影片4投影片5投影片6

傳教士的小故事(十八):在義和團之亂裡殉道的小聶姑娘(Miss May Rose Nathan)(三十歲)的留言

剛剛發現一本英文內地會在1901年出的殉道士書,再讀這位殉道士的英文版本書信,心再次被大大觸動。將在宣教士培靈會裡分享這見證。也與你們分享。

小聶姑娘(Miss May Rose Nathan)在日記留下給母親的話: 「親愛的媽媽,無論你聽到有關我的任何消息,請不要擔心。以世俗的眼光來看,來這裡不過一年,剛學會一點中文,就戛然而止,似乎浪費。許多人會說:『為甚麼她要去呢?浪費生命!』親愛的,絕非如此!要信靠神,祂絕不誤事,祂的作為全然美好。」

Darling Mother, don’t be anxious, whatever news you may hear of me. It will seem useless in the eyes of the world to come out here for a year, to be just getting on with the language, then to be cut off. Many will say, "Why did she go? wasted life." Darling, No. Trust God does His very best, and never makes mistakes.There are promises in the Word that the Lord will save His servants, and deliver them from the hands of evil men. Dear, it may be the deliverances will come through death, and His hands will receive, not the corruptible, but the incorruptible, glorified spirit.I have no absolute confidence that we shall be spared what these dear ones have suffered…We are called to suffer with Jesus. Very literally one takes the Scriptures nowadays, just as the first Christians did ; they endured physical suffering for Jesus. We often endure mental and spiritual, and now we are called to endure, perhaps, extreme bodily suffering. But, darlings, death is but the gate of life, we shall see His face, and, darling Mother, I’ll wait and long for you there ! Our dear friends and relatives, God alone can comfort them.

Last letters & further records of martyred missionaries of the China Inland Mission, by Broomhall, Marshall, Published 1901. p. 44

https://archive.org/details/lastlettersfurth00unknuoft

https://archive.org/stream/lastlettersfurth00unknuoft#page/44/mode/2up

http://xinren.co/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781:-miss-may-rose-nathan&catid=69:2013-03-08-18-34-28&Itemid=395

 

 



[1] 『美國宗教史學家馬斯登(George M. Marsden)近年對美國大學的一項深入研究中把美國一流大學從 “新教的地盤到無信仰的中心”之轉變稱為 “明顯的悖論”和 “歷史的嘲弄”。』頁165The Soul of American University, p.4-6.

[2]參閱https://zh.wikipedia.org/wiki/光华大学。

[3]林證耶:《翟輔民傳》,頁59

[4]林證耶:《翟輔民傳》,頁105

[5]林證耶:《翟輔民傳》,頁95

[6]梁家麟在《建道神學院百年史》指出說:『國內同學在接到劉院長的信函後,紛紛南來香港,繼續未完成的學業。195010月,學院復課。時有畢業班道學科四人,聖經科十一人,旁聽生二人,俱男女各半。後又加入一些在香港的插班生,故學生總數為二十二人。』『至於男生十一人,皆住在相距一里半之外的28號,即劉院長的私宅。』『一九五一年六月假借尖沙咀山林道浸信會舉行第四十三屆畢業禮。』『十男十女畢業……結果,有四人前赴越南,包括簡國慶、曾惠蘭、羅腓力、蔡援坤,三人前赴高棉:劉堅、何說真、莫新靈;六人待赴印尼,後來其中三人轉往菲律賓(何禎祥、李欣頌)和馬來西亞(梁慕真)。其餘在港九澳開展佈道工作。』(頁169171172-173)劉福群說:『班中有七人願意去越南和高棉,後來又有六人前往菲律賓和馬來西亞。共有十九位畢業生加入了事奉主的行列。』《十架與冠冕》,頁141。其他畢業生包括:何時鑑、梁得人、黎福華、陳興祥、朱維德、曾錫亨、傅忠愛、馮耀靈、楊愛真、潘瓊芳。【曾錫亨與楊愛真是夫婦,羅腓力和蔡援坤是夫婦,簡國慶和曾惠蘭是夫婦,梁得人和潘瓊芳是夫婦,何禎祥和李欣頌是夫婦,傅忠愛是滕近輝牧師的首任妻子。】羅腓力說:『1951 年有莫新靈牧師、劉堅、何說真兩位女士,羅腓力蔡援坤夫婦,同時由港到南越,另有簡國慶曾惠蘭夫婦及何禎祥到北越,稍後更有梁得人潘瓊芳夫婦到南越,這些都是建道神學院同屆畢業同學。』http://www.evangellite.org/2012/07/17/我傳道的第一個差傳工場-越南-羅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