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的「同死同生」

李美儀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目錄

1    引言  

2    保羅與哥林多教會的關係

3    保羅與神的「復和」  

3.1   神是「復和」的啟動者    

3.2   基督成就了「復和」  

3.3   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

3.4   基督同釘十字架

4    保羅與信徒的「同死同生」

4.1   同「死」同「生」

4.2   「同」生「同」死

4.3   對哥林多信徒的意義

5    總結  

6    書目  

1          引言

在保羅書信裡面,沒有一封比哥林多後書更坦蕩蕩地表達出保羅的情感世界。[1] 保羅在寫哥林多後書的時候,彼此的關係正處於惡劣的情況,有人攻擊保羅以致他的使徒身份受到質疑。[2] 面對如此境況,實在令他萬分痛苦,不過因著被基督的恩典完全充滿,以致他能夠輕看這些苦楚,並且堅守著挽回他們,引領歸回正路的使命,真正認識基督人生。可見,在愛與痛的兩難間,激發著保羅心中對哥林多信徒的情感,以致整卷書信流露著保羅那份牧人的心腸,其中,他更以「情願與你們同生同死」(3) 向信徒宣告他是多麼的看重群羊。然而,究竟保羅的意思是否指向甘願為信徒犧牲自己,表達甘苦與共,生死相隨的情操? 究竟保羅是基於什麼的理念發出如此震撼的宣告? 因此,本文將從保羅歸信基督的經歷去看他的「同生同死」的真正意思和對哥林多教會的意義。

2          保羅與哥林多教會的關係

保羅寫哥林多後書的最終目標是要確定為耶路撒冷教會向哥林多教會募捐之事能夠完成,他們的捐款正代表著對耶路撒冷教會的接納,承認他們主內的身份 (林後九13)。這筆捐款成為他們願意順服保羅的一切教導(包括他被呼召向外邦人傳道) 的有力明證,最終能夠榮耀主。[3] 然而,因受著保羅的敵對者分化 (林後十2),他們將保羅隨意更動計劃的行為,看作不可靠的憑據 (林後一15-17)。另外,信徒質疑為何保羅沒有一種人們期盼神大能使者應有的得勝氣勢,反而是不斷受盡苦難及逼害[4] 以上的指控令保羅在哥林多教會的領導地位受到威脅,[5] 使哥林多的信徒質疑保羅的使徒資格。[6] 所以,保羅必須重建與哥林多信徒的關係,重拾信徒對他的信心與真正認知基督的救贖意義,好叫他們所願意為耶路撒冷聖徒奉獻的都是出於那聖靈的感動,表達他們對基督的順從。同時,藉此幫助他們建立深根於基督的屬靈生命,有能力面對日後的攻擊與逼害[7]

就敵對者向他過去的行為和人格上的指控,保羅在書中進行一番發自肺腑的辯護與勸告,強調當哥林多信徒遠離保羅之時正代表著他們遠離神,說明過去的生命再不影響他的事奉,因著基督的救贖,現在活著的他,不再是他自己,乃是要為復活的主而活 (林後五15)。保羅重申他們在基督裡已成為新造的人(林後五17),而且神將和好的職份託付予眾人,故我們能夠在主耶穌的日子以彼此誇口 (林後一14),這也和應林前一開始保羅所發出的期盼,就是在主耶穌基督的日子無可責備 (林前一8)。這核心的信息正是保羅要透過哥林多後書傳遞,以致群羊明白彼此相連的關係。

可見,作為哥林多教會的建基者,面對信徒當下的屬靈光景及對自己的批判,保羅的心必然錯綜複雜,故哥林多後書的內容既包含保羅對教會之愛,亦瀰漫著保羅內心的傷痛,[8] 「愛」是因保羅為哥林多教會傾出自己的生命,「痛」則是因信徒吝嗇對保羅的愛。這交織的情感正反映保羅對哥林多教會的負擔以及表達忠守使命的心志,因為保羅深深經歷基督那「一人替眾人死」的愛 (林後五14),這愛成為推動其事工的動力。所以,相比其他保羅書信,保羅在整卷書不斷表述他對哥林多教會那份無私的感情。[9] 在林後七章3節下,保羅更以「你們常在我們心裡、情願與你們同生同死。」(和合本) 表達保羅對他們的記掛,將他們放在心上,「同生同死」是否要表達保羅對信徒那份至死不渝的愛? 是否代表著保羅對哥林多信徒那份永不分離的情感嗎?

「同生同死」原本的意思用於表達一份忠誠的友誼,屬於生死相隨的關係。然而,在原文中,這組詞的正確順序應該是「同死同生 (τὸ συναποθανεῖν καὶ συζῆν / die and live together ) (思高譯本)。保羅將慣用的排序「同生同死」逆轉,變成「同死同生」是要表達出基督教的精意,是一種出死入生的觀念。在保羅的著作中,充滿著「同死同生」的教導,「同死同生」表達一個真信徒應有的行動,願意將自己置於受苦中,甚至面臨死亡,明白這樣才可真實地經歷基督的經歷。[10] 究竟這承諾是如何植根於保羅的生命中? 對於一班反對質疑你的群眾,保羅如何活出這種同死同生的觀念?

3          保羅與神的「復和」

3.1       神是「復和」的啟動者

「所以,我們從今以後,憑著外貌認人了。雖然憑著外貌認過基督,如今卻不再這樣認他了。」(林後五16) 保羅曾經是憑外貌認人,未真正認識基督的那個,然而,神的救贖令他從逼迫基督到皈依基督,這個轉捩點完全重構他的信仰,拒絕從前的自己,朝著新的方向進發。[11] 所以,保羅經歷「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 的美好。更重要的是保羅深信這都是出於神,而且是藉著基督使我們與神和好,又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份賜給我們 (林後五18) 保羅對哥林多教會的愛正源自的歸信,他親嘗與神和好所帶來的改變,而「與神和好」便成為保羅愛的根基。不但如此,保羅勸告信徒要效法他 (林前四1617),提醒信徒哥林多信徒檢視活在基督裡的真正生命,如今他們不再為過往的成就而誇口,相反只為得著主而誇口 (林前一26-31)[12]

「和好」或「復和 (呂振中譯本)(καταλλαγῆς / reconciliation) 一般是指重建友誼或共建和平。不過在新約中,縱使「復和觀」未必是保羅神學的核心根基,[13] 但它必定是保羅神學中一個專屬用語。καταλλαγῆς (名詞) 在新約出現4次,它的動詞καταλλάσσω則出現6次,它們主要集中用於哥林多後書五章,這成為保羅歸信的一個理念。

保羅所指的「復和」既不是指神必須與人和好,相反是人需要與神和好;又不是指人能透過認罪悔改,禱告或好行為便能產生復和的可能性,而是唯獨神以的恩白白地賜予我們。[14] 不但如此,保羅認為這位被世人冒犯的神是「復和」的啟始者,早在人仍陷於罪中之時 (羅五8),對神滿懷敵意之時 (羅五10) 便已經開始。可見,保羅的復和觀並不是由人的悔罪所啟動,相反,復和的機會是神無條件地賜給我們,不是在人的愧疚後,而是在人仍受罪的鉫鎖捆綁時,神已定意拯救。所以,保羅將「救贖」和「復和」的關係再次牽起,成為當時希羅文化背景下一個空前的概念,因為人無須付上任何代價去啟動,神是唯一那位能夠並且願意的啟動者。[15] 這份愛深根於保羅的生命中,他對神的認識反映他對自己的認識,以致他時候常懷著一個「不可徒受他的恩典」去事奉永生的上帝,即使對著哥林多教會的離棄,他仍能繼續愛下去的原因。

3.2       基督成就了「復和」

神定意和主動的拯救,差派耶穌基督成為「和好」的媒介,唯獨才能達到,故世人藉著基督的死真正經驗得與神和好的事實。[16] 正如以所書二13「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故此,「和好」以十字架為根基,耶穌「藉著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西一20)付上贖價,耶穌代替人在罪人的位置上經歷死亡,這才能滿足神的公義,以致人的罪得以赦免,不將人的過犯歸到人的身上。(林後五19)[17] 此外,信主的人彼此連合同歸於 (19)。由此可見,「復和」的概念不僅停留於人與神的關係中,它延伸至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致打斷猶太人和外人中間的隔閡,讓人因著基督彼此結連 (14)。正如保羅從前是與基督徒敵對,現今藉他的歸信成為他真正得著與神與和好,亦使他與人和好。神以基督的死代替了人的罪,以致在神面前能被稱為義,與神和好使人得著與神的情誼。[18]

事實上,保羅所指的「與神和好」不單指自基督的死,還包括基督的復活,正如羅馬書五章9-10節所說,藉著基督的血「稱義」,免去神的忿怒;更因的生得救了,這裡保羅所指的「生」就是基督的生命(復活)[19] 基督的死和復活都是成就稱義的重要因由,兩者缺一不可,否則所信一切都是枉然 (林前十五14)[20] 所以,人能與神和好是歸因基督的死,而終極的救恩則歸因基督的生。基於神的大愛,神使我們靈死去,然後在靈裡與基督聯合,與基督一同復活,基督的復活肯定每信徒現在就能擁有永生的盼望。[21] 可見,當人與神和好的同時,因著基督的生,人能夠分享那從死復活的耶穌基督的新生命,保羅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對於保羅的歸信,這是非常重要,他不僅得著被神稱為義的恩典,他的生命將要參與在基督的生命中,就是與基督同釘十字架,親身經歷基督的經歷。

3.3       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

對於保羅來說,與神和好並不僅讓人逃離地獄,它代表著整個世界藉著基督與神和好。保羅並不是要勸戒人作」新造的人;不是告訴信徒「將會」成為新造的人;更不是叫人放下過去的自己,「努力」達致新造的人。相反,保羅直言「當人在基督裡的同時,他就是新造的人」,當歸入基督的那刻已經一觸即發,一進入基督裡,他立刻是全新的人。

每當基督被認識、信徒認罪和基督被敬拜為生命的主之時,新的生命便存在。當新的來臨,舊的就必須脫下,因為兩者絕對不能並存。[22] 保羅在加拉書重申當人藉著基督的十架,享受從神而來的新生時,正是向世界的權勢死去 (加六14-15)。因此,保羅說我們的得救是本乎恩,基於這白白的恩,神將新生命給予那些已經向世界死去的人,叫那從黑暗中照出來的光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基督的面上 (林後四6)[23]

然而,除去舊人並不代表移除所有敵對的,誘惑人的,試探和艱苦的事。人仍然面對著這一切。不過,當人穿上新人的時候,便知道當擁抱基督的命令和教導。同時,靠著聖靈,讓人每天都有更新的機會。不僅如此,人必須醒縱使信主之後已經穿上新人,從保羅在哥羅西書的指責中反映人容易再穿上舊人,再次行那舊人的行為 (歌三9-10)[24] 保羅的歸信正經歷這一切的真實,嘗到當中的美好,故此面對著哥林多信徒,這班理應已是新造的人的群體,似乎對基督教信仰仍然處於含糊不清的概念,成為容易受誘惑,被分化的主因,故此,保羅重申一個非常關鍵的回應,與基督同釘十字架

3.4       基督同釘十字架

基督替眾人死並非代表信徒不再死去,恰好相反,保羅一直重複指出信徒將要以及必須在靈性和身體上死去。[25] 保羅稱已和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他 (加二20、羅五8、林後五15)。因為基督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 (林後五14),基督是代替眾人而死,而的死是為了人能得著其帶來的好處,就是得著永恆的生命。既然如此,為何保羅不直接寫成「眾人就不再死了」?

對於保羅來說,與基督同釘十架,就是受洗歸入他的死 (羅六3),基督的死,就是將「所有人」都歸入的死,以致他們得著生命。(羅六3-8) 這跟「替代」的概念截然不同,[26] 不是「替代」,而是「歸入」。「死」為的是得著自由接受一份帶著新使命的新生命,故此現在活著的不再是他,正反映出人離開了過往以自己為中心的生命,進入以基督為中心的生命。只有歸入基督的死,參與在的死,才能夠真正達成。因為唯獨這無罪的基督,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裡面成為神的義 (林後五21)[27] 所以,保羅並不先強調那基督的救贖的果,就是人得著新的生命,相反,他勸誡眾人,重申「眾人就都死了」。

保羅對於「與基督同釘十字架」有兩個不同的層面。首先,保羅所調與基督同釘十字架 (加二) 是指人將舊人 (old man) 基督同釘 (羅六6),舊人是指凡沒有基督在心裡的人,故此舊人與基督同釘後,叫人不再作眾的奴僕 (羅六6-7)。第二、對於人的罪性,保羅在加拉書五24節所講人必須連肉體 (flesh) 的邪情和私慾同釘十字架,這是實質人必須做的事。然而,保羅對基督為眾人死的觀念並不停於此,保羅指當我們的舊人與基督同釘十架和將肉體與基督同釘十架,而我們的「己 (self)」就必須停留於十架,每次當「己」想升高的時候,必須再回歸到十字架上。正如林前十五31,保羅指「我天天死」(呂振中譯本) [28]

      可見,保羅自己親身經歷與基督「同死同生」的生命,他所明白的是神白白的恩,啟始這復和的可能;他所明白是基督的死落實了復和的根基;他所明白的耶穌的復活大能如何使人能夠得著復和的盼望;然而,那份人不能完全明白的愛,成為激勵保羅經歷基督的經歷的力量,才使保羅深深體會同釘十字架的價值,成為他建立教會時的憑據和根基,保羅不再以外貌認人,因為他真正經歷了基督。最終,更成為他宣告「情願與你們同死同生」的重要根基。

4          保羅與信徒的「同死同生」

以上的敍述讓讀者明白保羅對神救贖計劃跟他自己的關係,明白保羅是如何從這份恩典中使他甘願承擔如此重大的使命,看重作為基督的使者的身份,建立信徒不止於責任,更是基於他對基督的愛之委身,親身明白得著基督的好處。縱使面對事奉上的艱難與害怕,對信徒的偏離充滿失望和傷感,他仍然持續不斷地挽回他們的心。從保羅的心腸可見,他已與基督真正聯合,與同死,更從保羅的生命看出他已得著了這份新的人生,與那些同為神子民的信徒,成為同一身子,將來在日期滿了的時候,在基督裡面同歸於 (10)

4.1       同「死」同「生」

如以上所提,「同死同生」反映救贖的順序:耶穌死在十字架,然後復活。保羅要表達出他對耶穌基督救贖計劃的明瞭及追隨,而每信徒當遵循這個法則。[29] 筆者認為保羅在這裡的表述是要暗示整個教會必須實行「同死同生」的生命,我們若與基督同死,也必與他同活 (提後二11)。若不與他同死,如何與他同活呢? 保羅藉著「同死同生」去表達他的心願,就是希望能與信徒一同活過來,提醒信徒應有的生命,就是經歷基督的經歷。因此,保羅在「同死同生」先要強調是當中的「死」,就是「與基督同死」和 當中的「生」,即是「與基督同活」的生命。

4.2       「同」生「同」死

除表達出保羅對哥林多教會的一份真摯的情誼外,保羅努力地取回哥林多教會歸信的信徒們對自己的信任。如何取回? 保羅藉著「同」死「同」生是強調彼此之間那份結連,在同一位神的蔭下,當效法和經歷同一經歷。可見,「同死同生」不單反映保羅對追隨基督的神學,更多的是,他要藉此喚醒信徒回想彼此之間的關係。這份同舟共濟的宣告含蓄地但帶有力量地指出保羅心中對哥林多信徒的記掛和不能奪去的關係,就是基於基督的死和基督的生而產生的關係。這種共同性充分地反映在保羅的書信當中,藉著「信仰之靈」彼此連合在一起 (林後四13)。因此,以上的共同性讓筆者更明白「同死同生」的意義同時在於保羅所強調的「同 / ( with / σὺν)」上面。

συναποθανεῖνσυζῆν (林後七3) 在保羅書信中只出現三段經文中,其餘兩段是在羅馬書六8「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他同活 (συζήσομεν αὐτῷ)」和提後二11「有可信的話說,我們若與基督同死 (συναπεθάνομεν),也必與他同活 (συζήσομεν)。」事實上,保羅並非將用於描述人與基督的關係,描述在人與人的情感上,這不是完全中國人所認知的「同生同死」觀念,不是描述保羅自己對哥林多信徒「愛到要死」的情操。反之,在其餘兩節經文中得知,保羅一直強調「我們」,在哥林多後書四章14節,保羅用了兩個「與」字將「他」、「基督」和「信徒」三者連在一起。首先是「與基督」,然後是「我們與你們」。表達出保羅已視群羊與自己同為一,故他說:「你們常在我們心裡」

總歸,保羅擔心哥林多信徒以為保羅是要拒絕他們,要定他們的罪,故保羅發出一個內心的宣告「情願與你們同死同生」,現在他恨不得與他們一同在基督裡受苦,以致他們一同得著基督的生命。所以,保羅藉此激勵哥林多信徒要努力讓自己成為可承載此生命的人。[30] 保羅不是藉著「同死同生」表達他與信徒之間的情感,而是更深層地藉著說明他們在基督裡與同死同生的結連表達彼此之間那份緊緊綁在一起的關係。所以,保羅在一開始寫哥林多後書時,便已提到他們會在基督裡一同受苦,但同時又一同得著拯救,以致保羅深信「我們為所存的盼望是確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林後一7)。顯明地指出信徒是為著基督而活,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 (林後四11)[31]

4.3       對哥林多信徒的意義

哥林多信徒對於保羅的使徒身份存在質疑,使保羅不得不為此說明何為真正歸信的人。正如保羅在書信結尾時所說的一番話「你們既然尋求基督在我裡面說話的憑據,我必不寬容。因為基督在你們身上不是軟弱的,在你們裡面是有大能的。他因軟弱被釘在十字架上,卻因神的大能仍然活著。我們也是這樣同他軟弱,但因神向你們所顯的大能,也必與他同活。」(林後十三3-4)。顯出哥林多信徒並不真的明白基督真正所經歷,不真的明白「同死同生」的意義。

在屬靈的層面上,保羅藉著向哥林多信徒宣告「與你們同死同生」帶出他的憑據是他與基督同死同生的心志,真正經歷基督的經歷,說明神的復活大能必須經過如此的道路才能達到。並且喚醒他們思想自己有否與基督同死同生? 勸告他們要真正與基督復,並在基督裡自省不斷,以致他們親身明白保羅是如何體會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的生命 (林後四16 ),表明基督救贖大能所帶來的震撼。

在教會合的層面上,保羅重申信徒都是藉著與基督同死同生,不再為自己活,乃是為基督而活,指出他與信徒間的連繫,他們都是站在同一位神面前,為著同一位基督受苦楚,然而,唯有藉此才可以真正的走進「同生 / 同活」的道路,就是那條得著生命轉化的道理路。[32] 所以,保羅以「情願與你們同死同生」再次將他們的關係緊扣起來。同時,真正與基督同死同生的生命成為他們彼此能以對方誇口的憑據,以致在主耶穌的日子,達致無可指責,亦是保羅最終期盼的事。最後,這個表述間接帶出猶太人和外人都是聖徒的事實,彼此服事扶助理應如此,協助保羅在未來數個月中能完成向哥林多教會募捐之事。

5          總結

保羅真正經歷藉著基督與神的復,明白復和所帶出的意義就是與基督同釘十字架,他才可以經驗到與基督同活的美好人生,同時,成為他面對事奉,包括牧養羊群的主要理念。所以,面對著哥林多信徒對他的指控與質疑,他以「情願與你們同死同生」糾正信徒對信仰人生的錯誤觀念,藉此重述保羅與信徒在基督裡成為的關係,表達他對哥林多教會深深的愛。此外,保羅渴望每哥林多的信徒可以真正有著這屬神觀念和真正在屬靈上成長,藉著書信幫助信徒回歸正道,即使保羅將與他們離別,他們仍可靠著這根基在主內抵擋外來的攻擊。保羅最後對哥林多信徒的勸勉總結他對他們的祝願:「願弟兄們都喜樂! 要作完全人,要受安慰,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如此,仁愛和平的神必常與你們同在。」(林後十三11)

對於今日作傳道的,保羅的「同死同生」不僅提醒我們重新思考自己與神的關係,這更成為我們有勇氣面對艱苦的重要動力,因為深知這一切都代表著我們與基督有份,參與在他的死,將要與他得著那一同活過來的生命,所以,保羅形容所受的苦楚是「至暫至輕」的,為我們成為「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此外,對於牧養群羊,保羅提醒我們所傳的道是否一個叫信徒與我們一同與基督同死同生的道? 還是,我們在講壇所宣告的單單強調神復活的大能,而忽略了與基督同死這個關鍵的付上? 在基督裡,這個「死」並不可怕,因為它隱含著神對我們的愛與基督對我們的贖價,亦只有先經歷這個「死」,我們才可以得著這個「生」,就是那永遠長存,無人能奪去,在天國裡得蒙神悅納的生命,。

6          書目

英文書目:

Ambrosiaster. Commentaries on Romans and 1-2 Corinthians. InterVarsity Press, 2009.

Barnett, Paul. The Corinthian Question? : Why Did the Church Oppose Paul?. Nottingham, England: Apollos, 2011.

———. The Second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1997.

Barrett, C. K. Second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A&C Black, 1973.

Boring, M. Eugene, and Fred B. Craddock. The People’s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10.

Brondos, David A. Paul on the Cross : Reconstructing the Apostle’s Story of Redemption. Minneapolis, MN: Fortress Press, 2006.

Callahan, Robert B. Sr. Following Christ: An Expository Commentary Based Upon Paul’s Letter to the Ephesians.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12.

Corley, Bruce C. “Interpreting Paul’s Conversion -- Then and Now.” In Road from Damascus, edited by Richard N. Longenecker, 1–17.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7.

Engberg-Pedersen, Troels. Paul Beyond the Judaism/Hellenism Divid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1.

Gignilliat, Mark. Paul and Isaiah’s Servants: Paul’s Theological Reading of Isaiah 40-66 in 2 Corinthians 5:14-6:10. A&C Black, 2007.

Kim, Seyoon, and Richard N. Longenecker. “God Reconciled His Enemy to Himself : The Origin of Paul’s Concept of Reconciliation.” In Road from Damascus, 102–24.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7.

Kruse, Colin G. The Second Epistle of Paul to the Corinthians: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1987.

Lee, Witness. Life-Study of Galatians: Messages 1-24, 1. Living Stream Ministry, 1990.

Longenecker, Richard N. “A Realized Hope, a New Commitment, and a Developed Proclamation : Paul and Jesus.” In Road from Damascus, edited by Richard N. Longenecker, 18–42.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7.

McKim, Donald K. Major Themes in the Reformed Tradition.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1998.

Murphy-O’Connor, Jerome. The Theology of the Second Letter to the Corinthian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Peterson, Robert A. Salvation Accomplished by the Son: The Work of Christ. Crossway, 2011.

Root, Andrew. The Relational Pastor : Sharing in Christ by Sharing Ourselve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13.

Schreiner, Thomas R. Romans.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Books, 1998.

Shillington, V. G. 2 Corinthians. Believers Church Bible Commentary. Scottdale, Pa: Herald Press, 1998.

Stegman, Thomas. Second Corinthians / Thomas D. Stegman. Catholic Commentary on Sacred Scripture.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Academic, 2009.

Stout, Stephen O. The Man Christ Jesus: The Humanity of Jesus in the Teaching of the Apostle Paul.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11.

Thomas R. Schreiner. Paul, Apostle of God’s Glory in Christ : A Pauline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 Leicester, England, 2001.

Thompson, James. Pastoral Ministry according to Paul : A Biblical Vision.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Academic, 2006.

中文書目:

亞德邁耶、格林著。陳子安譯。新約文學與神學:保羅及其他書信。香港: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05年。

瑞納著。李洪昌譯。史瑞納新約神學:在基督裏尊神為大。美國:美國麥種傳道 2014

 



[1] V. G. Shillington, 2 Corinthians, Believers Church Bible Commentary (Scottdale, Pa: Herald Press, 1998), 13.

[2] 亞德邁耶、格林著:陳子安譯:新約文學與神學:保羅及其他書信(香港: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05)104

[3] Paul Barnett, The Corinthian Question? : Why Did the Church Oppose Paul? (Nottingham, England: Apollos, 2011), 178–182.

[4] 亞德邁耶、格林著:陳子安譯:新約文學與神學:保羅及其他書信104-105

[5] Barnett, The Corinthian Question?, 182.

[6] Paul Barnett, The Second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1997), 10.

[7] Barnett, The Corinthian Question?, 182.

[8] Thomas. Stegman, Second Corinthians / Thomas D. Stegman., Catholic Commentary on Sacred Scripture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Academic, 2009), 15; Jerome Murphy-O’Connor, The Theology of the Second Letter to the Corinthian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10.

[9] James Thompson, Pastoral Ministry according to Paul : A Biblical Vision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Academic, 2006), 139–143.

[10] Colin G. Kruse, The Second Epistle of Paul to the Corinthians: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1987), 142.

[11] Bruce C. Corley, “Interpreting Paul’s Conversion -- Then and Now,” in Road from Damascus, ed. Richard N. Longenecker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7), 15.

[12] Richard N. Longenecker, “A Realized Hope, a New Commitment, and a Developed Proclamation : Paul and Jesus,” in Road from Damascus, ed. Richard N. Longenecker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7), 40.

[13] Thomas R. Schreiner, Paul, Apostle of God’s Glory in Christ : A Pauline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 Leicester, England, 2001), 222.

[14] Seyoon Kim and Richard N. Longenecker, “God Reconciled His Enemy to Himself : The Origin of Paul’s Concept of Reconciliation,” in Road from Damascus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7), 102–103.

[15] Troels Engberg-Pedersen, Paul Beyond the Judaism/Hellenism Divid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1), 253.

[16] Mark Gignilliat, Paul and Isaiah’s Servants: Paul’s Theological Reading of Isaiah 40-66 in 2 Corinthians 5:14-6:10 (A&C Black, 2007), 102; Thomas R. Schreiner, Paul, Apostle of God’s Glory in Christ, 224.

[17] :李洪昌譯:史瑞納新約神學 : 在基督裏尊神為大(美國:美國麥種傳道,2014)488-489

[18] Thomas R. Schreiner, Paul, Apostle of God’s Glory in Christ, 223–224.

[19] Robert A. Peterson, Salvation Accomplished by the Son: The Work of Christ (Crossway, 2011), 142.

[20] Thomas R Schreiner, Romans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Books, 1998), 267.

[21] Peterson, Salvation Accomplished by the Son, 143–145.

[22] Donald K. McKim, Major Themes in the Reformed Tradition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1998), 146.

[23] Thomas R. Schreiner, Paul, Apostle of God’s Glory in Christ, 269–270.

[24] Robert B. Sr Callahan, Following Christ: An Expository Commentary Based Upon Pauls Letter to the Ephesians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12).

[25] David A. Brondos, Paul on the Cross : Reconstructing the Apostle’s Story of Redemption (Minneapolis, MN: Fortress Press, 2006), 108.

[26] Shillington, 2 Corinthians, 123.

[27] C. K. Barrett, Second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A&C Black, 1973), 169.

[28] Witness Lee, Life-Study of Galatians: Messages 1-24, 1 (Living Stream Ministry, 1990), 108109.

[29] Stephen O. Stout, The Man Christ Jesus: The Humanity of Jesus in the Teaching of the Apostle Paul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11), 217.

[30] Ambrosiaster, Commentaries on Romans and 1-2 Corinthians (InterVarsity Press, 2009), 232.

[31] M. Eugene Boring and Fred B. Craddock, The Peoples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10), 562.

[32] Andrew Root, The Relational Pastor : Sharing in Christ by Sharing Ourselve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13), 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