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死歌利亞?

廖亦勇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 廖亦勇神學網站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1          引言:
正所謂「英雄莫問出處」。牧童大衛在與歌利亞的單打獨鬥中,一戰成名,成為名震天下的大英雄,舉國為這勝利歡欣。若有人提起大衛,無不想起這個光榮事蹟,這事蹟成為大衛一生的輝煌成就,更成為他人生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讓他結識一生最好的知己 約拿單,並娶得二公主米甲,進入王宮中生活,與掃羅王結下不解的恩怨,最後更成為偉大的君王,真正統一以色列,開始了大衛王朝的統治。
一個英雄就是如此誕生,但實況是真的嗎﹖大衛真的有能耐殺下巨人歌利亞,立下戰功﹖還是另有一位無名勇士,殺了那位巨人,化解以色列的危機﹖究竟誰才是真英雄,殺死了巨人歌利亞﹖本文將以學者的意見作分析,來探討歌利亞是死在誰的手上的。

2          經文背景與問題:
在撒母耳記上第十七章中,作者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來交代少年大衛與歌利亞之戰,詳細記載了少年大衛用機弦甩石,將那非利士巨人打倒在地上,並用刀割下他的頭。雖然「歌利亞」這名字在撒上十七章的經文中,只出現了三次,而最後一次是出現在撒上十七:23,亦即少年大衛出戰之前,其後的經文(撒上十七:24-57)都是以「非利士人」作交代。但這不禁使人懷疑大衛在戰場上所殺死的「非利士人」,是否與他在出戰前在自己陣前討戰的那位「歌利亞」(撒上十七:1-23)同是一人﹖但這疑問很快就在撒上廿一:9得到解決。經文描述大衛向祭司亞希米勒索取武器時,祭司將大衛曾在戰場上所用過的刀交給他,並清楚交代出那把刀是大衛曾在以拉谷戰場上用來殺死非利士人歌利亞的。因此,撒上十七:24-57雖沒有交代「那非利士人」到底是誰,但是按撒上219所記載,就可以知道「那非利士人」正是歌利亞本人。
雖然如此,但撒下廿一:19卻指出殺迦特人歌利亞的人不是大衛,是另有其人,就是大衛的勇士之一的伊勒哈難。這樣,歌利亞究竟是誰殺的﹖是大衛﹖還是伊勒哈難﹖誰才是真正殺死歌利亞的英雄﹖
正因如此,撒下廿一:19就與撒上第十七章的內容產生前後矛盾的問題。學者們大致提供以下三種方法來處理這矛盾:[1]

1 傳說的歷史資料來源;

2 沒有交代的歷史背景;

3 抄寫過程中的錯誤。

 

3          傳說的歷史資料來源

3.1        民間傳說與真實歷史
有學者指出大衛殺死巨人歌利亞的故事,僅屬民間的傳統故事。[2]而撒母耳記的作者是刻意將這民間故事收輯在書卷中,為要讓大衛本人添上英雄色彩,藉此來提升大衛的個人力量,[3]為他的君王之路作出特別鋪排,以描繪他在以後的日子會得到更多的權力。
提出這理由有兩個原因。一,因為整個撒上第十七章的內容,都很符合民間的英雄故事橋段,如一個毫無戰爭經驗的小伙子(即大衛),以奇怪的武器(機弦甩石),打死敵方的一個勇士(歌利亞),為子民(以色列民)帶來勝利,得到王上(掃羅)寵愛,並嬴得美人歸(娶得米甲)[4]這些橋段,無疑與大衛打死歌利亞的故事橋段很相似,相信是民間流傳故事,百姓將自己的君王 - 大衛英雄化之故。
二,大衛要進入王宮中生活,其實並不需靠殺歌利亞的戰功,也可以成就的。也就是說,縱沒有殺歌利亞的事蹟,大衛也能很合理地進入王宮,得到掃羅王的寵愛。[5]原因是根據撒上十六:14-23的記載,大衛以彈琴方式為掃羅解困,因此得到掃羅寵愛,成為為掃羅拿兵器的人,侍立在掃羅面前,並因此得以進入王宮中生活。[6]這留下了一個重要的線索,讓我們曉得原來大衛進入王宮有兩個途徑,一是以彈琴方式,二是以殺歌利亞立戰功的方式,而兩者都有兩個共通點,就是掃羅開始時不認識大衛,以及事後都能得到掃羅之歡心。這些共通點可以視為重複的資料,也就是說,是因著有兩份不同的資料而造成。這兩份資料,相信一份是真實歷史,另一份則是有歷史問題的民間傳說。
有學者因此指出,撒上第十七章的部份內容,是由一份有歷史問題的民間傳說所寫成,[7]或是將大衛的資料和伊勒哈難對抗歌利亞的事蹟結合而寫成的,[8]將小英雄 伊勒哈難的功績歸給大衛,[9]將大衛的戰績擴大。[10]故在歷史事實中,真正殺死歌利亞的英雄,並不是萬民景仰的大衛,而是名不見經傳的伊勒哈難。撒母耳記作者在全書結尾部份,以一份真實的資料來源,來平衡之前的傳統錯誤,指出歷史真實的事實,交代出大衛沒有殺死歌利亞的事實。

3.2        未能解決之問題:
在關於「大衛所用之刀」的問題上。撒上廿一:9中毫不含糊地指出這刀的來歷,無論是使用者、殺害的人、殺害地點都有清楚的描述,因此相信這刀真的是在大衛與歌利亞之戰時所用過的。
若伊勒哈難殺歌利亞才是真實歷史,那麼為何撒母耳記的作者,在撒上廿一:9記載這把殺歌利亞的刀乃為大衛所有,而不索性將這把刀的來歷也隱藏或不作交代﹖知道事實的撒母耳記的作者既要在最後榮耀伊勒哈難,將戰功歸回給他,那麼他為何不像在撒上十七:24-57時一樣,索性將撒下廿一:19的「殺歌利亞之刀」改成為「殺那非利士人之刀」呢﹖若如此做,人在讀撒下廿一:19時,明白真正的戰功應歸給誰了。內容沒有前後矛盾的問題之餘,也能在字裡行間將真實的歷史清楚地交代出來。

4          沒有交代的歷史資料
在經文中,有很多文化背景,都是沒有作詳細交代的。對當時人來說,他們或許能了解,但我們則可能會當作衝突去處理。以下有三個可能性,都是從名字方面入手,去處理經文間的矛盾:

4.1        伊勒哈難 = 大衛
傳統的猶太人「他勒目」中,以「伊勒哈難」為大衛的別名來解決其中的矛盾之處。[11]而現代學者,也有認為「伊勒哈難」乃是家族所給予大衛的名字。[12]在當時社會中,一個人有兩個名字,並不是一件很罕有的事,[13]而「大衛」這名字,也許是他在登上王位後才採用的。[14]
除此之外,伊勒哈難這個人也有很多地方與大衛相似,[15]就是他們同是出生在伯利恆,他們的父親名字 - 伊勒哈難的父親雅雷(jaare)[16]與大衛的父親耶西(jeese)也很相似。[17]因此,撒下廿一:19所交代的伊勒哈難實是與大衛同是一人,並沒有任何矛盾地方。

4.2        兩個歌利亞
如果伊勒哈難不是大衛本人,就有學者以兩個歌利亞的立場來化解這衝突。[18]有學者指出,「歌利亞」這名字在迦特內,其實是一個很普通的名字,[19]故有兩個名叫「歌利亞」的人並不出奇。而這兩位歌利亞除了有著相同的名字外,更有著相同的出生地(迦特)和兵器(槍桿)[20]他們都分別地在兩場不同的戰役中,被同是伯利恆人的大衛和伊勒哈難所殺。
除此之外,更有學者推測這兩位的歌利亞,更可能有著父子或雙胞兄弟的關係。因此,兩個歌利亞之說的可能性就更高。如此,撒下廿一:19便沒有任何矛盾問題,因大衛與伊勒哈難兩人不是殺同一個歌利亞,而是事出巧合,分別殺了一個名叫歌利亞的戰士而已。

4.3        「歌利亞」是一個稱號
也有學者指出,「歌利亞」只是一個稱號,並非人名。[21]可能是非利士人在軍事上的一個職銜,用來稱呼其將領,如同以色列人在王國成立前,稱一些軍事上的領袖為士師一樣。故此大衛和伊勒哈難只是分別殺死一個位居「歌利亞」的勇士,兩者並沒有任何矛盾。

4.4        未能解決之問題:
若伊勒哈難就是大衛本人,那麼為何經文會記載兩個不同的地方,與歌利亞爭戰﹖因為撒下廿一:19指出,這次戰役發生在歌伯,[22]而撒上卻交代這次戰役,發生在以拉谷(撒上廿一:9)[23]兩地相信會有一定距離,在地方的不同上,產生了很大的矛盾。若用這種處理方法,則只是由名字矛盾的問題,演變成地方的矛盾問題,讓人不曉得究竟是次戰爭,是發生在歌伯還是在以拉谷中。
而「兩個歌利亞」和「歌利亞是稱號」的說法,僅屬推測之說,並沒有任何考古文獻作有力支持;而且經文中也沒有交代其他非利士戰士為「歌利亞」。故這些推測之說,都未能真正解決撒下廿一:19所引起的矛盾。

5. 抄寫過程中的錯誤
從代上廿:4-8和撒下廿一:18-22這兩段經文,發現無論在內容、用字和結構上都很相似,有著平行關係,因此有學者相信代上廿:4-8這段平行經文是屬於協調性質的「米大示」,[24]用來調和撒下的矛盾地方;[25]或是有一份資料同時被歷代志的作者和撒母耳記的作者所採用,來共同記載大衛與非利士的戰爭。[26]無論如何,學者們都曾試用以比較,比較經文中所存在的有差異的地方,以尋找經文的正確意思和真正面貌。
若代上廿:5正是撒下廿一:9的本來面貌,就不難明白彼此間的差異,並可以將撒下廿一:9的錯誤地方修正,來化解對撒上第十七章所造成的問題。以下將比較撒下廿一:19與代上廿:5的經文,以更作出分析。

經文比較:
撒下 廿一:19
又在歌伯 與非利士人打仗,
伯利恆人雅雷俄珥金 的兒子 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 歌利亞。
這人的槍桿粗如織布的機軸。

代上 廿:5
與非利士人打仗,
睚珥 的兒子 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 歌利亞的兄弟拉哈米
這人的槍桿粗如織布的機軸。

從兩段經文的比較中,發現多了的字詞,第一段(撒下廿一:19)有「在歌伯」bAgB.、「伯利恆人」ymix.L;h; tyBe第二段(代上廿:5)有「兄弟」xa'、「拉哈米」ymix.l;-不同的字詞,則是第一段(撒下)的「雅雷俄珥金」~ygIr>ao第二段(代上廿:5)的「睚珥」rW[y其餘的都是一樣。以下會按以上所提出的不同作分析,先處理多了的字詞問題,之後會再處理不同的字詞問題。以下是兩段經文的部份原文音譯:[27]

撒下廿一:9
wayyak elHnn Ben-ya`r rgm Bt hallaHm t Golyt haGGiTT
代上廿:5
wayyak elHnn Ben-(y`r) [y`r] et-laHm H Golyt haGGiTT

 

4.5        多了的字詞:

4.5.1 伯利恆人」與「拉哈米」
在代上廿:5中,代表直接受詞的 et,位於字母laHm之前,但在抄寫過程中,或許是文士的錯誤,或原稿遭弄污或腐蝕之故,抄寫撒下廿一:19的文士將這字抄成Bt[28]並在laHm之前加上冠詞hal[29]使這字變成 Bt hallaHm ,即「伯利恆人」之意。因此,「伯利恆人」這字的原來面貌,有機會是laHm「拉哈米」。

4.5.2 「兄弟」
因同樣的原故,誤將置於Golyt之前的 H (代表「兄弟」) 抄作直接受詞的介詞 t[30]整個意思變成歌利亞被殺,而不是歌利亞的兄弟被殺。

 

4.6        不同的字詞:
在處理不同的字詞上,會發現ya`r「雅雷」和y`r「睚珥」兩字很相似,故會當作一組問題去處理其中的差異;而附屬於雅雷的 rgm「俄珥金」就會處理其為什麼多出了之問題。

4.6.1 「俄珥金」
一般中英文譯本聖經,都使用了馬索拉經文的抄本內容,將「俄珥金」記載在經文中,但其實在七十士譯本(LXXLMN)和代上廿:5中,「俄珥金」這字都被刪除了。[31]其中最可能原因就是撒下廿一:19的文士有誤抄問題,因為 rgm俄珥金」是「織布機」的意思,這個字在「軸」字之後出現,[32]但文士在抄寫時,不小心將本節的「織布的機」一字重複抄了一次,[33]並將其誤抄於ya`r「雅雷」之後。這種明顯的誤抄問題,提供了這節經文抄寫得不好的附加證據

4.6.2 「雅雷」與「睚珥」
ya`r雅雷」最後兩個字母互相對調,雅雷就變成了睚珥y`r[34]相信這是文士在抄寫過程中犯錯所致。

 

4.7        小結:
綜合「多了的字詞」和「不同的字詞」的討論,發現文士最少犯了兩個以上的錯誤,這或許是文士大意抄錯,以致將原文的意思錯誤傳遞;也或許是在保存過程中,因年日之故,經文中有部份出現破損或塗污,[35]以致失掉原來意思,使其產生前後矛盾的情況。因此撒下廿一:19所記載的,不能視作真實事情的發生,不能當作經文的原意來解釋,應參照代上廿:5這份正確的記載,伊勒哈難只是殺死歌利亞之兄弟 拉哈米,而歌利亞乃是死在大衛的手上的。

4.8        未能解決之問題:
這種解釋實是就撒下廿一:19的抄寫作了前設,認為它一定是錯的版本,而歷代志則是完全對的,以解決其衝突之處。相反,設若倒轉想,認為撒下廿一:19才是完全對的,則會有另一種看法和解釋。
有學者提出代上廿:5既作為調和撒下廿一:19的經文,它無疑會經歷過一個編輯過程,而在過程中,編輯者會以一種「彌賽亞編史法」的原則來選取合用資料,[36]將對大衛有負面影響的資料一併排除,[37]以塑造大衛是一位榮耀和全勝的人、是理想中的君王。[38]
故此,這種選取資料的方式,會在不知不覺間,將一些具爭議性但對大衛有負面影響的資料,作出一些主觀的修改。[39]因此,編輯者或許認為撒下廿一:19的記載不合理,而對這節經文作出最少修改,[40]以修正其中的矛盾,[41]讓大衛殺死歌利亞的事蹟,成為一件不爭的事實,將這偉大的戰功歸給大衛王,並安排另一個戰功 - 殺歌利亞之兄弟拉哈米,給這位名不見經傳的伊勒哈難,以處理影響大衛身份的內容,達到讓他成為理想君王的目的。因此,若以含有改動性的代上廿:5的經文,來調和撒上第十七章與撒下廿一:19之間的矛盾,相信仍有其不足之處,因本身仍存有一定的疑點,不能成為最有力的佐證,去肯定殺歌利亞的人就是大衛。


5          結論
綜合以上分析,大多的論證(包括歷代志的作者)都是贊同大衛曾經殺死歌利亞,故將戰功歸給大衛是一個比較合理的看法。其中所討論的傳說與真實資料之說,認為伊勒哈難才是殺歌利亞的人,不禁使人產生疑問,質疑作者為何在毫無交代的情況下,將兩份有矛盾的資料收錄在書卷中。這不獨破壞整卷書的完美性,更讓其價值大大降低。相信沒有人會做出這樣的不智之舉,來破壞自己的作品。
所以筆者會比較贊同大衛殺歌利亞的看法,並且接受造成經文間矛盾的原因,是因著文士在抄寫過程中出現了錯誤之故。總而言之,大衛就正如撒上第十七章所說,他是真真正正殺死巨人歌利亞的英雄,[42]藉著對神的信心,以一人之力對抗強敵,拯救同胞脫離仇敵之手。


參考書目 BIBLIOGRAPHY

 

Goliath. In Easton's Bible Dictionary. http://www.sacred-texts.com/bib/ebd/ebd152.htm. accessed 1 Nov 2005.

Anderson, Arnold Albert. 2 Samuel. WBC 11. Waco, Texas : Word Books, 1989. [CD-ROM].

Bergen, Robert D. 1, 2 Samuel. Nashville, Tenn.: Broadman & Holman, 1996.

Braun, Roddy. 1 Chronicles. WBC 14. Waco, Texas : Word Books, 1986. [CD-ROM].

De Vries, Simon John. 1 and 2 Chronicles. Grand Rapids, Mich. : W.B. Eerdmans Pub. Co., 1989.

Evans, Mary J. 1 and 2 Samuel. Peabody, Mass. : Carlisle, U.K. : Hendrickson Publishers ; Paternoster Press, 2000.

Halpern, Baruch. David's Secret Demons : Messiah, Murderer, Traitor, King. Grand Rapids, MI : W. B. Eerdmans, 2001.

Hertzberg, Hans Wilhelm. I & II Samuel : A Commentary. London : SCM Press, 1964.

Isser, Stanley Jerome. The Sword of Goliath : David in Heroic Literature. Atlanta : Society of Biblical Literature, 2003.

Japhet, Sara. I & II Chronicles : A Commentary. Louisville, Ky. : Westminster/John Knox Press, 1993.

McCarter, P. Kyle. II Samuel :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Notes, and Commentary. Garden City, N.Y. : Doubleday, 1984.

Miller, James Maxwell. A History of Ancient Israel and Judah. Philadelphia : Westminster Press, 1986.

Selman, Martin J. 1 Chronicles :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Downers Grove, Ill. : Inter-Varsity Press, 1994.

Williamson, Hugh Godfrey M. I and II Chronicles. New Centruy Bible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 Eerdmans, 1982.

包德雯著。潘秋松譯。撒母耳記上下》。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台北:校園,2002

布賴特著。蕭維元譯。《以色列史》。香港:基督教文藝,1971

艾基新著。梁潔瓊譯。舊約概論》。香港:種籽,1985

吳羅瑜主編。《聖經新辭典》。香港:天道,2002[CD-ROM]

狄拉德,朗文合著。劉良淑譯。《21世紀舊約導論》。台北:校園書房,1999

馬有藻。《解開發光的話:舊約困語詮釋》。台北:天恩,2003

梁天樞。簡明聖經史地圖解》。台北:橄欖基金會,1998[CD-ROM]



[1] Robert D Bergen, 1, 2 Samuel (Nashville, Tenn.: Broadman & Holman, 1996), 449.

[2] James Maxwell Miller, A History of Ancient Israel and Judah (Philadelphia : Westminster Press, 1986), 152.

[3] James Maxwell Miller, A History of Ancient Israel and Judah, 153.

[4] 有一些英雄和他們一些很限的事蹟會成為流行的民間傳說。並從民間故事來源中,加插了很多新故事、增添很多想像的事蹟在其中。當中會包含完全和半幻想的故事情節。正如大衛殺歌利亞的事蹟,一個無經驗和名不見經傳的英雄殺死敵方的一個勇士,光榮地嬴到公主。Stanley Jerome Isser, The Sword of Goliath : David in Heroic Literature (Atlanta : Society of Biblical Literature, 2003), 75-76.

[5] Hans Wilhelm Hertzberg, I & II Samuel : A Commentary (London : SCM Press, 1964), 147.

[6] 撒上十六:21「大衛到了掃羅那裡,就侍立在掃羅面前。掃羅甚喜愛他,他就作了掃羅拿兵器的人。」

[7] James Maxwell Miller, A History of Ancient Israel and Judah, 161.

[8] Stanley Jerome Isser, The Sword of Goliath, 76.

[9] Baruch Halpern, David's Secret Demons : Messiah, Murderer, Traitor, King (Grand Rapids, MI: W. B. Eerdmans, 2001), 8.

[10] 本書提出其他學者的立場,認為「大衛的名譽,當然要有這一類或幾個的戰功為基礎」。布賴特著,蕭維元譯:以色列史(香港:文藝,1971),頁183

[11] 在他勒目(Targum)對撒下廿一:19的譯文中,將伊勒哈難定義為大衛的別名。參Baruch Halpern, David's Secret Demons, 7.

[12] 包德雯著,潘秋松譯:撒母耳記上下》,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 (台北:校園,2002),頁324-25

[13] 如大衛之三兄名叫沙瑪(撒上十六:9),又叫示米亞(代上二:13)

[14] 布賴特:以色列史,頁183

[15] 也有學者指出,這種相似之處,會導致撒母耳記的述者,將伊勒哈難的事蹟取代為大衛的事蹟。參Baruch Halpern, David's Secret Demons, 148.

[16] 這裡省略了「俄珥金」,是因為有抄多之嫌。在下文〈抄寫過程中的錯誤〉會再作詳細的討論。

[17] L. M. M. von Pakozdy學者指出文士將ישי 耶西(Jesse)讀錯成為יערי 雅雷(Jaare),將ש ער字混亂了。參Arnold Albert Anderson, 2 Samuel, WBC 11(Waco, Texas : Word Books, 1989), [CD-ROM]

[18] Goliath, Easton's Bible Dictionary http://www.sacred-texts.com/bib/ebd/ebd152.htm; accessed 1 Nov 2005.

[19] Mary J Evans, 1 and 2 Samuel (Peabody, Mass. : Carlisle, U.K. : Hendrickson Publishers ; Paternoster Press, 2000), 232.

[20] 非利士人的原居地是愛琴海,在主前十二世紀,用這種槍桿的戰士在愛琴海是很普遍的。Martin J. Selman, 1 Chronicles: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Downers Grove, Ill. : Inter-Varsity Press, 1994), 199.

[21] Hans Wilhelm Hertzberg, I & II Samuel, 387.

[22] 歌伯(Gob):位置不明。可能即是古時的基色,位於耶路撒冷西北西方約 31 公里,約帕東南約 27 公里。歌伯1101,梁天樞:簡明聖經史地圖解(台北:橄欖基金會,1998)[CD-ROM]

[23] 以拉谷鄰近梭哥,位於希伯崙西北約 22 公里,伯利恆以西約 24 公里。參〈梭哥0975-1,梁天樞:簡明聖經史地圖解[CD-ROM]

[24] 米大示( Midrash)是猶太人對舊約的註釋。參〈伊勒哈難〉,吳羅瑜主編:《聖經新辭典》(香港:天道,2002)[CD-ROM]

[25] 〈伊勒哈難〉,吳羅瑜:《聖經新辭典》,[CD-ROM]

[26] Roddy Braun, 1 Chronicles, WBC 14 (Waco, Texas : Word Books, 1986), [CD-ROM].

[27] Sara Japhet, I & II Chronicles: A Commentary (Louisville, Ky. : Westminster/John Knox Press, 1993), 369.

[28] 艾基新著,梁潔瓊譯:舊約概論(香港:種籽,1985),頁340

[29] Sara Japhet, I & II Chronicles, 369.

[30] 艾基新:舊約概論,頁340

[31] P. Kyle McCarter, II Samuel: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Notes, and Commentary (Garden City, N.Y. : Doubleday, 1984), 449.

[32] 艾基新:舊約概論,頁340

[33] 〈伊勒哈難〉,吳羅瑜:《聖經新辭典》,[CD-ROM]

[34] 同上。

[35]「撒母耳記抄本的破舊是有名的,其中一些捲摺之處破爛,字體的墨跡亦有褪色,而在撒下 廿一:19「歌利亞」字之下有破洞」。馬有藻:《解開發光的話:舊約困語詮釋》(台北:天恩,2003),頁117

[36] 歷代志將大衛與所羅門的王朝理想化,可以被視為炫耀「過去美好的日子」,再加上刻意強調神對大衛王朝永存的應許,如此的描繪大衛與所羅門,乃是在反映一種「彌賽亞編中法」。參狄拉德,朗文合著,劉良淑譯:《21世紀舊約導論》(台北:校園書房,1999),頁210

[37] 「歷代志作者並沒有記載任何有損大衛或所羅門形象的事」。參狄拉德,朗文:《21世紀舊約導論》,頁209

[38] 「在歷代志中,大衛與所羅門被刻劃為榮耀、順服、全勝的人物,他們不單得到神的祝福,也受到全國的愛戴。」參狄拉德,朗文:《21世紀舊約導論》,頁210

[39] 也有學者指出這種刻意的修改,是要幫助讀者理解經文含糊的地方,並不是故意偽造來使其內容協調。參Hugh Godfrey M Williamson. I and II Chronicles, New Centruy Bible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 Eerdmans, 1982), 142.

[40] 代上廿:5的作者以最少的修改來處理撒下廿一:19所帶來的矛盾。Sara Japhet, I & II Chronicles : A Commentary, 368.

[41] 歷代志這樣的修改,也同樣發生在列王紀中,故此相信歷代志作者是會因應情況,而對經文作針對性的修改,以達到其編輯目的的。參狄拉德,朗文:《21世紀舊約導論》,頁211

[42] 撒母耳記和歷代志記的記載,有多處地方都指出大衛是一個出名的戰士。例如,在押沙龍叛變中,戶篩以「大衛是個戰士」的威名,來誘騙押沙龍不要出兵(撒下十七: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