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大尼的光輝

 

廖亦勇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 廖亦勇神學網站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1         引言:

約翰福音特別用到「記號/神蹟」(shmei/a)一詞來描述到神蹟,敘述者以七個大記號,分別散落最初首十二章的經文,[1]故此,有學者就稱第一章19節至第十二章50節為一卷「神蹟之書」。[2]這七個記號分段為:[3]

一、             在迦拿的婚筵中,使水變酒 (1-12)

二、             醫治大臣的兒子 (43-54)

三、             使躺了三十八年的病者得醫治(1-18)

四、             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1-15)

五、             耶穌履海(16-21)

六、             使一個生來瞎眼的得醫治(1-41)

七、             在伯大尼,叫祂的朋友拉撒路復活(十一38-44)

透過這個「神蹟之書」的結構,我們會觀察到第一和十二章並不包括在其中,並且「記號」(shmei/a)一詞更沒有停留在第一章19-51節中,若要說以「記號」來將它看為一個完整段落,可能會有些牽強。雖然「記號」是一個很重要的主題,但從第一章中所消失了的記號來看,相信敘述者是有一個主題是比「記號」來得重要。從第一章和第十二章的比較中,我們會發現有一個地方是重覆出現,這個地方就是伯大尼,筆者就以「伯大尼」為出發點,去探討約翰福音的敘述者所要傳達的最重要信息。

「伯大尼」這地方分別在第一、十一、十二章先後出現,本文會透過這三章經文的內容去作分析:[4]

1.        記號的結構[5]

2.        以伯大尼開始,沒有「記號」的第一章

3.        最後一個的「記號」段落 第十一章

4.        以伯大尼為終結的第十二章

 

2         記號的結構

2.1       二至十二章的記號段落

2.1.1                二至四章 - 光明之篇

「記號段落」可以分為兩個主要部分。第一部份,即二至四章,由第二章的迦拿婚宴為開始(1),最後以迦拿地為結束所組成(46)。當中記有很多人因著耶穌的神蹟,而相信和跟從耶穌,並且對他的行動有著正面的回應。雖然有像尼哥底母的猶太人教師沒有接受主耶穌,就正如序言所言:「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11)。但仍有一些撒瑪利亞婦人、大臣等等的人,卻有著正面的回應,他們都以信心來回應主耶穌。這一章,我們看到的,都是很正面的,敘述者帶領我們進入認識主耶穌的工作,藉此認識這光是什麼來。

2.1.2                五至十二章 - 黑暗之篇

可是在第五至十一章後,即「記號段落」第二部份,開始發現很多地方都改變了,耶穌與猶太人之間的衝突漸見尖銳,人的回應再不只是相信和正面,而是出現了很多拒絕和不信的回應。[6]若稱二至四章為「光明之篇」,那麼這一部份,就應稱為「黑暗之篇」。

經文以「晚上」(16)、「天已經黑」(17)的環境,來象徵性地代表當時門徒的屬靈情況。除此之外,殺耶穌的念頭更常常出現在本段落中;[7]耶穌更以「魔鬼」來形容猶太人(44),並且清楚指出自己門徒裡有一個是魔鬼要出賣他,讓黑暗籠罩在耶穌的裡裡外外關係裡。由此可見,這種黑暗拒絕光明的情況是很厲害,光與暗的衝突在這個段落中表露無遺,如序言所言:「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5)

2.2       以伯大尼開始,以伯大尼結束

根據以上的分段,驟眼看來會發現第一章1951節沒有包括在其中,但因著這段落有一個重要地方「伯大尼」首次出現,而第十二章也同樣出現最後一次的「伯大尼」。因此,我們可理解一章1951節與十二章的伯大尼筵席是首尾呼著。伯大尼正如迦拿段落一樣,以「地方」來作為首尾呼應的註腳,先後平行著。故此,筆者就以「伯大尼」這地方,來將一19至十二50劃分為一個完整的段落。

 

3         以伯大尼開始,沒有「記號」的第一章

約翰福音第一章19-51節,亦即是施洗約翰在伯大尼所發生的事情(28)[8]為約翰福音的敘事故事正式打開序幕。早在第一章的序言,施洗約翰就已被清楚交代為「為光明作見證的人」,換言之,伯大尼可說是第一個為光作見證的地方。而施洗約翰這個角色不獨為約翰福音打開序幕,更在這段中留下很多重要看似像伏線的路標,引導讀者思考一些約翰福音的重要主題。

3.1       「我是」的主題

第一個是「我是」(VEgw, eivmi)的主題。「你是誰﹖」為約翰福音的第一個所發出的問題,整卷約翰福音都充滿了很多問題,來引入重要的信息,這是敘述者用「誤解」的手法來將正確的信息帶出,同樣在施洗約翰的段落中,就用上這種手法。透過「你是誰」來打開了「我是」的主題,施洗約翰以「我不是」(Egw. ouvk eivmi. )來回應,與耶穌不斷在約翰福音中一直說「我是」(VEgw, eivmi)襯托著。[9]既然施洗約翰以我不是來回應,這不禁使讀者想到究竟誰是「我是」。[10]

3.2       「聲音」的主題

第二個是關於「聲音」(fwnh, )主題,[11]第一章23節,這裡指到有「聲音」發出,[12]毫無疑問,聲音是約翰福音所關心的主題。在較後的牧羊人經文論述中(第十章),指到羊要認出牧羊人的聲音,聲音是一個約翰福音所獨特的用字。在下文,將會詳細交代這聲音的重要性。

3.3       「見證」的主題

第三個是關於「見證」(marture,w)的主題,由於序言中,施洗約翰已被預先交代為,他來是要為光作「見證」(7)[13]這種預先給讀者資料的手法,讓讀者可以得到故事角色所沒有的重要資料。[14]故此,敘事故事一開始時,施洗約翰的定位也就已清楚,他不像其他的角色般能有選擇,可以在光與暗中作選擇。因著序言的緣故,施洗約翰就等於是見證,是要為光作見證。而第一章中,所有關於見證marture,w的用字,都是與施洗約翰有關。

由此可見,施洗約翰在這段沒有「記號」的第一章中,扮演著重要的見證人。雖然這段經文沒有任何「記號」去為光作見證,但施洗約翰就彷如「記號」般,為光去作見證,發揮著「記號」的功能 顯出神的榮耀和要人相信(約二11)[15]

 


4         最後一個的「記號」段落 第十一章

由於施洗約翰只是點著的明燈(35),當主耶穌進場後,這個明燈便被那真正的光所遮蓋。[16]第十一章,也即最後一個的「記號」段落,伯大尼又再次出現,但施洗約翰已不在其中。雖然如此,施洗約翰所帶出的主題,卻先後出現在本段中,除了「伯大尼」重覆出現外,之前所討論的三個主題中有兩個卻在這段中再次重覆 「我是」、「聲音」,然而「見證」卻在這章中沒有出現。主要原因,是「記號」仍有其重要信息,這一章就彷如第一章般,有「見證」卻沒有「記號」,而這裡就是「有記號」卻沒有「見證」一樣,這章是對照著第一章施洗約翰的段落。

4.1       光在黑暗裡

本章中拉撒路是新人物,對比其他福音書,拉撒路的姊妹略略出現在其中(路十38-42),但如此重要的拉撒路卻反而沒有任何交代,他只是獨立地出現在約翰福音裡頭,是一個敘述事為約翰福音特意安排的重要人物,為讀者留下重要信息的暗示。[17]

經文一開始,便交代拉撒路是耶穌所愛的人(十一3)。耶穌所愛的人,是一個屬於耶穌的人,換言之,他是屬於光明的人。然而這個屬光明的人物,卻要在這裡,面對一個最黑暗的事情,人生的終結死亡。

拉撒路一句說話也沒有說過便死了,相對他的姊妹 馬大和馬利亞,拉撒路明顯地是被刻劃為一個沈默者,直至到他復活後,他仍舊是一句說話也沒說過。由於拉撒路的死亡,整章經文都彌漫著悲哀的氣氛,死亡是這章上半部(十一1-44)所要強調的。藉著墳墓的詳細描述(十一38),敘述者為讀者提供一個立體畫面,如墳墓裡是臭的嗅覺描述(十一39),都叫人清楚感受到死亡和絕望的氣息。

透過耶穌先後與馬大及馬利亞的見面,敘述者就帶出一直要讀者所要關心的事情 - 「我是」和「聲音」的主題。藉著馬大帶出「我是」主題,而藉著「馬利亞」帶出「聲音」主題,最後就由拉撒路將這兩個見證融合,帶出更重要的主題。

4.2       「我是」主題 我是復活

馬大與主耶穌的對談中,敘述者仍以慣常手法 - 「誤解」作切入點。[18]透過馬大對耶穌的身份和能力不認識,帶出一個清楚的「我是」主題。[19]「我是復活和生命」是這一段重要的信息(十一25)[20]早在較前經文,「復活」主題已多次被提及,馬大的誤解或許是基於第六章的認識(40)[21]所以才認為復活是在末日才會發生,但較大的可能是因為她認為耶穌只是個行神蹟的媒介和拉比,要是拉撒路還未死,也許耶穌還可以行神蹟,使他病愈。既然拉撒路此時已死了,就只好等待末日的時候讓神使他復活。由此可見,馬大對主耶穌的身份和「時候」的認識仍很有限制。[22]

4.3       「聲音」主題 聽不到的聲音

根據好牧人的論述中,「聲音」已有了足夠的描述,讀者再不是停留在第一章時的認識。在好牧人的講論中,清楚指出「聲音」(fwnh,)是與「聽見」(avkou,w)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聲音是屬於好牧人耶穌的聲音,而聽見就是人對這位好牧人的回應。

馬利亞聽見耶穌的呼喚(十一28),急忙跑到耶穌面前,本來是一個很好的反應,就如「好牧人的講論」(3)中,羊聽見牧羊人的聲音。但為了要表達馬利亞當時的不足,敘述者很暗晦地以馬大「暗暗地叫她妹子」及刻意隱藏耶穌直接叫喚的描述,來道出馬利亞的聽見仍有很多不足。[23]

在好牧人的講論中,羊要聽見牧羊人的聲音,但這裡有聽見,卻沒有聲音。馬利亞聽見的,是馬大的間接叫喚,並非耶穌的聲音。由於好牧人的講論中,提到「看門的就給他開門,羊也聽他的聲音。他按著名叫自己的羊,把羊領出來。」[24],然而約十一29中,卻沒有出現耶穌的聲音。這個聲音要一直到第十一章43節才出現,這個隱藏了的聲音,在拉撒路的墳前才再次出現。

除此之外,馬利亞在與猶太人同哭的場景中(十一33),展露出她在對生命和復活的事情上,竟然是和猶太人的反應一樣。一直以來,猶太人都是扮演著敵對者,不明白主也不認識主,在第五章中,這種衝突關係更強烈,他們並對耶穌動了殺機(18)。因此,他們對主不認識的反應,其實已是意料中事,但在此卻有些猶太人反而認識主的能力,認為主可以叫人不死(十一37)。對比馬大和馬利亞 這兩個主素來所愛的人,相反竟然不明白。敘述者就用這種反諷手法,去突顯縱使是主素來所愛的人,但對於生命和復活的事情,仍是顯得無知。[25]因此,主耶穌唯一的反應就是兩度的「心裡悲歎」(十一3338)和為她們哭(十一35)[26]顯露當時耶穌對馬大和馬利亞的無知和不信感到十分失望和傷心。[27]

透過馬大和馬利亞的段落,我們不難發現縱使是耶穌素來所愛的人,仍未能完全明白及相信主耶穌,仍未能為屬於光的耶穌作見證。伯大尼現在已沒有了像第一章中,能為光作見證的施洗約翰,整個伯大尼就像失去了光輝般,被死亡、哀傷所籠罩著。

4.4       「見證」的主題 為聲音和復活作的見證

隱藏的耶穌聲音,直至在拉撒路復活時才出現。[28]中文譯本的「大聲」,其實就已包含了「聲音」一詞(十一43)[29]拉撒路因著主耶穌的聲音,就從墳墓裡出來。他從死亡中,也就是最黑暗中走出來。這個場景無疑將耶穌在第五章和第十章所講的內容,完完全全具體化地實現出來。在第五章中,死人聽見神兒子的聲音而活(25);而在第十章中,羊因著牧人的聲音而願意跟從(27)。而整個被死亡氣息籠罩著的第十一章,看來是絕望的場景,因著耶穌的聲音而被打破了。死人拉撒路如羊一樣,聽到那位是復活、是生命的牧羊人聲音,就從死亡中走出。

這段復活的場景為耶穌的復活埋下了重要伏線。若說施洗約翰是引入耶穌的進場,那麼拉撒路就該是引入耶穌死亡、復活的段落中。這個神蹟的「記號」最後就成為七個「記號」的終結,[30]總結了其他所有神蹟,再沒有其他神蹟比這個神蹟更大。因它不但預表著耶穌的復活,[31]更使祂成為「人的生命」(如序言說過的)[32]另外,這個記號也發揮到記號的功能,就是叫人能因此信耶穌(十一45)。而「記號」的段落也就在此完結。

 

5         以伯大尼為終結的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所出現的伯大尼,是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約翰福音的敘述者用了很多的相關字眼,去將第十二章和第十一章這兩章經文緊扣在一起。[33]敘述者刻意在第十一章時(十一2),預先交代第十二章馬利亞的行動;[34]而在第十二章時(十二1),就重述第十一章拉撒路的復活。[35]由此可見,除耶穌外,拉撒路和馬利亞是這一段敘述裡兩個最重要的人物。[36]

5.1       沒有聲音的見證

拉撒路在本章中,雖然仍如上一章般沉默,但他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神蹟和見證。[37]早前在第十一章的描述,拉撒路被描述為主所愛,現在卻有有一個新身份給到拉撒路,就是從死裡復活的拉撒路,[38]新的身份比舊的更重要,[39]這個新身份讓他成為真正光的見證人,使這個筵席成為不一樣的筵席。

根據當時的傳統,筵席除了像迦拿婚宴般作慶祝之用外,更可以有為舉喪之用。[40]這個筵席中,一個本來已死的人,現在不用死,更得到一個從主而來的復活生命,將這個筵席的意義完全地扭轉過來,以新的生命來取代了會死亡的生命。本段中,馬利亞用香膏抹耶穌,讓香膏的「香氣」充滿房屋(十二3)[41]這正好對比著拉撒路在墳墓中的「臭氣」(十一39);屋裡的香氣,不但除去了先前代表拉撒路的死亡臭氣,更為筵席帶來了滿室充滿愛及敬虔的芬芳。[42]敘述者以這種比對效果,強烈地表明新生命的高貴和令人羨慕。

因著這種對比效果,拉撒路的出現便已為見證的主題作出總結,他的見證發生很大的果效,叫當時在伯大尼的人皆願意為主作見證,[43]一直以來,「神蹟/記號」的主要功能都是叫人信耶穌,但在這裡卻引進更深的層次,就是「為主作見證」。「為主作見證」正是敘述者要每一個讀者所要去關心,就算到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時,敘述者仍第一時間處理「見證」這事情(十九35)

 

6         總結 伯大尼的光輝再現

在第一章的伯大尼中,有一個用聲音為光作見證的施洗約翰,因著他的見證,人能可以信。而在第十一和十二章的伯大尼中,卻有一個與施洗約翰十分不同的新見證人,他沒有任何聲音,是一個沈默的見證者 拉撒路。但因著他的見證,不單能叫可以信,更可以叫人為光作見證。神在伯大尼先後使用了「有聲」「無聲」的見證,為光去作見證。

這兩個為光作見證的人,他們的遭遇同樣不好。施洗約翰最後的下場是下在監裡(24),而拉撒路就要承受了為光作見證的生命安危。諷刺是拉撒路在墳墓時候,猶太人為他痛哭,相反拉撒路成為為光作見證的人時,猶太人卻要殺他。這種拒絕光明的態度,就如序言所言:「光照在黑暗處,黑暗卻不接受光」的描述(5)。因著拉撒路的緣故,猶太人露出黑暗、邪惡的真面目,徹底表露出他們就是「殺人者」(44)。為光作見證的人,無形中扮演了審判者,對猶太人作出公正的審判。[44]

縱使兩個在伯大尼為光作見證的人先後都遭到逼迫,像被黑暗所吞噬,四處佈下死亡的氣息,餘下哀傷和不信的回應,耶穌仍是那位復活和生命的主。拉撒路的事件,讓我們看到因著耶穌的聲音,將代表黑暗的死亡徹底粉碎,讓伯大尼再次展示其光芒色彩,其光芒更遠勝昔日施洗約翰的時候。

並且耶穌的聲音也要在末日之時,祂的聲音也會將一切黑暗徹底粉碎,曾為光作見證的人,將與主一同審判屬黑暗的人。正如「伯大尼的段落」最後部份耶穌所言(19至十二50):「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


參考書目

 

Culpepper, R. Alan. Anatomy of the fourth gospel .Philadelphia : Fortress Press, 1983.

Malina, Bruce J., and Richard L. Rohrbaugh. Social-science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of John. Minneapolis : Fortress Press, 1998.

Webster, Jane S. Ingesting Jesus : eating and drinking in the Gospel of John. Leiden ; Boston : Brill, 2003.

何蒙娜著。郭靈飛譯。序章:開啟福音書的鑰匙。香港:基道,2005

亞德邁耶,格林,湯瑪恩合著。伍美詩譯。新約文學與神學:四福音及耶穌》。香港: 天道,2004

約翰.普萊爾著。曹明星,王子真譯。約翰福音的敘述與主題》。台北:華神,2003

孫寶玲。約翰福音文學註釋。香港:天道,2001

曾思瀚,吳瑩宜著。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人物研究。香港:基道,2006

福克爾曼著。胡玉藩等譯。聖經敘述文體導讀香港:天道,2003

 



[1] 「神/號」(shmei/a)一詞在約翰福音一期出現17次,其中的16次分別出現在第二至十二章的經文,最後一次是出現在第二十章的經文。參二111823,三2,四4854,六2142630,七31,九16,十41,十一47,十二1837,二十30

[2] 亞德邁耶,格林,湯瑪恩合著,伍美詩譯:《新約文學與神學:四福音及耶穌》(香港:天道,2004),頁 156-157

[3] 曾思瀚,吳瑩宜著:《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人物研究》(香港:基道,2006),頁9-13

[4] 「伯大尼」這地方早在第一章時就已出現。以下是伯大尼在約翰福音出現的四段經文,

28        這是在約旦河外伯大尼,約翰施洗的地方作的見證。

十一1     有一個患病的人,名叫拉撒路,住在伯大尼,就是馬利亞和她姐姐馬大的村莊。

十一18  伯大尼離耶路撒冷不遠,約有六里路。

十二1     逾越節前六日,耶穌來到伯大尼,就是他叫拉撒路從死裡復活之處。

[5] 福克爾曼著,胡玉藩等譯:《聖經敘述文體導讀》(香港:天道,2003),頁29。作者指出透過文章的結構,能從中找出某個信息。

[6] 亞德邁耶:《新約文學與神學:四福音及耶穌》,頁158

[7] 計劃殺耶穌和殺為他作見證的人之描述,在約翰福音一共出現13次,其中在五至十二章就出現了11次。由此可見,本段落裡,猶太人與耶穌的衝突是何等強烈。參約五18;七1192025;八374044;十10;十一53;十二10;十六2;十八31

[8] 和合本翻譯為「這是在約旦河外伯大尼,約翰施洗的地方作的見證。」。但原文tau/ta evn Bhqani,a| evge,neto pe,ran tou/ VIorda,nou( o[pou h=n o` VIwa,nnhj bapti,zwn。當中並沒有「見證」一詞,而且「這」應為眾數字「這些」。由此可見這節經文,不單止是指出約一19-28在伯大尼所發生,更帶出下文約一29-51也是同樣發生在伯大尼。

[9] 「我是」(VEgw, eivmi),出現於約四26;六2035414851;八1218, 24, 28, 58;九9;十791114;十一25;十三19;十四6;十五15;十八58

[10] 那些「我是」格言,通常有一致性的神蹟與耶穌的宣講連在一起。參何蒙娜著,郭靈飛譯:《序章:開啟福音書的鑰匙》(香港:基道,2005),頁76

[11] 「聲音」(fwnh, )的經文:約一23;三829;五252837;十31627;十一43;十二2830;十八37

[12] 約一23e;fh( VEgw. fwnh. bow/ntoj evn th/| evrh,mw|( Euvqu,nate th.n o`do.n kuri,ou( kaqw.j ei=pen VHsai<aj o` profh,thjÅ

[13] 「見證」(marture,w)一詞分散於整卷約翰福音的不同角落,約一7153234;二25、;三11262832;四3944;五313639;七7;八1318;十25;十二17;十三21;十五26;十八2337;十九35;廿一24

[14] 福克爾曼:《聖經敘述文體導讀》,頁15。「從某個角度而言,敘述者使我們化身為偷窺者,而那真正讓我們窺探的匙孔,這就是故事的本身。」

[15] 「記號」領人歸信,不是在於施行大能作為的奇妙者,乃是在於耶穌彰顯了上帝的榮耀。參亞德邁耶,格林,湯瑪恩合著,伍美詩譯:《新約文學與神學:四福音及耶穌》,頁 172

[16] 正如其他福音書一樣,這裡講到施洗的作用是向前指到另一位。無疑施洗約翰是一個指向耶穌的活路標。參何蒙娜:《序章:開啟福音書的鑰匙》,頁68-70

[17] 橫向閱讀:當我們在對觀福音找不到平行經文時,這其實是有所暗示,意味著我們剛看到書中一些獨有題材,而這些題材是其他福音所無。參福克爾曼著:《聖經敘述文體導讀》,頁244

[18] 曾思瀚,吳瑩宜著:《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人物研究》,頁170-171。「連串的誤解在約翰福音陸續出現但在每次誤解之後,讀者都能學到,要明白耶穌,必須承認他就是從上帝而來的一位。」

[19] 雖然馬大曾以「基督」、「上帝的兒子」、「那要臨到世界的」回應耶穌的挑戰,但正確的神學稱謂往往並不代表完整的信仰內容。參孫寶玲:《約翰福音文學註釋》(香港:天道,2001),頁121

[20] 約十一25 ei=pen auvth/| o` VIhsou/j( VEgw, eivmi h` avna,stasij kai. h` zwh,\ o` pisteu,wn eivj evme. ka'n avpoqa,nh| zh,setai。和合本以「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來翻譯,在此失去了「我是」的原來信息。

[21] 約六40「因為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見子而信的人得永生,並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

[22] 「時間」主題,也是約翰福音中所關注。就以迦拿婚宴中,耶穌對母親所說:「婦人,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約二4) 及耶穌對撒馬利亞婦人所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約四21),都是一個好例子,說明時候與主耶穌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耶穌的榮耀與祂的時候是緊緊相連的(4,七7-830,八20)。耶穌的「時候」的終極表達,乃是祂被高舉(14,八28)。耶穌被高舉(上十字架),正是耶穌得榮耀的時候。孫寶玲:《約翰福音文學註釋》,頁120

[23] 馬大同樣有這個問題。約十一20,馬大同樣「聽到」耶穌的到來,而出去迎接耶穌。但相較之下,馬利亞的不尋常聽見卻較為明顯。

[24] 約十3 tou,tw| o` qurwro.j avnoi,gei( kai. ta. pro,bata th/j fwnh/j (聲音)auvtou/ avkou,ei (聽到)kai. ta. i;dia pro,bata fwnei/ katV o;noma kai. evxa,gei auvta,Å 相較 約十一29  evkei,nh de. w`j h;kousen (聽到) hvge,rqh tacu. kai. h;rceto pro.j auvto,n\。這裡只出現「聽到」,卻沒有「聲音」。

[25] 反諷 - 由故事人物的口不自覺地說出他們也無法領悟的真理。約翰福音藉著運用這些反諷,強調我們必須以上帝所賜的洞見去觀察和了解耶穌的使命和身份。亞德邁耶:《新約文學與神學:四福音及耶穌》,頁174-175

[26] 敘事者以另一個詞彙將耶穌的哭泣與猶太人和馬利亞的啕哭分出來。耶穌的哭馬利亞和猶太人用klai,w;耶穌則用dakru,w。參孫寶玲:《約翰福音文學註釋》,頁122

[27] 孫寶玲:《約翰福音文學註釋》,頁121-122

[28] 整個十一章雖充滿很多聽見,但聲音在第十一章中卻僅在此節出現。

[29] 約十一43kai. tau/ta eivpw.n fwnh/| mega,lh| evkrau,gasen\ La,zare( deu/ro e;xwÅ

[30] 曾思瀚:《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人物研究》,頁136

[31] 耶穌的復活與拉撒路的復活只一方面的相同之處,其他特點如:一、人對復活缺乏了解;二、墳前有石頭;三、有人將石頭挪開;四、被呼叫出來;五、有人幫助解開裹屍布等,都沒有相同,為了區拉撒路及耶穌這兩種不同的復活,約翰使用不同的希臘文字詞。參曾思瀚:《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人物研究》,頁140-141

[32] 約翰.普萊爾著,曹明星,王子真譯:《約翰福音的敘述與主題》(台北:華神,2003),頁79

[33] 第十二章不單與第十一章緊扣在一起,敘述者更以拉撒路的復活為橋樑,將讀者轉折帶入耶穌臨別講論。曾思瀚:《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人物研究》,頁144

[34] 「這馬利亞就是那用香膏抹主,又用頭髮擦他腳的,患病的拉撒路是她的兄弟」(約十一2),預先為讀者交代下文的情節。

[35] 「逾越節前六日,耶穌來到伯大尼,就是他叫拉撒路從死裡復活之處」(約十二1),用重覆技巧,以提醒讀者上文的內容。

[36] 筵席一直是約翰福音所關注,第二章的迦拿婚宴筵席,第五章的五餅二魚筵席,都帶有重要的信息在其中,這章中的伯大尼筵席更是當中的延伸,牽涉範圍很廣,故本文不會著墨去討論。

[37] 「他不需要談論任何有關耶穌的事工,因為他本身就是耶穌工作的成果」。參曾思瀚:《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人物研究》,頁145

[38] 約十一3對拉撒路的描述是「那位是所愛」(o]n filei/j) ;而約十二1則用到「那位是耶穌從死人中復活」(o]n h;geiren evk nekrw/n VIhsou/j),兩者都用到o]n,由於對於拉撒路的描述只是很少,故此這種字詞的轉換是很特別的。

[39] Bruce J. Malina and Richard L. Rohrbaugh. Social-science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of John (Minneapolis : Fortress Press, 1998), 204-205.

[40] Jane S. Webster, Ingesting Jesus : eating and drinking in the Gospel of John (Leiden ; Boston : Brill, 2003), 92-93。因著第十一章拉撒路的復活,也可以指到是次慶祝是為到「放下服喪」

[41] 「馬利亞預備這個筵席,即馬利亞是主人家。現主人家去用油抹客人,是一個在重要或特別節日才會做的事情,多用來作慶祝」Jane S. Webster, Ingesting Jesus, 92-93

[42] 曾思瀚:《歷久常新的生命故事:約翰福音人物研究》,頁221

[43] 「當耶穌呼喚拉撒路,叫他從死復活出墳墓的時候,同耶穌在那裡的眾人就作見證」(約十二17)

[44] 「施洗約翰等見證人,他們每一個都成了法庭的法官,當人扮演法官判斷耶穌的同時,他們也間接地審判自己」。亞德邁耶:《新約文學與神學:四福音及耶穌》,頁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