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少琪生活點滴和其他系列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信仰與時代

蔡少琪時代反思系列

蔡少琪靈修系列

蔡少琪華人教會和神學教育反思系列

生活點滴和其他系列

 

****華人神學園地Facebook201314日開幕

靈修系列、時代反思系列、反思華人教會和神學教育系列歡迎轉載(網絡和一兩篇採用)。

但作者保留正式出版版權。蔡少琪牧師。

 

柏林圍牆續:神的能力勝過地上眾君王:我想起詩篇2:1-2『外邦為甚麼爭鬧?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 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British prime minister Margaret Thatcher earlier had told Soviet general secretary Mikhail Gorbachev that "Britain and Western Europe are not interested in the unification of Germany. The words written in the NATO communiqué may sound different, but disregard them." Top Gorbachev aide Anatoly Chernyaev concluded that Thatcher wanted to prevent unification "with our hands" and not her own. http://www.gwu.edu/~nsarchiv/NSAEBB/NSAEBB293/index.htm; http://wallwritings.me/2009/10/11/on-october-8-1989-prayers-and-candles-ended-an-occupatio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ASlH-3409g;

 

歷代貧富懸殊都是極大的危機。杜甫名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大陸電視劇『大明王朝』談到中國一大清官海瑞時,以一段詞句介紹他出場:『夫母诞一子,必哺育使之活;天生一人,必给食使之活。此天道之存焉,亦人道之存焉。岂有以一二人夺百人千人万人之田地使之饥寒而天道不沦人道不丧者!天道沦,人道丧,则大乱之源起。民失其田,国必失其民,国失其民则未见有不大乱而尚能存者!』我想起下面這幅佔領華爾街的漫畫。我也想起以賽亞書的一段話:賽5:7-8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他所喜愛的樹就是猶大人。他指望的是公平,誰知倒有暴虐;指望的是公義,誰知倒有冤聲。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內。盼望更多基督徒在貧富懸殊的問題上,能有所貢獻!摩5:24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http://thinkprogress.org/climate/2011/10/23/349092/top-ten-occupy-wall-street-cartoons/http://guozilin.i.sohu.com/blog/view/66697605.htm; 我們需要發展全備的聖經神學:聖經對貧窮全備的教導:聖經不單談到協助貧窮人,也有指正貧窮人的時候。但神最美的心意是不讓貧窮人成為依賴者,而是要改變和扶持貧寒人,讓他們成為能祝福別人、影響世界的小人物。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6440&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版權有利有弊:在宗教改革時,因為沒有版權的問題,馬丁路德和加爾文等書本能廣泛傳播。所以,有學者戲聲:『若果有版權法,就沒有宗教改革。』很出名以『效法基督』WWJD而有名的"In His Steps"名著,也因為沒有版權,成為廣泛流行的名著。版權有好處,但最近醫學方面的版權,讓世界很多貧窮人得不到本能很快得醫治的拯救。Apple and Samsung關於版權的爭拗,更讓人痛心。原來某一個圖形也會被版權。以後用類似圖形,就可能被檢控,太恐怖,霸權了。剛剛閱讀一篇美國資料,甚至有美國經濟學家高調說:是時候認真檢討版權法了。
Patent Reform, System Should Be Abolished, Fed Economists Say
02/05/2013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3/02/05/patent-reform-economists_n_2623537.html
https://docs.google.com/viewer?url=http%3A%2F%2Fresearch.stlouisfed.org%2Fwp%2F2012%2F2012-035.pdf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15. 你敢生事奉主嗎?(反思鄭果牧師的人生)
在預備下幾篇講道。包括新春會到大陸一城市證道,並下禮拜五和六建道神學院開放日關於貧窮和生事奉的信息。
預備期間,想起曾分享果關於鄭果牧師「三藩不老情」Unfailing Love的見證。這是《彼岸》的其中一個特輯。鄭果牧師的人生可大致分為三段時期:在家三十年,離家孤獨服事三十年,與妻子重逢黃金事奉三十年。鄭果牧師二十多歲才信主,不久後聽到神的呼召,要離家讀神學事奉神。他心中面對很大的掙扎,因為五個孩子都很年幼,還有太太和母親,但神藉著聖經給了他莫大的應許:「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6:33)。來港讀神學後,因中國政權的政策的緣故,夫妻分隔了卅年,他孤獨事奉了三十年;這段期間,每有旁人分別在兩點個別地勸他倆再婚,他們都持定盟誓拒絕了。他們有着共同的信仰,堅守一夫一妻、一心一意、一生一世的盟誓。面對孤單的事奉,神給了他一節金句:「神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詩篇686
他們堅守盟約三十年後,約六十歲時,神讓他與愛妻重逢。他們都經歷吃馬太福音,藉著神的恩典勝過各種挑戰。最後更帶領他們整個家族眾多人口來到美國。前兩年他們慶祝九十歲生日和結婚七十週年。在這特輯的結尾,由孫女讀出以下一段:「呼召他出來的是信實的,是偉大的,是值得他用一生去服事的。他的生命留下美麗傳奇,不單榮耀上帝,還留下真實見證:愛是可以永不止息的。」實在令人深受鼓勵。
願在這個充滿灰心的世代,讓更多人定睛於神的奇妙,願意生事奉主,親自經歷神的奇妙和信實。你願意生事奉主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jezG3lrBv0
http://www.baptist.org.hk/b5_info01_pop.php?id=230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14. 連加恩和宣教士馬偕: 敢為主發夢的宣教士和小人物

(今天在建道的早會,也分享了這個見證,也與你們分享。)

連加恩的家族深受宣教士馬偕1844-1901)的影響!馬偕深愛台灣,他的名言:Better to go up in flames than rust away”(寧願燒盡,不願腐蛂^。他在台北淡水事奉,近30年幫人拔除21千多顆牙齒,讓人「沒齒難忘」!淡水教會有位敬虔的女士,加恩的祖母連紀隨,她養活7名孤兒和老奶奶!每主日都去禮拜,一直依靠神過活。到了80歲,覺得自己還沒有發明東西,便開始學畫畫,花了十年,作畫三百多幅,有台灣「素人畫家」之稱。90歲高齡在巴黎開辦畫展。畫中充滿喜樂、平安,盛載了基督教進入台灣一百多年來的故事!她渴想為神建立孤兒院,她離世第二年,孫兒就在非洲圓了她的夢想。兒子連益雄,加恩的父親,是教會長老,也是效法馬偕的牙醫,從小帶領加恩等短宣服事。就是這充滿基督的愛和使命的家庭,在台灣黑暗的日子,為主發光。時值台灣低迷之時,當陳水扁貪污腐化,女婿趙建銘醫生貪污被判刑。有人以「痛心趙建銘 ,疼惜連加恩!」為題,對比他們的生命!http://africare.fhl.net/Africare04.htm http://www.gnci.org.hk/beta/gospel/allen_lien/index.php;台灣一位小燕姊妹,2001年發出一個電郵,呼籲別人支持她一位26歲朋友連加恩,他剛從醫學院畢業不久、自願到遙遠的西非的Burkina Faso服海外替代役。當地有90%的人口信奉回教或巫術,但他並沒有因此卻步。他眼見當地缺乏衣物,而且垃圾問題非常嚴重,就提出一個「三包垃圾換取一件衣物」的運動。這計劃推行得十分成功,他本希望能募集到四十箱舊衣物,結果竟收到一千五百箱衣物,光是運費就高達港幣四十萬。連加恩的父母是熱心事奉愛主的牙醫,常到澎湖義診和傳福音;連加恩從小在父母的榜樣中耳濡目染,得到造就。連加恩亦見證說「我相信永恆的存在,人不過是過客,但這不代表可以隨便活著,反而要活出一個目標。」基督徒無須懼怕時代的挑戰,越是艱難越要活出美善的榜樣,讓人在黑暗中見到光明,因為我們所服事的乃是永活的神。http://www.baptist.org.hk/b5_info01_pop.php?id=165 擔當醫療服侍的連加恩醫生曾於西非服侍。因那兒垃圾及缺乏水源問題嚴重,他便在當地試辦開鑿水井計劃及「三包垃圾換一件衣服」的運動。當籌備要15萬台幣(約港幣4萬元)的井時,連醫生寫信拜託父親為此召開祈禱會,與會者大受感動,其中一位太太要求丈夫送上戒指作為她生日禮物,用戒指換一口井,丈夫又甘心付出,成就美事。他「三包垃圾換一件衣服」非常成功。非洲牧師跟他說:加恩,我們多年沒有衣服穿,我們向上帝求,沒想到上帝差你,好像天使一樣。從台灣過來,帶來一堆衣服。」台灣運來的60箱衣服如何分派呢?神給他智慧,讓他想到以三包垃圾來換衣服,令四周變得十分清潔。結果,613日成為那國家的清潔日。至聖誕節,他們希望獲得200箱衣物!後來友人藉電郵傳送此消息,令世界各地華人參與其中!世界各地一呼百應,竟然共得1500箱,約8萬件衣物!共計160萬運費,並需繳付約25萬稅款。為解決稅款欠款難關,他長期跪下禱告。直至最後一天的限期,省長自動走進他醫療室來!原來他父親病了。省長得知此事,寫下文告,為他減稅百分之99,只需繳付台幣25百元(約港幣6百元)即可。此事成了台灣轟動一時的見證。時值台灣低迷之時,當陳水扁貪污腐化,女婿趙建銘醫生貪污被判刑。有人以「痛心趙建銘 ,疼惜連加恩!」為題,對比他們的生命!文章批評陳水扁沒有為家人樹立好榜樣!家人耳濡目染,難免利欲熏心。相反,連加恩卻在基督徒家庭長大。他曾提到:感謝老爸、老媽,把我們家變成這樣正面積極的環境,對我的影響實在太大。」能靠主發光是何等美的見證呢?「信耶穌的人真的是必不羞愧!」你願意一代一代都經歷神的恩典,一代一代都傳遞神的真愛和平安嗎?你羨慕這樣的人生嗎?記得: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並且,要立志: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24:15)http://www.baptist.org.hk/b5_info01_pop.php?id=314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13. 成為榜樣,成為基地,成為祝福:反思加爾文和日內瓦的貢獻(二):剛完成建道早會的講道,題目是:『加爾文:願神國降臨的僕人』其中引用加爾文一個心志:我會盡全力不單服侍這個教會,並希望在我能力範圍裡,盡各種方法,成為所有教會的幫助。』To a student, Calvin said, I devote all my care, labor, and study not only to the service of this Church, to which I am peculiarly bound, but to the assistance of all the Churches by every means in my power. 講完道以後,一位同學分享到她得到的激勵:讓我敢於再為主發夢。加爾文的後繼者Beza說: persons flocked from all parts of the Christian world...we have seen an Italian, an English, and, finally, a Spanish Church. He had no expression more frequently in his mouth than that life, as he expressed it, would be bitter to him if spent in indolence in comparison with him, have been thought indolent."『很多人被吸引來到日內瓦,後來更成了了意大利、英國、西班牙教會。加爾文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話,我怕自己太懶散。我想,相對他,我們才是懶散。』加爾文對移民的幫助成為美好的榜樣和感動。William Naphy: The city was moved by compassion to take to its heart waves of refugees both temporarily and, in some cases, permanently. This charity, I would argue, was one of the most striking features of Calvinism in Geneva. Geneva was a model not because it was local, or international, or even unique; it was a model because it was exhilarating and inspiring.”日內瓦成為榜樣和示範,因為她讓人振奮,讓人得到極大的啟發。你願意為主發光,一生建立類似日內瓦的福音基地嗎?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12. 我們能『言』,也能『行』嗎?反思加爾文和日內瓦的貢獻。在忙碌中預備建道明天早會的信息,談到加爾文對社會的影響。今天的閱讀中,重溫加爾文對不同國家的難民、學生、教牧和移民的影響時,想起日內瓦成為對法國和歐洲其他地區的福音和神學基地時,我渴慕香港、香港教會和神學院也能發揮類似的影響了。加爾文說:基督成為我們一生努力追求的榜樣。空有其名,生命沒有改變的,不是真基督徒。Who, having nothing of Christ but the name and sign, would yet be called Christians. How dare they boast of this sacred name? 加爾文和日內瓦對移民的幫助:Geneva as a Magnet (人口一萬增到二萬)Geneva as Base: 吸引很多海外學生和牧者,成為差派教牧的基地 During the years from 1555 to 1562, one was sent to London, one to Antwerp, one to Turin, two to short-lived French colony in Brazil, ten to Piedmont, and at least 220 to France. In the period from October 1538 to October 1539, the city hospital assisted 10,657 poor strangers as they passed through Geneva. 日內瓦一萬人口,平均固定服侍500位居民,並服侍一萬名難民。部分成為他們的居民。The city was moved by compassion to take to its heart waves of refugees both temporarily and, in some cases, permanently. This charity, I would argue, was one of the most striking features of Calvinism in Geneva. (1560年,人口達兩萬) Calvin & His Influence, 1509-2009, 147 115。本來人口只是一萬人的日內瓦,竟然成為整個歐洲,特別是法國的福音基地,成為歷代世人所敬仰的神學基地。一批忠心、努力和有恩賜的同工們確實能改變世界。蘇格蘭改革之父John Knox這樣形容加爾文時代的日內瓦:Knox for his part, was so impressed with Calvin's Geneva, he called it, "the most perfect school of Christ that was ever on earth since the days of the apostles."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11. 讀『王明道的最後自白』再續:基督徒切莫掉入犯罪的深淵裡:王明道注重真話,痛恨謊言,卻為懼怕刑罰和怕太太病死獄中,作出很多充滿謊話的聲明,傷害自己的心靈,長達接近10年。我想起主耶穌的教導:『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丟在地獄裡。』(太5:29)王明道說:『我從14歲作基督徒後,便痛恨謊言。因為我發現社會中種種罪惡都與謊言有大的關係。謊言也是一切罪惡的藏身所,一個人如果不說謊言,他便甚麼罪也不敢犯。即使犯了罪,他也會城市地承認。一個人越會說謊,他也越會犯罪。』『199587日子夜,公安闖進手槍對準了我。我一生未見過這種可怕的情形。便嚇得心膽俱烈…完全和我與日本人接觸經過截然不同。…於是這場慘敗便開始了。不幸,我這個幾十年來『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的人,竟未作到『威武不能屈』這一點。』1955-8-81956-9-29:『417天審訊中:我陷入了謊言深坑中。我也急於出監,便也說了許多謊言。一個四十一年之久(1914-1955)痛恨謊言,不說謊言,而且勸戒別人不說謊言的人,竟在草嵐子獄中說了不可勝數的謊言。我還有甚麼面目見人?更有甚麼面目見神呢?』出獄二十幾個月吃穿住與前一樣:『但我的心情卻和在監中一樣的痛苦。說了許多謊言,卻不敢推翻。這大量的沙礫便在我眼中,日夜使我痛苦不堪。遭到長達八、九年之久的慘敗,直到我第二次入獄八年之後,我才由跌倒的地方站立了起來,轉敗為勝。』我也想起大衛的一句話:詩 32:3 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乾。321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TheWitnessOfDeborah.htm; https://docs.google.com/viewer?url=http%3A%2F%2Fwww.photocy.org%2Fdownloads%2F50years.pdf; https://docs.google.com/viewer?url=http%3A%2F%2Fwww.churchinmarlboro.org%2Fintroduction%2F40years.pdf; http://19786050.blog.hexun.com/80150452_d.html;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23717794.html;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10. 讀『王明道的最後自白』續,再思神僕人應有的正直和剛毅:附上書中邢福增博士突出的幾句!王明道:『神帶我們到深水中,不是要溺斃我們,乃是要洗淨我們。』『那天天預備死的人,反倒很光榮的活了許多年。』『若要在現代這腐敗背道的教會裡忠心為神傳話,斥責教會中一切的罪惡黑暗和背道的教訓,一定要遭遇馬丁路德所遭遇的反對和逼迫。』『我們是為了信仰。』我也想起1944822日宋尚節在北京香山下葬前王明道的講道(宋尚節先生去世了),王明道看宋尚節像『當代的耶利米』:『我知道一些為神工作的人當中,有才幹的人有,有熱心的人也有,有恩賜的人也有。但要找裡外一樣、心口如一、絲毫沒有虛偽的人,卻是寥寥可數。』『宋先生實在是一個極特別的人。他非常聰明。他的缺點就是他任性。聽他講道,看他待人,與他同處,處處能看出來他是那樣無拘無束,願意怎樣便怎樣。因著他那樣任性,不知觸犯了多少人,使多少人對他起惡感,使多少人說他驕傲。其實他一點沒有驕傲。』『宋先生還有一樣最大的長處,便是他的勇敢。他具有古代先知們的勇敢。他是一個向罪惡進攻的勇士。他毫不畏懼地責備社會中的罪惡和教會中的罪惡。他毫不顧慮別人的攻擊和反對。他似乎忘記了自己的名譽和安全。若不是神保守他,他不只多次被人打傷,就是遭人的毒手、傷掉性命也說不定。』『宋先生最偉大的地方就是他的真誠,因為他真誠,所以他能被神大大使用。因為他真誠,所以他受到人們的敬愛。因為他真誠,所以他的一切缺點也能被抵消。』『今日中國教會的傳道人,有學識的尚能找到幾個,有恩賜的尚能找到幾個,有敬虔生活的也能找到幾個,唯獨勇敢忠心,嫉惡如仇,不畏縮、不徇情面,把名利性命置之度外,放膽責備群眾的罪惡,不怕受眾人反對、攻擊的傳道人,簡直是寥寥無幾。』『宋先生是這樣的一位,然而他又離了世界,再找像他這樣的人還可以找到幾個呢?宋先生去世安息了,但主的工作決沒有停息。他在今日仍是召選他看為合用的人。』想到這裡,王明道當天的呼召,他最終應該是算一個。我們又如何呢?重溫王明道當天最終的呼召:『世界的罪惡一日比一日增加,教會的腐敗也一日比一日更甚,願意答應主的呼召作今日的先知的人,回答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http://www.godvoice.cn/index.php/action-viewnews-itemid-777; http://book.edzx.com/html/book/0660/11164.html;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9. 讀『王明道的最後自白』,反思事奉:星期五有機會與梁院長和邢博等聊中國,也為220日建道文化中心二十週年講座預備。席間獲送『王明道的最後自白』一書。我很喜歡看傳記,神僕人的傳記特別喜歡看。看了幾十頁已經很感動。非常值得買。送書中幾句:1. 王明道妥協說謊後,自改詩歌:將『一切全奉獻』的詩歌改成:『一切全完了,一切全完了,全軍覆沒,一敗塗地,一切全完了。』2. 因為謊言,他自稱:從獅虎一樣勇猛的屬靈勇士變成,像一只鼠流;3. 軟弱跌倒了九年之久; 4. 監獄裡反思文天祥的『八句贊』『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改為『先知成仁,使徒取義,受命傳道,首重剛毅,熟讀聖經,洞曉真理,堅貞不屈,頂天立地』。這書值得買。王明道的跌倒值得深思。他的剛毅值得學習。神的恩典永遠夠用。http://issuu.com/yingft/docs/wmd2;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8. 能事奉神,幫助人是何等大的恩典!今早預備講章,打開電視,略略看了恩雨之聲。這裡談到一個『阿勝』的故事,特別是在溫哥華一位曾經歷癌症的姊妹對他一家愛心的服侍,並且全教會非常投入去幫助一家他們本來不認識的家庭。這裡給自己兩個體會:1.不知不覺中,從香港在80年代面對移民風浪,神能將萬事互相效力;現在無論是港澳台、東南亞或大陸背景的弟兄姊妹已經是全球化了。在香港的電視能經歷他們溫哥華服侍的見證。華人教會已經是跨地域的福音大家庭了。此外,真摯的愛和服侍往往是最能溫暖人的心,剛打開fb,看到建道學生佈道團為長洲三間護老院的院友辦佈道會,共有6,7位老友記決志。有分享到:『其中一位本來中途想離場返院舍的婆婆,沒料到最後竟然決志! 她們唱"天父必看顧你"!對的,我們就是曾經歷天父要一生看顧我們,並且願意將這福氣和福音分享。迎接週末,讓我們開朗、喜樂和有朝氣:因為,能事奉神,幫助人是何等大的恩典!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7. 你願一生經歷神的奇妙嗎?聖經說,我們要好好接待人,就好像接待天使一樣。今早去附近小店早餐,旁邊有小姊妹叫我蔡牧師,原來曾在她教會證道,對面一位較為年長的也叫我,原來是別的教會的主任牧師,我不熟悉的,但是是前輩。結果就坐下聊了半小時。原來彼此認識的牧者也不少。聊天中,自己也有學習。最深刻的是他兒女讀書成長中,神如何恩待他一家,現在都或在大學,或已經有好工作。記得有次到國內一城市探訪校友,剛好有一機構的教牧也探訪他,早餐也聊到兒女,他帶領他兒子在意大利、英國和美國先後拿到獎學金深造。對同工們來說,兒女的教育是大題目,經費是大題目,聽見這些感恩的見證,自己也得著鼓勵。今早打開fb,看到一位神學教授的分享,談到他曾在早年青少年團契幫忙的年輕人,竟然今天在某美國教會已經是主任牧師,他說:How cool is THAT??? 『多酷!』我想什麼是基督徒的路,什麼是天路,什麼是事奉的路?就是能一生看見神奇妙的路!你渴慕一生經歷神的奇妙嗎?耶穌曾說:看見你們所看見的,那眼睛就有福了。』(路 10:23 )保羅說:林前 2:9 如經上所記: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你有這個祈求嗎?『拉波尼(就是夫子),我要能看見。』(可 10:51若要看見神的奇妙,你必須一生跟從主,一生事奉主!你願意嗎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6. 你渴慕被神使用嗎?與不同弟兄姊妹和同工聊天時,往往發現很多基督徒和同工有一個深層的渴想,就是期望『更好和更多』地被神使用。我想起自己和一些世間用的用語:渴望自己剩餘的價值能被神使用。有追求的人或深深經歷神恩的人往往希望在不同聖工的領域上更多被使用。部分教會的問題,特別是香港教會的問題,不一定是『工作多,工人少』,而是『工種少,閒人多』。健康的基督徒和同工多是有出才有入。多多服侍時,對屬靈的追求和渴望更多學習的心也必隨之加增,但當我們在很多聖工上都是旁觀者時,我們就容易冷淡,容易變成指手指腳的人。在牧會的帶領裡,我很被一個需要觸動:我們必須為信徒『找工作』!『找合適的工作』!『合適的事奉崗位』!基督徒沒有事奉,就容易放肆。這裡的挑戰不少。首先,有些人恩賜和生命不太成熟或老練,卻太渴望承擔較大較難的崗位,這就容易產生錯配或被人拒絕的危機。就這些情況,我們要學習謙卑,不要計較崗位,人信任我們做的,我們就帶著熱誠和事奉神的榮耀,小事忠心。第二,有生命的,有恩賜,被人邀請的,卻因為俗務繁重,雖然心靈渴慕事奉,但實際卻未能抽身。對這些弟兄姊妹,就是談呼召和事奉的代價。要願意維持放低一些世俗的工作、喜好或金錢。第三,有潛質,卻沒有經驗的。關鍵在於我們願不願意服侍時間和心力的代價,進入培訓,進入鍛煉,進入事奉行列。聖經說: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同樣:無論如何,盡力安排弟兄姊妹有事奉崗位。也是非常重要的。讓我們不要忘記領袖和牧者的責任: 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弗 4:12我們有剩餘的能力沒有好好被神用嗎?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我們有好好預備、裝備和安排他們作合適的事奉嗎?你渴慕被主使用嗎?你願付上代價和謙卑的功課去被主使用嗎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5. 讓那些肯愛的人得著溫暖的敬謝:今天建道有敬師的特別早會。建道一大寶庫就是關心小組:每組一個老師,十位左右的同學。同學們不單預備了優美的默劇舞蹈,也有各小組用非常生動的方法介紹老師。有些製作了電影味道的短片,有些用話劇,有些扮演老師,有些更獻上情歌。剛回到建道,沒有小組。實在為同工們感恩。他們低調的愛心服侍銘刻在每一個學生心中。這些溫暖的敬謝溫暖了整個建道的大家庭。我想起聖經兩條線的教導:1. 低調甘心的服侍,不期待回報。2. 人應該懂得感恩和還恩。華人教會較為謹慎,多強調第一點。所以,特別在崇拜裡,就避免用掌聲謝謝那些非常努力事奉的弟兄姊妹。也原是要我們將注目定睛在神,我們崇拜神,就不應該講求人的掌聲。但聖經也有另外一面,就是對肯愛多付出愛的人,我們應該給他們溫暖的鼓勵和敬意。主耶穌驚訝十個痲瘋,只有一個撒馬利亞痲瘋病人懂得回來感恩。深受那位愛他們的百夫長許多恩情的猶太人哀求耶穌說:「你給他行這事是他所配得的;因為他愛我們的百姓,給我們建造會堂。」(路74-5)很溫暖敬謝。對我們的父母,對師長,對關心我們的教牧同工和導師組長們,我們會否也給他們一些溫暖的謝意,讓他們得到安慰和鼓勵,讓她們繼續燃點神的光芒和愛心呢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4. 你敢讓孩子們闖蕩江湖嗎?你敢為主闖蕩禾場嗎?送孩子上學的日子,我提到自己中學時的故事。那時我家住黃大仙,學校在西環,港大腳下。因為家人管不了,自己很自由,回家的路途千變萬化。可以坐隧巴,可以坐地鐵,有時候因為陪不同的同學,有時候坐上環船到深水埗,有時候坐北角船到官塘,有時候坐天星,總之眾多繁多。孩子聽見,很羨慕。現代的父母愛心多,謹慎多,管理多;學習方面種類多,壓力大,時間少;孩子們能闖蕩江湖,能自己選擇,自己撞板,自己摸索,自己尋覓的空間太少了。最近開始話別早上送孩子的生涯,很多不捨。但心裡有一個禱告,求神保守孩子,讓他們有神給他們的海闊天空。自己成長後,不怕在中國貿易和亞洲貿易奔跑,作傳道人後,不怕闖蕩禾場,其中一個素質,可能是兒時和少時培養出這種『能闖蕩江湖』的能力和性情。闖蕩是有危險的,我只能多提醒,只能更多為他們禱告,求神大大保守他們。華人的父母被譽為『虎』父母,我們又能給他們多少發展、嘗試、創新、失敗和闖蕩的空間呢?在教會裡,資深的教牧和長執又能給年輕一代多少嘗試的空間呢?聖經一句名句是給作父母和屬靈長輩的提醒:西 3:21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恐怕他們失了志氣。我們能培養我們這代的大衛嗎?撒上17:34-36大衛對掃羅說:「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群中啣一隻羊羔去。我就追趕牠,擊打牠,將羊羔從牠口中救出來。牠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牠的鬍子,將牠打死。你僕人曾打死獅子和熊,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也必像獅子和熊一般。」這值得我們反思。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3. 當你遇上幫忙自己的天使們時:學習感恩、珍惜和謙卑:這幾天處理搬屋和整理混亂的新居時,又適逢感冒,更深體會到人的有限。想起創世記1:2談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若果神就這樣將人放在其中,人就艱難了。但神卻是將一切預備好了,藉著最美的環境去迎接祂所疼愛的人。但自己的遭遇裡,最讓自己蒙恩的是神差派很多天使們幫助自己,有維修專業的弟兄前後用兩天假期幫助我們,有親友星期天來到我們充滿混沌的家居,幫忙我們清理了22箱(仍只是部分)家居雜物。昨天晚上,雖然家裡仍然混亂,但比前晚好多很多了。人驕傲或痛苦時,寧願獨居,寧願遠離神遠離人。約伯在痛苦時曾埋怨說: 『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伯 7:17)但若人能靠主勝過苦難的憂悶,反思神藉著主耶穌和眾多生命的天使鼓勵和幫助我們時,我們就會像大衛這樣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詩 8:4 )我常說,雖然聖經說:施比受更為有福;但人往往喜歡作『施予者』,不太希望作『受助者』,我也如是。受助時,人性的感覺是自己比人弱。在蒙眾多幫助日子,我想神再次讓我學重要的功課:讓我學習感恩,讓我懂得珍惜神給這麼多憐憫我這軟弱的人的弟兄姊妹和親友,更重要的是藉著這些醫治我這種『容易在骨子裡驕傲』的人。神讓保羅得到饋贈,我想也帶有這種教導。所以,保羅學習不再誇自己的剛強或勤奮,而誇自己的軟弱。蒙幫助的日子也是蒙教的日子。有主內弟兄姊妹同行的人是蒙福的!你又有否珍惜你的親人和弟兄姊妹呢?

 

生活點滴的反思:蔡少琪系列

1.    上海理髮店和爸爸的影子:仍有感冒,很疲倦,但也趁週末理髮。新居附近有上海理髮店。毫不遺憾地選了它。也有典故:小孩時,爸爸常常帶我到上海理髮店理髮,那時候很羨慕爸爸可以享受剃面,剃鬍子的情景,理髮師用鋒利的刀,在平臥的爸爸面上奔走。孩子常疑惑我為什麼這麼老土,理很不時髦的髮型。對我來說,是濃厚的記憶,想起已離開20年的爸爸,上海理髮店是好地方。人有時候是睹物思人,我想起朱自清的背影一文。我又留下什麼給我的小孩呢?你有什麼特別睹物思情的地方呢?想起爸爸,他也有缺點,但他很疼愛我,想起理髮店,想起與他打乒乓球,下棋,下午茶和很多零用錢。或者是這個緣故,我也很喜歡與弟兄姊妹、同工和同學下午茶。我反思,我能給孩子留下什麼背影呢?我最能的,可能只是一個字:愛。實在很疼愛他們。從爸爸的影子,我再想起信仰。我們的生活為人又有否散播天父的影子呢?讓人從我們身上看見父的影子呢!最近聽一位導師分享:有組員要負責帶新組,有壓力;組員自動說,或者我也要像導師一樣,每個都約吃飯,每個都有個別關心。這導師的生命,不知不覺中,傳遞給組員了。最近與一位曾常年在南韓宣教的牧師聊天,談到我佩服的金俊坤牧師,他說:他確實是南韓信徒很欽佩的牧者,被形容為有『耶穌面貌』(face of Jesus)的人。我很羨慕!盼望每一位愛主的弟兄姊妹,不單給孩子們,我們服侍的弟兄姊妹有美好的記憶,也讓人能從我們身上看見天父的影子

 

反思修道主義和中世紀神學:蔡少琪系列

二、慈幼故事和鮑思高:建道人都很熟悉『慈幼』和『鮑思高』這兩個名字。陳日君就是慈幼修士。這裡與大家介紹鮑思高部分生平:若望鮑思高( John Bosco)(1815-1888)和慈幼會!鮑思高有『孤兒之父』的尊稱。1841年開始在杜林Turin收留被遺棄的兒童。為此設立慈幼會the Society of St. Francis de Sales [Salesian]。後又創立母佑會(Daughters of Mary Help of Christians)。至今約有4萬會士 ,分布122國家。他建立孤兒院,注重教育,看重體育和建立謀生技能。發展出版。鮑思高成為出色的教育 家和出版家。年輕時,神父問他將來願意做什麼。他說願意當神父,然後『我想照顧那些被人拋棄的小孩子。』九歲有一個是夢,是見自己和一群小流氓打架。上主對他說﹕『不要打鬥!你該用愛心去贏得他們。』後來,進入都靈司鐸培養院,停留3年。他開始明白大城市也有貧窮問題,感受到大城市貧民區的腐敗和可憐。特別那些為非作歹的年輕人就像他異夢的豺狼。1841128日主動向一位孤兒傳教理開始,數月後人數增至80人。他們沒有人收容。有一位侯爵夫人奉獻地方。最後因為太過嘈,侯爵夫人要求另找地方聚會。那時候人數300人。都靈市民看他們是一群小無賴,輕看鮑思高。18個月中,到處被趕走。市長說﹕『神父,快放手吧!別理會這群少年流氓了。』甚至派警員監視。他心靈感動非常孤單﹕『每當我念及這一群孩童,正是我司鐸工作的肥沃園地時,我的心碎了。我孤單一人,沒有援手;我已智窮力竭...我把悲痛 深藏在心中,悄然獨自走開。』保拉神父說﹕『你不以為自己太有野心麼?』鮑思高神父說﹕『絕不!我看見未來將有很偉大的事業。...將有書院、學校、 聖堂、無數 司鐸、成千上萬的孩子...』大多數神父看他神經顯然有問題,懼怕教會蒙受損害。所以派了兩位紅衣神父影響他。他們問﹕『鮑思高神父,有一天你會創立一個修會吧?』他說﹕『當然...』他們說 ...你的會士將穿什麼會衣呢?』他說﹕『最簡單的,道德。』...他們會和別人一樣可以到市鎮上去。穿著隨便像泥水匠一樣;這是一個窮人最好的服裝。我的會士是貧窮的。做這特殊的工作,要貧窮才會成功。』紅衣神父認為鮑思高神父的確是瘋了。他們希望拉他進瘋人院。兩位神父來騙他上馬車,他洞破,要他們先上,後他不上,並關門叫馬夫送二人到瘋人院,他們誤被看成瘋人,後有主任司鐸解釋才能出來。這事成為市民趣聞。鮑思高傳〈一〉St. Bosco No.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h_T7wX6qj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Yy2GnFFz7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P0vfLWM27A;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1%96%E8%8B%A5%E 6%9C%9B%C2%B7%E9%AE%91%E6%80%9D%E9%AB%98; http://en.wikipedia.org/wiki/John_Bosco;

 

反思修道主義和中世紀神學:蔡少琪系列

一、 有讚有彈,應讚則讚,應彈則彈:基督徒如何看修道主義:如何評價天主教、修道主義和中世紀神學是更正教一大課題。我就以前教教會歷史的經驗,嘗試逐步將自己對這方面的看法和認識與大家分享。籠統來說,看法有三種:1. 集中彈劾;甚至將眾多天主教和修道主義的內容廣泛看為異端或偏激。2. 幾乎全盤接納。最近西方的傳統大宗派,包括聖公宗、路德宗和某些宗派,在講台和眾多場合上多與合適的神父交流。他們對整個傳統幾乎大部分接納。3. 有讚有彈。這些一些『大公教會』精神的福音派人士,我應該是其中一個,可能採取中等謹慎的態度。以宗教改革為例,馬丁路德留下世人一個激烈批判修道主義的印象:『教皇又不得再建立或批准教團,甚至必須奉命廢除若干和減少它們的數目,因為基督那不需要任何教團便能存在的惟一至善的信仰,遭受了很大的危險,因為這許多不同的善功和儀式容易使人為它們而生活,而不注意信仰。除非修道院有賢明的院長,傳講注重信仰過於教團的規法,否則,教團就只足以傷害並引誘那些只想到善功的單純人。』《致德意志基督教貴族公開書》但自1530年代後,更正教很多神學家漸漸能用更平衡和全面的立場去看修道主義和中世紀神學。華人教會對1530年代後的宗教改革研究太少,所以可能過分被馬丁路德的英勇故事影響,留下不完全的了解。以中世紀末的金碧士的《效法基督》就在更正教和清教徒運動中影響深遠。有人說:『蓋恩夫人對中國教會的影響,可能比馬丁路德對中國教會的影響更大。』但我們卻忘記,蓋恩夫人是法國天主教奧秘派的。20年前,盧雲的書影響了我年輕一代的基督徒靈修,盧雲是天主教的。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NgKF1/ImitationOfChrist.htm; http://tw.myblog.yahoo.com/chanpang-youandme/article?mid=139&prev=140&next=138&l=f&fid=18; http://baike.baidu.com/view/798438.htm;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1205/07/1073769_169742797.shtml; http://tw.myblog.yahoo.com/meijoylee/article?mid=714;

 

Plantinga family of Christian Scholarship and Impact:

The Keynote speaker of 2013 Symposium on Christian Worship is Dr. Cornelius Plantinga Jr.. He is a great preacher, humble Christian man, good writer, and was the president of Calvin Theological Seminary. I studied one course under him during 1990s. One of his pastoral move in his life was that he halted his professorship in the Seminary and acted for a few years as the pastor to Calvin college community. It was a down to earth move and after that he was invited to become the president of the Seminary. His greater family is family of professors: many of his relative are professors. Among them, the most famous one is his elder brother, Alvin Plantinga, who I believe is the most influential Christian philosopher of the second half century of the 20th century. Alvin defended many core philosophical issues of Christianity and Theism and is widely regarded as the philosophical apologist of Christianity of 20th century. I studied a few books and a philiosophical seminar under him in 1990s. Their father was also a professor in Calvin college. A family that dedicated their lives and studies and service to God may generates great impacts and brings glory to God. http://www.nybooks.com/articles/archives/2012/sep/27/philosopher-defends-religion/?pagination=false 潘康尼家族對基督信仰研究的貢獻: 康乃尼斯• 潘康尼博士現為美國加爾文基督教崇拜學院資深高級研究員,曾在美國加爾文神學院任院長一職。他是2013年基督教崇拜研討會的講員。我在加爾文神學院讀博士時,曾在他下面學過一科。他是很傳奇的人物,是好的教授,講員,寫作者,謙謙君子。最讓神學院大家庭帶來驚訝是,他1990s時代,毅然暫時放棄神學院教學,卻接受了加爾文大學邀請,成為他們駐校牧者。但後來神學院再請他回去,這次成為院長。在我深造期間,更有威望的是他的哥哥Alvin Plantinga。他可以說被公認為20世紀下半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基督教哲學家,他捍衛了很多被無神論者挑戰的哲學問題,包括是否苦難的存在就表示信神是不合理的等眾多哲學神學課題。他一系列的文章和書本已經成為經典,是現今和將來要用哲學去維護或介紹有神論或基督信仰必經之路。對我來說,他就像『現代版』的『阿奎那』(Thomas Aquinas)。他們的父親也是加爾文大學的教授。他們的大家族出了眾多教授。原來一個敬虔的家族,一個重視教育的家族,可以為主作出巨大貢獻,並能將榮耀歸給神。http://www.abs.edu/live/zh/content.php?section_id=1495&section_lvl=8&section_past_id=2%2C131&ck=1&main=2; http://en.wikipedia.org/wiki/Alvin_Plantinga; http://www.andrewmbailey.com/ap/;

 

Richard A. Muller: The great historian on Reformed theology in 20th century. Richard A. Muller was my Ph. D. mentor of my dissertation. Under him, I went through lengthy, painful but fruitful research on Calvin. In 1990 era of Calvin Theological Seminary, the most famous professor was not the future President Plantinga. The most admired professor was Muller. I might call him the google and encyclopedia of 16-18th century theology and Reformed theology. Basically by him alone, he revised and enriched the whole paradigm and movement of the renewed studies on Reformed Orthodoxy and Calvin stuides methodology. I once was called by my students as google type professor, but Muller is more than that: a google professor of Latin, German, French, and in some degree Dutch works. I wrote a long piece on his contribution.

查理.穆勒(Richard A. Muller)教授是當今研究加爾文神學和改革宗正統派神學的首要帶領者。也是我博士論文的指導老師,在他之下,我過了漫長、痛苦但有成果的加爾文研究。在我修讀加爾文神學院時代,最有名的教授不是將來成為院長的Plantinga教授。大部分博士生最敬仰的教授是Muller。我可以稱呼他為16-18世紀改革宗神學和加爾文神學的百科辭典和Google式的博學大師。幾乎憑他一人,他扭轉了整個關於加爾文和改革宗正統派的研究。我自己教學的博學曾被學生稱為Google、但Muller的博學是拉丁文、德文、法文、甚至部分荷蘭文文獻的博學。我曾寫了一篇『查理穆勒對加爾文和改革宗正統派的神學研究的貢獻和影響』介紹他的貢獻。http://www.goodreads.com/author/show/121688.Richard_A_Muller; http://en.wikipedia.org/wiki/Richard_Muller_(theologian);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Reformation/RichardMullerOnCalvin.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