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er Bruggemann 之“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反思安息與工作

李佩儀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神學、倫理、職場倫理和哲學 分類

回到 李佩儀神學網站

 

一、引言

                      作為城市的基督徒,活在一個工作繁忙及生活多元化的社會中。很多信徒每日難於獨處禱告神,閱讀思想主的恩言。而星期的主日,便似乎成為他們得著安息和屬靈餵養唯一的神聖時刻。但同時,有不少信徒因為工作時間的關係,未能遵守聖經和教會所定的所謂安息日而感到信仰生活的缺失。其實,這樣信仰與現實生活的割裂二分狀況,與我們對聖經中工作和安息之間的認知和實踐甚有關連。在工作時,我們可能都會問一些問題,如:為何我要那麼辛苦地工作?我幾時才能得安息/休息?表面上,若極端地和簡化地形容工作和安息/休息,似乎它們存在著反比和對立的關係。工作時間長,安息/休息時間短。工作是辛勞的,安息/休息是舒服的。在工作太長時間或感到辛苦時,內心覺得需要尋求安息/休息,但吊詭的是當安息/休息太多時又覺得自己需要工作。這可能都是一般人現實生活中的寫照。但是,筆者相信工作、安息和休息的意義、觀念和關係,有相當闊的空間可以討論和反思,而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對有關方面的理解更有莫大的分別。因此,筆者盼望藉聖經和布格曼(Walter Brueggemann)的安息觀為主幹,反思有關「安息」與「工作」。從而整合「安息」和「工作」對信徒的意義和盼望,藉此希望建構出可行合法的神學,促進平衡信仰與生活的合一。

               二、從聖經看上帝為人預備的工作

   創二15節躑z「耶和華上帝將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而當中的「安置」的意思是上帝將亞當「安置」在一個最平安(申三20)、安然居住(申十二10)的地方。並且,上帝也為亞當預備工作,就是他可以「敬拜順服」[1]上帝,擁有在舊約中聖殿祭司的職份。[2]

           三、從聖經看人犯罪後的結果

   本來創二9節描述,「耶和華神使各樣的樹從地堛囓X來,可以悅人眼目,其上的果子可作食物」,人不用辛勞工作已有各樣各子吃。但是,人犯罪後被神打發出伊甸園去,不能再居住在與神相交親密安全之地,要自己耕種地土。(創三23) 甚至工作成為苦差,因為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堭o吃的……。[3](創三1719節)自此,人的工作焦點非服事上帝,乃要為自己生存而汗流滿面地幹至歸於塵土。

四、工作是人生活的全部?

   (一)一般人對工作的定義與特質

      古希臘哲學家貶低工作的意義。亞里士多德(Aristotle認為「工作唯一的目   的是為閒暇」。又有拍拉圖(Plato形容「身體被那機械零件沾污時,那些人的靈 魂就被扭曲和毀壞在底下的職業中」。而當代的哲學家卡萊爾(Thomas Carlyle)卻      過份地高舉工作價值。他將修院規則中屬靈操練的理念 “ora et laborapray and       work),改為 laborare est orareworking is praying。更提出世俗救恩的觀念,以   世俗的工作取代了向上帝禱告,令工作成為了人類福音。其實,他的這種觀念正反   映現時一般人對工作的理解,撇除自身生活需要之外,工作帶給人是一種自我實現   和身份的肯定。筆者認為這種思維彷彿反照著現今的人本主義和個人主義的精神面   貌。而其意識形態的極端支持者會將工作成為他生命的全部及最重要的東西。

      (二)從混亂到秩序的安息

      若以Miroslav的看法,工作和休息屬交替性的模式,彼此之間也沒有主次之   分。[4]但是,在這個世俗、多元和失衡的社會中,那人若是工作過量得不著休息,但   是輕鬆自僱也未必能得著真正的安息。普遍的信徒在教會傳統的教導下,只會知道   因著神的愛惜,身體要有休息。因為要守安息日,所以每星期主日要敬拜上帝。究   竟什麼才是真正的「安息」呢?

   ()人因何要「安息」?

      從舊聖經看,黃儀章論述創世紀描述有關創造中,第七日與先前的六日有明顯 的分別。「第一,在第七日,神安息(停止工作)(tbv),也沒有「作工」(hv[arb)。 反之,祂「休息」(xn,參出二十11)。第二,神祝福(drb)這日。第三,衪將這日   分別為聖(vdq)[5]。黃氏更進而指出神不在一日或一秒內,把地弄好,原因是神要 把「六日工作,第七日休息」設立為一模式,以致人可以在衪所預備的地上得以跟   [6](參出二十8-11)。也因著人是按著神的形像而受造,神期望人效法自己[7]

      Westermann 認為安息日不是為神自己,是神預備叫人在今世生活中得到好   的東西[8]。(出三十一16-17),新約的耶穌也曾說:「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 為安息日設立的」(可二27)。Ross認為重點是享受安息的人需要將自己和活動分      別為聖獻給神。他們需要將一日特意分別出來敬拜和事奉主,而不是單單休息和娛      [9]在現實生活中,沒有可能強制全世界的人在一個絕對固定的時間內,同時遵 守安息日[10]。筆者認為在不同地方的屬神的群體卻要定合適的時間,要有集體的神   聖空間方能實踐安息日的精神,神要在聖民中和群體中被高舉,聖民也要在世俗群   體中分別出來。

      莫特曼更指出在安息日所有人;包括男人和女人、父母和子女、上      級和工      人、本地人和外地人、人類和動物;他們都同樣地享受安息[11],(利廿五1-8)誰也 不能犧牲別人來記念安息日彰顯、動物和大自然的平等。安息日不僅對疲乏的人有      調適作用,對被操作的大自然也有生態平衡的意義[12]。人的工作和休息與自然有密 切的關係。安息日是讓所有受造物不被侵犯和歸回本性的一天[13],因此,神讓我們      和萬物在安息中紀念神的創造。但若是以色列人干犯安息日也會遭受苦難[14]。(賽二        13

      筆者認為,除了以上在世要遵行和享受舊約所設立的安息日之外,我們還等待 進入神在創世時已設立的「安息」,這「安息」只因人的墜落而暫時失去。從舊約   以色列人盼望的彌賽亞,到新約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救恩。神的子民都正在體   認不同程度上的「安息」,我們都活在「安息」歷史進程中,直至耶穌基督的再來 (來三1118、四1-11)。

        五、舊約中兩個層面的安息

            ()神應許中的安息

      布格曼認為神在創世時,用權能的話語,使混沌變為有秩序。神也用自己的話 命令子民遵守安息日(利廿六1-6)。目的是要人學習舊約創世紀中,人要敬拜和順   服的工作(創二15)。神應許若遵行衪的律例,謹守衪的誡命(利廿六3),衪就使 「地生土產」(利廿六4),人也能「吃得飽足」,在他們的「地上安然居住」(利廿   5)。,神也要賜「平安」在他們的「地」上(利廿六6上),而威脅人的生命的 「惡獸」和「刀劍」也會在「地」上止息(利廿六6下)。

      按以上的論點,人在犯罪後,神向人設立律例誡命。讓他們知道與神的關係, 同時,也學習敬拜和順服。守安息日這條誡命也正針對亞當,之前所犯不順服的罪   之後果而賜下應許。亞當的犯罪,地因此而受咒詛。當他耕種時,地便出蒺藜(創   1719節)。[15]利廿六1-6節中,正表達出人和「地」有密切的關係。而人犯罪 源自吃,刑罰也和吃相關。[16]再且,人本來被神「安置」在有衪同在,滿有「平安」   的伊甸園,但人墜落後不單與神的關係疏離,失去神同在的平安,地不與人配合,   走獸傷害人的性命,人與人也會彼此敵對。但當人願意順服守安息日時,神也應許   他「吃得飽足」和在「地」上有「平安」也是和犯罪前光景有緊密的關連。

   ()彌賽亞的異象中的安息Messianic Vision

         布格曼指出聖經形容舊約預言的彌賽亞,出自耶西的本(賽十一1)。他按公義 審判萬民之餘,因著神的安息之所,衪同在之處,自然界動物都各不傷害,而人也   不再受惡獸的襲擊外來的威脅。

                 「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

                 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牠們。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

                 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

                 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

                 人,不害物;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

                 一般。到那日,耶西的根立作萬民的大旗;外邦人必尋求他,他安

                 息之所大有榮耀。」(賽十一69)

           ()道德中的安息(弗二24)

      布格曼闡述到以色列歷史上的政治充滿各類社會混亂,反映出他們是沒有平安   的群體。如在經濟上的不公平,審判上的不合理,在政治上的壓迫和排外主義等。   舊約聖經的先知書和詩篇的內容,提到惡人所行貪婪和剝削的行為,其末後的終局   是不得安息/平安(彌二1-2; 摩四1; 耶六13-14)。相反,離惡行善會帶來安息,   就是長久的喜樂和活得美好。這證明了神是會按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的主,人的道   德行為影響自己生存環境秩序和平安。而莫特曼的「終末論並不只是個人靈魂的得   救,脫離罪惡塵世,與勝過試探,同時也是在實踐終末性的公義,使人復歸本性,   使社會照顧貧病弱小之人,一切受造之物同享平安」[17]。此外,筆者認為上帝以律 法約束人,並在新約以聖靈的律使人行義,是幫助人得著「平安」。加爾文認為「上   帝的律是為了要人害怕,而維持社會的秩序(order),使壞人可以受約束。」[18],並   且「上帝的律法是支持一切法律以及一切社會秩序的最終源頭。」[19]

 

六、新約中的安息

           ()耶穌基督道成肉身Incarnation

      布格曼指出耶穌基督使人有平安-「他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他而立」(歌一   17),即是基督設立在宇宙中的安息。在神的護理和照管下,人才能得著喜樂、光 明、生命,並脫離混亂、沒意義和不滿足的人生。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   生命」,使信衪人從墜落的生命中,藉蓍聖靈成為新造的人。

            ()自由與合一中的安息

      布格曼也論到舊約聖經記載,在歷史中第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以色列人因 耶和華的拯救,離開埃及為奴之地,成為自由人。並邁向神應許的迦南美地進發。   而新約明顯地是耶穌基督活現何謂道成肉身而賜下的自由和平安-「基督釋放了我   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加五1)。

      「所以,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神的兒子。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

      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

      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你們既屬乎基督,

      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照著應許承受產業的了」。(加三26-29

      基督叫不同種族的人,不同階級的人,不同性別的人等,總之信耶穌基督的人 都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所應許的產業有份。而藉著弗二11-22節, 讓我們知道   本來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弗二12),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弗 12),如今因著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得以成為「神家裡的人」(弗二19),「聖   靈居住的所在」(弗二22)。因基督「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人 和神的關係並人和人的關係便得以被修補(弗2:14)。並且,所有屬基督耶穌的人   同歸於一,同為後嗣。在基督裡得著自由、合一和安息。

      守聖餐Eucharist是體認和反映了安息的兩個基本的觀念,第一、人們期望   去那未去過之地,第二、人們期望成為還未變成的狀況。[20]神的子民乃屬一個神聖 的聯合,男女老幼合而為一地,有共同的身份一起慶祝在基督裡的釋放,喜樂和平   安的實在。[21]除此之外,他們也認信基督與他們立的約,同心期盼並未得著的事, 將來在「新天新地」後與基督同吃同喝日子(可十四24-25)

        七、秩序中的安息

            ()飲食的秩序

      布格曼提出在聖經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是混亂與秩序。從正面的角度   看,耶穌基督曾應許人在飲食上,看顧那些「貧窮的、殘廢的、瘸腿的、瞎眼的」   (路十四13)就有福了!-「到義人復活的時候,你要得著報答」(路十四14)。這 是教導我們要邀請在圈外的人吃飯,這個理念正好與愛你所愛的,有什麼獎賞?的   道理同出一徹。

      而從負面的教導而言,哥林多教會在吃的混亂上是前車之鑑。[22]他們在聖餐之   前或後隨己慾結黨吃喝酒醉,沒有顧及當中貧窮的信徒的飢餓,藐視神的教會(林   前十一18-22)。另外,在守聖餐時因為「不分辨是主的身體」(林前十一29), 所以當中有好些信徒患病和死亡(林前十一30)。

      布格曼帶出飲食反映我們的價值觀、敬畏和想望。但是,我們如何可以變得有 秩序,就必須要絕對順服。當我們從飲食中分別為聖時,也同時創造秩序平安。   他更認為平安植根於希望神學。[23]其實,人的貪心常為吃喝諸如物質生活而憂慮, 卻看不見創造和供應的神(路十二13-31)。因此,生命和身體也得不著安息,而飲   食可以操練我們內在的神聖。[24]

            ()恩典多於工作的秩序

      論到這個世界,布格曼的立場是神已經命令它,不會自我實現和運作。它需要 被照顧和牧養,而神就是那推動者和治理者。可是,以色列顯示了人類在管理上的   失序和混亂。他們以「人的王權」(人的工作)替代「神權」(神的恩治)[25]在創造   的結構中,當人類以自己的工作-「人治」達至秩序平安變作是王的工作[26],不以   「神治」為本時,他們會失去自由,並一切自己以外的資源。無法得著平安去實踐   宗教、政治和各樣生活。

      舉例人類以為科技進步會帶來更美好的生活。事實上,正如Miroslav曾論到現 代人的經濟模式是不斷永久性地發展。因此,人類為促進經濟而要澎漲慾望和需 要,影響了其閒暇的時間。[27]1967年美國參議院的言論已證明這個景況。當時人  們預測科技改革後,到1985年,人應該每週工作22小時,每年工作27星期。但 ,在1973年,人類的閒暇時間卻縮減了37%。工作時間由每週41小時加增到47  小時。[28]

      曾經有人提出減少生產需要的不同辦法。從教會歷史中,有人採用苦行憎的生 活模式。或以政府政策控制人的慾望,如: 社會主義(馬克思)[29]。但筆者認為,   物慾支配了人類的生活模式,這種全球性墜落後的混亂,亦是人類犯罪後的結果。   令人們失衡和失去安息。對基督徒而言,若非倚靠神的救恩、神的話和應許-「凡   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   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太十一28-29)豈能逃過   追逐物慾的洪流思潮。守安息日的信仰生活也會受到嚴重的影響。耶穌基督調較   人,生命的焦點在於追求神自己永恆不變的屬性。那麼,我們便能享有「心裡」的   「安息」。

            ()安息之約的秩序

      神主動與人立「平安之約」(結三十四25上),使所有受造物,包括人和動物   和大自然皆能和諧共處(結34:25-30)。另外,布格曼「平安之約」,最少要具備三   個元素。第一、公約要求對代理人的命令convenant requires an agent of an order):  聖經中被描述為王,具有權力機關和有王者的功能,令人民可以活得有人道。[30]   管理食物,人民可以飽足。控制邪靈,人民可以自由。處理疾病,人民可以健康。   戰勝死亡,令人生命回復生機。

      因此,耶穌基督就活現了一個王者的權能。衪道成肉身時,行過餵飽、釋放、 醫治和使死人復活的權能。第二、平安需要代理人的y野shalom require an agent of       vision先知只擁有限的力量改變事物,但他對新地方、新人和新世代有洞見。他 可以指出公平,通常關係貧窮和聖潔的問題。他實踐公平時能維係秩序(order)   相反,若行出不公時則引起混亂(chaos)[31]而第三、無能為力者的代理人the agent       of powerless),就是那些貧窮者、邊緣者、無能力者、被剝奪繼承者。在舊約中他 們屬於「孤兒」和「寡婦」,新約中他們是「罪人」,而現代可能是其他被剝削的弱   勢社群。因此,這個鐵三角的關係是非常緊要的。[32]

      這個鐵三角若套用在舊約中,「人治」的王權,王有可能不順服神差派來的先   知所提醒和引導,而引致「弧兒」和「寡婦」這些無權力者被苦待。而在新約也會   出現鐵三角失衡的情況。耶穌基督要用衪帶有權柄的言語和能力,制衡在社會上有   地位的法利賽人和大祭司,叫「罪人」得著為萬人預備的救恩。在教會歷史上,路   德則反對教皇權力過大,甚至高於皇帝的失衡情況[33]。當時,亦在教庭中引致了很 多貪污和腐敗的事。

      布格曼說明要享受平安並非浪漫之事,平安是需要改革和重新分配權力才得   著。王要思想有關秩序更新,先知要考慮有關律法,律法是要保障弱勢人士權利的。   [34]但是,這份像神國裡面的平安,「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路十八27)。

        八、在世中的安息-教會無形的更新在有形的世界

          布格曼進一步提到教會是無形的世界。他引用Roger Shinn的話:「我們住在一個 有形的世界,但這個小社群在世界的價值裡已經被認為無形[35]。道出教會現今對世人缺乏影響力。但是,他也引用Peter Berger的書 The Homeless Mind中描述到,「我們本來一日存在,一日也必要活於有形的生活,但是這個社群例外。因為,這個群體被賦予距離和遠象,並有自由和能力面對這個世界不容置疑又不能容忍的真理」[36]。即是,教會能因著對未來永恆「安息」的盼望,超脫世界對我們所發放「平安」信息的不認同,並接受教會的「平安」正與世界的期望有衝突,這就是教會體認著的狀況。

   教會是耶穌基督賜「平安」的工具。耶穌在被釘十字架前,向門徒作了以愛彼此服事,終極謙卑的榜樣-為門徒洗腳。又說:「若是去行就有福了」(約十三12-18)。另外,耶穌基督賦予教會新的身份和使命,讓他們明白神的心意,因為他是基督的朋友(約十五15)。[37]布格曼更提到教會有三項工作:第一、它要成為器皿呼籲別人進到基督裡;第二、它被授權更新生命;第三、它對自己的身份有真正的認知,是效忠於王的軍官[38]

因此,信徒在學效和服從基督的吩咐時,是在這有形的世界中建造永存無形的生命工程。

   ()平安的教會

             布格曼論到耶穌基督賜下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平安給我們-「我留下平安給你  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  不要膽怯。」(約十四27[39]他應許我們平安的圖畫,並非欣欣向榮和風平浪靜的意  境。而是在世上,教會要接受世界的憎恨和要經歷受傷害(約十五18-20)。但耶穌  基督告訴我們,因衪已勝了世界,我們可以在裡面有「平安」[40]。(約十六33)可是,  領受聖靈成為人眼中的愚絕。由於,這個「平安」是不用世人肯定我們的存在價值,  權勢和地位[41],也剛好與世人的「平安」相反。

             世人的「平安」倚靠外來有形的,樂觀的環境,是從外到內給予的。但基督  給我們的「平安」,不受外在惡劣環境的 威脅而動搖,是從內到外賦予的-神的靈  與信耶穌的人同居,使人得著內在的「平安」去冒險(約十四16-17)。我們好  像潘霍華所描述,「我不能逃避上帝給我的呼   召:成為一個在地上常夢想著天堂的   疏離人」[42]盼望著終極的「安息」。[43]-「神的帳幕在人間」,並「神要親自與他們   同在,作他們的神」(啟廿一3),「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 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廿一4),使之更有力量  忍受暫時的苦楚。就正如潘霍華形容,「自己是地上的 客旅,也是朝聖者……他在  地上,沒有權勢、沒有支持和保護,因上帝將他造得如此軟弱而不重要,神就  給予他堅定不移的目標:衪的話。」[44]另外,筆者亦認同洛桑場文件對職場牧養的 建議,是教會應以自己的身份使命進入世界,讓世界的人可以接觸那位既超越又臨  格的神,使人的屬靈生命獲得改變,而非抽離世界[45]

            ()平安的人

      在聖經記載的歷史上,當以色列人仍舊在法魯的管治下為奴時,他們沒有身份 地位,更被人欺壓。以色列人在受苦的過程中認知自己的身份與悔過。上帝不單「聽 見他們的哀聲」(出二24上),也「記念他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約」(出   24下)。以致向他們施行拯救。因此,以色列人體現的「平安」,是「脫離」與 「復生」[46]。若把這種救贖的體認引申至新約,則預表為得著耶穌基督救恩的人,   也是「平安」的人。因為,他能「脫離」死亡的割制,並得著生命的「復生」,活 得有自由和價值[47]。但筆者認為更重要是,神與人立約,使人的地位被提昇至與神   有關。而能夠成就約中的應許也只有神一位。衪是主動賜人平安的主,使人得著「平   安」的福氣。

      令人甚覺妙哉的是,上帝叫舊約和新約的人在不同的景況下學習和經歷何謂真   正的「平安」。舊約的時候亞伯拉罕被呼召離開安舒之地,他的後裔要成為埃及 人的奴僕,被人藐視苦待。出埃及過紅海所經歷的是神的拯救和供應。他們吃嗎哪   非餅,喝滔滔不絕的水非人工的水源,在肉體上經歷生命在於神非倚靠人[48]。而新 約的時候人本來是有尊嚴和被尊重,被邀請為耶穌受苦,被世界厭棄,信徒的心   靈卻體會在基督裡的「平安」[49]。兩者都要離開自己的安舒區或是舊有的支援系統,   並革新自己的生命[50],成為「平安」的人。

九、總結

   筆者認為「安息」、「休息」和「工作」合起來可以形容一個人生。除了「工作狂」[51]之外,每個意識自己有工作的人,都會想望有「休息」之日。讓個人的心靈輕散些,肉體舒暢些。一般人所理解的「休息」屬現世性的。「安息」就不同了,雖然兩者有重疊的意義和時間,並和「工作」屬交替式地進行。但「安息」是神賜給人類和萬物的。神創造萬物,證明了衪首先成為工作者。雖然,神和人的工作性質和能力是難以相提並論的。不僅,人有神的形象也學習工作[52]。只因人犯罪墜落後,之前在伊甸園神同在和生命不受外來任何事物威脅的「安息」失去了。但人活在神漸進的啟示中,舊約中的人在安息日紀念神的創造和體認神在埃及的拯救,並盼望在彌賽亞中的「安息」。新約中的人體認在基督裡被救贖的「安息」,更盼望將來在新天新地堙A舊約預言中應許的「安息」完全的實現。

神仍然是作工者,衪繼續其創造、救贖和護理[53]。舊約神學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由混亂到秩序(from chao to order),這是神工作的特性。套用於人在墜落後處於角色的混亂,神設立安息日除了是記念神的創造,也是一個救贖的記號。令屬神的人重尋自己受造的角色,被提醒得贖從混亂更新為有秩序。並以受托在世管理的寄居者盼望永恆的「安息」。布格曼的安息觀帶出兩種分別是現世可享受的「安息」,並現世所盼望仍未得著的「安息」。筆者認為,他的神學觀念也合乎聖經內容。在他描繪的「安息」圖畫中,多是人在世時可以體現的。舊約中屬神的人有摩西頒佈的律法,使人過合乎神道德標準的生活得著「安息」,在新約中屬基督的人有聖靈與人和教會同在,使他們曉得「有一個很基本的召命是從罪中回轉,在基督裡重尋信徒自我的身份」[54]知道自己的工作的召命。神主動與人立約,使人得著在基督裡的「平安」後,去作被世界厭棄的事。因此,我們不單是要勞力賺取糊口,更要作平安的器皿基督的愛-公義與憐憫,竭力進入安息(希四11)。由於篇幅所限,未能探究聖靈在有關方面的工作、希望神學和末世觀甚樣影響信徒在世對「安息」與「工作」的意識形態。筆者也並非以為小許的神學整理能使信徒可徹底解決「安息」與「工作」二分的問題,但至少我們可以知道守安息的意義和自家信仰帶給我們的盼望,相信神的屬靈創造,正在這有形的世界作無形的生命工程,逐漸叫人得著盼望的「安息」作回在昔日伊甸園榮耀的「工作」(啟廿二1-5;十九5-10)。

 

參考書目

英文書目

Allen P, Ross. Creation and blessing : a guide to the study and exposition of the book of       Genesis.Grand Rapids, Mich.: Baker Book House, 1988.

Brueggemann, Walter. 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Philiadelphia: United Church Press, 1976.

Claus, Westermann. Genesis 1-11 : a continental commentary. Minneapolis, Minn.: Fortress Press, 1994.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Eugene: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01.

中文書目

王貞文、王昭文編。《潘霍華的心靈世界》。初版。台北:雅歌,1993

史特朗著。蕭維元譯。《系統神學》。第五版。香港:浸信會出版社,1987

林鴻信著。《覺醒中的自由》。初版。台北︰禮記,1997年。

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第二版。台北︰校園,2004年。

洪同勉著。《字裡常新:舊約神學主題-犘西五經(二)》。香港:匯美傳意有限公司,2007

婁志翔、龍仕華等著。《青蛙與蜥蜴:市場牧事工的反思》。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8

莫特曼著。鄧肇明譯。《公義創建未來》。香港:基道書樓,1992

莫特曼著。《盼望神學 : 基督教終末論的基礎與意》。香港 : 道風書社,2007

 

曾念粵編。《莫特曼的心靈世界》。初版。台北:雅歌,1998

黃儀章著。《舊約神學-從創造到新創造》。第二版。香港:基道書樓,2007

鄺炳釗。《創世紀(卷上)-創造與拯救的上帝》。修訂版。香港:明道,2007

參考網頁

陳淑燕。論工作神學與信徒在職場關係〉。《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41230。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work.htm。下載日期20091119日。

郭玉璋。從工作神學看工作對信徒的意義〉。《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41230。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work.htm〉。下載日期20091119日。

鄧少民。〈工作與召命 〉。《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5331。下載自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work.htm〉。下載日期20091119日。



[1] 鄺炳釗:《創世紀(卷上)-創造與拯救的上帝》,修訂版,(香港:明道,2007),頁79-80

[2] 鄺炳釗:《創世紀(卷上)-創造與拯救的上帝》,頁79

[3] 鄺炳釗:《創世紀(卷上)-創造與拯救的上帝》,頁141-142

[4] Volf Miroslav,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Eugene: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01, 139.

[5] 黃儀章:《舊約神學-從創造到新創造》,第二版,(香港:基道書樓,2007),頁66

[6] 「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神當守的安息日。這

  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裡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做;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

  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

[7] 黃儀章:《舊約神學-從創造到新創造》,頁67

[8] Westermann Claus, Genesis 1-11 : a continental commentary.( Minneapolis, Minn.: Fortress Press, 1994), 171.

「故此,以色列人要世世代代守安息日為永遠的約。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遠的證據;因為六日之內耶和

  華造天地,第七日便安息舒暢。」(出三十一16-17

[9] Ross Allen P, Creation and blessing : a guide to the study and exposition of the book of Genesis.(Grand

  Rapids, Mich.: Baker Book House, 1988), 114.

[10] 史特朗,蕭維元譯:《系統神學》,第五版,(香港:浸信會出版社,1987),頁209

[11]『耶和華在西奈山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到了我所賜你們那地的時候,地就要向耶和華

  守安息。六年要耕種田地,也要修理葡萄園,收藏地的出產。第七年,地要守聖安息,就是向耶和華

  守的安息,不可耕種田地,也不可修理葡萄園。遺落自長的莊稼不可收割;沒有修理的葡萄樹也不可

  摘取葡萄。這年,地要守聖安息。地在安息年所出的,要給你和你的僕人、婢女、雇工人,並寄居的

  外人當食物。這年的土產也要給你的牲畜和你地上的走獸當食物。你要計算七個安息年,就是七七年。

  這便為你成了七個安息年,共是四十九年。』(利廿五1-8

[12]莫特曼,鄧肇明譯:《公義創建未來》。(香港:基道書樓,1992),頁79-80

[13]莫特曼,鄧肇明譯:《公義創建未來》,頁80

[14]「以色列家卻在曠野悖逆我,不順從我的律例,厭棄我的典章(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著),大大干犯我

  的安息日。我就說,要在曠野將我的忿怒傾在他們身上,滅絕他們。」(賽二十13

[15] 鄺炳釗:《創世紀(卷上)-創造與拯救的上帝》,頁127

[16] 鄺炳釗:《創世紀(卷上)-創造與拯救的上帝》,頁128

[17]莫特曼:《盼望神學:基督教終末論的基礎與意》,(香港 : 道風書社,2007),頁17

[18]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第二版,(台北︰校園,2004),頁104

[19]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頁104

[20] Walter Brueggemann, 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Philiadelphia: United Church

   Press, 1976), 40.

[21]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51.

[22]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83.

[23]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74.

[24]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88.

[25]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89.

[26]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92.

[27] Volf, Miroslav.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134-135.

[28]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Eugene, 134-135.

[29]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Eugene,138 .

[30]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97.

[31]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98.

[32]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00.

[33] 林鴻信:《覺醒中的自由》,初版,(台北︰禮記,1997),頁38-40

[34]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99.

[35]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17.

[36]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17.

[37]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39.

[38]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40.

[39]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42.

[40]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52.

[41]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43.

[42] 王貞文、王昭文編:《潘霍華的心靈世界》,初版,(台北:雅歌,1993),頁62

[43]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44-145.

[44] 王貞文、王昭文編:《潘霍華的心靈世界》,頁62

[45] 婁志翔、龍仕華:《青蛙與蜥蜴:市場牧事工的反思》,(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8),頁93

[46]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58.

[47]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63.

[48]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63.

[49]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64.

[50] Brueggemann,.Living Toward a Vision-Biblical Reflections on Shalom, 164.

[51]郭玉璋:〈從工作神學看工作對信徒的意義〉,《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41230);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work.htm);瀏覽於20091119

[52]鄧少民:〈工作與召命 〉,《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5331);下載自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work.htm);瀏覽於20091119

[53]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work.htm;瀏覽於20091119

[54]陳淑燕:〈論工作神學與信徒在職場關係〉,《香港:華人神學園地》;(2004年12月30);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work.htm; 瀏覽於2009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