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經專文:箴言二十三29~35

劉錦成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劉錦成神學網頁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1.         引言

從報章上看到一篇研究報導指出:每日喝少量的酒,能有助保持身段,令發胖的機會率,較滴酒不沾的為低。[1]其實,有關飲酒的新聞報導,最廣為人知的,不外乎醉酒鬧事,就是醉酒駕駛導致人命傷亡;其次,飲酒過量可能會導致死亡和疾病,包括肝硬化、肝癌、口腔癌、高血壓、中風等等也是眾所周知的。這樣看來,在某程度上,酒精對人有益處之餘,害處也不少。同樣地,在聖經中也有記載一些有關酒精的正面價值,特別是在迦拿婚宴中,耶穌將水變成酒,使人在當中得到歡喜快樂的事蹟(約二1~11),相信這是家傳戶曉的。另一方面,聖經中也有不少經文指出酒精對人的負面情況。[2]事實上,世人對於飲酒與醉酒的界線是很難拿捏得準確的。筆者嘗試透過分析、了解箴言二十三29~35,希望從中得著些少端倪,能有智慧地看待酒精或含酒精的飲料,從而能夠較積極、正確地面對飲酒或酒精所帶來的問題。

2.         經文分段和結構分析

箴言二十三29~35是置於二十二17至二十四22之中,亦即是說,它是在一段「智者的言論」之內,也表明它是屬於這些言論(即三十條訓誨)中的其中一條。[3]至於它是屬於哪一條,不同的學者有不同的看法,主要是因為他們有不同的分段,有的認為是屬於第十八段訓誨,[4]有的卻認為是屬於第十九段訓誨。[5]其實,多位學者雖然有不同的分段方法(無論是第十八段或是第十九段),但他們卻清楚地指出:這一段經文是一個很完整、很合理的分段,應該是不容置疑的。

另外,在經文結構方面,這一分段是以六個問題或謎語(誰人)作開始(29節),加上一個清晰不過的答案(30節),繼而對屬於這個答案的那種人(即酒徒)提出精辟的警告,提醒他們(語調上已由第三身轉到第二身)要防避酒的吸引力(31~32節),然後描繪了喝酒之後能產生的效應,敘述了一個醉漢的情況(33~34節),最後指出他(語調上已由第二身轉到第一身)在被酒迷惑和被酒精昏迷後所說的妄語(35節)。[6]這明顯是一個頗完整的段落。再者,梁薇也認為這段經文是一個很生動的醉酒行為的描寫。[7]總之,這六節經文,以29節為開始,直至35節為結束,是肯定的。

3.         經文分析

從上述的經文結構分析來看,此六節經文可再個別分成四個小段。

3.1     第一小段(29~30節)

首先,有關字彙方面,在這一小段的29節裡,不同的譯本(見附錄一),在多個字眼上都有不同的演繹。禍患一詞,原文是一個感嘆詞,是悲哀!唉!哦!的意思,[8]指人因著悲傷或絕望而痛哭。[9]在多個中文譯本中,只有《呂》:「發出『哦!』」及《思》:「哀鳴」能有類似發出聲音的演繹;至於其他英文譯本,則沒有任何一個有這種表達。另外,憂愁一詞,原文也是一個感嘆詞,但此字並沒有出現於其他舊約經文,可能是哦!喔!的意思,是一個表達疼痛的感嘆,透過這個感嘆來說出人的欲望或焦慮。同樣地,也只有《呂》:「發唉聲」及《思》:「悲嘆」能有類似的演繹;而其他英文譯本就沒有這種表達。從上文下理來看,這些聲音的表達,正好與下文的色彩成為對照,產生相輔相成的果效。因此,在這兩個詞語的翻譯上,《呂》和《思》的演繹是比較合宜的。

此外,哀歎,原文是一個名詞,指不平的訴苦(complaint)或一些包含焦慮、苦惱的沈思或談話(meditation / talking)。當中的《呂》、《思》及所有列出的英文譯本都有「怨言」的意思,是比較合適的。眼目紅赤,原文是一個形容詞,在全本舊約聖經中,只有這裡出現這字,意思是指眼睛因酒醉而沉滯和發紅;當飲酒過量,血管會擴張,而這種自然的生理狀態,會不折不扣地在眼睛上表現出來,因此,NIV直接譯作「bloodshot eye」是對這種狀態的直接描繪。流連,原文是一個未完成的動詞,而且更表達著蓄意、甘心和重複的動作,有著延遲、躊躇、滯留、延緩、猶疑、耽擱、留在後面等等的意思,極之生動地描述了醉酒者對飲酒的心態和渴望(但實質上是沒有希望的)。尋找,原文是一個動詞,用來表達主詞(即醉酒者)到處搜索、徹底地探討、偵測、調查、品嚐等意思。當中的英文譯文(例如:NIV用「sample」、NASB用「taste」、RSV用「try」)與及中文譯本(例如:《呂》用「試試」、《現》用「遍嘗」),都是有「品嚐」的意思;而《和》、《思》則分別以「尋找」和「搜求」來翻譯。這樣看來,原文既然有兩個意思,那麼,就要從上下文的意思來作出取決。不過,在這個情況下,無論是翻譯作「品嚐」或「尋找」,似乎都是可接受的;因為,當配合起「調和酒」來使用的時候,這會顯得更為合理。調和酒,原文是一個名詞,指一些混合的飲料。「尋找調和酒」兩者合成之後的意思就是:作為一位經常飲酒的人來說,一般的醇酒已經未能滿足他的要求。故此,他會為追求刺激和新鮮的感覺,把不同成份和份量的酒混合來處理,不斷的「尋找」及「嘗試」,以增加他對酒的喜愛、滿足感和成功感,這是他們經常做的事情,明顯是一種著迷、沉迷和沉醉的表現;就好像人墮進迷宮,會努力去嘗試和尋找出路一樣。

其次,在時式方面,大部份的譯本都不是用「將來式」的演繹,只有《思》是用將來的時式來表達,原因可能是由於此分段的下文出現了不少的動詞,其原文都隱含著未完成的時態,[10]導致《思》使用「將來式」的演繹。無疑地,從醉漢的角度來看,上述那些情況肯定是未發生的,以「將來式」的演繹是可理解的;不過,若從作者(智者)的角度來看的話,那些酒醉後的景況,就不只是屬於將來的事情,而是屬於千真萬確的事實,就如日出東方一樣,是必定會發生的,是無可推諉的。故此,不採用「將來式」的演繹,應該更為合理。

第三,在寫作技巧方面,這小段中的六個問題都是以希伯來文的子音「lm」作開頭的,到第七個子音,當讀者以為是另一個問題的時候,作者突然給讀者一個答案,這個突然而來的轉變,可以說是給醉漢一個當頭棒喝,讓他可以醒悟過來。[11]

綜觀整個小段,作者利用六個問題作為引子,目的是吸引讀者繼續讀下去,這是頗成功的。因為這個引子,除了表面上有聲(感嘆聲)有色(紅赤)之外,還從醉酒者的肉體出發,也從他的心靈出發,由內(血管膨脹和感到焦慮、苦惱)描述到外(眼目紅赤和出疼痛的唉聲),確實是一個非常生動和立體的描繪;表面上似乎是六個問題,但實際上卻是一些非常詳盡、仔細和深入的敘述、悲嘆和諷刺,[12]用意不單只是吸引讀者,更有效地令他們生發共鳴及啟發反思,也同樣是為下兩節的出現而舖陳,警告那些有醉酒習慣的人,給他們警惕。[13]接著,作者就明確地將惟一的答案展示出來,使真正有醉酒習慣的讀者能認清自己的景況,問題其實不在其他人,乃是在自己。

3.2     第二小段(31~32節)

有關字彙方面,在這一小段的31節裡,按著原文直譯的意思應該是:不看酒,因為是紅的,因為給杯眼睛,行走正直。基本上,在「不看酒,因為是紅的」的翻譯上,所有譯本都能表達其意思,應該是不難理解的。但在「因為給杯眼睛,行走正直」這一句上,卻有困難。

首先,閃爍一詞的原文就是眼睛的意思,但在中文和英文譯本上都分別翻譯成「閃爍」(包括《和》、《思》、《呂》、《現》)和「sparkles」(包括NIVNSABRSV)的意思。理由很簡單,根據艾特坎的解釋,他指出酒在杯中蕩漾,加上周圍的燈光,就恍似是正在閃爍的「眼睛」一般,給人一種傳情的感覺;當人凝望著它的時候,它彷彿會散發出一種誘人的眼色,令人陶醉,具有使人迷惑的能力。[14]另外,舒暢一詞的原文是一個名詞,是平等、正直、公平、不偏不倚的意思。然而,在其它舊約經文裡,它也有用作一個副詞來表達公正地、理所當然地、正當地的意思。[15]因此,在此處的演繹,例如《和》用「下咽」、《呂》用「喉嚨」,NIVNASBRSV都用「goes down smoothly」,來將酒對人(特別是酒徒)的吸引力,及他對酒的自然反應(即時把它吞下)都表達了出來。雖然原文沒有這些用字,但他們卻全部認同這樣的翻譯。再者,艾特坎也指出,「舒暢」一詞是來自希伯來文另一個字根,有「立即、right (on)」的意思。故此,他也認為當杯中物能正確地下咽的時候,會瞬間地使人感覺良好,更可以在短時間之在內產生愉快和享受的體會,與「閃爍」一樣,也具有相類似的能力,令人容易接受,易於被迷惑,是多麼的迷人![16]其次,在第32節裡,終久一詞的原文是個名詞,是結局、後面、末後等意思,清楚地表明是終極的後果。

基於上述對一些特別的字彙的分析,《現》的譯本中,31節中的幾個動詞,如:「貪」、「誘」和「飲」等字眼的意思都沒有在原文出現過;32節中的「第二天」的翻譯,也與原文有明顯的分別。故此,當使用這譯本來閱讀這分段時,應當要額外儆醒。

綜觀整個小段,作者承接上一小分段的答案,向飲酒的人作出警告,提示他們不要觀看酒,因為酒的吸引力不單在於它的氣味,更在於它的外表,包括它的色澤深淺和那些不止息地向上騰的氣泡。[17]故此,對待酒的態度,不但不可將酒下咽,更不可觀看它,最好就是遠離它,防避它的吸引。因為,到最終極的時候,酒會像有毒的蛇咬人一樣,會使人死亡。這是一個非常嚴厲的警告![18]

3.3     第三小段(33~34節)

在字彙方面,這一小段的33節,異怪一詞的原文是個動詞,是做外國人、做陌生人的意思;但亦可用作名詞,指外人或陌生人,兩者都是一些不曾認識的事和人,因而會產生一些「異怪」的感覺。其實,在眾多的譯本中,只有《和》加上特別的翻譯,指出「異怪的事或作淫婦」,可能是受到這個字曾經在箴言的其它地方出現過,並翻譯作「淫婦」之影響。[19]至於其它的中、英文譯本都只是翻譯成「怪異」或「strange」。由於「淫婦」一詞的意思比較單一,而「怪異」或「strange」的意思則較多元化,故此,在這裡(描述一個醉酒的人所看見的東西)的情況之下,「怪異」或「strange」的翻譯會比較合理。當然,酒醉之後看見「淫婦」這件事亦可以包括在這「怪異」或「strange」的事裡面,基本上是沒有抵觸的;反而更能互相加強字義的廣闊性,更能幫助讀者明白作者的意思。乖謬的話一詞的原文是個名詞,所指的是乖僻、荒謬、邪惡、剛愎、倔強的事。基本上,這些意思在眾多中、英文譯本也是一樣,不難理解。不過,在另一方面,《現》將「你心必發出乖謬的話」這一句翻譯成「你失掉了思想和說話的能力」;在字面上,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解釋,這可能是《現》將「心」翻譯成「思想」、將「乖謬的話」翻譯成「說話的能力」的後果。明顯地,兩者都是針對著醉漢的心思意念來描寫的,雖然在表面的字義解釋上是截然不同,但在根本上對醉漢的描寫,卻是異曲同工的。至於在34節的躺在海中,不同的譯本基本上都是翻譯出這個意思,相信跟原本的意思相差不遠。然而,臥在桅杆中的「桅杆」一詞只有在這裡出現過,原文是一個名詞,取其「具有繩索」之意,但「臥在有繩索的桅杆頂上」的意思卻如《呂》的譯本所指,是「意難確定」的,究竟是指非常危險,抑或是指十分刺激呢?難以肯定。不過,無論如何,如與前句「躺在海中」配合來解釋的話,肯定是有著難於平衡的意思。

綜觀整個小段,作者也是承接了上一小分段的警告,提醒酒徒有關喝酒之後能產生的效應與及一個醉漢的情況。事實上,很多酒徒對死亡(32節下的警告)並不懼怕,也不緊張,他們對死亡的態度是視死如歸,這種態度反會驅使他們更放縱自己去醉酒。然而,他們的醉酒卻不會令他們即時死亡,反而會使他們蒙受無法逃避的身體傷害和深切的心靈痛苦,這或許會令他們對醉酒之後的情況產生畏而卻步的念頭,從而避免醉酒。[20]其實,在死亡之先,酒能傷害人的中樞神經,令人失去判斷力,在這情況之下,他們不能作出明智的決策和反應,也無法控制自己;同時,他們的心思不能正直,他們的口會說出令人生厭的話,他們的眼也不能看見正直的事,只能看見怪異之事,甚至連最簡單的身體平衡,本應是易如反掌的事,也受到眼睛的嚴重影響,難以做到。[21]這與29節所描寫的「聲音」和「眼目紅赤」產生了互相呼應的果效。

3.4     第四小段(35節)

在字彙方面,首先是鞭打這兩個相關的詞,兩個詞本身都是動詞,前者的原文意思是擊打,而後者的原文意思是重擊和猛打。在程度上,後者比前者是較嚴重和殘暴的,殺傷力度也是較強的。在不同的中、英文譯本上,雖然字眼會有差異,但基本上兩者的嚴重度和強烈度都有清晰的翻譯,能使讀者一目了然,認知到前後兩者是有分別的。其次是受傷覺得這兩個詞語,它們的原文也是動詞,前者是憂傷、生病、變軟的意思,後者則是知道和認識的意思。當中只有《思》和NASB把「受傷」分別翻譯成「痛」和「ill」,而《現》甚至沒有翻譯此字,其它的譯本(包括NIVRSV、《和》及《呂》)都用「hurt」和「受傷」來翻譯,而大部份的譯本都將後者譯成「知道」或「覺得」的意思。就「受傷」而言,雖然這裡似乎有幾種不同的翻譯,但在意義上卻沒有太大的分。故此,這些翻譯理應能完全反映原文的意思,對於理解這個詞語應該沒有問題。不過,就寫作技巧而言,這兩對詞語正好自成對比,互相呼應。在理論上,嚴重的鞭打應該會造成較厲害的受傷,不應只是以「覺得」來形容;相反,輕打的卻應以「覺得」來描述。明顯地,這是一個交叉對比,目的在於突顯醉漢飲醉酒後的情況和所說的妄語。酒醉初時,他們是有感覺的,所以即使受到輕打,他們會以「不受傷」來回應,潛意式地表達他們的「男子氣慨」;但酒醉愈深的時候,他們便會逐漸失去知覺,連感覺也沒有了,所以即使受到嚴重的鞭打,他們會以「不覺得」來回應,這是醉漢的自然反應。[22]另外,的原文是一個動詞,有尋求、需求、渴求、堅求、要求的意思,與30節的「尋找」一詞的字根是完全不同的。這個詞的原文意思是一種未完成的時式,表達出一種不斷、蓄意、重複和循環的動作。基本上,所有中、英文譯本都能表達出這個意思,應該是不難解釋的。

綜觀整個小段,作者都是承傳了上一小分段有關感覺和言談的表達,繼續發揮他對醉漢的描述。不過,這個描寫並非從作者的角度來描寫,而是從醉漢的自身角度出發,表述他的感覺和說話。單就感覺而言,一個酒醉的人連身體平衡的基本能力也受到影響,他對痛的感覺亦都被削弱了。一個人若不覺得痛的話,就不會有動力或自覺能力去離開那些造成痛苦的根源,結果就是造成更多、更大和更深的痛苦傷害,直至那些「麻醉藥」過後,稍為清醒了一點,他才會感覺到痛苦。到那時,他就會再去尋找(此節的尋找意思)更厲害、更刺激和更有效的「麻醉藥」,並會不斷作出新的嘗試(30節的尋找意思),藉以解脫他的痛苦(當然這些痛苦並非單指肉體上的痛苦,也包括著心靈上的痛苦)。[23]這就與上文30節所描寫的不斷「尋找調和酒」產生了互相呼應的果效,也合理地解釋了醉漢的(似乎難解和滑稽的)行為。不過,也有學者認為,就言談而論,醉漢的妄語是誇口的、虛假的勇氣,以為自己有男子氣慨,足以得勝杯中之物,可以隨時再來一次飲酒,也能應付自如。[24]無論如何,一個醉酒的人,似乎永遠就是活在一個痛苦的循環裡面,是多麼的悲慘!

3.5     小結

智者將醉酒的效果,生動地在33~35節描寫出來:首先,醉漢會陷入夢魘似的昏迷裡面,不但不能直看目標,也不能向著目標想,因為他薰醉的頭腦和紊亂的心思已喪失了與現實生活的接觸,一切都變成幻想或幻象(33節)。其次,眩暈的頭、快要嘔吐的胃、和不穩固的腿,甚至把身子依附在一根穩固的物體之上或懶臥在床上,醉漢也會覺得自己有如在海中被風浪衝擊的船上一般,搖搖幌幌,東歪西倒(34節)。最後,在35節,智者提及的,大概是醉酒者與人爭吵打架過程中所挨受的毆打。在這時候,醉酒者已被麻醉至毫無感覺,甚至對自己所惹來的痛苦,也不敏感了。而這樣的情況,智者早在29節中已概括地點了出來醉漢可憐的狀態就是:一個有憂愁、禍患,哀嘆、爭鬥,被猛打受傷,和眼目模糊的人。不但如此,智者還首尾呼應地指出醉漢那根最深的刺就是35節末:我幾時清醒?我仍去尋酒。這節經文所描述的,並非只是偶爾一晚的酒醉和一早的宿醒,而是描述那些經常的飲酒者和醉酒者,他們的身體和精神,經過長期的醉酒(即長期的憂愁、禍患,哀嘆、爭鬥,被猛打受傷,和眼目模糊)會越來越衰敗,這就是醉酒者的結果。

4.         總結

眾所周知,箴言能使人有智慧,不過,其中有一些地方是明顯地有矛盾的,[25]需要深入研究才能晤出箇中的奧妙。簡單來說,其實不是單單的跟著字面的意思來行事,而是需要按著不同的環境因素,作出適切的行為,這才是真正的有智慧。情況就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樣,必需要在適合的情況下,作合宜的事,否則只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事實上,很多好的東西,如果是過份的利用,毫無節制,甚至沉溺於其中的話,也會造成反效果。正如酒精一樣,如果適當的使用,可能會是一件快事,但若然使用過量,就會變成醉酒或酗酒。

正因箴言二十三29~35節已詳盡地將醉酒的愚妄、酒醉後的情況加以擴展,指出經常飲酒的酒徒會在愚頑的道路上躊躇、在糊塗的心思中經常想著下一次的痛飲景象等等,是極愚昧的行為;加上在19節,智者早已說明智慧之道,是要有清晰的頭腦和穩當的腳步,這與酒徒之道成為強烈的對比。所以,即使酒精能有正面的價值,其果效都只是暫時的,一旦使用過量,變成醉酒,其長遠及最終的結果會置人於死地。同時,很多時物慾和酒精的麻醉,會叫人受捆綁成為它的奴隸。而唯一脫離捆綁的方法,就是回到26節「我兒,將心給我,你的眼目也要喜悅我的道路」。惟有這樣的選擇,才能徹底勝過這些罪。對一般人而言,他們的自制和自省能力都是有限的,特別是在酒精的影響之下,很難分辨出適量和過量的界線,因此,最安全穩妥的做法就是:不但不可醉酒,甚至更要努力地防避酒的吸引。

總之,這條訓誨是勸戒人莫飲酒,因為醉酒的人最終所得的只是禍患、憂愁、爭鬥、哀嘆;失去的卻是健康,見到的是則怪異荒誕,說的就是胡言亂語。相反,智者的忠告是要遠離酒,一眼都不可看它;因為酒在口中雖然舒暢,但進到身體裡頭,會像毒蛇一樣,最終無情地把人咬死。


參考書目

 

1.         Clifford, Richard J. Proverbs: A Commentary. The Old Testament Library. Louisville, Kentucky: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c1999.

 

2.         Fox, Michael V. Proverbs 10-31. The Anchor Yale Bible;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c2009.

 

3.         Garrett, Duane A. Proverbs. The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v. 14. Nashville, Tenn.: Broadman Press, c1993.

 

4.         Murphy, Roland E. Proverbs. Word Bible Commentary.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8.

 

5.         Longman, Tremper III. Proverbs. Baker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Wisdom and Psalms.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6.

 

6.         Waltke, Bruce K. The Book of Proverbs, Chapters 16-31.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f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4.

 

7.         Whybray, R.N. Proverbs: A Commentary. The New Century Bible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4.

 

8.         艾特坎著,古樂人譯。《箴言注釋》。每日研經叢書。香港:基督敎文藝,1995

 

9.         柯德納著。潘秋松譯。《箴言》。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台北:校園書房,1995

 

10.     梁薇。《箴言》。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2005

 


附錄一:不同聖經經文譯本的比較[26]

 

29~30節:

誰有禍患、誰有憂愁、誰有爭鬥、誰有哀歎、〔或作怨言〕誰無故受傷、誰眼目紅赤、就是那流連飲酒、常去尋找調和酒的人。《和》

是誰將哀鳴,是誰將悲嘆?是誰將爭吵,是誰將抱怨?是誰將無故受傷,是誰將雙目赤紅?是那流連於醉鄉,去搜求醇酒的人。《思》

誰酗酒,誰遍嘗各色的美酒,誰就過悲慘的生活,為自己哀歎,常常有紛爭,不斷地埋怨。他的眼睛赤紅,無故遍體傷痕。《現》

誰發出『哦!』?誰發唉聲呢?誰有紛爭?誰有哀嘆?誰無緣無故地受傷?誰眼目發昏得紅赤呢?就是那流流連連于酒,常去試試調和之酒的人呢!《呂》

Who has woe? Who has sorrow? Who has strife? Who has complaints? Who has needless bruises? Who has bloodshot eyes? Those who linger over wine, who go to sample bowls of mixed wine. (NIV)

Who has woe? Who has sorrow? Who has contentions? Who has complaining? Who has wounds without cause? Who has redness of eyes? Those who linger long over wine, Those who go to taste mixed wine. (NASB)

Who has woe? Who has sorrow? Who has strife? Who has complaining? Who has wounds without cause? Who has redness of eyes? Those who tarry long over wine, those who go to try mixed wine. (RSV)

 

31~32節:

酒發紅、在杯中閃爍、你不可觀看、雖然下咽舒暢、終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和》

你不要注視酒色怎樣紅,在杯中怎樣閃耀,飲下去怎樣痛快!終究它要咬人如蛇,刺人如虺。《思》

不可貪杯!酒在杯中發紅閃爍,誘你一飲而盡。但第二天你會覺得像被毒蛇咬了。《現》

酒發紅、酒在杯中閃爍、你可別看﹔它盡管滑溜溜直下你喉嚨,終久就會如蛇咬你,如毒蛇刺你。《呂》

Do not gaze at wine when it is red, when it sparkles in the cup, when it goes down smoothly! In the end it bites like a snake and poisons like a viper. (NIV)

Do not look on the wine when it is red, When it sparkles in the cup, When it goes down smoothly; At the last it bites like a serpent And stings like a viper. (NASB)

Do not look at wine when it is red, when it sparkles in the cup and goes down smoothly. At the last it bites like a serpent, and stings like an adder. (RSV)

 

33~34節:

你眼必看見異怪的事。〔異怪的事或作淫婦〕你心必發出乖謬的話、你必像躺在海中、或像臥在桅杆上《和》

那時,你的眼要見到奇景,你的心要吐出狂語。你宛如躺在海中心,睡在桅杆頂。《思》

你眼中出現怪異的景象;你失掉了思想和說話的能力。你好像漂蕩在海洋中,躺臥在桅桿頂上。《現》

你的眼必看見怪異的事﹔你的心必發出乖張的話﹔你必好像躺在海中心,好似臥在桅杆頂上(意難確定)﹔《呂》

Your eyes will see strange sights and your mind imagine confusing things. You will be like one sleeping on the high seas, lying on top of the rigging. (NIV)

Your eyes will see strange things And your mind will utter perverse things. And you will be like one who lies down in the middle of the sea, Or like one who lies down on the top of a mast. (NASB)

Your eyes will see strange things, and your mind utter perverse things. You will be like one who lies down in the midst of the sea, like one who lies on the top of a mast. (RSV)

 

35節:

你必說、人打我我卻未受傷、人鞭打我我竟不覺得、我幾時清醒、我仍去尋酒。《和》

「人打我,我不痛,人捶我,我不覺;我何時甦醒,好再去尋醉!」《思》

你要說:「我一定是挨了打,人家狠狠地鞭打我,但我記不起來。我為甚麼醒不過來呢?我要再來一杯!」《現》

你必說︰「人擊打我,我卻沒有受傷﹔人苔打我,我竟不覺得﹔我几時清醒?仍要再去尋酒。」《呂》

"They hit me," you will say, "but I'm not hurt! They beat me, but I don't feel it! When will I wake up so I can find another drink?" (NIV)

"They struck me, but I did not become ill; They beat me, but I did not know it. When shall I awake? I will seek another drink." (NASB)

"They struck me," you will say, "but I was not hurt; they beat me, but I did not feel it. When shall I awake? I will seek another drink." (RSV)

 

 



[1] 資料來源:都市日報,2010310的報導http://www.metrohk.com.hk (2010/3/10)

[2] 例如箴二十1、二十一17,賽五11~12,路二十一34,羅十三13,弗五18等等。

[3] 謝慧兒:《箴言講義》(香港:建道神學院,2010),頁58-60

[4] Michael V. Fox, Proverbs 10-3, The Anchor Yale Bible;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c2009), pp.740-743 and Duane A. Garrett, Proverbs, The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v. 14 (Nashville, Tenn.: Broadman Press, c1993), pp.197.

[5] Bruce K. Waltke, The Book of Proverbs, Chapters 16-31,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f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4), pp.262-267.

[6] Roland E. Murphy, Proverbs, Word Bible Commentary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8), p.177; Michael V. Fox, Proverbs 10-3, The Anchor Yale Bible;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c2009), pp.740-743 and Duane A. Garrett, Proverbs, The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v. 14 (Nashville, Tenn.: Broadman Press, c1993), pp.197.

[7] 梁薇:《箴言》,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2005),頁142-143

[8] 資料來源:CBOL原文字典資料網頁http://bible.fhl.net/new/parsing.html (2010/3/13)。另外,所有文中有關原文的意思都是參考此網頁。

[9] 此字在多卷舊約聖經都出現過,多指禍哉!有禍了!可見撒上四7~8,賽五1122,結二十四69,何九12等經文。

[10] 例如:31節的「紅」、「給」和33節的「看」、「說」等等。

[11] Richard J. Clifford, Proverbs: A Commentary. The Old Testament Library (Louisville, Kentucky: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c1999), pp213.

[12] Duane A. Garrett, Proverbs, The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v. 14 (Nashville, Tenn.: Broadman Press, c1993), pp.197.

[13] R.N. Whybray, Proverbs: A Commentary, The New Century Bible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4), pp.143.

[14] 艾特坎:《箴言註釋》(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95),頁154

[15] 舒暢,作為副詞用途的經文有詩十七2和歌一4

[16] 艾特坎:《箴言註釋》(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95),頁154

[17] Michael V. Fox, Proverbs 10-3, The Anchor Yale Bible;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c2009), pp.741.

[18] Tremper III. Longman, Proverbs. Baker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Wisdom and Psalms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6), p.431 and Bruce K. Waltke, The Book of Proverbs, Chapters 16-31,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f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4), pp.264-265.

[19] 翻譯作「淫婦」的經文可參箴二16,箴五320,箴七5及箴二十二14

[20] Tremper III. Longman, Proverbs, Baker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wisdom and Psalms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6), p.431.

[21] Bruce K. Waltke, The Book of Proverbs, Chapters 16-31,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f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4), pp.265-266.

[22] Michael V. Fox, Proverbs 10-3, The Anchor Yale Bible;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c2009), pp.742.

[23] Tremper III. Longman, Proverbs, Baker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Wisdom and Psalms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6), p.431.

[24] Roland E. Murphy, Proverbs, Word Bible Commentary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8), p.177.

[25] 正如箴二十六4~5,在第四節:「不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但隨即在第五節:「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究竟是要照愚昧人的話回答他,抑或不照呢?在表面上,這明顯是互相矛盾的。

[26] 《和》代表和合本聖經;《思》代表思高譯本;《現》代表現代中文譯本;《呂》代表呂振中譯本;NIV代表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NASB代表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RSV代表Revised Standard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