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教會如何在青少年事工落實「本色化」精神

林明遠

中國本色化神學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  引言

二.    青少年事工在「教會觀」上應作出的本色化

.  青少年事工在「崇拜觀」上應作出的本色化

四. 青少年事工在「牧養觀」上應作出的本色化

五.總結

.  參考書目及期刊

 

 


一.       引言

筆者有志服侍香港青年人。有見近年香港教會在青年工作上,不斷作出突破與創新,務求一洗教會「老套」的形象。筆者推斷此現象正能反映,香港教會因應其牧養對象而在「本色化」課題上不斷作出反省與調節,這是可喜的現象,也見證到有部分教會開拓了不少出路,接觸到更多年青人,在青少年事工上成為本色化的「先鋒」。

      然而,在實踐「本色化」的路上,不斷挑戰及突破教會傳統的牧養理念與模式是無法推卻之事實。因此不同教會、教牧對此課題也有不同的立場,顯出這是一個極具爭議性的課題。筆者的立場絕非要透過本文去全面否定傳統教會在所作的青少年事工,事實上他們所作的必有一定的果效(筆者也是長於傳統教會之青年團契),也有很多值得欣賞之處。但面對今天多元的香港社會,青少年問題溢益複雜,教會若要繼續承擔青年人,必須因應其處境的複雜性及獨特性,重新反眷定位教會青少年事工的策略,以致今天教會所作的非只單為「教會」而作,而是真的為「青少年」而作。

      承接上文所討論過的,筆者選擇了三個不同的向度反省青少年事工應怎樣落實「本色化」,分別為:「教會觀」、「崇拜觀」、「牧養觀」,以作為本文要討論之中心,最後部分乃為筆者的簡要總結。

 

二.       青少年事工在「教會觀」上應作出的本色化

教會怎樣理解「教會」是關鍵的。一般教牧也很重視他們所牧養的教會有多少人數,「數字」不單成為教會的身份象徵,也成為判斷教會成功與否的一個「無形尺度」。因此,青少年事工也是被這樣理解,即凡能留住青少年在教會的事工,就是成功的事工,因為可以使教會增長,相反則為一個毫無價值的事工。「教會」就是「四面牆」、「固定的建築物、物業」;教會的使命就是要吸引人回來,只要成功吸引到青年人返教會就是成功的教會。

沒錯,教會的使命當然要吸引人回來,扎根成長;同時教會也必需有聚會點,進行各種宗教活動,因此「四面牆」等觀念也無可厚非。然而,筆者認為這樣的「教會觀」,引發了一個現象,就是教會只能局限接觸到那些能被吸引的人;就是只能局限接觸到那些透過各事工而吸引留下來的青少年,教會的「市場」只是局限社會上的某種類的青年人,教會永遠是處於被動的角色。當教會吸引不到青年人回來時,就設法投放資源,繼續開展不同的事工,務求吸引到青年人返教會為止,因為一般教牧也認為吸引到青年人踏入這「四面牆」,青年人才算返教會,這才稱得上成功的牧養策略。但實際教會最終都不能接觸到一群不願意主動「入教會」的青少年,這看似是一個「死結」。

      面對這「死結」,筆者認為香港教會在「教會觀」上,要從「本色化」課題上作反省,意即應考慮香港青年人的特性和處境,去重新理解「教會」[1]

      身處物質豐富、資訊發達年代的香港青少年,先不談未信者,即使作為信徒的青少年,返教會只屬他們眾多消遣中的其中一項。因此,教會實不應單向地只以資源、物質等策略作為「賣點」吸引年青人,更以此成為青少年事工的方向。筆者認為,若要更有果效接觸到「外面的」青年人,牧者們應衝出教會四面牆,進到外面「花碌碌」的世界,一方面更貼近與了解現今青年人的文化,以捕捉他們的心態,以至牧養焦點能調較得更準確;一方面可從他們的世界開始入心作牧養工作,ICQ、公園、網BAR等,讓「道」更主動進入世界,而不需等他們肯自發地回教會才認識信仰;相信這正是「本色化」的工夫。

      青年人往往是需要「關係」。他們既不有興趣與一所「建築物」的教會建立關係,故也不會有興趣主動返教會。他們有興趣的是關心他們、明白他們、尊重他們的人,若牧者能青楚肯定這一點,領他們發現基督徒對他們的熱心與關心,是因為主耶穌的愛,讓他們知道最關心他們、明白他們、尊重他們的就是主,他們就會願意與主建立關係,自發地投入信仰,踏進教會。

 

三.青少年事工在「崇拜觀」上應作出的本色化

這部分要討論的範圍是有關教會如何為青少年人設計一個本色化的崇拜,亦即是一個以青少年人文化方式表達、按青少年人性格、背景元素等為主導的崇拜。現今教會十分認同「青少年崇拜」的價值和有效性,但也有不少教會只是麻木高舉外在方式,而往往缺乏從「本色化」進路作出深入反省。以下篇幅為筆者從「本色化」角度為青少年處境開始反省,即對他們來說,怎樣的「崇拜」才能帶來「崇拜」之意義,而非一個宗教行動而已[2]

敬拜神其實可比喻為送禮物給神。當父親收到孩子親手所作的禮物時,縱然手功有多粗糙,外觀有多簡陋,作父親的仍然歡愉不已,因為那禮物背後代表的,正是孩子對父親的一份情,且是屬於自己生命最真摯的表達。

由此推論,敬拜神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敬拜內容、形式能否充分反映到自己生命最自然向神的表達。即是說,一個各方面低質素但屬於自己真摯表達的敬拜,相比於一個單追求表面質素而欠缺生命力的敬拜,前者更能討神喜悅,因神喜悅人自發地用自己的生命回應祂的恩典。

因此,一個好的青年人崇拜首要追求的,不是任何一方面技術的增進,而是要引導青年人之生命與神建立真摰的關係,就是以青年人文化、真我表達方式去敬拜神。

但很可惜,現今香港青少年正活在一個病態的社會[3],且多長於破碎的家庭,因而扭曲了人的自我價值,以至大多數生命質素也顯得自卑、絕望、欠缺安全感等。青年人更往往誤以為這就是「真我」,這些「惡根」甚至影響了信徒與神的關係,就是即使信了主,得到救恩,青年人也不易脫離這種種陰影,以至敬拜時在神面前仍是很自卑、沒盼望、缺乏安全感回應神,與祂建立更深關係。也許青年人認為在神面前永遠只能作為一個罪人、失敗者、無助者,這絕不能反映神所創造人的「真我」。

筆者認為青年人若要以真我敬拜神,則要引導他們從真理中尋找這個「真我」。沒錯,在神眼中,我們當然是罪人,但更重要的是,真理告訴我們,因著十字架的功效,信耶穌的人都已從罪中得釋放,並且靠著恩典,我們已被稱義,站於一個復活、得勝的身份上,又藉著聖靈的內住,使我們有足夠的能力和權柄回應神的使命。

這樣說,敬拜主再不只是單以罪人的身份消極地求神赦免,也是同時需要以一個復活、得勝、「新造的人」之角色,在神面前有充足的信心,以感謝、喜樂、慶祝、宣告祂的能力,與及敢於回應祂的呼召。因此崇拜又稱為「慶典」[4]

對於今天經常處於迷失自己身份的青年人來說,「慶典式」崇拜能喚醒青年人在耶穌裡的「真我」,包括其身份、價值、使命感等,使他們能在真理中重新找到自己與神應有的關係,以至「真我」能在真理中找到,藉以帶著一個健康的態度去敬拜神,與及當中重拾積極的人生態度,常常回應神的呼召,實踐信仰。因此,針對青年人其獨特性及處境性,定下屬於這年齡群體的崇拜觀、神學觀,是有助於青少年事工上實踐「本色化」課題。

 

四.青少年事工在「牧養觀」上應作出的本色化

      當談及如何牧養青少年,方間實在有很多資源供應及支持教會牧養青少年群體,如課程、基構、講座等。然而,當大部分教會都會倚賴這些資源去套入期事工裡,並期望青少年人會「乖乖地」生命因此會被模造改變,卻忽略了這些課程的內容,都相當「普遍性」,如「祈禱」、「讀經」、「奉獻」、「學業」等;其好處是十分大眾化,且在一定程度上必會支援到各教會發展青少年牧養工作。但其不足的地方,就是排除了每個青年人不同處境及獨特性格所帶來之問題。同時,教會就仿如只期望將不同性格的青年人套入教會一個既定的「框框」裡,以至青年人的成長都有一式一樣的改變,就如玩具廠「啤」玩具一樣,卻抹煞了青年人可發展其獨特性的空間,這點筆者認為是普遍教會在青少年牧養策略上之弊端,是十分值得進深探究的。

      青少年事工若要在牧養技巧上實踐「本色化」,筆者認為有關對「牧養」的概念需革命性地重新理解。一般理解「牧養」,都是較單向性的,即教會按聖經上的各種真理知識,有系統地逐步教導會眾,牧養內容決策之主導性往往在教會或教牧身上。這情況同樣出現青少年事工裡(最明顯反映到的,就是青年崇拜之講題)。這種牧養概念,其實嚴重欠缺互動性。

筆者認為真正適切青少年人的「牧養」,是要勇於主動進入青少年之文化及世界了解他們的生活與需要,同時以聖經之真理作出回應,為青年人其本身正面對之問題提供出路[5]。因此,牧養內容的主導性,真正是在青少年群體本身,而非教會或教牧憑空地設計。

筆者認為更新「牧養」觀念是關鍵、決定性的。有很多青年人返教會,看見崇拜講道主題,或是小組討論主題,也未能發現所討論的與自己有什麼直接關係,以至會構成有很多青少年人長期投入不到信仰,也導自他們的信仰觀與其生活分割,甚至久而久之只會做週末或週日的基督徒,或是在教會做「兩面人」等。原因是他們覺得信仰不真實,不能經歷什麼,也未能解決他們生活裡經常面對的困境。同時,他們也未能感受到教會群體真的能認識他們,了解他們,幫助他們,成為他們可倚靠的地方。

「單向性」的牧養觀念還有一點致命的弊端,就是抹煞了青年人可發展其獨特性的空間。就以青年人的性格為例子。青年人給予人的印象都是「反叛」,教會因而都力求拆毀這種看來似乎不好的性格。但方法真的只有這一套嗎?很多青年人就是因為覺得自己不被接納而離開教會;然而「反叛」從另一方面看時,也是一份執著、堅持的個性。若憑此方面圴肯定青年人本身之性格,引導他們為主執著、堅持等,他們本被看為不好的性格也會被模造為一股正面的動力。因此,筆者認為牧養青年人不一定要太多的拆毀,反倒可以發掘他們獨特性格的可行性,引導他們發揮他們本身擁有之特質,以保留神創造每個人的獨特性,去牧養青年人。

 

五.總結

在現今講求‘FEEL’的年代,青少年人真的很難純用理性了解信仰,以至投入信仰。作為教會,雖然不是要鼓吹感性文化,但也不應迴避及否定這現況。作為青少年事工的策劃者,是需要更強意識地認識並進入青少年所處的世界,明白他們的處境及獨特性,為他們度身訂做一套屬於他們可理解的信仰文化,幫助他們將信仰與生活結合,使信仰更有效地回應他們所面對世界帶來的挑戰,以至幫助他們更容易投入教會群體與其文化,更具體經歷信仰的祝福,更能掌握真理的內容;相信這正是筆者理解「本色化」在此課題上可實踐的途徑。同時,當要實踐「本色化」時,筆者深信「青少年人」本身就是本色化的出路,因著他們主動的表達及參與信仰,會使群體本身更有其代表性與獨特性,因此教會應開放更大空間,讓更多青少年人能主導青少年事工的發展,引導他們發現教會與他們有關,信仰也是與他們有關的。

 


三.             參考書目及期刊

 

1.             梁家麟著。徘徊於耶儒之間。台北。宇宙光。1997

2.             郭乃弘著。公義的呼喊。香港。基道。1993

3.             康約珥著。馬倩平等譯。《引爆復興~十二門徒小組。台北。道聲。2001

4.             李樂夫著。何去何從~細胞小組教會指引手冊香港。高接觸。1997

5.             王易鳴等編。《香港青年趨勢分析一九九九》。香港。香港青年協會。1999

6.             北區中、小學校長會著。北區青少年發展與社區資源研究。香港。突破。2001

7.             霍志鵬。敬拜讚美初探基道閱讀第十三期(20003月),頁4-5

8.             楊天恩。敬拜模式的轉變,也是信仰反省的開始>。《基道閱讀第十三期(20003月),頁1-3

9.             鄭仰恩。從宗教改革的禮拜觀點看敬拜讚美運動>。《新使者第六十九期(20024月),頁9-13


 



[1] 郭乃弘著:公義的呼喊(香港:基道,1993),頁74

[2] 楊天恩。敬拜模式的轉變,也是信仰反省的開始>。《基道閱讀第十三期(20003月),頁1-3

[3] 北區中、小學校長會著:北區青少年發展與社區資源研究(香港:突破,2001),頁26

[4] 李樂夫著:何去何從~細胞小組教會指引手冊香港:高接觸,1997),頁194

[5]郭乃弘著:公義的呼喊(香港:基道,1993),頁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