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潮流?出路?

 

林明遠

崇拜學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  引言

二.    自由教會詮釋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的關係

2.1    何謂「現代敬拜」?

2.2    現代敬拜的神學立場

2.3    以「現代敬拜」推動教會更新的發展

三.    傳統教會詮釋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的關係

3.1    簡介傳統教會的崇拜觀

3.2    傳統教會詮釋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的關係

四.    綜合二者對於現代敬拜之看法

4.             1從自由派所帶來之啟迪

4.2    從傳統教會帶來之提醒

五.    總結

.  參考書目及期刊

 

 

 


一.       引言

現代敬拜模式既是近年的熱門話題,並有很多正尋求教會更新之牧者因而寄望這就是帶領教會更新之必須元素及「出路」。對於著重具歷史傳統及禮儀化崇拜之傳統教會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極大的挑戰。因此,就此引起之討論,就是激辯的研討會、專題、文章等也是相當多,內容大多環繞「現代敬拜」與「傳統敬拜」的利弊、神學理據、音樂風格等,同時,開始採用現代敬拜模式的教會亦有遞增之趨勢,敬拜似乎帶來的也是一個教會崇拜模式的「潮流」。

本文寫作之目的,正是要正視現代敬拜對教會帶來之影響,即剖析此新模式帶來有多少正面的影響,同時又有多少負面的影響,從而可更深入思想現代敬拜究竟能否為教會帶來更新的景象,與及藉以辨識它只是「潮流」,還是「出路」。筆者會在本文交代自由教會與全統教會兩者詮釋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關係間之看法及立場,然後筆者會透過比較二者對於現代敬拜在教會應有的定位及價值,為本文對此題目定下立場,最後筆者會為本文作總結。

 

 

二.       自由教會詮釋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的關係

 

2.1    何謂「現代敬拜」?

現代敬拜模式亦統稱為「敬拜讚美」,此運動的掘起可追溯自80年代[1],美國與韓國教會以自創流行曲式之短詩作為崇拜音樂,並掀起了教會改革崇拜風格之熱潮。他們秉持以賽亞書六十一章十一節:「使公義和讚美在萬民中發出」之經文為基礎[2],號召基督徒展現共同敬拜的生活,從而經驗上帝的同在。由於其理了所強調之普世性,因此藉著大量發行敬拜讚美之音樂帶,並透過組織許多「國際敬拜」團體機構,使這新模式迅速普及至不同國家,包括香港。

敬拜讚美是強調信徒個人主動地在敬拜中與神直接的相遇,藉著現代音樂的元素,令參與者深刻感受神的同在[3]由此可見,新興的敬拜模式目的是要盡量幫助信徒直接和主動地敬拜神、禱告神,發出內心之情,是強調信徒之自主性、自發性。敬拜讚美之詩歌歌詞由常用「瞗v來稱呼神,而非用傳統詩歌歌詞的「祂」。這種強調個人參與的敬拜,縱然有萬人聚集在一起,也無需跟隨完全相同的步驟和程序。一個敬拜群體中會有人舉手、有人安靜、有人頌讚,而主領者也不會發出強烈的指令;相反會騰出空間,讓會眾有份參與主導的角色。相對於傳統崇拜中有秩序的集體敬拜,這模式是在集體敬拜中強調個人與神溝通和回應。

 

2.2           現代敬拜的神學立場

現代敬拜強調「經驗式的宗教」,乃為其神學立場之中心思想。他們強調以心靈和誠實(約424)敬拜神的重要,是因為認為單憑強調以理性意志敬拜的傳統模式崇拜是不足夠、被動而不健康的,因此有必要新興一種能經驗宗教的敬拜模式。

他們的神學權威是來自西方神學家士來馬赫(Schleiermacher),其立場是指向一種與理性意志呈相反方向,即認為神學這理性的作業本質是經驗性的,因此神學的論述是為整理人在宗教中的經驗而產生的[4]。他們重視士來馬赫的觀點,認為今天的信徒應重視以經驗為主的信仰表達。因此,他們提倡「自我神學化」(Self-theologizing[5],鼓勵信徒應從自身的生活境況中建立其信仰體認

 

2.3           以「現代敬拜」推動教會更新的發展

現代敬拜模式最明顯而吸引的賣點,就是其「現代性」及多元性。推崇現代敬拜模式的擁護者認為部分傳統教會之崇拜多傾向於「形式化」及「程序化」,以至容易落入崇拜彊化的局面,同時崇拜禮儀又沒有被解釋,以至其可了解性也十分低,最終不論現代之信徒及未信者也因而難於投入和參與,因而推崇一套形式及程序簡化、套用現代之流行音樂曲式及文化,既能幫助信徒投入敬拜,也能容易讓人容易理解崇拜之內容。同時,其多元性之設計也能大大提高了信徒之參與性。

另外,推崇現代敬拜模式的擁護者認為,現代敬拜不但在崇拜模式及音樂風格上得到更新,更重要的是可以為教會整體性之靈命及使命感得到更新與復興,最明顯的兩點莫過於「祈禱」與「宣教」。

由於敬拜讚美運動基本上由兩種不同類型的機構所推動[6]一類是對祈禱復興有負擔的宣教機構,另一類是辦音樂事工的機構。但這種分野到近年才有結合的趨勢,因為宣教機構意識到音樂對復興的重要性,而音樂機構對宣教事工也愈來愈有負擔。此現象直接為教會帶來積極的影響,即透過現代敬拜模式能鼓動信徒重新投入委身祈禱及宣教運動,而敬拜讚美間接地成為了使教會之祈禱及宣教事工得到發展之重要工具,透過敬拜讚美,教會會因信徒整體地重視祈禱及宣教,而得到更新。

 

三.       傳統教會詮釋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的關係

 

3.1 簡介傳統教會的崇拜觀

      傳統教會重視傳統,認為歷史遺留下來之傳統有其寶貴的參考價值。傳統教會的崇拜觀離不開以「禮儀」來解釋。「禮儀」(Liturgy)這字原來的意思是市民對社會承擔的義務工作,後來被基督教採用於崇拜中[7]所以,禮儀的目的是「事奉」,也就是崇拜本的中心,即一方面服事神,遵行祂的旨意,同時也是神牧養祂子民的途徑。黎本正先生在談崇拜禮儀的現代性》一文中,提到崇拜禮儀基本上以三種形式進行:誦、唱、禱,他認為歷史中每一世代的禮儀基本上都是這樣表達,而崇拜的本質誇時空地仍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任何形式也要盛載及帶出神的道[8]。因此,「誦」就是要誦讀救恩歷史和耶和華的教訓;「唱」就是要透過詩章、頌詞、靈歌唱出神的話語;「禱」效法聖經中記載大量合神心意禱文的型式,並以此成為教會祈禱禮文靈感的泉源。以上三個禮儀行動,可見得崇拜的文字內容都是神的道,因此,音樂本身的角色在崇拜之應用有其一定的嚴謹性,因它本身是盛載信息,音樂就是一種禮儀。因此,黎氏表示禮儀語言除了靠「說」出來,更可以「唱」出來,就是藉音樂的象徵能力,唱出來的意義和效果也就更深化了。

      另外,改革宗對傳統崇拜觀的觀點也是具權威性而必需在此提及的。其中,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主張崇拜需要重視聖經與神學的整全性,也就是說崇拜的禮儀應有聖經的基礎及解釋[9]此外,他強調崇拜之「可了解性」,因此他主張以「簡單」的原則來規劃內容,避免一切不必要的虛飾與誇張。他認為崇拜的功能應以教導為中心,因此歌也要能作教導的工具,同時強調教會音樂與世俗音樂的不同,因此極端者提倡只選用詩篇敬拜。另外,巴特(Karl Barth)認為崇拜的中心就是和上帝活生生的相遇,因此強調「道」的主導性[10]因而崇拜就是教會存在的重心,他認為在崇拜中「神學」的考慮應高於美學、社會學、以及心理學的考慮。對於音樂在崇拜的表達,即重視歌本身所盛載之內容,而不講究其音樂的質素。

 

 

3.2    傳統教會批判現代敬拜與教會更新的錯誤觀念

      傳統教會批判現代敬拜乃教會單為追求外觀崇拜更新而掀起之潮流,當中缺乏穩紮的神學反擊。他們認為現代教會之新式敬拜往往將「崇拜更新」與「音樂風格」混為一談,忽略了深層的意義。部分想更新崇拜就拋棄了古老之詩歌,而使用投射膠片,以為換掉一些表面的東西便有了更新,當中原因是因為現代敬拜將音樂的角色看為一種裝飾品、興奮劑[11]。現代敬拜對禮儀崇拜之抗拒,原因在於現代人只著重個人的個別性和自主性,而忽略了群體需要有共通性。他們認為這種強調自我表達、自選、自決、自學、憑自己決定自己的路向,似乎是偏離了跟隨基督捨己的目標。同時,他們認為現代敬拜要求得到之教會更新,是一種只追求形式新穎、興奮,即以娛樂主義意式形態為主導的更新現象,追求享受、舒適、即時、容易等精神,並配合著個人喜好,滲入新時代品味的選擇,如演戲劇等手段,藉以宣洩個人主義。另外,傳統教會亦批判現代敬拜模式將崇拜之禮儀不斷私有化,例如將崇拜的公禱轉成為即興的祈禱,內容更欠真理,禱告的內容很多時候只限於告訴神我們本週有多疲累,這樣的禮儀誠然未能提供一個整全的教會觀,引導神的子民來到祂面前。他們更認為現代敬拜之現象是人文主義的副產品,即教會往往在崇拜幫助人把自己高舉,將自己的感受放在首位,而忽略了群體基督化的重要性。

 

 

四.       綜合二者對於現代敬拜之看法

 

4.1  從自由派所帶來之啟迪

傳統教會,特別是福音派的教會,因著改革宗遺留之歷史傳統,十分重視講台上的信息。因此,教會很多時崇拜開始了三十分鐘,會眾才施施然入座,可能他們覺得講道還未開始便不算遲到了,崇拜的成功與否全賴於講道者的信息。這種崇拜觀忽略了其他崇拜程序內容的重要性,使會眾成為被動的聽講者,因此常被現代敬拜之擁護者形容為無情、冷漠的敬拜。這點實在需要眾教會重新反省。

另外,現代敬拜之節奏音樂,煽情的處理,加上身體的擺動,舉手拍掌,大大增加了會眾的投入、積極的參與。因此,維護傳統崇拜者需重新思考講壇信息及其他崇拜程序的平衡及配搭,增加會眾的投入感及參與性,以至崇拜中有應當引吭高歌讚美神的時刻,也有靜心聆聽,在神面前等侯的空間。當中一切的禮儀及程序,需要以神學角度解釋並教導會眾,藉以提高崇拜之可理解性。

至於現代敬拜被視為「世俗化」之觀點,其擁護者的動機乃務將崇拜「現代化」,透過「道成肉身」的立場,並以(林前920-22)所教導,把福音傳揚,便要進入他們的境況,進入世界,影響社會,以至最終反過來影響潮流。這理想確是值得欣賞。同時,現代敬拜之背後精神確盛載著強烈關於「祈禱復興」與「宣教」之教導,這點以至教會帶來一定的更新現象是需要傳統教會誠實地肯定的

 

4.2  從傳統教會帶來之提醒

現代敬拜雖有豐富的身體語言增加會眾的參與及投入,也有熱情感性具現代的音樂和詩歌,心靈在短時間內,就可以激情中得著奔放。但這種效應,在崇拜的程序有一致性的脈絡原則下,必須精心設計,才不致於過於激情,造成崇拜脫序。當崇拜儀式進行時,絕不能孤立或抽離於整體崇拜的脈絡之外,否則會失去其整體性。就現代敬拜帶來之現象,教會之崇拜往往將敬拜讚美自立一格,忽略了在整個過程中的協調性,這點實為現代敬拜之擁護者所反省之處。

另外,教會更新的「出路」確不能單停留在音樂風格的更新,更需包括更深的學術研究與神學反省,這點正道出現代敬拜不足之處,而需要努力的地方。要知道「現代化」與「世俗化」只差一線,若忽略了這點之重要性,恐怕會為現今信徒帶來對崇拜本身價值之誤導,以至教會不能影響世界,反被世界之潮流所污染。

同時,傳統教會也道出現代敬拜需留心的地方,就是現代敬拜只著重「個人內化」或「超脫出世」的靈性經驗,往往容易出現「我們在這裡真好」的心境,而忽略了信仰與社會責任的層面。即使現代敬拜本身有指向推動信徒祈禱、宣教等方向,但教會卻往往忽略了怎將信徒之感動落實,以至實踐。如現代敬拜未能帶領信徒實踐信仰,那縱使有多感動的敬拜,也仿似「泡沫」一樣,最終不能為教會或信徒之更新起上任何作用。

最後,現代敬拜將敬拜本身看為一種功能,也是片面地理解崇拜之真義,甚至會出現被傳統教會所批判的「自我滿足」大於「榮耀神」,這點實需要現代敬拜支持者重新為敬拜定位。

 

五.       總結

透過本文簡要之分析,傳統敬拜與現代敬拜之立場各有其可取的地方,然而,當中相方對於彼此間的動機和理想是有一定的誤解,因而需要更多抱開放態度的對話。究竟現代敬拜是潮流?還是出路?它能否為教會帶來更新?筆者認為現代敬拜的風氣對現今教會來說,無疑已成為一個潮流。然而,若在當中加強神學上的反省和實踐性,則也可能成為教會更新的其中一個出路。要知道,現代人的心靈破碎,福音要觸動人心靈,不排除要從感性入手,製造空間配合聖靈的工作,單憑理性與意志入手是不足夠的。但教會在採用現代敬拜之模式 時,必須了解崇拜、音樂、禮儀與文化的真義,才不至於將現代敬拜受到的歡迎,將之為絕對化。

 

 


六.             參考書目及期刊

 

1.             韋柏,何李穎芬譯。崇拜:認古識今。香港:宣道出版社,2000

2.             張永信。崇拜:神學、實踐、更新。香港:天道,1991

3.             Marva J. Dawn. Reaching out Without Dumbing Down: A Theology of Worship for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6)

4.             Ralph Martin. The Worship of God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2)

5.             黎本正。談崇拜禮儀的現代性聖樂通訊第三十八期(200112月),頁3-4

6.             譚靜芝。敬拜生活的更新聖樂之音第九期(20005月),頁10-14

7.             高雄德。敬拜讚美衝擊的再思與建議新使者第六十九期(20024月),頁5-8

8.             陳康。現代敬拜帶來的啟示時代論壇第六八九期(200011月),頁11

9.             吉中鳴。以敬拜的生命去推動生命的敬拜──現代敬拜讚美的誤解時代論壇第七一四期(20015月),頁11

10.    霍志鵬。敬拜讚美初探基道閱讀第十三期(20003月),頁4-5

11.    楊天恩。敬拜模式的轉變,也是信仰反省的開始>。《基道閱讀第十三期(20003月),頁1-3

12.    鄭仰恩。從宗教改革的禮拜觀點看敬拜讚美運動>。《新使者第六十九期(20024月),頁9-13


 



[1] 高雄德:敬拜讚美衝擊的再思與建議>《新使者第六十九期(20024月),頁6

[2] 高雄德:敬拜讚美衝擊的再思與建議>《新使者第六十九期(20024月),頁7

[3] 霍志鵬:敬拜讚美初探>《基道閱讀第十三期(20003月),頁4

[4] 楊天恩。敬拜模式的轉變,也是信仰反省的開始>。《基道閱讀第十三期(20003月),頁1-3

[5] 楊天恩。敬拜模式的轉變,也是信仰反省的開始>。《基道閱讀第十三期(20003月),頁1-3

[6] 霍志鵬:敬拜讚美初探>《基道閱讀第十三期(20003月),頁4

[7] 黎本正:談崇拜禮儀的現代性>《聖樂通訊第三十八期(200112月),頁3

[8] 黎本正:談崇拜禮儀的現代性>《聖樂通訊第三十八期(200112月),頁3

[9] 鄭仰恩:從宗教改革的禮拜觀點看敬拜讚美運動>《新使者第六十九期(20024月),頁11

[10] 鄭仰恩。從宗教改革的禮拜觀點看敬拜讚美運動>。《新使者第六十九期(20024月),頁12

[11] 譚靜芝:敬拜生活的更新>《聖樂之音第九期(20005月),頁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