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豐與香港浸信會和城浸

蔡少琪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信仰與時代(反省篇)

 

 

簡介:林子豐博士,OBEDr. Lam Chi Fung1892年-1971417,祖籍廣東省揭陽縣深坑鄉,其父林紹勳曾在鄉村教書,後來成為浸信會牧師。林子豐於1915年來港發展,1920年迎娶陳植亭為妻,兩人育有七名兒子和兩名女兒。其中,次子林思齊是加拿大首位華人省督。是香港商人和教育家,生前熱心公益,並大力推動浸信會在香港的發展。他於1922年在廣州創辦嘉華銀號(中信嘉華銀行前身),後來又分別在1956年和1963年成立香港浸會學院和浸會醫院當中浸會學院在199411月獲政府批准,正式升格為大學。早在1930年代已在浸信會開辦的培正中學擔任校董,曾經在1933年協助學校在何文田覓得土地興建校舍,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又義務擔任培正中學和培道中學的校監另外又自1944年至1946年代任澳門培正中學的校長。戰後,林子豐再度以義務的性質,出任培道中學的校主和監督,以及義務自1950年至1965年擔任香港培正中學的校長,之後改任校監1966年退休,任內獲得不少捐助,對該校的建設甚有建樹。而自19555月起,林子豐亦曾經擔任民生書院的校監兼校董會主席。由於政局變遷,廣州的「兩廣浸信會聯會神道學校」於1950年被迫關閉,浸信會於是決定改於香港建立神學院,並以林子豐為籌委會主席,最後在1951年正式成立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到1956年,林子豐為了繼承浸信會的辦學精神,創辦了香港浸會學院,並由他本人義務擔任校長至1971年逝世為止。由於未能覓得到土地,學院最初要借用香港培正中學的校舍,至後來才遷至九龍塘。經林子豐等的請求下,港督葛量洪爵士曾答應批出九龍塘窩打老道的一幅土地,以興建浸會學院和浸會醫院。當中,浸會醫院在19594月動工,在1962年落成,並於196371日正式啟用。

 

林子豐及其次子加拿大卑詩省督林思齊

林子豐- 維基百

林子豐_百度百科

林思顯- 維基百

林子豐往揭陽新聞網

香港華人傑出信徒之研究-林子豐(1892-1971) 曾向榮 pdf

描述: 描述: 描述: [文学拍卖品]★李孟标校友签章【※多照片※】《林子丰博士言论集》(附培正中学林子丰校长荣休盛典记)李景新主编 黄汝光序 1965年版 繁体竖排 描述: 描述: 描述: http://www.puiching.org/photogallery/history/directors/p.leesze.jpg

《林子豐博士言論集》(附培正中學林子豐校長榮休盛典)李景新主編 黃汝光序

劉振鵬:林子豐博士:香港浸信會教育事業的塑造者其基督教教育理念初探(2007/3/8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 浸會)林博士為香港浸信會歷史上最有影響的領袖和推動浸信會發展的核心人物,這絕非一個誇張失實的說法。………因此,林子豐博士在155年港英殖民地浸信會歷史的地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林子豐和九龍城浸信會兩次建堂:林子豐和太太陳植亭在1939827被按立成為剛剛正式立會的九龍城浸信會的會佐。在這之前,林子豐的會籍在香港信教會。約在50年代中,城浸的執事,由會佐,改稱為執事。林子豐執事也是九龍城浸信會的第一任執事會主席。

1940年城浸士他令道教堂:一九四零年籌建聖堂事急乃添聘梁偉庭先生為建堂幹事協助建堂工作首得林子豐弟兄樂捐壹萬元,眾兄繼而樂捐者不少,再組隊出發勸捐,分為十二隊,成績達六萬餘元,建堂之於是而償,是年夏六月十六日舉行動土禮,司徒顯揚會佐主理,八月廿五日舉行奠基禮,費時數月,始告落成,謹定十二月十四日舉行開幕典禮,請港府代督岳桐中將主持開門禮,由中華聖公會督何明華主領獻堂祈禱

1964年落成的亞皆老街206號教堂九龍城浸信會現在的教堂:一九五八年向政府申請將士他令道堂址一萬四千三百呎換取亞皆老街現址二萬呎,為建築新堂之用。於一九五九年八月廿九日舉行廿週年紀念為新堂舉行動土禮,敦請張有光牧師主持。至一九六零年七月完成換地手續。一九六一年六月進行打樁工程。一九六二年七月二日動工興建上蓋,請林子豐博士主持開工禮。一九五七年四月,本會產業保管條例向政府辦妥註冊手續。六月舉行會友大會,選出林子豐、黃汝光、陳潤生、李孟標、黃著勳、禤偉靈、麥維垣、李樹芬、張新基等九位為產業保管委員。

 

林子豐與培正:故校長林子豐博士,粵揭陽縣人,生於 1892 年。生平關懷社會福利及宗教事工,賢卓著,曾任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會長,九龍城浸信會執事及香港浸信聯會主席,曾獲選為世界聯會大會副會長。抗戰期間,博士義務出任培正培道中學校長,支持兩校渡過難關。光復後,博士繼而義務出任香港培道中學校主、監督及香港培正中學校長。博士獲選為香港教師會會長,又籌設香港浸會學院,兼任義務校長,以迄終身。博士曾先後獲美奧克拉荷馬浸會大學、貝勒大學及史塔生大學頒贈榮譽法學博士學位。1971 4 17 日,因病息,享壽八十歲。博士誠以奉主,孝以事親,敬以治事,厚以待人,襟懷灑落,有長者風。子七、女二,皆美材,繼志述事,顯名於時。

有培正中學才有香港浸會大學

黃汝光博士百年情繫培正:在香港培正中學一九五零年代,校長林子豐博士向政府申請用地銳意擴展校舍,其後所興建的體育館、宗教館和小學九十週年紀念堂全是由黃汝光則師事務所設計,和監工進行。今日在培正中學校舍內有一圓形樓梯,是黃汝光博士設計的傑作。

培正中學的省港澳關係

 

林子豐和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原設於廣州的兩廣浸信會聯會神道學校已有八十年歷史,先後由六位院長領導。後來基於政局變遷,教士及學生相繼離去,遂於1950年被逼關閉。香港眾浸信教會對這群被逼輟學、遺留下來的神學生感到責無旁貸,加上本地教會缺乏神國工人,香港浸信會聯會決定在港籌辦神學院,並由當時的聯會主席林子豐博士帶領八名成員組成籌委會。1951年,香港浸信會神學院正式成立,並由劉粵聲牧師擔任首任院長。

 

林子豐和香港浸信會醫院的創立 以下資料摘要甘穎軒:〈香港浸信會醫院的籌建歷史〉《建道學刊》38(July 2012)99-119。「1952年香港浸信會聯會在已故主席林子豐的建議下成立醫務部,陳達初出任首屆主席,林思齊、陳光和林樹基一同參與籌劃…」頁105 1957年林子豐在〈浸聯會當前的任務和認識〉文中也說到19554月,神已俯聽我們的禱告,已先成立了醫療所,辦理以來,求醫者門戶為穿。我們認為籌建大規模的浸會醫院也為浸聯會當前的急切計劃。因為人們的身體,和他的靈命,同等重要。要拯救人類的軀體,固應以充實靈命為先。要孕有人們的靈命,更應由延續肉體的生存著手,一個身體,飽受疾病捆綁纏繞的人,精神的痛苦,是無可言喻的。醫藥的效力,難以滿足病人的需求、精神的慰藉,來得更為迫切。主的福音,正是病人渴望的食糧,我們為要廣傳福音,故不能不速籌建醫院。」頁109。《香港浸信會聯會月刊》第十二卷7期(1957年),頁3。「為了獲得香港政府撥地興建醫院,香港浸信會聯會利用了主席林子豐及其家族成員的社交網絡。在1956年,林子豐的二公子林思齊通過他在香港地政署工作的英籍友人Tony Petty,得悉九龍塘尾獅子山麓有一幅空地已經被政府保留用作社區設施。林思齊向土地註冊署申請,提出將該幅保留地交給香港浸信會聯會發展浸會醫院。同年年底,林子豐帶同兩子林思顯和林思齊前往港督府,接受港督葛量洪頒授O.B.E.勳銜。席間,林氏父子向港督表達撥地的要求,並得到港督正面回應。林子豐與港督葛量洪早有私交,後者在19511952年間不僅協助林子豐獲取政府撥地擴建培正中學和培道女子中學,並且世人捐助港幣250元以示支持。」頁110

 

林子豐和博愛村:一九五○年,九龍城東頭村木屋區大火,兩萬名災民無家可歸,當中部份為浸信會會友。九龍城浸信會少年團發動了徵集救濟物共五千餘份,送交救濟站分發。其時,香港浸信聯會主席林子豐為安置受災教友,遂向政府請准在原址興建平房,共建灰石屋一百廿九間,安置了一百八十戶,合共九百三十人,並命名為「博愛村」。村內由基督徒自組福利會管理村,全村更設有水電供應,在當時來說實在是設備完善。據目前所得資料顯示,此為最早向政府申辦的基督教新村

 

林子豐和浸會大學:香港浸會大學前身為1956年成立的香港浸會書院,1972年始改稱香港浸會學院,首任校長林子豐博士。該院於創辦初期只開設中國語文系、英國語文系、社會學系、數理學系、土木工程學系及工商管理學系的文憑課程。林子豐和黃汝光(黃汝光是九龍城浸信會第二任執事會主席):黃博士是香港浸會大學創校先賢之1956年香港浸會書院成立,以「全人教育」為宗旨,校訓是「篤信力行」。同年35日校董會成立,選出18位校董及黃汝光博士為校董會主席。多年來,黃博士歷任香港浸會學院校董會主席、副主席、成員,以及議會主席、副主席,貢獻良多,直至1982年退休移居美國洛杉磯。】【在196810月,兒子林思顯接替黃汝光博士出任浸會書院校董會主席,任內先後見證學校在1972年獲港府准許由「書院」改名為「學院」】

 

林子豐與港九培靈經大會:士他令道浸信會,自建新堂於亞皆老街現址後,蒙林子豐博士多方邀請,復經董事會再三考慮,乃改換地點假該會舉行。會期由十六天 減縮為十天,以節省人力物力。

 

林子豐與宋尚節來港佈道: 從宋尚節博士來港的日記所載,可見他在香港佈道,感動不少中外人士悔改歸正,引致香港教會復興。聚會地點包括便以利會、循道會、合一堂、安樂園餅乾廠、心光院、民生書院等地方。除便以利會李順牧師Rev.A.K.Reiton為宋尚節施浸之外,宋尚節博士所接觸其他信徒如張吉盛、林護林子豐均為其時教會領袖,林子豐更成為香港五十隊佈道團的隊長,帶動香港基督教會合一和復興。 靈歷集光(宋尚節)六月十四日到達香港,住在林子豐弟兄家。林弟兄告訴我他永不忘記六年前病危時,祁理平弟兄為他流淚禱告,病蒙主醫治。他提及某佈道家初來香港,受到許多人歡迎,但後來人到他家見傢俱都是頭等的,使人感到他是巨富,其子似乎像通道者。聽後使我認識神僕人的腳步當萬分謹慎,對子女的帶領與教育也是十分重要。人們不光是要聽傳道人講道,還要看傳道人如何行道。歎息香港教會比不了廣州,因為沒有佈道團輔助,因此講題為《老底嘉教會》。提及國內各處教會雖然窮困,然而渴慕真道;如香港不能為主發光,真虧負了神的恩典。許多人有時間忙於發棺材,但沒有時間去為主發光作見證。有一個母親在臨終前囑咐兩個頑梗的兒子來聽道,他們在六月十四日下午悔改,神垂聽一個臨終者的呼求。這次香港成立了五十隊佈道團。林子豐被選為佈道團團長。六月二十五日離開香港時,二百人在碼頭相送,與大家禱告,唱詩告別。我在船上查經,有時唱詩,許多人樂意聽我唱。http://www.cclw.net/soul/linglijiguang/lljg/f-lljg-504.htm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日,由上海動身時蒙上海佈道團歡送。二十六日到達香港,請香港佈道團團長林子豐我買赴暹羅的三等船票。

 

國母孫盧慕貞(國父孫中山元配):《孫國母盧氏會佐出殯禮秩序》單張,本期所介紹的是與此有關的《孫中山先生元配盧太夫人追思會秩序》單張。盧太夫人的出殯禮是在一九五二年九月九日下午二時,於澳門白馬行浸信會堂舉行,而她的追思會相信有好幾個,分別在不同地區舉行。手上所收藏的秩序單,乃證明於香港九龍城士他令道浸信會堂舉行這聚會,時為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八日下午四時正。封面上刊載了盧太夫人的遺像,封底印有經文:提摩太後書第四章六節至八節。而對上一期《出殯禮秩序》封底所引用之經文為: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十三至十八節。兩段經文實在是合適不過的配搭。在《追思會秩序》單張內頁秩序,清楚列出各項目的主禮人芳名;其中讀者們較為認識的有:擔任主席致詞的劉粵聲牧師,並由歐陽慶翔牧師祈禱、林子豐先生讀經,梁均默先生述盧太夫人之生平行、孫滿先生代表家屬致謝,還有李求恩會史長頒布祝福。

 

游偉業:投資天國永恆事業的領袖──林子豐執事:他一生熱心教會事工,積極捐獻,對香港信教會、九龍城潮語浸信會及九龍城浸信會同具建樹,其中尤其對本會奉獻最多。此外,他又熱心教育和社會服務工作,在籌建香港浸信會神學院、浸會醫院、浸會學院和香港浸信會聯會,以及其他教會組織的建設工作上都不遺餘力。此外,他又重視與美南浸信會西差會的聯繫,使本港浸信教會的福音工作得以在西差會支持下不斷發展,可見他在教會的中西交流上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他一生不單委身教會事奉工作,而且捐出大量金錢以協助教會事工的建設,及資助有需要的人士,可謂對天國的事奉「鞠躬盡瘁」,可謂一位投資天國永恆事業,敬虔愛主的領袖,是見證神作為的一朵雲彩(1-2)

 

林子豐和霍英東:霍英東全傳遇上大恩人林子豐話說霍母劉氏,雖然已經帶3孩子棄舟上岸,在岸上有了棲身處,但要養活3個孩子很不容易。劉氏原本不想再經營駁運…是決定重操舊業,把丈夫遺留下來的駁運生意繼續經營下去。但想歸想,一個孤兒母人家,既沒有自己的貨船,又沒有錢租得起船,憑什麼經營駁運生意?就在劉氏走投無路之際,霍家遇上了香港商界、教育界的名流--林子豐先生。…那時,林子豐正從事煤炭的貿易生意,每隔幾天就有一艘大貨輪從外國運煤炭到香港來。林子豐起初同情霍家孤兒母處境,就安排劉氏把大貨輪上的煤炭,駁運到岸上。駁運其實就是轉運,就是與停在外海的大貨輪接洽,用小舢舨把貨物分批運到岸上去。劉氏沒有船,她只是個中間商,也就是從林子豐那里把生意接下來後,分派給舢舨客駁運,從中賺取微薄的佣金。…林子豐非常關照劉氏,但這駁運生意的中間商也不好當。有時遇上台風,駁船不能出外海,劉氏只能望海興嘆;有時煤炭運來太多,駁船一時應付不過來,舢舨客就會乘機抬價。因為貨主林子豐給的佣金是固定的,所以舢舨客提高運費,劉氏不但沒錢賺,有時還會倒貼錢出來。但劉氏講信用,每次都能安排足夠人手和舢舨,及時把煤炭駁運上岸。日子長了,林子豐看出劉氏講信用、講義氣,工作可靠,對她更為關照,源源不斷把自己經營的貨物交由她安排駁運。…林子豐幫霍家度過了生活的難關,劉氏因此對林子豐感恩不盡。她時常對3個孩子說:“你們要記住林子豐,他是我們霍家的大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