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馬家爵兇案看中國大學福音工作的重要性和必須性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神學系講師

2004/3/25

雲南大學223兇案震動全國和中央[1]

馬家爵事件令人感到悲傷。一位出人頭地的大學生,竟然變成凶殘的殺手,為了小事,有計謀地殺害自己的好友,正如他自己說﹕『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一個人從思想上變壞是不可救藥的了。』但為什麼呢?2004年春假後,在223日下午兩位學生在打掃宿舍時,發現一個衣櫃有大異味,並有臭味的液體流出打開鎖住衣櫃,發現四位失蹤學生屍體。公安鎖定另一位失蹤學生馬家爵為嫌疑犯。調查顯示馬殺人是處心積慮的:『案發後,警方還從馬加爵的電腦媯o現了一些線索。據說電腦是馬加爵以1500元從同學那兒買來的舊電腦,電腦中除了儲存有大量的暴力兇殺、恐怖影片外,還有許多野外生存技巧的知識,另外,事前馬加爵還查詢了很多列車時刻表。這表明,他是做了充分準備的。』事件震驚全中國,特別是大學校園:『馬加爵案發後,記者幾次走進雲南大學校園,對此案絲毫不作議論的雲大學子,據說都睡不太好。』

 

胡錦濤更親批:「充實力量,抓緊破案」。公安部長多次批示,派出副部長督陣,並兩次召開全國會議,限期拘捕馬加爵,定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的原則。結果全國出動警力達170萬人次,在315日晚上7點半,限期前在三亞逮捕像乞丐般的馬家爵。明報指出﹕『他之所以殺人,是因為有一次打撲克牌時被同學懷疑作弊,於是吵起來,他之後一天一個把4人殺死,藏屍櫃中。』『他亡命海南省三亞市,是認為那堙u最遠」、夠安全﹔在逃亡期間他扮癡扮傻,與乞兒垃圾為伍,但最終還是被載客的電單車司機認出而落網。』

 

馬家爵事件引發全國深層反省

新華網指出『馬加爵殺人只因小矛盾』:『馬加爵的大學同學都說馬的性格有些孤僻,印象最深的是他經常蹺課,而且還癡迷上網。命案發生的前一天,馬還和同學在宿舍堨斑簣N。』他身上的錄音帶錄下他作案動機﹕『4名同學平時和他關係都很好,他殺人的原因僅僅因為和同學之間的一點小摩擦。』此事引起全國非常嚴肅的反省﹕當中國經濟在騰飛中,為什麼大有前途的天之驕子會如此兇暴,殘害自己的友好同學?為什麼一個鄉親眼好孩子”“尖子生,父母眼中從小就很聽話懂事的寶貝孩子,同學稱讚能吃苦的大學生,會幹出這樣的事?為什麼深知後果只有死路一條仍為一點小事殺害同學們,淪為乞丐,自挖死坑呢?若果中國的精英也如此,中國是否真有希望呢?中國的教育有什麼問題呢?

 

馬家爵事件對家人的傷害

記者曾到廣西賓陽縣馬家訪問。馬父年近六旬,母親在記者前泣不成聲:『賓陽縣城大街小巷到處張貼著通緝令,馬二村附近張貼得尤其密集。』『自從知道兒子出事後,馬加爵的母親整整瘦了五六公斤,頭髮也在短短幾天內全白了。夫婦倆現在不敢上街,不敢看報紙看電視,甚至想到過自殺。』父母自小讓他專心學業:『他讀中學的時候,我們家有個簡易的燙褲子小作坊,白天幹完農活,晚上就跟我愛人一起燙褲子。有一次,燙到很晚,馬加爵半夜醒來看見父母還在操勞,就哭了。他很懂事…』父親說的時候全身發抖。今年春假,『馬加爵說快畢業了,想繼續考研究生,還報名參加了學校辦的計算機培訓班,所以不回賓陽過年了。』『現在感覺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再過幾個月,他就可以大學畢業了。但現在,給大家留下的只有痛苦。出了這樣的事情,被殺害的4個學生的親人肯定也很傷心,5個本來幸福的家庭就這樣被毀掉了。』

 

馬家爵的自我分析

『面對警方為什麼要殺人的審問,馬加爵交待說:有一次他們說我打牌時作弊,其實我根本沒作弊,就和他們吵起來了』。『起因是因為一次吵架,吵架以後,有件事情讓我很意外,我把邵瑞傑(被害者之一)當成非常好的朋友,很真心的,這次吵架以後我發現,在他心中我完全不是那個樣子,我就想了很多,覺得很絕望,然後就決定殺人了。』馬在三亞看守所所寫的絕命書不敢給父母,只給『十四叔、十四嬸』。他知道『發生這種事情,肯定給整個大家庭帶來了很壞的影響,但是對不起的話我再也講不出來了。』『勸我的父親母親不要再理我的事了,我真的不想再見到他們二人。因為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我知道在父母的心中,無論我長得有多高、有多大,我始終是小時侯的十二。但是我真的變了很多很多,一個人從思想上變壞是不可救藥的了。』

 

國內專家的分析和反省

最受注意的是大學生心理質素的問題:『這裡面除了他性格的缺陷之外,社會給他造成的影響也是不容忽視的。』『一個生命在燦爛的年代就過早地凋謝了,這不能不讓人感到一種淡淡的悲哀。』昆明醫學院精神科許秀峰教授認為﹕『打牌時起爭執僅是一根導火線,而火藥是早就裝好的,這要追溯到馬加爵整個成長的心路歷程。從有關報道上看,他生長於農村,家境比較貧窮,進了大學以後,性格孤僻,還有較深的自卑情結。4年堙A在生活、學業、人際交往等方面的許多不如意,都可能導致他與同學之間的積怨一點點加深。這時如果哪個同學在打牌時再說些不該說的話,點燃了導火線,新仇舊恨一起湧上來,就釀成了慘劇的發生。』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方俐洛指出﹕『確實,大學階段承受的壓力是顯而易見的。其心理問題表現為人格的自我中心,容易變得孤僻、內向和脫離群體,易於沉迷網路、錄影等。這種人格禁不起挫折,報復心強。據我們調查,14—13的大學生存在心理問題。』文章<馬加爵事件引發思考:當優等生遭遇心理困惑時>指出﹕不少大學生從小開始一生大比拼。正面上引發極大上進心,但容易產生嚴重心理落差。其中過來人23歲的大學生戴晶說﹕『看到有關馬加爵的報道,我依稀看見了自己的影子。我甚至聽到同學們私底下偷偷稱我為馬加爵。其實,我也很害怕自己成為馬加爵第二。』『考進大學的第一年,我整個人就變了。從小學到高中一路走來,我都非常出色。我是老師同學眼中的佼佼者。然而在大學,我什麼都不是,這裡很多人都比我強。雖然一進學校,老師就給我們打預防針:能考進我們學校的都是百堿D一的人才。也許原來你是金字塔的塔尖,說不定現在你就成了塔基。你們必須學會正視這樣的現實,並且調適自己的心理狀態。話是這麼說,可是從白天鵝一下變成醜小鴨的心理落差不是誰都能夠坦然接受的。』『我的考試成績一次比一次差,於是我開始逃避,開始沉溺於電子遊戲。我希望能夠在虛擬世界塈鉿^一些自信。可是玩CS遊戲總是有人分數比我高,不管我在遊戲娷簽o有多隱秘,總是能被同學發現並將我一槍擊斃。我不相信在現實中我考不過別人,連在虛擬世界塈琱]不行。因此,我覺得凡是遊戲打得比我好的同學一定在玩遊戲時作弊了,為了報復、為了扳回面子,我用上了作弊工具。剛開始,我贏了挺開心的。可當我的秘密被別人發現之後,沒有人肯再跟我玩了。我成了學校堛獨行俠。我試圖用我硬撐的所謂特立獨行來維持自己孱弱的自尊。』

 

基督徒的回應﹕沒有福音的教育益處不多

進入大學,在中國是多少學子一生的夢想,並帶著家人和鄉親的一生期望。但當夢想成真時,在大學中,生命卻沉迷在比較、打牌、自卑、孤單和黑暗的網絡世界中,最後甚至落入仇恨和罪惡的深淵堙A害自害人,能不使人深深嘆息嗎!詳細追查這事,使自己想起聖經的說話﹕『我也知道,在我媕Y,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願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媕Y的罪作的。』沒有福音的教育在改變人心上,幾乎是沒有什麼益處和能力呢!聖經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4:23)但有多少人能保守自己的心呢?馬家爵的問題在大學校園爆發,其他大學生的問題又在何時爆發呢?在工作時?在家庭中?在高官時嗎?

 

當世界關注中國每年約有三百萬極為進取的大學畢業生會如何影響世界其他地方的就業時,當世界在談論二十一世紀會否是中國的世紀時,當中國的科技能帶人航天時,馬家爵事件提醒我們,沒有基督福音的繁榮和教育,對學生、對中國和對世界並沒有什麼大益處呢!官方短時間的回應很自然是在加強大學的輔導和保安工作上。但在價值觀的重整上,沒有福音的教導能有多大的貢獻呢?基督徒又應該如何回應這個馬其頓的呼聲呢?

 

聖經說,人心本硬,特別在受到社會污染、自高自大和過分自卑的陰影下,要自己改變保守己心,是艱難的,甚至可以說是不可能的。聖經說,唯有聖靈感動,福音臨到,石心才能重新變成肉心,才能真正實踐一個愛神愛人建設社會的生命。在一個講求激烈競爭的社會中長大的中國大學生,強烈的競爭和過去的成功種下容易過分自大和經不起失敗的自卑。他們也缺乏真正友愛的群體,親密的同學容易被看成是對手、敵人和仇人。校園悲劇在海內外常有發生,馬家爵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如果我們不能在中國未來的主人翁和領袖的心田上,播下仁愛、和平、良善和節制等果子,龐大的大學畢業隊伍並不能對中國,對他們家庭,對社群,甚至對他們自己帶來真正的幸福。馬家爵事件後,中國會歡迎更多輔導專家,盼望有負擔的弟兄姊妹能成為這些成績優秀,心靈卻貧乏的大學生的祝福。更盼望有更多弟兄姊妹和教會投放更多資源,甚至他們一生在中國大學生福音事工上有份。面對繁榮但心靈貧乏的羅馬帝國首都人,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這是我的心底話,盼望也是你的回應!

(作者保留此文版權)



[1] Cf.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hq.xinhuanet.com/tbgz/mj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