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徒對中國有示範作用

--非典的反思(二)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神學系講師

 

過分集中經濟發展的中國

2002年,在世界大部分國家都面臨經濟衰退的陰影下,中國卻保持高速增長,使更多評論家感到中國世紀來臨的可能性。製造業方面,中國開始從日本等國手中奪得『世界工廠』和『世界製造中心』的美譽。2002年首次超越美國,成為接受外資最多的國家。成功申請奧運,加入WTO,成功申請世博,在加上911後,美國的 態度改變,中國發展的勢頭大好。2003年第一季度的增長率更達到驚人的9.9%。難怪中國有名的國情研究專家胡鞍鋼認為﹕『中國保持社會相對穩定、實現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再用二十年的時間,將成為世界經濟強國。』從六四到2003年,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功讓中國部份領導人和知識份子以為『只要經濟發展,沒有人心改革,不深化的民主政制改革,中國仍然可以強盛』。非典刺激我們重新思考這個過分側重經濟的策略。

 

非典提醒我們中國需要基督信仰

2003年冬末春始,中國的注意力集中在政權的交捧和美伊戰爭中。人的焦點集中在中國的經濟會如何昌盛,但在神掌管中的歷史卻有另外的打算。在中國近代史,不少北京之春天都帶來改變中國的契機,從1976年的四五,1979年北京之春,到1989年六四運動。在中國領導沒有準備之下,非典加速中國換代的速度,加強了知識份子對政府改革,社會改革和價值觀改革的訴求。第四代的領袖胡溫二人奇妙地在極為短速的時間中,建立一個願意改革和親民的印象。非典提醒世人,中國的發展不能只在經濟上,也必須在價值觀、人民的素質、政府問責制度、媒介透明度和關懷邊緣群體上。要中國持續發展,基督信仰是能發揮,也必須發揮關鍵性的作用。中國需要福音。

 

非典提醒我們和中國是榮辱與共

非典也突顯我們和中國有血脈相連、榮辱與共的性質。廣州中山大學劉儉倫教授是因慶祝外甥婚禮來港。後因不適而死在香港。他所住京華酒店卻將非典散播全球的源頭。美籍華人陳氏成為越南河內的源頭,Esther Mok成為新加坡的大源頭,關女士成為多倫多的源頭,一位26歲香港人因探朋友成為威院的源頭。從威院又影響淘大。從淘大又影響到台灣。一位來香港到威院探親的北京72歲男子成為北京的「超級傳播者」。同他一架飛機的空姐又成為內蒙的傳播源頭。幾個華人集中的地區先後被世衛發出旅遊警告,有些西方媒體更形容非典之災為『黃禍』。無論我們喜歡與否,普世華人社群是榮辱與共。中國需要福音,中國福音事工是與我們有關的,我們與中國已經是榮辱與共。

 

中國需要福音,香港有示範作用

非典突顯中國需要福音,中國需要不單只經濟發展,也需要在多層面上深化改革,包括價值觀和政制的改革。也需要明白人生充滿變幻,人需要永恆的福音。中國需要福音,而香港卻能為中國產生示範作用。謝婉雯醫生感人的生命見證,傳媒的配合,基督徒群體的支持和眾香港市民非典下的感情投入,讓基督信仰有極大的發揮作用。「人生在世很短暫,應該展望天上的永琚C」成為香港的名句。《彩虹下的約定》成為香港人的名曲。 國內的媒介也有刊登關於謝婉雯的見證。因香港有忠心的基督徒,患難中自然地就有見證,在掌管歷史之主的手中,這些見證就會化成美麗的見證,有感染力的示範作用。非典提醒我們香港基督徒的見證不單影響本地,也擴射到普世華人社群。香港齊心支持醫護人員的態度更感染內地。當北大在非典高峰期被網民責罵,甚至有『炸平三院,殺光那些畜生』等言論時,北大醫科生梁磊同學很羨慕香港的醫護人員﹕「我也是人,我也怕死,我才23歲,....卻站在和死亡最近的地方,但這是我的生活,我的職責。….我希望我們能得到社會的理解,希望看到香港那樣,市民自發到王子醫院(即威院),祝福醫護人員早日康復。」非典突顯香港基督徒的見證有擴射作用。香港在非典後面對很多問題,非典後的71游行更突顯香港的困局,但香港基督徒在這一切艱難中的努力和勇氣,我們的奮斗,我們如何在艱難中依靠主,如何經歷神所賜的平安,這一切必能帶給中國示範作用。讓我們因非典學習到生命是多麼有限而非必然的,讓我們能重新立志將短暫的人生投資在永恆的福音的事工上,讓我們這必死的麥子,成為神合用的器皿,給主所用,成為中國的祝福。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