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香港困局:從困局到「一心為善的真自由」[1]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神學系講師

 

電郵:choysk@abs.edu

 

香港在困局和分化中,人心在徬惶裡

 

  香港人在經濟低迷、社會分化和政局不明朗下,充滿疲乏、憂慮和艱難的困局,真不知何日這些困難的日子才能離開我們。雖然因大陸大量開放旅遊和支持香港作為珠三角的龍頭,香港人感到有多少經濟的盼望,但不論個人、社會和教會,不少仍然深深陷在困局中,有種困局重重,突破無期的感受。

 

  就個人的處境來說,不少人香港人面對經濟下滑的困擾,好像有點沒完沒了的感覺。前面好像只有黑暗,沒有光明。甚至是,至今沒有直接受到嚴重衝擊的人,對前路也感到非常不明朗,特別是因市場的價格大大調低了,若職位有變,好像只會往下不會往上的困局。個人和家庭在各方面壓力下好像在嚴重透支中,這些透支是有後患的。對一些個人和家庭來說,這困局不單影響經濟生活生平,而是因經濟惡化下加班不斷,嚴重地加深了家庭問題,兒女教育問題、自我情緒和負面自我形象等等大困擾。

 

  就社會來言,要打破現今的困局,也是難唉!社會貧富懸殊不斷增加,在發展中地區香港是最嚴重的。在艱難的日子,我們沒有患難與共,反而更分化,更「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以超額老師為例,因為學童人口減少、財赤嚴重,要得到一個幾方面都滿意的結論是非常難。結果有學校要派錢來搶學生。這邊超額老師落淚要求政府優先安排他們,那邊六百位今年畢業的教育學院學生要求「結束優先聘用超額教師的『凍結期』」,爭取公平競爭教席。就政府而論,管治危機的困局可能長時間與我們同在。困局真難脫,自由那裡尋!

 

  對基督徒來說,在這悲情的大環境下,當許多人陷在極大的困境中,他們的心靈需要福音、需要更新、價值觀需要重建並需要許多的鼓勵時,我們更應該有使命感去服事這個世代。但往往在禾場有巨大需要的時候,我們自己,甚至教會卻常常有許許多多仍沒能克服的困難和限制。愈有服事心的信徒,往往愈容易產生有一種杯水車薪、自身難保和無能為力之濃郁的困悶。

 

  就教會來說,不少教會也是面對困局。就弟兄姊妹之間不同遭遇和立場為例,彼此的遭遇可以非常懸殊,有些反因物價降低而生活質素提升,有些卻舉步艱難。因不同的處境,對政府如何處理問題的看法也容易懸殊,弟兄姊妹之間關係若處理不當,隔膜反而容易加深。就社關為例,不少基督徒反對的賭博合法化也一樣通過,我們的努力是否白費呢。就教會經濟狀況而論,前兩三年,因會友的工作大多比較穩定,教會受經濟的衝擊比較不明顯。但自今年以來,不少教會,特別是部分中小型的教會,面對財政困難和教會人數減少的壓力就日趨明顯。再加上不少教會面對負增長,弟兄姊妹嚴重流失,平信徒領袖們和教牧們,就如何面對當前困局,也不一定得著共識。有些更在這非常需要團結的時刻產生紛爭和分裂,令人非常惋惜。有些人更落在懷疑自己、懷疑別人,甚至懷疑神的光景下﹕難道神的家也沒有出路嗎?

 

 

從困局到自由(一)﹕擴大我們的視野

 

  要打破困局,首先我們要調整我們的眼界、價值觀和世界觀。耶穌教導我們要「舉目觀看」,我們要看得寬一點,就容易發現困局不局限於香港,普世也在困局中。我們要有扎實的視野,這樣我們才能踏實地面對困難。香港面對失業和負資產的困局,世界也在面對極大的經濟陰影。美國面對嚴重財赤、日本雖然有一點起色,但包袱沉重,歐洲幾個大國德國、荷蘭、意大利和法國先後進入衰退邊緣。以香港主要對手新加坡為例,失業也非常嚴重。政府鼓勵百姓學習不用再依賴政府,學習香港人的企業精神,但不少人反應說﹕「從年幼以來,政府就不斷教育我們配合政府,我們的特性已經定下來,如今又如何說改就能改呢?」新加坡樓價比最高峰期下跌約百分之卅七,若連匯率下跌百分之二十計算,樓價下跌有百分之五十以上。因新加坡有接近百分之九十人口擁有私人房子,難怪有分析家認為相對香港來說,負資產「對新加坡造成的影響更為深遠」。香港面對教育危機,在台灣這也是嚴重,七月十六日有報道說﹕「執教卅一年教師跪求退休」。因為地方財政嚴重缺乏,退休需要配額,有老師甚至「為了退休而裝瘋賣傻,沒有尊嚴到極點」。

 

  香港面對中國的崛起下競爭力不足的大壓力,世界也是如此。今年中國雖然經歷非典衝擊,但經濟的增長卻是驚人的。因此,世界各地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壓力與日俱增。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將會是二十一世紀其中一個最大的題目。以美國為例,過去七至八年中國對美國的傢具出口額增長了七倍。過去的兩年多來,美國生產木制傢具生產的就業人數減少了百分之三十以上。德國八月份的「明鏡」週刊報道美國紡織大廠Pillowtex七月下旬宣佈關廠,六千四百五十名工人失業,主要原因是無法和來自中國大陸的廉價產品競爭,並預測到二○○五年美國銷售的紡織品將有四分之三來自大陸。美國失業日趨嚴重,中國成為他們的埋怨目標,但更核心的問題是他們失去了競爭力,因此不少工作轉移到中國、印度和其他地區。

 

  其外,我們也要看得深一點。聖經的啟示指出我們是落在罪惡捆綁的世界。保羅說﹕「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羅八:20-21)。經濟發展是重要的,但卻不能解決人生各種問題。甚至經濟發達也不一定帶來真正的自由和平安。以經濟有一枝獨秀的中國為例,經濟雖然騰飛,但問題也在騰飛啊!表明蓬勃的經濟發展掩蓋不了種種的民生大問題。中國銀行業深受多達三千七百五十億元壞帳的困擾。標準普爾的分析師Ryan Tsang估計,「中國幾乎有半數的銀行貸款是不良貸款」。最近關於中國官黑勾結的新聞更是令人痛心的。遼寧「撫順涉黑第一案」案件披露新撫區人大全委曲全國為了地產發展,竟然與黑社會勾結,以殺人、強奸、綁架、傷人等手段「以商養黑」,無惡不作,成為地方土霸。甚至因髮妻不甘心離婚,與同黨密謀殺害髮妻,以絕後患。難怪中國公安部預防犯罪研究室副主任龍顯雷感嘆一些國家幹部甘心為黑社會充當「保護傘」,因為他們受「利益驅動和情色誘惑」。貪污問題以外,貧富懸殊也正帶來中國社會極大的難題,加增社會不穩定和農民革命的危機。最近中國社科院于建嶸幾篇關於農民抗爭的文章深受外界矚目,中國若不克服這「三農問題」,發展障礙重重。不單香港在困局中,世界和中國也在困局裡。

 

 

從困局到自由(二)﹕認識最大的困局

 

  最可怕不是困局,而是在困局下,基督徒放棄原則將自己陷入罪惡的網羅中。本來以「正義之師,解放獨裁」為名的英美聯軍,因謊言和誇大情報使世人看不起他們,也讓自己陷入困局中。高舉基督名字的布殊總統成為話柄。天主教的性侵犯醜聞越鬧越大,單波士頓地區就發現有超過一千人曾被教士性侵害。最近英國《觀察家報》更發現在一九六二年教宗若望廿三世曾要求「全世界所有主教」以最祕密的方式處理性侵害指控,並指示他們要嚴守祕密,否則會被逐出教會。《每日鏡報》社評稱這為「我們時代最大醜聞之一」。雖然天主教官方否認,但這些報導加上已有的案件,使人對她們深感懷疑。美國聖公會更按立同性戀人為主教,引起全球聖公宗大分裂的危機。在香港,這段時間也有在報章看見基督徒犯罪的軟弱。一位被看為敬虔的基督徒副校長,卻因為偽造帳目騙取優質教育基金而被判刑。我們的妥協不單使我們不能發光發鹽,反而使神的名和自己的名受羞辱。彼得的提醒很有意思﹕「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但「你們中間卻不可有人因為殺人、偷竊、作惡、好管閒事而受苦。」當我們思想困局,要牢牢記得聖經的教訓,最大的困局是結構性的困局,是罪的困局,是世界被罪惡和自私的價值觀控制下的大困局。

 

 

從困局到自由(三)﹕認識真正有價值的生命

  特別在困局中,我們必須知道什麼的生命是有價值的。不少人說「生不逢時」,容易因一些困難就放棄奮鬥,甚至生命。最近,一名考第一、自我要求甚高的十二歲小六女生,於升中放榜兼生日前夕自殺的事件,就引來許多感傷。錯誤的人生觀帶來不可逆轉的悲劇。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在談論《基督徒的自由》時,強調「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眾人之主,不受任何人管轄。基督徒是全然順服的眾人之僕,受任何人管轄。」因信稱義的教義教導我們基督徒雖然有尊貴的屬靈身份和豐盛的人生,但我們外在的處境並不一定改變。路德強調外表的事包括身體,身份[甚至是聖職身份],健康,處境--痛苦與否,地位等情況與屬靈的身份沒有關係。萬惡的人的人可以有豐盛的外表,最清心和敬虔的人可以有非常卑微的外表和遭遇。事實上,當我們口裡常說要倣效基督,「以基督心為心」,要學習保羅,我們卻不太願意學習主基督和使徒們的貧窮和受苦。

 

  難怪路德要醒我們﹕「照我們平常在世的經驗所指示我們的,我們倒為萬事所管轄,受許多苦,甚至於死;不但如此,人越是基督徒,就越受兇惡,苦難,死亡的管轄,如我們在頭生的王基督自己身上,以及祂一切弟兄諸聖徒身上所看見的。」事實上,若我們以外在豐盛來看人生是否有價值,那麼我們的主和使徒們就沒有什麼價值呢!保羅信主後有一個很重要的反省﹕「所以我們從今以後,不憑著外貌認人了。雖然憑著外貌認過基督,如今卻不再這樣認他了。」(林後五:16

 

  基督的生平和復活提醒保羅,今生是寄居的,並且神所看重不是外貌而是內在和永恆的生命。但很多基督徒卻忘記這重要的價值觀。相反,我們卻看見有些非信徒也明白這個道理。屯門車禍的中,有一感人的故事,一個獲派中一首志願的女生的舅父因車禍死亡。這女生的家庭非常貧窮。母親三年前買給她的一雙百餘元的黑皮鞋,雖然鞋頭破爛,她非常愛惜。她說﹕「這雙皮鞋對我來說很珍貴,雖然已經穿了三年,但如果要媽媽用錢買過另一雙就不太好啦﹗我升中後仍會穿著它。」她沒有抱怨,反而努力讀書將獎學金幫補家計。她不捨得花錢在自己身上,三年來堅持穿已破爛的皮鞋上學。學校畢業營所需的六十元費用,她也不敢參加。老師知道後,決定為她繳費,讓她享受小學的最後一個活動。她也能,我們又如何呢?

 

 

從困局到自由(四)﹕得著「一心為善的真自由」

  宗教改革中,一個核心教義和大辯論就是「意志的捆綁」。改革家路德和加爾文承繼奧古斯丁和保羅思想,強調惟獨恩典和因信稱義。但這兩個教義的背後,就是強調人完全無力自救的「意志的捆綁」。路德更稱自己所寫的《論人意志的捆綁》一書是他最重要的神學著作之一。宗教改革強調在罪惡中,我們失去「行善的自由」,我們只有「行惡的自由」,因為我們被罪性所困。因此,惟有神恩典主動的臨格,藉著聖經的講論,聖靈在內心的工作,人才能得到改變,在心中才能有信靠之心,得著因信稱義的恩典。福音最大的寶貴,不在乎外在的改變,而是心智的心意更新,能靠著神重新有「一心為善的真自由」。這個自由是世人所沒有的,也是我們的主用重價為我們買來的。因此,我們要看重這份自由,看為極寶貴的。環境中雖有困境,困局雖難破,在生活中有實際的難處,但這些都不能拿走我們「一心為善的真自由」。這也是聖經一貫的教導。耶穌教導我們要愛仇敵,也是出於這個原則。保羅提醒我們「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1)彼得說﹕「一心為善」以基督在肉身受苦的心志作為兵器(彼前四:1,19)。約翰更說﹕「凡從神生的,就不犯罪」,「他也不能犯罪,因為他是由神生的。」(約壹三:9)困局中,我們不一定事業成功,我們不一定有豐功偉績,但無論我們力量是多麼少,信靠主的人,仍然有「一心為善的真自由」。耶穌在十字架上,身體在極大痛苦的困境中,以色列人也輕看他,但他仍然用他有限的氣力幫助一個卑微受人唾罵同釘在十字架的囚犯,讓他得著到樂園的福氣。保羅經歷了許多棍,仍然有這自由祝福禁卒帶領他全家歸主。主耶穌和使徒的榜樣提醒我們,無論我們處境多難,我們靠著主,仍然可以「只要祝福,不可咒詛」。

 

  在聖公會同性戀主教按立事件中,貧窮的非洲教會的表現令人尊敬。堅持行善,堅持真理的有代價的。對貧窮的非洲教會來說,批判富裕的美國教會是有嚴重的經濟壓力後果。激烈批判美國聖公會的尼日利亞聖公會大主教Peter Akinola提醒會友他們會因反對美國的立場而失去很多經濟的援助。但他堅持說﹕「這是對神的教會的攻擊--一個撒但式的攻擊。」“This is an attack on the Church of Goda Satanic attack on God's church.”肯雅的主教Kanuku也說﹕「我們站在聖經一方。當我們有錯,西方的教會應該告訴我們。現在我們告訴他們,這是錯的。」

 

  在困境中,我們物質的能力可能減低了,但我們行善心志可以逆行而增加。歷代信徒深受馬其頓眾教會的榜樣而受激勵。保羅說﹕「就是他們在患難中受大試煉的時候,仍有滿足的快樂、在極窮之間,還格外顯出他們樂捐的厚恩。」(林後八:2)一杯涼水,兩個小錢,是主耶穌所重視的。艱難的困局的一個主要出路,就是不再定睛在我們的困局,而定睛在我們如何持守「一心為善的真自由」上。這真自由是任何困局都不能從我們拿走的。若我們的人生定睛在這自由上,那麼我們就得著保羅知足的祕訣和改革家寶貴的教訓,並得著生命最寶貴的成就,就是蒙神喜悅。

(作者保留此文版權)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講場,二○○三年九月五日)



[1]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CTPeriod/0008global_elements/Content.asp?ID=20432&PaperID=0001&Version=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