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少琪,<書評: “Cloning Human Beings: Report and Recommendations of the National Bioethics Advisory Commission>,《 建道學刊 》,19997月。

 

Cloning Human Beings: Report and Recommendations of the National Bioethics Advisory Commission. National Bioethics Advisory Commission. Rockville, Maryland. June 1997.

 

           97223日複制羊『多利』的消息刺激不少西方國家定下一些政策限制複制人技術的 發展。但複制人的技術在反對聲下急速發展。兩年多,從複制羊已發展到複制老鼠和牛。9812月南韓甚至進行複制人類細胞的實驗。業內人士為了競爭,不大理會複制人的技術可能對社會帶來深遠的影響。他們聲稱複制科技可能在癌症、器官移植和再造、修補遺傳基因、不育和人類衰老的問題等方面對人類有很大的益處,不太考慮後果和道德要求,繼續在複制技術上競賽。西方政府是否真心的嚴厲禁止複制人的技術的發展嗎?

 

           要了解西方的立場,其中一個很好的起步點,就是閱讀NBAC9769 日呈交給美 總統克林頓的報告書。[1]此報告是應克林頓在發生複制羊多利 (Dolly)事件後的要求 寫成 的。委員會包括有名的生物遺傳基因科學家、醫生、法律顧問、宗教人士、醫學道德倫理教授和心理學等資深人士組成。全報告書有190頁,共分六個部份﹕前言、複制的科學和應用 、宗教角度、倫理考慮、法律和政策的考慮及委員會的建議。雖然表面上,此報告書是提議 限制複制人的技術的發展,但若詳細閱讀,則發覺他們的禁止不是從信仰和倫理道德出發,反而是從功利和安全的角度出發。他們對複制人的限制表現出只是半情半願。若果美國的研究界的參考這報告,我們不要期望他們會停止他們有關的研究。

 

           在『前言』,報告書談論過去五十多年人類一致希望控制自然,也談到複制技術有關的發展歷史。報告書強調很多新的科技特破起初都會有很大的反對,最後才被謹慎地接納。[2] 雖然委員會對複制人有所保留,但從字里行間看出他們極力保衛科學研究的自由。回應克林頓說﹕『任何接續人的創造不是單單科學研究,而也是與道德和信仰有關。』[3]他們首先強 調說﹕『根據美國憲法不可以單單以宗教為由設立政策』。他們更強調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裡,不可以被某一個宗教觀念主導公眾政策。他們更指出美國傳統是盡量避免限制個人活動。所以建議這些禁制是有時限。

 

           報告書繼續介紹近二十年複制技術的發展。其中一個結論就是雖然多利羊現在是成功,但這複制技術並不完善,因為這是在兩百多個核心移植中唯一的成功,同時我們不知道多利羊會不會有其他問題。它提出複制動物有五個目的﹕產生基因相同的動物為研究所用,快速繁殖某些動物,加速發展跨種類的牲畜,改良家畜的基因,和了解細胞分裂的基本原理。特別是宰跨越種類的研究中,希望產生一些接近人類構造的元素,以便醫學所用。報告認為細胞核心的轉移可能對人類生育有幫助。我們可以生產人的器官、雖然報告書明白要複制人然後取其器官是道德上不能接受,但報告書不排除將來可能有其他較好的方法。結論是現今仍然有很多科學和醫學的危險和不定性。

 

           在『宗教角度』一章中,報告書列出過去關於複制人的信仰爭論。不同宗教的不同立場。特別是特出Joseph Fletcher Paul Ramsey 兩個很不同的立場。Fletcher 強調人的自由 和控 制,因為社會的利益複制人 在道德上是可以被接受的。相反 Paul Ramsey 認為複制人的道德 的低線,若超越便會破壞人 和人生育的基本觀念。報告書的結論是神學界和教會界多 元化的立場正好反映美國多元化的宗教性。報告指出聖經基本上警告我們『不要扮演神』,但報告書引用其他學者來辯稱複制人不一定與此有抵觸。報告書較強調『追求知識』的重要性。同時報告有辯稱複制人不一定傷害『人的尊嚴』。結論是美國沒有統一關於複制人的宗教觀。

 

           在『道德考慮』一章,報告書指出最困難是沒有公認的『最好的道德理論』。能有的共同點是關於技術的安全性。大家認為現今水平仍然不夠安全。反對的強調複制人對個人性、家庭關係、社會價值觀上和公眾健康等方面有嚴重影響。支持者則強調個人的自由和研究的自由。報告書的主調是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裡,要決定政府的參與是不容易的。因此報告書認為現在複制人是不道德是因為不安全。但它認為雖然有某些人希望發展這技術,但現在仍不是時候。但報告書不絕對禁止,因為它認為不會有很多人複制人,並且很多假想的危險都只是推測。它鼓勵政府繼續聆聽市民的意見。

 

           在『法律方面的考慮』一章中,報告書指出一個基本原則﹕『個人行動在直接危害別人下可以被限制』。但基于美國的憲法和法律傳統,報告書建議應該以不提供聯邦資助和有年期限制的立法在現階段防止人複制人,並配合外國組織進行同類措施。最後委員會的結論是設定一段冷靜時期 (there should be imposed a period of time in which no attempt is made to create a child using somatic cell nuclear transfer.)

 

           雖然委員會認為在現今來說,複制人是不合乎道德要求,但他們的理由是現在的科技技術仍然是不安全的。因此他們建議聯邦政府繼續不贊助這類實驗。同時呼籲其他企業配合。他們也贊成立例防止人進行複制人,但認為這些法例要有時限,並以不影響科學研究為原則。



[1] 下載自﹕http://bioethics.gov/pubs.html。同一個網頁也提供有關的工作報告。若果要參考基督教關於複制人的立場可以參 考 蘇 格  蘭 教會 關於 “Science, Religion and Technology Project” 的網頁: http://dspace.dial.pipex.com/srtscot/clonhum1.htm

[2] “In many cases, initial fears give way to cautious acceptance, but a wariness lingers that is easily reawakened with each new advance.” (pp. 4-5)

[3] 英文是 “any discovery that touches upon human creation is not simply a matter of scientific inquiry, it is a matter of morality and spirituality as well.” (p.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