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紀中同心建立『宣教的中國』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神學系講師

中國世紀開始來臨

影響世界的中國世紀是否開始了?在2002年,在世界大部分國家都面臨經濟衰退的陰影下,中國卻保持高速增長,使更多評論家感到中國世紀來臨的可能性。製造業方面,中國開始從日本等國手中奪得『世界工廠』和『世界製造中心』的美譽。從服裝、玩具、手表、鞋、手機、摩托車、到各種電器,在中國生產佔全球生產的比例都是驚人的。最近《華爾街日報》指出,就產值來說,中國排在美日德之後,是世界第4大工業基地。世界出售的照相機有50%以上在中國製造,30%以上的空調和電視機,25%以上的洗衣機和近20%電冰箱也在中國製造。在吸引外 資上,中國這磁盤的能力更是驚人。跨國公司面對衰退、通縮和降低成本的壓力,並加上對中國本土經濟發展的盼望,紛紛遷移到中國設廠。東亞地區特別感受到中國發展引發的經濟空洞化的危機。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更推測中國會在2002年首次超越美國,成為接受外資最多的國家。難怪商界名人奇異公司前任總裁傑克威爾許(Jack Welch)認為﹕『如何面對中國將會是商界和政治領袖的一大題目』。

 

中國不單低科技項目上影響世界,各國開始留意中國在高科技發展的潛力。美國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總裁Jim Morgan更強調﹕『中國的崛起是世界歷史中最影響深遠的事件。若果你現在沒有對策,你就麻煩了。』雖然現今中國在高科技仍在不少方面落後,但其發展潛力,特別在上海長江三 角一帶,是不能忽視。美國《商業周刊》在十月底以『高科技在中國﹕它是否矽谷的威脅?』為專題探討中國科技發展的潛力。文章認為中國現今技術規模仍然落後,但潛力非凡。特別是因為中國每年約50萬龐大勤奮又廉價的科技大專畢業生,在北美的眾多的留學生和研究員的優越科技網絡,更加上台灣、日本和歐美等地的公司開始紛紛在華建立研究中心和高科技廠,十年後的中國將會是很有威脅力的對手。

 

中國的經濟實力和影響將會是全方位的。不少的估計認為在幾年之後中國有望成為世界第二大貿易國。中國有名的國情研究專家胡鞍鋼認為﹕『中國保持社會相對穩定、實現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再用二十年的時間,將成為世界經濟強國。』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明顯化和巨大的潛力,中國的政治勢力也越來越受重視。美國布殊總統上台後,對華政策成為其政府的其中一個主要定位,看中國是將來的潛在對手。在911後,感到建立與華良好關係的重要性,開始高度重視與中國領袖的建交。在東亞地區,中國明顯地有取代日本成為亞洲龍頭的氣勢。不少評論家思想中國在15-30年間會否成為世界超級大國。越來越多學者看中國的崛起會帶來一個 世紀性的影響,會深刻改變二十一世紀世界的政經版圖。中國的發展不會一帆風順,它也必然受到全球衰退的影響,但它發展的勢頭是驚人的。無人能掌握將來,但一個影響世界的『中國世紀』似乎已經開始了。

 

中國世紀開始下的複雜的中國情懷

面對中國世紀,海外基督徒的心態需要調整。中國不再只是一個遙遠美麗的故鄉,更不純是需要扶助的同胞,而越來越是可畏的競爭對手,並將成為更多人的老闆。中國的崛起、興旺和強大是不少海內外華人長久以來的盼望。不少基督徒為中國教會興旺和壯健而禱告和努力,盼望中國能成為一個『宣教的中國』,在末世的時代,不單祝福十三億同胞,更能在普世宣教擔任重要角色。特別是在六四以後,這更是不少弟兄姊妹的共同異像。但當中國世紀開始來臨時,我們的情懷卻變得複雜了。在經濟方面,我們大多沒有心理準備,原來強大的中國會沖擊我們的飯碗和家庭。我們擔心不夠中國競爭,懼怕經濟空洞化,憂慮飯碗被打破﹕這些情懷是與日俱增並非常真實。越來越多香港和台灣人到大陸工作、投資和讀書。其中不少以太空人的方式進行,與家人兩地相隔。不少基督徒進入中國大陸,不是因異像推動,而是因現實使然,因求生存,而不得不為之。進入中國工作的海外華人直接面對當地人的競爭,更面對適應的困難,怕自己落後被淘汰。我們本來就不應該驕傲,但當我們開始面對失敗,甚至白眼的時候,從不智慧的優越感過渡到憂慮的自卑情懷,心媄孎K難受。在這時這刻談中國異像實在令人心情複雜。

 

中國世紀需要福音

中國世紀充滿機遇,但也危機重重。輿論方面,不單充滿中國威脅論,也充滿中國崩潰論。中國的經濟潛力巨大,但中國有的問題也是嚇人的。因此一些學者認為中國不能持續發展,甚至會面臨政經解體的威脅。聯合國統計中國受愛滋病影響的人口可能達到一百萬,若不受到控制,將會有愛滋病泛濫的災難。中國的貧富懸殊也是頂級﹕在大城市中,我們可以找到世界一流酒店、商場和建築物,但也看見不少貧赤盲流。不少民工離開家園尋找夢想,部分卻無奈地遭人藐視,甚至被賣火坑。當清華大學在培訓諾貝爾班的時候,全國仍然有八千五百萬人是文盲的。假大空仍然掌管中國﹕冒牌的貨物、虛偽的數據和假帳不但產生經濟損失,更危害不少人民的健康。黃毒賭和環境污染也禍害無窮。下岡和失業人數絕對是驚人的,有些估計失業的農民達到一億四千萬。在繁榮背後,政府的財赤每年急增,幾大銀行的壞帳數字令人擔憂。貪污風氣似乎是只漲不落。加入世貿後,農民的處境也令人擔憂。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大偉更警告說中國正面臨第四次犯罪高峰期。爆炸、投毒、民怨等社會問題發生得越來越頻繁。最近南京湯山914投毒事件更是令人毛骨悚然。有網民驚嘆﹕『只不過是想喝碗豆 漿,吃根油條,這麼簡單的要求竟也要用性命來交換,招誰惹誰了,什麼世道!』自私自利,完全向錢看的價值觀使到人的道德良心完全昏暗。一個繁榮但自私自利的社會不是一個蒙福的社會,也不是人能安居樂業的樂土。繁榮解決了米飯問題,卻隱藏了極大的社會和道德問題。難怪著名的管理學之父彼得杜拉克預言中國在未來十年有社會解體的危機。中國世紀若然真的來臨,中國的問題和需要仍然會是極為龐大,中國仍然有很多需要服侍的地方和空間。一個中國世紀更需要福音,需要更多基督徒作光作鹽調和中國世紀中嚴重的社會問題。

 

中國世紀下福音事工的困難和調整

服侍從來就不是容易的。世人都有罪,人不盡是可愛的,基督徒也如是。服侍國內教會,常會遇到一些不太正統和奇特的教導、偏激的風格和複雜的人際關係。中國教會也不是每一個都興旺,近年也看見部分農村教會的低落,甚至受到異端的沖擊。也有不同意某些教會領袖的信仰和神學路線的時候,擔憂教會的牧養模式,憂慮新加入的年輕和有知識的一代因得不到合宜的牧養而流失。也有不滿足政府所容許的宗教空間。中國社會越來越城市化,不少民工大量遷移到大城市,較多的大學生對基督教有興趣,但大城市的教會是否能承擔這個福音的擔子呢?中國經濟全速發展,但教會的發展質素好像比不上經濟發展的速度。中國教會如何在教會牧養、社關和傳福音的工作,教牧培訓、文字工作和神學院等方面配合中國世紀的來臨是一大難題!

 

中國世紀需要同工和伙伴

思想中國世紀的來臨,使我聯想到早期教會中的羅馬世紀。保羅對羅馬教會說﹕『我不以福音為恥!』保羅是身處在一個羅馬世紀中。羅馬擁有當代世界一切的文明、成就、繁榮、軍力、科技和富貴。但在罪惡管轄下的繁榮只是虛空和痛苦,羅馬需要福音。也唯獨基督的福音能帶給他們真正的義、真正的平安喜樂、和勝過死亡的永生。保羅是以被鎖姿態到達高高在上而繁榮的羅馬,但保羅不以福音為恥,他知道我們的神是羅馬世紀的真正主宰。在困難中,他反而將屬靈的福氣和福音全備的內容與他們分享,更與他們建立深厚屬靈交流,成為福音的伙伴,讓羅馬成為『宣教的羅馬』,成為早期教會正統和宣教的中心,將福音傳播到更遠的西班牙和其他地方去。在繁榮的羅馬世紀下,保羅沒有膽怯,反而看重向羅馬進發,建立它成福音伙伴,為的是服從神的大使命。興旺的羅馬需要的福音,繁榮中的中國更需要福音。

 

中國世紀是剛剛來臨,現今還遠遠不能與羅馬世紀相比。但中國若能減弱以上所說的負面因素,中國的影響力確實有超日趕美之勢。隨著中國世紀的來臨,和中國教會越來越成熟,中國教會對伙伴和交流的水平的要求會不斷提高。較為膚淺的服侍,特別是驕傲心態是不能接受的。在中國世紀中的服侍,不會再是單方向的,而必須是有來有往的交流。他們的經驗、自信心和見聞會不斷提高,並將有不少地方,是我們要向他們學習的。我們應該珍惜主內的互相幫助和互相學習。中國福音事工的領袖是中國教會自己,這個簡淺的道理會越來越清楚。此外,我們希望成為他們的伙伴,我們在專業,在生命和神學上都要更有深度,這樣我們才能對中國教會略有裨益。我們在態度上更要謙卑,在計劃上更長遠、系統和持久。中國是龐大的,服侍中國必須要分工和專注,並在心志上需要對福音信仰更堅定。同時我們要更加深認識萬變的中國,這樣我們的服侍和教導才能真正配合他們具體的處境和需要。面對中國不斷在成長中,我們自己和教會更需要靠主自強不息。最後,我們需要更多願意住在他們中間,活在他們中間,事奉在他們中間,擺上生命高舉福音有質素的基督徒

 

中國的需要將會是龐大的,也是全方位的。在逆境中,我們不要放棄現有持續的服侍。在有限經濟能力下,也應保持在落後地區的社關和對大城市民工的關懷。針對國內有知識和年輕的信徒的比例偏低,我們應有針對知識界和年輕人的福音策略,在大城市的大學生群體堅持撒種,在高等院校和神學思想上的保持交流接觸。我們也應為主多思考關乎中國的命題。最核心可能是在神學培訓,神學教科書和文字工作上將福音全備的真理與中國分享,正如保羅所作的。面對經濟能力相對的減弱,海外對中國的福音策略是要調整,但切不可以放棄中國的異像,因為這是關乎神大使命的心意。讓我們不再停留在愛民族的心去服侍中國,而是以服從神的旨意和大使命,以愛神愛人的心來服侍中國。

 

中國從閉關到開放,中國教會從關閉到興旺,中國經濟從落後到繁榮,對基督徒來說,背後不能不承認有神奇妙的作為和美意。面對羅馬世紀,保羅述說神拯救世人的普世計劃,最後不能不驚訝神的智慧是何等豐富,神的判斷是何其難測。他深深知道惟有神能照福音和他所傳的耶穌基督堅固羅馬的心。向羅馬進發是保羅宣教策略的核心﹕他以全備的福音,謙卑的態度,堅定的信仰,更以生命的代價,在一個羅馬世紀廣傳福音,祝福了那一個世代。讓我們也不畏懼前途的艱難和經濟的改變,服從神時代的帶領,倣效使徒的榜樣,在實踐『宣教的中國』中有分。中國的世紀需要福音,也需要代禱和有素質的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