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工廠需要休息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神學系講師

 

人民網以『雅典:今天屬於中國』為題,恭賀中國隊在奧運首日奪得411銅的好成績﹕『今天,雅典屬於中國。今天,在雅典的中國人沒有理由不驕傲,全世界的中國人,沒有理由不自豪。』外國傳媒來說不禁地問﹕『四年後的中國會是如何強大的國家?』運動員的努力給面對炎熱夏天的中國人極大的喜樂和鼓勵。

 

當普世在辯論二十一世紀是否中國的世紀,電荒和能源短缺為中國持續發展敲響了警號。電荒和能源短缺將會是中國發展的一個極大摯肘。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張軍指出,中國面臨的三大限制是能源、環境及勞工的限制。今年夏天,『電荒』、『限電』、『拉閘』、『停電』等詞語沖擊媒體和社會。經濟越蓬勃,發展越迅速,缺電就越嚴重。長三角發展震驚國際、也成為香港和珠三角的勁敵,但全國缺電,以長三角最嚴重。全國缺電3000萬千瓦、長三角占六成、華東電網缺電1700萬千瓦。一個說法在全國流行﹕『上海缺電,江蘇嚴重缺電,浙江電力危機』。凡當氣溫達到35℃,上海就關閉全市景觀燈光,上海就不再是『不夜城』。氣溫在32℃以下,南京各級辦公室就不能開空調。

 

全國缺電最嚴重的省份是浙江。杭州的缺電成為「一場嚴重的公共危機」,七月初,台資集中的杭州市蕭山區甚至出現了「停四供三」的情況。世界工廠的聲譽大受打擊。浙江缺電最鮮明的例子是義烏市。義烏人多地少,但卻是全國最大的小商品供應地,也是全球聖誕節禮品的一個極重要的生產地。但這個世界工廠停下來了。去年企業和居民輪流停電。但百姓說﹕『現在什麼都好,電視機,電飯煲都有,但是我們開不了電燈,看不到電視。』今年缺電更嚴重,根據中央『讓電於民』的政策,市政府決定在724日到810日的17天中,全市4萬多工業企業一律24小時停電。領導解釋說﹕『去年一年,我們企業要求增加的用電量,

相當於解放50多年的總和。』有些企業自備發動機,但電費倍增,生產的次貨也因電力不穩定而急速增加。一位企業管理人看著每天損失幾百萬元的利潤,內心充滿無奈和痛苦﹕「無聲無淚的痛苦,如果停電這種狀態繼續持續下去,可能等於企業的自殺。」

 

電荒好像毒蛇一樣咬了『世界工廠』一口。新一代的中國人沒有經歷過一窮二白的日子,習慣了鋪張浪費的生活,電荒喚醒了他們節約的重要,也提供了他們思考的空間。原來有電有空調不是必然的。金華市電力局局長說﹕「這樣停電幾次,效果比什麼宣傳都有用。企業和居民真正感受到了電力的短缺,節電意識也就自然地產生了。」有些民工和企業把握了這些被迫放假的日子,停下來,享受遺忘的休息。繁華的省份也開始關懷內地省份,因為那埵陳鈮膘挴部I廣東到廣西和貴州簽訂供電條款。上海和浙江的領袖跑到山西、河北和內蒙古買煤炭。一位煤炭供應商說﹕『許多電廠還在求著我,無論多貴都要搞到媒,這種情況我以往沒曾見過!』

 

思想中國的電荒,我想起神的話﹕『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猶太人是勤勞聰明的民族,但沒有停下來敬拜神。被譽為『東方的猶太人』的華人也多只顧賺錢,不顧身體、不顧家人,不理環境污染,更忽略勞工的人權。盼望神使用這些停下來的日子,讓騰飛的中國人,能謙卑下來,懂得敬畏神,思想生命、珍惜生命、看重別人。也盼望中國能調整過往高消耗但嚴重忽略的休息經濟模式,走上注重生命質素的發展模式。更盼望教會能回應時代,在以後多年的夏天停電日,發展出中國特式的夏令會,讓中國人在休息中,知道神認識神。

(作者保留版權)

August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