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恩的中國罪人>,《基督教與中國文化通訊》,199810月。

蔡少琪

 

能與妻子重回母校,並在中國事工上有份,是神的恩典。我盼望在這瓦器上,經歷神的憐憫和大能。我更祈求神賜我一份謙卑但剛強的心,在祂所差派的崗位上,忠心地傳講祂的話,用愛心將基督福音上的福氣帶給身邊和遠處的人。在金融風波下展望未來,我想我們不可忘記神過去的恩典;我自己更不可忘本,不可忘記自己是一個「蒙恩的中國罪人」。

 

我生在香港,自小喜愛看書,包括武俠小說,當中傳達不少的家國情懷。《射鵰》的郭靖和《萍蹤俠影錄》的張丹楓是我喜歡的角色。閱讀中國近代史,受五四運動和四五運動的影響,並曾因仰慕孫中山先生和周恩來總理,為自己起了一個沒有用過的筆名,『文東來』。八一年抱著有一天能在祖國大興土木的情懷,進入香港大學的土木工程系,盼望能為花果飄零的民族作出貢獻。

 

但聖經講的好﹕「因為立志為善由的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八四年畢業後開始工作,漸漸也隨波逐流。特別在中港貿易上,看見很多幹部從不貪到貪,很多認中關社的同學也往錢看。環顧中華大地,錢和色壓倒一切。很多同事越了解內地的問題,越想移民。浪漫的愛國情懷變成無奈或苦戀。但人的盡頭往往是神的起點,八八年蒙神的嚴厲提醒悔改歸主,才明白主為我這罪人和眾罪人釘死在十字架的道理。神子代贖是為了使我們離開死路,進入有真福的窄路。六四的衝擊使我明白雖然中國出了很多出色的商人,但若沒有神的道和改變的大能,我們最終也必隨流失去,我們所作的也只是捕風!

 

進到神學院,一方面因很多師長職員同學的美好見證而得到鼓勵,但另一方面也看見自己和很多主內同工也有不足和軟弱,更深體會我們只是蒙恩的罪人,真是離了主耶穌我們甚麼都不能作!但主的恩典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從聖經中,從古今信徒上,我發現我們若能成為一位「世界不配有的人」,全因主的大慈愛。回顧過去五年在美深造,經歷了主在金錢、屬靈和弟兄姐妹相愛上豐富的供應。特別在密西根州大溪城華語教會四年來以國語事奉,從來自臺灣、大陸、香港和東南亞的弟兄姐妹身上學習良多。發現雖然大家都是中華兒女,但用詞、歷史背景、文化和風格上卻有很大的不同。我們能彼此包容,全因我們都各自領受基督的大愛,使我們能和睦相愛。

 

在北美的事奉經驗,也使我更深體會香港信徒的崗位。在北美,群雄聚首,大陸來的信徒也漸漸參加領導工作。我也遇到好幾位從臺灣和大陸來的弟兄姐妹,帶著博士碩士的身份,謙卑地來到不同的神學院回應神的呼召。從他們身上,我更明白自己也要謙卑和努力。同時也發現香港信徒有作橋梁的恩賜和職份,我盼望不單自己有研究,也要成為管子,協助更多愛主愛華的弟兄姐妹同心合意興旺福音,興旺神學教育工作,並使更多海內外的朋友對近代中國基督教的發展更加了解和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