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欣賞李柱銘和涂謹申的勇氣

愛國論、李慎之和基督徒的道德勇氣

 

蔡少琪

一位小信徒

2004.3.3

時代論壇版本cf.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22643&Pid=6&Version=0&Cid=467&Charset=big5_hkscs

 

 

極左愛國論下的黑雲

李柱銘說:「香港的民主很重要,我在這個問題很清楚,雖千萬人吾往矣。」他和涂謹申等出席美國參議院聽證會之行,被看為『對中央政府的挑釁』。文匯報33日社評的標題是『李柱銘堅持挾洋自重說明什麼?』社評指出『在台灣選舉前夕,美國政壇右翼勢力企圖通過聽證會趁火打劫,利用李柱銘作棋子干預香港事務,惡化中美關係,推動美國政府對台售武,並為陳水扁助選,後果十分嚴重。』文論壇在131日更刊登了謝緯武的『李柱銘當漢奸的鐵證』,文章羅列證據來證明『漢奸罪證罄竹難書』。

 

「雖千萬人,吾往矣」出自孟子.公孫丑》,是中國古訓,這句話提醒過歷代不少有名的中華兒女,在艱難的歲月裡,要堅持道德勇氣的情操。民主黨的民生政策在香港回歸後,並未得到大多數香港人的支持,我本人對他們的民生政策也有不少保留。但他們在爭取民主政制中,所投下的情操和勇氣卻得到不少香港人尊重。李柱銘的信念是「民主黨對我重要,香港民主對我更重要。」不少溫和派的香港人對李等有不同意見,也有反對的。但不少香港人看最近的愛國論的輿論有強烈的文革色彩。不少香港人,包括在下這位小子,認同李等是漢奸。面對巨大的政治大審察這風氣下,大多數人可能選擇沉默。但基督徒的良心告訴我,應該在這個時候有更多人,有更多基督徒為他們說些公道話。

 

隨著中國的強盛和崛起,不少評論說二十一世紀可能是中國的世紀。中央最近努力扶持經濟軟弱的香港。香港的影響和重要性不斷減低,維護『兩制』和『港人治港』的重要性,大大被維護『一國』的國家主權原則所替代,變成中央政府針對香港的首要任務。面對台灣總統大選和台獨風氣熱烈,香港爭取普選的請求和反對二十三條的遊行被定性為反對『一國』,成為新的港獨危機。最近愛國論的巨大輿論壓力,就是要確保『一國』這主權的大前提不會出錯。向中央獻心的壓力正向領導階層擴展。連香港首富之子李澤鉅也需要獻心說「要求香港的政治領袖要愛國愛港,這是天公地道的事。」愛的對象「如果對象是國家,就由國家的主流意見來判斷。」這被不少香港人看為文革式的大波浪,像黑雲深深籠罩香港。在這陰影下,香港能有真正的前途嗎?

 

美國傳統基金會主席佛33日也指出『沒有民主香港不再繁榮』。他提醒北京『不應懼怕或咒罵民主與自由,要享受及擁戴它們。只有這樣,香港才可以繼續繁盛。』信報33日社評也指出『極左分子推波助瀾,令人覺得香港一夜之間變色,中央甚至要搞「人人過關」,暗示不符合愛國標準的政治人物將被掃地出門,如此「坦白」,難怪令外國--包括大部分香港人在內覺得大事不妙,美國政客遂有「足夠理由」介入干預。』

 

我們應否沉默嗎?

我們基督徒是否應該順應強大的中國,在這種愛國大審察的風浪中沉默嗎?或者只是再一次默默地走上另外一次移民潮罷嗎?看報後自己心深深為香港的前景擔心,也為基督徒在這困難的時期能否有道德勇氣禱告。在這風暴下站出來說公道話是不容易的,也要付上代價。但當我看見信報『投資者日記』的曹仁超也一樣勇敢地稱讚小『誠懇』和有『從容赴義』的氣概。我想我也可以獻心說我不完全同意他們行事的方法,但不容否定,他們有愛中國的心,愛香港的心,有道德勇氣的心。

 

共產黨員李慎之的道德勇氣

這時候我想起一位去世約一年,而深受國內外學者欽佩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前副院長李慎之。李慎之在1999年國慶日寫了一封致江澤民〈風雨蒼黃五十年--國慶夜獨語〉的公開信。這封信震驚海內外。信中批判說自『六四』以後,中國政府停止了對『專制』的反思。他指出『難道是中國無人嗎?不見得。這主要是領導人禁止人們知道,禁止人們思考造成的。當局不開放檔案,二不許進行研究。它的代價是全民失去記憶,全民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他在另一篇〈中國文化傳統與現代化——兼論中國的專制主義〉更大膽指出『中國的文化傳統可以一言以蔽之曰"專制主義"。』他更指出專制的政府容易將專制和愛國結合『任何一個專制政府,只要把民眾的怒火引到外國頭上去,它就可以壓倒民眾的民主要求而可以保住以至加強自己的統治。一個新興的政治力量只要能利用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甚至可以取得政權。一句"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立刻可以使聽眾百脈張,滿座若狂。』他也指出雖然中國經濟大大進步,但『中國人的政治文化變化很少』。他指出『證據真是隨處可見,只要打開電視,翻開報紙,看看上面的新聞報道和評論文章,都是只見千士之,不見士之諤諤。又比如,現在的社會,真可以說是貪污成風,賄賂公行。而所以能出現這種現象,又是因為存在著廣泛的以權謀私的可能性,而所以可能大規模地以權謀私又必然是因為公權力行為缺乏公開性或透明度的結果。這恰好就是專制主義存在的明證。』文章結束時,他也引用孟子的『雖千萬人,吾往矣』。文章的結束語是『中國要否定專制主義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制度的改革,一條是進行啟蒙教育。前一條如果機緣湊巧也許可以速成。後一條則必然是一個長期的耐心的過程,要急也是急不得的。』這位熱愛中國共產黨的學者對專制的提醒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我們基督徒又如何呢?

愛香港、愛中國和愛主的基督徒,在不同的意見下,在風暴下,我們能否堅持我們基督徒的良心嗎?在風暴中,我們需要智慧、需要禱告、也需要道德勇氣和絕大的信心,在困難中堅持說公道話,建設香港、建設教會、建設中國。背上十字架跟從主,我們說過不少!潘霍華的重價的恩典,我們讚美過啦!要作光作鹽,我們立志過啦!在艱難的歲月裡,我們有否實踐呢?

 

Some of the Responses in The Christian Times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