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信與不信婚姻之是與非

李慧芝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回到  李慧芝神學網站

2007529

 

 


1.         引言

「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是傳統牧者所教導的婚姻觀。他們常將這句經文解釋為信徒與非信徒“不能”結婚,又或信徒與非信徒結婚“絕非”神的心意。對於經文的解釋,現時已有不少聲音認為該段經文不是論及婚姻,因此不能說聖經明確地禁止信徒和非信徒結婚。近年來,基督教界對於這個問題有新的看法。從牧養角度而言,信徒女多男少的現象不用多說,而且比例實在太大,教會的單身姊妹數目不少;從聖經角度而言,聖經確實沒有禁止信徒與非信徒結婚的「規條」;從廿一世紀社會道德觀而言,越來越多人接受同居和婚前性行為,甚至連基督徒也會墮入這陷阱。基於以上種種理由,越來越多信徒(甚至牧者)接受信與不信者的婚姻,至少他們還重視上帝所設的婚姻制度,總比發生婚前性關係好。

本文將從聖經、神學和實際牧養角度來探討教會應如何處理信徒與非信徒結婚之事宜,並在文末提出有關之牧養建議。

 

2.         香港教會處理信徒與非信徒結婚的實況

甲、             接納信和不信者在教堂舉行婚禮之比例

根據特區政府網頁資料,截2007216日止,已獲特許可舉行婚禮的公眾禮拜場所總數共258間。[1]而根據基督教統計資料,能舉行婚禮的基督教教會共有169間。[2]大部分基督教教會只容許二人同為基督徒者才能在教堂舉行婚禮,但也有一些宗派(如信義會)容許一信一未信者在轄下教會舉行婚禮。

香港聖公會表示在宗教改革前,婚禮通常在主日早上那最主要的崇拜前舉行,婚禮後新人同領聖餐,這在公禱書的婚禮禮文中寫明,直至1645年英文公禱書被禁用才停止。但自從1662年起,英文公禱書中指示:「新婚夫婦在他們結婚那時、或在他們婚禮後的一個機會中去領受聖餐是一件很合適的事。」由此可知教會假定所有準備在教堂舉行婚禮的人,都是經已接受了洗禮的基督徒。[3]現在,聖公會在信徒與非信徒的婚禮安排上有以下做法:

技術上來說,是要得到主教的允准,才可以在教堂舉行婚禮;但是大部分的主教,都會把這一種權力授予他屬下的牧區主任牧師,去執行婚姻聖禮的一切事宜。當然,未洗的那一方能夠令牧師相信及了解、她或他確實明瞭婚姻的意義,以及將要承諾的責任,在個別情況下,婚禮還可以在教堂舉行。可是,如有否認基督教信仰或甚至反宗教的,當然不可能在教堂舉行婚禮。遇有懷疑的情況時,牧師當會與主教商量,作特別個案處理。[4]

天主教堂雖然容許天主教徒跟非教徒結婚,但在天主教教義的〈婚姻聖事指南〉中,卻有以下指引:

婚姻是終身的愛情與忠信的盟約;若雙方均己領洗,婚姻同時又是一件聖事。婚姻在本質上兼具宗教意義和社會意義,教會和政府均極表重視,因此訂立了一些教友應遵守的規定。……6.聖教會不贊成宗教混合的婚姻;但在某種條件下,得容許之。同時司鐸應向有關的男女雙方解釋清楚這些條件。教友欲與一位已領洗的非天主教信友(例如基督教徒)結婚,必須徵得所屬堂區主任司鐸或行將舉行婚禮之聖堂之主任司鐸的准許。如果教友欲與一位未領洗人士(即教外人士)結婚,須獲得「信仰不同」婚姻無效限制的特別寬免。在特殊情形下,主教可豁免教會法定之儀式。[5]

在〈婚禮須知中〉,也有以下章則:

八、不同宗教信仰:

當天主教徒與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結婚,……教會要鄭重地提醒雙方:

a)他們的結合不可阻擋天主教一方繼續維持其信仰

b)也不可阻擋天主教一方將其信仰傳續給其子女。

    在進行婚前輔導時,聖職人員將代他們向教區申請寬免。在寬免同意書上,雙方表明清楚地瞭解以上所提的兩點。[6]

 

乙、             教牧同工參與婚禮之尺度

在教會紀律守則列明教牧同工參與信徒跟非信徒婚禮之規則不多。基督教宣道會香港區聯會(簡稱「宣道會」)對同工、長執和信徒參與非二人均為基督徒的婚禮有以下指引:[7]

1.     同工和長執不可主禮或參與禮序,信徒也不宜

2.     同工不宜出席或協助籌備婚姻,長執則能以個人身份出席和協助,其他信徒則二者皆可以

天主教的〈婚禮須知中〉,也有以下章則:

若天主教教友與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結婚,……若有非常重大的理由,……負責婚前輔導的聖職人員可以代當事人向教區請求寬免,婚禮的地點就不必在天主教的教堂舉行。但是應注意以下幾點:

a) 天主教一方應鄭重許諾:忠誠地保持天主教的信仰;

b) 婚禮應在莊嚴神聖的宗教場所,如教堂,會堂,聖殿內舉行;

c) 天主教的聖職人員可以去到對方的宗教場所參與或主持證婚儀式,但必須遵從天主教會所訂的"宗教合一與交談"的指導原則。[8]

丙、             對信徒在婚前婚後的幫助和處分

很多教會在紀律守則中列明信與未信者結婚需接受教會紀律。宣道會一向只在《宣道會手冊》(供教牧、執事用)列出該會有關婚姻的立場,但因著需要而在20009月的〈宣道牧函〉中公諸會眾。該會以林後六14和林前七39支持其立場「一個基督徒不應與一個不承認基督為個人救主的人結婚。」但在牧函中沒有對經文加以解釋。[9]在《宣道會會友手冊》第六部分中列明,與未信者結婚之信徒須接受紀律如下:

1)停止帶領性事奉。

2)二人感情成熟已論婚嫁期間,其中一方信主成為會友,教會體諒並容許他/她與未信者結婚;但婚後不能參與帶領性事奉,直至配偶信主為止。

3)會友與未信者結婚後,教會保持對新婚家庭的聯繫與關懷,引領二人參加與教會生活,協助會友帶領配偶信主。[10]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簡稱「播道會」)之〈教會紀律手冊〉中表明與未信者結婚的信徒需要接受紀律。其聖經基礎是林後六14(雖然這是一般性原則,但婚姻是極深入的聯合,應被包括在內);弗五22-33(婚姻是二人具有一玫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的聯合);瑪二11和尼十三26-27(神在舊約多次責備以色列人與拜別神的女子結合)和林前七39(若再婚也要跟主內的人)。而處理方法如下:[11]

1.     停止帶領性事奉一年或以上。

2.     教會應保持對新婚家庭的關懷,引領二人參與教會,協助信徒帶領配偶信主。

3.     教會不舉薦二人在教堂舉行婚禮。

此項紀律是眾多紀律中唯一不用停聖餐的紀律,表示教會不認為信徒若跟未信者結婚會同時破壞與神和與人的關係。[12]

香港浸信宣道聯會主要以林後六14;弗五22-23;瑪二11-12和林前七39作理據,認為信與不信結合肯定是神所不喜悅的,因此要接受教會紀律。方案是:「停止帶領性事奉,直至配偶信主。」其他指引是「教會應保持對新婚家庭的聯繫,引領二人參與教會生活,協助會友帶領配偶信主,而非排斥二人。[13]

小結:從香港較大的宗派在信與不信的婚禮事宜的處理上,是偏向不贊同信與不信者結婚的。即使是容許,也是當作個別個案處理。

 

3.         從文化角度探討:中國人的婚姻觀

中國人對家庭觀念很重視。孟子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雖然隨著教育的普及和社會形態的轉變,廿一世紀的中國人對婚姻生子等觀念已開放了不少,例如很少人再接受由父母安排婚姻大事,又或同居的風氣越來越盛行。但一般父母對子女仍抱著「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期望,並希望他們生兒育女,延續家族命脈。這也是重視家庭的年青人的人生目標之一。

現代多了「寧可同居也不願結婚」者的原因,很多都是成長於破碎家庭,又或是家庭成員關係不和諧,以致對婚姻失去信心。但成長於健康家庭的人一般都渴望擁有美滿的婚姻和自己的家庭。特別是女孩子,除非她對婚姻有恐懼或喜歡個人自由自在,否則都渴望有一個能照顧自己,並能共渡一生的伴侶。

此外,由於中國是以男性作主導的民族,因此傳統中國人有「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觀。雖然因著教育普及,令女性的學歷不斷提高,甚至香港女性在事業發展上更與男性不相伯仲,加上生活指數不斷上漲(例如在香港,一個家庭最大的開支在住屋和家居雜費上,雙職家庭是很普遍的),已沒有「男主外,女主內」的論調。但在擇偶條件方面,「男尊女卑」的傾向仍為主流。男性的自尊心來自有能力照顧家庭;女性的安全感來自擁有事業有成和顧家的丈夫。雖然隨著時代的轉變,男女年齡不再是一個大問題,不少女性開始接納丈夫年紀比自己小,但對方的成熟度卻仍是一個重要因素,而且很難期望現代女性會為結婚而放棄職業。因此,擁有高學歷和高薪厚職的女性,實在不易找到自覺合適的對象。

 

4.         從牧養角度探討

現今信徒在處理婚姻事宜上遇到最大的難題是「女多男少」。跟據宣道會於2002年向屬下各堂會所作的問卷調查顯示,全體會眾的男女比例大約是3.5:6.5。若按年齡組別細分,35歲或以下的比例較近一點,有4:6,但35歲以上的信徒則男女比例差別較大。當中喪偶或離婚而留在教會者,調查樣本中只有3位男性,卻有55位女性。[14]

另外,報告顯示女性的學歷和職業地位提高,以至擇偶的要求也相對提高,從而成為一個限制。根據宣道會的調查發現,達到大專學歷或以上的信徒有53.1%,遠比社會人口比例高。在30歲以上的組別,弟兄的比例較高;但在30歲或以下的組別,姊妹已迎頭趕上,越年輕的更超出越多。[15]由此可推測將來會有更多姊妹更難找到合適的對象。

在未婚者當中,22-25歲組別之女性較憧憬婚姻。但由26歲開始,打算獨身的未婚女性比男性高,而26-50歲的未婚者中,女性更平均比男性高出一倍。在考慮獨身的原因中,因為「一直未遇上合適對象」而選擇獨身的女性比例明顯比男性多。[16]即有些單身信徒不是不想結婚,而是被迫獨身。另外,凡35歲以上才懷孕的算為高齡產婦,年紀便成為一些渴望結婚生子的姊妹之壓力。

華人對婚姻的期望一向有男尊女卑的觀念,即使妻子比丈夫收入高,也不希望差距太遠,反而西方人較能接受女尊男卑的情況。曾有任職管理階層的女性表示,她選擇伴侶的條件是對方的職位和薪金要跟自己差不多,因為除了要承受親友的眼光外,也怕若相差太遠,連自己也會輕看對方。筆者當然不完全認同這個想法,但卻明白當一個條件較好的女性之生活素質已到了某一個水平,加上身邊的朋友都有一定的社會身份和地位時,便很難走回頭,下嫁一個生活條件一般的人。在她們心中,寧可捨棄某些內在素質如一致信仰或品格,也不願放棄現有的生活。客觀而言,二人學歷和生活背景差距太遠也會帶來溝通和處事的問題。我們由此可推測年青一代的姊妹,若要在本地覓得符合條件的對象,難度會越來越高。何況一般信徒在辦公室的時間比在教會的事間還要長,在朝夕相對的情況下,他們與非信徒發展感情的機會很大。

單身姊妹除了要面對生理問題外,也要處理負面的情緒。她們即使生活得快樂,也有時會感到被遺棄,渴望擁有夫妻般的親密關係。當女性接近三十歲時,更會對結婚有強烈的慾望,因為身邊不少朋友已婚和有小孩。加上面對父母和親友的追問,壓力自然加增。[17]有時候單身基督徒會覺得自己是不完全的。一方面社會結構建立在婚姻和家庭的基礎上;另一方面聖經的第一卷便以「耶和華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作為描述神設立婚姻的開始,並處處強調家庭關係的重要,有信徒便以為「結婚才是神的計劃」,又或「除非我結婚,否則我感到不完全」。[18]因而認為跟未信者結婚比不能結婚好。

 

5.         從聖經角度探討

甲、             創世記二章18-25節:夫妻關係的特質

創世記二章18-25節記載了上帝為亞當造配偶的片段,讓我們了解夫妻關係的特質。

首先,我們看見阿當和夏娃的婚姻是由神提出和作主動的。二人的結合並不是阿當覺得有此需要而向神要求一個配偶,而是神認為亞當獨居不好而為他預備一個配偶,並帶到他的面前。這裡並非表示獨身是「不好」,而是對亞當而言(原文指明某一個人,跟節25的普遍婚姻原則不同)獨身不能發揮其功能。

第二,夫妻關係親密而微妙。神取下亞當的肋骨做配偶,表示配偶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當神將夏娃領到亞當面前時,他不但認出那是自己的配偶,更以「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來形容對方,反映這是極親密的關係。

第三,當任何人進入婚姻時,最親密的關係便由父母轉移到配偶。值得留意的地方是有些譯本將「連合」一字翻成被動詞,顯出婚姻關係是由上帝將男女連結在一起。若參考馬太福音十九章4-6節和馬可福音十章6-9節,耶穌更清楚表明夫妻是由神所配合的,所以不能隨便分開(當時討論休妻的問題)。

「二人成為一體」最基本的解釋是「肉體的結合」。保羅在林前六15-20說到若跟娼妓苟合,就是與她成為一體,藉以勸勉信徒要逃避淫行。對於一般夫婦來說,婚姻中的二人成為一體是「身心的連合」,除了性關係外,二人在思想和情感上也要共融。至於基督徒夫婦,則是「身心靈的結合」,因為二者除了在身心共融外,更同信一主,同受一聖靈,同歸入基督的身體(弗四4-6)。由此可見,基督徒夫婦比一般夫婦有更密切的結合。

 

乙、             申命記六章4-9節;馬太福音廿二章37-40節:最大的誡命

申命記六章4-9節是以色列人很重視的誡命,他們稱之為 “Shema”,世世代代都謹守遵行直到如今,甚至刻在他們的門檻上。上帝吩咐祂的子民「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歷史告訴他們愛神和違背神之人的不同結果。但這段經文不只適用於舊約年代和猶太人,因為在新約時代,耶穌重提這是最重要的誡命。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倣,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太廿二37-40[19] 因此現代信徒也當竭力實踐這誡命。

聖經以「愛神愛人」作為基督徒行事為人的準則。耶穌引用該段經文時,在舊約「愛神」的基礎上發展,強調「愛人」也是相當重要的。但在優先次序上,我們不能將對人的愛凌駕於對神的愛之上,否則那種「愛」可能會使我們陷入罪中,就如亞當愛妻子過於愛神,最後也犯罪。雖然有人認為信徒同樣可在婚姻中讓未信的伴侶經歷神的愛,使他歸主。但筆者只能說這是為人的軟弱找藉口。因為若按照聖經關於「愛人如己」的教導,基督徒應盡力讓所有未信者經歷主的愛,而不只是配偶。有時候當我們對異性產生好感時(特別認為對方也對自己有好感時),情感便一發不可收拾。即使對方並非基督徒,我們先會看見他最好的一面,也誤以為他的種種好處足以彌補二人信仰不同的缺憾。即使信徒在理智上知道應將神放在優先,但當雙方關係發展越深,人越難擺脫情感的駕馭而作出更合神心意的選擇。反之,當我們踏上戀愛和婚姻之路時,更應努力追求以「愛神」作為優先,好使我們處理親密關係時更貼近主的心意。

 

丙、             哥林多前書七章:論單身、獨身、已婚和再婚

保羅在本章回答了一些關於婚姻的問題。他說到婚姻的其中一個功能是防止淫亂。聖經正面回應人對性慾的渴求,建議單身者或喪偶者若禁止不住情慾的需要,不要強迫守獨身,「與其慾火攻心,不如嫁娶為妙。」(林前七9)若以防止淫亂為原則,一對信與未信的戀人若已有深厚的感情,並結婚的打算,教會則應幫助他們預備進入婚姻,而不是阻止他們結婚。但這只是被動的做法,並不表示跟信徒或非信徒結婚也沒有分別。教會應鼓勵年青人要克制情慾,以免走到不能自拔的一步。

保羅在第25-38節說到守獨身和已婚的問題。第26節提到教會正面對一些困難,以至保羅勸勉他們維持那時的婚姻狀況。第27-28節表示若未婚者嫁娶,可能會帶來一些肉體上的苦難,但保羅卻勸諭已婚的卻不要因苦難而離開配偶,因為那是主的命令。第29-31節跟末世觀有關,聖經提醒我們:婚姻在永恆的國度也會過去。馬可福音十二章記載耶穌回答有關復活的問題時,說到「人從死裡復活,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可十二25)可見結婚不是永恆的事,也不會為永生帶來任何價值,而不結婚也不會令永生有損。有些單身者覺得結婚比孤單一人好,因為有配偶的關愛。但聖經卻提醒我們已婚者也有其憂慮,因為要掛慮家庭的事和取悅配偶。保羅提醒信徒最重要是作合宜的事,對主忠誠。但有些未婚者未有好好地計算結婚的代價,以為結婚只是關注多一人,卻會忽略婚姻表示要參與在對方的家族和社交圈子裡,所以要關注的人和事加增數倍。若對方未信主,他的家人更不會體諒信徒為何要花時間和金錢在教會上,成為另一種壓力。打算跟未信者結婚的信徒應先考慮清楚。

對於以「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來勸勉信徒不應跟未信者結婚的說服力不太大,反而引用林前七39論再婚的經文更貼切「丈夫活著的時候,妻子是被約束的;丈夫若死了,妻子就可以自由,隨意再嫁,只是要嫁這在主裡面的人。」聖經勸導喪偶的信徒若要再婚,應跟主裡的人結婚。何況未婚的信徒,不是也應與主裡的人結合嗎?

 

丁、             哥林多後書六章14-15節:信和不信不要同負一軛

這段經文不是用來直接解釋婚姻的原則,而是勸諭信徒在處事原則、立場等不要跟隨不信者作不潔的事,因為他們是屬撒但的,而信徒則是屬神的。雖然經文不是直指婚姻,但有人認為因這是普遍性的屬靈原則,以至聖經沒有限定其應用範圍。若按字面解釋,經文好像只應用在工作上,但夫婦的合作比工作的合作要求還高,所以信徒不應隨便選擇跟未信者結婚。[20]

若留意節14的「相通」(koinwni,a),另一次在本書出現的在林後十三14:聖靈的「契通」(《新譯本》)。這種只有透過聖靈在其中才能作的相交,只有信徒之間才能領受,而跟非信徒則沒有這種契合。由此看來,若將經文視為一般性原則而套用在婚姻上,信與不信的人不能在靈裡合一,則未完全達到神藉著婚姻使二人成為一體的美意。雖然這在實際上不是不可行,但卻不是最好的。

 

戊、             以弗所書五章22-33節:以基督和教會的關係來比喻夫妻關係

有教會用以弗所書五章中以基督和教會的關係比喻夫妻關係,來反對信徒和非信徒結婚。[21]筆者覺得這是有點牽強的。因為該段經文是指出得救的人在行事待人方面應顯出新生的樣式(五8),當中包括如何對待配偶。基督徒要以神和教會關係中的「愛」和「順服」來應用在夫妻關係中。雖然這段經文不是直接反對信和不信者結婚,但按經文內容而言,神對信徒的婚姻卻有特別的心意。祂希望基督徒透過婚姻來更體會基督與教會的關係,包括救贖、順服、愛、捨己和基督和信徒聯合的奧秘。當然,對於一些結婚後才信主的人,他們因著信主而從婚姻領受更豐富的意義,比信主前的婚姻關係能再進一步;但對於未婚的信徒,若跟未信者結婚便只能獨個兒體會那些意義,更因為對方是未信者而未能全面體會那些奧秘。既然如此,何不作一個更美的選擇,以至與信主的配偶同步領會和經驗從神而來的祝福。

 

6.         從神學角度探討

甲、             創造觀:

婚姻是一個在創造裡已設立的制度。神設立婚姻的原因大致如下:[22]

1)     那人獨居不好;

2)     要夫婦共享及管理居住的地方;

3)     要夫婦在婚姻關係中滿足對方生理上的要求;

4)     要夫婦共同繁殖後代;

5)     要夫婦互補不足,彼此幫助作伴。

雖然婚姻是屬普世的制度,不單是基督徒所有。但對基督徒來說,婚姻卻不只是世俗的事情,而是「向人表示基督與教會之奧妙聯合」。[23]按著神創造人的生理構造,所有人都有性特質和愛與被愛的渴求,因此所有人也可以進入婚姻關係中。另外,神給人有處理人際關係的能力,也有理性和感情判斷那人適合作自己的伴侶。人墮落前,未有信與不信的分別,也未有信與不信結婚而帶來的問題。但人墮落後,已失去完美的判斷力和處事能力。因此若人只靠己力選擇伴侶和處理婚姻,難免有錯誤的選擇和行動,結果為己為人帶來傷害。

從世上首對夫婦(亞當夏娃)的故事中,我們看見夫婦之間的影響力很大。上帝為亞當造配偶本是為了幫助他,但當夏娃受引誘吃了分辨善惡樹的果子後,她將自己眼中的好東西與丈夫分享,卻成為丈夫的禍害。而亞當選擇順從了妻子,卻違背了神的命令,結果二人一同犯罪,人類從此墮落。由此可見,配偶的影響力是很大的,甚至會取代神而成為我們生命的主導者。在現實處境上,有不少信徒受了未信的配偶影響而遠離神;即使夫婦同是基督徒,若兩人的心志不同,也會影響其中一方的事奉。隨著社會對性道德的標準越來越越開放,不少未信者都接受婚前性行為。雖然教會很努力教導信徒要持守這條道德界線,但在不信的伴侶之影響下,信徒敵不過試探發生婚前性行為也並非罕見的事。即或不然,如未信一方在婚前曾與其他人發生性關係而又未悔改認罪,信徒也被迫落入一段聖潔受破壞的婚姻中。這是很可惜的。

 

乙、             救贖觀:

在天特會議中,婚姻被視為聖禮。受了洗的配偶依據規定的祝聖文舉行婚禮,便造成了不能解除的連繫。奧古斯丁認為基督徒的婚姻不能解除因為聖禮的連繫(sacramental bond),婚姻上印記了基督對他的子民永不解除的連繫。[24]但從聖禮方面理解婚姻,可能令人誤以為只有透過婚姻,才能領會基督對教會的愛的奧秘,獨身因而變成次等。更正教只承認兩個聖禮-洗禮和聖餐禮。由於婚姻不是救贖的記號,因此婚禮也不被視為聖禮。雖然婚禮在表面上與救贖無關,但在實際的基督教婚禮禮儀上,卻表現出基督徒的婚姻跟非信徒的婚姻有所不同。例如在婚禮中會強調上帝設立婚姻,並參與在二人的婚姻中。而大部份基督教堂亦以婚禮是神聖為理由,只接納兩個信徒才可在教堂內舉行婚禮。聖公會〈離婚及再婚資料冊(一)〉一文中有很好的提醒:

早期教會所關注的,不在婚禮的儀式,而是信眾的牧養問題:婚姻必須是『在主裡面』去經驗(林前七39),也就是說,結婚的兩人應持有相同的信仰,抱有共同的盼望,並藉著共同參與教會聖餐崇拜和在家中能夠共同禱告,而穩立基督徒方式的婚姻生活 (參Clement of Alexandria, Stromata 4.20; Tertullian, ad uxorem 2.9)。[25]

有些學者形容婚姻為「盟約」或「契約」,並認為在神的創造下,所有按照神的形象樣式被造的人也能在婚姻中實現盟約的愛。[26]在《公禱書》的婚禮禮文中,也用上了「約」一詞。[27]這詞強調了愛的主動,因互相喜悅而建立了兩人的關係,並有道德上的承諾,使婚姻在生活的轉變中仍得以保持牢固。[28]但另有學者認為婚姻的盟約性在於:(一)若有人違背婚盟,聖經視之為罪和不忠;(二)因上帝是盟約誓言的保證者,所以違背婚盟就是得罪上帝;(三)上帝是盟約的保證者,背約者會招致上帝的刑罰;(四)由於誓言是奉上帝的名才有效,因此須禁止與異教徒通婚。[29]甚至有學者認為「婚姻是在神聖召命下親暱契合的恆久排外的男女二性的盟約生活」,表示(一)婚姻是在上帝和見證人面前作出的;(二)婚姻是人體察到上帝的特殊召命和恩典而作出的回應;(三)婚姻是為男女二性存有實現身、心、靈契合的最高體現;(四)婚姻是二人委身作對方恆久的終身伴侶。[30]若按這標準來判斷,則夫妻同為基督徒的婚姻才算為盟約下的婚姻。而盟約婚姻則屬於救贖層面而非創造層面。

筆者在前文亦提及保羅在以弗所書五章用基督和教會的關係來比喻夫妻關係。葛倫斯認為保羅把婚姻從舊約的創造場景,提升到新約的救贖場景,以婚姻指向上帝和教會的聯繫。[31]在救贖下,神藉著婚姻讓我們學習愛和順服(包括祂和配偶)。但祂卻不會因測試我們對祂的順服,而勉強我們跟一個不喜歡的基督徒結婚。

 

7.         倫理判斷:

甲、             軟弱還是違抗神的誡命?

不能與未信者結婚是神絕對的禁誡嗎?還是情有可原的人性軟弱?若是前者,教會必須堅決禁止,並對違者施予紀律處分,但也要事後幫助其重建屬靈生命;若是後者,則要接納,並加以指導。基督徒雖然知道要拒絕罪惡,但卻仍會犯罪。若神要擊殺所有犯罪的人,世上所有人都不能超生,因為人犯罪是人在墮落後的本性。聖經說明罪有等級之分,有「至於死的罪」和「不至於死的罪」(約壹五16-17)所有基督徒都是因信而稱義,卻不是因信而不犯罪,因此「復和」與「永生」都是神賜下的恩典。在決定怎樣處理信徒與未信者結婚事宜前,我們先要判斷這事的嚴重性是一般的人性軟弱,還是褻瀆神和縱容罪惡。

事實上,信與不信的結合不能完全歸咎於教會「女多男少」的現況。因為即使弟兄也有些會跟非信徒拍拖結婚,所以這不是供求問題。有社會學者認為這是愛情本質的問題。愛情往往是卻拒還迎的,是超越理智範圍的東西。基里爾.瓦西列夫指出「根據社會學的材料,我們可以肯定,比較持久的愛情並不是從友誼開始的愛情」,[32]因為不同性格的人有不同的愛情模式。有人認為有相同或相近的價值觀是最理想的關係,但沒有相同信仰的人也能互相愛護和支持,就如基督徒在不信的家人中也能實踐愛,能一起實踐愛比有相同信仰價值更高。[33]

筆者不會反對在人際關係中,除信仰以外也有其他重要的元素。但對於基督徒來說,聖經早已提醒我們──天父會將好東西給祂的兒女;「順服神」也是我們生活原則中的優先。雖然很多基督徒都知道神愛我們,也知道選擇信主的人作為配偶才是在神眼中看為「最好的」,但我們卻往往沒耐性等候那「最好的」出現,又或害怕那人永遠也不會出現。結果便先抓著一個「不錯的」,然後說服自己:「對方將來或會信主,由『不錯』提昇為『最好』那位!」我們在接近絕望的處境中,總希望抓著一些安全,但往往後果不是我們能計算的。

對於已跟未信者拍拖或結婚的信徒,在沒有犯上道德性的罪之情況下,筆者會視之為人的信心軟弱而非違抗神的誡命。神有恩典和憐憫,祂體恤人的軟弱,容許我們有犯錯的空間。但祂不會視而不見,卻會在錯誤中引導我們走回正路上。每一個基督徒一生都在學習順服的功課。既然神有這種胸襟,教會也當有這種胸襟。這不代表教會能放下教導信徒順服神或維持教會秩序的責任,只是教會應在勸諭和接納軟弱的弟兄姊妹上作用平衡,用合宜的態度待人處事。

 

乙、             信徒責任還是教會責任?

由於結婚對象是個人的選擇,因此婚姻也是個人責任,這是一個不容異議的事實。沒有人能保證跟基督徒結婚一定有美滿的婚姻,又或能肯定跟未信者結婚必然不會有好結果。因為婚姻是神為所有人所設立的,所以最基本的關鍵是夫婦如何處理婚姻關係,而不是信仰問題。結婚與否也不會影響人的得救。信主年日較短或對聖經認識不深的信徒,在戀愛婚姻事宜上未必會注意信與不信的問題,因此一般在決定結婚後,才發覺兩人信仰不同會帶來一些困難,這是較被動的;但對於信主年日較長的信徒,他們已知道聖經的勸告,最後仍選擇與未信者結婚的原因很多,牧者在提點時一般都會告訴信徒:「作這決定可能要付更大代價。」比較之下,第二類信徒的個人責任或會比前者大一點。

越年長的信徒的戀愛通常都朝向婚姻,他們與未信的異性約會有很大機會愛上對方。雖然知道跟未信者結婚要付很大代價,也不是最合神心意的選擇,但又怕失去這機會後便不再有機會。[34]很多人最後都被情感所勝,便與未信者結婚。他們未必沒有考慮信仰,只是不能估計對方在拍拖時對信仰的開放是出自真心還是假意。有不少例子是未信的配偶在婚前不會阻撓伴侶返教會,甚至表示有興趣,但婚後卻原形畢露,不但對配偶返教會有所埋怨,甚至不許對方帶子女返教會。即使不至於那麼極端,信徒婚後有時候因要陪伴配偶的家人,而犧牲敬拜主的時間。當配偶遲遲都未信主時,心中總有些遺憾。這些例子並不罕見,也是信徒個人選擇要承擔的風險。

那教會在信徒之婚姻上承擔什麼責任呢?是教導、引導和輔導的責任。教會時常為單身信徒與未信者結婚而著緊,動機是擔心信徒的婚姻生活出現問題,這是出於善意和絕對正確的。但很奇怪,很多人只會在弟兄姊妹宣佈與未信者結婚那一刻才著緊這事,卻在他們拍拖前後缺少持續的引導和關顧。在教導方面,有關聖經的婚姻觀多在團契或主日學內才提及,而講壇信息卻較少。對於一些只參與崇拜的信徒,便不會堅持必須找基督徒成為伴侶。而在內容方面,聖經並沒有對一般人有獨身的要求,那只是少數信徒的獨特恩賜,因此教會不應隨便勸弟兄姊妹守獨身,反應更應鼓勵單身者多為婚姻禱告,求主引領。[35]在引導方面,牧者和導師需要更主動關心正在拍拖或對異性產生興趣的信徒。坦白說,這是不容易的事,因為所付出的時間和心力絕不少,所以願意作長期關懷者的人不多。但既然婚姻對每個人的影響深遠,我們又豈能輕忽?輔導方面,單身信徒在心裡可能對神有很多疑問,又或因為他們對婚姻的信心不足而不願冒險,有些可能在性方面有犯罪的思想和行為。教會若不積極處理單身信徒對婚姻有憧憬的問題,則預計有更多問題出現,如獨身者面對性試探、更多信與不信者結婚、異地情緣、不育、離婚再婚等問題。

丙、             信與不信者之婚姻會否得到神的祝福?

有一個基督徒已離婚的基督徒,前妻也是基督徒,但兩人之婚姻破裂,最後離婚收場。這人雖然繼續返教會,但離婚至今數年裡,仍不斷在教會被質疑信仰和受譴責。及後他跟一名信別教的女子拍拖,對方尊重這人的信仰,沒有攔阻他讀經祈禱,也沒有要求他參與其他宗教儀式,雙方感情穩定。在感受而言,他說出了很重要的兩點。一)即使結婚對象是「基督徒」,也不等於有美滿的婚姻。二)跟「非基督徒」拍拖,即使對方不一定會對自己的信仰有負面的影響,然而心靈不能有很好的互動和共鳴,卻是一種遺憾。但他心裡有一疑問:「是否一定要等到未信者信主了,他們的婚姻才可以被祝福?」[36]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為神若祝福信和不信的婚姻,則教會不應禁止。但在另一角度想,即使神祝福這種婚姻,是否就等於這是神眼中最好的婚姻,而牧者要鼓勵信徒追求這種婚姻,如同跟基督徒結婚一樣?

回應那人的牧者以永恆的角度回應這問題。神以永遠的愛愛人,也賜與凡信主的人有永生。婚姻關係雖然不會在永恆中延續(參太廿二30),但真心愛配偶的人總希望對方能同享永遠的福樂,同得永恆的生命。若與非信徒結婚,當對方離世前仍未信主,即使雙方很恩愛,該信徒則要承受與配偶永恆離別之苦。既然信主的夫婦也會因價值觀不同或固執,而拒絕聖經有關夫婦要愛和順服的教導,何況非信徒呢?[37]

筆者認為大家先要弄清楚受祝福的對象。從聖經而言,似乎神要祝福的是人,而不是婚姻。特別在舊約的果報神學裡,顯示了凡遵行神的話之人,都會蒙神賜福;凡違背神的話之人,都會受懲罰,但懲罰的目的仍是神的愛,希望使人悔改回轉。至於祝福和懲罰的形式則不一定發生在現世。若以這角度來理解婚姻,便能解釋為什麼兩個基督徒的婚姻也有破裂的機會,而非信徒也可能有幸福的婚姻(但這裡所說的「幸福」只限於今生)。婚姻是神所設立的,所有願意拒絕在婚姻以外有性關係,而願意跟伴侶進入婚姻關係、委身對方的人(無論是否信徒),在這個層面必會獲得神的祝福,因為他們按神的心意而行。但在婚姻中,夫婦還有很多東西要協調,例如要不斷學習捨己、愛對方如自己、順服等。夫妻關係不和諧,甚至破裂,不是在於當中有多少個基督徒,而是有否履行婚姻的承諾。對於基督徒來說,我們相信神,並以祂的話作為生活的準則,則有更大的動力幫助我們堅守這份承諾;而非信徒只會按個人判斷和喜好而行,若他對基督教有反感或不認同神的存在,他一定不會認同信主一方的某些價值觀,這會成為婚姻的障礙。當婚姻中有不能妥協的地方,一觸碰便會引起不快。

至於永生的問題,信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沒有永生,這是基督徒必然相信的事實。痛苦是錯誤選擇的代價。當你選擇一個不信者成為拍拖或結婚對象,也會面對某些痛苦:你若要跟隨主的心意而行,你和對方都要承受分手的痛苦。但你若不願捨棄而跟對方結婚,愛主的人可能心中會有一些罪疚感,直至對方信主才能釋懷;但若對方最終不信主,將來面對與配偶終極的別離的痛苦更大。另外,配偶很有可能會取代了上帝的位置,最差的結果是令信主一方都離開了神,連永生也失落了。[38]因此,即使視與不信者結婚為信徒的軟弱,我們也不能低估其影響性。

 

8.         牧養建議

甲、             對未婚信徒:婚前教導勝於婚後輔導

對未拍拖的信徒,牧者和導師要加倍努力教導他們如何選擇合適的伴侶,更要鼓勵他們當感到對拍拖有憧憬時,要將這事時常放在禱告中,求主為他們預備信主的對象,並能勝過試探。所謂「預防勝於治療」,這樣做不但使他們免受不必要的心靈傷害,也能為社會多添健康的婚姻。牧者要幫助信徒破除一些錯誤的婚姻觀。例如有些不滿足於單身生活的信徒以為婚姻能使他們滿足,但事實卻不是。那些認為缺乏異性的愛和性便是不完全的信徒,往往在婚後也不會感到滿足。原因是他們不能享受在人生不同的階段中,神為他們所預備的豐盛。即使婚後,配偶也有機會不在自己身邊。反而一個能懂得獨處的人,更能適應和享受婚姻生活。

很多牧者和導師都鼓勵信徒在拍拖之先,要更多親近神。一方面使自己更能明白神的心意,懂得分辨何謂好、何謂不好;另一方面,愛主的人自然會散發基督的香氣,令人願意親近他。但由於愛情是感情過於理性的事,因此不斷重複教導是重要的。雖然「知識」的影響力不太大,但希望那些已在腦海的知識,在信徒作選擇時能喚起最後的提醒。另外,雖然教導青少年是重要的,但也不要忽略職青的信徒。因為他們才是面對婚姻抉擇的一群,而其中有不少信徒長大後才信主,因而缺乏戀愛婚姻的教導。牧者更應重視重複教導的責任。

在處理信徒已跟非信徒拍拖的事宜上,除非信徒覺得在感情上遇到困難,否則大部分教會都不會立刻要求他終止感情。以免為二人帶來傷害,令信徒離開教會,又或令未信一方對基督教感到反感,反而為他信主多添一個障礙。站在愛的立場來想,牧者可多行一步,主動為二人提供戀愛輔導,使信徒感到被關顧,也在過程中讓二人都明白戀愛和婚姻的真正意義和男女雙方的應有界線。這不單能為二人有更健康的戀愛關係鋪路,也令未信者更了解福音和聖經原則的好處,並對教會有多一些了解。當然,要切切地為未信一方祈禱,希望他能接受福音,也為信徒能逃避和勝過情慾的試探而禱告。

雖然筆者建議視信和不信者結婚為軟弱而不是大罪,在卻建議牧者在戀愛輔導或婚前輔導時,要特別留意二人有沒有進行婚前性行為,因為在上帝眼中,這才是更明顯的罪。對於非基督徒來說,現今的尺度實在很開放。若二人不幸地被情慾試探所勝,這更是要花心力處理的事情。

 

乙、             對已婚信徒:關心勝於指責;處理勝於處分

筆者曾聽聞不少例子,說到有教會弟兄姊妹以敵視的態度對待與未信者結婚之信徒,令當時人感到十分難堪。雖然有時候是信徒的個人看法,但有時候卻是教會對信徒跟非信徒結婚的回應,直接影響其他信徒對當事人的眼光。即使信徒選擇跟未信者結婚是他的軟弱,教會若在信與不信者的婚姻事宜上處理不當,也會造成信徒和教會的傷害,甚至令該信徒離開教會。[39]

我們最常犯的毛病是多批評,少幫助;又或是先責備,後了解。不少當時人經過多番掙扎後,才有勇氣將跟未信者拍拖或預備結婚之事告訴弟兄姊妹,但卻立即受到責備和批評,以致心灰意冷,離開教會。另外,有些教會對與未信者結婚的信徒會執行教會紀律。輕則停止事奉,重則革除會籍。若按上文的分析,與未信者結婚似乎未至於相等犯姦淫那類重罪,革除會籍不單不能令人悔改,更會增加夫婦對教會的忿恨。特別亞洲人非常著重面子,所謂「好馬不吃回頭草」,被嚴重處分或公開認罪的信徒,大部分都不選擇留在原來的教會。

聖經對執行教會紀律有一般指引。我們也需要明白紀律的目的是維持教會秩序和糾正犯錯的人,而不是定他們的罪。唯有上帝才有權柄的公義的標準去審判人。教會以不能再作美好榜樣為理由,而停止該信徒的帶領性事奉,這是筆者能明白的。但當教會要求直至信徒的配偶信主才能恢復帶領性事奉,會令其他信徒覺得在那人之配偶未信主前,便等於還未悔改。這是很弊的事!因此,筆者建議教會將恢復帶領性事奉和悔改的標準分別而論。若認同這是軟弱而非道德上的罪,更不應公開責備,甚至避免用「處分」一類字眼來對待該信徒。有些學者和教會紀律守則都提到一點:紀律後的關懷是很重要的。[40]教牧很容易因著教會事務繁忙而漸漸忘記關心信徒和其配偶。唯有以人的愛心配合神的恩典,才是挽回犯罪者和未信者之最有效方法。

 

丙、             對期待結婚的單身信徒:協助他們尋找合適的伴侶

教會對青少年事工、職青事工或家庭事工都有所關注,唯獨不多教會或牧者會關注單身信徒之戀愛和婚姻。但當單身信徒跟非信徒拍拖和結婚時,卻又會予以反對或責備。這是矛盾的事。對於廿一世紀的香港人而言,「媒人」看似只是舊社會才存在的角色,但事實上當代的「婚姻介紹所」、“Table for Six”和「網上友緣人」之類的交友活動,豈不是扮演「媒人」的角色。筆者認為既然不少信徒有這方面的需要,教會何不考慮提供這些協助?當然不能以「強迫性」的方式要求所有信徒的姻緣皆由牧者配搭,但教會卻可提供一些幫助。因為某些單身信徒在自己堂會遇不到合適對象,不代表別堂的信徒不適合。筆者知道有些宗派會為成年單身信徒舉辦聯合聚會,即使不一定有助信徒遇上適合的對象,也能擴闊單身信徒的社交圈子,這是不錯的嘗試。另外,由於香港高收入的年青未婚男士罕見,所以不少要到國內工作的職業女性,已轉向內地物色對象。相信這個趨勢在不久的將來也會成為教會要處理的問題。牧者也可考慮能否將之變為一種轉機,撮合中港兩地之信徒,為未婚信徒帶來新的出路。

此外,牧者可提供的另一種協助是單身信徒予以個別關心,以了解他對婚姻的期望。若某些單身信徒期待拍拖結婚,卻遲遲未有對象,牧者可了解是他的擇偶條件要求過高,還是他的某些言行舉止要作出改善。例如有些人比較內向或自我孤立;有些人不注重外表,有欠整潔;有些人喜歡搬弄是非,時常批評別人……牧者或弟兄姊妹可作出善意的提醒,以助信徒改善人際關係。對已跟非信徒拍拖的弟兄姊妹多加關顧,一方面引導他們在談婚論嫁階段前多作考慮,另一方面使他們增加對牧者的信任,當遇上困難時願意主動尋求幫助。當然,牧者不是婚姻介紹員,但關心信徒卻是份內責任。婚姻乃人生大事,相信這是信徒的靈命以外,牧者最需要關注的一環。

 

9.          書目

克爾編。王敬軒譯。《路德神學類編》。香港:道聲,1961

韋約翰著。羅燕明譯。《還我本性-衝破性罪的捆鎖》。香港:突破,1994

夏忠堅等編。《基督徒的婚姻觀-交友戀愛與夫妻倫理》。台北:新新生命,1984

茱迪.道格拉斯、凱薩林.隆恩著。古正民、游彩伶譯。《酸甜苦辣話單身》。台北:學園,1996

張子江。《每周一想-倫理.教會》。加拿大:加拿大基督教華僑佈道會董事會,2001

黃慧貞等編。《婦女經驗與婦女牧養》。香港: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2003

播道總會印刷。《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典章及則例》。香港:播道總會,2003

鄭健生。《性情男女》。香港:毅志,1997

鄭順佳。〈一雙情願──對婚姻的神學反省〉。《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34期。香港:中神,2003

戴威廉著。廖愛華譯。《另一半的選擇》。台北:大光,1983

薩拉著。文逢參譯。《瀟洒高飛-享受單身.活得逍遙》。香港:宣道,2003

羅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1992

 

網上資料:

香港浸信宣道聯會。〈教會紀律章程〉。下載自<http://www.mingtao.org/church_rules.html>。

張春申。〈婚姻聖事的延續:基督信徒的家庭〉。《神學論集》第五十二期。台北:光啟,1982。下載自<http://archive.hsscol.org.hk/Archive/periodical/ct/CT052g.doc>。

張國棟。〈信與不信的戀愛婚姻〉。下載自<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009.htm>。

黃俊傑。〈當代中國社會有關性、愛、婚姻與家庭的現象〉。《神學論集》第五十二期。台北:光啟,1982。下載自<http://archive.hsscol.org.hk/Archive/periodical/ct/CT052c.doc>。

黃惠賢。〈揭開難以啟齒的性——單身姊妹的止情絕慾〉。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下載自<www.hkwcc.org.hk/documents/Other_2006101237.pdf>。

網頁牧者。〈基督徒可否跟非信徒結婚呢〉。香港宣教會恩磐堂網頁。下載自<http://www.gracechurch.org.hk/articles/theology.php?20051007-077>。

網頁牧者。〈跟未信者結婚可以被祝福嗎?〉。香港宣教會恩磐堂網頁。下載自<http://www.gracechurch.org.hk/articles/love.php?20060128-011>。

林牧師。〈參加教堂婚禮的意義〉。香港宣教會恩磐堂網頁。下載自<http://www.gracechurch.org.hk/articles/pastor.php?20010708-170>。

徐濟時。〈香港福音派教會的婚姻與生育初探——有關宣道會會眾的一些研究〉。下載自<http://www.cmacuhk.org.hk/version3/mag/mag_invest_0603/Research0603.pdf>。

Arthur J. Bryant著。茹季坤譯。〈婚禮〉。下載自<http://www1.hkskh.org/index_ch.php?subaction=showfull&id=1413>。

香港聖公會牧養專責委員會離婚與再婚工作小組。〈離婚及再婚資料冊(一)〉。下載自<http://www1.hkskh.org/index_ch.php?subaction=showfull&id=1619>。

〈淺談天主教教義〉。下載自<http://www.chinesecatholic.org/read.htm#09>。

黃子。〈教會的紀律-舊約中的紀律大案〉。下載自<http://www.bridge.org.my/bridge/73-1.htm>。

神學及時事立場委員會。〈從宣道會看基督教與天主教的異同〉。《宣道牧函》第十四期,199812月。下載自<http://www.cmacuhk.org.hk/version3/mag/mag_letter_14/mag_letter_14a.htm>。

蘇穎智。〈情敵竟是上帝─有關信與不信的問題〉。《傳書》,19996月。下載自<http://www.ccmhk.org.hk/9906p5.htm>。

余正遠。〈離開教會背棄信仰的一群〉。《傳書》,200012月。下載自<http://www.ccmhk.org.hk/y2k12p1.htm>。

杜婉霞。〈怎樣怎樣才算是基督徒的戀愛態度〉。好好戀愛學堂堂主任日誌,200688日。下載自<http://www.goodlovemovement.org/blogs/archive/2006_08_08_goodlovemovement_archive.html>。

全威。〈梁家麟牧師纏清:聖經並沒有提倡「單身恩賜」〉。《基督新報》2007516日。下載自<http://www.gospelherald.ca/news/min_1092.htm>。

 



[1] 參<http://www.immd.gov.hk/chtml/bdmreg_4.1_list.htm>。

[2] 參香港教會網頁:<http://www.hkchurch.org/Search/ListByType.asp?Opt=WEDDING>。

[3] Arthur J. Bryant著,茹季坤譯:〈婚禮〉,下載自<http://www1.hkskh.org/index_ch.php?subaction=showfull&id=1413>。

[4] 同上。

[5] 〈淺談天主教教義〉,下載自<http://www.chinesecatholic.org/read.htm#09>。

[6] 同上。

[7] 神學及時事立場委員會:「從宣道會看基督教與天主教的異同」,〈宣道牧函〉第十四期,199812月,下載自<http://www.cmacuhk.org.hk/version3/mag/mag_letter_14/mag_letter_14e.htm>。

[8] 〈淺談天主教教義〉,下載自<http://www.chinesecatholic.org/read.htm#09>。

[9] 神學及時事立場委員會:「結婚-離婚-再婚」,〈宣道牧函〉第廿三期,20009月,下載自<http://www.cmacuhk.org.hk/version3/mag/mag_letter_23/mag_letter_23b.htm>。

[10] 神學及時事立場委員會:「從宣道會看基督教與天主教的異同」,下載自<http://www.cmacuhk.org.hk/version3/mag/mag_letter_14/mag_letter_14e.htm>。但有該會會友對此規則感到不滿,認為教會只關心未信者是否信主,而對同工、長執和會友的要求過於負面和狹隘,不但剝奪了當時人對實際處境之考慮,也缺乏人性味。參<http://members.tripod.com/nousweb/newpage13.htm>。

[11] 播道總會印刷:《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典章及則例》(香港:播道總會,2003),頁150-151

[12] 播道總會印刷:《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典章及則例》,頁138

[13] 在該會章則中,反而在不合聖經原則下墮胎者,停止帶領性事奉的期限為一年,相對之下,與未信者結婚的信徒受處分之期限則沒有上限。香港浸信宣道聯會:〈教會紀律章程〉,下載自<http://www.mingtao.org/church_rules.html>。

[14] 徐濟時:〈香港福音派教會的婚姻與生育初探—有關宣道會會眾的一些研究〉,頁2,下載自<http://www.cmacuhk.org.hk/version3/mag/mag_invest_0603/Research0603.pdf>。

[15] 徐濟時:〈香港福音派教會的婚姻與生育初探—有關宣道會會眾的一些研究〉,頁3,下載自<http://www.cmacuhk.org.hk/version3/mag/mag_invest_0603/Research0603.pdf>。

[16] 徐濟時:〈香港福音派教會的婚姻與生育初探—有關宣道會會眾的一些研究〉,頁5,下載自<http://www.cmacuhk.org.hk/version3/mag/mag_invest_0603/Research0603.pdf>。

[17] 茱迪.道格拉斯、凱薩林.隆恩著,古正民、游彩伶譯:《酸甜苦辣話單身》(台北:學園,1996),頁3-4

[18] 茱迪.道格拉斯、凱薩林.隆恩:《酸甜苦辣話單身》,頁12

[19] 另外在馬可福音十二章28-31節和路加福音十章27節也曾引用這段經文。

[20] 網頁牧者:〈基督徒可否跟非信徒結婚呢〉,香港宣教會恩磐堂網頁,下載自<http://www.gracechurch.org.hk/articles/theology.php?20051007-077>。

[21] 香港浸信宣道聯會:〈教會紀律章程〉,下載自<http://www.mingtao.org/church_rules.html>。

[22] 張子江:《每周一想-倫理.教會》(加拿大:加拿大基督教華僑佈道會董事會,2001),頁81

[23] 香港聖公會牧養專責委員會離婚與再婚工作小組:〈離婚及再婚資料冊(一)〉,下載自<http://www1.hkskh.org/index_ch.php?subaction=showfull&id=1619>。

[24] 香港聖公會牧養專責委員會離婚與再婚工作小組:〈離婚及再婚資料冊(一)〉,下載自<http://www1.hkskh.org/index_ch.php?subaction=showfull&id=1619>。

[25] 香港聖公會牧養專責委員會離婚與再婚工作小組:〈離婚及再婚資料冊(一)〉,下載自<http://www1.hkskh.org/index_ch.php?subaction=showfull&id=1619>。

[26] Ray S. Anderson and Dennis B. Guernsey, On Being Family: A Social Theology of the Famil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5), 90. 引自鄭順佳:〈一雙情願──對婚姻的神學反省〉,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34期(香港:中神,2003),頁152

[27] 見《公禱書》頁439

[28] 香港聖公會牧養專責委員會離婚與再婚工作小組:〈離婚及再婚資料冊(一)〉,下載自<http://www1.hkskh.org/index_ch.php?subaction=showfull&id=1619>。

[29] 鄭順佳:〈一雙情願〉,頁155

[30] 鄭順佳:〈一雙情願〉,頁152-163

[31] Stanley Grenz, Sexual Ethics: An Evangelical Perspective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7), 63. 弔自鄭順佳:〈一雙情願〉,頁156

[32] 瓦西列夫:《愛情哲學》(北京:北京工人出版社,1987),頁188-189。引自鄭健生:《性情男女》(香港:毅志,1997),頁29

[33] 鄭健生:《性情男女》,頁31

[34] 張子江:《每周一想-倫理.教會》(加拿大:加拿大基督教華僑佈道會董事會,2001),頁78

[35] 全威:〈梁家麟牧師纏清:聖經並沒有提倡「單身恩賜」〉,《基督新報》2007516,下載自<http://www.gospelherald.ca/news/min_1092.htm>。

[36] 網頁牧者:〈跟未信者結婚可以被祝福嗎?〉,香港宣教會恩磐堂網頁,下載自<http://www.gracechurch.org.hk/articles/love.php?20060128-011>。

[37] 同上。

[38] 戴威廉認為若與未信主的人結婚,對方會阻礙信徒過真正的敬虔生活;若是全時間服事主的人,要找一個有美好靈性的伴侶同心事奉主;至於宣教士,更要找有宣教心志的信徒,否則對方會勸你離開宣教工場。戴威廉著,廖愛華譯:《另一半的選擇》(台北:大光,1983),頁28

[39] 余正遠:〈離開教會背棄信仰的一群〉,《傳書》,200012月,下載自<http://www.ccmhk.org.hk/y2k12p1.htm>。

[40] 黃子。〈教會的紀律-舊約中的紀律大案〉。下載自<http://www.bridge.org.my/bridge/7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