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微中的真情

——从《腓利门书》看保罗的教牧情怀

庄成举

2013-09-10

〈从保罗事奉生命看神学与牧养〉作業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成举神學網站

 

 

一、引言

    提到使徒保罗,我们大多会想到他异象明确,为要得着基督而抛弃万有,视之为粪土,坚定地委身基督,校法跟随;想到他不辞千辛万苦,历经三次波澜壮阔的宣教旅程,将福音传到地极之壮举;想到他丰富的书信,为基督教的信仰和实践留下了宝贵的神学遗产与生活教训。总之,保罗给我们留下的是一个目标坚定,为实现福音大使命而大刀阔斧,奋不顾身,勇往向前的福音斗士的形象。然而,在这样的一位铁骨铮铮,胸怀神国壮志,一心专注于宣教使命的勇士里面,其内心深处却涌动着慈悲、怜悯、仁爱而谦卑的牧者心怀。他博大的内心所牵挂的不仅仅是宏伟的宣教使命,他也深深地怜悯、顾惜那些卑微、软弱的人——哪怕是一个逃亡的奴隶。他的事工不仅深刻地塑造着人们的内心属灵生命,而且对当时及未来社会的进步与世界的变革也产生了深远影响。一个小小奴隶阿尼西母被永久地记录在圣经里,一封短短的私人书信《腓利门书》被收纳入正典中,这里面蕴藏着神何等奇妙的启示,要让我们从那些极细微之处去感悟、去触摸保罗那何等怜爱的牧者真情。

一、一个逃亡奴仆的命运,一个狱中使徒的牵挂

大多数评注家都相信《腓利门书》是保罗所写。[1] 按照教会一贯传统,保罗当时在罗马坐牢,这是他的四封监狱书信之一,时为主后60-61年。[2] 本书信是保罗写给一位名叫阿尼西母的奴隶的主人腓利门的,阿尼西母逃跑“离开”(门15)了他的主人,很可能他偷走了他主人什么东西,(门18-19保罗提及“8他若亏负你,或欠你什么,都归在我的账上,19我必偿还。”)。在当时的奴隶制度下,阿尼西母是违反了法律的。信的主旨是为逃走的奴隶阿尼西母恳请主人腓利门以主内弟兄的身份宽恕并接纳他回家。[3]

在当时的社会中,一个奴隶是什么样的社会地位,一个逃亡的奴隶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了解这个问题有助于我们理解保罗为什么要写这封书信。“那时奴仆并不算是一个人;他只被当作一件活的工具。主人有绝对的权利对待他的奴隶……倘若他们偷窃或逃跑,主人可以用烙铁在他们的前额烙印,或者当主人觉得无可矫正时,甚至可以把他们钉十字架杀死”。[4]“奴仆被视为主人的财产……就当时法律来说,主人对逃走的奴仆,有权作严厉的惩罚,可以监禁、鞭打、甚至处死。”[5] 保罗深知这种情况已根深蒂固地存在于当时罗马帝国的社会生活中。所以,逃跑的阿尼西母要回到主人的身边,可能招至极大的危险。

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是当我们把镜头拉近,聚焦在阿尼西母一个人身上时所看到的情况。然而,当我们从保罗整个宣教事工的大背景来观察的时候,我们看到阿尼西母其实本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物了。在当时社会背景下,没有比一个逃亡奴隶更渺小的人物了。“基督时代,奴隶占古代雅典人口总数的75%,占罗马人口的半数以上。”[6] 身为耶稣所特别拣选作外邦人使徒的保罗,肩负着将福音传向地极的大使命,他心中也时刻刻画着这幅壮丽的蓝图。他有太多的大事要去处理,要去思想。除了建立教会,还有牧养教会,建立神学,解决教会内、外各种棘手的纷争和事端,等等。可以说,保罗有太多太多重要的大事要做,而且这些事都是与其福音的宏伟目标息息相关的。然而,我们看到,保罗在向着目标大步迈进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专门地,细心地处理阿尼西母的问题,因为阿尼西母此刻有真正的需要。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大卫的身上。撒上301-20讲到大卫追赶亚马力人的途中遇到了一个因患病被亚马力人撇弃的埃及奴仆。这个人与大卫的目标本来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如果要停下来处理他的问题,就会延误大卫的进程。可我们看到,大卫也同样停了下来,专门来处理这个奴仆的需要。主耶稣更是如此,他虽时刻不忘他的使命,但却从不会因为自己的计划而忽略身边那些有真正需要的人。他总是停下匆匆的脚步,来专门处理这些问题----患血漏病的女人,问道的尼哥底母,想看耶稣的撒该,等等。

在保罗、大卫和主耶稣的身上我们看到,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远比我们做什么样的事更为重要。“Ones being is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his doing.[7] 如果我们是一个慈悲、怜悯、有同情心的人,就不会忽略神放在我们身边的那些有需要的人,即使有时他们看上去是微不足道的。保罗就是这样的人。虽然他胸怀大志,行动不止,但却不会因此而忽略那些“小人物”的需要,象阿尼西母、亚居拉、百基拉……在这些细微之处足见那份慈爱的真情。

在我们的事工之中,我们是否只是专注于我们手里的所谓大事,而没有看到身边的那些有真正需要的人呢?

二、保罗称他是“我心上的人”

虽然《使徒行传》和保罗书信都没有确切地告诉我们保罗是如何领阿尼西母信主的,阿尼西母在保罗的福音事工上提供了如何的服侍,以及他在保罗狱中生活中提供了怎样的帮助,以至于保罗要这样苦心地为他写一封“保荐信”。但是,从这封信的字里行间,我们却可以触摸到这位牧者对一个奴仆的奇妙心肠。

1、“我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

在保罗的心中,他如何看待自己与所传福音的人之间的关系呢?一个非常突出而特别的观念是,他将他们看作自己在基督里用福音所生的属灵儿女。例如,他称提摩太为“因信主作我真儿子的提摩太。”(提前1:2) “他在主里面,是我所亲爱、有忠心的儿子。”(林前417)他称提多是“照着我们共信之道作我真儿子的。”(1:4) 犹太拉比有一句话,“倘若一个人把律法教导他的邻舍的儿子,圣经认为这个孩子犹如他所生的儿子一样。”领人信耶稣就犹如父母把他生出来进入这个世界一样重要。[8] 他没有称他们为福音战斗的成果,也不单单把他们看作同工,与他们仿佛只有工作上的联系,而是把他们看作是儿子。

一个父亲对儿子是何等的疼爱呢!他要供养他们的需要,即使自己挨冻受饿,也要满足儿女。他不愿意给哥林多的教会增添物质上的负担,他说“儿女不该为父母积财,父母该为儿女积财。”(林前1214)他却“甘心乐意为你们的灵魂费财费力。”(林前1215)他时刻为儿女属灵的福分而挂心。当他看到加拉太的教会因为假教师错谬的教导面临失去“当日所夸的福气”时,他痛心疾首地说:“19我小子啊,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加419)他也象亲生父亲一样教导和警诫儿女们不要走错路。当他看到哥林多教会里有结党纷争和自高自大的事,他说,“14我写这话,不是叫你们羞愧,乃是警戒你们,好像我所亲爱的儿女一样。……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林前414-15)总之,他看待他所传福音的人,就如为父为母的看待亲生的儿女,“7如同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11好像父亲待自己的儿女一样。”(贴前2711

眼下,阿尼西母,这个他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就要回到主人的身边。儿子将会即将身处险境,这让父亲怎能不纠心呢?一声“儿子”,一声“我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这背后是那牧者何等慈爱与怜惜的真情!

作为今天的牧者,对于信徒,我们心中还有多少像保罗这样为父为母般心肠呢?

2、“他是我心上的人”

保罗不仅称阿尼西母为“儿子”,更称他是“我心上的人” (门12)。圣经新译本为“我所心爱的”,思高本为“他是我的心肝”,ESVNIV均译作“my very heart”。本句按原文直译是“他是我的心”。[9] 在希腊文中,“心”是人的情感所在。[10] 可见保罗与阿尼西母关系深厚,是非常亲密的父子关系——父亲自会担心儿子的未来。保罗藉此暗示腓利门若希望他得舒畅,减忧虑,便一定要接纳阿尼西母。[11]

保罗称他是“我心上的人”,表明阿尼西母是他心中的牵挂。牵挂他回到腓利门那里后的遭遇,他更牵挂他属灵生命的未来,以及他在阿尼西母心中所播下的福音种子是否能开花结果。阿尼西母此去的前途是他心中切切地牵挂。保罗称他是“是我的心肝”,更表明阿尼西母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在捆锁之中将他里面耶稣基督的生命传给了阿尼西母,因着阿尼西母的归信,他们已经拥有了同一个生命,二人在属灵上已经成为一个身体。阿尼西母的遭遇就是保罗的遭遇。这就是保罗要在林前1212-27中讲论“身体与肢体”的关系时所要表达的思想。他说,“26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林前1226)很显然,在这位牧者的心中,阿尼西母早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这就是一个牧者对一个逃亡奴隶弟兄的情怀。他一生效法基督,心里时刻牵挂着群羊的命运,与他们齐呼吸,共患难,同生死!正如他对以弗所教会所劝勉的那样,他是“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 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或作“救赎的”)”。 (20:28)

在我们的心中,谁是我们心上的人?谁是我们的心肝?谁是我们心中时刻的牵挂呢?

3、他“如今与你我都有益处”

保罗在信中根据阿尼西母的名字所隐含的意思,引导腓利门看到阿尼西母信主以后,内在生命已经发生了改变,成为了一个有真正“益处”的人。大部分中文译本都把阿尼西母的名字Onesimos按其希腊文音译过来,只有吕振中译本取其含义,译为“益处”。[12] 然而这名字确有重要的含义。在ESV的相关注脚中,Onesimus means useful(see verse 11) or   beneficial (see verse 20)[13] 保罗在接下来对腓利门的信中说:“11他从前与你没有益处,但如今与你我都有益处。”(门11 (11Formerly he was useless to you, but now he is indeed useful to you and to me. ESV)。“20兄弟啊,望你使我在主里因你得快乐(或作“益处”)”(门20)(20 Yes, brother, let me have this benefit from you in the Lord! NRSV)。逃跑时是一个奴隶,回来是还是一个奴隶,怎么就能从一个没有用处的,没有益处的人变成有用处,有益处的人了呢?那就是他里面的生命已经发生了改变。他已经接受耶稣基督为他生命的救主,有耶稣的生命在他的里面,他已经成为一个“新造的人”。“ 17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前517)保罗作为一个牧者,他已不再按肉体,凭外貌认人了。[14] 他劝告腓利门也不要凭阿尼西母的外貌认他。如今的阿尼西母,因着耶稣基督已经成为他的弟兄,无论在生活中,在属灵的生命上,都是一个对他有用、有益的人,这就是他内在生命的价值。

保罗是这样劝告腓利门,今天他同样也是这样劝告我们今日作牧者的人。我们是否还在按肉体,凭外貌认我们的弟兄姊妹呢?我们有没有看到他们生命的改变呢?我们对弟兄姊妹是不有一视同仁的爱心,还是象雅各所警诫的“偏心待人,用恶意断定人”呢?(雅24)这确实需要我们反省深思。

4、“都归在我的账上”

保罗对阿尼西母的爱不仅是在情感上和言语上,同样也表现在他愿意担当阿尼西母对主人的债务的行为上。“18他若亏负你,或欠你什么,都归在我的账上,19我必偿还。这是我保罗亲笔写的。”(门18-19)在新约时期,奴隶制度是一个社会接受的制度。按当时法则,私自逃走的奴隶,其罪行等于侵犯别人的财物。[15] 阿尼西母逃走时可能还偷了主人的钱物,不然很难想像他靠什么方法能跑到遥远的罗马。[16] 保罗承认阿尼西母对腓利门的亏负和可能的欠债,并没有要求腓利门因着阿尼西母已经成为主内弟兄就豁免这一切,而是愿意亲笔写下保证,承诺由自己来帮他偿还。保罗不单是用情感、环境、神的心意、阿尼西母的改变来游说腓利门,也加上实际的考虑和条件,甘愿赔偿一切损失。[17] 他特别亲笔写上“我必偿还”四个字,就仿佛一张定期支票,在此作出郑重承诺。[18] 这从行动的层面上表现了保罗对阿尼西母真实的爱。

约翰说,“凡有世上财物的,看见弟兄穷乏,却塞住怜恤的心,爱 神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小子们哪,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约壹3:17-18) 雅各说,“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7)在保罗身上,我们看到了弟兄彼此切实相爱的榜样。

三、“他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

保罗的这封书信对腓利门有多大的影响?对当时的社会有多大的影响?对今日基督徒的社会参与又有什么实际的指导意义?我想其答案都集中在这句“他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门16)之中了。

保罗当然知道奴隶制度是个不好的社会制度。然而在这封书信里,我们看到保罗克胜这个恶事的方法,就是主人和奴隶之间以爱心、悔改和饶恕相待。[19] 他并没有呼吁奴隶们起来逃跑或是造反,试图用武装革命推翻这个制度,(耶稣本人也没有这样作),相反,他却多次强调要顺服在上掌权柄的人。他说,“1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 神的,凡掌权的都是 神所命的。2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 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罗131-2)保罗在多次论及主人与奴仆之间的关系时,也强调作奴仆的要顺服主人。例如,“1凡在轭下作仆人的,当以自己主人配受十分的恭敬,免得 神的名和道理被人亵渎。2仆人有信道的主人,不可因为与他是弟兄就轻看他,更要加意服侍他,因为得服侍之益处的,是信道蒙爱的。”(提前61-2)保罗是赞成这个制度吗?他是要维护这个制度吗?不。他是要带来改变,带来社会关系内在本质的改变。

15他暂时离开你,或者是叫你永远得着他,16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兄弟。在我实在是如此,何况在你呢!这也不拘是按肉体说,是按主说。”(门15-16)从前阿尼西母与腓利门之间的主仆关系只是今生今世暂时的主仆关系。但因着阿尼西母的逃走,他得神怜悯,认识了主耶稣基督,成为主内大家庭的一员。在主里面,他与身为基督徒的腓利门已经不再是奴仆与主人之间的关系,而是亲爱的弟兄之间的关系,而且这种关系不仅仅是今生今世的,而是永远的。既是这样崭新的关系,那理当在主里无条件地彼此相爱与彼此接纳了,就像基督爱我们,接纳我们一样。在这种新的关系中,奴仆虽然仍要服侍主人,但“5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像听从基督一般。6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 神的旨意,7甘心侍奉,好像服侍主,不像服侍人。”(弗65-6)而作主人的,“要公公平平地待仆人,因为知道你们也有一位主在天上。”(西41)改变社会关系的本质,使不同社会群体和成员之间因着接受耶稣基督而拥有在主里彼此相爱的弟兄姊妹一样的关系。这就是保罗对那个时代的社会变革的巨大影响和贡献。在一个微不足道的奴隶身上闪现着他对社会公平关切,对人类进步的情怀。保罗不仅劝说腓利门“作为一名基督徒他不能再施行奴隶制度了”,而且他也以同样的观念告诫加拉太的信徒‘不分是自主的、为奴的……在基督里都成为一了’(加328)。在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在文化上根深蒂固的奴隶制度背景下,保罗的话颇具革命性。《腓利门书》和《加拉太书》中的有关段落为当时和未来奠定了废除奴隶制度的基础。[20]

基督教所带来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新关系,它把一切外表的差异完全废除。在这种新的关系下,社会的阶级与等级已不再是人们之间的阻隔,不同的称谓也无关宏旨,因为都是耶稣基督里的人了。[21] 保罗在此信中处理这件事的精神,已成为一个如何将基督的救赎之爱应用于实际生活的典范。[22]

这样的思想对于今日的基督徒如何参与社会生活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当今世界仍然是一个存在诸多社会不公的世界,等级制度仍然存在,因社会地位、贫富悬殊以及文化差异等方面而造成的群体隔离依然明显。作为一个基督徒,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应该持什么样的态度呢?是无原则的满腹牢骚吗?是消极对抗吗?是搞暴力革命吗?保罗给我们的指导是努力改变“社会关系的内涵”[23],通过带领更多不同阶层、不同群体、不同背景的人接受耶稣基督,使我们周遭的世界被基督的生命和爱所充满和改变。这也是现今时代下一个基督徒应有的社会关怀。

四、我保罗 ——“为基督耶稣被囚的”

最后,我们要从此书信中来看看保罗对他自己的福音团队同工的带领和牧养。

在保罗的事奉中,他从不认为福音事工是一个人单打独斗工作,也不认为这是一个展现个人英雄义的舞台。相反,他总是带着他的团队一起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来建立他们共同的生命。在封这信的一开始,保罗就以一个团队而非仅个人的名义来写这封书信,并且将腓利门也纳入了这个团队。他说“1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同兄弟提摩太,写信给我们所亲爱的同工腓利门,”(门1)“Paul, a prisoner of Christ Jesus, and Timothy our brother, To Philemon our dear friend and fellow workerNIV)”。他带上了“我们的”兄弟提摩太,向“我们的”亲爱的朋友和“同工”腓利门问安。在书信末尾的问安中,保罗同样是带上了自己的同工团队,以巴弗、马可、亚里达古、底马、路加。(门23-24)这给我们一个提醒,我们是一个由不同的肢体彼此搭配、彼此相顾的一个有机的身体。在这个身体上,各个肢体恩赐各有不同,但是要“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弗416)。尽管在保罗的福音宣教事工中,保罗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然而他仍然时刻不忘在爱中来建立这个福音的团队——哪怕是在一封书信的问安中也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

保罗如何使用自己的权柄呢?在信中他说,“8我虽然靠着基督能放胆吩咐你合宜的事,9然而像我这有年纪的保罗,现在又是为基督耶稣被囚的,宁可凭着爱心求你。”(门8-9)他不是以一个使徒的身份和权柄来命令腓利门接纳阿尼西母,而是以一个囚犯的身份,凭着爱心来乞求。屈梭多模曾说,“保罗这样称呼自己真是令人佩服。他没有提到什么显赫的、有权势的头衔,而只提到锁链和捆绑,这是真正的伟大。”[24] 因为这让我们看到了保罗真正的谦卑。在他的团队中他是当然的领袖,保罗当然具有从耶稣基督而来的权柄,而且他也当然可以运用这样的权柄来达到他想要达到的目的。我想就算是这样,腓利门也一定会甘心听从。然而保罗没有这样做。他放下了自己的权柄、地位和身份,以一个软弱的长者、一个为基督被囚的犯人的身份来求他的朋友和同工腓利门。

保罗说,“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林前11:1)耶稣基督谦卑自己,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界,“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20:28)作为耶稣基督今日的门徒,作为一个传道人,我们又应当如何像保罗那样效法主的谦卑呢?

五、结论

当我们再一次回顾《腓利门书》这封短短的书信,我们无不为信中字里行间那些细微之处所折射出来的保罗对阿尼西母、对腓利门,对同工、对教会、以及对整个社会的款款真情所感动。他深深地爱惜着他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 一个微不足道的逃亡的奴隶;他以爱的生命影响着同工腓利门的生命,让腓利门也活出这样的爱来;他用基督的爱更新了腓利门和阿尼西母之间主仆关系的本质,对当时奴隶社会的进步,对后来的奴隶解放,以至对今日基督徒的社会参与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他对同工团队的带领和影响,他自己“一生效法主耶稣,一生凡事作榜样”[25] 的属灵生命更是我们今日传道人效法的典范。在简短的书信中,在极细微之处,无不闪耀着使徒保罗绵绵的牧养真情。

 

参考书目:

参考书目共分三部分:“圣经”、“腓利门书注释或研读书”和“其他书目”:

1、圣经:

《圣经:和合本》。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09

《圣经:新译本研读版》。香港:环球圣经公会,2008

《圣经:现代汉语译本》。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1997

《圣经:思高本》。香港:思高圣经学会,1968

Holy Bible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 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06

Holy Bible (English Standard Version) . 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08

Holy Bible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 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07

2、腓利门书注释或研读书:

黄浩仪。《腓利门书——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书楼,1996

巴克莱。《新约圣经注释——腓利门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1998

海尔。《实用新约注释——腓利门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07

朱东华 林梓凤译。《古代基督信仰圣经注释丛书——腓利门书》。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2007

3、其他书目:

卜鲁斯。《自由的真理——保罗神学观》。香港:种子出版社,2001

陈嘉式。《腓利门书——透视保罗在这封信中的策略运用》。台北:永望文化有限公司,2010

盖伯林箸。毛卫东 梁伟民译。《腓利门书——有情有义基督心》。台湾:提比利亚出版社,2001

阿尔文.施密特箸。汪晓丹 赵巍译。《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1



[1]卜鲁斯:《自由的真理——保罗神学观》(香港:种子出版社,2001),页505

[2] 黄浩仪:《腓利门书——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书楼,1996),页4-10

[3] 《圣经:新译本研读版》(香港:环球圣经公会,2008),页1933

[4] 巴克莱:《新约圣经注释——腓利门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1998),页2125

[5] 黄浩仪:《腓利门书——天道圣经注释》,页4-10

[6] 阿尔文.施密特箸。 汪晓丹 赵巍译:《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1),页253

[7] 四川神学院原院长毛仰三语,“人的所是比其所为更为重要”。

[8] 巴克莱:《新约圣经注释——腓利门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1998),页2132

[9] 黄浩仪:《腓利门书——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书楼,1996),页89

[10] 《圣经:新译本研读版》(香港:环球圣经公会,2008),页码934

[11] 盖伯林箸,毛卫东 梁伟民译:《腓利门书——有情有义基督心》(台湾:提比利亚出版社,2001),页225

[12] 黄浩仪:《腓利门书——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书楼,1996),页76

[13] Holy Bible (English Standard Version) (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07)页374

[14] 蔡少琪﹕<保罗事奉生命和神学研究>,页 13

[15] 黄浩仪:《腓利门书——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书楼,1996),页104

[16] 巴克莱:《新约圣经注释——腓利门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1998),页2133

[17] 盖伯林箸,毛卫东 梁伟民译:《腓利门书——有情有义基督心》(台湾:提比利亚出版社,2001),页229

[18] 盖伯林箸,毛卫东 梁伟民译:《腓利门书——有情有义基督心》,页229

[19] 海尔:《实用新约注释——腓利门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07),页805

[20] 阿尔文.施密特箸。汪晓丹 赵巍译:《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1),页254

[21] 巴克莱:《新约圣经注释——腓利门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1998),页2127

[22] 陈嘉式:《腓利门书——透视保罗在这封信中的策略运用》(台北:永望文化有限公司,2010),页8

[23] 香港建道神学院蔡少琪牧师语。

[24] 朱东华 林梓凤译:《古代基督信仰圣经注释丛书——腓利门书》(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2007),页459

[25] 蔡少琪﹕<保罗事奉生命和神学研究>,页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