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食物的倫理問題初探

許愷峰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回到  許愷峰神學網站

 (2007528)

 

      I.            引言

因著基因科技不斷的進步,在市面上買到的食物有很多都是基因食品(Genetically Manipulated/Modified Food)。在味覺上我們未必能察覺,但這些基因食品已經在我們不知不覺間混入了非基因食物中了。在一九九四年,第一種含基因改造成份的食物(Flavr Savrtm 蕃茄)開始在美國市面上市,而至今黃豆、大豆、馬鈴薯、棉花、油菜等作物都成為基因改造的大宗了。[1]

 

現今基因改造食物,主要還在農作植物方面,禽畜及魚類較少。農作物主要在美國、阿根廷、加拿大等地種植。其中,最多的是大豆,而第二是玉米。[2]相信在此科技發展不斷成熟,在市面上找到的基因食品會更多。

 

本文會集中討論發展基因食品的倫理問題。對於基因食品標籤問題及法律問題,都不會列入本文討論。筆者認為在討論基因食物時,可以先由探討基因科技的倫理問題開始。此好處是若基因科技會引伸出各種的倫理問題,其所有有關的技術,例如複製人及基因食物等都不用討論。但此課題十分大,也很難找出一個結論,筆者直覺認都只會變成每個基因科技範籌的個別討論,因此本文只會集中在基因食物的層面上作討論。

 

   II.            基因食物的定義

在歷史中,人類都用交配及配種的方法來改善改良農作物和牧畜的動物。這都是同種同類之內的配種,亦有以不同種類生物交配的。例如,馬配驢得騾;桃李配而得桃駁李;甚至獅子和老虎;馬和斑馬等,都曾成功交配。但這些不同種的配合,通常都是不能再繁殖下一代的。進入基因工程的時代,基因改選,不但可以跨越品種,更可以繼續繁殖下去,而成為一種前所未有的品種。[3]

 

脫氧核糖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 - DNA)攜帶著豐富的生物的遺傳訊息。基因工程就是在生物體外進行人工重組DNA,使改造後的基因得以在受體內表現,以凖致干預生物體遺傳特性,或產生所需的基因產物,甚至改造或創新生物類型等目的。[4]

 

科學家透過先進的科技利用不同的染色體(Chromosomes)刪除或增加,來改變不同食物的基因。這些技巧主要的目的都是為改善品種、加強生物對生殖有損的細胞的免疫能力,和增加生產。[5]

 

如引言所說,現在的基因食物都是以植物為主。改造植物的基因,通常用細菌或病毒作運輸媒介,把所需要的基因運進植物細胞核內。改造過程中,可以用一種生物的基因,納入另一種生物的細胞核染色體中,甚至超越品種:動物及植物界。例如牛的基因入細菌,魚的基因入蕃茄,蜘蛛的基因入山羊,花生的基因入蕃茄等。[6]這科技令生物B擁有從生物A插入的那段基因特徵,以培養更「優質」的生物B。例如,可以防蟲的芥蘭菜心、可以耐殺蟲水的黃豆、更耐寒的小麥。[7]

 

III.            支持基因食物的論點

全世界糧食作物,一年中約有40%因蟲害、病害或其他原因而死亡,造成農業上重大的損失。為了耕作生產量高的穀物,要知道如何選擇最好的種子,並進行選擇的育種,再將兩種不同作物進行雜交,同時剔出不需要的特性,最後選出優良的品系繼續繁衍下去。整個過程可能要花上十年至二十年,非常不經濟。[8]如前所說,製造基因食物的原因是經改良的食物品種會比較容易種植,理論上可以減低食物的價格,而支持基因食物主要有以下幾個論點:

a)   增進物種的抵抗能力

農業配種更準確、更快捷,短時間內可以成就數以百年的配種,更可以達到用配種方法不可能成就的益效。可以把抵禦農藥某種細菌的基因植入農作物細胞中,可產生不受農藥侵害的植物。這技術也能有抗蟲害、病毒、劣境、腐爛等效果。[9]

例如把北極鰈魚的基因納入蕃茄,可使蕃茄抗霜耐寒,更適合冷藏等;[10]將抗蟲害或抗除草劑的基因轉殖入黃豆、玉米、小麥裡。這可減少使用農藥,也有防蟲的功能。[11]

b)   提高食物的產量

基因改造控制基因加快細胞分裂速率,從而大幅提升產量。[12]除此之外,由於增強農作物的抗菌、抗蟲、抗旱、耐寒等性質,而增加農獲,幫助經濟。[13]例如,美國的畜牧業曾利用基因改造技術,從而提高牛隻的牛乳產量。[14]

c)    提高物種生長的適應能力

例如,在水果由殖入耐寒基因,就算在寒冷的地區亦可種植熱帶地區的水果。[15]橙和柚將可在明尼蘇達洲生長。[16]

d)   改善品質

可以改變食物的顏色、味道、營養、耐用性等。

例如,將製造維生素或礦物質的基因引進稻米中,稻米就含有更豐富的營養素。[17]將含大量維他命A的米或者蕃茄,在食米貧乏,缺少營養的社群中,供應短缺的維他命A,而減少兒童的眼疾。[18]

e)    減少使用化學肥料

為物種加入各種營養來源的基因,耕種時可減少使用化學肥料。

未來地球的環境,可耕地將愈來愈少,而人口又不斷增加,土壤與態環境的污染,水資源持續地被破壞,加上森林不停的被砍伐,農牧美的過度放牧,以及全球暖化問題,農業的經營即將面臨很大的危機。因此,基因食物的出現可以說是人類食物來源的救星。[19]

IV.            反對基因食物的論點

a)   基因食物的不良後果

        i.            對人的影響

美國的食物與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認為基因食物是「實質等同」(substantial equivalence),這說法假設基因改造與傳統交配無異。但很多科學家在九十年代表此說法表示疑慮,並認為沒有足夠的科學理據。[20]1996年第一批基因改食品已在出現在國際市場,西方國家對此持開放能度,不加以管制,[21]最大的問題是其影響性根本未能證實。

轉殖進入物種的基因,在進入人體後可能會破壞目前已有之基因。另外,這些基因所產生的新蛋白質潛伏著對人有害的可能。物種被加入之抗生素耐性的基因,也可能有未知的副作用。[22]德國科學家證實用以改造食物的基因可以跳越物種而傳播。生物吞食基因食物後,其細胞可能會因而發生突變。[23]

1998年發現一種含有改造基因物質的大豆,可能造成人的過敏性症狀。19996月,歐盟禁止輸入帶有抗生素標記基因的基因改造玉米,因為它會加速人與動物的抗生素抗藥性。[24]

      ii.            對環境的影響

對生態的影響有著很多未知的可能性。超級雜草會受基因食物影響被誘導而生,基因食物的生產亦會減少生物的多樣性。[25]當物種被殖入含有抗蟲害基因時,同時間要依靠這些物種生存的小蟲,可能會因為沒有食物而絕種,長期而言,對生態食物鏈就構成了嚴重的威脅與破壞。這可能會對整個地球生態,形成一個無法意料的影響。[26]

歐洲曾發生油菜籽農作物污染,及基改油菜籽的基因轉移至幼蜂體內的細菌和酵母菌中。這種基因轉移,會產生「超級野草」、「超級細菌」(如「食肉菌」),而且其擴散,對自然環境及生態的影響,一發不可收拾,而且不能收回或逆轉,造成永久性的殘害。[27]

19995月,康乃爾大學實驗証明,基因改造玉米會危害大花蝶幼蟲的生存。同一時間堪薩斯州立大學說,一種叫做玉米蛀蟲的蟲害,在基因作物中會更快的對殺蟲劑產生抗藥性。[28]

b)   對第三世界的影響

基因食物對世界糧食短缺的問題可能有幫助,但對落後國家來說,解決即時的缺糧危機後,可能會引致永遠受制於跨國大公司。例如一種基改的白米,裡面置有終結子,即種子只能種一次,收成後的穀是不能作明年的種子用的,所以要每年向公司買新種子。但食物基因改造之後的產量,亦不一定比以前多。[29]

分享種子是有人類一直的務農方式。這些基因種值帶來的終結科技,給予農民有防蟲、防雜草,也減少農藥的使用。若此真的成功,農民最終會對這些終種子產生依賴,而放棄分享自然的種子,購入及大量使用終結種子,使之受控於生產這些種子的財團及政權。長遠來說,並不一定可以確保價格的減低,反之換來價格的操控。[30]

進行基因工程的研究需要大量的資金,面對飢餓問題的地方根本沒有資金去研究此技術。先進國家的成功研究,不代表會平價給予這些國家,反之只是財團的藉口去發展這技術。[31]當基因食物的科技操控在財團的手裡時,食品生產商可以藉此操控市時場,牟取暴利。而誰能決定什麼物種需要作基因干預,是因著解決食物短缺問題,或是為著給財團的利益服務呢?[32]

基因食物的主要支持論點是可解決人類食物不足的問題,但引自2001年公教報[33]的資料,全球既有的糧食,已足夠供應全球人類有餘,饑荒的問題是因著政治的問題而出現,導致糧食分配不均的情況。[34]

基因工程能增加農產品的收成,但絶不能紓緩任何世界飢餓問題,這只會是先進國家操控貧窮國家的工具,幫助他們只是一個藉口。[35]

c)    非自然

基因改造絕對不是配種。配種是用自然界原有的品種相互交配,其基因都是品種之內的,但基因改造卻引進完全不同種類的基因。如將魚的基因、花生的基因,納入蕃茄內。[36]

對自然的科學探求,不應包括將自然重的重新改造或設計。[37]這種新的改造存在著對自然生態無可估計的後果。作為大自然一部份的人類,人真的有權去這樣作嗎?人有這智慧去判斷那一種改造是比較好,而不會影響生態嗎?現今很多動植物都面臨絶種的問題,這都是人類不當的介入自然生態而成。若人類繼續向著這方向,甚至把大自然重新改造的話,這種非自然的作法必然會使大自然生態嚴重受損。因為對環境的改變沒有回復的可能。很多科學家都指出,基因改造是對生命的干擾及改變,這是不能回復的。[38]即是說,這對人類及整個生態的影響是只會持續,而不能回復到大自然原本的生態。

   V.            聖經及神學的觀點

a)   各從其類

創世記中其中一個論點:「各從其類」是相當重要的。[39]這意思是即使是外觀很相似,但如果本質[40]不同,他們就不是源自同一個根源,就要各從其類。馬和驢是「各從其類」的動物,人類多將牠們交配成為新種。但這其實不算是一個新種,只是一個變種,要在自然的交配。可以一代又一代繁衍下去的生命,才算是新種。很多大豆植物亦是如此。若在製基因食物的過程將兩種或以上的從不同物種的基因聯合,這就是違反了「各從其類」的原則。[41]

神創造了次序;人受孕、出世、最終死亡,祂給予生態一個平衡。人不應干擾這平衡,以及質問神的智慧。[42]

b)   人與自然 - 管理的定義

12628都清楚說明是神給人「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管理」的希伯文字根是hdr。這字主要是指管理人或物。這字曾用在以色列「轄制」他的敵人(142)[43]

雖然這和希伯來文字 lvm 不同[44],但從創12628中都可見是神給予人管理的權力,不可超越神要求的道德標準,例如各從其類。因此,人在基因工程的研究中,不應聯合不同物種,以達至變種或新種,更不應在神的創造及其創造的自然律以外,試圖「創造」或製造不是自然而來的新物種。若不是,這就超越了神交付人管理的原則。

若終結種子的基因傳到非基因改造的物種,使其他原本沒有受基因改造的物種在一代後,不能繼續繁殖下去的話,[45]這除了破壞生態外,也破壞了神創造,這也不是一個管家應該作的。

c)    聖經中的食物觀

對於基因改造的食品,聖經上當然不會有什麼教訓,反而舊約上對於傳統的食物有特別的限制。首先說到不可吃的是血,因為血裡頭有生命。此外像肉帶著血、有酵的物、自己死的、被野獸撕裂的牲畜的肉、動物的脂油、倒嚼不分蹄的、分蹄卻不倒嚼的、水中無翅無鱗的、地上的爬物、用肚子行走的、有翅膀爬行的物、壞的無花果、可憎的物等,在舊約中都不可吃,理由是因為不潔淨。新約中,羅14:2-3:「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軟弱的只吃蔬菜。吃的人不可輕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論斷吃的人。」;林前10:25-2630:「凡市上所賣的你們只管吃,不要為良心的緣故問什麼話,因為地和其中所充滿的都屬乎我若謝恩而吃…為什麼因我謝恩的物被人毀謗呢。」這段聖經最後特別說明,要謝恩而吃,表示有食物可吃,是神對人的一種恩典,人無論作什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特別是在糧食不足的地方,GMO食品能解決許多因飢荒、或營養不良而死亡的問題。但是如果基因改造的食物對生態上作出破壞,破壞神創造中的生食物鏈、或生態平衡,這就不是神所喜悅的。[46]

12628節說到人是管理各樣生物的,而29節說到神將「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47]30節就指出神都有為動物預備食物。這個看出整個食物鏈,人是在最高(即不會給捕食)。人要吃的都是可繁殖的,也是食物鏈的一部份結種子、有核的。若因著食物而破壞神所設計的食物鏈,這不是神的心意。

從以上的經文,可見食物是神所賜予,也是神允許人及動物吃其所創造之物,而非祂創造以外的變種。

除此之外,神創造的植物是有種子,可以免費繁殖下一代,不是一代就終結。這技術和種子都是由神人類免費其享的,是神所賜的。若要收費去購買這技術,這是一種罪,也是違背了神創造的原意。[48]

d)   雅各的配種

創世記3029-33提到雅各對羊的配種。[49]在新約,保羅也用野橄欖和原橄欖比喻外邦人和以色列人(1117-24)。[50]從經文中我們不能肯定雅各是否知道基因中顯性和隱性的特性,但至少可以知道他從一些經驗中得知可以成功配出「有點的、有斑的」山羊和綿羊。

有人可以說這是神容許人在地上有智慧去作的事,推而說基因配種是可以的。但我們要注意的是我們要分別那些配種是恰當的。[51]神吩呼萬物要各從其類,不同種不可交合。雅各的配種是用自然界神所食造的品種相互交配,並不是如基因改造引進完全不同種類的基因作為配種。[52]因此,雅各的配種給我們的啟示不是指基因改造是神所容許的,反之是給我們能分辨清楚同種的配種,以自然交配的方法才是合乎聖經的。

e)    扮演上帝

縱然很多科學家認為從基因科技,人能有神的能力。但就算有此能力,人根本沒有足夠的智慧和道德的能力去應付基因工程帶來的後果。[53]更何況在基因工程所用的基本「原料」都是神所創造的,不是人能造的。

人就是人,不是上帝,也不應去扮演上帝。科學及醫學的研究應該要辨清人與神的分別,以下幾點應作為參考的準則:[54]

·         “Human beings should not probe the fundamental secrets or mysteries of life, which belong to God.

·        Human beings lack the authority to make certain decisions about the beginning or ending of life.  Such decisions are reserved to divine sovereignty.

·        Human beings are fallible and also tend to evaluate actions according to their narrow, partial, and frequently self-interested perspectives.

·        Human beings do not have the knowledge, especially knowledge of outcomes of actions, attributed to divine omniscience.

·        Human beings do not have the power to control the outcomes of actions or processes that is a mark of divine omnipotence.”

當然以上的提引不能很清楚的定位,也不是教內的人都認同。[55]但筆者的態度是以寧做多,勿做錯的態度。如筆者在前所列出,基因食物不能必然的解決食物的問題,也不是唯一和必然的解決辦法,人沒有必要扮演上帝,才能解決問題。若不然就像建巴別塔一樣,建塔不是問題本身,而是人想挑戰上帝的心態。

 

VI.            結語

要解決饑荒的問題,基因食物不是唯一的方法和出路。改革土地使用及規劃、爭取社會的平等性、政治及貪污的問題、分享務農的科技等,都是解決的好方法。根據在1996年十一用在羅馬舉行的World Food Summit會議,有些人不能得到食物是因為沒有種植食物的技術及沒有錢買食物,也因為社會的財富資源分配不均的緣故。[56]

筆者絶不是反科學的人,筆者並不反對若食物工程的發展只是加速自然的配種,而不是把食物變種的方法。這除了在神學上合乎聖經的原則,也不會傷害環境生態,也不會對人有害。當然重要的是只確保這些工程是為著人能得溫飽,而不是為了利益。


 

VII.            參考書目

C. Ben Mitchell.  The Church and the New Genetics.  Genetic ethics : Do the ends justify the genes? Eerdmans: Paternoster Press, 1997, p. 230-245.

Celia Deane-Drummond.  Genetics and environmental concern.  Genetics and Christian ethics.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p.220-244.

Jennifer C. Kerr.  Ethnics on cloning.  Time magazine, 22Mar, 2007.  Http://www.time.com/time/health/article/0,8599,1601640,00.html

Kerby Anderson.  Recombinant DNA Research.  Genetic engineering.  Grand Rapids, Mich. : Zondervan Pub. House, 1982, p. 77-100.

Martha C. Nussbaum and Cass R. Sunstein eds.  Religious Perspectives – National Bioethics Advisory Commission.  Clones and clones : facts and fantasies about human cloning.  New York : Norton, 1998, p. 165-180.

McDonagh, Sean. Genetic Engineering Is Not the Answer. America. Feb2005, Vol. 192 Issue 15, p.8-10.

Perry, Joe N.  Genetically-Modified Crops.  Science & Christian Belief. Oct2003, Vol. 15 Issue 2, p.141-164.

R. Laird Harris eds.  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Chicago:Moody Press, 1980.

洪琬卿著。〈基因VS食物:一部缺少掌聲的食慌大戲〉。《老師月刊》。第277(20011),頁18-24

洪綺蔓著。〈基因食物VS世界飢餓問題〉。《公教報》。第2994(20017),頁8

江丕盛著。〈基因改造食物:祝福抑咒詛?〉。《今日華人教會》。第222(20008),頁26-28

江丕盛著。〈基因革命與人的未來〉。《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28(20001),頁81-97

李耀全著。〈改造基因是否違反神的規律?〉。《時代論壇》。第649(20002),頁2

張南驥著。〈從基因的角度看人的本質〉。《宇宙光》。第28(20019),頁26-30

趙大衛。《科學探秘:基因食品》。http://www.becc.nsysu.edu.tw/_hippo/newsDetailView.php?storyId=32

楊美桂著。〈基因革命:邁向完美或自我宰制〉。《哲學與文化》。第30(20031),頁53-63

陳南州著。〈基因工程研究與上帝的創造〉。《新使者》。第49(199812),頁61-62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時代論壇》。第672(2000716)

雷斯特、夏菲尼合著 滙思譯。〈遺傳重組〉。《複製:神蹟或危險》。香港:天道, 1988,頁131-146

龔立人著。〈基因改良工程:一個神學的初探〉。《思》。第67(20005),頁13-16



[1] 洪琬卿著。〈基因VS食物:一部缺少掌聲的食慌大戲〉。《張老師月刊》。第277(20011),頁21

[2]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時代論壇》。第672(2000716)

[3] 同上。

[4] 江丕盛著。〈基因改造食物:祝福抑咒詛?〉。《今日華人教會》。第222(20008),頁27

[5] 李耀全著。〈改造基因是否違反神的規律?〉。《時代論壇》。第649(20002),頁2

[6]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

[7] 洪綺蔓著。〈基因食物VS世界飢餓問題〉。《公教報》。第2994(20017),頁8

[8] 楊美桂著。〈基因革命:邁向完美或自我宰制〉。《哲學與文化》。第30(20031),頁57

[9] 江丕盛著。〈基因改造食物:祝福抑咒詛?〉,頁27

[10]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

[11] 洪琬卿著。〈基因VS食物:一部缺少掌聲的食慌大戲〉,頁20

[12] 江丕盛著。〈基因改造食物:祝福抑咒詛?〉,頁27

[13]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

[14] 洪琬卿著。〈基因VS食物:一部缺少掌聲的食慌大戲〉,頁20

[15] 洪琬卿著。〈基因VS食物:一部缺少掌聲的食慌大戲〉,頁20

[16] 雷斯特、夏菲尼合著 滙思譯。〈遺傳重組〉。《複製:神蹟或危險》。香港:天道, 1988,頁142

[17] 洪琬卿著。〈基因VS食物:一部缺少掌聲的食慌大戲〉,頁20

[18]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

[19] 楊美桂著。〈基因革命:邁向完美或自我宰制〉,頁57

[20] 江丕盛著。〈基因改造食物:祝福抑咒詛?〉,頁27

[21] 楊美桂著。〈基因革命:邁向完美或自我宰制〉,頁57-58

[22] 同上,頁57

[23] 江丕盛著。〈基因改造食物:祝福抑咒詛?〉,頁28

[24] 趙大衛。《科學探秘:基因食品》。http://www.becc.nsysu.edu.tw/_hippo/newsDetailView.php?storyId=32

[25] 楊美桂著。〈基因革命:邁向完美或自我宰制〉,頁57

[26] 洪琬卿著。〈基因VS食物:一部缺少掌聲的食慌大戲〉,頁22

[27]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

[28] 趙大衛。《科學探秘:基因食品》。

[29]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

[30] McDonagh, Sean. Genetic Engineering Is Not the Answer. America. FEB2005, Vol. 192 Issue 15, p.9.

[31] 洪綺蔓著。〈基因食物VS世界飢餓問題〉,頁8

[32] 江丕盛著。〈基因改造食物:祝福抑咒詛?〉,頁28

[33] 洪綺蔓著。〈基因食物VS世界飢餓問題〉,頁8

[34] 同上,頁8

[35] 同上,頁8

[36]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

[37] Kerby Anderson.  Recombinant DNA Research.  Genetic engineering.  Grand Rapids, Mich. : Zondervan Pub. House, 1982, p. 98.

[38] ibd., p. 98.

[39] 在神的創造中,關於「各從其類」已在5節經文中出現(111212425)。當神吩呼挪亞帶動物上船時,亦有3節經文提及「各從其類」(620714819)。重複以表示重要是希伯來文寫作的特色,這可顯示這對世界生態是十分重要的。

[40] 以現代科學的角度來說,就是DNA的的不同。

[41] 張南驥著。〈從基因的角度看人的本質〉。《宇宙光》。第28(20019),頁27-28

[42] 雷斯特、夏菲尼合著 〈遺傳重組〉,頁145

[43] R. Laird Harris eds.  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Chicago:Moody Press, 1980,  2121a.

[44] 這字第一次出現在創118「管理晝夜、分別明暗. 神看著是好的.」。這字在舊約的用法 ”demonstrate the importance of the principle of authority, the absolute moral necessity of respect for proper authority, the value of it for orderly society and happy living and the origin of all authority in God, himself. Authority is of many degrees and kinds. It has various theoretical bases. It originates in God. Man has no authority at all as man but simply as God's vice regent.”  (R. Laird Harris eds.  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1259c.)

[45] McDonagh, Sean. Genetic Engineering Is Not the Answer., p.9-10.

[46] 趙大衛。《科學探秘:基因食品》。

[47] 在挪亞之後,動物也是人食物的一部份(93)

[48] McDonagh, Sean. Genetic Engineering Is Not the Answer., p.9-10.

[49] C. Ben Mitchell.  The Church and the New Genetics.  Genetic ethics : Do the ends justify the genes? Eerdmans: Paternoster Press, 1997, p. 237.

陳南州著。〈基因工程研究與上帝的創造〉。《新使者》。第49(199812),頁62

[50] 雷同德、麥基恩著。〈遺傳基因改造食物初探〉。

[51] C. Ben Mitchell.  The Church and the New Genetics., p. 237.

[52] 基因改造其實不可算是配種。

[53] Kerby Anderson.  Recombinant DNA Research.  Genetic engineering.  Grand Rapids, Mich. : Zondervan Pub. House, 1982, p. 97.

[54] Martha C. Nussbaum and Cass R. Sunstein eds.  Religious Perspectives – National Bioethics Advisory Commission.  Clones and clones : facts and fantasies about human cloning.  New York : Norton, 1998, p. 168.

[55] ibd., p. 169.

[56] McDonagh, Sean. Genetic Engineering Is Not the Answer., 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