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眾人信任的屬靈領袖

蔡少琪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信仰與時代(反省篇)

 

一、二十一世紀對華人教會領袖的挑戰

                      

迎接 二十一世紀,世界勢力的版圖和宗教勢力版圖繼續改變,我們需要興起更多屬靈領袖,主耶穌的門徒,持續承擔福音的大使命。面對世界藍圖在急速改變,面對資訊爆炸的世代,我們需要興起更多能被眾人信任的屬靈領袖。資訊爆炸是二十一世紀初的一個主要時代記號。信息化和資訊發達雖然帶來很多生活、學習和工作上的方便,但也產生極大的困擾。人們面對變化莫測的未來,多發現前途有太多未知數。信息化的趨勢是不能逆轉的。信息化帶給二十一世紀的教會許多發展的潛力,也帶來頗多挑戰。最近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奧巴馬使用網絡的成功,將成為國際間各種組織一個值得參考的對象。要牧養自小在資訊爆炸的環境下長大的年青人,教會領袖必須正視資訊爆炸的現實,並投放資源面對這信息化的一代!在政治上,奧巴馬就是一個例子。奧巴馬不單能使用網絡將不同地區不同年齡,特別是年青人成為他的競選組織的同路人,他重視「眾民皆同工」的核心觀念也是他的成功的一個核心元素﹕「我常常有一個信念,就是『若果人們願意淹沒他們自己的自我,將他們普通的才華和精力用在普通的差事上,那時偉大的事情就能成就。」他再補充﹕「這不是單單花巧的說法,也不是噱頭,而是我實在深深相信的。」「這顯露出奧巴馬競選成功一個重要秘密﹕『他能讓整個競選團的員工和義工有一個強烈的使命感和擁有感(sense of ownership)。』這個競選不單屬于奧巴馬,也屬于他們每一個。」

 

二、教會領袖面對資訊爆炸的時代的三大挑戰

 

2.1 第一大挑戰﹕教會領袖容易失去聖經權威的角色

面對信息化的下一代,教會領袖面對頗多的挑戰。第一,教會領袖容易失去作為聖經權威的角色。在資訊爆炸的世代,信徒在倫理道德和信仰上的立場容易飄流不定,他們最需要從聖經中得到堅定的立場。教會領袖一個首要的任務就是按著正意分解神的道,以神的道給信徒提供在飄流無定的資訊洪流中的一個穩固的坐標。教會領袖的職責更是與教會領袖成為教會中的聖經權威息息相關。唐佑之牧師在《教會領袖倫理》中指出﹕「傳道人的責任,就是他權威的所在,那是神的真道。

 

以聖經為例,從前不少信徒喜歡詢問教會領袖某些金句記載在聖經那些章節。熟悉聖經是不少教會領袖得到信徒尊重和佩服的其中一個原因。但現今,帶有電腦和資訊系統的信徒可以比一個頗熟悉聖經的教會領袖,更快地,更準確地,找到有關經文。若果我們準備不好,他們隨時可以糾正我們錯誤。信徒不單可以不再依賴教會領袖去獲取信仰資訊,他們更可以比教會領袖更快找到與信仰有關的資訊。若果,教會領袖又缺乏應對的智慧,或有不合宜的自卑感,我們可能喪失聖經權威的角色,教會領袖的領導力就會大打折扣。

 

2.2 第二大的挑戰﹕教會領袖間的比較

在資訊時代中,第二個常遇見的挑戰是教會領袖面對因信徒過分相信一些出名的教會領袖而產生的比較。資訊時代是一個全球化的時代。信徒可以非常輕易地,接觸各地名牧師,名神學家的講章和教導。一個常見的問題,就是信徒很自然地,用他能接觸,或者喜歡的名牧與自己的牧者作比較。很多教會領袖因這種屬靈的比較會容易變得意志消沉、缺乏信心、甚至有嚴重的埋怨。更嚴重的,是讓信徒們懷疑教會領袖領導的能力,懷疑教會領袖提出的教會牧養模式。因這些屬靈比較,能引發教會領導危機。

 

2.3 第三大挑戰﹕太多教會增長理論和方法

資訊爆炸下,有一種「成功者全勝」(Winner takes all)的風氣,好像每一個人都要羨慕和仿效這些個案和方法。這情況不單發生在職場上,更出現在教會中,教會界也同樣充積了太多成功方案。我們容易只羨慕別人的成功,隨手拿起這些方案,而忘了檢閱我們自己的特色、問題、限制和優點。不同的方案和研究都各有他們的優點、特色、歷史背景和限制。以G12教會增長理論為例,這模式是凱撒•卡思特拉諾(Cesar Castellanos)在南美哥倫比亞波哥大市國際靈恩使命教會(International  Charismatic  Mission)創立的,他在1986年專程拜訪了韓國純福音教會,後採用了趙鏞基牧師的「5x5」層次式的小組模式,後來再發展出G12模式。G12原則模式不強調將小組硬性分殖,不會破壞原有已經建立好的組員關係,卻將重點放在要訓練每一個門徒成為一個「準領袖」。這模式強調4S-D-M!他們細胞小組聚會的程序(4S)強調有目標有計劃,並強調要建立與神與人的關係!4D則是強調「在日常生活中實施神的教導」,包括記錄、默想、實踐和傳遞。4M是要眾門徒清晰「細胞小組的目的與功能」,包括牧養、門徒培訓、團結和拯救靈魂。G12的核心信念是要求「每位基督徒必需帶門徒、栽培門徒。」因此,「每位成員都是有潛能的小組長」。他們看重保持人與人之間關係,看重栽培,更不讓小組長與第一線的傳福音事奉脫節。最後就是看重「生命的更新」!每一個增長模式都有它的強弱和理想。但實踐出來都需要面對各種挑戰。

 

在太多牧養模式的選擇下,我們常常犯了一個嚴重錯誤﹕「沒有定見!」我們牧養的方式「常常變」!在開始之先,沒有好好研究構思,或產生共識!結果,不斷地隨風擺柳,今年用這個方案,明年興那個方案,沒有建立長久熟識的系統。更嚴重的,有些模式有點較偏離聖經的教導。很多教會更因經常改變方案而分裂或者冷卻了。聖經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教導是一個「常」字。若果沒有持之以恆的努力和方案,華美的理論不會真正幫助教會。詩篇一個提醒值得我們深思﹕「於是他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78:72) 我們常常忘記兩個中國人重視的人生原則﹕「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和「熟能生巧」!

 

展望將來,我們必須建立一種「深耕廣種、立德立義、建基基督、長期委身」的態度。2008年可能是世界勢力版圖重劃的一個關鍵年,我們必須正視實況,掌握真相,腳踏實地,高舉福音,並緊靠聖靈的大能,堅持流淚撒種,期盼歡呼收割的日子。

 

三、教會領袖需要建立自己,成為被信任的屬靈領袖

 

在信息泛濫的時代中,教會必須有被會眾信任的屬靈領袖群,藉著他們的帶領下,恆心持久推出一個上下一心的方案和傳福音路線的共識,才能讓教會同心,持續地讓教會健康地成長並興旺福音。在此,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就是教會有否一批被信徒信任的屬靈領袖。唐佑之牧師指出﹕「傳道人必須有兩個基本的品德特性,就是「可靠」與「智慧」」。Aubrey Malphurs針對異像的建立時說﹕「人們希望認識異像領袖的過去記錄。這包括神在他生命上和事奉上明顯的祝福,過去事奉的成果,良好的恩賜和能力,強力的溝通技巧,個人對異像的委身和對持守聖經價值的定見。領袖有否在這些方面顯示出超越的能力呢?當眾人明顯地知道神獨特地祝福領袖的生命和事奉,他就能在跟從者,甚至公眾的眼中得到超常的信任。」

 

四、 真正的聖經權威在乎聖經基礎、信仰的定見和實踐

滕近輝牧師曾提醒我們﹕「只有靈性,不要知識的時代已經過去。當一般人的知識水平正在日日提高的時候,傳道人必須提高自己的知識程度。今日的神學教育不可忽略知識方面的培養。」信徒們可以掌握信仰和神學資料,但他們不一定懂得分析和判斷。事實上,大多數合理的信徒,並不要求教會領袖成為聖經電腦,他們的期望只是要求教會領袖能正確分解聖經,將正確的聖經道理教導他們。若果教會領袖真的就講解的內容擺上心血,教會領袖的聖經權威不應該因信息化的演變而被動搖。這塈畯戔a出三個原則。

 

4.1 資訊不等于真知識,教會領袖需要建立良好聖經和神學基礎

真知識需要靠深厚、全面和正統的屬靈的眼睛去分析和判斷。教會領袖人員若果在聖經和正統神學上打好良好的根基,教會領袖應該可以建立良好的屬靈洞見。而這些洞見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掌握的。

 

4.2 資訊不等於定見,教會領袖應該建立堅定的信仰認信

人們可以接觸很多資訊,但他們不一定從心底明白和相信這些資訊。真正的信仰核心可以非常簡單。教會領袖與軟弱的信徒的分別,很多時候,不是在乎大家對這些概念有不同看法,而是在於對這些概念有不同程度的持守和實踐。我們信主已復活,信有永生,但我們大多沒有像保羅般,輕看今生的榮辱,堅定地持定永生。教會領袖與幼弱的信徒的不同處,應該在定見上和實踐上,教會領袖應該在信仰上更加堅定。

 

4.3 資訊不等於實踐,教會領袖的聖經權威貴乎知行合一

聖經清楚教導我們要「行公義」,要「好憐憫」,要「謙卑地與神同行」。這道理大多數信徒都知道,但有多少信徒真的實踐這教導呢?教會領袖的聖經權威的來源,最根本的不單在乎分析聖經上,更在實踐聖經教導上。唐佑之牧師強調﹕真道是否真正有傳道人的言行證實,是在乎傳道人是否以身作則。」「傳道人若行為不端,阻礙神的道,信徒有責任糾正;這樣一來,傳道人的權威就蕩然無存了。」

 

五、屬靈領袖要用心牧養、要恆久地持守全備真理

教會領袖最重要的職責是牧養信徒,最重要的質素是品格和忠于聖經的教導。唐佑之牧師說得好﹕「傳道人的工作成效很大程度上是視乎他自身的品德,而傳道人的品德則是他最好的講章。」滕近輝牧師說得好﹕「單有知識而靈性不好的傳道人,遠不如靈性好而知識較差的傳道人。」Aubrey Malphurs指出言行合一的事奉,是最有果效的領導方式﹕「藉著活出使命的楷模,領導者傳遞了使命。」「我提出了九種傳達使命的方法。其中最重要的,是領導者的生活。當一個領導者在生活中體現使命時,他也就維護了這個使命。」

 

保羅可說使徒中最成功的教會領袖的榜樣。他的兩大特色是堅持全備的教導和持久的努力。與以弗所長老話別時,保羅突出了這兩個教訓。他首先強調全備的教導﹕「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因為神的旨意,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使20:20, 27)保羅的方針與部分現代有名教會的牧會理念很不相同。《經濟學人》針對美國教會發展的一個報告就以馬鞍峰教會的例子,指出教會只側重治療性,而缺乏批判性﹕「美國教會是治療性,而非批判性。他們側重『軟性』質素,例如指引和互相幫助,而非『硬性』質素,如罪和審判。

 

要有全備的教導,教會也必須發展全備的服事。Malphurs就非常強調這全備策略的重要性﹕「很少教會擁有『使人作門徒』的策略』。」「解決之道在於教會能使用一套深具影響力、使人作門徒的策略,並清楚地將它傳達給他們的人。」但更重要的是持之以恆!要持之以恆,不單是在方法,也在事奉的年日和決心上反應出來。保羅從到亞西亞的第一天,到他在以弗所三年之久,都凡事作他們的榜樣,都這樣勞苦。甚至離開後,仍然持續關心他們。面對哥林多教會看他為愚妄,仍然與他們「同生同死」(林後7:3),堅持將他們的一切的心思都帶到主面前 ,被主深深擄去。要有真正的增長,必須有全備的教導和計劃,也有持之以恆的努力服事才行!

 

保羅強調「生命影響生命」,而他所顯露的「生命影響生命」是以「一生」和「凡事」兩個重要層面,這就是在所有時間所有事情上都作信徒的榜樣。這個是崇高的目標,也是極為艱巨的,是不少人不願意承擔的重擔。但當我們靠主立下這個心志,付諸實行,若能堅持下去,必然得到豐盛的果子,也必得到信徒的尊重和信任。

 

六、 以羊群為中心的牧養﹕盡最大的代價和努力,建立工人,勸戒眾人

保羅在使徒行傳20章提到自己的榜樣也是這個目的。其中的核心目標是要激勵眾長老都能忠心服事群羊,都能仿效保羅「一生」「凡事」都作信徒的榜樣。保羅在這堭j調他為了羊群是傾囊而出,是以「最廉價的工資,甚至是賠本的、貼錢的,而又作最優質,最勞心勞力的服事。」是以建立對方為目標,輕看自己的價值,高舉對方的重要。世界的價值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別人是為了自己的成功而生存的踏腳石。但耶穌和保羅的價值是「為了別人的益處,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看自己是為了他人的成長而要作出犧牲的踏腳石。保羅更進一步強調,他為羊群願意白白付出,不收酬勞,甚至用雙手供應眾人所需(參徒20:29,33)。這種以最大努力和代價,不問酬勞的事奉心態,成為歷代教會領袖模範。司徒德牧師針對保羅這事奉態度有很好的總結﹕

 

用現代用語,保羅三重徹底性是「有深度的傳福音」的美好榜樣。他向所有可能的人,以所有可能的方法,分享所有可能的真理。他向全城市盡全力教導全備的真理。他的牧養榜樣必然給以弗所的牧者永不休止的感動。

 

為什麼保羅可以這樣做呢?按世人的眼光,他必然是瘋狂了,是傻瓜。那是因為他真的遇見復活又大能的主,這主改變了他的一生,使他甘心一生受苦一生付出,一生看重「施」,不看重「受」!作為教會領袖,我們是否真的有保羅般的事奉情操,甘心白白的付出,一生白白地努力,一生為羊群和福音而活?我們是否有類似主耶穌和保羅的事奉情懷﹕「好牧人為羊捨命!」

 

在一個資訊泛濫和缺乏誠信的世代中,商業社會懂得品牌的重要性。同樣在教會中,信徒和慕道朋友對教會和教會領袖也有類似的期望,甚至更高的期望。其中,人們對教會領袖的期望是最高的。建立一個有誠信,有質素,有全備事工的教會是世人在二十一世紀對教會領袖的期望。關鍵在乎有否更多委身的工人,願意靠主的大恩,成為當代的保羅,用「好牧人為羊捨命」的精神,建立自己和教會,成為蒙人信任的教會領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