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的道德倫理

梁炳光、連德恆、盧敏堅

(指導老師潘柏滔博士、郭鴻標 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2009411

***<器官移植的道德倫理Powerpoint投影短片>

A. 引言

人類要面對「生老病死」,是一個不可逆轉的事實。由秦始皇追求長生不老藥、到今天以基因去改變人類出生的本相,甚至求神問卜,在顯示出人類費盡心思,企圖把這「生老病死」的事實改變,至少期望能掌控,以致減少甚至逃避因「生老病死」而帶來的痛苦。

醫學的進步,把從前視為不治的病症治好,但面對因衰老或疾病而損壞或喪失功能的器官,器官移植似是唯一的方法,但這方法在器官的來源、器官的使用及分配上,為醫學道德倫理帶來極大的爭議。

本文嘗試從器官移植的歴史,以公共倫理的角度,切入剖析當中的利弊及限制,再以神學倫理,探求基督徒對器官移植的思考。

 

B. 器官移植的歷史進程

人類早在三世紀就有器官移植人面獅身的念頭。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傷兵激增而對外科手術的需求,成為一個強烈動機去發展器官移植技術。在短短五十年間,器官移植由一個概念發展成可行的事實。

人類醫學史上首例器官移植手術,是1954年哈佛大學MerrilMurray為首的移植小組成功為同卵雙生子之間完成腎臟移植,他們也於1990年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榮譽。到2003年,全球器官移植估計已突破百萬例。

雖然器官移植發展趨勢良好,卻未能滿足全球數以億計的病者的需求,其中原因包括:1人類器官(無論是從生人或死人所抽取的器官)供應的缺乏,以美國為例,超過8.6萬人等待器官移植,而能提供的器官僅有約2.5萬個。2手術及跟進病人護理的費用高昂。移植第一年就需要醫療費用約3040萬美元,以後服用免疫抑製劑每年需要10萬美元。3患者對所移植的器官產生排斥,存活時間不長。同時,因接受移植的患者需長期使用免疫抑製劑,會導致患惡性腫瘤的機會率增加,使生活質素下降。

以上的困雖導致更深層社會道德問題的出現,其中有器官黑市買賣、摘取非自願人士(如死囚)的器官及以腦幹死亡重新界定死亡的定義,以方便取得更新鮮的器官等。

 

針對上述問題,醫學界開始研究人和動物之間的異種器官移植。醫學界相信,大規模應用異種器官,將徹底解決人體器官供應不足的現狀,病人不需長期痛苦等候,亦不需要承擔高昂的醫療費用,更可延長移植器官的存活率。最先的案例是1902年時醫生EmerichUllman[1]把一個豬腎臟接駁在一個患有末期腎病的越南婦人的手臂,之後是1984年一個極有爭議性的案例,美國南加州醫學中心一個醫生,把狒狒的心臟移植至心臟有嚴重缺陷的女嬰Baby fae身上。

隨著醫學的發展,科學家在動物器官移植的技術上,己取得成功案例,其中移植豬心瓣治療心瓣疾病已普遍使用、豬的胰島細胞治療糖尿病及豬的腦細胞治療柏金遜症也取得成功,但基於道德的原故,多國都禁止進行移植。在面對嚴重的病人體內排斥異種器官的問題上,大量高劑量的抗排斥藥,對受者更有嚴重的副作用。雖然科學家嘗試以靈長類動物的器官移植,避免病人排斥問題,可惜靈長類動物的器官尺碼一般都較人類的小,不足夠正常的運作。另外,靈長類動物的繁殖速度不夠快,即使解決了排斥問題,也解決不了器官供應的問題。此外,科學家還擔心異種器官會為存在的動物病毒,打開進入人體的大門而發生異變,在人類社會中擴散,這個情况就如現今社會對禽流感人傳人的惶恐一樣。更有傳言指HIV病毒在人類社會出現,也是因為那隱藏的病毒在動物體內沒產生反應,但是傳至人體才產生異變。最後,在個人心理的層面上,接受了動物的器官捐贈,對自主體的自我形象也做成壓力,以致自我形象受損,在身體得到醫治後卻為心靈帶來深層的傷害。

 

為了解異種器官移植所引致的問題,科學家轉向研究利用胚胎幹細胞的分化功能作治療用途,把幹細胞從胚胎中提取出來分開培育,透過誘導而培植出適當的器官作移植治療病患,使胚胎幹細胞移植研究成為廿一世紀的醫學界耀眼新星,亦為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帶來新希望。

從胚胎取出的幹細胞具有可以發展成為各種細胞的潛力,胚胎幹細胞在分化上具有全能性,有如一顆全能種子,能發育成人體各種組織細胞。如果科學家能夠準確掌握胚胎幹細胞向不同組織細胞「定向分化」的條件和機制,從而在體外進行培養,然後移植到病患體內去修復受損細胞,甚至在體外培育出整個器官以供移植,那無疑是醫療上的一大福音。

可是胚胎幹細胞在醫學臨床上也遇到兩個障礙:1因為胚胎幹細胞具有分化的全能性,所以如果直接把胚胎幹細胞注射至病患的身體裡,這些幹細胞同樣也有潛能會分化成癌細胞。2即使胚胎幹細胞已經先被適當地誘導成為特定的前驅細胞,但是如果這些前驅細胞注射至病患的體內,因為這些前驅細胞不是病患自身的胚胎幹細胞所衍伸出的細胞,自然會被病患本身的免疫系統所排斥。[2]

此外,由於在幹細胞的抽取過程中胚胎會被摧毀,反對胚胎幹細胞研究的人認為生命由受精一刻已開始,抽取胚胎幹細胞無疑摧毀生命。基於這方面的道德考慮,多國政府自1997年起立例禁止某程度上的胚胎幹細胞研究,布殊總統200189簽署美國聯邦法規,限定聯邦經費資助的胚胎幹細胞研究,僅限於20018月之前培養出的數十個胚胎幹細胞株,而不得使用後來取得的新細胞株。[3]

因此醫學研究只能集中於成體幹細胞的範疇。過去一般認為,成體幹細胞不具有跨器官/組織的分化可塑能力(plasticity),但隨著近年來對於幹細胞的研究與了解快速增加,成體幹細胞也被證實能夠在適當的培養條件下及特定外在因子誘導下,分化成為不同的組織與器官的細胞。為要避過免疫系統排斥,最好的方式就是使用病患自身的胚胎幹細胞,方法是將體細胞還原變成胚胎幹細胞,這種還原的重新設定細胞稱之為誘導式多能性幹細胞 (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iPS cells)[4] ,2007年日本和美國科學家分別宣佈發現將普通皮膚細胞轉化為iPS細胞,這樣得到的幹細胞和胚胎幹細胞的功能相差無幾,再將病患的 iPS細胞適當地誘導成為特定細胞(如胰島細胞或運動神經元)再移植回病患體內,如此就相當有可能可以巧妙地避過免疫系統的排斥了!

但是,將皮膚細胞轉化為iPS細胞的過程需要使用病毒,即用病毒作為載體將基因物質注入皮膚細胞中,促使其轉化,這一方法具有引發癌症的風險。200931英國愛丁堡大學和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等機構的研究人員報告說,他們首次成功發現了不使用病毒的轉化方法。研究人員利用一種基因轉位子,即DNA中一段可以移動的基因序列,來替代病毒作為運輸所需基因的載體,使引發癌症應用的風險大大減小,而且有望使生物醫學研究徹底告別使用胚胎幹細胞。[5]

至此以成體幹細胞取代胚胎幹細胞作治療的醫學進程可謂取得重大的突破。

 

B. 公共倫理

加爾文認為假如神任憑惡人為所欲為,這世界將變得極之可怕,因此神透過人的良心、公眾輿論的壓力、因果關係、政府與法律等,來控制罪惡的行動。因此,在不信的世界中,仍然可以看見誠實、友善、寬大為懷、樂於助人的善行。神甚至不信的人定下一些道德的原則,來規範世人,使罪惡不至失控,加爾文認為「是神的恩賜允許他們這樣作…乃是神特殊的恩典」。

以下嘗試以公共倫理的四大原則,去檢視及批判過去五十年器官移植的歴史。

1. 自主(Autonomy)

「自主」是指向個人作出道德抉擇的能力及自主程度。康德認為「自主」是人在不受其它影響下能為「善」而作出的抉擇,康德甚至認為人若不能「自主」,便不可稱之為「人」。

一個符合「自主」倫理原則的舉動,必須能保障人的器官不會在非自願之下被摘取或利用。但在器官移植或幹細胞研究上,器官或組織的來源,卻與「自主」的原背道而馳。例如一些國家視死囚為必死之人,在他們死前任意把器官割下出售;為了取得新鮮的器官,醫學界以「腦幹死亡」為「死亡」重新定義,剝奪病人生存的機會,亦為見利忘義的敗類醫生開了綠燈;在抽取幹細胞上,雖或得父母的同意,但對胎兒卻是一點尊重也沒有。「自主」的原則在救人的大前題下,便顯得無關重要。

另一方面,「自主」的原則在個人的層面上面臨衝擊。有國家以利誘(如減稅優惠)的方式,鼓勵國民捐出自己的器官;亦有人為金錢(無論是非法或合法的方式)而出賣自己的器官或胚胎。問題是在利誘的條件下進行的捐贈,或為利益而進行的器官交易,是否仍可稱之為「自主」的善行呢?若是,則個人「自主」的出賣器官便需得到尊重而容許他們繼續把自己身體「物化」。若否,則「自主」的原則在個人「自主」下傷害自己,亦無力監察制止。

人對於自己身上的器官有沒有自主權?誰人在甚環境下可以摘取別人的器官呢?在市場的主導下,人與其身體都被扭曲物化,只可回到信仰去才可找到應有的價值。

2. 不傷害(Non-maleficence)

「不傷害」是重要的醫學倫理原則,它提醒醫學界去認真考慮在一切醫療舉動之先,尤其在可預計的傷害較可預計的得益為大時,應避免為病人造成傷害。者而言,「不傷害」是作為一個「人」應有的基本權利和必需維護的利益。

一個醫療舉動可能真的能救活很多人,但在「不傷害」的原則下,一個涉死的人是一個「人」,絕不應以「腦幹死」來提早結束他的生命;一個窮人是一個「人」,不應以金錢換取他的器官/組織;個人是一個「人」,不應把動物的器官安插其中,引致隱藏的病毒擴散;十四天以內的胚胎是一個「人」,不應用作研究或成為製造其它器官的「材料」。[6]

中國人說「衣食足然後知榮辱」,從一個病人的角度來看,「保命」與「道德」的抉擇,是簡單和直接,不單會以「保命」為前題更會刻意合理化因「保命」而造成的傷害。從科學的角度,一切研究都是「中性」而把道德放在應用中評估。故「不傷害」原則在個人及社會利益的大前題下,同樣欠缺規範的能力。

3.   造福人群(Beneficence)

「造福人群」原則是以仁慈與善良的方法產生「好」的結果,當大眾的「好」結果與小眾的「好」結果有衝突時,「造福人群」原則便會保障大眾的「好」而犧牲小眾,故有人認為「造福人群」原則與「功利主義」緊緊相扣。

在五十年的器官移植歴史中,每一次的研究發現,都期望能為人類帶來益處,但事實卻往往相反。為了解決器官短缺的問題,不再倚賴自願捐贈而轉向利誘式的捐贈,甚至主張將器官買賣合法化,重地把人的價值扭曲物化;轉向異種器官移植,破壞了「人」的整全性而成為非人非獸的配件組合;轉向胚胎幹細胞移植,更直接的以殺害生命去拯救生命。

心理學家指出人類心態的發展,是從基本的身體需要逐漸發展至社會層面,再而達到精神層面,有些人在發展的過程中,只停留在自我滿足的階段或社會上的需要而已,而不再往上提升。[7]事實上,所謂為「大眾」好的行動,背後的目的是幫「小眾」去逃避當前的痛苦,往往帶來社會更多不公義的事,造成深遠的惡果,完全的違背了「造福人群」的原則。

期望無知短視的人,想出整全又能造福人群的策略,實在是椽木求魚

4.   公平(Justice)

公平」原則認為,無論是「利」或「害」,都要公平的分配給每一個相關的人。在供過於求或供求互等的情況下,「公平」原則是不需要考慮的。但在一個扭曲的社會,人要面對如何在求過於供的情況下作出公平分配,人的貪念形成弱勢社群壓與剝削。在器官移植的歷史中,因器官缺乏而作出有違公平」原則的事不計其數。

首先人應有責任去面對自己的疾病、衰老及死亡的問題。在自願器官捐贈外以任何方式(包括非法的奪取及合法的買賣)從別人身上獲得器官,都是把自身的責任轉嫁到別人身上,是一種逃避行為,而從胚胎中抽取幹細胞來提供移植用的器官,更是罪無可赦。為何一些人的健康較另一些人的健康重要?為何一些人的生命被握殺,去換取另一個生命的存活?為了達到目的,人可辯稱器官買賣是公平交易,各取所需;辯稱提早在涉死的病人身上取器官,使移植成功率更高;辯稱十四天內的胚胎不是生命,不算為殺人。在公平」的原則下,這都是一些不可接受的自私舉動。

另外,當人的一切(包括器官、組織、胚胎、臍帶血等)都可以放在市場上交易後,人便成為標着不同價格的商品,而不再是擁有同等價值及同等尊重的個體,亦再不需要以公平」的原則去維繫人類社會。

5. 小結

四大醫學倫理原則,本意是維繫人類社會的運作,又或如加爾文所言,是神給人的規範,使罪惡不至失控。但五十年來器官移植的歷史,讓我們看見科技的發展走在倫理與法律之前,加上人類不斷作出自私及愚蠢的抉擇,科學與道德間之關係呈現鬆散甚至分裂的狀態,[8]嚴重衝擊著有數千年歷史的倫理學,使之瀕臨崩潰

人類漸漸忘卻或刻意不理會世界的道德標準,習慣以取悅自我,逃避苦難為抉擇的準則。人與世界無法拉上關係,更不要說容讓神進入生命中,人類的將來,還有盼望嗎?

 

C. 神學的思考

器官移植科技發展的終極目的,就是醫治復。令病患能夠回復或接近至正常人和諧的生活,這是無可置疑的追求。打從普羅大眾的社會,以至各個不同宗教,都以此為共同的核心價值。正如醫護界擁護的希波克拉提斯宣言(The Hippocratic Oath) :「最高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教時起」,這代表了醫療科技發展最基本原則,其中器官移植倫理的向度亦是一樣。

聖經並沒有明確的經卷提及器官移植,但基督徒仍是可參考聖經的世界觀來作其思考。首先當然是關乎神照著自己形象從無到有創造人類的主權,讓人有著神的形象的尊貴,給與人類各有不同的獨特性,並賜給人類管家的職份,為管治地上的受造物(創廿六),為創造一個和好的境界。而由於神看一切所造的為甚好的,並各從其類,人只需按著神既有的規劃和地上有的資源來履行管理的職責,並遵行造物與受造的關係,心存感恩的謹慎理順管治地上的一切,這當然包括受造人類的身體健康。英國著名的神學家和生化學家皮科克(Arthur Peacocke) 提倡「人神同工(synergism) 的理論,認為神對受造物的照管包括基因和環境的改變,人應以神所賦予的創作能力,與神一同改造生物。不過,人的創造只是將神已造成之物改造,因為惟有超自然的神的創造才是「無中生有」。[9]科學家為了人類的健康而作出的研究,盡上治理管家的職份原是好的,但是假若單為追求科技的突破而潛越了神那「無中生有」的主權,違反神造人從其類及神所給與人各自的獨特性,隨意改動神創造的尊貴個體,勉強進行異種器官移植及企圖改變剝奪胚胎生命成長的權利而培育出可用器官作移植用途,都展示出受造的潛越了創造的主權。當亞當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嘗試擁有神分別善惡的獨一權能時,他們潛越了神與人當中應有的關係,因而受到懲罰,神就驅逐他們出伊典園,連代表永遠活著的生命樹的果子也不給他們吃,象徵著人類要接受死亡與痛苦的刑罰,人因為犯罪,必須謙卑的承擔罪帶來的後果。此外巴別塔的故事,再次看見人類的自大,妄想作出人不應作的登天之舉,神就即時變亂人的口音,令人分散天下。人類的墮落,導至死亡與痛苦,乃是出於必然,這是人必需要順服地面對的後果。但神是慈愛的,祂差派愛子耶穌基督來拯救世人,減輕人的痛苦,為人類帶來醫治,「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21)也許我們該以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為楷模,參照耶穌三年的傳道醫治生涯為討論借

莫特曼在「現代人與自然身體及時間的疏離」一文[10],論及人和自然的內在產生「疏離」的時候,就指出現代人性的每個人應該是「理性和意志的主體」。因此身體和感性,生理上的需求和驅動力應該受到自我操持的掌控。掌控就把自己的身體視成為「他者」,並硬生生的把人和身體「疏離」。尤其是人們生病時,都不會將自己的身體當成自己的主體,卻把身體視為「具有理性和意志的順服工具,甚至是一具裝載靈魂的沉默「容器」。當我們討論器官移植的時候,我們的潛意識就把病患和病患的身體、捐贈者的器官、準備移植的動物器官、幹細胞發展而成的器官,視為個個獨立的個體,這就是莫特曼所指的「疏離」。道德倫理的討論就是把這些「疏離」的個體,重新以一個整全的鳥瞰的高度去審視、回復和尊重整體的存在,達至一個關係重建的「復和」層次。

回顧耶穌基督三年傳道中的醫治事跡,不單注重病患的肉體復原,也注重人性各方面重建和「復和」。因此,的全人醫治的目的和事蹟,才是人類醫學發展的方向和倫理的立脚點,而不是單從醫學技術的突破上作考慮。

路加福音七章記載施洗約翰的門徒問耶穌的身份,當時正忙於為羣眾治病,耶穌就叫約翰的門徒立身處地看見的醫治瞎子,瘸子,長大麻瘋的,聾子,甚至死人復活的情况,告訴滿有懷疑的約翰。耶穌在這裡不僅表達了自己醫治事工是實現舊約的預言,更指出醫治病患是應該不設限制和範圍,甚至困難如死人復活,亦會成為醫治手段,用意是把疏離的身體和人的主體重新建立。

然而,福音不僅詳細記載醫治神,不單描述疾病和災患得醫治,疏離的復和也延伸至其他層面。就以三卷福音書都平衡記載「治好大麻瘋的神」為例(路五1215、可64045、太八24 )當時這病是絕症和高傳染性,因此病患被迫受到社會歧視和隔籬,在礦野中自生自滅。聖經記載,耶穌基督不單接納他,而且醫治他,更鼓勵他主動到祭司裡檢查,因為當時痲瘋是被視為被上帝詛咒,好叫他這已經和社會團體疏離的人,重新被接納復和融入社會。更不止於此,基督要他獻上摩西所吩咐的禮物,為要他從和上帝疏離的關係得到復。可見基督在世的醫治是全人性,把身體軟弱導致的個人,羣體,人和上帝之間的疏離,完全整合復和。福音書的作者都齊心見基督醫治上積極的方向,疏離成了全面的復

因此,討論器官移植倫理也該以此為進路。器官的更換必需是為把病患從痛苦中得到解脫,將損壞器官帶來的痛苦,導致靈魂和身體的疏離得以修正,使病患康復,並重新整合人性和社會羣體接觸,融合建立自我的存在和尊嚴。更讓這次康復帶來病患和基督教的三一上帝建立關係,得到最大祝福的人生。

器官移植科技是需要發展的。首先,從人與人之間的器官移植,從器官的無私的施與受,我們可見到人與人本來疏離的關係更見密切,某程度觸發起團契的「愛的分享」的意義,正如三一上帝之間的三一相交,神是社會性或關係性的團契,彼此享受完美而永恆的相交[11]一樣。學者Fitzgerald[12]更認為分享自己的身體器官有著聖餐的內涵,正如基督的身體為人開一樣,建立象徵性的愛的團契。

然而動物和胚胎幹細胞發展出的器官移植則作別論,利未記十九19提到的「不可叫你的牲畜與異類配合,不可用兩樣攙雜的種」明顯是要帶出各從其類的原則,也表徵著動物異種器官移植的否定,另外詩篇一三九13-16所記載著「那未成形的體質…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也標示出胚胎是一個上帝所記念的生命,從胚胎抽取幹細胞無疑否定聖經關於生命未成形的記載。而且把動物和人類胚胎幹細胞工具化和物化,完全是莫特曼提出的「疏離」,器官只成為延續生命的工具,原本擁有生命的動物和胚胎的生存權利反被褫奪,人類主動的把自己和大自然疏離,正如莫特曼在「人權,人類的權利自然的權利」[13]中,指出人習慣將自然視為屬於我們自身的「環境」,對於其他生物只看為對人類有利用價值,以人類自己為宇宙的中心。人類在道德方面對於異己生命,不論是動物和胚胎的冷漠感不斷的提升,這就是「物化」的緣由。莫特曼以詩篇104篇,這篇讚美上帝在大地中的護理的詩篇為立論的開始,指出人的特殊使命只適用於他所尊重的被造共同體之中,只有承認其他創造的尊嚴,才可以談論自己的特殊尊嚴。而身為創造者的樣式,人就應該以創造者的愛去愛所有「創造的伙伴」。否則,人只是扭曲的畫像。換句說話,動物和胚胎幹細胞發展的器官移植是絕對不尊重動物和胚胎本身自然的創造尊嚴,刻意以人類的科技改變其本身的特性,使人類的生活得以延續是不道德,而且強行以這些手段去修復身體所做成各種的「疏離」,可能達至反效果,動物器官移植的嚴重排斥性正是一個例子,一方面可能會加速病患的死亡,另一方面病患可能產生一些心理上的障礙,做成自我形象更嚴重的「疏離」以致「斷裂」。

成體幹細胞的最新研究成果,標誌著人順服地履行管家的職份,按著神既有的創造規劃和地上有的資源,結合人的智慧,在人類健康的福祉上尋求出的醫療突破,符合了上文醫學倫理的四大原則。利用成體幹細胞培育器官或修復壞死器官,不但解決器官短缺的問題,取自病者本體的幹細胞培育出的器官有著相同的基因,能減低異體器官排斥的風險,病者得醫治後不需要長期服用抗排斥藥;有了幹細胞的治療便不需要倚賴捐贈,減低對捐贈器官者的傷害,達至不傷害人的道德倫理,經由幹細胞培育出來的器官可說是無限量的,病者無需遼無期的等候合適的器官捐贈機會,對病者的心理期望有莫大的幫助,達到公平分配及自主為善,造福人群的四大醫學倫理原則。而最重要的是處理了需要從胚胎抽取幹細胞而摧毀生命的道德問題。

 

D. 結語

在整理本文的過程中,深感神恩浩大,萬物偕由掌管。當人類隨著時間在醫學科技上不斷尋求突破的同時,神容讓人取得技術上的進步,但卻不一定允許成就。在器官治療的進程中,人類研究出的人體器官移植技術,卻因為人的疏離及倫理規範以致供應缺乏而遇上障礙;動物器官移植似乎可以解決供應短缺的問題,卻又遇上異體排斥及病毒變異的障礙;胚胎幹細胞本是最具發展潛力的醫學發現,卻因為摧毀胚胎生命的道德問題而遭多國政府禁止繼續鑽研;正當美國新任總統奧巴馬推翻前總統布殊的行政指令,而重新開放聯邦政府基金資助胚胎幹細胞研究的同時,英國和加拿大的醫療研究人員卻宣布成功發展iPS皮膚成體幹細胞可以取代胚胎幹細胞的可能,使得奧巴馬總統的行政指令變得意義不大!我們只能不期然的感人的爭議,神在掌管!

 

 


Reference:

 

1.      Arlene Judith Klotzko, “The Cloning Sourcebook”,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2.      Brent Waters & Ronald Cole-Turner, “God and the embryo: religious voices on stem cells and cloning”, Washington: Georgetown University, 2003

3.      Christopher Thomas Scot, “Stem cell now: from the experiment that shook the world to the new politics of life, New York: Pi, 2006

4.      Helena Melo, Christina Brandao, Guilhermina Rego, Rui Numes, “Ethical and Legal Issues in Xenotransplanation”, Bioethics, Vol. 15 No. 5/6 2001, P.427 -442

5.      Jay D Gralla and Preston Gralla, The Complete Idiot’s Guide To Understanding Cloning, 2004, Alpha, USA.

6.      Jonathan Hughes, “Justice and Third Party Risk: The Ethics of Xenotransplanation”, Journal of Applied Philosophy, vol. 24, no.2, 2007, P151-168

7.      Mary Murray, “ Lazarus, liminality, and animality: Xenotransplantation, zoonosis, and the space and place of humans and animals in late modern society, Mortality, vol. 11, no.1, February 2006, P.45-56

8.      Media reports during 2009, http://www.religioustolerance.org/resstem09.htm

9.      Michael J. Reiss, “The Ethics of Xenotransplantation”, Journal of Applied Philosophy, Vol. 17, No3, 2000, P253 – 262

10.  Pros and Cons of Embryonic Stem Cells and Adult Stem Cells, http://www.stemcellresearchfacts.com/pros_cons.html

11.  Ronald Munson, “Raising the dead: Organ transplants, ethics, and society”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2002

12.  Robert D. O’Neill, Xenotransplanation: the solution to the shortage of human organs for transplantation?”, Mortality, Vol. 11. No.2 May, 2006, P. 211 – 231

13.  Stem cell research : All Viewpoints, http://www.religioustolerance.org/res_stem.htm

14.  Stephen M. Modell, “Approaching Religious Guidelines for Chimera Policymaking”, Zgyon, vol.42, no.3, Sept 2007, P.629 -641

15.  Timothy J Denny & Gary P Stewart, editors, Genetic Engineering, A Christian Response, 1999, Kregel, Grand Rapids.

16.  Therapeutic cloning: How it is done; possible benefits, http://www.religioustolerance.org/clo_ther.htm

17.  W.Druml,C DrumlEmenich Ullmann (1861-1937)not only a pioneer of kidney trousplamationJournal of Nephrology 2004Vol 17 N.3461-466

18.  William R. DeLong, “Organ Transplantation in Religious, Ethical and Social Context: No Room for Death”, London: Haworth Pastoral, 1993

19.  史丹利.葛倫斯, 廖和美、鄧元尉譯, 團契神學--連結基督的信仰與生活, 台灣:華神, 2007

20.  曾念粵編,《莫特曼的心靈世界》,台北:雅歌,1998

21.  潘柏滔:《遺傳工程與人的未來》,台北:雅歌,1995

22.  羅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1992

23.  文匯報:解讀幹細胞研究路線圖,http://big5.news365.com.cn:82/gate/big5/wenhui.news365.com.cn/xwdj/200902/t20090205_2189463.htm

24.  科學人:帶來希望的再生細胞幹細胞http://sa.ylib.com/saeasylearn/saeasylearnshow.asp?FDocNo=1196&CL=75

25.  國際厚生健康園區:什麼是幹細胞?http://www.24drs.com/consumer/knowledge/stemcell/main.asp

26.  科景:生物:回顧2007年幹細胞研究的重大突破http://www.sciscape.org/news_detail.php?news_id=2314

27.  新華網新華科技:誘導多功能幹細胞研究取得重大突破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tech/2009-03/02/content_10927407.htm

28.  陳英鈐:<幹細胞研究--生物醫學研究的新大陸還是胚胎的殺戮戰場>www.libertytimes.com.tw/2001/new/jul/14/today-o1.htm

29.  Reproductive and therapeutic cloning http://www.religioustolerance.org/cloning.htm

30.  Pros and Cons of Embryonic and Adult Stem Cells http://www.stemcellresearchfacts.com/pros_cons.html

31.  胚胎幹細胞研究的倫理爭議http://web1.nsc.gov.tw/ct.aspx?xItem=7710&ctNode=40&mp=1

32.  Debates over the ethics of embryonic stem cell research http://biotech.about.com/od/bioethics/i/issuestemcells.htm

33.  基因工程與複製人倫理議題之探討http://www.taiwanwatch.org.tw/magazine/v5n1/v5n1-001.pdf

34.  Cloning and Stem Cell Research: Wrong Motives on Both Sides of the Atlantic http://www.cbhd.org/resources/cloning/omathuna_fall-2000.htm

35.  Stem Cells & Our Moral Culture http://www.cbhd.org/resources/stemcells/hollinger_2001-11-15.htm

36.  NIH, Stem Cells, and Moral Guilt http://www.cbhd.org/resources/stemcells/mitchell_2000-08-24.htm

37.  Biblical principle about cloning http://www.allaboutpopularissues.org/cloning-ethics.htm

38.  Christian Ethics and Cloning  http://www.allaboutpopularissues.org/christian-ethics-and-cloning-faq.htm

39.  DNA cloning - Are we playing God? http://www.allaboutpopularissues.org/dna-cloning-faq.htm

40.  戴正德:<醫學研究的倫理思考>

http://www.med-assn.org.tw/ltk/89430906.htm

41.  <生物科技對倫理的衝擊> http://www.biol.ntnu.edu.tw/NSC/bionetwork/biorelative/introduction.htm

42.  尉遲<從基督宗教的觀點看器官移植的問題> 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07.html

43.  郭旭崧:<從醫療倫理看器官移植> 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08.html

44.  余錦波:<論器官收集政策> 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09.html

45.  戴宇光:<器官移植的法理問題> 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12.html

46.  李瑞全:<器官移植專題 - 引言> 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03.html

47.  滕曉雲教授:<器官移植的供需問題> 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10.html

48.  金光亮醫師:<從醫療的角度談器官移植> 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2/11.html

49.  刘宾雁:<谈人体器官买卖> http://www.epochtimes.com/gb/4/1/22/n452908.htm

50.  <人體內培養器官有望成真> http://www.geocities.com/interest_would/newpage8.htm

 



[1] W.Druml,C DrumlEmenich Ullmann (1861-1937)not only a pioneer of kidney transplantionJournal of Nephrology 2004Vol 17 N.3461-466

[2] 科景生物:回顧2007年幹細胞研究的重大突破http://www.sciscape.org/news_detail.php?news_id=2314

[3] 這法規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被奧巴馬總統簽署的行政令推翻,解除對使用聯邦政府資金支持胚胎幹細胞研究的限制。

[4] 科景:生物:回顧2007年幹細胞研究的重大突破http://www.sciscape.org/news_detail.php?news_id=2314

[5] 新華網新華科技:誘導多功能幹細胞研究取得重大突破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tech/2009-03/02/content_10927407.htm

[6] 陳英鈐:<幹細胞研究--生物醫學研究的新大陸還是胚胎的殺戮戰場>。下載自www.libertytimes.com.tw/2001/new/jul/14/today-o1.htm

[7] 戴正德:<醫學研究的倫理思考>。下載自http://www.med-assn.org.tw/ltk/89430906.htm

[8] <生物科技對倫理的衝擊>。下載自http://www.biol.ntnu.edu.tw/NSC/bionetwork/biorelative/introduction.htm

[9] 潘柏滔,《人類基因組計劃的倫理初探》,(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三十期,2001.1p.171, 雖然Arthur Peacocke是進程神學的學者, 但其"人神同工"的理論可作參考。

[10]曾念粵編,《莫特曼的心靈世界》,台北:雅歌,1998P. 175177

[11] 史丹利.葛倫斯, 廖和美、鄧元尉譯,團契神學--連結基督的信仰與生活團契神學 P.52

[12] O .Rams Fitzgerald, “Organ Transplantation and Tissue Donation: A Theological Look”, Organ Transplantation in Religious, Ethical and Social Context: No Room for Death” P.145-160

[13]曾念粵編,《莫特曼的心靈世界》,台北:雅歌,1998P. 204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