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視以敘事神學 建構中國本色化神學的可行性

郭熹瑜

(指導老師梁家麟 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郭熹瑜神學網站

20071122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 引言

「故事」[1]充斥於生活的每一個層面,而且與文化、時代及社群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不論是朋友家人閒談之間,對日常生活中各種事件的描述,或是對過去的回味及歷史事件的憶述,也大多是敘述與故事。今天,我們喜歡聽故事,也喜歡說故事。當小說與漫畫,以及電視與電影成為現代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生活時,故事影響我們的生活,也塑造我們的生命。一個一個不同的故事,故事中不同的事件,不同的角色,不知不覺間,它們對我們的價值觀及行事為人帶來了一定的影響。

信仰故事[2]也是信仰生活的核心。聖經故事是大部份信徒最先獲得信仰知識的途徑,在教會中所聽到過的信仰故事實在多不勝數。當我們與慕道者分享信仰的意義時,我們會講聖經的故事(耶穌的故事),也會講自己及別人與神連結的生命故事。在團契中,我們除了讀聖經中有關神與人立約的故事,也分享各自在生活中經驗神的故事,從中彼此抵

「故事」是個人信仰主觀經驗的分享,也是信仰的切身體會,認信乃是由形種種的經驗所承托。[3] 信仰並非抽空的信條,應該有必然的場景。在同一特定的場景中,故事有其群體性,是群體的共同經驗,是一同回應時代、承擔使命及承襲傳統的回憶,經年累月便成為傳說,編織出該群體的歷史。

既然故事與生活及群體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每一個故事也帶有獨特的文化色彩與時代氣息,作為故事的背景。這樣看來,「故事」可以成為承載本色化信息的媒介。有三件事引發筆者探討這題目:

1)   筆者多年前曾閱讀《赤地之穗: 來自中國大陸的見證一書,深被書中的見證鼓勵,從中看見信徒如何在困難中經驗神的供應,並在艱難中持守信仰,透過生命故事把中國基督徒的生命中的信息展現出來。

2)   2006年,筆者有機會參與西安一所教會的晚間祈禱會,開始時時見證的時間,弟兄姊妹陸續到台前分享見證,約有一個多小時,大部份是生活中如何經驗神,依靠神的故事,弟兄姊妹從中得到堅固及鼓勵。

3)   筆者最近有機會研究「浸信會」神學家麥克林登(James McClendon)以「傳記為神學」的概念,從中發現傳記神學的對確信、生活、倫理及群體的關注,與本色化神學的關注十分近似,傳記神學有其本色化的可能性。[4]

文將會先稍稍介紹敘事神學,然後嘗試探討以其建構中國本色化神學可能有的積極面與危機。

 

. 敘事神學

70年代開始,敘事成為一種神學的研究方法,而且廣泛被使用。敘事神學[5]的概念,部份是源自理察•尼布爾對「基督徒以敘事來表達信仰」的肯[6]。敘事神學家認定,敘事是神學的關鍵所在,也是神學反思的中心。敘事是神學反思能力的來源。[7] 基於敘事神學的跨學科性,其發展與很多不同範疇[8]扯上理不清的關係,也因為受到的各個範疇的影響之輕重,以至發展出不同的說法及理論。[9] 這也是敘事神學之獨特性普遍忽略的原因。跟據法克利(Gabriel Fackre)的分類,敘事神學可以分為宗教經典故事(canonical story) 類型,生命故事( life story) 類型及團體故事(community story) 類型。

()      宗教經典故事(canonical story) 類型

聖經充滿了敘事,此類型的敘事神學主要是對聖經內容的文學分析。[10] 焦點集中於文學的本體,嘗試採用不同的方式對文體作出批判,對聖經內之敘事作出詮釋,以敘事法來研究神學,其方法主要建基於文學批判(literary criticism)。一方面尋找敘事的歷史意義及以救贖作為整個故事的總綱。其中涉及對習慣用語,對語言的特別表達方式,以及對徵兆與符號的詮釋。與此同時,研究如何從故事的角度讀聖經,並將其含意應用到自己的處境中。

聖經敘事學者認為,聖經故事有能力讓我們重新理解我們生命的故事。只要讀故事者內在化這些故事,它們能夠為個人經驗賦予意義,使個人在危機中得到指引,並藉此知道人生的方向。聖經故事引來與神相遇的生命改變,並藉此帶來救恩。進一步而言,我們個人的故事因拯救而被重塑。[11]

此敘事神學類型的另一發展是結構主義(structuralism),重視將聖經故事與實體的敘事結構相關聯,並引發出對故事結構與表達方式的關注。其中還可分為1)一般故事的結構與人類經驗之內在形式的關注,及2)聖經故事在基督徒群體內所發揮的作用。強調敘事的形色與意義之間的不可分割性。更相關的研究專注於聖經比喻的特殊重要性,指出比喻的結構,反映人思想的架構,成為人對神、對自己及對世界之認知的基礎。[12]

()      生命故事( life story) 類型

簡單而言,這是以敘述真實的故事引述為神學。因此,此類型的敘事神學比上述類型更複雜及更多樣性,其特色就是對不規則及變化多端作出肯定。材料來源甚廣,從民間生活化的細小故事,與及個人的生活片段;到偉人的傳記,及具影響力、傾國傾城的見證;包括社會及個人層面的生命故事,以基督徒之間的故事為主,也有運用非基督徒故事的主張。所牽涉的範圍走於,個人成長,倫理主張及社會改變等多個重點之間,沒有特定的形式及方法,可說是百花齊放

1) 覆述及探索自己的故事:這可說是基督徒群體中分享見證的傳統。覆述自己的故事時,我們把自己的生活及信仰經驗,與個人認信作出關聯。事實上個人認知的講述絕不能離開故事的形式。神的作為和我們自己的生活都具敘事性,因此透過探索這些敘事,我們可以了解神,並認識自己。

2) 聆聽別人的故事:從別人的故事中偵查及觀察生命的改變及改變的原因及力量。有神學家建議以引人注目及令人佩服的生命(傳記與自傳)為藍本,也可以是任何與神相遇的細小故事。宗教傳記提醒人,在基督徒的故事裡可以發現個人與團體蒙恩的歷史,敘事神學的目標,就是運用教會故事中所蘊涵的基督徒信仰,來重新詮釋個人及社會的現況。並藉巧妙地結合這些故事與聖經故事,作為宣講及傳遞信心的內容。[13] 講道中的例子與故事正是過這方面的應用。

3)   故事(自己及別人的故事)的道德力量:有敘事神學家認為,神學的使命是建立以倫理,故事的重點亦以倫理為首。個人的宗教信念會塑造個人,而我們生活環境中的故事,將會變成了我們的異及異的內容。「我們所學到的故事,變成了自己的故事」。生命故事是有教育作用的。「某一則故事既讓我們對世界產生了特定的看法,我們就會讓它來主導自己的行動。」其中的敘事原理是:人學了有關神的故事,便按照這故事來生活,漸漸塑造了這個人的生命(德性),最後這人向世界見證神的真理。[14]

()      團體故事(community story) 類型

公共的學問及傳統的累積塑造出團體的故事。團體的共同過去及共同回憶形成了團體的認同及凝聚。團體的共同故事表達了其傳統及對傳統的持守,這對解釋現在有重要的意義,也是面對未來的方案,引發共同希望的酵母。敘事神學所採用的主要是基督徒團體的故事及歷代教會的傳統,換言之,兼容教會歷史作為敘事的內容。[15]

基督徒團體的傳奇故事是整個敘事歷史,由創世的故事到以色列的連串事蹟,以至基督的故事,及其後教會的誕生與掙扎,包括了聖經與及歷歷代基督徒的故事,並藉這些故事來解釋現況。使徒信經及尼西亞信經雖然是以認信的形式表達,但也有可辨別的敘事輪廓,是一種對傳統的敘事。[16] 值得注意的是團體敘事的範圍及團體越大,越傾向概括及平常。團體故事一方面使人確認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加強個人的自我批判,使人從其他故事的角度省察自己,重新建立自己的故事,並引來改變,作出認信

 

. 以此建構中國本色化神學的可能性

      至此,我們可以肯定,敘事神學的多樣性及複雜性,而且仍在不斷發展,其重要性正不斷提升,特別在華人教會中,不少學者嘗試從不同角度,作出介紹及討論[17]。敘事神學的開放性,使它擁有極高的綜合性及一體化能力,把群體、本土特色、歷史、文化、關係、信心歷程及語言行為理論作為神學研究素材,從中尋找神學主題。因此敘事神學能夠回應不同族群,不同階層,不同處境及不同性別的需要,以至能夠應用在不同的神學範疇之中,聖經神學、宣教神學、黑人神學、族群神學、婦女神學等。[18] 在宣教神學的範疇,敘事神學肯定能夠為跨文化宣教帶來正面的幫助。[19]

在本色化神學方面,敘事神學能夠在本色化的生活中,把不同的形象、描述、 比喻及故事連在一起,藉以提供在多元化文化環境中全球對話的空間。[20] 非洲敘事神學的提倡,嘗試以敘事神學(特別是口述的敘事)建構符合非洲文化的神學,以傳福音及牧養為重點,不論此嘗試的成敗,它為本色化神學帶來新的啟迪。

在亞洲地區,於泰北,海外基督使團透過當地的神學院,出版以故事形式來傳福音和培育信徒的材料,有不錯的反應。

「以故事形式傳遞民間故事、民族傳統、神話,逐漸積累成為內心深層的認知,成為深入民間的信仰。這樣的知識,往往深入潛意識層面。向少數民族傳福音,可以講福音故事,聽眾容易產生共鳴,故事的信息會進入心靈的深處,與潛藏於內心的民間信仰激盪,迫使聽眾作出反思和重整,從而領受福音。」[21]

台灣的「故事神學」,嘗試發展以故事為主、非邏輯推論的神學,卻帶出了以敘事作為本色化神學的契機,藉故事的方式來做神學,以民間故事、民族傳統、神話作為神學的素材及內容,同時強調以直覺的特質來處理素材。[22] 總括以上不同地區的經驗,「若我們能用智慧去吸納,加以發展,「故事神學」及「故事式講道法」與命題式的神學研究互補短長,就有機會建搭,既配合東方本土文化、又符合聖經與教會歷史的本色化信仰。[23]

 

以下讓我們討論三個以敘事神學建構中國本色化神學積極面。

(一)                本色化神學素材

敘事神學的特點是透過故事帶領人進入信心的旅程,能夠從不同角度進入神學。而本色化神學需要切合文化的事件及處境,成為神學反省的素材及內容。本色化的信仰由生活經驗的故事開始,演繹出個人及群體信仰的故事。

黃伯和提出「再告白」的方法指就是在處境中反省、建構,並以作為「本地人基督徒」的雙重身分以及出於此一身分的生活經驗為內容,來塑造神學的方法。強調信仰是「發自身份認同之尋求與爭扎的宣認 ,透過「一個實況經驗(生命故事)所承受的新身份來再告白我們的信仰」。[24] 他的神學方法中,有兩方面值得注意:

1) 抽取生活經驗中的神學成份,以其群體獨特的受苦經驗作素材,篩選偏向受苦,草根性的資料以及小調、民間的文化與傳統,藉以反省、建構出有救功效的神學。政治生活、經濟生活、社會、文化生活以及宗教生活的各個向面都應該成為神學關心的對象與改造的目標,成為神學的建構素材。[25]

2) 信仰故事(個人及群體)與神學之間的互動性。「信仰經驗指的是人參與信仰團體所經歷及獲取的不同事實(故事),是建立在信仰的了解上,也同受信仰群體的影響。不同的信仰經驗產生不同的神學,不同的神學立場會促成不同的信仰經驗。信仰經驗與神學了解是互為因果的。」[26]

黃伯和所指的生活經驗及信仰經驗就是生命及群體的故事,而這些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故事,充滿本土的特色,是極具時代性、地域性及社區性的意味。中國地域廣闊,充滿不同的處境及困難,以生命故事為神學素材對本色化神學的建設有正面的幫助。本色化神學是發自經驗,經過批判的反省,而後以委身的意志加以表白與見證出來。

(二)                信徒及群體見證的能力

信徒及群體的救贖故事(得救見證)帶有復和與見證的能力[27],基督教信仰的本質就是見證信仰,傳揚福音。在同一文化、同一的生活環境下的救贖故事是美好的見證,也是貼身的見證,為未信者建立從現實生活通往信仰的橋樑。

與此同時,本色化更重要的目標是引導中國教會與基督教群體未來的路向[28]導中國信徒如何在身處的生活境中,實踐基督教信仰,為本土尋找信仰的答案,透過實踐以得出的答案就是生命的見證;經整理及講述,這些見證成為在中國本色化的基督教信仰。中國信徒的生命故事,不單能夠告訴信徒要離開世俗往上帝那裡去,而鼓勵中國的信徒在生活中發現上帝,為信仰在生活中的意義作解說。「中國基督徒生命歷程中,到底曾經出現過什麼樣的神學世界?又是什麼樣的神學世界影響著他們對自己生命經驗的自我詮釋?」[29] 基於真理的不變與信仰的流動性,對如何活出信仰,難以有標準的答案,也沒有典範的模式,信徒之間的故事卻可以成為他人實踐信仰的鼓勵,更是信仰群體一同面對現在及步向的未來引導。本文引言部份所提及《赤地之穗》正發揮了鼓勵實踐信仰的作用。

(三)                敘事倫理的適切性

既然,信仰的實踐是本色化神學實現的目標,倫理是不能忽視的問題,為基督教信仰的道德要求注入現代及文化的義意,是中國本色化神學的重要任務。信仰生命與生活敘述,帶出倫理與道德的要求。敘事倫理是敘事神學其中頗有發展的類型,在建構中國本色化神學的過程中,敘事倫理神學應佔一重要的位置。

劉小楓的《沉重的肉身》是敘事倫理的作品,透過複述敘事(小說、電影),展示作者對時代、對國家、對信仰的個人敘事了。敘事倫理指出,生命與故事的關係,「我們的生命與我們的信仰,是由故事形成的。透過自己及週遭他人生命故事的講述與聆聽來確立自己的身份。我們並不是從某些抽象而普遍的教理出發來理解我們自己的生命」[30];以故事與倫理的關係,「個人的生命見證比帶有普遍性的教義講論更接近『活生生的』真理。當我們要跟別人分享上帝時,個人的見證遠比理論的嚴密更有說服」[31]

事實上,敘事倫理本色化的關鍵不是故事本身的本色化內容,重點是複述及敘事者的眼光。劉小楓所用的是歐洲的故事,但內容中展示的是他自己以基督教信仰對社會道德問題的回應。在中國本色化神學的前提下以敘事倫理處理神學問題是頗具挑戰性的工作,或許作家余杰的作品某程度上是此種情況的實現。

. 以此建構中國本色化神學的危機

以敘事為神學有機會引起,啟示與聖經權威失落的危機。同時,有不少以敘事釋經及文本的問題也未能完解決。這同樣將會成為以敘事神學建構中國本色化神學的危機,特別在多神論及著重自然啟示的中國社會。聖經故事化與及民間故事超然化的結果可能導致聖經故事只是眾多傳說中其中之一種,或民間故事是上帝的啟示,聖經權威被受質疑。

不能忽視的是,部份聖經故事中的意義,潛藏著與中國文化發生衝突的危機,但以理的叛國[32],何西亞娶淫婦,亞伯拉罕宰殺兒子等等。聖經故事與文化之間的桎梏,一方面引來難以承載神學的質疑。民間故事及傳說容易引發異端及極端的危機。聖母與觀音的形象混淆,形成聖母觀音的信奉。

敘事不能夠承托神學的全部,故事只能處理部份故事本身指向的特定神學內容,絕對不忽略命題式神學的發展,以鞏固敘事所承載的神學內容。敘事與教義命題的神學是互相依賴的,敘事是神學的場景[33],教義命題是神學的文法。就中國本色化神學而言,敘事提供了本色化的場景,內裡卻仍需要命題神學作為支撐及基礎。

. 總結

      敘事神學與中國本色化神學是門當戶對的神學配合,但基於敘事神學的多樣性及複雜性,與及中國文化及處境在時代中因政治、經濟及社會等因素而產生的變化,在此實驗性的審視中,難以作出深入且具有實例的評估。透過本文的討論可以有一個肯定的總結,敘事對本色化的福音宣講及本色化的牧養有積極的幫助。然而,此方面實在需要更多深入且具有實例的探討,以建構中國本色化敘事神學。

參考書目

1.         葛倫斯、奧爾森著 劉良淑、 任孝琦譯。《二十世紀神學評論》。 台北: 校園,1998

2.         劉小楓,沉重的肉身 : 現代性倫理的敘事緯語 香港: 牛津大學出版社,1998

3.         趙天恩、 楊維美編。《赤地之穗: 來自中國大陸的見證。台北: 中國與福音出版社,1992

4.         梁家麟。 《中國教會的今日和明天》。香港 : 建道神學院,2006

5.         黃伯和。孕育於文化的神學 : 福音與文化導論。台南: 人光,1987

6.         黃伯和。《本土神學講話》。台南 : 教會公報, 1999

7.         黃伯和。《不做陌生人》。台南 : 人光, 1996

8.         曹偉彤。敘事與倫理 : 後自由敘事神學賞析。香港: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2005

9.         Vang, Preben and Terry Carter. Telling God's story : the biblical narrative from beginning. Nashville :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2006.

10.     McClendon, James Wm. Biography as theology : how life stories can remake today's theology. Eugene, Or. : Wipf and Stock, 2002.

11.     Goldberg, Michael. Theology and narrative :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Philadelphia : Trinity Press International, 1991.

12.     Engen, Charles van. Mission on the way : issues in mission theology. Grand Rapids, Mich. : Baker Books, 1996.

13.     Hauerwas, Stanley and Jones, L. Gregory, ed. Why narrative? : readings in narrative theology. Grand Rapids, Mich. : W.B. Eerdmans, 1989.

14.     Joseph, Healey and Donald, Sybertz. Towards an African narrative theology. Maryknoll: Orbis, 1996.

期刊文章

1.         湯紹源。〈敘事神學淺探貢獻與限制〉。《建道學刊》第25(20061),頁73-92

2.         Fackre, Gabriel. “Narrative theology: an overview.” Interpretation 37 no 40 (1983): 340-52.

3.         Duke, David Nelson. “Theology and biography: simple suggestions for a promising field.Perspectives in Religious Studies 13 no 2 (Sum 1986):137-49.

4.         王琪。〈敘事解經法〉。《台灣浸信會神學院學術年刊》。2005,頁13-28

論文

1.         謝大立。〈女性生命經驗的敘事探究〉。東南亞神學研究院神學碩士論文,2005

 

2.         李均熊聖經敘事:似歷史的故事歷史的敘述?一個出於神學建構的反省。《中國神學研究院神學生論文集》19(20054) ,頁57-70

網路資料

1.         〈我讀劉小楓《沉重的肉身》〉。下載自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religion/body.html(下載日期2007118)

2.         伍國華。《持優闖限》。下載自http://www.omf.org.hk/res-periodical-innershow.php?id=470(下載日期20071122)



[1] 「故事」不是單指虛構人物及情節的敘述;泛指所有真實及虛構、自述或覆述、不一定有開始有終結的事件敘述。

[2] 聖經故事、聖人的故事、先賢的故事、教會的故事、重要人物的故事、弟兄姊妹之間的故事。

[3] Richard, Niebuhr. “The story of our life.” In  . Why narrative? : readings in narrative theology, ed. Stanley Hauerwas and Gregory Jones(Grand Rapids, Mich. : W.B. Eerdmans, 1989), 21.

 

[4] 該文對傳記神學有其本色化的可能性有以下觀察:「於20年代日本賀川(Toyohiko Kagawa)的生命故事是一個例子,其傳記以一種與文化相乎及為文化所接受的途徑來傳福音,深入地向日本人溝通了神拯救之恩典的真理。在香港,可以立刻聯想到的有喬宏的傳記及謝婉雯醫生的生命故事,後者更被拍成了電影《天作之盒》。

[5] 敘事神學不限於故事,而是一種採用敘事/敘述形態的神學方法;敘事神學中也有不同的門派。

[6] 理察•尼布爾在1941年發表〈我們生命的故事〉一文的內容,此文見於Hauerwas, Stanley and Jones, L. Gregory, ed. Why narrative? : readings in narrative theology. Grand Rapids, Mich. : W.B. Eerdmans, 1989.

[7] 葛倫斯、奧爾森著 劉良淑、 任孝琦譯:《二十世紀神學評論》(台北: 校園,1998),頁326

[8] 包括文學批判、心理學,、語言學、社會倫理及語意溝通學。

[9] Gabriel Fackre, “Narrative theology: an overview,” Interpretation 37 no 40 (1983): 340-52.

[10] Gabriel “Narrative theology,” 343-347.

[11] Preben Vang and Carter Terry, Telling God's story : the biblical narrative from beginning, (Nashville :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2006), 9.

[12]葛倫斯、奧爾森著:《二十世紀神學評論》,頁333

[13] Gabriel “Narrative theology,” 349.

[14] 葛倫斯、奧爾森著:《二十世紀神學評論》,頁338

[15]葛倫斯、奧爾森著:《二十世紀神學評論》,頁339

[16] Gabriel, “Narrative theology,” 351.

[17] 近期於香港及台灣出版的迎論文及書本包括:湯紹源。〈敘事神學淺探貢獻與限制〉。《建道學刊》第25(20061),頁73-92謝大立。〈女性生命經驗的敘事探究〉。東南亞神學研究院神學碩士論文,2005。王琪。〈敘事解經法〉。《台灣浸信會神學院學術年刊》(2005),頁13-28李均熊聖經敘事:似歷史的故事歷史的敘述?一個出於神學建構的反省。《中國神學研究院神學生論文集》第19(20054) ,頁57-70。曹偉彤。敘事與倫理 : 後自由敘事神學賞析。香港: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2005

[18] Preben and Carter, Telling God's story, 57.

[19] Preben and Carter, Telling God's story, 60.

[20] Preben and Carter, Telling God's story, 68.

[21] 伍國華〈持優闖限〉(下載自http://www.omf.org.hk/res-periodical-innershow.php?id=470)(下載日期20071122)

[22] 黃伯和:《不做陌生人》(台南 : 人光, 1996),頁84

[23] 伍國華〈持優闖限〉。

[24]黃伯和:《本土神學講話》(台南 : 教會公報, 1999),頁53

[25]黃伯和:《不做陌生人》,頁58-59

[26]黃伯和:《不做陌生人》,頁53

[27]黃伯和:《本土神學講話》,頁37

[28] 梁家麟院長2007年「中國本色化神學」課程,第八講筆記,第2頁。

[29] 謝大立:〈女性生命經驗的敘事探究〉(東南亞神學研究院神學碩士論文,2005),頁113

[30] 〈我讀劉小楓《沉重的肉身》〉http://humanum.arts.cuhk.edu.hk/~hkshp/religion/body.html(下載日期2007118)

[31] 〈我讀劉小楓《沉重的肉身》〉

[32] 湯紹源:〈敘事神學淺探貢獻與限制〉《建道學刊》第25(20061),頁87

[33] 湯紹源:〈敘事神學淺探〉,頁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