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基督教要義》為基礎,

論預定論中「上帝的主權」與「人的自由意志」的關係

周定國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周定國神學網站

2014616

 

1          引言

加爾文在其著作《基督教要義》的第二版(1539/41年)開始將預定論的教導獨立定章,將之放在第三卷中的最後部分,篇幅共了四章。[1]加爾文引用了奧古斯丁的傳統,從恩典和救贖的角度開始了對上帝預定的討論,強調在揀選信徒得救上神的主權以及人的無能。[2]其後的神學歷史出現了加爾文主義對阿民念主義的爭論,兩派就預定論的內容產生了嚴重的分歧。對於研究加爾文思想來說不幸的是,加爾文的追隨者往往將預定論的不斷延伸,甚至過於加爾文本人,[3]以致將原本在救贖論中的預定,延續放在神論的教義中推論,以致產生了後人對加爾文的誤會。[4]

 

本文將嘗試從加爾文的原著中,以《基督教要義》為基礎,討論加爾文教導預定論的內容。另一方面,由於預定論的強調點是神的主權,必然引起與人的自由的邏輯矛盾,本文會從加爾文的角度去處理當中的困難,輔以其他神學家的觀點,以審視其他出路的可能性。最後,我會藉加爾文本人的思想與加爾文主義的對比,希望將加爾文的原意呈現。

 

2          「預定」的定義

2.1         《基督教要義》的定義

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裡定義預定論為「神自己決定各人一生將如何的永恆預旨,因神不以同樣的目的創造萬人,預定一些人得永生,且預定其他的人永遠滅亡。」[5]他提出這觀點是為了解答「為何有些人聽了福音會相信,而有些人則不然」這問題,也回應人的主權是不能高於上帝的主權,以及當人拒絕恩典時上帝是否真的束手無策的疑問。[6]他對這些提問的解釋,就正正是以上帝在永恆裡的揀選作為答案,信主的人在神的揀選下的救恩是必然有效的,神的計劃不會轉變。[7]

加爾文認為預定需要被視為建基於上帝「隱藏在自己裡面的事物」,如我們好奇詢問關於預定的內容,就會像「擅闖神智慧的至聖所」。[8]我們可知有預定的存在,但不能問預定的內容,這是屬於神的奧秘。上帝必須自由地按的旨意揀選人,不會因外在任何的因素而將的自由讓位,令造物主也要服從於受造物。[9]從沒有啟示箇中理由,完全是出於神自己白白的慈愛。[10]

   
加爾文自己在討論預定論時,往往是帶著非常戒慎恐懼的態度,[11]特別在預備開始討論之先,他提醒信徒要避免過份的好奇心,[12]又同時不能忽略按聖經已啟示有關預定的部分作教導。[13]他認為此教義會使信徒謙卑下來,看清楚自己是有多虧欠上帝,認識預定的目的是人必須以敬畏的心仰望,以感恩的心回望自己被拯救。[14]

 

3          神的主權與自由意志

3.1         神的主權-加爾文的釋經

    加爾文認為我們要尋求永生,就必須投靠基督,因為基督才是生命源頭和拯救的根基;我們惟有藉著基督才明白揀選。[15]這裡所指的揀選不是指揀選的內容,反而當我們要尋找被揀選的確據時,基督就是那確據[16]加爾文著所書一4去論到上帝的預定是在基督裡的揀選,[17]是我們一切福氣的源頭。[18]「在基督裡」的意思就是:「基督」的名字排除了一切的功德和人一切所有的,表示了我們本身是毫無價值的。[19]「使我們成為聖潔」是揀選的目的,所以被揀選的人會結出聖潔、純真、美德等果實。[20]

   
福音對什麼人才有效呢?加爾文在解釋羅馬書一16「我不以福音為恥」時,提及到「福音實在是為了人人得救而傳給人的,但福音的能力可並不是到處彰顯」,只有「當聖靈光照人心的時候才發生功效」。[21]惟有上帝的工作才能使福音有效,可見主動權是在上帝的手中。

   
既然神的子民是被揀選的,又為什麼他們要多受苦難呢?加爾文以羅八28-29解釋,[22]人在苦難中不是失去了神的拯救;反而在神的揀選下,苦難、痛苦憂傷、憤恨,會讓人成長至有基督的形象,以平靜的心去面對之。[23]保羅用上了「預定」這動詞,不是單指信徒要效法基督,更是指出要有基督的形象;既然救恩是白白的,神定意我們要背負起十字架-基督的榜樣,如果沒有效法,就不能就說是天國的子民。[24]

   
在羅十一26裡,[25]加爾文理解「神所預先知道」不單是神預先看見未出生的人將來會有什麼光景,而是會按自己的意思,在世人尚未顯出討喜悅的行為前,已預先揀選。[26]6節再次強調揀選在於神主權上的恩典-也是喜悅的心意,而不是按行為作標準。[27]

3.2         神的主權包括遺棄

    上帝在預定裡的主權包括了對人的遺棄,加爾文認為保羅在羅馬書強調神在人的行為基礎外預定,人既一方面蒙揀選,另一方面就是棄絕,正如羅九18所說的[28]保羅同時將憐憫和剛硬歸在預定之下,但我們也不會知道其中的原因,加爾文用上了警告的語氣,提醒信徒不可在神的旨意外尋找另一個因素,他把遺棄歸入上帝隱密的旨意。[29]

 

 

3.3         人的自由意志

    當討論到自由意志在預定論的位置之時,我們需要較清晰分別出兩種「自由意志」。第一種是人在救恩裡的,他們在得救上有沒有自由去選擇?第二類自由則是在日常生活中,人有沒有自由去控制自己?

   
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定義了神學上有三種「自由」:一、不犯罪的自由;二、脫離悲慘的自由;以及三、擺脫必然性的自由。而這裡所定義的自由意志,是指向人可以順服神的律法。[30]他認為人在墮落後已失去前兩者,後者亦因人必然犯罪而失去,即人不可能擺脫犯罪的必然性。[31]由於人的犯罪,亦失去了自由,以致自己看不到獲得永生的可能性。[32]

   
加爾文指出在起初-亞當墜落前是可以藉著上帝所賜的自由意志獲得永生,人當時的道德抉擇是完全自由的。[33]他引用了俄利根、奧古斯丁的對自由意志的定義:自由意志是理智的一種機能,它藉著恩典得以擇善,若無恩典就擇惡[34]若無恩典,人的意志就無法擇善。[35]「亞當受造時的光景與他的後裔完全不同,因為出於墮落後的亞當,所以從亞當那兒得到墮落的遺傳。」[36]除了失去選擇永生的能力,人也在日常生活中在善惡的選擇上失去理智,以致喪失了一切的福分。[37]在這裡他就帶出了一個重要的觀念:人的自由意志受了「罪」的影響,當罪進入世界,人就沒有完全的自由意志。

   
上帝並沒有創造一個有薄弱意志的人,或是不能和不願犯罪的人;反而,加爾文相信上帝給了人可變的意志,並在人的墮落上得榮耀。所以,上帝創造的亞當是完美的,因他是按神的形象受造,「他靈魂的部分是正直的,他的心智是健全的,且他的意志擁有擇善的自由」,惟獨是亞當選擇了犯罪,神也沒有給他堅忍到底的恆心。[38]所以,人在墮落後對於得救的事上是無能為力的,就沒有自由去選擇得救與否。[39]他認為自由意志的教導時常威脅到神的榮耀,因自由意志會使人放大自己,認為自己可倚靠自己的能力,就忘記了上帝的恩典。[40]

3.3 
自由意志的聖經例子
   
申命記三十9-10裡,[41]摩西宣告以色列民若聽從神的話,謹守命,就會得蒙神的喜悅。這裡我們可以見到,神祝福的臨到是需要人自願地去跟從神的教導,去「盡心盡性歸和耶和華」,即人需要以自由去選擇或服從得福,相對則不然。

   
約書亞在遺訓中提到已進入應許之地的以色列民,可以選擇事奉的對象,並只可單一的對象。[42]當中耶和華與亞摩利人的神,甚至包括了南地的偶像,都可成為他們的選擇。當中的選擇的可能性有很多,無論是耶和華、別的偶像、兩邊都同時事奉,又或是兩邊都不事奉,這些都要由他們去選擇。經文後來記載到他們的回應是:「我們願意作見證」,[43]可見當時的決定也是出於自願的。

   
詩人在詩篇中形容自己揀選了忠信之道,[44]也揀選了耶和華的訓詞。[45]NASB的譯本的「我揀選了」是用I have chosen,所以這兩句詩的主詞都是詩人,上帝是「被揀選」的,是受詞。作主動既然是人,我們就可看到當中是詩人的自由,而他是運用自由去作出順服神的行動。

   
從以上數個例子可見,聖經的記載確是有肯定人有自由意志,至少在作者的角度中,人是有可經歷到的自由,無論是遵守神的命、選擇事奉對象和選擇行忠於神的路。

3.4  
邏輯的矛
   
「神的主權」與「人的自由」的討論往往會出現邏輯矛盾的質疑,似乎兩者並不可以共存。如果神有全權,人是不是只是「扯線布偶」?又如果人有自由,在不知下一刻的情況下可作出任何可能性的決定,神又如何維護的全知和全能?神的全知如果有限制,豈不是要按人的自由決定來「行下一步棋」,神的決定豈非要被人影響?
   
我們大致上可從兩方面作出討論:一是在神的主權上,人有沒有選擇自己得救的自由?神既然已預定誰得救,人決定接受福音又有何意義或應如何理解?二,既然神已預定一切,人在日常生活中還有「自由意志」嗎?

4          出路-加爾文的觀點

4.1         預定論的歷史場景

    在十六世紀初的歐洲,教廷為了增加收入而推行了贖罪卷制度,此制度同時又混雜了流行的煉獄、聖徒功德、赦罪的觀念,在得救上人的參與有相當重要性。最後引發了馬丁路德發起的宗教改革,重拾了因信稱義的教義:強調「惟獨恩典」、「惟獨耶穌」等教導,人在得救上是無能的,上帝具有絕對的主權。[46]加爾文曾將自己能從「教宗的迷信」解救出來是建基於上帝神聖的護理,這反映出宗教改革運動的一大特色:強調人類的無能與上帝的全能。預定論所提出的觀點,就是兩者的聯合和發揮,也是與教廷的教義是相對的。[47]例如加爾文在15的釋經中[48]大力批評教宗制度是一個畸形的,將人可以「反抗元首基督,將自己高舉於眾人之上,作為元首。」[49]教廷與健康的教會分野在於有否高舉基督,或是人的能力與地位。[50]我們可以說,加爾文的預定論是嘗試將教廷的教導撥正,重新對焦上帝的最高位置。

另一方面,為何加爾文要在第二版的《基督教要義》才將預定論獨立成章呢?林鴻信認為,教導預定是為要安慰那些追隨宗教改革的信徒,解釋為何為了信仰而受到教廷逼迫,要遭到如此的苦難,所以加爾文是出於牧養的關懷而提出預定。[51]可見他是按當時實際情況,再提出上帝對信徒的得救會保守到底,上帝仍是信徒最大的保證,而不是人的行為,才提出相關的教導。加爾文論到信徒明白基督的應許,是要我們「在許多的危險、陷阱或威脅我們性命的爭戰中不致懼怕,反而至終得勝。」[52]

4.2   預定論的時間性

    加爾文提到上帝的預知時,他認為「從永遠到永遠都在神眼前,所以對的知識而言,沒有未來也沒有過去,反而萬事都是現在進行式。」[53]上帝的預知超越了人所能理解的限度,人對過去的事可以遺忘,對未來既無法控制又無法預知,惟有對上帝而言一切都是現在,並且無所不知。[54]所以,當我們以「預」的角度去討論上帝的拯救時,「預知」和「預定」本來就已在「時間」的觀念裡,是在人的現在式中看「預先」的事情,受造的「時間」成為了前設,但上帝是超越時間的,是沒有時間的。

    J. K. S. Reid
認為加爾文從有別於一般人討論因果關係的邏輯論述預定論。如果我們是以因果關係去理解預定論的話,由於先有因後有果,預定論便需要放在時間軸上才有意義。[55]正如上述加爾文所說的預定論是超出時間軸外,我們是無法以因果這受時間所限的觀念去說明清楚。所以當後來的加爾文主義將預定論設定在時間邏輯上討論,[56]加爾文本來的主張,更顯得不是一種理論,[57]反而是有上述的歷史背景,和以下要討論的信仰告白成份。

4.3  
信仰的告白
   
加爾文其中的一種信仰告白,是以自身的經驗去理解,在上帝呼召的眾多人中,有很多人最終走上了墮落,而餘下的信徒才真正是上帝的選民。[58]而在現實生活中,在於信徒的角度,「神的呼召證明他們被揀選」,[59]被揀選會使他們思念聖潔的事,並熱心去追求信仰的成長。[60]所以,信徒的生命反映出他們是被揀選的子民;也因著被揀選,信徒要在困境中繼續堅守信仰。

4.4  
預定論的定位、功能
   
除了上述提出的牧養功能,預定論還有教育的功效。預定論提醒信徒自己的得救完全是出於神的憐憫,是隨神自己的意願,而不是按任何可能的因素,也不是偏待人,所以神是彰顯的公義和憐憫。[61]加爾文認為認識預定論不但不會使信徒推論自己的行為因已保證了得救而變成無關重要,更會顯出對追求過正直的信仰生活的熱忱,預定論成為了好行為的因而不是果。[62]信徒還要不斷學習、宣講預定論,好使順服神的人不會以為自己可的地方,提醒他們要謙卑地跟從主。[63]

   
至此,我們可以看到,預定論較似是一個補充性的教義,關乎解釋恩典福音的宣講結果所帶來的困惑層面,就是為何有些人在聽到福音後會相信,而另外的就不接受福音這問題。[64]

5          出路-其他神學家的觀點
5.1  
回應有關時間性的討論
    Carson
指出,有很多護教者嘗試從時間與永恆的分別中,舒解神的主權與人的自由這命題所帶來的張力,但他卻否認這方向是可行的,原因是以這種分野來解決張力是以一個更含混的來解釋含混的。[65]並且有人已指出,神的「無時間性」不代表提供了自由意志予人,反而在聖經裡從來都是按時序的方式來表達,摧毀時序並不能除去神完全在人類世界的現在掌權的意義。[66]

5.2  
揀選與自
   
改革宗神學家Boettner對神的主權和人的自由意志有以下的處理:他指神本質上的至高主權定會高於有罪受造物的意志,因著祂的超越,可確實預定人在萬事中有自由,而不影響到別的方面的預定。[67]他肯定了《西敏信條》所論述的,「神隨己意預定一切將要發生的事,預定之後就毫不改變」,接著又補充「神不是罪惡的源頭,也不妨礙受造者的意志,更廢掉次要之因的自由或不確定性,反倒立之」。[68]人非機器,背後會有上帝和環境這兩因素促使他作某件事。[69]上帝作為所有事的主因,藉環境因素作為次因,引導人去作決定,預定了的事就得而成就。他舉了雇主與雇工的關係作比喻,雇主想蓋一幢房子會先擬定計畫,雇工會出於自願而完成雇主的計畫;在此雇主的意志是首要,雇工是其次的,但他們仍可甘心樂意自由地工作。[70]上帝亦以得到子民同意下來成為他們的統治者,所以信徒並沒有被迫作不同意的事。[71]這就像恢復了一定的自由(不論是否全部的自由意志),人就運用它去選擇順服神。

    Boettner
認為已預定的事與人有自由選擇權並不矛盾,他的論點是人「如果真的有自由選擇權作某件事,通常就可以絕對確定我們在什麼情況下會有怎樣的反應」,例如父母在子女有危難的時候,可以「確定」(亦即預定)他們會伸出拯救之手,同時過程中是完全是出於自由的。[72]正因如此,他以為上帝在掌管一切時,人仍可經歷到自由選擇權,但人的所為仍有明確的必然性,而非無定向的偶然。[73]如果個人的意志真的是「完全自由」,反而是極危險的事,因為在任何環境下也沒有辦法預計到對方會作出什麼事。[74]那就不算是自由,反成了混亂。[75]

   
再者,Boettner跟隨了加爾文對人的自由意志的教導,認為人在本質上既已墮落,就只能有「作奴隸的自由」,而自由意志已轉向自我中心,成了自我意志。[76]但如果每個人也是以自我意志行事,會否使神的計劃失效呢?在於神的掌權,能夠藉著聖靈施行特別的護理工作,使人願意回應基督的呼召,同時不會減低人的自由意志(無論本質人有否自由意志)。[77]也歸神的預定和人的自由意志為神奧妙的行事,兩者都真實存在,而且一同運行,彼此完全和諧;人或許不知這和諧如何運作,但不代表它們不存在。[78]由於兩者同時存在,聖經對人的道德又有清晰的命令,神就是要人去作人靠自己不能作的事,例如上帝要求的子民要聖潔,因是聖潔的。[79]因神對人有所要求,所以人就不能因神的預定而推卸責任。[80]此點說明當信徒是真實地被揀選時,縱使在救恩完全實現前沒有完全的自由意志,也需要順服神而負上道德的責任;而救贖之工完全成就時,人會恢復真正的自由意志,此意志會使人完全順服於神。[81]

    Carson
在處理神的主權和人的責任這命題上,分析了舊約聖經、約翰福音和其他猶太文獻。他的結論是,以上作品每一次將這兩者並列,都沒有顯示出作者們有意識地認為並列會導致任何理論上的困難,[82]例如約翰福音的作者沒有為兩者互相設限:上帝不會因人的惡行而被玷污或影響,同時間人需要為自己負上責任,而不會因上帝的主權而減輕。[83]由於在作品沒有顯出教會歷史裡後期出現的討論中的矛盾,Carson假設了兩者必然存在矛盾。[84]例如他自己基於對聖經的認識,認為人不真的是有絕對對立於神主權的自由意志,反而在限制中的自由選擇權更可取。[85]他又認為神的旨意在大多時候是隱密的,人在實況中所認識的並不真的可以全面認識神旨。[86]另外,他觀察到聖經中的人物不會視兩者的矛盾為抽象的神學問題,更像是面對個人痛苦及困境時的一種體悟。[87]最終他也承認這命題不可能有完整的處理,因為當中仍在著很多含混不清的參數和未知的資料。[88]在於這立場,他極力反對以簡化主義來處理,例如有基督徒會相信人在決志這一點上有自由意志,即取某程度的阿民念主義,就等於放棄了神的主權對人的意義和關係,[89]反而忽略了聖經同時教導兩者的平衡。[90]

6          加爾文與加爾文主義的比較
6.1  
有限度救贖(Limited Atonement
   
在加爾文主義五要點中,「有限度的救贖」的觀點是指基督只為被神揀選的人死,至於被遺棄的人,「基督的死與他們沒有直接的關係」。[91]加爾文主義者會認為,如果基督受死的目的是要拯救每個人,就會推論到神的能力不夠,或是意願不強,以致沒有完成的計劃。[92]

   
但我們從上述加爾文的釋經中,觀察到他自己的取向是基督的福音是為著每個人得救的好處。[93] Carson從約翰福音記載基督的使命去理解棄絕不一定均稱地相對於揀選。[94]約翰從來沒有說過耶穌揀選人來被定罪,祂反而是揀選人去脫離世界。耶穌的使命是源於神的愛,為要作出拯救。[95]這愛是將屬世界的人轉化為不屬這世界的人,是來到一個已經被定罪的世界中著手拯救的工作,[96]是在一個已實現的末世論來述說基督的拯救。[97]

6.2  
雙重預定論(Double-Predestination
   
在神主權下的揀選,我們似乎不能避免地或多或少進入「雙重預定論」的思考,至少在邏輯上需要這樣的推論。[98]同樣地,我們可以上述Carson的進路來思考:從已實現的末世論作基礎基督在罪中的世界作拯救,而不是揀選人來定罪。所以,這個進路是要強調相信的急切性,還有是向信徒保證了不信的現象不代表神失去了控制,反是神不但積極施行拯救,也積極地進行審判;已信的人必須懷著感恩的心來看他們自己蒙接納,而不是被定罪。在此,預定的對象集中在被主拯救的人,預定的前設是已實現的末世論,而不是預定的時間、內容等,也一致於加爾文的信仰告白態度。雙重預定論的運用,是在於說明結果,否則又只會進入將預定論放在「上帝觀」中討論的陷阱,也是超出了加爾文的思考。[99]

   
在預定的教導裡,加爾文到達了以預定證明信徒被揀選的程度就停下來,他承認在信徒身上可以觀察到有神的呼召,有呼召就證明被揀選[100]雖然上帝也會遺棄人,但由於內容是隱密的,我們就不可以因別人暫時的不信而證明他們被遺棄,將預定掉頭過來去論證是行不通的,也非加爾文的原意。[101]

7          結論
   
加爾文並非要藉預定論來建立一套完整的神學「系統」,[102]反而是一種對於人類經驗的「後驗反省」,基於聖經作出的解釋,而不是建基在上帝全能的形而上的「先驗推論」。[103]預定論的出現是對有人不信主和安慰信徒而出現的,我們將焦點放在這兩處,會較易看到真實的加爾文思想。

   
筆者認為以上帝為萬物的首因和其他因素為次因較可取,因為在上帝的主權中,任何事都不能超出神的範圍。然而神可以藉著不同環境因素推使人在自由的選擇下達成的計畫與心意,可以運用外在因素引導人的每一步;在於人的角度,我們不能否認每一個自己甘心樂意作的決定,背後被不同因素所影響著,如性格、過往的經歷、價值觀等。當我們確信神在掌管這一切,我們的自由決定就會處於的掌管之下。因此,人仍可以經歷到真實的自由選擇,而上帝在背後有最終的掌權,兩者是可以同時存在的。

8          參考書目

加爾文著。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翻譯小組譯。《基督教要義》。二版,上、下冊。台灣:加爾文出版社,2007

 

加爾文著。趙中輝、宋華忠譯。《羅馬人書註釋》。二版。台灣:改革宗出版社,2005

 

加爾文著任以撒譯。《以弗所書註釋》。二版。台灣:改革宗出版社,2007

 

森著。蔡蓓、潘秋松譯。《神的全權與人的責任》。美國:麥種傳道會,2007

 

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台灣:校園,2004

 

特納著。趙中輝譯。《基督教預定論》。台灣:改革宗出版社,2000

 

麥格夫著。蔡錦圖、陳佐人譯。《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香港:基道,2006

 

奧爾森著。吳瑞誠、徐成德譯。《神學的故事》。台灣:校園,2002

 

Geisler, Norman L. Chosen but free : a balanced view of God's sovereignty and free will.                              Minneapolis, Minn.: Bethany House, 2010.

 



[1] 麥格夫著,蔡錦圖、陳佐人譯:《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香港:基道,2006,頁190;加爾文著,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翻譯小組譯:《基督教要義》,二版台灣:加爾文出版社,2007III.21III.24

[2]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93

[3] Roger Olson是阿民念主義者,在他眼中的加爾文是有別於加爾文主義;見奧爾森著,吳瑞誠、徐成德譯:《神學的故事》(台灣:校園,2002),頁544

[4]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87

[5] 加爾文著,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翻譯小組譯:《基督教要義》,二版台灣:加爾文出版社,2007III.21.5

[6] 林鴻信:著:《加爾文神學》台灣:校園,2004,頁138

[7]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1

[8]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1

[9]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94

[10]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5

[11] 林鴻信:《加爾文神學》,頁137

[12]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1

[13]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3

[14]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1

[15]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4.5

[16]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4.5

[17] 所書 4:「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

[18] 加爾文著任以撒譯:《以弗所書註釋》,二版台灣:改革宗出版社,2007,頁9

[19] 加爾文:《以弗所書註釋》,頁9-10

[20] 加爾文:《以弗所書註釋》,頁10-11

[21] 加爾文著,趙中輝、宋華忠譯:《羅馬人書註釋》,二版台灣:改革宗出版社,2005,頁29

[22] 羅馬書 28-29:「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他兒子的模樣,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

[23] 加爾文著,《羅馬人書註釋》,頁205-6

[24] 加爾文著,《羅馬人書註釋》,頁205-6

[25] 羅馬書 十一26:「神並沒有棄絕他預先所知道的百姓。你們豈不曉得經上論到以利亞是怎麼說的呢?他在神面前怎樣控告以色列人說: 主啊,他們殺了你的先知,拆了你的祭壇,只剩下我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 神的回話是怎麼說的呢?他說:「我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 如今也是這樣,照著揀選的恩典,還有所留的餘數。既是出於恩典,就不在乎行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

[26] 加爾文:《羅馬人書註釋》,頁273

[27] 加爾文:《羅馬人書註釋》,頁276-7

[28] 羅馬書九18:「如此看來,神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叫誰剛硬就誰剛硬。」

[29]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2.11

[30]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2.5

[31]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3.5

[32]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15.8

[33]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15.8

[34]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2.4

[35]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2.4

[36]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15.8

[37]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15.8

[38]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15.8

[39]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15.8

[40]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2.10

[41] 申命記 三十9-10:「你若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謹守這律法書上所寫的誡命律例,又盡心盡性歸向耶和華-你的神,他必使你手所辦的一切事,並你身所生的,牲畜所下的,地土所產的,都綽綽有餘;因為耶和華必再喜悅你,降福與你,像從前喜悅你列祖一樣。」

[42] 約書亞記 廿四15:「若是你們以事奉耶和華為不好,今日就可以選擇所要事奉的:是你們列祖在大河那邊所事奉的神呢?是你們所住這地的亞摩利人的神呢?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43] 約書亞記 廿四22

[44] 詩篇 一百一十九30:「我揀選了忠信之道,將你的典章擺在我面前。」

[45] 詩篇 一百一十九173:「願你用手幫助我,因我揀選了你的訓詞。」

[46]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61

[47]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89

[48] 所書 15:「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

[49] 加爾文:《以弗所書註釋》,頁96

[50] 加爾文:《以弗所書註釋》,頁96

[51] 林鴻信:《加爾文神學》,頁136

[52]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1

[53]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5

[54] 林鴻信:《加爾文神學》,頁140

[55] Calvin, J. Concerning the Eternal Predestination of God. J. K. S. Reid tr. with an introduction (Cambridge: James Clarke & Co, 1961)見林鴻信《加爾文神學》146

[56] 有關加爾文與加爾文主義的對比,將於下文再作更深入的討論。

[57] 林鴻信:《加爾文神學》,頁146

[58]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7

[59]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7

[60]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3.12

[61]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3.10-11

[62]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3.12

[63]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3.13

[64]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94

[65] 森著,蔡蓓、潘秋松譯:《神的全權與人的責任》美國:麥種傳道會,2007,頁361-2

[66] 卡森:《神的全權與人的責任》,頁362

[67] 特納著,趙中輝譯:《基督教預定論》台灣:改革宗出版社,2000,頁238

[68]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39

[69]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39

[70]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39

[71]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40

[72]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42

[73]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43

[74]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52

[75]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53

[76]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43

[77]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46

[78]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45

[79] 利未記 十一45:「所以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 十九2:「你們要聖潔,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神是聖潔的。」

[80]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44-5

[81]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243

[82] 卡森:《神的全權和人的責任》,頁353

[83] 卡森:《神的全權和人的責任》,頁349

[84] 卡森:《神的全權和人的責任》,頁353

[85] 卡森:《神的全權和人的責任》,頁359

[86] 卡森:《神的全權和人的責任》,頁367-8

[87] 卡森:《神的全權和人的責任》,頁373

[88] 卡森:《神的全權和人的責任》,頁376

[89] 卡森:《神的全權和人的責任》,頁380-1

[90] 卡森:《神的全權和人的責任》,頁382

[91]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174

[92] 伯特納:《基督教預定論》,頁181

[93] 21;加爾文:《羅馬人書註釋》,頁29

[94] 卡森:《神的全權與人的責任》,頁339

[95] 約翰福音 16-17:「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96] 約翰福音 36:「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

[97] 卡森:《神的全權與人的責任》,頁340

[98] Norman L. Geisler, Chosen but free : a balanced view of God's sovereignty and free will (Minneapolis, Minn.: Bethany House, 2010), 215.

[99] Geisler列出了持不同加爾文主義立場對雙重預定論的要點但由於本文集中處理加爾文的思想固將不會深入討論不同加爾文主義的立場Giesler, Chosen but free, 215-9.

[100]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1.7

[101]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III.23.12-13

[102]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94

[103] 麥格夫:《宗教改革運動思潮》,頁192